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天涯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天涯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真实鬼故事书籍、民间捉鬼故事、讲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经典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天涯第一篇-刺猬成仙(白仙)

明嘉靖年间,在沈阳城郊的三里店有一户姓习的人家,这习家只有夫妻两人和一个年方及笄的女儿,家境也算殷实。女儿小名叫做丽娟,生得是聪明伶俐清秀可人,因习老头和老伴王氏年过三十才得了这么一个独女,两人爱若掌上明珠。这年初春时节,丽娟和几个女伴出门踏青游玩,待下午回家后便直呼头晕乏力,晚饭也未曾吃就上床安歇了。老两口以为丽娟出白日玩的累了,所以也没有在意,不想晚上睡到半夜,忽听一阵喧笑声将他们从熟睡中惊醒。习老头和老伴醒过神来便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发现这声音竟然是从女儿丽娟的房间中传来的。老两口心中不由惊疑交加,想着这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在女儿的房间,莫非是女儿在说着梦话不成?于是习老头便让老伴王氏披上衣服去女儿房间看看。

待王氏掌着灯推开丽娟房门一看,却见她仍然好好的睡在床上,只是口中不停的大声自言自语,仔细听听一会是女声一会是男声,好像在梦中和什么人交谈。王氏见状心中疑惑不已,急忙上前将女儿叫醒一问,结果女儿说白日出游赏花之时遇见一个身着黄袍的年轻男子,生得眉清目秀风流倜傥,一见她的面容就目不转睛的盯着看了良久。丽娟见状心中害怕,急忙拉着几个女伴匆匆离开了,临走之际她回头偷偷看去,那男子还冲着她微微一笑,将她吓的小心肝扑通乱跳,自那之后便一直感觉头晕乏力,所以一回到家中就先睡了。不料睡到半夜忽见那黄袍男子推门而入,坐在她的床边和她说话,开始她大惊失色想要喊叫,可是用尽气力却又喊不出来。男子见她惊恐万分,于是不住安慰于她,只说见她生的貌美如花心中很是倾慕,想要和她做一对长久鸳鸯。丽娟本来心中十分恐惧,可是听男子说着说着不知怎的也就不怎么畏惧了,渐渐还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起话来。两人正在调笑之时王氏便推门而入,年轻男子见状也随即化作一股青烟不见了。王氏听得此言,想起方才之事,并未看见房内有什么陌生男子,以为女儿只是做了一个梦,于是便安慰了丽娟两句转身出了门,待回房中给习老头一说,他这才放下心来。

不料第二天夜里三更刚过,老两口又听见女儿房中传来人声,这次的声音仍和前晚一样喧闹。习老头听了半响,心里终究放心不下,于是便亲自和王氏一起到丽娟房中查看。两人推开房门一看,发现女儿仍和前晚一样在自言自语,王氏正待上前将她叫醒,忽听她尖声细气的说道:“有人进来了,我要先走一步。”话音将落只听一阵风起,窗户砰的一声就被打开了,似乎有人刚刚出去一般。两人耳听丽娟方才所言居然如同男子之声,再看窗户无缘无故的被打开,心中不禁又惊又惧。

王氏急忙奔到床前将女儿叫醒,这次女儿醒来依然是迷迷糊糊,所言和前晚一样。习家夫妻俩听完互相看看,彼此心中都惊疑不定。他们担心自己一走女儿又有什么不测,于是便决定让王氏陪女儿同睡,看看到底有何异常。好在这后半夜丽娟睡的很熟,也没有再说什么胡话,王氏见状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早晨起来,只见丽娟精神恍惚,整整一天不思饮食,老两口问她为何如此她也不答,只是坐在闺房发呆。习老头和王氏看在眼里急在心上,都很为她担忧。到了黄昏,丽娟忽然推说身体疲倦,又早早熄灯上床睡了。习老头见状放心不下,仍让老伴去陪女儿同睡。

民间鬼故事天涯第二篇-黑陶刘神技慰英灵

海曲县的刘仁义擅长烧制黑陶,人送外号“黑陶刘”。他烧制的一套梁山一百单八将,与真人一般大小,栩栩如生,如黑旋风李逵,手持一对板斧,怒目圆睁,就像真的要出去砍杀贪官污吏似的;那及时雨宋江,则手持一个书卷,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但凡见过这套水浒人物的,无不被刘仁义的高超技艺所折服。前几年莒县有一个制陶大师,听说了刘仁义的大名,不服气,长途跋涉前来找刘仁义挑战,还带来了数件自己的得意之作,岂料一看到刘仁义的水浒系列人物,当即就把自己的作品摔了个粉碎,叩头就喊刘仁义师父。

这天,刘仁义去朋友家做客,喝完酒之后,两个人喝着茶水聊着天,不知不觉,天色已晚,朋友挽留他住下,他因为惦记家中的老娘,就谢绝了朋友的好意,步行着往家里走去。

走大路太远,要三个时辰,刘仁义决定走小路,虽然那小路泥泞难行,但是至少要近一半的路程。

走小路要经过一个土岭,那座岭叫大炮台,据说明朝中叶,倭寇从海上来,一路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海曲守军在当地百姓的协助下,在这里安置土炮,抗击倭寇,击退了倭寇的数次进攻。后来,狡猾的倭寇翻过附近的一座大山,绕到炮台后面,突然发动袭击,守卫炮台的三百名海曲守军与二百名当地百姓猝不及防,与倭寇发生了白刃战。那次战斗我方伤亡惨重,除了五十几人突围之外,余下的人全部被杀,血流成河。打那以后,经过大炮台的人经常会听到炮声隆隆、人喊马嘶的声音,胆子小的人晚上根本不敢翻越大炮台。

刘仁义胆子奇大,这辈子又没做过亏心事,所以也不怕什么鬼呀神呀的,他一路疾走,来到了大炮台,稍作休息,就开始翻越。

刘仁义到了大炮台的顶部,忽然平地刮起一阵风,风过后来了一阵浓雾,大炮台很快就被大雾所笼罩,伸手不见五指。刘仁义只得摸索着往前走。走了没几步,他忽然看到前边有十几个人影,正在缓缓地移动着。他以为是同行者,就喊道:“前边的几位,等等我,我们一起走吧!”他一边喊一边小跑追那些人,不一会儿就追上了。他仔细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眼前的并不是正常人,而是没有头颅的“人”,准确地说,是十几个鬼。尽管刘仁义胆子大,还是吓得叫起来:“啊,鬼呀!”然后就要往后逃去,但是此时他的腿脚却软塌塌的,使不上劲。

这时,其中一个鬼说话了,他的声音是从颅腔里发出来的:“你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我们有事求你!”刘仁义声音颤抖着问:“我……我只是一个做黑陶的,怎么……怎么能帮到你们呢?”那个鬼说:“估计你也听说过大明朝时在这里发生的抗击倭寇的故事,实话告诉你,我们是当年抗击倭寇时死去的海曲县的守军和当地的百姓!”刘仁义一听,心里就不害怕了,反而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那个鬼接着说,“当时,战斗实在是太惨烈了,我们几个人的脑袋都被凶狠的倭寇砍飞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回来,所以几百年了,也不能投胎转世!”刘仁义说:“我能帮你们干什么呢?”

那个鬼说:“我们知道你是黑陶大师,塑造的人物栩栩如生,就想求你给我们每个人都做一个黑陶的头颅,这样一来,我们有了头颅,就能投胎转世了!”刘仁义为难地说:“可是,我不知道你们长得是什么模样,又怎么给你们做头颅呢?”那个鬼说:“当年我们为国捐躯后,朝廷为了嘉奖我们,就命令海曲县一个画师周立国给我们画了一幅《抗倭英雄图》,那上面站在最前面的十几个人就是我们!”刘仁义说:“那幅图画现在什么地方?”鬼说:“现在周立国的后人还在莒县县城居住,他叫周一通,那幅画就在他手中保存……”这时,天已拂晓,近处村庄的鸡已经叫唤,大雾开始慢慢消散,鬼说:“我们鬼见不得阳气,咱们就此告别吧!”然后他和那十几个鬼齐齐给刘仁义跪下,说是先谢谢他的再造之恩。刘仁义忙把他们一一搀起,说:“你们为民族抛头颅,洒热血,我做这么一点小事又算得了什么!”鬼们接着就忽的一下不见了。

刘仁义回到家之后,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去莒县县城打听周一通的下落,才知道他继承了老祖宗的衣钵,现在还是画家。刘仁义去了他家,就跟他说了借画一事。周一通连连摇头,说此画乃祖上家传,怎能随便示人,之后就不由刘仁义分说,端茶送客了。

刘仁义没有办法,只得暂回海曲县。谁知第二天他还没起床,就听家人说:“有客来访!”刘仁义忙起床,洗漱一番,就急忙去了客厅。

刘仁义一见来人,就叫了起来:“周兄,你怎么来了?”来人竟然是那个顽固的周一通。这时的周一通满脸惭色,说:“昨天刘兄走后,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十几个无头鬼前来找我,说了一通与刘兄一模一样的话,我这才知道刘兄所言非虚,于是天不明就来了!”说完,他拿出一张看起来很旧的画,刘仁义看去,正是那张《抗倭英雄图》。

有了画,刘仁义第二天就开始照着那些画像做头颅。因为手艺高超,短短三天时间,他就做好了这些泥头颅,为了不至于玷污英雄形象,他又照着那些画像,仔细地对这些头颅进行修改,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接下来,刘仁义就把这些泥头颅放进窑中烧制。开窑后,一个个黑陶头颅在阳光下闪着炫目的光泽,表情生动,就像活的一样。

刘仁义马上带着这些黑陶头颅去了大炮台,摆了一桌子祭品,然后祭奠道:“英雄好汉们,今天你们就可以全尸入土了!”接着就把这些头颅埋在了大炮台的土壤之下。这时,大炮台突然刮起了一阵旋风,好一阵子才停下来。

民间鬼故事天涯第三篇-夜宿鬼目林

阳城行至道州的时候,业已黄昏。天边黑云滚滚,城内狂风大作,似乎正酝酿着一场暴雨。阳城走在城里,不觉暗暗心惊,不知为何,城内百姓脸上均是一副呆滞、绝望的神情。

出了道州,便是一片苍郁的林子。此时风刮得更大了,吹得林中翠叶纷纷早夭落下。阳城只觉一件物什被风吹到脸上,揭下一看,竟是半张烧剩的冥纸!阳城吓了一跳,慌忙转身欲返,不料却见林中树上布满了无数只蓝幽幽的眼睛!那些眼睛在狂风中忽明忽暗,冷冷地盯着阳城。阳城顿时觉得鸡皮疙瘩由手足而起,直蹿上后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阳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大亮。他昏沉沉地揉了揉眼睛,陡然看到一尺余外有一双布满血丝的泛黄眸子。他一下想起晕倒前之所见,慌忙爬起,连连惊叫夺门欲出。却听见身后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缓缓说道:“老身吓到相公了,真是对不住。”

阳城转过头来,发现那双泛黄的眼眸属于一位面色苍白、瘦骨嶙峋的老妇人。阳城 连忙作揖道:“原来是老人家救了小生,小生方才失礼了,抱歉,抱歉。”老妇人似笑非笑地咧了咧嘴角,道:“相公想必饿了,待老身去为相公准备吃食。”

不一会儿,老妇人便将一碗黑乎乎的汤面放在阳城面前。阳城稍一俯首,就闻到一阵异常浓郁的草药味。小试一口,更觉腥臭无比,实在难以下咽。那老妇人柔声道:“此林长年瘴气缭绕,这种药材汤虽难闻了些,却有助于防止瘴气侵体。”阳城只得硬着头皮将汤面吃了。老妇人像是松了口气,心满意足地把碗筷收走了。阳城无意中瞥见她的脸上掠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确定老妇人已然走远后,阳城马上转身入厕,抠喉将所食汤面全都吐了出来。

阳城是道州捕头况良的远房侄子。最近几个月,道州连发数桩离奇失踪案件,失踪之人形形色色,既有商人凌啸,也有街头恶霸张四。受害者家属并未收到勒索书信,况良带着一众捕快经多方查访均无甚收获。

数天前,正逢刺史大人宋月松寿辰,宋大人在府中大摆筵席,城中权贵齐聚,宾主同欢热闹无限。

突然,门外闯进一个蓬头垢面、满身恶臭的疯汉,不断惊呼道:“眼睛!眼睛!是他们!是他们索命来了!”捕头况良见状,急忙上前欲把此人驱走。却听宋大人喝道:“慢着!此人莫不是凌贵?”况良定睛一看,眼前疯汉果然是本地陶瓷富商凌啸的心腹凌贵!宋大人在况良耳边沉声道:“把他带到我书房。”

酒席散后,宋月松回到书房,耐着性子问了半天,凌贵才疯疯癫癫地说出,凌啸失踪之前曾到过城外林中。宋月松当即叫来况良,命其三日之内侦破此案,否则严惩不贷!况良无奈,只得写信请曾破获多宗大案的侄儿阳城前来相助。

待到夜色深沉,阳城方从房间走出,四处查探。老妇人的住所是一座精巧的竹园,遍地细碎的竹影在如水月光下显得格外人。

说也奇怪,竹园仅有四间小屋,阳城一一查看,竟没发现老妇人。他正独自狐疑,突然隐隐约约听见一阵幽幽悲啼。他屏住呼吸仔细辨听,依稀觉得声音是从厨房传出来的。再次进入,却依然不见人影。他正要离去,猛然觑见橱柜之下有几点火光闪动,橱柜之后竟有密室!

阳城连忙上前,欲附耳细听内里动静,却听“吱呀”一声响,橱柜颤巍巍开启,一张惨白的脸猛然出现,险些撞上他的鼻梁。“相公有事?”老妇人脸上微有愠色。

“小生腹饥难耐,因而深夜觅食,不想搅扰了老人家,真是过意不去。”阳城撒起谎来倒也镇定。

老妇人脸色稍稍缓和,边关上橱柜边让阳城先回房。阳城趁老妇人转身之际匆匆往密室望了一眼,只见里面层层叠叠地摆着数十个三尺余高的陶罐,地上散落着几张正在燃烧的金银纸钱。

老妇人又给阳城端来一碗黑乎乎的汤面:“趁热吃吧。”阳城急忙连连道谢,然而老妇人刚一离开,他还是将汤面一滴不漏地倒入厕中。失踪者失踪之前到过这个林子,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老妇人是林子里唯一的住户,天知道这件事与她有无关系?他怎敢胡乱吃她给的东西?

黑暗中,阳城静静地站在纱窗之后,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老妇人的房间。眼看灯起,灯灭,他又再等了一盏茶时间,这下她总该睡着了吧?阳城点燃一支红烛,佝偻着身子蹑手蹑脚地重回密室。

阳城伸手掀开其中一个陶罐的封条,只见陶罐中赫然装着一具白惨惨的尸骨!

阳城揭开其余封条,结果都是一样。有的尸骨上还残存着腐烂发臭的皮肉,一团团白色肥嫩的蛆虫正畅快地在罐中骷髅的眼耳鼻喉间自由穿梭。阳城胃中一阵翻江倒海,冲到角落狂吐起来。

数十个陶罐,数十条命!这老妇人果然是个嗜血杀人狂!原来除了凌啸、张四外还有如此多人遭了她的毒手!但是这样一个瘦弱的老人是怎么把这么多人送入黄泉的?用毒?用计?园中某处是否藏着帮凶?老妇人私下是否早已专程为他备好了一个陶罐?

阳城后背阵阵发凉,不敢再往下琢磨,一心只想赶紧逃离这个魔窟坟场。他冲出老妇人的屋子,来到林中。

树林中,那片阴森鬼气的蓝眼如深海浪潮般静候已久。阳城咬了咬牙,只作不见,拼了命地狂奔起来。突然,只听“啪”的一声轻响,一只眼睛落到他的后颈之上,触感湿滑黏腻,他似乎觉得它蠕动了几下,随后,便是一阵刺骨钻心的痛。阳城重重跌落,再次在这个诡秘的林中晕了过去。

民间鬼故事天涯第四篇-鲤鱼精

许少君是个书生,家住太湖北岸。他从小失去双亲,家境贫寒,但他聪明好学,方圆几十里很有名气。他的伯父伯母经常接济他,希望他日后能有出头之日。后来伯父年岁大了,对他接济也少了,他便垦出一片荒地种些蔬菜自给自足。

许少君常常去湖边的鹰嘴岩上背诵诗书。这天,许少君感觉肚子有些饿,正欲回屋做饭,只听几声吆喝,一个中年打鱼人向他喊道:“小哥,读书人伤脑筋费精神,买一条鱼回去补补身子吧。我今天运气好,捕到了一条红鳞鲤鱼,便宜卖给你吧,我还是头一次捕到这么好的鱼呢!”

许少君本不打算买鱼,可听这中年男人说捕到一条鲜见的鱼,便走过去看稀奇。中年男人把船靠过来,捞起舱里的大鲤鱼。说来也怪,这条鲤鱼见了许少君,不停地向他点头。再看它的背上还插着小半截渔叉。许少君动了恻隐之心,就掏出仅有的一吊钱把这条鱼买了下来。他拔掉鱼背上的渔叉,回到家又取来草药粉末,敷在它的伤口上,用布包扎好,轻轻地把它放回湖里。

一天晚上,许少君坐在灯下补衣服,缝着缝着,他的指尖被针扎了一下,疼得他龇牙咧嘴的。他想,假若能有个媳妇该多好啊!衣服破了有人缝,肚子饥了有人端来香喷喷的饭菜……想着想着,他不由叹了一声,自言自语道:“不嫌贫贱又好心的姑娘,你在哪里啊……”

这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许少君感到纳闷,这么晚了,谁还会来我家呢?他放下手中活儿,打开门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一位窈窕动人的姑娘。他结结巴巴地说:“姑娘深夜来我寒舍,有何贵干?”姑娘羞怯地说:“我叫红凌,因走亲戚迷了路,能否在你这里借宿一夜?”许少君一听,立刻乱了方寸:“这……这……”他望望外面黑漆漆的,再看看姑娘那可怜巴巴的表情,最后请姑娘进了门。鬼故事大全: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好容易到了第二天,红凌姑娘却没有走的意思,第三天、第四天还是没有动身的打算。第五天夜里,睡到半夜,许少君发现身边多了个人,他一阵激动,不由紧紧地搂住了她……从此,许少君与红凌姑娘过起了甜蜜的夫妻生活。红凌给了许少君一两银子,让他去买一辆纺织机回来,她在家织布,然后让丈夫拿去城里卖,赚些钱回来补贴家用,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这一年秋天,红凌怀孕了。快分娩时,红凌叫许少君在屋子的后院搭两间小茅屋,在茅屋中放一张床和一口大水缸,还嘱咐他到时候不能去偷看,并让他到镇上崔记小货店的隔壁去请一个姓刘的老太太来接生。许少君都照办了。

第三天夜里,许少君只听茅屋里传出“扑腾扑腾”的水声,但他就是不敢靠近。天快亮时,茅屋里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接着刘老太太抱着一个婴儿出来了。许少君望着自己又白又胖的儿子,乐得合不拢嘴。刘老太太帮许少君把红凌照料出月子才离开。

可是,婴儿满一百天后却整日啼哭不止,怎么哄都不行。红凌轻叹一声,走进生孩子时的那间小茅屋。一会儿,红凌双手捧着一颗绿莹莹的珠子出来了,拿珠子在孩子眼前晃了晃,孩子立即止住了哭声。红凌只好用绸布缝了一个小香囊,装上珠子挂在孩子的脖子上,孩子才不哭不闹了。后来孩子一天天长大,脖子上不用挂那个装着珠子的香囊也能吃喝玩耍安静自如了。许少君要妻子把珠子收藏起来,可红凌说,还是挂在孩子的脖子上吧,这是一颗宝珠,能治百病。

红凌照样织布,而且织出的布花样更多,卖的价钱也更高,日子越来越好了。慢慢地,许少君读书没以前那么用功卖力了。有时,他到城里去卖布,卖了布竟然在城里还要住上两天才回来。红凌劝说他用功读书,许少君听了很不高兴,听烦了,就取出酒饮起来。

民间鬼故事天涯第五篇-书生渡河遇女鬼

余生进京赶考,路途感染风寒,耽误些许时日,为免落考,后面路途时常披星戴月,连夜赶路。

这日,夜幕降临,繁星满天,余生穿过一片丛林,一条大河映入眼帘,平静的河面波光粼粼,倒映出一轮明月,余生左顾右盼,却不见有任何摆渡船只,想到又会耽误行程,余生不免暗自着急,准备沿河而行,再看是否还有渡河船家。

正当余生动身之际,不经意间发现河面多了一艘小船,船尾青灯相伴,一道身影手执双桨向这边悠然划来。

余生心中一喜,不疑有他,对船只招手大呼,示意自己想要渡河。

不久,小船临近岸边,余生这才发现撑船的竟是一名女子,只见这女子五官精致,眉目如画,虽衣着简朴,依旧难掩那绝色之姿。

一时间,余生竟看痴了,直到许久,方才回过神来,脸色绯红,刚欲开口,却发现女子目光似水,亦怔怔凝望着自己。

余生脸色更红,心中不断默念圣贤之书。

“许郎,你终于来了!”女子目带追忆,率先开口。

余生狐疑,女子怕是认错了人,当即拱手道:“小生姓余,此乃第一次进京赶考,着急赶路,却遇河拦路,还望姑娘渡我过河。”

女子神色变得有些复杂,几次朱唇轻启,欲言又止,最终化作一声叹息,轻声道:“上船吧!”

余生再次谢过,急忙踏上船只。

月色朦胧,河风猎猎,余生坐在船舱,看着女子背影,和那随风飘荡的长发,不知为何,记忆深处竟有一种熟悉之感,心中不由莫名一悸。

或是一路奔波劳累,不知不觉间,余生竟在船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余生进入梦境,梦里,余生竟身穿喜服,正与一女子拜堂成亲,四周人声鼎沸,恭贺连连……

这时,画面突转,余生站在船头划着双桨,船舱坐着一个女子,一脸深情的看着余生,露出一抹微笑,碧波荡漾,两人郎情妾意,宛如一对神仙眷侣。

“许郎,此番远行,你定要珍重,我在家中等回来……”女子起身,为余生整理着衣裳,满目叮嘱与不舍之意。

待到船只靠岸,余生背着书箱下了船,转身挥手与女子告别,女子依依不舍,目送余生远去……

余生一路跋山涉水,来到一荒芜之地,不想一伙劫匪突然窜出拦路,余生战战兢兢,惊恐万分,为求保命,立马将身上钱财尽数交出,祈求劫匪放自己一条生路,劫匪一脸狰狞,接过钱财,却突然抽刀劈向余生脖子……

余生只觉脖子瞬间传来一阵剧痛,不由一声痛呼,陡然惊醒,发现自己依旧还在船内,刚才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境。

余生不由一阵心悸,再看船尾女子,心中思绪万千,刚才梦中女子正是此人,余生不知为何会做此怪梦。

不经意间,余生看向女子身后,摇曳的灯光下,四周空空如也,竟不见女子有任何影子倒映。

这女子竟是鬼魂?余生面色大变,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女子听到余生痛呼,回头一望,再次露出一抹笑容,可这笑容却让余生毛骨悚然,不由后退颤声问道:“你究竟是人是鬼?”

女子一怔,也不回答,低下头颅,转身继续摇动双桨。

余生心中恐惧更甚,不知女子意欲如何,想要跳河逃走却又不识水性,只得退到船头,惶恐不安,度日如年。

不知又过多久,船只终于靠岸,余生迫不及待一步上岸,撒腿就走,这时只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叹息,“许郎,珍重!”

余生回头看去,只见女子面色欣然,却有不舍之意,身如清烟,与船只在风中慢慢淡去,不时,河面已是空无一物,只余河风拂面。

余生心神一颤,满目震惊,不敢停留,匆忙往官道跑去。

……

临近科考,余生终于如期而至,待到揭榜之日,更是榜上有名。

不久,余生走马上任,再次渡河时,与船夫提及那夜遇鬼之事,不想余生刚一开口,船夫便笑道:“公子放心,此乃鬼舟,即使遇上也不会害人性命。”

“鬼舟?”余生有些不解,不知为何这样称呼。

“唉,”船夫一声叹息,“此事说来话长,传说百年前,这河边有对夫妇,两人青梅竹马,情深意浓,男子是名书生,终日寒窗苦读,以求金榜题名!”

有一年,这书生进京赶考,却不想在路途遭遇一伙穷凶极恶的匪徒,被劫财害命,临死前,书生一直念叨着妻子,满目不甘,书生死后,人们也就将他就地掩埋,只是把消息传了回来。

女子得知消息,恨自己未能见到书生最后一面,变得疯疯癫癫,终日在河边船中以泪洗面,坐等书生归来,谁知不到一月,女子也因悲伤过度而死。

女子死后,执念太深,魂魄不散,成为孤魂野鬼,并在河上幻化出一叶孤舟,每逢日落之后,女子便会划着孤舟出现在江面,继续等待书生归来,故此,人们将其称为鬼舟。

所以每到日落后,为避让鬼舟,这里的摆渡船只也会提早归家。

“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痴情之人,只是那书生被劫匪所害,早已投胎转世,女子苦苦等待又是何苦呢?”余生一声叹息。

“谁说不是呢,后来有一云游高僧来到此地,试图超度女子早日轮回,可女子清醒过来依旧不愿离去!”

高僧苦劝,世界如此之大,女子独守江边,或许千百年再遇,或许永世相隔,即使最后相遇,那时早已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书生又怎能认识女子?

女子却说,她不入轮回,只为在尘世间等书生转世,再渡书生一回,再见书生最后一面。

高僧苦劝无果,想到女子从未害人,便一声长叹,临走时施展佛法,当转世书生与女子相遇,便会梦回当世……

“什么?”余生听闻此言,陡然一惊,想起自己当夜在鬼舟上做的梦,不禁瞠目结舌,匪夷所思。

“那女子只渡那转世书生?”余生复又追问。

“当然,女子身为鬼魂,定能认出转世书生,非他不渡。”

若是公子早些时日前来,必须得等上一晚才能渡河,这也是高僧叮嘱,让女子能早日见到书生,只是近来日落之后,附近村民不见鬼舟,想必女子已见到那转世书生,渡他过河,了却心愿!“

”那她为何不告诉自己真相?“余生低声喃喃,泪水夺眶而出。

待到船只靠岸,余生失魂落魄走上岸去,转身看着河面,女子身影悄然浮上心间,那目光似水,不舍之意,久久挥之不去……

不久,河边多了两间草屋,河面,余生站在一艘小船内,划着双桨慢慢远去!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天涯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天涯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2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