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大全小说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大全小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中国民间鬼故事、有声民间灵异鬼故事、民间农村贵州真实鬼故事、民间幽默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大全小说第一篇-鬼赌钱

清朝末年,有个叫高枕的人是镇里有名的赌鬼,嗜赌如命。没有一天不赌,输光了家里的积蓄就赌房子,土地,到后来把老婆,孩子也押上了,幸而妻子上娘家借钱还了赌债,才没被捉走,爹娘被他活活气死,他依然死性不改。

因为输了房子,只好在山上搭了间茅屋,和老婆孩子在一起,别人都心想没有一分钱了还拿什么赌,他就跟人押手指,押胳膊,押耳朵,也就是他身体上除了脑袋,别人愿意和他赌的,他都赌,这样他少了一个耳朵,三根手指。

住在山上每次回家都要经过一片树林,这天他赌钱赢了点,买了酒,边走边喝,走到树林时以摇摇晃晃,就感觉身后际际凉风。耳边有人跟他说:“赌鬼,赌两把啊。”迷迷糊糊的高枕说:“赌就赌。”他们在大树桩边坐下,那人拿出一副牌九,他俩便赌了起来。高枕今天手气出奇的好,赢了那人手里所有的银子,那人站起来收拾了牌九说:“明天带足了钱再来找你。

高枕跌跌撞撞的回家,告诉老婆他赢了好多钱,拿出来看的时候竟然全是纸灰。此时高枕惊出一身冷汗,酒也醒了一半。

第二天高枕去赌庄,告诉他们昨晚发生的事,可大家根本不信,说他喝多了吹牛,但也有人说小心为好,临近的青石镇最近死了好多人,都说是厉鬼缠身。晚上走到小树林时,又听到后面有人叫:“赌鬼,赌两把。”他想走,可腿根本不听使唤,又到大树桩边赌了起来,一连半个月,他每天都到树林赌钱,随着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终于这天他连床也下不了了,妻子向娘家借了钱,请了巫仙替丈夫驱鬼。巫仙一看奄奄一息的高枕,摇摇头说:“准备棺材吧!虽是厉鬼缠身,但并未附体,鬼已入心。”任凭高氏苦苦相求,巫仙总是摇头,躺在床上的高枕见此情景,拉着高氏的手说:“娘子,我对不起你,这些年你为了我受了那么多苦,我都知道。我也想改,可赌瘾发作时比死都难受,我要是死了,你就找个好人改嫁吧!好好养孩子,千万别让孩子学他爹,但凡有来世我一定戒了这赌。”说完闭上了眼睛。女人嚎啕大哭,巫仙拉起他说:“他还没有死,既然他有悔改之心,我给你指一条路。往南走有座独辟山,山上有个叫空寂的和尚,他能救你丈夫,快去,我在这里守着晚了怕是来不及了。”

女人一路狂奔,到了山门外跪着求见空寂和尚。女人说明来意,空寂起初不肯前往,方丈说去吧,出家人慈悲为怀,就算救不了他,替他念几句经,超度亡灵吧!女人一看空寂是个60来岁的老头,眉须皆白,不知他将怎样救自己丈夫。终于到了,空寂看了眼床上躺着的人,便掏出木鱼,念珠坐在床边颂起了经。巫仙打量了空寂一番,说:“赵员外,此番请你前来并非只为颂经。”空寂一听吃了一惊,此人怎么知道他姓赵。巫仙看出了他的疑惑,说:“进屋之前我就开了天眼,看到了整件事的全部经过如此如此,也只有你能救他了。”

原来如此,空寂,不赵员外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巫仙说:“今晚我做法请他上来,以前想说没说的,今晚说了吧!”

午夜,巫仙设坛做法,摆好供品,割破自己的手指,口中念念有词,并把血抹在其他三人眼睛上。摇着小铃,越念越快,越摇越快。突然,屋里的蜡烛全灭了,突然又全亮了。屋里多了一个人,20多岁的小伙子,跪在空寂脚下,泣不成声。空寂抬手就是一巴掌,“孽子啊,孽子。”可是手却不停的颤抖,这可是他第一次打他。以前的所有都在眼前闪过。

民间鬼故事大全小说第二篇-孟婆汤

阴森环绕着这个世界,白骨的堆砌到处都是,还有不明的火焰在跳动,仿佛是在告诉世人。恐怖源于此处。密雾重重,中间不明的火焰五颜六色,镶嵌在雾中不断的移动。

一座桥。古老的,浑身都透着鬼气。 下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奈何桥。

俩个鬼差正在护送一些鬼魂过河。桥的前面是投胎处,而桥的这边有一个苍老的老太婆。头发凌乱,好象被狂风吹散过一样。但她的眼睛闪闪发亮,透出一中邪气,邪邪的看着新来的鬼魂。

每一个鬼过桥去投胎时,孟婆都会颤颤巍巍地舀一小漂汤,这便是传说中的孟婆汤。

孟婆挤着绿豆般的眼睛,头发散落在汤前,狞笑着,发出一种模糊的靡音:“喝……喝啊……孟婆汤,把你的前世忘了吧,忘了吧……”

许多鬼听到要忘记前世的事情,都嚎叫着准备闭嘴不喝。 一个带头的鬼差,牛头鬼差,瞪目而视,眼中的杀气充斥着这些鬼魂。只见他浑身鬼气,高达九尺的巨大身体,立在那些乱叫的鬼面前。鬼魂都吓得止住了叫声,赶紧“咕噜”“咕噜”地喝了,另一个鬼差拉长了马面,马面鬼差宽眉斗嘴,寒光滤过,众鬼魂都喝了汤,,满意的点了点了头。

过一会,所有鬼魂都到桥尾,按指定的投胎处投了胎。 鬼差们已经走出奈何桥正准备离开时,孟婆也已经起身,她的眼睛突然望向了远方的天空,四个鬼太阳显得好沉闷,而她仿佛也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呼吸喘了起来。

突然投胎处飞来一颗黑色火焰,划过鬼空,带着诡异的色彩砸在桥尾。桥头的鬼差和孟婆心跳动不下每秒俩百下,他又来了,鬼煞来了。

好强的杀气啊!

他的每一寸肌肤都沾满了鲜血,浑身弥漫着上万股杀气,杀气好强,而且他的杀气是实形的,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到处乱穿,远处看就好象一柄利剑散发着超强的剑气,散向了鬼界各个角落。牛头和马面浑身一颤,杀气比上次的鬼煞强大了更多。他们每隔二十至三十年都会碰到一次杀气超强的鬼煞,但他们的杀气顶多使千里之内产生影响,但这次……

一个年青人,缓缓地走在桥尾,眼神孤寂空虚,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高挺瘦弱的身材,看得出来他生前一定很英俊。他看着前面的鬼差就象没看到一样,仿佛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

只有他浑身的杀气蔓延开来给人的感觉才是真实的,才会让人觉得他不是梦幻的。牛头(汗已经出来了),马面(苦笑一声),孟婆皱着眉头,满脸不解的地着这个年青人,好象熟悉又好象很陌生的感觉。 年青人眼中的杀气浓的几乎同时把整个鬼界都窒息了,更别说站在他面前的鬼差是什么感受。

原来每过二十至三十年就会来一个杀气强得可怕的死了的人,因为人界总是有很多惨案发生,最惨的而且又恰好在这个期间,他的魂魄就会带有超强的杀气,鬼界把这种现象叫做“极鬼杀气”。 而这个魂魄被称做“鬼煞”。鬼煞散发的杀气可以使其他鬼魂疯狂,使一些鬼魂,特别是恶鬼脱离地狱,进入人界,而鬼界修炼者在这一天会暂时失去大半功力,如果鬼界修炼者要飞升冥界时碰到这一天,无一例外都会失败,并散失百年功力,所以被地狱中称为“鬼劫”。 而在人界这一天鬼门大开,恶鬼纵横。被人界称为“鬼门大开日”。 但由于这每二十至三十年的“极鬼杀气”都是不定时的,所以无论鬼界还是人界,都没办法阻止发生,鬼界只有把逃离地狱的恶鬼都重新收回来,而少数人界修真者利用这些恶鬼提炼功力,为大多数修真所不齿。

每个鬼煞都是背附着血海深仇,难保他们不发狂,破坏鬼界。好在他们不知道被谁施了法,别人都是被黑白无常给勾魂带到阎王殿审判,再经过奈何桥去投胎,(当然也有罪大恶极的被关在地狱受刑,也有不愿投胎的留在了鬼界)。但每次每个鬼煞却先经过投胎处,先要喝孟婆汤,(以免他记住前世的仇恨逃到人界去报仇),再去审判,还要被带到鬼界圣地--无鬼结界去洗心,洗去他们的厉气,然后投胎,颠倒了序。

年青人就这么站着,笔直地站着,虽然鬼差们见鬼煞也见多了,但这次这个鬼煞好象杀气异常的强,好象他一发狠,整个鬼界都会崩溃,因为除了牛头马面和孟婆,他们已经承受不住了跪倒在地上,心脏仿佛受到了刀刮。

孟婆强忍着痛楚,杀气穿体的痛楚,干咳了一声,笑着道:“年青人,来吧……喝……喝……”孟婆浑身不自在,话都讲不出来了,平时是她吓得那些恶鬼不敢吭声,接着她战抖地说:“孟婆汤……”

年青人看着这碗汤,绿绿的,还有一些泡末。心里翻了起来。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就是被毒死的啊!那一天的夜晚,一大队官兵闯了进来,把他家团团围住,火把照在了院子里,象一条毒龙缠绕着。带头的胖衙役李虎叫了一声:“兄弟们,抄家伙,拿东西。”

只见一窝兵冲进了各个房间,见东西就搬,见人就赶,不一会就把他全家赶了出来。

民间鬼故事大全小说第三篇-民间异术之米碗招魂

在一个小山村里,一群孩子在争吵这什么。

“你们不去,我自己去。”小辉生气的说道。

“小辉,那都是骗人的,别去了。”鼻涕娃用袖口擦了一下鼻涕说道。

“要去你自己去吧,反正我们不去。”其他孩子也不想和小辉一起去。

原来,小辉一直听别人讲在古时候,在山上能见到三个脚的狐狸,这种狐狸能吐人言,无论是谁只要和它说一句话就会立刻死去。即使不说话,狐狸会越来越生气,然后将人咬死。逃跑也没有用,晚上三脚狐狸会找到那人家将人咬死。唯一能活命的办法就是在三脚狐狸开口说第一句话时,立刻冲过去将狐狸打死然后埋在树下。小辉今年10岁,他一直幻想着能见一次三脚狐狸。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便与小伙伴商量来山上找三脚狐狸,结果小伙伴都不同意,只剩下他一个人。

小辉很生气的朝南边的一座山走去。他一个人手拿木棍儿在山上的树林里一圈一圈的转悠。已经在山上找了半个多小时了,一点痕迹也没有。小辉便往更深处走去,慢慢地一座座孤坟出现在眼前,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小辉也有点害怕,心里打起来退堂鼓,可是就这样回去又很不甘心,于是就硬着头皮在山里到处寻找,直到傍晚也没有寻到三脚狐狸。小辉失落的往回走,在路上他总觉得身后有人,可是几次回头都没有发现任何人,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最后以小跑的方式回到了家中。

凌晨1点,整个村子都安静的休息了,小辉却突然呕吐不止,他的父母以为他吃坏了东西,赶紧将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医生找来。这个医生是个老中医,家中世代行医,多少还会点一些异术。他一见到小辉就觉得事情不简单,老中医给小辉号过脉后,对他的父母说:“这孩子没有得病,应该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他的三魂七魄少了一魂。”小辉父母听了以后吓傻了,道:“怎么会这样?小辉,你今天干了什么?”小辉将去山上找三脚狐狸的经过叙述了一遍。老中医说道:“不要急,我可以帮他招回那一魂。”老中医吩咐小辉的父母准备了一个瓷碗,一些小米,一块黄布,一根红绳。老中医将小米放在瓷碗中,米与碗口平齐,用黄布盖上,然后用红绳扎紧,倒扣在小辉头顶的桌子上,最后老中医在小辉的头顶喊道:“小辉~天黑了~回来吧!小辉~天黑了~回来吧!小辉~天黑了~回来吧!”

一切结束后,老中医叮嘱小辉父母:“不要动那个米碗,等到天亮公鸡打鸣后,就可以拿走了。”

第二天,公鸡刚刚打完鸣,小辉的父母就把米碗拿起来检查,打开红布的那一刹那俩人脸都吓白了,米碗的米居然少了,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还是能看的出来米不在是与碗口平齐了,小辉也的确恢复了正常。

俩人来到老中医家感谢他治好了小辉,也问了小辉中邪的原因。原来小辉在山上寻找狐狸时,魂魄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惊吓,结果丢了一魂,最后老中医用小米“赎”回了他丢失的那一魂。

民间鬼故事大全小说第四篇-铜亭冤魂

清光绪年间,英法联军攻陷北京。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惶惶如丧家之犬,乔装改扮逃离京城。一路上饥寒交迫,险些冻饿而死。幸好在张北乡下遇一老妪,用粗茶淡饭热情款待。

老妪身边有一对双胞胎孙儿孙女,刚刚六岁,孙子叫金哥、孙女叫玉妹。慈禧端详两个孩子,不由涌出爱怜之心。她将自己佩戴多年的一对玉镯,亲手给两个娃娃戴在手脖子。两个天真的孩子很懂事地向西太后鞠了一躬,连说:“谢谢奶奶!”慈禧拉着两个孩子的小手,面带微笑:“乖孩子,也算咱今生有缘,奶奶一定带你们进京好好玩。”慈禧当时随便说说,不料后来竟应验了。

再说英法联军烧毁了清漪园,把慈禧疼得如同剜肉割心。她想:这些洋鬼子毁了我的园子,我偏要在万寿山修建一座铜亭让你们瞧瞧,我大清江山固若金汤。这铜亭既镇洋妖,亦惩戒家奴。

可修铜亭不是空口说白话就能办成的,到哪儿去筹措这么巨大的一笔款子呢?老佛爷为此食不甘味、夜不成眠,整天长吁短叹,为修亭子的事发愁。大太监李莲英悄悄附耳向慈禧献计道:“羊毛出在羊身上,还不是取之于民么!”

慈禧一听两眼一亮,小李子说得有道理!于是立即传下御旨:在颐和园东宫门外,摆九九八十一口大缸,凡是出入宫门和路过此处的官兵臣民,一律往缸里投一枚铜钱,投放得越多,就表示对朝庭越是忠心耿耿。”

这御旨一传下来,就苦了附近的穷老百姓。他们宁愿多走些冤枉路,绕过东宫门,也不投一枚铜钱。那些拍马溜须的大臣们,为了官运亨通,相争着把整袋整袋的铜钱倒进缸里。只一年工夫,那一枚一枚的制钱、铜子,已经装满九九八十一口大缸,一过秤,超过四十万斤。

慈禧命人把铜钱运到山上,又征集匠人修筑铜亭。这些匠人都是能工巧匠,但是在浇铸四角立柱时却遇到了麻烦,只见立柱刚刚浇铸竖起,眨眼间就倒了。如此三番五次都立不稳,工匠们一个个束手无策。

监工大臣将此事奏报内宫,慈禧心中不由一惊:得罪了哪方神圣?还是选址风水不对!于是,让人请来了一位风水先生。这位先生装模作样,在山上山下,山前山后转悠了半天,才回宫复命。

他先说亭址选得倒不错,只是山中阴气太盛,不时有鬼魂作祟,需将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两对童男童女,埋在铜柱底下,方保铜亭万古长存。慈禧听了挥了挥手:“你跪安吧,我自有安排。”

慈禧有何良策?原来她忽然想起逃难途中遇见的金哥玉妹。至于另一对,李莲英当仁不让,他要亲自下去挑选金童玉女进宫。

这一天,金哥玉妹刚刚从学馆归来,见家门前拴着两匹快马,心中想:哪里来的骑马的亲戚呀!兄妹两个止不住好奇心,飞快跑进家门,见穿着黄马褂没有胡须的两个人,在细声细语和奶奶拉呱呢。奶奶虽然强欢作笑,却泪流满面,见孩子归来,紧紧把他们抱在怀里。来人再三相劝:“老人家,老佛爷待见这两个孩子,让他们进京共亨荣华富贵,多大的福份。以后说不定还把您接过去呢……

民间鬼故事大全小说第五篇-血咒

1949年,湘西牛头山一带活跃着一群土匪。为首的土匪叫南天柱,他手下有七个拜把子兄弟,人称“八大金刚”。

这天,善于盗墓的老六钻地鼠在牛头山一侧发现了一处明代古墓。钻地鼠断定古墓里有财宝,马上报告了南天柱。南天柱听后,不由仰天大笑,说:“好,好,咱们就打开古墓,下去看看,只要有财宝,就全掏出来,换军火,换粮食……”

当下“八大金刚”就带上工具和麻袋,辗转来到了那处古墓旁。

钻地鼠手握洛阳铲不消片刻便打开了一个盗洞,从盗洞爬进去,里面是青砖砌的一条甬道,甬道的尽头是一块两米多高的石板。钻地鼠拿着火把照了照,转头对南天柱说:“大哥,没错,石板后面就是墓室了。”

南天柱摸了摸石板,说:“这石板够沉的,我看人力是没办法撬开它了。”

钻地鼠说:“这石板足有上千斤,要打开它只有找到机关才行。”

说着,钻地鼠一手高举火把一手拿着一把锤子在石板边上轻轻敲击着,很快,一块青砖发出空洞的响声。钻地鼠立马掏出一把尖刀,往那青砖缝里一插,一挑,青砖被挑了出来,露出一个小洞。钻地鼠从洞里拿出一块石头,石头上刻着几个血红的繁体字。钻地鼠不识字,把石头递给识字的老二赛诸葛,问:“二哥,这上面刻的啥?”

赛诸葛接过石头,就着火把的光亮,仔细看了看,说:“上面刻的是‘擅入墓室者死’。”

钻地鼠一听,不由惊恐地张大了嘴,接过石头又反复看了看,说:“天哪!这是血咒。”

“什么血咒?”南天柱疑惑地问道。

钻地鼠脸色死灰地说:“传说数百年前,湘西一带有精通异术的巫师掌握着一种咒语,他们把咒语刻在石头上,涂上黑狗血,一旦被咒上,没有人能逃脱。”

众人一听,不由神色大变。赛诸葛连忙问:“中了血咒的人会怎样?”

钻地鼠说:“全都得死,没有一个人能活得了。”

赛诸葛再问:“难道就没有法子破除吗?” 鬼大爷:

钻地鼠沉默了片刻,说:“我师傅曾说过,盗墓如果遇上血咒,只有一个法子可以破了它,那就是帮助施咒的人杀掉其他被咒的人,最后只能活一个人。”

众人听了,全呆住了。南天柱一愣之下,哈哈大笑道:“他奶奶的,老子过的就是刀头上舔血的日子,这血咒能吓得住我?”

钻地鼠哆嗦道:“大哥,这可是大凶之兆啊!要不,我看,咱们就算了吧!”

“不行。”南天柱凶狠地一挥手,说:“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怎么能让个血咒给吓回去?老六,你快把石板打开,不要挡了众弟兄发财的路。”

钻地鼠绝望地摇摇头,把手伸进那个小洞,摸到了一个机关,轻轻一按,只听石板发出“咚”的一声巨响,慢慢往上升去。一直等到石板完全升上去不动了,众人才举着火把小心翼翼走了进去。

墓室足有十几米宽,深度也有十米左右,四周是一块块巨石垒成的墓墙,连顶部都是用一块巨大的花岗岩垒成的圆拱。众人正前方,是一个石制棺床,离地面有将近半米的高度。

南天柱走上棺床,一拍棺椁,说:“打开棺盖,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宝贝。”

老七混世魔丐和老八过山虎拿起带来的两根撬棍,走上去很快把棺盖撬开了。南天柱举着火把往里面一照,只见巨大的棺木之内,最上面是一层已经絮烂的锦被,掀开锦被,下面是一副尸骨,旁边则堆放着金银玉器等陪葬物。

南天柱心头一阵狂喜,连忙把火把递给混世魔丐,伸出双手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小心拿起,递与过山虎,过山虎又递给棺床下的赛诸葛。棺木里的财宝每一件无不精美绝伦,价值连城,居然还有金子做的算盘、银子制的杆秤等物。

不多时,财宝悉数搬了出来,南天柱示意过山虎先下去。过山虎刚跳下棺床,棺床猛然开始慢慢下沉,棺木也慢慢沉入到了棺床中。

南天柱和混世魔丐不由面面相觑,谁都不明所以。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巨响,众人回头一看,只见进门处的石板落了下来,把墓室严严实实堵住了。

众人一时傻了。这时墓室内又传出隆隆之声,赛诸葛抬头四望,突然之间,脸色大变,喊道:“不好,两边的墙壁在往里面挤。”

众人往两边看去,果然,整座墓室两面的墙壁正慢慢往中间靠拢。众人一时慌了神。南天柱大声喝道:“弟兄们,都别慌,赶紧把墙壁顶住。”

众人一听,连忙拿起家伙分头顶住两面的墙壁,但是墙壁依旧慢慢压了过来。

南天柱惊得一张脸都变了颜色,他一边用一根撬棍顶住慢慢移动的墙壁,一边问赛诸葛:“二弟,怎么办?”

赛诸葛恐惧地摇摇头,说:“完了,咱们都得被挤死在这个墓室里了。那个血咒真的应验了。”

话刚落音,忽听钻地鼠喊道:“大伙都别顶了,想活命的赶紧站到棺床上去……”

钻地鼠一边喊一边拽着老七混世魔丐率先走向了已和地面一般高的棺床,老三铁翅雕和老四逍遥客虽不明白钻地鼠的意思,但知道这个盗墓出身的兄弟肯定不会害自己,于是先后也站了上去。霎时,墙壁不动了,又一阵“咯吱”响,墙壁慢慢往后移去,石板也慢慢升了上去。很快,墙壁和石板恢复到了原来的位置,棺床升了上来。

南天柱和赛诸葛惊愕万分地看着这一幕,赛诸葛问站在棺床上的钻地鼠:“六弟,这是怎么回事?”

钻地鼠擦擦脸上的汗,说:“不能轻。”

赛诸葛皱皱眉头,说:“什么不能轻?”

钻地鼠说:“我刚刚看到那个金算盘和银杆秤时,心里就犯了嘀咕,这墓主莫不是哪个大钱庄的老板?我师傅曾告诉我,有一种久已失传的机关装置,名字叫作‘不能轻’。这种机关原是用在大钱庄的银库里,整个机关就是一个极大的地秤,以防银两被盗。”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大全小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小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1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