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大全短的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大全短的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收听、商河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民间鬼故事杂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大全短的第一篇-军魂尸变

“民国初期,天下大乱。各地日寇、山匪横行,民不聊生!”

常有日寇、山匪纵横。日寇、山匪所去之地;乌烟瘴气、一片狼藉。房屋崩倒、牲畜遭殃,田园毁灭,天怒人怨。

从而;国民政府和中国共产党;期间派出大规模的军队;进行清扫。终于在国民不懈努力之下;日军侵华失败;退回本土。山匪也渐渐的落幕。(以上为综合资料,并无它意。)

距今河南安徽一带;由于大规模的战争;导致尸体狼藉一片;堆积成山。然而一个又一个的乱葬坑、被死尸堆积出来。

日久月薪;时间渐渐划过!!!

然而那些乱葬坑里面飞尸体;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风化。然而在河南与安徽的交界处;某个小山村内,却发生了相反的变化。

夜间阴风呼啸;阴云密布;整个山村显得十分诡异、迷离!

村子里面的木门不时被冷风挂得“嘎吱嘎吱”作响!此时;正是夜间十二点整。月光透过窗台,照射到床前。

“呼呼……”

一道阴影从天边划过。面目狰狞;时而鬼叫狼嚎;时而怨天幽人。一道道阴冷的气息瞬间侵入人们的心灵。

妈妈!鬼又来啦。一个脸颊消瘦;大约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卷缩在母亲的怀里;害怕的说道。

小原乖;不怕。床头上中年妇人紧紧的用被子把自己与儿子包裹、脸色苍白;嘴角边微微颤抖。右手紧紧握住一道平安符,希望老天保佑;一滴泪珠悄然而息的从中年妇女的脸颊滑下。

房外鬼气弥漫;那道残缺不全的阴影、在半空中盘旋;好像在寻找自己的猎物。

一些经不起吹残的房屋;纷纷开始崩溃。

“啪啪…铛铛…”

一片片瓦片;木板掉落在地面上。草屑横飞乱舞!

咚咚!!!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一道沉重声音在这诡异的气息中;划过。

不远处;只见一个身穿破烂、一身酒气的老头。敲着竹筒、一步步慢慢走来。看着那身影歪歪斜斜、弱不禁风的样子;随时都可能摔倒的样子。

但是仔细一观;却发现这老头;步法稳健;错综复杂、孔武有力,伴随中阴阳二字;周易八卦。然而这位老者是全村唯一打更人;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何时来的。从人们有印象以来;他就每夜坚持打更。久而久之他也自然而然成为了小山村的一员;人称“周半仙”。

咚咚!!!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老者边走边沉重有力道。

伴随周半仙的到来;那些诡异气息、停止了原本的骚动;静静在的半空注视着老者。一道妖异的紫光宛如明灯一般划过。

只见;那团残缺不全的鬼影;出现两只深邃的紫眸、充满妖异、充满愤怒、更多的是不甘。

是你!那团鬼影中;发出愤怒的声音、更多的实为不甘。一股阴风、瞬间向老者袭击而去。

“尘归尘、土归土”.你等生逢乱世;实为不幸。但身前作孽多端、以天怒人怨,死后却不知所悔;残害无辜生命;早已触犯天地五行法则。回头是岸;还来得及。周半仙沉声的说道!

支那人;该死!当年我们不能完成大业;那就有我们现在来完成。待我等大佐、复苏!就是你们这些支那人的末日。建立“尸变帝国”。

哈哈……

民间鬼故事大全短的第二篇-柳镇阴阳医

一 古怪诊所

张强手拿《人才招聘报》来到柳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钟了。他是到殷阳中医诊所来应聘的。

柳镇只是一个有着千儿八百户人家的小镇,殷阳中医诊所就建在镇子外的水塘边,水塘中的荷花早已经枯干了,不远处的河堤下,还有几座孤零零的坟茔。

张强站在殷阳中医诊所老旧的门口,他就有些后悔了。这样患者寥寥的诊所,张强即使应聘成功,工资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听到张强的敲门声,殷阳一边咳嗽着,一边缓慢地走了出来。殷阳今年50多岁,身体瘦弱,脸色青白,依张强的行医经验看来,他极有可能是寒邪入体,脾胃失调引起的病症。

殷阳弄明白张强的来意,他又看了一眼张强递上来的毕业证书,说道:“好,你跟我来吧!”

殷阳的中医诊所是个四合院,院心种植着三棵古老的槐树,树阴浓密,遮天蔽日,张强刚走进院子,就觉得阴气扑面,他打了一个寒噤。

殷阳领着张强来到了上房,殷阳将他最近得病,需要请一个助手帮忙的情况讲了一遍,然后说道:“工资一个月六千,你看可以吗?”

张强在省城的中医院工作,一月工资才四千七,殷阳一个月给他六千块的工资,这真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了。

张强急忙连说可以。殷阳盯了张强一会儿,提醒他道:“其实在你之前,已经来了三个应聘者,他们有的行医时间比你长,有的学历比你高,可是他们没干几天,都先后辞职了……”

张强拍着胸脯道:“放心,我一定能胜任这里的工作!”

殷阳瞧着张强的眼神中,流露都是怀疑的神色,半晌,他才说道:“你先休息一下,半夜子时,有一位患者需要夜诊!”

张强的卧室在东厢房中,东房角的桌子上,堆放着满是尘土的香烛和黄纸,他回想着殷阳古怪的眼神,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可是就在张强有些迷糊的时候,他觉得有一只冰冷的手在推自己,张强吓得一声惊叫,待他睁开眼睛一看,推自己的竟是殷阳。

殷阳也不说话,只是冲他一摆手,张强看了一眼墙上的老式挂钟,正是半夜12点,看来是夜诊的时间到了。

张强跟着殷阳走进了西厢房,西厢房中没有开灯,借着惨淡的月光,张强发现房子中间,挂着一道布帘,布帘子上,还有几块暗黄色的脏斑,最人的是,在他们这边的屋地上,摆放着一张木床,床上倒放着一个直挺挺的稻草人。

张强正要张口说话,就见殷阳用手指挡唇,对他嘘了一声。

张强在中医院学医的时候,他的指导老师牛教授有一次喝醉了酒,曾经对他说过,这世上的医生分两种,一种是人医,一种是鬼医!

张强正在怀疑殷阳是否医鬼的时候,就觉得一股阴风袭来,白布帘子随即开始了晃动,张强看着渐渐显露在白布帘上的一个幽暗的鬼影,他吓得“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民间鬼故事大全短的第三篇-诡异福袋

高兰独自走在寂寥的巷子里,心中不时涌起一股股寒意。忽然,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传来:“啊!放开我,请再给我一点时间……”高兰忙循声而去。见两名奇丑无比的男子正架着一女子,急匆匆往前走着。这当口,高兰的第一反应就是,救人。于是,她壮着胆子大喝一声:“站住!”哪知这么一嗓子喊出来,两个男子猛一回头,愣怔间,那女人便挣脱二人之魔爪,奔高兰而来。

女人见到高兰,神色慌张道:“姐,我正是想去找你。给,这个收好。”说着,匆匆从腰间解下一个福袋,递给高兰,说是要她时刻带在身边,可以逢凶化吉。说完,就又被凶神恶煞的两个男子强行拖着前行。高兰见势,忙掏出手机,欲报警,可手机却无论如何也打不通。一着急,高兰脱下高跟鞋,朝着他们远去的方向,拼命追去。追着追着,她突然醒了,原来刚才那只是一个梦。她翻了个身,迷迷糊糊扫了眼墙上的夜光时钟,时钟显示的是晚上十点半。打了个哈欠,她又睡着了。

次日醒来,一看时间,八点整。她忽然想起约了网友袁一成七点半在公园门口见面。袁一成是高兰在微信摇一摇里摇到的本市好友,两人均是单身,聊了大半年,感觉非常投缘,在袁一成再三恳求下,高兰决定与其见上一面,以加深感情。这第一次见面,哪能迟到呢?于是高兰忙起身穿衣服。这时,床上的一个红红的福袋,着实让高兰目瞪口呆。这不是……梦里见过的那个福袋嘛!梦里那女人高兰也认识,她叫徐芸。

有次高兰在餐厅吃饭,坐她旁桌的小两口突然吵了起来,紧接着男子起身连扇了女子几个耳光,可看样子还是不解气,又“咣当”一声踹翻了女子的凳子,女子摔倒后,男子竟然恶狠狠地举起凳子,朝女子头上一下下砸去,当即,女子头破血流。恰是这一幕,深深激怒了一旁学过半年跆拳道的高兰,只见高兰起身飞起一脚,男子“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龇牙咧嘴了好半天也没爬起来。这时高兰拎起男子的衣领,怒目圆瞪道:“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话音一落,该男子忙点头称是,连声求饶。

随后,高兰又带着这名女子去医院包扎好了受伤的头部。这一举动,让该女子感动不已。她,就是徐芸。徐芸说自己经常被老公打,高兰听后,便留了家庭住址给她,并告诉她有事尽管来这里找她。

话说没隔几日,徐芸就来找高兰,说是自己怀孕了,可她男人依旧死性不改,她实在受不了了,她想与之离婚。可自己身无分文,她这才找到高兰,想向高兰借点钱,去医院堕胎。当时高兰一听,这忙哪能帮啊!毕竟孩子是无辜的啊!听了高兰一番话,徐芸一脸的绝望,随后低头含泪离开了。

可话说回来,当时徐芸来借钱,也没进屋呀,就在门口说了那么几句话就走了。这房子又是高兰一个人租的,平日里也从没人来过。可这福袋到底是从哪来的?越琢磨,高兰越觉得蹊跷。正发愣,忽听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高兰边应着边跑去开门,透过猫眼一看,来人竟是袁一成。这下,高兰更是急得手足无措了。只听她结结巴巴冲着门外喊:“喂!你……你先……等会儿啊!”说着,忙跑进里屋,换上了一身漂亮的衣服,随后去洗脸。可当她的手触碰到自己的脸时,忽然吓了一跳,只觉整张脸摸起来怎么像榴莲的表皮似的呢!她忙跑到镜前,不禁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原本白净细致的面孔,也不知怎么就变得煤块一样黑,就连嘴唇都是黑的,且长满了刺,恐怖极了。这可如何是好?该怎么来面对自己的男神?一着急,高兰忍不住抓狂般呜咽起来。

这时,门外传来颇有磁性的男音:“怎么啦?哦?说话……”很明显,语气一点比一点急。高兰没应声,猛抬眼间,忽见窗外有道身影,正欲翻窗而人。高兰定睛一看,竟是袁一成。此刻,高兰心里一热,便情不自禁地起身欲扑到袁一成怀里哭诉。哪知袁一成从窗子跳进来之后,看到高兰那张脸,竟然惊愕不已,随即匆忙转身翻窗而逃。好端端的一次约会,就这么不欢而散了,高兰伤心至极,不禁坐在镜前发呆。她真想一把扯去脸上这张丑陋的黑皮。她甚至抱怨上天不公,自己曾是那么的善良,上天又怎能这样待自己呢?想着想着,突然,她把目光集中到床上那诡异的福袋上,瞬间满眼透着委屈透着恨。此时高兰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悲愤的情绪,她抓起那个福袋,一下抛进了垃圾桶。

浑浑噩噩一晃又到了天黑,高兰一整天也没吃东西了。她独自躺在床上,默默流着泪,她不停地在脑中反复琢磨着这件蹊跷事。甚至开始恨徐芸,她越想,越觉得徐芸可怕。莫非,那次没借给她钱,她怀恨在心了?继而使了什么歪门邪道的手段,以一个诡异的福袋来报复自己?这么想着,高兰一激灵,瞬间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决定,次日定要去找徐芸问个清楚。

这么想着,她也便不再胡思乱想下去了,起身弄了点吃的,索性打开电视机,边吃边看。突然,新闻里报道的一桩杀人事件,顿时让她毛骨悚然。看那犯罪嫌疑人的照片,她不禁惊呆了,此人正是袁一成。据报道,犯罪嫌疑人是个地地道道的变态杀人狂。到目前为止,已有五名女子遇害。当公布遇害者名单时,一女子的面容深深刺痛了高兰的心,那,竟是徐芸。徐芸的死亡时间,正是昨夜十点之后。这么说来,梦里那两个奇丑无比的男子,就是黑白无常?想到这儿,高兰不由得浑身打战。

新闻播完,高兰整个人几乎快要窒息了。从头到尾,想想这些事,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她不禁倒吸了口凉气,起身从垃圾桶里翻找出那个福袋,轻轻地摩挲着:谢谢你,徐芸!原来你是在救我呀!虽然变得丑陋,但是……边喃喃着,高兰扭头望向镜中的自己,刹那间,她一阵惊呼:“哇!我的脸!”没错,高兰的脸又恢复到和之前一样的白净啦!幸福来得太突然了,高兰喜极而泣。

事后,高兰更加坚信了:善良,可以逢凶化吉;善良,可以让一个人永远的美丽!

民间鬼故事大全短的第四篇-古代鬼故事之善报

清朝年间,实行八股取士,众多文弱书生都前往京城赶考。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那场禁锢了思想脱离了现实的应试期间。

当时岭南之地有个举人,名叫胡云,应试八年都没有高中,这一年是他参加考试的第九年。此时的胡云年已而立,背影佝偻,满脸沧桑,尚未娶妻生子,生活的压力逼迫着这个落魄的书。胡云想如果今年再不高中,那他只能弃文躬耕,劳作于田野中了。

应试的前一天,胡云背着偌大的包裹准备找一家借宿的旅店,他在京城的大街上挨家盘问,不是价格太贵就是掌柜的嫌弃他一身的穷酸模样。但天无绝人之路,最终胡云在京城的郊区找到了一处客栈,依山傍水,环境清幽,气氛淡雅,适合于读书,虽然离贡院比较远,却不会误了考试。

客栈的掌柜是一个精悍的中年人,身材高挑秀雅。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姿态娴雅,是个有品位有涵养的人。胡云第一眼见了掌柜就觉得他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最后一问才知,掌柜的也曾参加科举考试多年,多次不中,郁郁寡欢之下,找了这样一处僻静之地做起了生意。

掌柜感慨二人相似的遭遇,顿时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情。免了胡云的住宿,将他安排在了一间上好的客房中。

胡云住下之后,开始认真地温习起随身携带的四书五经来,不知不觉间,夜幕四合,天已经暗沉下来。这时胡云陡然感觉到一丝困倦。便摊开了被褥,正准备入睡时,忽然外面狂风巨作,一阵劲风吹过,将窗户掀了开来。借着微弱的灯光,胡云看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飘飘然地从窗子中飘近来,身材婀娜,体态轻盈。

胡云瞪直了眼睛一瞧,才看清楚那个姑娘脸色白的跟纸一样。姑娘双脚着地后,徐徐地向他这边走来。胡云顿时吓得冷汗直冒,全身发抖,暗想,自己清白一身,从未拈花惹草,没有欠下什么风流债,这年轻貌美的幽魂深夜来访,究竟所为何事?难道平白无故地要找自己索命?

思忖到这里,他一边后退,一边哆嗦地说:“姑娘,我与你平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找我?”

那姑娘听完后,幽幽地说:“公子你不必慌张,小女子早就幽居再此,一直再等你。昨天承蒙阎王大赦,说在今晚你会迁住在此,让我前来助你金榜题名。”

胡云听了,刚才惊惧的心稍安了下来,又听女孩谈吐温雅,面色亲善不像是厉鬼幻化而成,纳闷地说:“我与姑娘平生素未谋面,姑娘何故要祝我夺榜?”

那姑娘听胡云这样问,缓缓地移步到房子正中间的客桌前坐下来,轻声说道:“公子,你不认识我了?”

胡云定定地看了姑娘一眼,一脸茫然地摇头,说道:“姑娘,这话从何说起。”

那姑娘怅然叹息了一声,说道:“看来公子真是忘了我,好吧,你听我慢慢叙来。公子你还记得十二年前的那个月朗星稀冬日漫雪的夜晚吗?你途径周云道的时候,恰好碰见一个年幼的小女孩瘫坐在路边。当时天气阴冷,那个女孩只穿了一件薄薄地红棉袄,冻的脸色铁青,公子你怕小女孩有事,将自己身上的唯一一件较厚的冬衣,披在了她的身上,并问她何故在此,怎么不回家?女孩后来告诉你,她家境窘迫,父母又深受封建思想毒害,重男轻女,眼看生活每况愈下,无计可施之下,那女孩的父母将她遗弃在路边。”

胡云听女孩说起这事,才隐约想起自己十八岁那年,拜访完好友之后,在大雪飞舞的夜里是遇到过这样一个女孩,只不过最后他将自己身上的一件冬衣留给女孩后,自己就匆匆回家了,以后再没有女孩的讯息。

那女孩看胡云舒展开的神色,猜想他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接着说道:“公子,我就是那个你以前帮助过的女孩。”

胡云看女孩眉眼之间确实跟十二年前的那个女孩颇为相像,不禁叹息道:“时光荏苒,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姑娘还能寻到我,可见姑娘是一个心肠积善,懂的知恩图报的人。”

胡云又看眼前的姑娘已是魂灵之身,感伤不已,心想,她最后还是命途多舛,没有逃过命运的轮回。

第二天,天气清爽,胡云起床收拾了一下,便向贡院赶去。前来赴京赶考的人很多,大街上人潮如海,摩肩接踵,胡云费了很大劲才穿过茫茫人海赶到了考试地点。可还是迟了一步。主考官嘴上流着两撮山羊胡,身体富态,一脸的奸诈伪善像,看胡云迟了,愣是不让胡云进考场,将他堵在门外。胡云好言相求,最后主考官说,要进去也可以,只不过要留下三十纹银作为开路钱。

胡云一听,顿时心灰意冷,心想自己此次进京赶考所带的盘缠还是乡邻一起凑的,自己哪还有多余的银两去贿赂他们。胡云眼看,开考在即自己将无缘赴考。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心如死灰地收拾起行装,准备离开,这时,突然一个娇弱的声音附在他的耳边说,恩公,你不必着急,你往自己的腰间一摸就知道了?

胡云听到是昨晚那个美貌女子的声音,顺手向身后摸去,不知何时,一个大大的钱袋挂在了自己的腰带上。胡云打开来一看,正好是三十两纹银,而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那女子的身影。

胡云大喜过望,急忙赶到主考官前将银子递到了他的手里,进了考场。

二个时辰之后,胡云和一众考生都出了考场。正当他走在路上时,耳边传来一个细细的声音,问:“恩公,你考的怎么样,这场会试有没有把握考取到功名。”

胡云向身后望去,发现还是看不到那女子的身影,只得朝刚才声音发出的地方苦闷地回答道:“八股取士,限制了应试者的思维,格式严格,文章空虚,我恐怕很难有大的作为。”

那姑娘听了,安慰道,恩公大可不必失落,小女子自当助你考取功名。

胡云听后,心中一喜,正准备向那姑娘道谢,喊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回应。想必那姑娘早已经离去了。就一个人匆匆回了客栈,收拾好行装,转身回到了岭南老家。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这天胡云正在房中看书,有俩公差进来道贺,说,胡云,你已高中榜眼,请速收拾行装随我们一道回京受职。

胡云听到这个消息,知道是那个美貌姑娘帮了自己,心中感激不已。他当官后,一直廉洁奉公,两袖清风,从不做徇私枉法的事,他还时常告诫手下:“在世为人,要多行善事,广积福德。”因为他知道帮别人就是再帮自己。而那个以自己的公职之便,为难考生借机敛财的主考官最后也被胡云一纸弹劾,罢免了公职。

民间鬼故事大全短的第五篇-纸马引魂

东北边镇,靠山堡。

话说这年深秋的一天,住在镇西的于得水酒后回家,半路上突发脑梗,殁了。于得水的老婆叫秋桃,一见尸首,登时捶胸顿足,差点哭晕过去:“该天杀的于得水,你睁睁眼,告诉我钱放哪儿了?哎哟哟我的亲妈呀,二三十万哪,全没了!”

敢情,秋桃哭的不是人,是钱!

也难怪,这于得水生前是个山货商,听说曾冒着被抓坐牢的风险私贩过鹿茸熊掌,赚头不小。但他有个习惯,赚了钱从不存银行,全藏家里。至于藏哪儿,连老婆都不告诉。

这下,人财两空,秋桃又气又恨,抹抹眼泪直奔镇南。去镇南干嘛?找小狐狸精春杏算账!街坊们早就风传,于得水吃厌了甜桃,又馋上了酸杏。没准儿,钱就藏她家里了。哪知没走几步,春杏居然杀上了门,亮出了一张数额不小的欠条:“父债子还,夫债自当妻还。这是于得水在我那儿吃喝住欠下的,秋桃你得认,快还我。”

“骚狐狸,我还你个头,你找他要去!”秋桃恨得牙痒,探手就去薅头发撕衣裳。而就在两人扭打成一团的当儿,灵堂外也不消停,又有两个男子较上了劲。

这两个男子,一个是于得水的弟弟于得金,另一个姓赵,绰号赵老二,都是赌桌上的常客。至于吵架的原委,很简单,赵老二欠了于得金的赌债,于得金要给大哥发丧,急需用钱。如果赵老二不还,那就剁他的爪子!

见于得金咬牙切齿发了狠,赵老二抽个冷子,撞开于得金撒丫子就跑。拐过一条街,一头扎进了大哥赵老大家:“大哥,快帮帮我啊,于老二要剁我的手指头哇──”

此刻,赵老大正埋头忙着扎制于得水出殡用的纸人纸马,动作游刃有余。尽管吵嚷声震耳,他却似没听到,既没抬眼也没接茬。赵老二见状,“哇”的哭出了声:“大哥啊,咱俩虽不是一个妈生的,可是同一个亲爹啊。你答应过爹要照顾我的。”

这时,于得金带着两个哥们也追了来,破口骂道:“王八犊子,敢跑是吧?哼,你欠我八千,一根指头算一千。给老子剁,连根剁!”

“不作,就不会死。”赵老大罢了手,瞪着于得金哼道,“要出了事,你可别怪我。”

在靠山堡,赵家祖上数代皆入行“五花八门”中的“七门调”,专做亡者的买卖。到了赵老大父亲辈上,扎冥器的手艺更是出神入化。只是不幸,赵老大的母亲因病早逝,后经人撮合,赵老爹续了弦,并有了第二个儿子。本打算将手艺全传给他们,可赵老二嫌晦气,死活不学。直到赵老爹去世,赵老二才听人风传,说赵家还有个概不外传的秘术:纸马引魂。即亡者在抵达奈何桥前,能骑着赵家扎制的纸马回返世间。眼下,于得水猝死,想必于得金也听闻过纸马引魂之说,于是挟持赵老二登门,意在逼赵老大出手。而听赵老大适才说的那句话,基本能断定他确有此本事──扎匹千里马,把于得水给驮回来!

驮回来的不是大哥,是横财啊!

长话短说。三日后,于得水被火化,葬入于家祖坟。封土立碑,等秋桃哭完骂完,被街坊搀走后,冷凄凄的坟茔地里只剩下了赵老大、赵老二和于得金三个人。

赵老大斜睃着赵老二,黑脸训斥道:“滚回家去,这儿没你啥事。”“你别老训我。我瞧个热闹还不行吗?”赵老二嘟嘟囔囔后退几步,伸长了脖子瞅。赵老大拧身扛来一只纸扎白马,稳稳当当戳在了于得水的新坟前:“于老二,烧。”于得金当时也怕了,哆哆嗦嗦掏出火机,点燃了纸马。秋风吹来,火焰翻卷舞动,模样像极了烈马奋蹄,腾空踢踏。但那毕竟是用白纸、竹竿扎制的,眨眼间便烧落了架。

“这就完了?我哥呢?也没回来啊。”于得金仓皇四顾,话音未落,就见那行将熄灭的纸马余烬又“呼”的腾起,幻化成一匹通体雪白、昂首嘶鸣的高头大马。而那脚踏马镫,骑于其背上的大腹便便的胖子,活脱脱就是于得水!

天,纸马果真能引魂!

惊恐之中,于得金颤声道:“哥,你把钱藏、藏哪儿了?我给你办白事,欠了一屁股债呢。”

于得水扫了赵家兄弟一眼,说道:“你走近点,我告诉你我把钱藏哪儿了。”

这话,赵老二也听到了,战战兢兢往前挪了半步:“喂,你也得告诉我。要不是我和你家老二说好二八分成,使苦肉计骗我大哥帮忙,你哪能回来?”赵老大一听,暗叫糟糕,慌忙去拽赵老二:“你回来,不义之财不可取啊!”恰恰此刻,不远处的枯草丛中又蹿出两个女人,争着抢着往前冲,异口同声地喊:“老公,钱呢?你要敢给她,我掘了你的坟!”

是秋桃和春杏。赵老大看得一清二楚,于得水几次试图跳下马,却不知哪儿出了岔,没落地儿,最终只得弯腰垂手,恶狠狠扼住春杏的脖颈,痛下杀招。

事实也是,于得金是亲兄弟,秋桃虽越来越没女人味,可她总归是明媒正娶的原配,且要照顾老人孩子,不能下死手。既然赵老二被赵老大拽住了,也只能选择春杏,借其皮囊再混迹于世。而看着他那副凶神恶煞状,于得金和秋桃登时骇得胆战心惊,毛骨悚然。

万幸啊万幸,危急关头,赵老大突然跳起,抄起根哭丧棒照着马屁股狠狠抽了下去:“畜生,还磨蹭啥?走!”

重打之下,但見那白马发一声嘶鸣,得得得,驮着于得水狂奔而去,顷刻消散无形。

对于发生在靠山堡的这档子怪事,还有被于得水藏丢了的那笔钱,此后,当事者均绝口不提。山民们也视作笑谈:自古至今,谁家办丧事不烧纸马?纸马引魂,你们谁见过?纯属扯淡。对这些说法,赵老大只是报之一笑,从不辩驳。这天,他刚跨进家门,就瞄见已改邪归正并跟他学手艺的赵老二在扎纸马。扎着扎着,他似动了歪心思,抓刀在当做马腿的竹竿上刻出了膝盖和足踝的样子。

这一幕,正巧被赵老大瞧在了眼里。他跨步过去,抢过竹竿撅为两截,然后扔得远远的:

“扎纸马,必须扎不能回弯的直腿儿。还有这锁脚马镫,也必须得下功夫,绝不能糊弄。记没记住?再敢胡折腾,哼,大哥可不惯着你!”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大全短的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短的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1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