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播讲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播讲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故事鬼故事、古代民间神鬼故事传说、中国民间鬼故事、一只绣花鞋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播讲第一篇-茶马古道上的幽灵

1987年的4月,我在云南的思茅遇到了一位叫边巴的藏族“驴友”,他是茶马古道研究所的一位中层干部,40多岁,黧黑的脸膛,壮硕的身躯,显得沉稳而干练,他在茶马古道的研究上成绩卓著,曾多次只身一人穿越南北古道,具有丰富的旅游经验。云南的思茅和普洱是我国茶叶的主要产区,被称为古代西南边疆的“茶马互市”,是滇藏茶马古道的起点,从这里出发,经过大理、丽江、中甸、德钦、芒康、察雅、昌都直达拉萨,起初我决定用3个月的时间走完这条有着神话般传说的古道,重温历史脚步在横断山脉险山恶水间留下的撞击声。当时的茶马古道还没开放,能和边巴结伴而行,真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边巴一边喝着普洱茶,一边说:“康藏属于高寒地区,这里的人们需要摄入高热量的脂肪,糌粑、酥油和牛羊肉是藏民的主食,但没有蔬菜,过多的脂肪在人体内不易分解,而茶叶既能分解脂肪,又能防止燥热,故而藏人创造了喝酥油茶的习惯。但藏区不产茶叶,只产大量的骡马,正是内地民间役使和军队征战供不应求的,于是具有互补性的茶马交易便应运而生,在公元6世纪便诞生了举世闻名的茶马古道,它完全能和丝绸之路相媲美。”

接着,边巴说到了旅游路途的艰辛以及自己曾经亲历的灵异事件,喜欢冒险的我听得如醉如痴。

一、驮队穿过我们的身体

横断山脉名不虚传,它是南亚版块与东亚版块挤压形成的极典型的地球皱褶地区,岷江、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分别穿过这一地区,峡谷纵横交错,奇峰高耸云端。可以看到人烟稀少的草原,茂密的森林,辽阔的平原;民居样式、衣着服饰、民情风俗乃至宗教信仰就像走马灯一样变化着,叫人应接不暇。

一路上,边巴不停地给我一一做着介绍,这里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民族的大融合,真是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俗,汉族、藏族、白族、纳西族文化并行不悖、彼此渗透交融。茶马古道上的这些市镇,大多为过去交易市场或驮队、商旅的集散地、食宿点,在长期的商贸活动中逐渐被居民所辐辏。我和边巴每经一处村镇就会逗留下来,感受着不同的异域风情,忘记了旅途的疲劳,简直有些乐不思蜀了。

边巴是个天才,他能一知半解地说出好几种语言,勉强和土著简单地对话,每到一处他会很快和当地人打成一片,就像到了家里一样,有边巴这个名副其实的向导,我感到真是不虚此行。

这天一早,我俩从德钦出发,走了整整一天不见人烟。黄昏临近,边巴指着远处的山腰,说:“只要坚持走10里山路,就可以到达那座寺庙。”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那里密集的塔林后面掩藏着一座红白相间的藏寺,我似乎听到喇嘛们的诵经声,而在这声音之中好像还夹杂有马铃之声隐隐约约地传来。

转眼之间,好像是一阵风刮来的,从远处山道上突然飘出了一个神奇的马队,迤逦着朝着我们迎面而来,速度快得竟是那样惊人。我吓得赶紧拉住边巴躲闪,狭窄的山道只能容得下一马而过,他们这样飞速策马而来,我和边巴就会被掀下山谷。

边巴并不惊慌,他摸着长出来的硬硬的胡茬说:“马帮在这里早就不存在了,你今天看到好事了。”

说时迟那时快,马队呼啸着穿过我俩的身体,疾驰而去,就好像一群影子,但依稀可以听见清脆的马铃和得得蹄音。我愕然了。

边巴“嘿嘿”一笑,说:“这里经常发生这种现象,我经历过不止一次呢!”

我惊魂未定,问:“难道说我们看到的是一群鬼魂不成?”

老成持重的边巴习以为常地说:“在这里,一草一石都是有灵性的,灵异事件屡有发生,就连科学也无法解释清楚。”

待我回头观望,那队人马竟然飘飘摇摇到了山的对面,宛如银幕上的画面一样失去了立体感。它们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呢?在这满眼的山石之中,何以能够将过去了那么多年的影像呈现得淋漓尽致呢?

边巴说:“这就是茶马古道上的历史见证。也许是很多年前,一队马帮在这里经过,被这里的山石记录下了他们的影像,在适宜的情况下不停地播放出来;也许是冥冥之中神灵故意转换了时空,叫现代人重温一下先人们的活动。”

我说:“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幽灵吧?”

边巴问:“你看清他们马上驮的东西没有?”

我只知道害怕了,根本没看清。边巴说:“这个马帮应该是清中叶时期的,可以看到他们并非是单纯的茶马交易了,我看到了马背上有藏区的药材,也可能是虫草、贝母、大黄等,还有卡垫、毪子,可以肯定当时藏区‘锅庄’的鼎盛。”

我问:“什么是锅庄呀?”

边巴说:“那是集客栈、商店、中介于一身的特殊经济机构。在当时藏区就已经出现很多这样的机构,像‘邦达仓’、‘三多仓’‘日升仓’等,仓是藏语,汉语的意思是商号。”

虚惊一场后,我不得不佩服边巴的博才多学。

民间鬼故事播讲第二篇-结拜鬼兄弟

过去有一个人叫李不论。为什么叫李不论呢?他一辈子什么都不信服,不在乎,不论哪家的理儿,无论你说得多真,也别想套住他。他和谁都和得来,和什么样的人都交朋友,只要你这件事出于好心,他就下实劲儿为你办。因为这个,人都叫他李不论。

李不论一辈子没儿女,只是老两口子过日子。他在远洼里种了半亩小园子,种些小葱,韭菜、葫芦、南瓜、豆角,为的是卖几个钱混日子。园子里盖了一间小圆屋,一到蔬菜浇水,上市时,李不论就住在圆屋里。他爱晚上浇园,因为晚上清静。差人给他看畦口,他就拧着辘护数水斗子:“一二三……”数够了数,就去堵畦口,到那儿畦正满,再另开一畦新的。就这么着,他天天晚上浇园,白天卖菜。

一天晚上,他正拧着辘护,数着水斗子,到数够了,又去堵畦口。可到了那儿,畦口堵上了,新畦也开好了。李不论觉得自己岁数大了,记性不好,忘了。他回到井边又拧辘护,数够数,又去堵畦口,畦口又有人堵上了,新畦口又开好了。浇了一个晚上,一晚上的畦口有人堵有人开,他嘴里不说,心里纳闷儿。又一想,管他呢!有人帮我更好。连着这么三个晚上。到了第四个晚上,李不论站在垅沟边东瞧西瞅,大洼里静静的,连人影儿也没有。他回到圆屋里抽了两锅子烟,又出来浇园。等到这一畦还差一斗子水,他提前来到珑沟边,只见他使的那把铁锹正在堵畦口,堵好了,又开新的。李不论问:“是谁帮我看畦口呀?”

“是我呀!”

李不论听见声音,打着磨磨看人,还是连个人影儿也看不到。是不是自己作梦呢?他拉大嗓门又问:“你在哪儿?”

“我在这儿!”

“我怎么看不见你呀!”

“你本来就看不见我。”

“你是谁?”

“我……嘿嘿!我说了你可别害怕呀!”

“不害怕。”李不论大声地说。

“我是鬼呀!”

“啊?什么……鬼,你怎么想起来要帮我呢?”

“我是个好鬼,真的,你千万别害怕!活着时爱打抱不平,爱讲真话,爱帮助人,就因为这 ‘三爱’,被一家恶霸害死了。当了鬼后,我还是这个脾气儿。那天晚上我从您这路过,看到您老一个人在这里浇园,没人给您开堵畦口,怪辛苦的,我就来帮帮您。”

李不论一听笑了:“这么说你真是个好鬼,你帮我,我谢谢您呀!咱哥俩有缘份,来来来!到我圆屋里去歇会儿吧。”

“好。”那鬼说道。

这一人一鬼来到圆屋里,李不论抽着烟,给鬼倒了一碗茶水,就聊起来了,一人一鬼又说又笑。他俩讲得正欢,忽然听鸡叫了,天快亮了,于是鬼马上告辞了。临走时,李不论说:“兄弟,明晚还来呀!”

李不论天天晚上浇园,鬼天天晚上给他看畦口。有时两个一齐干,有时就坐在圆屋里唠家常。就这样,过了十几天,李不论觉得这鬼兄弟确实不错,心眼也好。于是对鬼兄弟说:“兄弟,明晚来,我打几斤酒,买些熟肉,咱哥俩喝几杯。”“好。”鬼兄弟也不推让。

第二天,李不论上集市去买酒买肉,老伴好奇怪,就问他:“你钱多了咋的?没过年过节,喝什么酒?”

“这几天干活累了,要喝点酒解解乏。”

老伴觉得李不论老了,这几天太累,就没再问。

民间鬼故事播讲第三篇-绿头鬼

南宋年间,西湖河畔,有一名楼,称之为楼外楼,故事就发生在此。

楼外楼的西湖莲子羹,深受广大食客的欢迎,而莲子是由一位叫常伯的老农供应的,这常伯有一女,名叫彩莲,长得十分乖巧,每逢初一便划着小船,把那新鲜的莲子送来。大家很奇怪,她为什么是初一呢,原来常老伯都要到灵隐寺上香,乞求这个月能有个好收入。

不巧有一吴生偶遇彩莲,惊为天人,对其日夜思念,恨不得日日见她,于是向人打听,听闻她每月初一,便会在此出现,于是苦苦等了一个月,再次见到彩莲,吴生便向其问好,彩莲以为那吴生只是一浪荡公子,不以理睬,吴生无奈,回到住处,父母问其所谓何事,吴生不语,整日躺在床上,时不时地叹气,没想到不过十日,相思成疾,药石无救便咽气了。魂魄飘到西湖河畔那楼外楼门前,久久没有离去。

再说那彩莲生的好看,有好些人托媒人来询问,长伯都一一打发走了,说小女年岁还小,等再大个两岁再说吧。

就这样,媒人也是自讨没趣,有一马家公子,马得才,*成性,游手好闲,一日游玩至此,见那彩莲貌美,上前调戏,彩莲性情刚烈不从,马得才大怒,一掌打晕了那彩莲,便要强行实施奸淫,吴生游魂知彩莲有难,现身将那马得才打走,那马得才发疯一样逢人就说见到鬼了。马得才之父马祥,见儿子便成了疯癫,十分恼怒,请道士为儿子作法。那道士收了马家的钱财后,使用阴损的道术,使那彩莲三魂六魄,没了二五。又用招魂术使吴生前来,用葫芦收了。马祥要那道士让吴生永世不得超生,然而那道士没有做,而是把那吴生培养成了药鬼,供其炼功,可怜的吴生身受那五毒蛇虫的撕咬,夜夜哀鸣,经过七七四十九日,吴生已成绿头鬼。道士利用吴生去抓刚出生的婴儿,供其嗜血,炼成那鬼嚎十方的魔功。人间大乱,地府阎王近日查看生死簿,发现有异常,便派鬼差去查探。哪知鬼差有去无回,阎王深感凝重,便委派我去探个究竟。

杭城上空乌云密布,妖气冲天,走在大街上,落叶满地,鬼气越来越浓,离自己也越来越近。背后有一道利爪袭来,我急忙向前一跃,转过身来,巨大头颅向我扑来,要一口吞了我,我急中生智,用铁叉把那绿头怪的上下颚抵住,从口中跳了出来,口中的绿水粘在身上发出阵阵恶臭,居然烧掉我的衣服,心知那妖怪厉害的很,一边打斗一边用讯音壁通知我的上司,捉鬼大将军钟馗。不久,钟馗与他的五小鬼现身,与那绿头怪争斗。经过一番恶斗,绿头怪被打回原形恢复了吴生的原本模样,吐了满地的绿毒水,法破,那妖道知道自己事情已败,决计与钟馗决战,灵魂出壳,手持桃木剑要与大将军拼个高低,怎奈钟大将军法力高强,那恶道便被捉拿,带下地府,打入那十八层地狱的最底层。

而吴生因救过那彩莲,且成绿头鬼也非他所愿,让其投胎成鱼,出现在西湖之中,而彩莲也得以魂魄归位,成为了正常人。

西湖河畔,微风轻抚杨柳,一只小鱼在水中游戏,河中采莲的姑娘唱着优美的歌声飘荡在四周,鱼儿凝视着那美丽姑娘,似乎在哪里见过……

前世今生缘,造就了下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

民间鬼故事播讲第四篇-狸猫盗仙草

灵山脚下一个小孩得了脱肛症,四处求医问药,难有疗效。一位热心的乡亲路遇一只生病的大狸猫,便捉住送来,说是民间有个流传的偏方……

很久以前,在灵山脚下住着李思齐一家。李思齐为人厚道,勤劳能干,妻子柳惜柔性格温和、心地善良。六岁的儿子阿凯聪明伶俐,活泼可爱。日子虽不富裕,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阿凯六岁时得了脱肛症,李思齐四处求医问药,不见好转。不久一位热心的乡亲路遇一只生病的大狸猫,便捉住送至李思齐家,、说民间有个流传的偏方,用狸猫肉炖煮服用可治脱肛病。让李思齐赶紧收拾一下,煮了给孩子治病。

那只狸猫看到李思齐手里明晃晃的刀,面露怯色,幽幽地哀叫着,好像在求饶。李思齐心中一软,手里的刀跌落在地,他决定去请会屠宰的邻居阿黑来帮忙。

阿黑拎着他的屠宰刀进来了。看到那只狸猫,喜不自禁:“好肥的一只狸猫,炖好分我一碗补补身子。”那狸猫仿佛能听懂人话一般,惊叫着逃到柳惜柔的脚下,柳惜柔俯身抱起狸猫,摇着头说:“杀不得,这狸猫肚子里有崽了!。不能那么残忍……”

阿黑举着刀笑道:“嫂子,你不知道,连崽子一起炖,那药效才好呢!是真正的大补!”说着就伸出大手要抓走狸猫,柳惜柔侧身躲避,把狸猫紧紧地抱在怀里说:“不行,它肚子里有崽,我得保护它们母子……”

阿凯明白怎么回事后,护着狸猫说:“不要杀,我想要猫崽玩,我没病,不要吃什么狸猫肉!”李思齐见此情景,只好送阿黑走了。

这天晚上,柳惜柔搂着阿凯,阿凯搂着狸猫。睡得十分香甜。只有李思齐无法入眠,他得继续想办法给儿子治病。

朦胧中,李思齐梦见一少妇对他说:“清蒸石鸡也能治你儿的病。灵山东台峰东南面的峭壁之上有个金鸡潭,潭中有半斤重的石鸡,受惊后会乱跳拍击水面,可趁势捉来人药……无奈我怀孕不方便,不能帮你抓石鸡,灵山人称它为‘金鸡’……”

李思齐赶紧致谢,说自己是灵山养大的男子汉,不可能让弱女子上山抓金鸡。少妇笑着问李思齐:“你真的敢抓敢杀吗?不会到了金鸡潭,又改主意吧?金鸡再小,毕竟也是一条命啊……”

李思齐听出来少妇话里有话,在笑话他一个大男人胆小的事,他赶紧向少妇表示,为了给儿子治病,他这就去抓金鸡。

得知李思齐要上灵山,柳惜柔也要去,她要上山为儿子祈福,求灵山妈妈护佑儿子。李思齐没办法,只好把儿子托给邻居照看,夫妻俩一起结伴上灵山。那只狸猫不甘独自在家中寂寞,围着柳惜柔直叫,柳惜柔将狸猫抱在怀里问:“怎么你也想去啊?要是不怕累你就跟我做伴吧,到山上不能乱跑,得当心你肚里的孩子。”狸猫高兴地叫了一声,听话地跟在柳惜柔的身边。

到金鸡潭后,李思齐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一切,李思齐痴痴地看着潭中的金鸡,想象着它们宁静安详的幸福生活,他抱起狸猫叹息道:“这些金鸡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它们也有妻儿有父母,我抓哪一只都不忍心啊!算了,回家,再想别的办法吧!”看到大肚子的狸猫陪伴妻子很辛苦,他感激地将狸猫抱在怀里,和妻子边聊边走。

眼看就要到家时,柳惜柔脚下一滑,蹲坐在山坡上,导致尾骨骨折。李思齐后悔不该带柳惜柔上山祈福,这下惨了,粗手笨脚的大男人,一下子要照顾妻子和儿子,日子顿时乱了套。

这晚,李思齐伺候完妻儿睡觉后,感觉腰酸背痛的,躺在床上半天睡不着。狸猫似乎感觉到李思齐的辛苦,悄悄爬上床,偎在李思齐身边陪伴他,李思齐感觉暖洋洋的,不一会就睡着了,还做起梦来。

梦中又遇到上次的那个少妇,她拉着俩孩子对李思齐说:“谢谢你夫妻的大恩大德,让我的一儿一女得以保全。听说灵山顶上有王母娘娘的仙草,可以包治百病的,若能盗得仙草回来,可保你妻儿康复。”

李思齐忙问:“你是谁?什么大恩大德?我怎么不认得你?”

少妇眨了眨圆圆的大眼睛,捂着嘴笑着说:“恩人,你真的不认识我吗?好好看看吧,我还上过你的床,陪你睡过觉呢!为了感谢你们一家人,我现在就上灵山,偷棵王母娘娘的仙草回来!”说完猫身一闪,便消失在夜幕中。

李思齐莫名其妙,除了妻子,自己哪有人陪着睡觉?想到少妇圆圆的眼睛和狡黠的笑容,李思齐恍然大悟:这少妇原来就是那只狸猫啊!也只有它陪自己睡过。少妇说的一儿一女就是狸猫刚刚生下了的两只小狸猫啊!

看到狸猫嘴里叼着一棵仙草回来后,李思齐又惊又喜,柳惜柔抱着疲惫不堪的狸猫,又心疼又感动,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李思齐记得小时候听老人讲过,灵山仙草配以水晶峰的潮水效果最好,他急忙再上灵山取水。在流光溢彩的水晶峰前停下,李思齐被峭壁上潮涌出的玉珠深深吸引了,他没想到自己能有幸看到“灵山涨潮水”的奇特现象。看足看够后,李思齐才小心翼翼地取了潮水和泉水,默默感谢后返身下山。

面对一株仙草,母子俩互相推让,见此情景,狸猫决定再上灵山盗仙草。李思齐要同去,狸猫拒绝,独自跑了。上次盗仙草时,狸猫已经知道,仙草虽说生长在灵山之顶,但归天庭管理,看守很严,得小心谨慎以防万一。

可是偏偏就出了万一,由于仙草被盗,王母娘娘加强了看护。狸猫二次上山盗采仙草,守护仙革的两个小童发现后,一个忙去向王母娘娘报告,另一个尾随狸猫紧追不舍。狸猫嘴里紧紧叼着仙草在灵山上腾跳穿越,东奔西藏,王母娘娘怒道:“小狸猫藐视天庭,接连两次偷盗仙草!让它在灵山上守望仙草园,好好思过吧!”

王母娘娘说完便拂袖而去,那只狸猫已经变成了一块石,嘴里叼着仙草,怀着满腔的报恩之情,心有不甘地仰望着远方……

李思齐在村里老人的指点下,用狸猫盗来的仙草,配以灵山上采来的潮水和山泉,分别制成药汤给妻儿服用,俩人的病都被治好了。

李思齐感念狸猫报恩,精心照顾那对狸猫崽,待它们长大后,李思齐带着老婆和儿子将它们放归在灵山脚下。

民间鬼故事播讲第五篇-民间异事之腹人

明朝天启六年仲秋时节,陕西略阳县城郊一坐农家小院内,一个眉清目秀的文弱书生正躺在窗前榻上,双眼微闭面带病容,在他手边还放着一本翻开的《论语》,上面用蝇头小楷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注解。此时忽门帘一挑,进来个四十余岁的妇人,手上端着一碗汤药,看着床上的少年满脸尽是怜爱之色。那少年听得脚步声,急忙将眼睛睁开,低声对妇人道:“娘,药煎好了么。”妇人上前几步将碗递给少年,眼光扫见床边的书卷,眉头一皱道:“骥儿,娘说了多少次了,让你安心养病,不要再看书了,你怎么就是不听话。”那少年坐起仰首“咕咚咕咚”将药喝完,对妇人道:“娘,这段时间真是幸苦您了,只是孩儿十年寒窗苦读,却因这没来由的一场病而错过应试,心中实在是不甘哪。”说毕面上隐有愧色。妇人听罢叹口气道:“骥儿,为娘如何不知你心中焦虑,只是如今身体要紧,功名其次,须当治好病再图功名。为娘只你一个独儿,若是再有个三长两短,如何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啊。”说道这里,不由伸手抹起眼泪来。少年一听急道:“娘说得对,孩儿听娘的便是。”又不住劝慰一阵,妇人方止住嗓泣,将碗和书收拾了带出房外。少年见母亲出去,这才躺下身子,双目怔怔看着头顶,似有千重心事。

原来这少年姓江,单名一个骥字,六岁丧父,全凭母亲潘氏一手带大。江家祖上积有薄产,母子二人倒是衣食无忧,待得六岁潘氏便将儿子送入了学堂。江骥自幼聪明伶俐,读书过目不忘,及至十六岁,已是学堂翘楚,连先生都认为他前途不可限量。今年又正逢乡试,所谓十年磨一剑,正待大显身手时不料却突染疾病卧床不起,自也无法应试,因此心中一直郁郁不已。待得数日后乡试放榜,一听榜上之人尽都不如自己,心中更是闷闷不乐,虽说身上疾病渐好,可眉目之间却总是有股幽怨之色,整日长吁短叹,只觉造化弄人,天道何以不能酬勤。潘氏见儿子茶饭不思日渐消瘦,心中大是忧虑,这一日她听说略阳城东有一郎中医术精湛,急忙备上礼金将其请来。那郎中给江骥搭脉完毕,对潘氏道:“以脉象来看,令郎旧恙已渐平,行居皆无大碍,只是郁气凝结于胸,故疾病不能痊愈。”潘氏一听深以为然,急忙问道有何良药能治,那郎中凝思半响,方道:“此病药不能治。我有一法当可一试,若能让令郎出游于山水间,开拓心胸纾解郁气,或可不药而愈。”潘氏听罢大为信服,待送走郎中后便回房将此言告诉了江骥。江骥心中却是不信,再说自己出门留下母亲孤身一人,着实放心不下。潘氏却舐犊情深坚执不可,当下拿出积蓄雇了一艘江船并两个仆人,让他出门游历一番再回来。江骥实在无奈,只得应了下来,心中却打定主意即便出去也要数日即回,免得母亲担忧。

待得第二日一早他便收拾好行囊,潘氏将他一直送至船上方挥泪而别,江骥站在船头看着母亲背影远去,心中却是依依不舍。不多时船便起锚顺江而下,沿途江面宽阔水色碧青,两岸峰峦叠张连绵起伏,只让江骥看得心旷神怡,胸中郁闷之气也稍稍消减,唯独身上还有些绵软无力,站不多久便须回舱中休息。待得黄昏时分,船只已行至宁羌州境内,艄公寻得一处水流缓慢的小湾下了锚,与两个仆人生火做起饭来,而江骥有些累了,便躺在舱中隔间内闭目养神。饭还未煮熟,忽听舱外一人道:“敢问此间主人在吗?”江骥闻听心中微惊,急忙起身挑开舱帘,只见岸边站着一个身材削瘦面容矍铄的老翁,颌下一缕白须约有尺许长,江风吹来须发皆扬,神情甚是飘逸。此时两个仆人听得舱外人声早已抢了出去,齐声问老翁道:“你是何人?”老翁道:“鄙人想要搭个顺风船,不知可否行个方便?”一仆摇手道:“我家舟船不搭外人。”另一仆也跟着道:“听说最近有盗匪出没,谁知道你是什么人?”老翁听罢微微一笑道:“鄙人今年已是六十有三,二位可曾听说过几时曾有这么老的盗匪?”二仆听罢不由面面相觑,正待回舱禀告主人,却见江骥已挑开舱帘走了出来。老翁将他打量一番,急忙拱手道:“想来您便是此间主人了,鄙人姓胡,甘肃徽县人氏,此次欲去长安,还请您行个方便。”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播讲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播讲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3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