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收听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收听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短的、民间鬼故事诈尸、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听鬼故事民间山野怪谈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收听第一篇-孟婆庄

兰蕊,是邯郸有名的乐伎,她还有个孪生妹妹名叫玉蕊,和当地的葛生有啮齿之盟。葛生家贫,妓院的鸨母索要的赎身费又很昂贵,葛生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而兰蕊平素结交的达官贵人很多,所得赏金也很丰厚,于是私下里都悄悄交给葛生,以作为玉蕊的缠头费,葛生因此对其非常感激。只是没过多久兰蕊得了重疾,不长时间就病亡了,葛生没了她的援助更加落寞,非但不敢上门提亲,即使是想去妓院和玉蕊欢聚一宵也因囊中羞涩不能如愿,时间长了心中郁闷之气不能消散,以致于最后也得了疾病而亡。

一缕幽魂投到冥府,阎王怜其无辜,判令让他重新投胎为人。葛生随着众鬼魂走至一处,发现前面有一个绿萝搭就的棚子,棚子下面铺着一块大石作为案几,上面放着数个大瓮,瓮中都是黄色的汤水,在棚前还聚集着数百男女,都争着用水瓢舀水喝。葛生走至此处也很口渴,于是上前便欲舀水喝,正在此时忽见一女子从棚后走出,葛生一看,居然是已死的兰蕊。兰蕊一见他就很惊讶,问他怎么会来此地,葛生就源源本本以实相告,兰蕊对他道:“君以情死,我的妹妹又岂能独生啊!”说毕不禁泪如雨下。

葛生此时口渴难忍,就拿着水瓢想要去饮水,兰蕊一见急忙摇手阻止他。葛生便问其缘故,兰蕊待众鬼都散去才道:“你不知道吗?这里就是孟婆庄。孟婆今天为寇夫人上寿去了,所以让我暂为代管。你如果喝了此汤则会记忆全失返生无路。现在趁着还没有饮用,为何不寻路早归,和我的妹妹遵循前约成为佳偶。”葛生道:“旧约难循,重生也无益。你说该怎么办?”兰蕊道:“我来帮你想办法吧。”说毕便将他带至棚后,见有数排石瓮堆在墙角。

兰蕊指着这些石瓮对葛生道:“这些瓮里装的有益智汤,饮者都能才思敏捷;有长寿汤,喝下去便会长寿,还有和气汤,喝了便会时常欢喜不知悲伤。”葛生问道:“那刚才众鬼所饮是何汤?”兰蕊笑道:“那是焦心火滴泪泉熬制成的混沌汤啊。”兰蕊走至一个石瓮旁用水瓢舀起瓮中之汤,让葛生喝下去。葛生问这汤叫什么名字,兰蕊道:“这是元宝汤。你之所以乐死恶生,全是因为因为少了此物。”葛生接过水瓢勉强喝了几口,感觉味道苦臭实难下咽。

兰蕊在旁道:“这等龌龊物,原不宜入文人之腹。但是我让你喝此汤只是为了让你能扬眉吐气,所以也不算俗。”葛生听罢面有难色,迟迟不肯再饮,兰蕊又道:“劝君更尽一杯酒,恐怕西出阴关无故人了。”葛生一听不由莞尔,于是又勉强喝了半瓢。兰蕊见状道:“可以了。”说毕便领着葛生出了棚子,给他指明了回去的道路让他赶紧归家。此时葛生已死五日了,因为家里没有钱,所以连棺木也买不起,只好将尸体停放在床上,只有他的母亲再旁看守。

正在悲泣间,忽见葛生的尸体一跃而起,大呼腹痛,低头狂吐势如泉涌,犹如水银泻地一般。葛生随即找来锄头在吐过的地方挖下去,只见数尺深得地方全是银子,有几万两之多。葛生拿着银子便去了鸨母那里,此时玉蕊得知葛生死讯已经悲痛的绝食三日了,葛生就对玉蕊说了冥府之事,玉蕊闻听大喜。葛生又拿出银子付了身价钱,将玉蕊娶回家中。因感念兰蕊的恩德,又将她的灵柩移出厚葬。后来葛氏子孙繁衍,每年春秋都要祭扫兰蕊之墓,将此立为家规。

民间鬼故事收听第二篇-新聊斋之摄魂画

民国三年冬季的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博雅斋门前来了一个陌生的客人。此人50多岁,乘一驾骡车,身穿毛锦团蟒纹长袍,宝蓝色马褂,头戴镶红宝石青缎小帽,脑后是一条油亮的长辫,富态而安详。博雅斋主人隋抱朴慌忙迎出店来,见此王爷打扮之人,一下子愣住了。

隋抱朴私塾先生出身,在此地立足小有20年了,打交道的一般都是王孙贵族,但对这位爷却很脸生。博雅斋是两间门面的店铺,以经营名人字画为主,也兼做玉石印章、老墨古砚,捎带碑帖。隋抱朴由于深藏巧夺天工的修补绝技,故而以修画补画著称,所以他所接触的玩古藏古之人,非官即富。但见来人被两名御者扶下狐脊皮围、乌银镶饰的玄车,与此同时那匹黑骡子也跟着打了一个响鼻。他对两名牵缰的小厮道:“你们都在这儿候着。”随之从车上拿出一个细长的包裹夹在怀里,器宇轩昂地走进店来。

来者一进店,当仁不让地坐在靠近风炉的紫檀太师椅上,将包裹放在红木平头案上,哈了哈肥厚白皙的手,开始慢慢去展那包裹。隋抱朴从来人的穿着举止上猜测,今儿个一准遇到了一个大主顾。他侍立一旁,看着包裹慢慢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一个画轴,随着画轴渐渐展开,隋抱朴的两眼顿时闪现出光亮来。这是一幅明代大画家沈石田的《秋林话旧图》,纸色古旧,呈灰褐色,由6尺整宣画成。整幅画气势磅礴,画中大山雄伟,奇谷陡峭,远山朦胧,近山百木云集,柳叶枯槁,枫叶渐红,秋风萧瑟,凉意横空。林木间草堂之中,有二高士盘坐对话,意境深沉,回味无穷。左上角题诗一首,款题“沈周”二字。此画更为弥足珍贵的是,上面密密麻麻落满了款识和印鉴,还有好几个帝王的玉玺金印,可见此画流传至今,已经是数易其手,为历代有名收藏家所珍爱。也可看出,这位王爷亲自带画到博雅斋,对此画也是爱之有加。

隋抱朴直看得气收神凝,如入画中。沈石田的画自从他出道以来耳闻不少,但目睹寥寥,流传下来的真迹屈指可数。来者一直用眼的余光扫视着隋抱朴脸上的表情。最后,他看到隋抱朴的两眼定格在了画中那两个人物上。其中一人是一位仕者,身着高贵的官服,大腹便便,眉目清晰,类似于眼前这位身份显赫的王爷;而另外的一个人却给人留下了一个遗憾,从服饰上看,那人应该是布衣打扮,类似一隐士,只可惜他的“头”已经不见了,那里出现了一个空洞,这一破损成了这幅画的致命伤。从画中的情景推想,这位高官好像是借“话旧”在劝说隐士出山,抑或是来探讨安邦定国和仕途上的一些道理。隋抱朴将遗憾的目光收回,然后移到王爷的脸上。

王爷依旧不动声色,微启双唇道:“我给你10天的时间将这一‘人头’补好,10天以后我就来取画。”

“这……”隋抱朴有点犹豫。他所接的活儿一般都是依旧翻新,即使是修补,也是一些边角上的微疵,山水树木能根据走势长势的样子来修补,即便是服饰也是一样的道理,唯独这整个人的头部修补,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假如他按照自己的想象来完成一个人的五官容貌,不一定达到顾客的满意,往往是受累不讨好,这就要和主人商议,依据主人对画中人在破损前的样子回忆个大概轮廓来定位。

而这位神秘的王爷似乎无心和他探讨和交流,唤进来一个叫张二的御从,留下10两白银作为订金,之后上了骡车绝尘而去。

民间鬼故事收听第三篇-民间鬼故事|莲花公主

山东胶州的窦旭,白天睡觉时,看见一个穿着褐色衣服的人站在他床前,惶恐不安地看着他,好像想说什么。窦旭问他有什么事,他回答说:“我家相公想请你去一趟。”窦旭问:“你家相公是谁?”他答道:“就在附近。”窦旭不便再问,便跟着他出了门。转过墙角,他被引导到一个地方,这里叠阁重楼,万椽相接,万户千门,错落有致,和人世完全不同。只见宫人女官来来往往,都向褐衣人问道:“窦郎来了吗?”褐衣人说来了。一会儿,窦旭见一个官员出来,十分恭敬地欢迎他。登上殿堂后,窦旭说道:“平常没有往来,所以没来拜见,而今承蒙热情接待,很使我不安。”官员说:“因为你出身清高,世代德厚,我家君王倾心仰慕,很想和你面谈。”窦旭更加惊奇,问道:“君王是谁?”官员回答:“过一会儿你自己就会知道。”没多久,两位女官员来了,她们用两面旗子为窦旭带路。进了两道门,看见大殿上坐着一位君王。那君王见窦旭进来,忙下台阶迎接,两人按宾主施礼,然后在筵席前落座。筵席很丰盛,窦旭仰望殿上的一幅匾额上写着:“桂府”。窦旭局促不安,连话都说不出来。君王说:“你我既然是邻居,缘分很深厚,应当开怀畅饮,不必疑惑。”窦旭连连答应。酒过数巡,殿内响起悦耳的丝竹之声,幽雅纤细。过了一会儿,君王忽然左右看了看说:“我有一副对联,上联是‘才人登桂府’,麻烦你对出下联”。四座的人正在思考,窦旭随声答道:“君子爱莲花。”君王大喜,说道:“奇啊!莲花是公主的小名,怎么这样巧合?难道不是早有缘分?传话给公主,不能不出来拜见君子。”过了一会儿,公主到了。公主才十六七岁,美妙无双。君王命公主向窦旭施礼,并说,“这就是小女莲花。”公主拜完就走了,窦旭一看见她,便爱慕不已,呆坐沉思。君王举起酒杯劝他喝酒,窦旭竟然像没有听到一样。君王好像略略看出他的心思,就说:“我的女儿和你还般配,但自惭不是同类,怎么办呢?”窦旭像痴呆了一样,又没有听到君王的话。邻座踩了踩他的脚说,“君王向你敬酒你没看见,君王对你说的话也没听见吗?”窦旭茫然若有所失,很惭愧,离开筵席说:“承蒙您热情接待,不觉喝醉了,失礼的地方,希望您能够原谅。天色已晚,君王繁忙,我这就告辞了。”君王站起来说道:“见到你,我心里十分高兴,你怎么这样仓促地告辞呢?你既然不肯留下,我也不勉强你,如果你还想来,我再邀请你。”于是,君王命令内官引着他出去。半道上,内官对窦旭说:“刚才君王说你和他的女儿还般配,你为何一言不发呢?”窦旭跺着脚后悔不迭,不觉已经回到家。这时,窦旭忽然醒来,发现太阳已经西沉。他默坐玄想,刚才梦中的情形历历在目。晚饭后,他吹灭蜡烛,希望重寻旧梦,但梦境已逝,回去显然不可能,只有悔恨感叹。

民间鬼故事收听第四篇-百愈树的故事

这里是李庄,离李庄五里有座石景山,石景山的南面有一潭,叫金龙潭。潭前有一小庙,叫金龙庙。此旁有一百愈树,高十余丈,枝叶繁茂。树皮流出的汁,它可以治百病,这里就有一个故事。

从前,李庄有个李跛子,十六岁结婚,生了个儿子叫百愈。

李百愈读了点私书,长大成人后,也就是十八岁那年,人间爆发了一场瘟疫“瘪螺痧”,是一种极强的传染病,父母和奶奶及亲人都死了,只有百愈幸存地活了下来,他想到:“我要做一名大夫,为天下老百姓看病。”

有一天,百愈上山砍柴,他在半山腰遇到了一位老爷,他红颜白发,精神瞿铄,肩背竹篮,手拿铁铲,在山林中穿来穿去,百愈上前问道:“老爷,您在寻什么呀?”“年轻人,我在寻药草啊!”“哦,老爷,原来您是一名大夫?”“我医点小病,只是略懂而已。”“老爷,好像您不是我们李庄人啦?”“我是五桂庄的,离这里有三十里地,有几门药草就只有这石景山才有,我经常来,只不过是你没有碰到我,我姓孔,叫我孔老爷就是了。”“哦,难怪,难怪!孔大夫,我叫李百愈,我想跟您学医,怎么样?”百愈说完“扑嗵”一声跪在了孔大夫的跟前。

孔大夫没有理会百愈,装着没有看见的样子,只顾寻他的药材。这时,李百愈爬了起来,一直跟着孔大夫,他死磨蛮缠,一个劲地说甜话。这时,孔大夫问道:“你为什么要学医呀?”“我家亲人都死在了瘟疫中,我发誓要学医,为天下老百姓看病!孔大夫,您就收我这个徒弟吧!”孔大夫看他说话说的很动人,又聪明伶俐,就答应了他。

就这样,百愈拜了孔大夫为师,他跟着孔大夫上山采药,走峭壁,攀悬崖,披星戴月,不畏艰辛,认识了几千种药材。后来,跟着孔大夫诊病,从号脉,看舌苔,听心音,观面色,辨病症,到开药方,孔大夫都是言传身教。百愈勤奋好学,又加上善于钻研,聪明又有悟性,仅两年的时间,就完全掌握了看病的本领。

三年后,孔大夫去世了。这方园几十里的百姓,看病都是来找李百愈,他医术好,心地善良,又忠厚老实,时刻为百姓着想,哪怕是三更半夜,他都要出诊,人们都称他是一个好大夫。

这一年,城里有一薛大爷,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卧床不起,只剩胸中一口气,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起来,只进几口米汤,都大半年了,变成了个植物人。家人找通了全城的大夫,都看不出是啥病来。也请来法道师烧香烧纸,刀光剑影,画符驱魔,也没有一点效应,家人都束手无策,无法治愈薛大爷的病。后来,家人派差役到乡下四处寻找大夫,就找到了李庄的李百愈。

差役用轿把李百愈抬到了城里的薛家,他用手号了号薛大爷的脉,瞧了瞧他的舌苔,听了听心音,掰了掰他的眼睛看了看,就跟家人说:“我开三付中药,煎的喝,另外开两付洗药,煎的外擦,要一边擦,一边按摩,才能起效。你们放心,我开的药,薛大爷会好起来的。”

给薛大爷用药后,他的病渐渐地好了起来,后来人也苏醒过来了,也能够说话进食了。一个月后,薛大爷完全康复了,他对李百愈的医术啧啧称奇,说:“我得这种怪病,城里没有一个大夫能看好我,我快要死了,唯独有乡下李庄的李百愈大夫救了我,其医术之妙,世间少有啊!”然后,薛大人派差役送了500块大洋到李百愈家中。

从此,李百愈医病的名声在城里传开了,他是个赫赫有名的大夫。

后来,薛大爷把自己的二女儿嫁给了李百愈,还在城里的闹市区卖了间铺子,送给了李百愈开诊所。李百愈的诊所开业后,每天都是满屋子人,他却忙的甜滋滋的。后来,民间流传着一首歌谣:“李百愈,李庄人,人厚道,医术高;老百姓,都爱他!”

1944年春,城里城外枪声不断,炮声隆隆,一片火海,日本鬼子侵占了整个城市。

日本人进城后,缺医少药,他们是烧杀掠抢,无恶不作,丧尽天良。日本宪兵就把李百愈抓去了,要他给他们治病弄药,说要与皇军好好合作。李百愈不肯,他们就威逼利诱,李百愈说:“头可断,血可流,我决不答应你们,让你们日本鬼子去死吧!”后来,日本宪兵就把李百愈五花大绑,押到石景山去找散毒草(是一种医枪伤刀伤的药材),走到了金龙庙旁的一棵大树下,李百愈说:“狗日的小日本,你们放开我,我答应你们。”日本宪兵信以为真,就松开了他身上的绳子,没想到李百愈突然猛地一窜,头撞上了那棵大树上,顿时鲜血如注……

李百愈死后,李庄的乡亲们,哭着把他埋在了这棵大树下。

几年后,庄上有一位身窜顽疾的老人,找遍了医生,也没有医好自己的病,他感到绝望了。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有一位神仙给他说:“您的病,去到金龙庙旁的那棵大树那里,带一把刀,割一块树的皮,待它流出的汁,擦遍全身,就能治好您的病,您就去吧!”

翌日,老人带了一把菜刀,来到了这棵大树这里。这时,他割了树上一小块皮,很快就流出了汁,他擦在了身上。顿时,好像腾云驾雾一样,接着是汗流浃背,感觉到一身轻松,说:“嗯,嗯,我的病好了,我的病好了,神奇,好神奇啊!一定是李百愈大夫显灵了!”

老人在这里兴奋地大呼小叫,一时惹来了全李庄的人,有腰痛的、背痛的、坐骨神经痛的、颈椎病的、骨质增生、胃溃疡、胃炎、各种妇科病症……乡亲们只要用这树的汁一擦,立马见效。

这样,这棵神奇的树,传到了很远很远。李庄的乡亲们,把它取名为百愈树,也就是说能治好百病。后来,来到这里求医的人,都带上了香和冥钱,先在金龙庙里敬上后,在到百愈树上取到汁,带回家治病。

新中国成立后,市人民政府在百愈树下,立了一块大碑:抗日英雄李百愈永垂不朽。

民间鬼故事收听第五篇-聊斋鬼故事之狐仙

从前,有一个叫田俊卿的书生和一个叫张生的书生是好友。他们结伴一同去京城里赶考,没考试以前,他们一同住在客栈。

田俊卿看张生日夜读书,简直像一个书呆子。就和他打趣的说道:“你日夜读书多累啊!今晚我带着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张生被田俊卿领到了京城有名的妓院。一位花枝招展的妈妈立刻迎了出来,对着田俊卿喜笑颜开的说道:“田大爷您又来了,我们这里的一枝花小姐就等着您呢!”

田俊卿对妈妈说:“您也给我这个好哥们找一个漂亮的小姐。”张生大惊,一看是妓院,慌忙逃走。

次日,京城考完试,榜上都无名。他们一同回家,在路上,张生看见他们后面,有一个轿子被人抬着,吱呀、吱呀、……的叫着,总跟在他们身后。

张生很疑惑忙问田俊卿,“后面的轿子里坐着的是什么人?为什么总跟在我们后面?”田俊卿脸上出现了神秘的笑容说道:“等会你就知道了”

天黑了下来,夜幕笼罩了大地。他们走到了一家客栈的门口,张生看见轿子里走下来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子。田俊卿对张生说:“她就是我从妓院里花大钱赎买出来的一枝花”一枝花冲张生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他们一同进了客栈。

在客栈里,深夜,张生还在挑灯夜读,他旁边屋里传来一阵阵,田俊卿和一枝花恩爱的欢笑声。实在吵闹的不行,张生就用棉花把耳朵塞起来照样读书。

清晨,当天空有了亮光,雄鸡的打鸣声把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张生闹醒。他使劲睁开眼睛,这个时候,田俊卿已经催促着赶快启程了。

他们终于踏上了家乡的土地,喝到家乡的水了。可他们却停下了脚步,原因是,一枝花病了。她水土不服,上吐下泻。浑身出满了红红的疹子,疹子又变成了小疙瘩,布满了她全身的时候,开始化脓,奇臭无比。

他们不得在客栈里,停留了下来。找来医生,为一枝花医治。医生看完一枝花的病情摇摇头,爱莫能助的走了。

田俊卿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嚷道:“真晦气,就快到家了。她却得了这样的病,连医生都治不好了,我看,我们还是扔下她走吧?免得她把病传染给你我,”说完,田俊卿头也不回的走了。

张生望着病榻上面,面容憔悴的一枝花。心里升起怜悯的心情,他走上前端给她一杯水。心想,她身边现在一个亲人也没有。我要是也离她而去,就没有人照顾她了。她即使死了,也应该身边有一个人。把她埋葬了啊!

张生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一枝花,忘记了读书,忘记了吃饭。

一天夜里,一枝花把他叫到床前对他说道:“谢谢你,在我重病的时候不离弃我,照顾我左右。让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人类不光是有田俊卿那样,无情无义,忘恩负义的人,人间更有你这样善良的好人。”

她站起身,走下床,把脸洗了洗。张生看到,一枝花满脸小疙瘩不见了,一枝花又恢复到了原来貌美如花的模样。

看到张生大张着嘴巴露出惊讶的模样,一枝花笑了,她对他说:“我乃是万年修行的狐仙,因为贪恋人间的荣华富贵。也想尝尝男欢女爱的滋味才认识了田俊卿,本想和他结为百年夫妻。我装病考验他,是想看看他是不是真心爱我,谁知他经不起考验离我而去。这样的爱人经不起考验,是不适合做我丈夫的”说完狐仙用爱慕的眼神痴痴的望着张生。张生立刻脸红,不知所措。狐仙上前抱住了张生……

过了几年,张生和田俊卿又结伴去京城里赶考。次日皇榜贴出,张生榜上有名,被皇帝招为驸马。

又过了几年,张生和公主手牵着手。在一个月光明亮的晚上,漫步在花园中,观赏着满园花开柳绿的风景。春意盎然的美景,习习的暖风迎面扑来,张生和公主在院内游玩,陶醉在幸福美好的生活里。他们忽然看到假山石上站立着狐仙,她正用温柔的双眼望着他们。张生和公主慌忙跪拜,狐仙冲他们满意的微笑。然后把她那仙女下凡,美貌的身体一转,轻飘飘的飞向了天空,消失不见。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收听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收听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8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