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播音小悠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播音小悠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內乡民间鬼故事、甘肃民间鬼故事、山村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播音小悠第一篇-乡村鬼故事之鬼井

住在乡村里的人都知道,村子里,越是偏僻的角落里鬼就越多,特别是太阳落山的时候,千万别去那些偏僻的脚落里。在我们村东头有一口枯井,村里就有很多人在那里看到过鬼。

有一年夏天的一天,天气非常的热,到了太阳落山后,村民们从地里干完农活回到家里,都拿着凉席去村边的小树林里纳凉。

村里有一个年轻人叫狗蛋,仗着年轻,胆子大,他就一个人拿着凉席去村东头那口枯井边纳凉,因为那里是村里最凉爽的地方,可是由于经常闹鬼,就没有人敢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来那里纳凉了。狗蛋来到枯井边后,就把凉席铺在枯井的旁边,躺在上面,借着凉风,很快就睡觉了。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突然他被一阵女孩的哭泣声惊醒,就赶紧起来去寻找声源,这时他才发现原来那哭泣声是从井里传出来的,他以为一定是谁家的女孩来这里纳凉,不小心掉进井里了,便赶忙跑到井边,伸头往井里瞧,要去救那个女孩,突然从井里伸出一双白森森的手缠住他的脖子,把他拽进了井里……

第二天早上,有一个拾粪的老头来到枯井边拾粪,才发现他已死在井里了。

无独有偶,村里有一个年轻人叫陈小飞,小伙子长得很帅气,说媒的很多,但他眼光高,一个也没看上。就这样都二十好几了,还没有娶上媳妇,由于一直找不到中意的媳妇,他心里就很烦闷,晚上常去村东头的树林里散心。

有一天晚上,月光清白若锦,露寒沁肌。陈小飞来到枯井边纳凉,睡到半夜里,突然被一阵女孩子的轻笑声惊醒,顺着笑声传来的方向,他看到枯井边正有一个女孩子背对着他,看不清那女孩子的脸,只看见无比曼妙的身影,像月里下凡的仙子。他惊艳地看着她,揣度着她的美丽。

鬼故事大全: 记得收藏本站哦!

当他一步步朝她走过去,她却袅袅娜娜地飘进了井里。

突然他看到井边开了一扇门,他想也没有多想,就兴奋得跟着她飘飘突突的白影子走进了井门里。突然井门“嘭!”的一声关上了,差点把他的魂都吓飞了:“唉呀!这鬼门啊!”他一下子清醒过来,只见井里黑乎乎的,阴森森的,什么都看不见,哪里还有那个漂亮女孩的身影。

他在黑咕隆咚的井里摸索着,想找到出口,可是摸了很久,仍旧什么也没有摸到。就在他正绝望的时候,突然他的一只手被另外一双冰冷的手抓住。他吓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你你……是……?”

不待他的话说完,他身边传来一阵冰冰冷冷的声音道:“我就是你要找的姑娘啊。”

这时清白的月光已流井里,借着月光他看到,眼前正站着一个白衣女鬼,她的两眼血红般地凸出,舌头外伸着垂到胸前,一双白森森全是骨头没皮肉的手正抓着他的一只手,看到这里,他吓得“哇”的一声,昏死了过去。

等第二天,人们在井里发现他时,他已被吓疯了。

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来这口枯井边纳凉了。

民间鬼故事播音小悠第二篇-用印

湖北襄阳府北的朱家镇是个不大的镇子,小镇的东街上住着一户人家,家主名叫朱方,本是一个穷腐书生,每日勤学苦读不敢有丝毫松懈,可一直到而立之年却没有考取过半点功名。他的父母早逝,妻子前些年因病亡故,也没留下一个子嗣,家中只余他一人孤独过日。朱方读书虽说是穿壁引光尝胆眠薪,可就是时运不济,三十以后仍旧名落孙山,于是逐渐有些心灰意冷起来,后来索性迷上了道学,丧妻之后也不再娶,整日打坐修行,醉心于老庄之道,也不再去读什么圣贤书了,反正家里还有几亩薄田租给了佃农,每年的生计倒是不用费心。有一日朱方正在门口闲坐,忽见一个挑担的卖货郎经过,他不经意间看见卖货郎的货但上有一尊铜像,从外貌看很象是一个神采奕奕的道士,朱方一见这尊铜像就非常喜欢,于是急忙叫住货郎,将这尊铜像买了下来。他虽不认识这尊神像是哪位真君,但是心中认定这必是位真神,因此每天早晚上香虔诚奉拜,一直供奉了三年之久。

这天清晨他拜过神像正想出门,忽见一个全真道人在门前化缘,朱方本就好道,一见同道中人自是不敢怠慢,急忙返身将他请入屋中热情款待。上茶之际他眼角一瞥,猛然间发现这道士的样貌和自己所供奉的那尊铜神像倒是有些相似,他心中不由一动,于是又在旁悄悄观察了一会,越看越发现道人的容貌神态都和神像相似,而此时道人也盯着他所供奉的神像,低着头似乎在凝神思索。见此情形他便故意指着神像问道人道:“我虽一心向道每日朝拜,却是不知此神尊名,还请大师见教。”道人一听便抬起头来微笑道:“此为斗姥宫尊者。”朱方一听大喜,今日遇见道人终于知道了尊神的来历,于是赶紧连声道谢。两人坐下又聊了一会,其间宾主双方相谈甚欢。道人见家中只有朱方一人,闲谈间便问他有无娶妻,朱方答道中年丧偶尚未续弦。道人听罢思索片刻,接着抬头对他道:“贫道有一独女年已及笄,虽然姿色鄙陋,操持家务倒还算能干。贫道看你谈吐不凡,也是忠厚老实之人,故意欲将女儿嫁给你,不知你意下如何?”朱方初听此言不由大感意外,随即心中又惊又喜,惊的是今日刚和道士萍水相逢,他就放心将女儿嫁给自己;喜的是这简直是天上掉下馅饼来,于是连忙点头应允下来。

道人见他愿意作自己的女婿,当即满面喜色,便让他和自己一起回去。两人出门走了几里路来到山脚下,又顺着山间小径曲曲折折行了数里,终于来到一座庄园前,只见这庄园颇为宏大,门庭清雅竹石萧疏,和凡间景色迥异。道人将朱方带进堂中坐下,自己去内室叫女儿出来。朱方在堂中等了片刻,只听一阵叮咚环佩之声响起,随即一个粉衣妙龄少女从内室中走了出来,这少女唇红齿白眉目如画,低着头含笑不语。道人拉着少女的手对朱方说道:“这是贫道的女儿环娘,自今日嫁与了你,还望你能善待于她。而贫道日后还要靠你们来养老送终,不知你能否做到?”朱方眼见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可人儿,心中不由欢喜万分,急忙点头承诺道:“那是自然,小婿绝不敢忘。”道士听罢此言不由仰天大笑起来,当晚便让他们合卺成婚,婚后小两口相亲相爱如同蜜里调油,而每天的吃穿用度也从不缺乏,朱方在此温柔乡里乐不思蜀,过得如同神仙一般。

民间鬼故事播音小悠第三篇-古代鬼故事之梦断肠

1

噗嗵,噗嗵,噗嗵。

声音由远而近了,沉闷得像有无数个人从屋顶上掉下来,在月光笼罩的窗前晃了一下就落到地上,血从门缝蜿蜒着进来……

请不要留我一个人。

声音细细的,像是从地缝里钻出来。地板开始松动,像是有什么东西拼命地拱出来。小小的头颅,四分五裂的五官,冰冷的眼睛里都是讽刺的笑。

请不要留我一个人。

仿佛有一双冰冷的手探上我的脸,心底的恐惧从四面八方涌来,我忍不住尖叫起来……

“小姐,醒醒!”翠衣用力地摇晃着我的肩膀,“小姐又做噩梦了?”

“这噩梦做得真实。”

“又梦见那个小女孩了吧?”

“嗯。”我满脑子都是那双冰冷的眼睛。

“小姐那时候只是个六七岁的孩童,根本阻止不了什么……”话到一半,翠衣突然拍了下额头,“糟糕,姑爷早上出去的时候吩咐翠衣早些唤小姐起来的。”

刚说着便传来了敲门声,是老夫人房中的丫鬟,“七少奶奶,老夫人和众位夫人少夫人在祠堂等候多时了。”

翠衣低着头,“姑爷说,今日老夫人要宣布下个月中旬设宴的事,所以让小姐早些去问安。”

我赶忙起身:“你去跟老夫人说我这就到。”

丫鬟领话走了。

前几日老夫人说要为四少爷康复的事大宴宾客七天,救济镇上的乞丐一个月。当时以为老夫人一时兴起随便说说,没想到要当真如此,独孤山庄虽是先皇赏赐,但独孤傲然当时是一名武将结识了不少英雄豪杰当然也有不少仇家。若要大宴宾客,有名望的皇族,江湖中人,镇上的乡亲都会邀请到。若有人借此做文章,出了纰漏就糟糕了。

我赶到祠堂的时候老夫人已经把这件事定下来了,娘也点头同意。我若要阻止必定会惹老人家不开心。

我微蹙着眉的样子落在小蝶儿的眼里,“仙女婶婶,娘说,过几天家里会来很多客人,会有和我年龄相当的娃娃来府上玩,我很高兴,你不高兴吗?”

我遇见老太太探究的眼神,赔笑道:“小蝶儿乖,婶婶当然高兴,到时候府里会来许多人,恐怕家里的长工和丫鬟都不够用呢,这些事就交给我来办吧。”

老夫人满意地笑:“我们如烟就是灵巧,这事儿啊也只能交给你办了,我已经让寒儿去繁花城接凉儿回来了,他们大概三天就到,到时候你三哥和四哥都能帮上忙。”

“如烟记得了。”我福身告退。

2

次日,独孤山庄门外贴了一个招人的告示,请短工,长工,丫鬟,还有写帖子的先生。不足半日门口就排满了来应试的人。

“小姐,你让我准备的帖子我已经写好让信差送去了。”翠衣一边磨墨一边抱怨“您这是何苦呢?来应试的都是镇子上的乡亲,让管家钟叔做就行了。”

“你这丫头又想偷懒。”我佯装生气,“少说废话,快叫下一个人进来。”

翠衣喊:“下一个。”

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人,手里拉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娃,妇人见了我喃喃道:“莫非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么?”

翠衣骄傲地应:“我们家小姐当然不是凡人了,你能做些什么?我们府里正缺厨娘呢!”

妇人的眉眼立刻敛下来:“来……来应试的不是奴家,而是小女。”

女娃看上去格外瘦小,一双眼淡定地看着我。我笑起来,“这娃这么小,能做什么?”

“我家丫头什么都能做,家里弟妹多,什么活儿都是她做,她很勤快,若不是家里穷,也不忍心把她卖给大户人家做事。独孤府家大业大,听说老夫人整日吃斋念佛是个菩萨心肠,想必也不会亏了这孩子……”妇人将女娃往前推了推将她按在地上磕头。

翠衣也是穷苦人家的孩子,看到这同命相连的孩子心酸得不行,伏在我耳边说:“小姐,这丫头看起来挺机灵的,我们府上也不缺那点口粮……”

“你对我们独孤山庄倒是挺了解的。”我点头,“好吧,你打算把这孩子卖几两银子?”

“七少夫人看着给,只图孩子能有顿饱饭吃。”妇人谦卑地低着头。

“我让书童带你去账房那里取五十两银子,回去好好打点做个小生意,不要再卖孩子了。”我转向那孩子,“不要害怕,你跟翠衣姐姐去吃点东西换件漂亮衣服,这府里可好玩了。”

孩子似乎感受到了善意,看了一眼母亲,便机灵地跑去抓翠衣的手。

妇人大概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银子,忙磕头道谢。书童带着妇人走了。

民间鬼故事播音小悠第四篇-命里注定

从前在县城里住着一位老财主,家值万贯但却是一个吝啬鬼。他家虽然住在城里的繁华中心区,可他每天穿戴的却如同一个乡下的老农,每天吃的竟是素菜素饭从不动荤腥。一天从乡下来了一位老修鞋匠,老头无儿无女就夫妇俩相依为命,家里的生活来源就靠着他修鞋为生。他来到城里后发现老财主的院门外人来人往很热闹,就把摊子支在这里招揽生意,由于老头的修鞋手艺好一会就修了好几双鞋,到了中午收的鞋还有好几双没有修呢,他为了赶活计就没回家吃饭,他用上午赚的钱买了一只烧鸡打了二两散酒,把手好歹地洗洗就在摊子上自斟自饮地吃了起来,老头的这一切全被那个吝啬鬼看在了眼里。

到了第二天老财主由于好奇早早地就出来看看修鞋匠来了没有,结果他刚一出门就看到修鞋摊前三五成群手提破鞋的人来找老头修鞋,一会老头围裙前盛钱的口袋就鼓了起来,老财主盯着小口袋的两眼都红了。到了中午老头又买了一只烧鸡和二两散酒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由于老头修鞋的手没有洗干净,所以拿烧鸡的手滴下来的鸡油都成了黑色,可是烧鸡和散酒的香味却直冲老财主的鼻孔,把老财主引得之咽唾沫,这时老财主的肚子也咕咕地直叫,老财主没办法只好怏怏地回家吃他的素菜素饭去了。

就这样老财主盯了老鞋匠好几天,老头每天中午吃的都是一只烧鸡二两烧酒。时间一长老财主心里也发痒痒了心想:他一个破修鞋的一天能挣几个钱,每天中午吃的总是一只烧鸡二两酒,而我堂堂一位大财主每天竟吃的是素菜素饭,你说我这辈子冤不冤。不行从今天我中午也吃一只烧鸡喝上它二两小酒。老财主想到这里忙回家叫下人给他也买来了一只烧鸡打了二两散酒。中午老财主也美美地吃了一顿,就连自己的老婆想解解馋动手扯鸡腿时也被他打了一下,气的老婆子嘴里直嘟哝:“你个老东西真抠,我想吃点都不给,吃吃全给你吃喽,吃完喽赶紧向阎王爷哪报到去。”老财主虽然听到了老婆子的晦气话,可仍旧不管不顾地低头吃他的烧鸡喝他的小酒。

就这样老财主接连两天中午也吃的是一只烧鸡二两烧酒,可就在他第三天中午又吃烧鸡时,他半个烧鸡刚吃进去老婆子嘟哝的话就灵验了,老财主被烧鸡翅膀上的一小块鸡骨头给卡住了,憋得他一口气没上来两腿一蹬见阎王去了,这下可忙坏了老婆子,哭天喊地的后悔到:“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前天中午你吃烧鸡的时候诅咒你呀,要是知道你这样不用说每天中午吃一只烧鸡了,就是一天三顿叫你吃一只烧鸡我也供得起你呀。”

再说老财主被鸡骨头卡住后昏昏沉沉地被两个无常鬼锁着进了阎王殿,他被两个无常鬼按在堂案下,只听判官问到:“他的命数够了吗?”其中一位无常答到:“禀老爷,今天我们哥俩走到他哪里他正好吃了第三只烧鸡,所以我们就把他锁来了。”老财主一听他吃了第三只烧鸡就把他锁来了,一想那个老修鞋匠每天都吃一只烧鸡就没锁来心里感到非常委屈,就向阎王辩解到:“大王为什么我只吃了三只烧鸡就被锁来了,而那位破修鞋的每天吃一只烧鸡你们不把他给锁来呢?”阎王看他不服,就叫两位无常带他去看一看他们的食库。结果老财主看了自己的食库后才发现里面直装有三只烧鸡,再一看老修鞋匠的食库里面还有一间房子的烧鸡呢,这下他不得不把头低了下去。

当他又被带回阎王跟前后眼前一亮又想起了一根救命稻草,忙向阎王叩头呼喊到:“大王虽然我的食库里装的确实是只有三只烧鸡,可我的那第三只烧鸡还没吃完呢就被两位无常老爷给锁来了,也就是说我的命数还没有到呢呀?”老财主的这些话把阎王也给问住了,阎王又向两位无常问明了情况后只好把他放了回来。两位无常把老财主带到他家后在他的后背用力一拍,卡在他嗓子眼里的鸡骨头就吐了出来,老财主:“哎呀!”一声缓了过来。

老财主醒来后就把刚才的事一五一十地向老婆子说了,老婆子刚才还在哭着嘟哝顿顿给他吃烧鸡呢,听了这些话后忙抄起他吃剩下的半只烧鸡就啃,嘴里还继续嘟哝着:“你个抠门的老东西以前只知道自己吃,馋得我直流口水都不叫我碰,这半只就叫我替你吃了吧,省着你吃完了还向阎王报到去。”老财主听了老婆子的话赶紧制止说:“你也别吃了,我看到你的食库里也只有一只烧鸡了。”这下把老婆子也下了一跳,忙把哪到了嘴里的烧鸡吐了出来,从此老两口再也不敢吃烧鸡了,老财主从此也再不去盯着老修鞋匠吃烧鸡去了,甭怕自己看着他吃烧鸡忍住一不小心吃了就向阎王爷报到去。

民间鬼故事播音小悠第五篇-命犯桃花

元宵节,长安城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当日恰逢冯太守的五十大寿,所以特意命人在朱雀台附近搭了二十个戏台,请的都是名角儿,当然这样千载难逢的盛会,谁也不会错过,戏末开演,已人山人海,人人都伸着脖子,等着好戏开场。

随着铜锣声,戏台上的幕布缓缓拉开,演的是《穆桂英挂帅》,首先出场的一位旦角,长是非常漂亮,滴溜溜地转着圈,用轻脆的嗓音吊了一嗓子,台下一片叫好声,过了几分钟,出来一个武生,演的是杨宗宝,这个武生扮相非常精神,眉长入鬓,尤其是那双眼睛,很是勾人,惹得台下的妇人们面色酡红,私低下议论这个武生的好相貌,他唱道:“九龙峪摆下丁天门大阵,你的母投宋营奋勇清缨。她在那点将台前拄了帅印……”戏台下的人都忘了听台词,全都被武生的好长相所吸引。

此时有一个贵公子,俏生生的脸蛋儿,穿着一件青布褂子,头上扎着一块白色的绾巾,风神洒脱,宛如玉人,他本来手里拿着一个糖葫芦儿在吃,等那武生出场时,他一发愣,手一松,葫芦儿掉在了地上,而他却全然不知的神情,这公子儿,很是年幼,看上去顶多十六、七岁的模样。

次日上完早朝,皇上特意命太守留下,皇上一贯仪态威严,这天却面露笑容。

“太守,朕那么多儿女中,最宠爱的是七公主,如今七公主已然长大,朕天天在思量给她找个合适的驸马?你说谁家少年可与朕的公主配成双?”

冯太守略一思索,跪下身去,道“回禀皇上,依老臣看,当今的新科状元,才高八斗,且一表人材,我看与公主很是相配。”

皇上摇摇头,“状元虽然才高,却是体弱,配公主不妥,可问冯太守有儿子否?”

冯太守,心一惊,不知天子的心意,诚徨诚恐地道:“膝下只有一犬子,年方十八,不甚成才,臣教导无方,臣惭愧。”

皇上走下龙椅,亲自扶起冯太守,道:“朕的公主今年十六,刚好与太守的儿子匹配,我们现在是君臣,过天几就要成亲家了。”

没几天,皇上的诏书就下达了,人人都羡慕冯公子将要直上青云,前途无量,但是冯公子却是愁眉不展,谁都知道金口玉言,圣命难违,违者的结果就是满门抄斩,但是公主虽好,却不是冯公子想要娶的人。

他想起相士当初说的话,“公子,你是大富大贵之人,但是有一点,你切记,你双目含春,命犯桃花啊!”

深宫里的七公主,满心欢喜的等待着佳期的到来,她贵为公主,又长得国色天香,父皇娇宠,她可谓是世上最最幸运的女孩儿,从来,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她就算想要天上的星星,父皇也会摘下来给她。

那日回宫后,她像一只小鸟儿一样飞到父皇面前,跪下说:“父皇,请赐儿臣一个驸马。”父皇微笑又慈爱的看着她,道:“朕的公主,已经长大了!”,此后她一直掰着手指算大婚的日子,想像着她的驸马,是一位多么英挺的男子,她期盼着婚礼过后,在洞房里,在龙凤花烛中,他能缓缓掀起她的红盖头,她将对驸马说:“此刻我是公主,但是明天我醒来后只会是你的娘子。”

这边七公主在深情地等待,那边的太守府却乱成了一团,因为冯公子的眼睛突然瞎了,这件事不知怎的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皇上不乐意了,千思万想,总舍不得把千娇百媚的心头宝贝嫁给一个瞎子,不得已,假托公主身染重病,婚期搁迟,此后也不再提起。

七公主等来等去,等得不耐烦,亲自去责问父皇,父皇抚着她的头道:“皇上的女儿不愁嫁,世上的好男人成千上万,随便任你挑,但是冯家公子却不必再提。”

公主没法,此后一直郁郁不乐,一个月后因感染风寒,本来只是小病,但是不知怎么,治来治去总治不好,拖了半个月,就病逝了,她死的很安祥,脸带笑意,临死之前她对母后这样说:“娘,我永远都不会忘了那个元宵节,女儿打扮成一个男儿样,混出宫去看戏,那天很热闹,有很多花灯,天上放着烟花,真美啊,但是最美的却是那个戏台上的少年郎,女儿一看到他,就明白了女儿想要什么样的驸马,从此魂牵梦绕,但是虽然女儿贵为公主,但是我明白那少年的心中早有了别人,但是女儿却总是放不下,所以我去了,倒是好的,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元宵节,花灯真美啊,还有那个少年……”

因为七公主的死,皇上伤心欲绝,从而怪责起冯太守,罢了冯太守的官。冯公子已然是一个瞎子,陪在他身边的是他青梅竹马的表妹莺莺,莺莺背地里为表哥的眼睛哭过许多次,但是见了表哥却不得不强作笑颜,冯公子如是说:“莺莺,桃花太多,是祸不是福,因为在很小的时候我的心里就有了最美的一株桃花。”(完)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播音小悠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播音小悠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5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