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大全真实事件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大全真实事件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之画皮、民间鬼故事大全有声、起点中文网中国民间鬼故事、四川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大全真实事件第一篇-阿紫

“吃在扬州,死在柳州”,意思是说扬州是人们吃喝玩乐的地方。柳州则是人们死后的好归宿,因为柳州的棺材闻名天下。

清朝时,“苏记寿材铺”在柳州极有名气,掌柜苏迈进经营的多是上等棺材,其中不乏极品。苏迈进有个叫苏步烟的女儿,长得肤滑脂凝眉目生情,是当时的美人儿。只因为家里做的是卖棺材的晦气生意,大富大贵的人家不愿意上门提亲,而那些小户人家,苏迈进又看不上,眼睁睁把苏步烟耽误到了二十五岁还没有婆家。

那年,苏步烟出城到姑姑家走亲戚,回来时天已傍晚,当她坐着的轻便马车走到城郊一座大宅院的门口时,突然无缘无故地断了轮轴。车夫正束手无策,大宅院的两扇朱漆大门沉重地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衣着华贵的美妇人,问明情况后,邀请苏步烟进里面坐坐。苏步烟看除此—座宅子外,前后再没有人家,那美妇人又温婉和善,就让车夫回家换车,她跟美妇人走进了大宅院里。

大宅院里的房舍很气派,廊回柱立的,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人家。美妇人请苏步烟进入客厅坐下,客厅内银灯高掌,金碧辉煌。苏步烟心里疑惑,想不起柳州谁家的府邸会这样奢华。

美妇人笑说:“我有个侄儿很是倾慕苏姑娘,他现在这里,苏姑娘不妨见见。”苏步烟很是奇怪:“夫人认得我吗?你侄儿又是谁?”美妇人大声向门外说:“阿紫,你的意中人在这儿,怎么倒不敢进来了?”只见门外进来一个年轻男子,穿着一件乌紫发亮的华贵袍子,眉眼俊朗神态轩昂。初看一眼,苏步烟便觉怦然心跳。乌衣人进来后向苏步烟深深一揖:“在下乌阿紫,对苏姑娘渴慕已久。”苏步烟的两颊桃花般绯红起来,顾左右而不语。一旁的美妇人适时笑说:“真是慢待了苏姑娘,坐了这么久也没有奉上茶点,我去叫下人拿上来。”说完走出去再不回来。

苏步烟忍不住问阿紫:“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阿紫说:“苏姑娘的美貌,整个柳州城都是知道的。”苏步烟更是含羞:“外人谬传妄议罢了。公子府上是哪一家?这儿又是谁家宅邸?”阿紫说:“我家姓乌,这里是我姑姑家,姓王,姑夫在世时曾做过尚书。”接着,两人又说到了琴棋书画。阿紫那典雅的贵胄气质,让苏步烟渐感心意迷陷。

两人正说着,外面传来一阵拍门声,原来车夫另换了马车来接苏步烟了。阿紫的姑姑出来送苏步烟,笑说:“苏姑娘要是对我侄儿有意,就请在家静等媒人上门提亲。”苏步烟红着脸笑而不答。临出府门时,阿紫向苏步烟深施一礼:“万望苏姑娘不弃,如果有人唱起‘阿紫姓乌,姑娘姓苏。伐木若何?赶造吉屋’,姑娘记住了,那就是我来迎娶姑娘了。”苏步烟虽然觉得这话有些怪异,还是牢牢记在了心上。

一天,柳州城的富户江培基请媒人来苏家提亲了。江培基四十多岁,丧了正头妻子,想娶个填房。苏步烟听后,大是愤恨,一口回绝说:“除非这世上的男子都死绝了,我才嫁姓江的。”也难怪苏步烟生气,那江培基除了有钱相貌实在不堪一提,心气高傲的苏步烟哪里看得上。苏迈进生苏步烟的气:“江家这么好的条件你看不上,难道另有王孙公子看上了你?”苏步烟赌气说:“父亲只管等着,有个乌家的,不日就会上门提亲,和王孙公子也没有什么差别的。”苏迈进疑惑:“这柳州城内哪有什么姓乌的大富大贵人家?”苏步烟不容置疑地说:“来了父亲就知道了。”苏迈进将信将疑:“那就给你十天时间,乌家不来,一准和江家订婚。”

十天过去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姓乌的人家上门提亲,倒是有一家上门订购棺材的,“苏记寿材铺”里那口最上等的棺材,被人用三千两银子出手阔绰地订走了,并说好三天后来抬走。那口棺材,是苏迈进两年前用最好的阴沉木倾力打造出来的,因为过于昂贵,一直停置在“苏记寿材铺”里。

苏迈进责问苏步烟:“你不是说乌家的人会上门提亲吗?如今连两年卖不出去的棺材都卖掉了,你还以为自己奇货可居?只能人老珠黄越发嫁不出去。”苏步烟无言以对,默然向壁枯坐。苏迈进断然说:“我已经答应了江家,他们明天就来下聘礼。”

第二天上午,江家整整齐齐抬着一二十盒东西送彩礼来了,花红柳绿地摆了苏家一屋子,喜欢得苏迈进都合不拢嘴了。

苏步烟却心渐趋死。太阳斜得不能再斜,地上的人影拉到最长时,门外突然热闹起来,送聘礼的队伍排满了一条街,银树金花珊瑚珍珠,各样奇异的宝玩,看得人眼花缭乱瞠目结舌,那排场直逼帝王下聘。

队伍在苏家的门口停下来,苏迈进呆看着眼前的盛大排场,糊涂自己何时攀附了这么一门富贵冲天的亲家。领头的轿子内下来一位美妇人,笑向苏迈进说:“苏亲家,我是阿紫的姑姑,这物事排场,你要是满意,我们明天就行大娶之礼。”苏迈进在这贵气逼人的美妇人面前,不及细想只会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第二天,苏家忙乱着出嫁闺女,那边“苏记寿材铺”里的伙计,跑来告诉苏迈进说:“人家今日来抬乌木寿棺,现在那边等着。”苏迈进很生气地训斥伙计:“不是告诉你今日铺子不开门吗?”伙计委屈地说:“是你跟人家定下的日子,恰好就在今天。”苏迈进想起有这么回事,而且是个大主顾,就说:“让他们绕道抬走吧。”

吉辰到时,乌家声乐仪仗声势浩大地来迎亲了,奇怪的是却不见新娘坐的轿子。大家正在莫名其妙时,却见十六个人抬着一口大寿棺停在了苏家的大门口,那寿棺通体乌紫发亮,上面雕龙刻凤极是华美雄沉,正是“苏记寿材铺”用数千年的阴沉木倾力打造出的极品乌木棺!抬棺的人齐声唱道:“阿紫姓乌,姑娘姓苏。伐木若何?赶造吉屋。”

苏步烟早已梳洗妆扮停当,听到歌声后遂明艳惊人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这时,沉重的乌木棺不启自开,苏步烟最后看了一眼苏家,从容入棺,棺盖复闭,声乐仪仗拥棺而去,瞬时踪影俱无,众人惊骇失色。

后来有人说,柳州城外有座明朝王尚书坟,相传王尚书的夫人是一个乌木精,那个乌阿紫嘛,嘿嘿,应该是“苏记寿材铺”里的那口极品乌木棺。

民间鬼故事大全真实事件第二篇-富商的画

灵阳城人口众多,百业兴盛,城中有一富商,名叫林修。林家世代经商,专做木材生意,传到林修这里,早已家财万贯,富甲一方。

但是,这几天周围人却发现林修整日忧心忡忡,眉头紧锁,而且整天疑神疑鬼的,像是撞了邪似的。

于是有人来到林修身边,说城北小镇里有一个算命先生,据说占卜算命、驱灾解难十分灵验。林修一听,大喜过望,第二天就亲自前往,找这算命先生去了。

可是林修见到算命先生后,却吞吞吐吐,张口结舌,好像十分犹豫。

怎料算命先生微微一笑,“哈哈,我见你印堂阴气密布,不日必有大难,如今既然找到我这里,想必一定是遇到什么预兆了吧?”

林修闻言,大惊失色,“唉呀,先生果然是神人,还请先生救我。”“嗯,你先慢慢道来。”

林修这才叹了口气,讲起自己最近遇到的一件怪事。

事情还要从半个月前说起。林修平日里喜欢收藏一些古董字画,一个月前偶然得到一幅珍品,画的是湖泊山林。林家本就是做林木生意的,自然对此情有独钟,于是特意让人挂在书房,怎料从此却遇到了怪事。

这画上本来只有山水,并无人家,可是从第二天开始,画上每晚都会多出一个人来。第一天林修还以为是自己眼花,并未在意|。可是一连半月,日日如此,林修顿时觉得事有蹊跷,吓得魂飞魄散,甚至连书房都不敢进了。

而且,这种灵异之事虽然平日有所耳闻,但谁也没真正遇到过,所以根本不敢与说起。所以林修这才日日忧心忡忡。

算命先生听完,和他说,“林家经商日久,为了利益难免会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因此家族气运将会逐渐耗尽。同时,那些被伤害的人肯定要积怨与林家,长此以往,必然会带来晦气。”

林修听了算命先生的话,仔细想了想,确实手下偶尔会禀报类似的事情。只是这些事他从不在意,自然不会理睬。

“那这画是怎么回事呢?”

“呵呵,也不知是祖上积了什么德,这画是来救你性命的。”算命先生解释说,“画中人实则就是积怨的具象,画中人满时,就是大祸临头时。”

“如何解呢?”林修脸色有些阴沉。

“你可将家财散于曾经伤及的人家,以修德行,以平怨气,当画中人都消失时,灾祸就算解了。”

林修听完,思索半晌,突然哈哈大笑,“哈哈,我当你是什么神人,原来是要我散尽家财,简直是岂有此理。经商赚钱,天经地义,即使伤到了一些人,也是他们咎由自取。让我散财?不可能!”

林修过惯了富贵日子,又怎么肯放弃呢。他说完挥袖而去,竟是直接回到家中,将画一把火烧掉了。

开始几天,林修心中还略有担忧,可是慢慢的他发现,日子与往常相同,并无异样,也就放心了。

随后,林修继续花天酒地,过着与往常一样的奢靡生活。至于画的事情,则早已忘到脑后去了。

可是半个月后的一天,林修夜晚突然做梦,梦中他的眼里只有一幅山水画卷,只不过此时画卷上已经站满了人,他们幽怨的看着林修,一步一步向他靠近。

林修想起算命先生的话,吓得大喊,却偏偏无法醒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人群吞没。

第二天,灵阳城富商林修在家中离奇死亡,而且身体完好无损,没人知道他是死于何因。

消息传到城北小镇。算命先生听说之后只是无奈叹了口气,“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天已经给了你机会,却终究抵不过一个‘贪’字啊。”

民间鬼故事大全真实事件第三篇-常家老仙大战黑猪精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东北有五大仙家的说法儿,讲的是胡、黄、白、柳、灰,通过修行,积累功德会成为仙家。也就是狐狸、黄鼠狼、蛇、老鼠、刺猬这五种动物。

这些动物在成了仙家后,往往会在人间挑选一些和自己有缘的弟子,先是对这些弟子磨上一段时间,等这个弟子被磨的差不多了,同意出马了。这些仙家才能正式的走马上任。不过为什么需要磨一段时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出马仙对战黑猪精的故事,这事儿还是听我爷爷给我讲述的。解放前,村子里有一个老猎户,枪法很准,每次进山打猎都是满载而归。这个老猎户无儿无女,一个人有几亩田。农忙的时候,就种田,农忙结束就进山打猎,小日子到也逍遥自在。

有一年,下了老大的雪,进山里的路都被封上了。老猎户也进不了山,只得待在自家的小院里。有一天夜里,这老猎户就听见自己小院的门,咣咣的有人砸门。院子里的狗,也汪汪的叫着。

老猎户寻思着,这大晚上的谁来啊,平时也没人啊。披件棉袄就出去了,打开院门,黑漆漆的,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嘟囔两句,关上门,就回屋子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老头起床要做饭吃,就发现自己厨房里晾晒的腊肉,野味全都没了。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了,就剩下点什么大白菜,玉米棒子啥的。仔细的找了一圈,也没发现有老鼠洞。

最后不得不把剩下的白菜,粮食,玉米全都装在一个大缸里。用菜板盖上缸口,防止有什么动物偷吃。吃过晚饭后,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藏好的粮食。这才踏实的去睡觉了。

等到夜里,又听见有人咣咣的砸门,这次老猎户直接抄起猎枪出去了,打开院门又是什么都没有。也不管什么了,直接朝着黑夜中放了一枪。关门回屋睡觉。

第二天早起,只见那白菜、玉米、粮食,全都没了。菜板也被掀到了一边。这些老猎户知道是碰上不干净的东西了,赶紧去找村子里的大神,据说这个大神专给人家平这种邪事。

第三天晚上,大神直接在老猎户家里住下了,二人商议好了,等那敲门声在响起,照旧去给开门。然后关门回屋睡觉。剩下的事就交给大神自己办了。

果不其然,夜里那个砸门声音又来了,老猎户又像往常一样去开门,关门回屋睡觉。当他再回屋子后,就发现坐在床上的大神气质不一样了,借着昏暗的煤油灯,仿佛丝丝阴气从大神身上散发出来。那脸部略微的扭曲,伸出来猩红的舌头仿佛在胡乱的舔舐着自己的嘴角。

“看啥看啊,我是常天威,这次下来就是给你平事儿来了,外头这主儿,是头黑猪精,也就三百年的道行,这是大雪封山了,平常见你进山次数多,认识你了,这次是来你家吃东西来了。”

“哎呀,老仙家啊,这次您多费心啊,我给您磕头了,说完就咣咣的磕了几个响头。”

“不用来这套,出山修行本就是为了积累功德,等这黑猪精一会找不到食物发狂的时候,我再出去收拾它。”

老猎户只得站在一旁哆哆嗦嗦的看着这个老仙家。

果然没过一会,就听见做饭那屋里锅碗瓢盆被摔碎的声音,一阵阵的嚎叫声传了出来。紧接着一股子黑色的旋风就在院里打起转儿来。

瞅了瞅那位大仙儿,也没见大仙儿有什么动作。刚想问话,就看见大仙儿用手一挥,院子里的黑色旋风就停住了,旋风中走出来一个黑大个,膀大腰圆,威风凛凛的。

这个时候大仙儿起身走到屋外,吐着个舌头看着那个黑大个。一边看,一边笑,最后竟然是哈哈大笑。愣是把黑大个和老猎户都给笑毛了。

最后还是黑大个说话了:“嘿,你吐个舌头干什么玩意?你是在笑话我吗?”这黑大个仿佛脑子不太灵光,可能是因为本体是个猪,所以智力有所欠缺。

只见那常天威用手点指,那黑大个仿佛被人用绳子绑起来是的,动弹不得。只得大声的嚎叫,真的就跟杀猪的声音一模一样。竟然是忘记了求饶,只吓得一直嚎叫。

常天威说道:“黑猪精,我知道你就是这个山头的,我来也没有什么意思,就是希望你能把在这户吃的粮食,在大雪过后,你给我老老实实的送回来,要不然我就废了你的道行,你信不信?”

“嘿嘿,大爷我吃进肚子的东西,就没想着能吐出来。别以为我怕你,我也是修了三百多年,真拼了这条命,你未必能降的住我。”

常天威一听这个笑了,用手一挥,那黑猪精立刻能动了起来。常天威笑了笑说道:“给你一个机会,咱们两个比试一下,我让你十招。”

话音刚落,只见黑大个直冲常天威扑了过来,抬手就是一记硬拳,老猎户估计这一拳要是打在自己身上,估计自己这命就废了。

常天威稍微一侧身,就躲了过去。连续的躲闪几次说道:“黑猪精,我可要还手了,接招儿吧。”

唰唰唰,连出几招,黑大个直接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好,你厉害,我按着你说的做,我服你了。”黑猪精大口喘着粗气的说道。

说完化作一阵黑风就走了,常天威对着老猎户说道:“行了,这事摆平了,等天气好了,他自然就把粮食给你送回来了,老仙儿我也要大马归山了。”

后来,那黑猪精果然把粮食给老猎户送来回来,顺带着还送给老猎户很多山里的奇珍异果。

民间鬼故事大全真实事件第四篇-水鬼陨落

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巢湖响塘村。

夏季的一个傍晚,村里的壮丁在池塘边捞淤泥,李大福无意中发现了一块竖立着的像墓碑一样的石块,他收起了锄头顿了顿,凑上前,用手抹掉了石块上的一些淤泥,“大家快来看,这里好像是一块墓碑。”李鹏喊了一声,村长蹒跚着走过来一看,微笑着说:“是块墓碑而已,既然不知道是谁的祖坟,那就得罪一下这个主人,这块墓碑挡住了后面的淤泥,来来来,李鹏,张顺,李大富你们三个壮汉把这块墓碑搬开,拿到村子小路上垫脚,天快黑了,同志们抓紧时间干活啊。”李鹏,张顺,李大富三个人花了好些力气才把墓碑挪开,张顺发现了墓碑下边有个小洞,顺手抹了一把泥。抬走墓碑后,墓碑后面还有一个罐子,李鹏转身捧罐子的时候居然被藏在罐子后面的大鳝鱼咬了一口,鲜血直流,罐子也掉在地上,鳝鱼马上扭动着身躯借助淤泥遁形了。这时大家的眼光聚集在掉落的罐子上,因为罐子里居然装满了袁大头!村民们顾不上李鹏的伤势,一窝蜂拾起淤泥里的银元,纷纷拭净泥巴,各种诧异声不绝于耳。

李大富捡了几个银元装进口袋后,他现在的心思并不是挖淤泥,他招呼老弟李大贵照看李鹏的伤势,摩拳擦掌举起锄头继续挖掘墓碑后面的泥巴,由于用力过猛,挖到一块磐石,把锄头的把都给弄断了,他悻悻地收好工具。天色终于黑下来,村长便招呼大家回去歇息,明天继续干活。

第二天下起了大雨,天上电闪雷鸣,原本坚固的堤坝也被冲垮,池塘的水都快满了。雨小一点的时候,打理好各自的庄稼后,村民们穿着蓑衣拿着锄头站在池塘边看到这场景也直摇头,王大妈说:“这场大雨要是晚来几天该多好。”,李大爷接过话茬:“可不是嘛,还捞一点淤泥上来就好啊,庄稼正等得泥巴肥田呢。”张顺冷冷地笑了一下,“天气这么热,也是该下一场雨凉快凉快了,说完一个纵身跃进池塘,过了一会儿,张顺突然大声呼救,这时候的他好像是被水鬼附体一样,他身边飘起了一团杂乱的黑色长发,周围出现了好几个漩涡,只见一双瘦骨嶙峋的手抓着他的裤子,拖着他上下浮沉,不时地按住他的身子,张顺大口喘着粗气,拼命挣扎,身体开始抽搐,他发疯似的拍打着水面,周围的水都被染红了,围观的村民谁也不敢跳下水,只好一边往往池塘丢东西一边大声呵斥,他呻吟着用尽全身力气大叫要村民丢下一根竹竿,李大贵取下晾衣的竹竿,一路小跑到离张顺最近的地方,竹竿刚好够着张顺,张顺死死抓住竹竿,水鬼见拉不住张顺,马上潜入水里,水面很快平静下来。张顺爬上岸边时,已经昏迷,只见他衣服全被抓烂,血淋淋的身子,相当恐怖,他很快被送往家里。他家人叫来了医生,医生看了看张顺,认为张顺只是收惊吓和皮外伤,简单开了点中药就匆匆走了,但张顺的家人不敢怠慢,轮流陪护在张顺的身边。说来也怪,李鹏探望张顺以后在家里就精神恍惚,口里念念有词,时常大喊大叫。这个晚上,村子里又多了一丝恐怖。

民间鬼故事大全真实事件第五篇-恐怖故事之惊魂夜

民国二十五年,东北时局动荡不安,天又大旱,饿殍遍野。就在快饿死的时候,小济南碰上了正在召集人手进老龙沟淘金的金把头。

金把头扔给他七八斤苞谷碴子,把胸脯拍得山响:“跟老子走,干上两年,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小济南为了生存,就跟着金把头钻进了二龙山。一同来的,还有二十几号劳力。平时,大伙都以绰号相称,什么豁嘴、二瘸子、疤瘌脸……小济南的老家在山东济南,四五岁时随父母闯关东来到了东北,所以被取了“小济南”这个外号。

二龙山下,老龙沟。这天傍晚,豁嘴死了,像是遭到了黑熊的攻击,肠穿肚烂,脑瓜也被拍成了血葫芦。当金把头带人找到他时,小济南也在一旁。小济南看到尸体,顿觉胃里一阵翻腾,“哇”地吐了一地。

“没出息,死人有啥可怕的?都回去干活儿!”金把头瞪了小济南一眼,接着抓起血肉模糊的豁嘴往肩上一扛,甩开大步走进坟圈子,挖个坑扔了进去。

就在豁嘴死于非命没几天,疤瘌脸也死了,死状惨不忍睹,肚皮被豁开了一道血口子。金把头气咻咻地踢了死尸一脚,斜睃着众人冷哼道:“你们知道他为啥会死吗?”

小济南吓得一个劲儿地摇头:“不知道。”金把头一字一顿地回道:“他吞了金,想逃,肯定是被山匪盯上开了膛!”

短短半月,接连出了两桩命案,淘金客全吓得魂不附体,谁也不敢跑单。一转眼,半年过去了。这日半夜,小济南溜出工棚,确信四周无人后,快步扎进了一人多高的灌木丛。

近段日子,小济南总做同一个噩梦,梦见鬼子进村抢粮,烧了他家的屋子,还打得老爹头破血流。老爹奄奄一息,强撑着想见儿子一面再走。小济南越琢磨越觉得心慌,就起了离开老龙沟的念头。当然,他不会空手走。

也许是上天成全,几天前,他撞上了金窝金脉,采到三块足有拇指盖般大的沙金。按金把头定下的规矩,他供吃供住,每一粒沙都要上交,年底分成,谁敢耍心眼,他就让谁满身窟窿眼!小济南念家心切,就冒死只交了最小的一块,另两块偷偷藏进了石缝里。摸黑抠出金子,小济南撒丫子就跑,边跑边在心里念叨:千万别像豁嘴和疤瘌脸那么倒霉,碰上狗熊或者心狠手辣的恶匪丢了小命。哪承想,一不留神,脚下一绊,“扑通”摔趴在地。

绊倒小济南的是一座长满杂草的矮坟。小济南一骨碌爬起,对着矮坟“咚咚咚”便是三个响头:“对不住了,你别见怪。等日后安稳了,我给你修坟赔罪。”磕完头,刚站起身,小济南就瞅到,月光下有个黑影正冲着他嘿嘿冷笑。

小济南仔细一看,发现那黑影分明是已经死了的疤瘌脸!他半身赤裸,肚子上还残留着斑斑血痕!

小济南吓得半死,转身便逃,疤瘌脸骂声“杂种,快把金子给我”,拔腿开追。慌不择路之中不知跑出了多远,小济南终于瞄见了一座小村子。

“咣咣咣”,小济南跌跌撞撞冲进街巷,大喘着粗气敲响了一户人家的门板。不一会儿工夫,破败不堪的柴门开了,是个身材瘦削的老者。小济南拖着哭腔惶惶说道:“大爷,求你让我进去躲一躲,有个恶鬼在追我!”

老者一听,不由得变了脸色:“你说的鬼是不是老龙沟的?”

“是,他马上就追过来了!”

谁知,老者“咣”的一声关上了门:“别怪大爷心狠,我也惹不起他们。你快走吧。”

小济南暗暗叫苦,又奔向对面的人家。接连敲了三四户,谁也没给开门。就在小济南走投无路的那刻,一个大约六十多岁的老者冲到他跟前,一把薅住他的手腕跑向村子中央:“我们去找陈老大。陈老大见多识广,该有驱恶鬼的法子。”

片刻之后,老者带小济南撞开了陈老大家的院子。陈老大个头不高,四肢粗壮,瓮声瓮气地问:“六叔,这小子是谁?”

“大伙都叫我小济南。”小济南急急接茬,“我是从老龙沟逃出来的,疤瘌脸在追我。他、他早死了,是鬼。”

“鬼?他为啥追你?”陈老大追问。事到如今,小济南也不遮瞒,忙不迭掏出了那两块沙金:“可能是为了它。这是我淘到的,我要回去救我爹。”

“陈老大,这娃子还小,你快拿个主意啊。”被唤作六叔的老者插话道。陈老大眉头一紧,道:“恶鬼难缠,你还是自寻生路、自求多福吧。”

从小到大,小济南的老爹就教导他,做人要正直,不能愧对良心。麻烦因他而起,万不可拖累无辜。情知此去凶多吉少,小济南一咬牙,将两块沙金塞给六叔算作答谢,掉头出了院。可沿着街巷没跑出多远,一个黑影冷不丁冒出,拦住了去路。这个黑影,竟然是死于熊掌下的豁嘴!

豁嘴也是凶死的,是暴虐厉鬼。小济南强壮胆气央求道:“豁嘴大哥,我和你无冤无仇……”

“少废话,金子呢?”豁嘴步步紧逼道。小济南问:“你都死了,要金子干吗?”

“哼,老子不想当穷鬼!”豁嘴阴恻恻一笑,合身扑上。此刻,疤瘌脸也闻听动静,一路追至。眼见前后受阻,插翅难飞,小济南心生绝望,索性闭眼等死。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大全真实事件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真实事件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