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大全有声5篇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大全有声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长篇鬼故事、取自民间的鬼故事、湖南民间真实鬼故事、聊斋民间短篇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大全有声第一篇-借尸还阳

流传在清朝末年,有个村庄叫吴庄,有一户姓吴的老汉他本份老实,人们都叫他吴实大叔,他只有一个儿子姓吴,名云志。家里非常穷,二十五岁多了还沒取上媳妇。一日。吴云志外出经过北庄渴了,他随便走进一家还没等发话,-个跟她年龄差不多地妇女从房子出来问:“你找谁?”

吴云志回答说:“不找人,我赶庙会路过你村渴了,能给点凉水喝吗?”

妇女关心地说:“你走热了不能喝冷水,喝它会生病。”

“进屋,我给你倒开水。”沒等吴云志说,妇女把他往屋里招呼。

吴云志觉得人生不好意思说:“大嫂你进去倒水,我就不进去了,你把水端出来我在外边喝。”

妇女笑笑说:“怕啥,我一个妇女家,还怕我把你吃了。”

经妇女这么一说,吴云志跟在妇女身后一起进屋坐在一子上,妇女把开水倒好端来给吴云志又问:“一个人来跟会怎么不带老婆和孩子?”

“唉!我家穷娶不起媳妇,那有孩子啊”

“我名叫秀秀,男人三年前上山割柴时摔死。你去不起媳妇,我现在又没男人,唉!咱俩个都是同病相连啊。”

……

随后,他俩越谈越投机,都觉得相识恨晚。爱,在他俩心中同时产生……

路上,跟毕会的人们开始往回走。

此时,第一次感到爱情地温暖和幸福的吴云志特别兴奋,走起路来也特别快。在他身后离他不远的同村好伙伴张文兵见吴云志今天走的快也有精神觉得奇怪,跑步来到他跟前说:“云志哥,我看你今天不对劲。是不是中了桃花运,老实说那家姑娘看上了你,我托媒人给你提亲去。”

吴云志假装生气地说:“你也知到我家穷的叮当响,那家女子能看上我。别胡说了,小心我打你。”

“……”张文兵听了再也没说。

夜晚,吴云志躺在炕上翻来复去地睡不着,白天发生的事总在眼前出现……

最是吴云志难忘地是白天他和那妇女离别时地情景还历历在目:

吴云志问:“咱俩离别啥时才能相见?”

秀秀回答:“今天是初十,哦!再过六天就是十六,这天正好她姑孩子过周岁,我婆婆说她俩去叫我在家看门,你就这天来吧。”

时间过的真快,马上到了约会的日子。吴云志今天起的特別早,他先把家里活按顿好,到房子取出他平时舍不得穿的衣服穿上,洗完脸后又狼吞虎咽地吃了两碗饭就往外走……

吴云志今天的反常行为使妈妈感到意外,她知道儿子平常她把早饭做叫都叫不起来,今天是怎么哪!正当她疑惑不解时又见儿子往外走,急忙上前阻拦说:“你去哪里?”

儿子不敢说实话编慌说:“妈,我去给朋友帮忙。”

别看云志爸爸老实,看见儿子地打伴就明白了。他劝老伴说:“孩子都快三+出头的人了连个媳妇都没有,别拦了,随他去吧!”

吴云志离开家来到这个村子,他见村子无人就进妇女家。

民间鬼故事大全有声第二篇-古代鬼故事之半面妆

爱情让人肝肠寸断,终究只是杯中那点醉生梦死。

什么才是真,什么才是假。

苍茫红尘,谁能思量?

(一)飞花残火

“不好了!不好了!侧福晋房中着火了!快来人啊!”一个丫鬟慌慌张张地冲了出来,裙角粘着火星。

“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火势汹涌的房中立着一只黑猫。黝黑的毛发竖得直直的,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猫神色冷峻地说着人语,堵在门口不让女子出去。锋利的爪子闪着寒光。

“一只猫却如此放肆,那你为何不化为女子服侍他!”女子身着华丽旗袍,手中匕首指向猫。说话咄咄逼人,她是王爷宠爱的侧福晋。

九王爷原本是出了名的对嫡福晋深情专一,妾侍都没有一个。可他见着她的第一面就丢了魂。八台大轿,绫罗绸缎,灯火辉煌。一介平民女子便进了王府,万千宠爱于一身。她是王爷的第一个侧福晋。

她本是汉族女子,父亲是明朝武将。国破山河尚在,家破人却都亡。她全家满门抄斩,要不是爹早早让她换上丫鬟衣服逃出去,她哪儿还有命苟活人间。刀光剑影中,她独独记得了那张英俊的让人寒心的面庞。

机关算尽,步步为营,终于可以手刃仇人。可是刀子到了他的喉边,手却颤抖得不行。刀未落,泪先断。他转身过来,轻轻拥她入怀。

“睡吧,蜀锦。夜深了。”

终究——还是下不了手。空空余恨,独留窗外,飞花乱惆怅。

她为他沏上一壶碧螺春。淡淡的绿,盘旋而上。她心慌手颤。他嘴角含笑,一脸平静。仿佛对她说:你要我死,我也甘愿。

猫在他怀中不安鸣叫。不,不可。他听不到,正端起茶杯……

“铛——”猫抓翻了茶杯,茶水溅到地上,翻起一串刺鼻泡沫。他仿佛什么都没看到,淡淡地抱着猫离开了。

她蹲在地上低低抽泣。她真的舍得他死吗?倘若他真的死了,她还为什么活下去?她以为会赴汤蹈火,哪知这仇恨带给她寸断肝肠。

“猫儿……我以为倾尽我所爱会让她的恨化为空,但我没做到。我抄她满门,这罪孽也许是一辈子都还不清的,她又怎会轻易原谅我。人间的仇恨,猫是不会懂得的。你们只需轻轻一跳,就可以抵达天堂。如果我也是一只猫多好……”

猫低头,眼红成了高墙上的蔷薇。

它打翻了烛台,堵上了房门,它要她死!她死了它爱的人才可以安全。

“你必须死!”它的利爪顿时长了三寸,以闪电般的速度往她喉部插去。几乎同时,她的匕首也深深没入了它的心脏。血溅了老高,她们都带着笑意闭上了眼。

也许都可以躲开,但却都抱着一颗必死的心迎了上去。

她死了。多好!终于不再夜夜寝食难安,耳边撕裂着爹娘兄妹凄厉的叫喊。一边是她日渐沉迷的温柔,一边是她族人的血海深仇。她爱上了他,她肚中已有了他的骨肉。如果孩子出世,她将成为不可饶恕的罪人。如果他死了,她的孩儿出世便没有了爹爹。既然两难,那就让她死去吧。

一切不过是上天给予他们的劫数。唯有死,可以解决。

猫倒下去的那一瞬间,忽的从身体里站起了一位白衣女子。

那夜,他恍惚看见一个白衣女子梳妆镜中的容颜。她细细地描着眉眼,眼角眉梢尽是耀眼风情。女子轻吟道:发带雪,秋夜已凉,为谁梳个半面妆。

一定神,才看清不过是他的爱猫施施然地趴在梳妆台上。眼神迷茫。那一刻,他似乎看见它眼睛里带着丝丝爱恋……

民间鬼故事大全有声第三篇-八十一个殉葬武士

民国期间,有一个叫王青山的盗墓贼。一天,他听说乌山县境内有一座古墓,尚未被人盗掘,心里就蠢蠢欲动起来。

王青山去了乌山县,向人打听古墓所在。问了几个人,大家都劝他不要去,说那里阴气重,闹鬼。

王青山不信邪,最终还是找到了那座古墓,却发现居然没有一处盗洞。看来,这里有鬼的传闻自古就有,所以历代盗墓贼都不曾光顾。

这天,王青山正在勘测古墓,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你是在盗墓吗?你是庚辰年三月初六出生的吗?你当过兵吗?”

王青山觅声看去,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

王青山操起随身携带的步枪,说:“挡我者死。”

老人面无惧色,说:“只要你是庚辰年三月初六出生的,我不但不阻止你,相反,我还要帮助你!”

说来也奇怪,王青山正好是这天出生的,也当过兵,他点了点头。

老人眼睛一亮,也不管王青山爱不爱听,就讲起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古代君王建好墓室后,为防止盗墓,会派人来看墓。这座墓葬的主人是周代一个诸侯王,派的是一户姓史的武官来看墓。这里也曾人丁兴旺,可随着朝代的演变,如今只剩下老人这最后一个史姓后代。

王青山听完老人讲述,说:“如此说来,你是看护这座古墓的,应该阻止我才对,为什么要帮我呢?”

老人说:“我老了,又孑然一身,我帮你一把,只求你给我买一口棺材,别让我死后暴尸荒野!”王青山想了想,就答应了。

老人很高兴,把墓门的位置指给了王青山。他经过一天的挖掘,果然看到了一座石门,可那石门很牢固,就凭王青山一己之力根本打不开。于是,他去询问老人。

“这是钥匙!”老人拿着把奇怪的钥匙走到石门跟前,在旁边找到了一个窄窄的孔,将钥匙探进去转了一转,石门开了。

王青山用一个巨大的皮老虎往墓中鼓风通气。约摸三个小时后,王青山带着一些设备进入了墓道。

原想着这座古墓也会像其他古墓一样,会有一些防盗措施,如流沙护墓,暗器翻板、毒气缺氧等,可是竟然一个机关都没有。

往里走了大约一百米,他就到了一个圆形的墓室,最中间是一口偌大的棺椁,周围则是一圈深坑。

王青山用火把一照,吓得大叫一声,原来那里面横七竖八的全是死人骨头,有一百具左右,那些死者身上全部穿着盔甲。

王青山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走到棺椁跟前。忽然,他发现对面的墙上有--座石碑,就凑上前去。

此碑文乃是大篆刻成,王青山读过私塾,曾随教书先生学过大篆,所以他认识上面的字。

石碑上记载着墓主人的身份、生平,还有建造墓室时的一些情形。

原来这座古墓的主人乃是周朝的一位尚武诸侯王,曾经带兵征服过一些小国家。他死后,留下遗嘱,要太子给他寻找八十一个与他一样,庚辰年三月初六出生的武士殉葬。他相信,带着这些武士在阴间,还能驰骋疆场。

可那时人烟稀少,太子寻遍全国,才找到了八十个这天出生的人。

正在为难之际,一个巫师告诉太子,两千多年之后,会有一个庚辰年三月初六出生的人自己前来殉葬。太子一听,就安心地将父王和那八十个武士一起下葬了。

王青山看完碑文,再联想到老人的询问,顿时冷汗直流,立刻想出去。可财富——他咬了咬牙,又开始用铁锨开启棺椁盖。

好不容易终于打开了一块棺椁板,突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随着一声闷响,从墓室的顶棚处沸沸扬扬地下起沙子来,王青山心想不好,扔下铁锨就想往外逃,但已经晚了,他很快就被沙子埋住了。

老人听到来自地下地声音,他自言自语道:“先祖,第八十一个殉葬武士终于凑齐了,我们史家的使命终于完成了!”接着他眼睛一闭,驾鹤西游去了。

民间鬼故事大全有声第四篇-古代聊斋之郑元桥

东平府城里有个书生叫郑元,十年寒窗苦读诗书,堪称饱学之士,但几次赴考均榜上无名。后来,便无意功名了。有一年的腊月三九天,郑元去城外会一位朋友,走到南门外时,见路边一块大石头上坐着一个脏兮兮的老和尚。老和尚身边还放着一朵白色的花朵,看样子像是一朵葫芦花。那和尚衣衫破烂不堪,还露着两只赤脚,手脸又脏又黒,身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臭味儿,两手正拿着什么东西在一口一口地吃。人们见那和尚这副样子,都躲得远远的。可是,细心的郑元却看岀了这个老和尚有些奇怪——这数九隆冬的季节哪里弄来的葫芦花呢?于是,郑元便走过去对老和尚深深一躬道:“老师父,这样寒冷的天气在这儿吃冷东西怕是对身体不利吧,在下身上有几个铜板,请师父拿去到城里饭馆吃一顿热斋饭吧……”郑元说着便从衣兜里取岀几个铜板递给了老和尚。老和尚接过铜板连一句感谢的话也没说,拿起那朵雪白的葫芦花站起身便向城南走去。郑元心想,这老和尚不去城里吃斋饭要往哪里走?郑元就不声不响地紧跟在老和尚后面想看个究竟。

东平府城南不远处有一条从西向东流淌的小河,老和尚一直来到了河边,回头见郑元还跟着他,便停住脚步对郑元说:“我来这里已经五天了,没有一个人理我。今天你施舍了几个铜板,看来这是你我的缘分。这样吧,我送你一件东西,有了这件东西你这辈子就不愁吃穿了……”老和尚说罢便将手中的那朵白色葫芦花放到地上,嘴里咕哝一阵,然后说一声“长!”只见那葫芦花立刻结岀了一个小葫芦蛋儿,一会儿工夫那小葫芦蛋儿就长成了两个圆肚的“丫葫芦”!老和尚将葫芦摘下来,用手揺了摇,只听那葫芦里边哗啦哗啦响,接着便从葫芦里掉岀几个铜板来!郑元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这可真是宝葫芦啊!老和尚笑呵呵地说:“这葫芦里装的全是铜板,就送给你吧……”郑元说:“老师父,我不要宝葫芦,我要拜您老为师,跟您老岀家修行……”老和尚却没理郑元,转身就向小河中走去。那小河浅水地方结了冰,河中间水流湍急却未结冰,老和尚就趟着冰凌过了河!老和尚上岸后,回过头来对河这边的郑元说:“你一定要记住,有了钱要多做善事……”老和尚说完转眼不见了。郑元唏嘘不已,怔了好半天才回了家。

郑元有了宝葫芦后,闲下来就拿着宝葫芦揺,每摇几下就从里面掉岀几个铜板。每次掉岀来的钱数虽然不多,可是,天长日久总这么揺下去,那钱可就多了。没过几年,郑元就发了财,但他没有忘记老和尚的话,经常接济贫困人家,因此颇受人们敬重。后来,郑元觉得这些小施小舍还不足为道,应该做些更大的善事。思来想去他突然想起了老和尚在城南趟冰河的场面,郑元心想:何不在河上修一座桥?那样,人们一年四季过河就方便了。于是,郑元就岀资在城南的小河上建起了一座石拱桥。石桥竣工后,老和尚来了,对郑元说:“这回跟师父走吧……”

郑元跟老和尚走了,从此再也没有人见到过老和尚和郑元的踪影。为了纪念郑元留下的石桥,人们就把这座桥叫做“郑元桥”。

民间鬼故事大全有声第五篇-夜谭记之画师·美人面

一、画面

柳妙锦第一次出现在阮衡面前的时候,只有十六岁。

她将悄悄回家的阮衡堵在家门口,似笑非笑:“阮画师,您不必躲我。我叫柳妙锦,是柳潇潇的女儿。至于为什么姓柳,那是因为我亲爹嫌弃我是个女儿,反正及笄以后,我就搬了出来。”

柳潇潇,是阮衡心中永远的痛。

任谁也想不到,淡然而神秘的阮衡,在十七年前也只是个普通的寒门书生。他十九岁科举落榜时,自父母走后就一直陪伴他的柳潇潇将亲手做好的斓衫放在他的床头,头也不回地上了陈家的花轿。

柳潇潇也有父母要养,她没办法将三个人的后半生都耗在一个前途未卜的穷书生身上。

那天,阮衡默默爬到一处坡上,直到花轿再也看不见,才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潇潇——”

仅仅四年,柳潇潇就因丈夫的花心以及公婆对女儿的漠视郁郁而终。而阮衡,大家都说他疯了,求仙问道,痴迷炼丹。

只是十几年后,从南诏走出来一个神秘的画师,就是当年的阮衡。

柳妙锦站在明媚的阳光下,有些讽刺地说:“先生,若我是您,当年就不该放我母亲离去。”

阮衡苦笑了一声:“等你真正爱了,就知道了。”

柳妙锦笑着说:“可我已经爱了,但他不爱我,所以我来找你了。”

柳妙锦看上的是个富商之子,姓陆名嘉,字子禾。然而,对方却只痴迷那种缥缈若仙的人儿。

阮衡蹙眉问她:“你想让我把你的脸画成那种仙女的脸?”顿了顿,他劝道,“其实你已经很美了,人与人之间靠的是缘分,你就算变成了他喜欢的样子,可他爱的究竟是你这张脸,还是你本人呢?”

“可你直到现在都没赶我走,不过是因为我生了张跟母亲极为相像的脸。”柳妙锦语言犀利地说。

阮衡默然,最终还是持笔为她改了一张充满仙气的脸。

丹凤眼,冷如寒光;薄樱唇,抿出一线秋凉……仅仅几笔,整个人却气质大变。

柳妙锦很满意,然而阮衡却只是神情凝重地看着她,他隐约觉得,他并不是在成全一段恋情。

次日,柳妙锦白衣飘飘,停驻在陆嘉常走的石桥上,神色淡然地望着水中的倒影,颇有种遗世独立的气韵。

陆嘉痴痴凝望着她,喃喃自语:“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后来,柳妙锦跟阮衡叹息:“男人啊,果然是你对他掏心掏肺,他对你不屑一顾;你遗世独立,他却趋之若鹜。”

阮衡不解:“你既知这点,又为何对他如此上心?”

柳妙锦沉默许久,才极轻地道:“因为,先爱上的吃亏。”

自那时起,阮衡就知道,柳妙锦其实一直都很清醒。

陆嘉每日都去柳妙锦独居的小院拜访她,知道她一个人生活不易,特地嘱咐了下人每日天不亮就从后门送了米菜进来,又悄悄在菜里藏了银子,简直殷勤备至。

柳妙锦知他是怕坏了她的名声,又怕伤她自尊,才如此小心翼翼。她收得坦然,只是对他还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某日,陆嘉拿了匹布料来,说:“家里的铺子给人扯错了布料,客人不想要,可摆在店里也不好处理,我看跟你素日所穿衣料极为相似,不如你拿着做件衣裳试试?”

柳妙锦扯过料子一打眼,就知道这分明是照着自己的身量裁的,只是她倒也不戳破,反而说:“送人如此白的衣料,你当奔丧呢!”

陆嘉脸有些绿,干干咳了声,但紧接着下句就令他欣喜若狂,柳妙锦将衣料甩在他身上,冷哼道:“换成红色的,你的也是!”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回屋了。

陆嘉站在原地一琢磨,合着人家这是暗示自己提亲呢!

把柳妙锦娶回家那晚,陆嘉在屋外徘徊了许久,直到下人们把他推进新房,他才敢直面柳妙锦。他看着一袭红嫁衣,端坐床上的新娘,狠狠吞了口口水,搓着手,站在原地半天,就是不敢动手掀盖头。

柳妙锦冷笑一声:“我是妖魔鬼怪,还是洪水猛兽,你竟如此怕我?”

“不,不是。”陆嘉结结巴巴地道,“你在我心中,就是仙子。我只敢远观,不敢亵渎。”

柳妙锦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新婚之夜,陆嘉是抱着柳妙锦和衣而眠的,身子僵硬得几乎可以拉去做棺材板了。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大全有声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有声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