民间鬼故事是真的吗5篇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是真的吗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流传的水鬼故事、民间流转的鬼故事天涯、古代乡村民间鬼故事大全集、民间鬼故事听的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是真的吗第一篇-古代聊斋之扁担桥

清乾隆年间直隶临榆县北里庄有个叫朱山的农民,夫妻俩有一个小儿子,乳名小山。三十多岁的朱山身强力壮,除了耕种几亩瘠薄的山坡地,农活稍闲了就上山砍柴换几个铜钱。妻子是纺线织布能手,过日子兢兢业业,日子虽然贫苦一家人却欢欢乐乐。

初夏的一天,朱山到村东的大山里去砍柴,临近中午柴砍足了,朱山担着柴担颤颤悠悠地下了山。山脚下有一条从北向南流淌的小河,水面很窄,不过三尺多宽。小河流水叮叮咚咚,两岸绿草如茵,野花五颜六色,朱山每次担着柴担下山,都在这里歇脚。今天柴砍得多了,担子比往日重了些,朱山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嘘嘘。他把柴担放下后,身子靠在柴捆上闭上眼睛就想困觉。刚刚闭上眼睛,就听见一阵脚步声,朱山睁眼一看,原来是一位老人来到他跟前。老人在朱山身边坐下后,一脸恳求地对朱山说:“小伙子,我想求你一件事……”

朱山见这位陌生的老人一脸愁容,看样子一定是有了为难的事,朱山说:“老人家,我一个庄稼汉也没有啥本事,就会种地砍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力帮你老的忙。”

老人用手指着前面的一条大河说:“你看看,那些人正在过河,水大浪急,淹死的淹死,冲走的冲走,请你快救救他们吧……”

朱山抬头一看,面前的一条大河,水流湍急,浪涛滾滾,河水中黒压压的人群从河东向河西岸游,好多人被被汹湧的浪涛打翻,有的被浪涛卷走……朱山一见这场面大惊失色地问老人说:“老人家,这些人为什么不顾危险要过河?”

老人说:“这些人都住在河东的山脚下,可是,不久这里要发生一场大灾难,他们必须马上迁到河西岸的山坡下居住,不然就要全部覆灭……可是,这条河却拦住了去路,许多人被河水夺去了生命……小伙子,可怜可怜他们吧,我求求你,给他们搭一座桥吧,让他们平平安安地渡过河,日后必然报答你的恩德……”

朱山一脸为难地说:“老伯,这样一条大河,我一个人如何能在河上架起一座桥啊?”

老人说:“情况紧急,请你想想办法吧……”老人说着就扑通给朱山跪下了。朱山急忙站起身去搀扶老人,不想被脚下一抉石头绊了一跤,朱山忽悠一下醒了——方才原来是在做梦!朱山揉揉惺忪的眼睛,站起身看看头顶上的太阳,时间已近晌午,就准备担起柴担回家。就在这时侯,朱山猛然发现眼前的小河里有无数只黒蚂蚁在河水中挣扎,小河东岸上还黑压压的蚂蚁群不顾生死地往河里爬——原来这些蚂蚁要过河!这小河虽然不宽,但对小小的蚂蚁来说,那可是比人过大江大河还难,弄不好这些蚂蚁就会全被淹死!看着眼前这情景朱山忽然想到方才的梦境——莫非梦中的老人是恳求他救救这些蚂蚁?想到这儿,朱山就决定在小河上给蚂蚁们搭一座“桥”。于是,他把担柴的扁担从柴捆上抽了下来,在小河两边各垫上一块石头,把扁担两头搭在石头上,一座“桥”就这样架起来了!

蚂蚁们见河上有了“桥”,立刻纷纷地爬到“桥”上去,浩浩荡荡的蚂蚁队伍安全地爬向小河西岸,后边大队蚂蚁又接连不断地向小“桥”涌来……朱山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将两捆柴合成一捆背在背上回家了。直到第三天,没有蚂蚁过“桥”了,朱山才把扁担取回了家。

民间鬼故事是真的吗第二篇-鬼肉很鲜美

唐朝大历年间,洛阳出了个勇士韦谤,他武艺高强,胆大过人,简直天不怕地不怕。

一天,他带了几个随从出外游览,傍晚时来到一个镇上,准备找个地方投宿。正在这时,只见一个屋子里走出七八个人,扶老携幼,看样子像是搬家。

韦谤心想,空屋正好可以投宿,就上前去向主人打招呼。

主人面有难色,说:“我们这里近来不太平。昨天,就有一个邻居被鬼所害,我们怕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才决定搬迁的。”

“哈哈!”韦谤听了大笑。说:“有鬼?我可不怕!天底下的美食我几乎都吃过了,唯独不知鬼肉的滋味是什么样的,我倒要捉个鬼尝尝!”

主人听了,连连摇头:“行不得!那鬼可厉害了,万一出了事,我可担当不起啊!”

韦谤拍拍胸膛,说:“即使真出了事,也和你毫不相关。不信,我可以立个字据!”

主人听他这样说,只好同意,就交代一番走了。

韦谤一行人进了屋,吃饱喝足后便各自休息去了。他的随从们虽然个个身强力壮,可怕鬼,因此,把门窗关得紧紧的。只有韦谤与众不同,他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故意将门窗打开,熄了灯,手拿弓箭,静静地等候着魔鬼的出现。

万籁俱寂,漆黑一片,外面没有一点星光,只有“沙沙”的风吹树叶的声音,使人听了觉得毛骨惊然。

可是,韦汾一点也不惧怕。他在黑暗中严密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眼睛一眨不眨,生怕失了捕鬼的机会。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大约到了四更时分,忽然,窗外出现了一个光点,由远而近,缓缓地飞来。光点起初只蚕豆那么大,飞到客厅门前时,就有一个篮球那样大。它并没有马上闯进屋子,也许是在观察动静。

“这大概就是鬼了!”韦谤想,于是就拉开弓弦,“嗅”地把箭射了出去。

韦谤的箭术远近闻名,百步之内,决无虚发。只听得“嚓”的一声,箭正中火球。火球在空中摇晃起来,不一会儿,又发出“乓”的一声巨响,倒把韦谤吓了一跳。

火球并没有下跌,它摇摇晃晃,挣扎着准备逃走。韦谤哪肯放过它?拉弓搭箭,又连射两箭。火球终于坠到地上,翻滚扑腾,渐渐不动了。不过,那火光仍没有熄掉,只是微弱了些,就像一个烧枯了的煤饼,过了好一阵子才慢慢暗下来。

韦谤虽然胆大,这时却不知怎地有点害怕起来,他不敢独自上前,怕怪物死而复生,以致突然袭击自己。为了壮胆又不失面子,他大叫起来:“徒儿们,快出来看呀,鬼已被我射死了!”

随从们这才各自慢吞吞地开了卧室的门,先是探头探脑的,然后畏畏缩缩地聚到客厅里,叽叽喳喳地说:“老爷,鬼在哪里?”

“在门外的院子里!”韦谤大声说,“快点起火把,前去看看!”

“遵命!”随从们唯唯诺诺。

一会儿,火把都点好了,在随从的簇拥下,韦谤大摇大摆地来到庭院里。

鬼确实已死。它身中三箭,此刻已经一动不动地躺在一摊污血中。韦谤怕它有诈,用剑又刺了它几下,见毫无反应,这才放心地蹲下来,拔去了那三支箭,然后拨拨弄弄的,仔细观察起来。此鬼模样儿很怪,无身无手无足,只有一个圆鼓鼓的脑袋。这脑袋又特别,像个篮球,没长一点儿毛,纯粹是一团肉疙瘩,四面都生着一只眼睛,那光,便是它眼睛里发出来的。

“你是什么怪物?”忽然,韦谤大喝道。

可是,怪物已死,哪能回答?

“真是可惜!”韦谤自言自语地说,“杀了鬼,可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太遗憾了。”

“没什么遗憾的,老爷!”一个随从讨好地说,“人名鬼名都是随便叫出来的。我看,就把它叫作‘肉头鬼’如何?”

“好!”韦谤高兴地叫起来,“哈哈!我杀了个肉头鬼!哈哈—”

随从们也吹呼起来:“我们的老爷是杀鬼英雄!老爷,开个庆功宴会吧,让我们喝个通宵达旦!”

“好!”韦汾说,“把这个肉头鬼烤了,当下酒菜!”

“老爷,”一个随从说,“您真的要吃它?万一吃出问题,那就来不及了!”

“那当然!”韦谤十分肯定地说,“大丈夫决无戏言。去吧,把它切成片,蘸些佐料,烤好了拿来。”

“遵命!”随从们各忙各的,有去摆桌子的,有去提水的,有去抱柴的……

在一片热气腾腾的客厅里,庆功宴会开始了。每人面前都有一盘烤鬼肉和一盅酒。韦谤率先吃鬼,吃了一口,大叫:“好香好嫩啊!一点不吹牛,比蛇肉还鲜美十倍!”接着,便大咬大嚼起来。

可是,随从们却不敢吃,我望望你,你望望他,都不动筷子。

“你们怎么啦?”韦谤有点生气起来,说,“都是胆小鬼!吃!不吃,我把你们一个个杀了!”

“是,是,老爷……”随从们这才勉强动筷。

“哈哈哈!”韦谤又高兴起来:“我都不怕死,你们还怕什么?来,既然吃了,就吃个痛快,死了也值得!”

鬼肉确实美味,一会儿的工夫,大家就把它吃光了。而且,鬼也并没有作怪,大家都安然无恙。

第二天,房主人回来了。韦谤把夜里的事情说了,主人将信将疑。

不过,房主人很快相信了韦谤的话,因为,自此这里再也不闹鬼了。

民间鬼故事是真的吗第三篇-华信遇鬼记

华信长相丑陋,难以形容。可嘴巧得很,说么么一套。不管在谁面前,好说脆话,逗得你哈哈大笑。深得人们喜爱。有一次,小七与他开玩笑:“都说你顺口溜张口就来,我不信。这里有个碗你能把它编成顺口溜吗?”华信接过碗看了看,遂挑起嗓门说:“听啊!这个碗是饭碗,又盛水来又盛饭。虽说是没了边,祖宗宝物代代传。别忘了这饭碗,老人拿它要过饭。走南闯北带着它,盛了苦水盛心酸。劝你务必保存好,没了碗就没了饭。”说得小三哈哈大笑起来,遂伸出拇指夸道:“好!有口才,实在有口才!”

记得孩提时,中午,我给在包袱地劳动的爷爷送饭时,半路上碰上他了。他用烟袋敲着我肩上的扁担说:“吃了你的饭,砸了你的罐,不给你老爷,带跟咸菜。。”我问:“你见我爷爷了?”他回答:“怎没见?还帮他干了阵子活呢。”我说:“那你跟我回去吃饭吧,干粮不少。”他说:“还是免了吧,反正我有管饭的地方。你爷爷饿了,别耽误时间了!”说完,哼着小调走了。

说起这人也是命苦,娶了个媳妇没半年就死了,以后再没找上来,自己孤苦伶仃地过日子。解放前地无一垄,房无半间,靠给人打工过活。近几年给韩老大看坡,住在南坡一间破屋里。传说这地方很紧,半夜三更时常有鬼出没,他胆子很大不怕这个。他对人讲,近来两个女鬼弄得他不得安宁,睡着后就把他抬到屋外,小七问他:“你睡着了怎么知道是男是女?”他随口唱道:“小七小七听我拉,有时半醒被鬼抓,一个头一个脚,抬到地里笑哈哈。听声音是女鬼,不好意思批评她。”“八成她俩相中你了吧?”华信唱道:“他俩是鬼不是人,你说相中也白搭,除非死了到阴曹,或许成为我家下。”小七说:“你没看过聊斋吗?里面差不多写鬼,有的还很讲义气,助人为乐。”华唱:“你说这话理太差,不知大叔没文化,我与汉字没结缘,他认识我我不认识他。”小七告诉他:“鬼也有好坏之分,与人为善的鬼是好鬼,吓唬人的鬼是恶鬼。看来你遇到好鬼了。”小七几句话说到华信心坎上,他迭不得说快板,忙问:“你怎么知道?”小七说:“这不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要是恶鬼早把你害了。”华不以为然地说:“我才不怕这些呢!”小七诡秘地说:“你不是没老婆吗,为什么不打她两个的主意?鬼怕什么,照样为你生孩子。”华信一听抓了下头皮说:“我怎么就没想到?走!到酒馆喝几盅去。”

店掌柜见了华信问:“好久没见你了,欠的酒钱该还了吧?”华说:“掌柜的你看看,提起酒钱我红脸。为人正直是好汉,华信不是下三滥。别看身上无一文,以后欠不下你的钱。快快给我一壶酒,油炸花生上一盘。我与小七对斟饮,有个事情好商谈。”掌柜的知道他的为人,很快把酒菜端到桌上。

华信和小七坐在凳子上,边喝边拉。华信对付女人本来是外行,对那两个鬼更不知如何下手了。小七附在他耳边悄悄告诉他:如此这般……

民间鬼故事是真的吗第四篇-丁庄村的传说

丁庄村有一片坟地,听老一辈的人讲,这片坟地很早就在这里了,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了,四周已经长满了杂草。

最近村里结婚的越来越多,由于没有那么多土地住房成了大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村支书丁大全组织村干部开了个会。“眼看咱们村需要盖房的人越来越多,这个事情不能再拖了,今天一定要把这个问题解决,大家有什么主意都说一下吧。”丁大全大声的对大家说道。“我有个想法不知行吗,咱们可以把仅存的那片荒地划分出来盖房”会计小刘对丁大全说道。“不行,那块地已经给了村民用来种地,不能因为房子的问题损害谁的利益,大家在想一下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丁大全见没有人发言,就站起来说道:“我有个主意你们听一下,村西的那片老坟地已经有好多年的历史了,我们可以考虑把它弄平盖房子。”这话一出,立刻引起老支书等人的反对。老支书说:“大全啊,那片坟地动不得,在我当村支书那几年,先后有多少人打过那片地的主意,结果不是疯了就是傻了,虽然已不知是谁家的了,但你千万不要动呀。”大全听完这番话对老支书说:“您说的这都是大家口耳相传的谣言,谁都没有亲眼见过,您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谁还有主意可以继续发言,没有的话就按我说的做吧。”那些阻止他的人拿不出什么好主意,最后只好勉强通过了。

丁大全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一直困扰他多日的难题终于解决了,感觉浑身轻松了许多。这些年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自己都三十好几了,还是光棍一条,原因是他家的房子又小又破,没有一个女孩看的上他。当村支书这几年自己总是把批给自己的土地让给了别人,自己一直和母亲住在一起。一进门,看到母亲正在做鞋垫,“妈,歇会吧,别累着您。”“回来了大全”“嗯,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土地的问题解决了。”丁大全高兴的说。“是吗,那妈终于可以给你盖几间房子说个媳妇了,你爸走的早,临终前他最遗憾的就是没有看到你成家。”母亲边说边用手擦了擦眼睛。“妈,您别哭,我们很快就有新房子了。”他早就想好了,除了分给别人的,还剩一小块可以盖几间房子,自己并不着急找对象,主要是想让年迈的母亲在晚年住的好一些。“大全啊,咱们村不是已经没有空地了吗?”母亲又问道。丁大全把今天会上底一五一十的向母亲说了一遍,母亲听后也有老支书那样的忧虑,但听完儿子的解释,忧虑就慢慢打消了。

第二天一大早,丁大全就组织大伙把那些坟地上的土堆给平了,然后按照先前计划好的把大部分土地分给了村民,最后一块留给了自己。忙了一整天,回到家吃过饭后,丁大全突然想再去那里看看,于是和母亲说了声披上大衣就出了门。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了,他抬头看了一下天空,“今晚月亮真圆,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丁大全想。不一会就到了,“弄平以后真看不出这里原先是一片坟地,要是早想到利用这块地就好了”正想着,突然一阵风刮过来,丁大全身体不由的一抖,“看样子要起风了”他边想边裹紧了大衣朝家的方向走去。

民间鬼故事是真的吗第五篇-坑人鬼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苏北农村大部分还处于一片贫穷之中,我们村就是其中之一。一个夏末秋初的早晨,几个村里的老人坐在村口的树下凉快。这个地方基本上算是全村的新闻中心,因为树下有一口土井,以前农村没有洋井,更没有自来水,所以全村的生活用水都要从这口井里打上来。一般全村的人家都在早晨来打水。见了面总要找些新闻来侃侃,要是村子里啥新闻也没有,八年前的旧事也得翻出来重新糟蹋一遍。正在人们天南海北胡说瞎扯的时候。有一个乞丐从村子南头地里朝村口走来。人们都没有在意,当乞丐走到井口的时候停了下来,看了看井口打水的人和树下凉快的老者,于是慢慢的树下凉快的老人走去,老人们看到蓬头垢面的乞丐走向他们,都将脸转向了一边。乞丐走到这几个老人跟前后停了下来说道:几位有年人,俺想问你们个事,不知你们村子最近两天有没有要生孩子的人家啊?几个老人听乞丐的口音不是本地人,有几个转过了头看着乞丐,其中一个说到:你问这个事做什么呢,怎么还想讨几个红鸡蛋吃吗?其他几个听了都哈哈笑了,乞丐没有笑,过了会说道:我不想吃红鸡蛋,只是想问到底有没有,因为我昨夜在你们南面的柳树林子里遇到一件古怪事。几个老人听到乞丐这么一说:似乎都来了精神,因为乞丐说的这些话中有几个字让他们来了兴趣,夜里,柳树林,古怪。一个老人问:你说的什么古怪,和村子里有没有人要生产有关系?

乞丐于是就说起了昨晚柳树林所见所闻:原来乞丐昨天在我们前面的那个村子要饭。到了吃过晚饭,乞丐就准备离开那个村子到我们村子来。那个村子离我们村四五里,没有直接连接两个村子的路,要是走大路还要绕三二里。于是乞丐决定穿过两个村之间的庄稼地,走田埂直接来我们村。当乞丐走了大概一多半路的时候,看到在几百亩的庄稼地中间有一大片柳树林,乞丐有些累,天也快黑了,就走进了林子里,里面有些风很凉快,凑巧树边有一些柴草。乞丐一看很是高兴,看来今晚睡觉有着落了,今晚就在这柴草中睡一夜。明天早晨再去北面村子吧!乞丐丢了背上的旧行李,就躺到柴草上,天也不冷,拽过行李枕在了头下。一会儿就找周公去了,也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乞丐迷迷糊糊中听到一阵唧唧喳喳的说话声,乞丐一个机灵行了过来,心里想到,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什么人大半夜在这说话,看来非奸即盗。乞丐心里想只要你们不发现我就行了,随便你们怎么把,于是就支起耳朵听了起来。听了会乞丐发觉这应该是一些小孩的声音,话都还说不太清楚。乞丐纳闷了。心里想到:真他妈见鬼了,半夜三更哪里来的这些小孩子啊,难道是?

想了想乞丐头皮有些发麻。可声音还是唧唧喳喳钻进耳朵。又听了会,乞丐决定看看到底是些什么,于是就慢慢抬起了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在明亮的月光下,有十几个一点点大的小孩子坐在一棵三四十米外的柳树下,其中有两三个穿着肚兜,其他都光着身子。这时就听一个穿着肚兜的对其他的说:叫你们不去,看我才去了三四天,就弄了一个花衣服来。其他小孩都问你在哪里弄的呀,那个又说到就在西面那个庄上。其他那些光屁股的都哭了,说他们也想要,那个又说了:都快别哭了,再过两天北面村子又有一个快生了,你们哪个去?那些光屁股的都吵闹争着要去,就在这时忽然远处传来了鸡啼。他们都一窝蜂瞬间都没了影子。乞丐回过神,出了一身冷汗,思量道:看来这不是什么好东西啊!于是没敢动,好不容易熬到天色转亮就爬起来拿了行李朝村子走来,当他走到村口就发生了先前的一幕。几位老人听了,其中有位说道:他说的可能是真的噢!我有个亲戚就在西南庄子上,上天她的弟媳妇生了个孩子没有保住,看来就是穿肚兜说话的那个。另外几位都不做声了,因为他们知道村里真的有一个孕妇就这几天就要生了。

过了好一会,有位老人对乞丐说:你知道你昨晚睡得那个林子是什么吗?从清朝就是个乱坟岗,附近一些村子要是有生下的小孩没有保住或者是年龄小的时候伤(死)了的,基本都丢到那片林子里,挖个坑就埋了。你今天能走出来算你命硬,以后可千万别去了,说着众人都散去了,乞丐也走了,不到晚上整个村子的人基本都知道了这事,在这些知道的人里,竟然有一个缺心眼的像献好一样把乞丐说的话通通的告诉那家要生孩子的婆婆。那个老人听了嘴上狠狠的说乞丐胡说八道,可心里何尝不七上八下!又过两天的下午,孕妇生了,可刚落草就没了,孕妇婆婆抱出夭折的婴儿对着屁股打了几下,也没有给穿一点衣服,喊了几个身强力壮的人当下午就给扔到柳林子乞丐睡过的柴草上,一把火给烧了个干净。晚上孕妇婆婆和孕妇男人还有下午去过的几个人躲在了林子外面的土沟里,下半夜的时候竟然又听到了说话声,看不到那些小鬼了,就听一个唧唧的说到:可不能去了,这次不光一个布丝没弄到,还挨了几巴掌,连身子都叫给烧成灰了,沟里的人听到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鞭炮放了起来。然后又点了一些柴火在树林里烧着就回去了,自那以后附近很少有生孩子夭折的了。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是真的吗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是真的吗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