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小说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小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的动画、民间流传的鬼故事微盘、山西民间鬼故事、台湾民间鬼故事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小说第一篇-借宿惊魂

明万历年间,在江苏武进(即现在的常州)有一个叫丁全的年轻人在县衙作小吏,专门负责每年催收粮款的事项。这年秋天又到了催粮的时候,按以往的惯例他又被派去一个村庄负责钱粮征收工作,白天忙碌了一天,晚上就借住在村中一家大户之中,这家主人姓杨,约有五十余岁,家中还有两个儿子和一干家眷仆人。

供他借宿的房子倒是不小,房间甚是干净明畅,只是中间却用木板隔着一分为二,一边放着桌几床榻,另一边却不知放着什么东西。杨翁命家仆将晚膳送入房中,然后和丁全寒暄了两句就告辞了。

丁全忙碌一天腹中早已饥肠辘辘,当即狼吞虎咽的将饭食一扫而光,虽是粗茶淡饭倒也觉得可口,吃完之后便让仆人将碗筷收走,自己又在灯下看了一会书,直到一阵困意袭来两只眼皮也开始打架的时候方才吹灭油灯脱衣睡觉。睡到半夜的时候,迷糊间忽然听见隔板那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将他从梦中惊醒。

待他睁开眼睛心中却是一惊,透过隔板的缝隙居然有微弱光线传出,他心中更感诧异,此时已是夜深人静,隔间怎会还有烛火?若是旁边住的有人,杨翁下午也没给自己交代啊?于是他就悄悄起身凑到隔板的缝隙前窥视起来。只见隔板的那头停放着一具黑色的棺木,棺木前点着一盏油灯正散发出微弱的荧光。

一个年轻的红衣少妇正背对着他坐在棺木前的供桌旁边梳着长长的黑发,丁全眼见如此诡异的情形不由头皮发麻寒意四起,正在不知所措之时,却见少妇已然梳完头发,慢慢将头转了过来,丁全不看则已,一看更是魂飞魄散,只见她面上生着细细的白毛,一双血红眼睛凸起,一条鲜红的舌头还伸出嘴外几寸,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丁全只觉毛发竖立背脊发凉,不由啊的一声喊了出来。

少妇听见这边传来人声,起身就向隔板直扑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只听指甲在木板上划出吱吱的声音,隔板似乎不堪重负马上就要倒掉,丁全更是惊慌失措脸色煞白,急忙冲到门口想要逃出去,没想到一拉之下房门却打不开,仔细一看原来是被那个家仆从外面锁上了,估计是为了防盗吧。丁全无奈之下只好大声喊起救命来,只是此时夜深人静,众人又都在酣睡,所以任他喊了半天喉咙叫破也没人听见,眼看隔板前后晃动马上要倒掉,而房门又被反锁不能出去,正在仓惶无计的时候,突然看见墙角有一个方形的空米桶,如此危急时刻他也来不及细想,当即拿起米桶倒扣下来,将自己罩在米桶内,同时用手和脚顶住米桶的四角,不敢发出一点声息。

此时就听轰隆一声隔板终于倒了下来,接着一阵脚步声传来,似乎是女子正在四处找寻。过了片刻只听脚步声逐渐接近,但是到了桶边却突然没了声息。

丁全在桶内屏息静气,唯恐发出一点响声被她发现。突然之间木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好像有人在外面用力的摇晃着木桶,想将桶推到,丁全大骇之下死命用手脚顶着四角,用手指紧紧抓着桶壁,尽力保持住不被撼动,如此僵持了一段时间,木桶还是没有被推倒,桶也不再晃动了。鬼故事网

丁全在桶内刚想喘一口气,没想到又听见桶底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仔细一听似乎是牙齿啃咬桶底的声音,这一下几乎要将他吓晕过去,想这木桶怎经得住这怪物利齿啃咬,只怕今天自己这条小命要交待在这里,此时此刻也只能听天由命了。正在这危急时刻,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连叫三遍之后桶外居然没了动静,而丁全在里面也不敢出来,这一番折腾让他连怕带累居然昏迷了过去。

天亮的时候,杨翁早早来问候客人,先让家仆将锁打开,然后自己上前敲门,没想到敲了半天也不见客人应答,杨翁心中疑惑,于是便推门而入,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一具红衣女尸倒在木桶旁边,而丁全却没了踪影。他不由惊骇欲绝,急忙退出门外,让家仆去将自己的两个儿子叫来。

待两个儿子匆忙赶来,杨翁将方才情形给他们一说,两人面面相觑都觉得匪夷所思,于是父子三人大着胆子进入房内,看见女尸俯身倒在米桶旁,米桶底部还有一个大豁口,三人觉得很奇怪,就想把木桶抬起来看看里面有什么,结果一抬起来发现居然是丁全在里面,只是此刻他已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杨翁赶紧摸摸他胸口,所幸还有心跳,于是赶紧让儿子找来姜汤喂下去,过了好一会丁全才慢慢醒转过来,一见几人便心有余悸的告诉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杨翁听后叹了一口气道:“不瞒你说,其实这女尸是我的儿媳妇,前天因为一点小事想不开就自缢身亡了,棺厝就停放在你住的房间隔壁,我怕惊吓到你,所以也就没给你明说,想不到她变成了僵尸还差点害了你的性命,都是我的错啊。”

丁全一听这才明白过来。于是四人壮起胆去查看女尸,发现她不仅面上生毛,连身上都长满了白色的细毛,鲜红的舌头依然伸出嘴外,牙齿上还有米桶的木屑,杨翁急忙叫来家仆合力把尸体运到荒郊用火烧了,避免它晚上再出来害人。

这种就是刚刚转变成僵尸还没来得及伤害人命,世上所称为“白僵”。

民间鬼故事小说第二篇-蛇妖报恩

陕西南郑秀才王五,年方十九,出身寒门,自幼父亲病亡,和母亲一起相依为命。因为家贫无依,只得靠母亲接一些针线活的微薄收入来度日,所以经常是有上顿没下顿,幸亏邻居刘大看他们孤儿寡母可怜,时常周济他们,这样王五才得以继续读书考了秀才,所以娘俩都很感激刘大,尊称他为刘大先生。一日傍晚,王五吃完饭正和刘大先生在自家门口聊天,忽然看见自路东有两人向这边走来,远远看去似乎是两位年轻女子,一着粉衣一着黄衣,身姿婀娜步履翩翩。待她们走到近前再仔细一看,那真是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均是丰姿冶丽的二八佳人。王五正值青春年少之时,此时又尚未娶妻,自是眼光紧紧盯在二人身上眨也不眨,一副痴迷之相。

经过王五家门口的时候,粉衣女子看见王五那神不守舍的样子,不由转头轻轻一笑,随即停下脚步与同伴小声嘀咕了一会,好像在商量着什么。待二人说毕,只见那黄衣女子突然上前对王五拜了一拜说道:“我和我家夫人去走亲戚,现在天色已晚但却路途尚远,我们两个弱女子晚上赶路也不安全,我家夫人想让我问问公子,不知能不能让我们借住一晚?”王五听得此言大感意外,一时有些踌躇。虽说女子所言合情合理,但是毕竟素不相识,况且男女有别,这可如何是好?刘大先生在旁看了个满眼,此时见王五一副为难之色,于是便对王五说道:“这有什么困难的,你家本有两间房,你让她们和你的母亲住一间不就行了?”王五听了心中尚有些迟疑,斜眼看去那粉衣女子站在一旁也不说话,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偷偷看着王五,清眸流盼楚楚可怜,王五见了不由心肠一软,再加上刘大先生一说,当下满口应允,将两位女子让了进去。

一进得房中先将她们引见给自己的母亲,并向她禀报了缘由。老夫人也本是热心慈善之人,当即就留两位女子在自己房中宿下了。第二天一早,王五起来向母亲问安,却发现两位女子已经在洒扫厨舍打水做饭了,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王五不禁大为诧异,就去问自己的母亲。母亲笑着说道:“昨晚聊天的时候,那位夫人自称姓黄,芳龄十八,是个寡妇,和她一起的是她的婢女小慧。家中除了一些远亲之外也没有什么亲近的人。她说她看我年老心慈,愿意认我为母亲,也好帮我在家里操持家务。我见她身世可怜,且又手脚勤快,而我年龄日增,这老胳膊老腿越来越不中用了,留下她以后也能帮我做点家务,所以就应允了她,你们以后就以兄妹相称吧。”说毕便让黄氏上前见礼。王五听罢心中有些惊讶,心道这女子来路不明,总觉得留下她们似乎有点不妥,但见老母已经答应,他又是个孝子,也不好拂了母亲的心意,于是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让她们住了下来。

民间鬼故事小说第三篇-民间关于蛇的传说:金环蛇

大巴山、草海一带自古多蛇,有白蛇、青蛇、菜花蛇,竹叶青,七步蛇等等,不一而足。《山海经》裁:“西南有巴国,有黑蛇,青首,食象。”言蛇能吞象,不免夸大,然巴山中蛇多,却是事实。但象青蛇、菜花蛇等无毒蛇多在草海,象竹叶青、金环蛇、七步蛇等有毒蛇多在深山老林。草海边山谷,有吴青杠,居茅屋,家极贫,屋后林木茂密,杂草丛生,百蛇出没。吴青杠凿石壁成窑若干,捉了许多毒蛇,放在窑中喂养取毒卖钱,待毒尽后,便杀蛇剥皮,以火煮食。不几年,便小有积蓄,且长得面色红润,身体强壮,气力过人。

吴青杠虽富,却从不雇人。那生计毕竟太危险。就连山中的姑娘,也不敢与他接近,所以三十余岁,仍孤身一人,自然有时他也难免不感到十分烦恼,便常与酒为伴,大醉时,则眼如喷血,常常愤愤地闯进蛇窟,手抓脚踩,口咬手撕到手之蛇,所以,每当此时,众蛇必吓得咝咝惊叫,游窜奔逃,然而,吴青杠早把铁门紧闭,蛇逃不出去,于是便缩成一团,吓得瑟瑟发抖。

一天,吴青杠腰揣蛇篓,脚裹绑腿,又进了山。其时,正值深秋,落叶飘零,满山光秃秃的树枝,托起一派冷箫。吴青杠转过几个山头,恍如看见,前面有一红衣女子,正在林间穿行,待定睛看时,却又全然了无身影。吴青杠疑为眼花,遂不顾,果在其隐没处,发现一蛇穴。吴青杠以艾叶硫磺一熏,便有一金环蛇窜出。金环蛇剧毒,吴青杠一把抓住蛇尾,只一抖,蛇便无力反抗,乖乖就擒。回家后,吴青杠将其掷进蛇窟。自此后,每当吴青杠进窟抓蛇取毒时,众蛇皆奔窜,惟有此蛇,游曳其前后,作亲呢状,且乖乖吐出毒液,从不反抗。每到吴青杠杀蛇吃肉,众蛇都缩成一团,瑟瑟发抖,惟此蛇竞似无觉,反趋前游曳,吴以蛇肉饲之,竞然也吃而无忌,以手抚之,亦作驯服状,令吴青杠颇感惊奇。

不久,蛇窟喧哗,见众蛇围咬那金环蛇,其蛇已遍体鳞伤,奄奄一息。见吴闯至,遗其于地,金环蛇目中泪光闪闪,似甚哀怜。吴青杠动了侧隐之心,遂以蛇药饲之,并以刀创药敷其伤口,将其放出蛇窟,任其在自家院内游走。而蛇于三、五日伤好以后,竞不它窜,反倒时时与吴青杠为伴,久之,吴青杠亦任其自食饲蛇之青蛙、老鼠、鸡鸭等物,并不再在它身上取蛇毒。

这天,吴青杠心中烦闷,便在园中喝酒,待醉眼惺忪时,突见园中有一红衣女子,冉冉而至,其面容姣好,似曾相识。于是吴青杠邀其共饮。女亦不拒,与其谈笑戏谑,推杯换盏,至吴青杠大醉,拥其进屋,意欲与之成其欢好美事。耳鬓厮磨之际,突然觉得女子口到之处,麻木痛痒,使其全身如同有火烧炙一般。吴青杠大惊,猛然记起在山林里捉金环蛇时看见的红衣女子的身影,心里明白这女子定是金环蛇所化,欲拿刀杀蛇,但已全身麻木,无法动弹,情急之际,猛地在那女子肩上咬了一口,遂听到一声尖叫,吴青杠只觉得自己又被咬了多处,终于昏昏沉沉,恍若云里雾里,不久便失去知觉。

第二天,人们发现,吴青杠家门扉洞开,吴青杠赤裸裸地躺在地上,身上多处被蛇咬伤,已气绝身亡。一条金环蛇死在他身上,赫然而排牙印,显然是吴青杠咬的。人的唾液对动物同样有毒,所以金环蛇亦不能幸免。再看吴青杠蛇窟,铁门早已大开,吴青杠饲料的几百条毒蛇,早已逃之夭夭,无一存焉。

民间鬼故事小说第四篇-古代鬼故事之鬼杀

清朝乾隆年间,山东登州府宁海县县令刘一山在腊月二十这天的上午,接到报案。报案人是李家屯村的农户李德成,他说今天早上发现自己的儿子李小栓被人割去头颅,死在被窝里,而儿媳妇赵灵芝则上身赤裸着被人捆绑在椅子上,不能动弹。

出了人命案,刘一山自然不敢怠慢,简单地问了几句后,赶紧领着一班衙役,随李德成匆匆而去。

来到李家,刘一山仔细地勘察了现场。这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小院,李德成老两口住在三间正房里,儿子和媳妇则住在左边的厢房里。他走进李小栓的屋里,发现死者死法奇特,明明整颗头颅不翼而飞,可脖子周围和屋子里竟不见一点血迹,也无打斗的迹象。门窗完好无损。捆绑赵灵芝的绳子被李德成解开后扔在了一边,赵灵芝则因受到惊吓,待在李德成的屋里不敢出来。刘一山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让李德成详细地说说他发现儿子被害时的经过。

据李德成供述,他今天早上起床后,日头升起老高了也不见儿子媳妇起床,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李德成有些疑惑,便轻轻走到窗边,侧着耳朵细听,但一点声音也听不到。怎么回事?联想到昨晚上他们的言谈举止,李德成心里不免紧张起来。他想推开门进去看看,又不敢造次,在窗外转了几圈后,用舌尖把糊窗纸润湿,然后用手指轻轻地捅了个小眼,凑上去一看,不得了啊!李德成惨叫一声跌倒在地。老伴听到声音后跑了出来,见李德成倒在地上,很是吃惊,她边扶边问原因。李德成脸色蜡黄,指着厢房说:“快……快去看你儿媳……”

老伴颠颠地跑过去推门,却怎么推也推不开,门在里面闩死了。李德成见状,平静了一会儿,遂起身拿过一把镐头,对准门狠劲砸去。门被砸开了,二人便看到屋内令人胆战心惊的一幕:媳妇被绑,儿子则成了无首尸体,魂飞天外。

刘一山听后,又问李德成:“你是说,他们昨晚上就有异常表现?说过什么不正常的话吗?”

“是的,大人。昨天晚上儿子媳妇从娘家回来后,就惊慌失措的,他们说在村西的黑松林处遇到了鬼。”

“说详细一点儿,怎么遇见鬼了?”

李德成就说了儿子媳妇遇鬼的事。原来,赵灵芝回娘家住了些日子,眼见快要过年了,李德成让儿子去把她领回来。由于媳妇的娘家在赵家庄,离李家屯有三十多里地,距离较远,小两口走到黑松林时天就黑下来了。这里有一片坟地,当年曾闹过土匪,也有过鬼怪的传说。这个传说刘一山也听过,说是有一个木匠外出干活,晚上在东家那里多喝了几杯,摇摇晃晃走到这片坟地的时候,忽然看到几幢小房子,房子里坐了几个人在那儿喝酒。木匠是个酒鬼,闻到酒香就走不动了。他走过去跟这些人打了个招呼,然后跟他们一起大喝起来,三喝两喝就醉倒在那里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一看,大吃一惊:怎么躺在坟地里睡了一宿?木匠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头皮一阵发麻,估摸着是遇到鬼了。他一骨碌爬起来,头也不回地跑回家,从此再也不敢摸黑走路了。

木匠遇鬼的事很快传开,并且越传越神,人们对这片坟地充满了恐惧,白天路过都有些害怕,更别说是夜里了。小两口走到这里时,偏偏赵灵芝内急,李小栓只得把媳妇扶下驴,在路边的黑松林里解手。可进去后不大一会儿,就听松林里传来一阵“唰唰”的风响,赵灵芝“哎呀”一声便没有了动静。李小栓急忙跑过去,只见赵灵芝上身赤裸,紧抱一团,披头散发,形若木鸡。一问才知媳妇遇见鬼了,刚尿完就觉一阵阴风袭来,一个黑影从面前掠过,接着便失去了意识,衣服也不知哪里去了。

李小栓听得汗毛倒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赵灵芝穿上,赶着毛驴急慌慌向家里跑去。这些都是小两口回家后告诉李德成的。

听了李德成的叙说,刘一山手抚下巴,思考良久,然后说:“走,去看看你媳妇赵灵芝!”

见到赵灵芝的第一眼,刘一山的心里就打了个结,这女子脸色惨白,细眉善眼,不是那种刁钻恶妇的模样。他问她:“赵灵芝,你丈夫是如何被害的?你把夜里的情况说给我听听。”

赵灵芝低着头,语无伦次道:“鬼,鬼,他被鬼杀了,我、我遇见鬼了……”

“哦?你是说夜里有鬼进屋了?”

“是,鬼、鬼……”

“赵灵芝,本官问你,昨天夜里遇鬼的情形跟你在黑松林遇鬼时一样吗?抬起头来看着我回答!”

赵灵芝慢慢地抬起头,眼神仍然暗淡无光。“是的,大人。夜里的情况就跟我昨晚在山路边方便时一样。由于受了惊吓,我一直也没能入睡。直到半夜时分,我刚迷迷糊糊睡过去,忽觉一阵阴风吹过窗前,然后有黑影从面前一闪,我便昏迷过去。一直到公公砸开门把我弄醒……后面的事你们应该都知道了。至于我是怎么被绑在椅子上的,夫君又是怎么死的,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刘一山知道赵灵芝把话说死了,再想从她嘴里问出点有价值的东西显然是不可能的。他虽然不相信什么鬼怪之说,可现场又实在怪异,门窗完好且从里面闩死,如果是外人进到屋里行凶,人又从哪里进出呢?再说,李小栓被砍掉头怎么会一点血迹都没留下?赵灵芝又是被谁绑在椅子上的?总不能自己捆绑自己吧?如果不通过门窗进屋,除非这人像孙悟空一样会七十二变,那这岂不跟鬼杀是一样的性质了吗?刘一山的眉头越皱越紧。他断定这案子绝非鬼杀,而是人为。他又仔细地勘察了一遍现场,还是没能找出他人行凶的证据,最后,只好让仵作验了尸,安慰了老人一番,暂且打道回府了。

民间鬼故事小说第五篇-驱怪印

我的老家村子建在大山里,那儿是个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好地方。叫村里人长脸的是,清朝的时候,村里出过一个三品大官,之后陆陆续续有过一批芝麻小官。先人们很讲求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即便远在千里,还得落叶归根。

村里葬着先人的那片古坟,至今都还保留着,接受后人的贡拜。每逢清明节前后,村里总要热闹一阵,坟包上插满了花,墓碑前堆满了香烛果品。正因为有这片古坟,很多年前,村的名字很不雅,就叫“古坟村”。

我家是九几年才搬出大山的,那个时候,我还年轻,只有二十多岁。就在我家搬到镇上的头一年,村里发生过一件离奇的事儿,至今叫人难以忘怀。

俗话说山中多精怪,山上野货多,村里便有了很多业余猎户。说他们是业余猎户,只因主业还是务农,只在野兔撒欢、獐子长膘的时候,才背杆猎枪上山,猎来的野货也不卖,就留着打牙祭。

村里与我玩得最拢的伙计叫李大发,年长我三岁,是村里最厉害的猎手,人送绰号“猫眼儿”。说起来他的枪法倒也没有百发百中那么邪乎,但很少有野货在他枪下逃生倒是真的,最厉害的是,他晚上打猎,头上不用带灯,就在夜色里摸索,眼睛照样好使,就像猫眼一样。

这天,大发又来约我去打猎。其实我并不想跟着去。我的活儿是,每次枪响后,就跑去捡猎物,实在不愿看到那一个个生命血淋淋在地上蹬腿挣扎的模样。我跟大发合穿一条裤子,跟着去打猎、捡猎物这“美差”,还轮不到别人。虽说我并不喜欢,但每次大发猎来的野货,都送一半给我,甚至有时候更多。

那天收获不错,猎到了好几只野兔。到了傍晚时分,我们边找猎物边下山,在东头又看见了一只肥大的兔子,大发刚举起枪,一只大狐狸从我们旁边“嗖”的一下跑过,直奔西头而去。大发兴奋起来,这山上多年没见狐狸出没了,他情不自禁的把枪口一转,“砰”的响了一枪。

那时用的土猎枪,灌的是自制的铅子,射的面积大,但射程并不远。枪响后,大发直跺脚说:“唉,真倒霉,又浪费了一枪筒铅子!”

一张狐狸皮子可卖不少钱,大发口里说着,手不停的往枪筒里塞火药铅子,自言自语道:“这只狐狸一定要弄到手!”,我也在一旁为他加油鼓劲:“那就快追吧,最好找到狐狸洞。”说罢,我就摆开撒腿跑的架势。

“不忙,”大发狡黠的一笑,说:“你往狐狸逃跑的方向追就大错特错了,这倒霉狐狸狡猾得很,何况刚才受了惊吓,它绝对不会朝西边跑的,你跟我来……”

我稀里糊涂的跟着大发朝刚才狐狸逃跑的反方向追去,心里还在纳闷:有大发说的这么神乎其神吗,狐狸再怎么狡猾,毕竟只是个畜生,智商能有这么高?

用脚踩出来的山路呈环抱形,我们围着山转圈儿,大约走了半个钟头,就在一座山头的拐角处,大发突然扯住我,把身子矮了下来:“快蹲下,看到狐狸了!”,我顺着大发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就在拐角的地方,那只狐狸正贼头贼脑的朝这边看。

眼见为实,我不得不佩服大发。他敏锐的眼神自不消说,最重要的,是他的判断与事实分毫不差,那狐狸真的没往西边跑,而是兜了个圈跑到了东边。如果没摸准狐狸狡猾的习性,这会儿我们还在跑冤枉路。

想必那狐狸没发现我们,正一溜小跑朝我们这边赶来。大发的眼里都冒血丝了,我也跟着兴奋起来,屏住呼吸,生怕弄出响动惊跑了狐狸。待狐狸到了射程范围,大发左手托枪,右手抠扳机,这套动作简直就是一瞬间,枪响之下,那只狐狸在地上翻了几个滚后,便没动弹了。

“打中了!”大发举起枪,扯着喉咙喊道。我随手捡了根不小的树杈子,慢慢朝狐狸靠拢,兔子我不怕,这狐狸是大家伙,怎么也得堤防点儿。我举着树杈子,朝地上的狐狸戳去,哪知道这一戳,吓得我把树杈子一扔,掉头就跑,那只狐狸突然弹跳起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便跑掉了。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小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小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