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大全下载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大全下载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真实冥婚鬼故事、古代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鬼故事真人真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大全下载第一篇-古代鬼故事之嫁葬

1 一块银元

今年的夏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早很多,才四月中旬,几乎和六月差不多热。

二柱子偷看了一眼罗掌柜,只见他挺着个大肚子,半躺在竹凉椅上喝茶,惬意得很。二柱子只有羡慕的份,像他这样的小伙计,只能在店门口蹲着,还不能挡着门面。想进内堂乘凉,那是老猫闻咸鱼——休想!

这间罗记棺材铺是小镇上的独一份买卖,店里只有罗掌柜和二柱子两人。三年前,二柱子逃荒到这里,要不是罗掌柜收他做伙计,说不定现在骨头都可以打鼓了。

二柱子见没什么顾客,一溜烟地跑到后院,从井里打起瓢凉水猛灌了一通,才匆匆地跑到店门口,正好看见一个男人迎面走来。

见这男人穿一身长衫,二柱子连忙迎进门来。罗掌柜也把蒲扇放到一边,问道:“敢问贵客打哪儿来,有什么可效劳的?”

“我是叶府的人。”那男人趾高气昂地说。

“原来是叶府的老爷,柱子快上茶。”罗掌柜甚是高兴,叶府是本地的望族,出手又阔气。

男人揭开杯盖嗅了几下,脸色终于舒缓开来。

罗掌柜低着头问:“敢问是府上哪位仙游了?”

“是我们府上的丫头,不过她生前很得二夫人宠幸,所以来给她选副好棺木。”

罗掌柜点头道:“这个您放心,上等棺木后院就有,价钱也实在。”

“嗯。”男人点了点头,又说,“不过罗掌柜还需办件事,这场买卖才能定下来。”

“您请说,能办的一定帮您办好。”

“算不得大事,这丫头是南山石墩村的人,人死讲究个落叶归根,所以二夫人希望把她运回老家安葬。不过我们腾不出人,所以想向罗掌柜借个人手。”

那么大的叶府怎会腾不出人手,不过因为大家都一样是下人,没理由帮一个丫环送葬。罗掌柜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他看了看二柱子,说:“这个没问题,就让我这伙计去运吧。”

“他啊……长得倒是老实。”男人上下打量了二柱子一番。

罗掌柜笑着说:“这小伙子能吃苦人又老实,在我店里做了三年多,殓葬的事都清楚得很,让他来办这事您可以放一百个心。”

男人问二柱子:“你叫什么名字,家里还有什么人?押运过棺材吗?”

二柱子连忙回答:“回老爷的话,小的叫二柱子。爹娘死了,是逃荒到这里的。我力气大得很,押运棺材不是问题。”

“这样的话,好吧,就这么定了。去一趟石墩村也得两天脚程。拿去置办点干粮,再去买身干净衣服,别给我们叶家丢脸。剩下的自个儿留着吧。”男人这才略带满意地点点头,摸出个东西丢给他。二柱子慌忙接在手中,好家伙,居然是块银元!

罗掌柜喝道:“这是老爷打赏你的,还不快道谢!”

男人懒懒地挥了挥手:“不用,把这事给我办好就成。你先去准备一下,半个时辰后就上路。罗掌柜,你跟我到后院去选棺材,这天气拖不得。”

民间鬼故事大全下载第二篇-狐仙儿之乱葬岗

今儿要讲的是朋友亲身经历的事哦!准备好胆子,现在开始……

我这朋友其实是我的初中同学,他姓韩,这里就叫他韩仔吧。当年初中毕业之后,因为韩仔不想升学,于是家里给他排到本市的一个部队当兵。而他所在的部队就在离烈士陵园不远的地方。烈士陵园的后面,是一大片的乱葬岗。其实,这里也是本市的火葬场所在的地方。不用多说哦,这种地方阴气可不是一般的重哦。

有天他们部队安排连里的士兵到烈士陵园后面,也就是乱葬岗那边去挖土方,至于他们挖土方是干嘛,这个杂面到没有细问过。

等大家干了一上午,都累了,中午吃了饭,都坐在原地休息。这时候韩仔发现不远处有个没有墓碑的坟头,便叫大家一起过去看看。几个人凑热闹似地走过去,到那坟前,看坟上已经长出了很多杂草,于是有个老兵说:这是个无主的坟啊,都没有墓碑,也没有人来祭拜,咱们说几句好话,帮它填填新土吧。又念叨了几句我们只是在这边干活,打扰了,莫怪之类的话,正要转身回去取锹,韩仔却说:咋那么迷信呢,人死了就啥都没有了,你们还都当个神似的,我就不信这个邪。于是瞅准坟头踢了一脚,这一脚踢的挺狠,坟头的土被踢下来好大一块。恐怖的是,踢掉了土的那块竟然露出一团黄黄的枯枯的类似人的毛发的东西,这下可吓坏了在场的老兵。老兵让韩仔赶紧给道歉,韩仔很铁齿,上中学的时候就对这些鬼呀神呀的事情嗤之以鼻,他哪肯道歉,而且还说:不就是团头发么,大惊小怪。刚说完这句话,风和日丽的正午竟然平地中起了一阵小旋风,荒坟周围的人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韩仔此时也感到脊背一凉。之后大家都没说什么就又回到原地开始干活了,只有那个老兵似乎还心有余悸。

一天下来,连里的士兵都累的躺下就睡,也没有人再提过这个事儿。一周过去了,也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那天的事,韩仔和战友们就都渐渐淡忘了。

一周后的一个晚上,韩仔被战友从梦中叫醒,大家不必紧张,因为这天晚上12点15到1点15是韩仔站岗,吼吼,半仙儿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哈~继续~韩仔迷迷糊糊的接过枪,穿上了军外套,就走了出去。虽然时值8月末,夏署未消,但东北的早晚还是很凉的,尤其是午夜凌晨,又临近烈士陵园,乱葬岗,真可以算的上是阴风阵阵了。韩仔的军外套似乎也有些抵御不了这阵阵寒意,频频的发抖。还有十几分钟,就到下一班换岗了,韩仔不时的看看手上的表。正当韩仔耐不住剩下几分钟的寂寞,四处张望的时候,发现就在乱葬岗那个方向,远远的有一个白影似有似无的摇晃着,而且感觉这个白影越来越大,不对,那是越来越近呐。要是依常人,在午夜时分,看到这样的景象,一定吓个半死。但是韩仔一向不信这个,只是好奇那是什么东西,据说他当时以为自己遇上UFO了。只见那个白影越来越近,一直飘到部队院墙边上就不动了。韩仔这时才察觉有些不对劲儿,就端起枪,冲着白影的方向大喊了一声:谁?白影依然一动不动,只是若有似无的晃动着。韩仔这时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不信邪,一边端起枪朝那个白影走过去,一边细细打量这个白影,但终究无法看清是什么,只能依稀的看出是个人形……

“韩仔,你要上哪去?”韩仔感觉如梦初醒般,回头一看是要接自己岗的老兵。老兵小跑过来:你刚才咋了?韩仔想想刚才的事,就跟老兵一五一十的讲了一回。老兵听完,面部表情有些扭曲,立即从兜里掏出一颗子弹,对韩仔说:你拿着这个,赶紧回去睡觉。其他的就什么都没说了。韩仔回到宿舍,还没等多想刚才的事,就感觉浑身乏力,一下子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老兵就来找韩仔。老兵对他说:你今天去跟连长请个假,买点儿烧纸,元宝,馒头,去上次那个坟头拜一拜。韩仔很纳闷,说:干嘛,我才不信邪,鬼才去呢。提到“鬼”字的时候,韩仔不禁打了个冷战。老兵把声音降得很低,小声对韩仔说:你还嘴硬呢,上次你冒犯了人家,昨晚上人家都来找你了,要不是我大声把你叫醒,不知道能出什么事儿呢,弄不好,你早小命不保了。老兵这才一五一十的把昨晚的事儿跟韩仔讲了一遍。昨晚,老兵照例来接岗,刚走到岗边上,发现本来应该坚守岗位的韩仔竟然不在岗上,不祥的预感几乎凝住了午夜阴冷的空气。老兵焦急的四处张望,忽然发现了韩仔的身影,虽然离韩仔有些距离,但借着微微的月光,老兵依稀的看到韩仔呆滞的双眼空洞的看着乱葬岗的方向,并且直直的朝着那个方向走过去。那情景,犹如僵尸电影里描述的一样,在昏黄的月光下,一个僵直的身影,慢慢的向前挪动,只留在地上一个长长的诡异的影子……韩仔听了之后,一身冷汗,想想昨晚自己看到的景象,又想想老兵刚刚说的话,韩仔知道这次他是不信邪不行了。

韩仔向连长请了假,在山下买了烧纸,元宝,馒头之类的祭拜之物,来到上次那个荒坟前,跪地磕了三个响头,给荒坟填上了新土,烧了纸钱,元宝,供了馒头,又讲了些上次冒犯请求原谅之类的话,拜了又拜。临要离开的时候,莫名的,荒坟前又起了一阵小旋风……

在这之后,韩仔再没遇到过上次站岗的事,也再不像从前那样铁齿。现在反而有时候比我还要对某类文化毕恭毕敬了。世上的事,有很多是科学无法解释的。可能在看帖子的亲是纯纯的唯物主义者,但世间之玄妙还无法一一探其究竟,有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姑且从玄学角度去看待吧~

民间鬼故事大全下载第三篇-黄鼠狼救恩人

凤岐山下有个叫松杨岭的小镇,镇上有个姓宋的屠夫,为人心狠手辣,靠着替人宰杀牲口动物为生,此人有一个绝活,就是一刀下去能将动物皮完整拨下而不损坏,因此,许多人要杀动物取皮的都喜欢找他。

宋屠夫喜好喝酒,每次喝醉了回家对着媳妇不是打就是骂,媳妇受不了他,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跟着别人私奔了。酒醒后的宋屠夫一阵懊悔,正打算追时,母亲拉住了他说:“跑了就跑了吧,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你追回来也没用。”

母亲的话让他陷入了沉默,妻子跟他三年多了,却始终没怀上孩子,这也一直是他心底的痛楚。松杨岭地处偏僻,当地人都很看重传宗接代,如果没有孩子,还真是会抬不起头来。

心情烦躁的宋屠夫又跑出去喝酒了,直到脑袋晕晕乎乎的才起身往回走,走着走着,他到了镇外的山神庙,看着有个女人躺在那便走了过去一把抱住……

第二天早上,宋屠夫醒来,柔了柔痛得快炸掉的额头,突然看到旁边的角落里缩着一个女人,正是前不久流落到镇里来的疯女人,镇上人都知道她脑子有点问题,大家看她怪可怜的,便让她住在那座废弃的山神庙里,也经常会有些好心的人施舍些吃的穿的给她。

女人看着宋屠夫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她的衣服已经被撕得破破烂烂,大片的春光一览无疑,宋屠夫想起昨晚的事,他记得自己喝醉了酒,然后迷迷糊糊来到了山神庙,最后还是自己强行的要了那个疯女人。

宋屠夫的心里一时间百感交集,他是个好面子的人,若是被人发现肯定会遭人笑话,思及此,宋屠夫竟落荒而逃。

回到家后,宋屠夫将此事告诉了母亲,母亲居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她一直都想要个孙子,现在出了这事,说不定自己的心愿就能实现了。

她逼着宋屠夫将疯女人偷偷弄回了家里,两个月后,果然发现那女人怀孕了,十个月后生下一个男孩,取名虎子。有了这个孩子,宋屠夫对疯女人也好了点。

疯女人人疯心有时却很明白,她知道宋屠夫是干什么的,所以家里只要有关着的小动物,她都给偷偷的放了,常常气得宋屠夫对着她不是拳打就是脚踢。

一次,宋屠夫的母亲发现家里的小鸡仔不见了好几只,宋屠夫四处翻找,结果在鸡棚旁边的草堆里发现了一只大的黄鼠狼,还有两只嗷嗷待哺的黄鼠狼幼仔。

黄鼠狼喜好吃鸡,宋屠夫断定肯定是它们干的,一气之下,打死小黄鼠狼,把大的抓起来,钉到了树干上,一刀下去将黄鼠狼的皮整块拨下,血流了到处都是,疯女人一把推开宋屠夫,拨下钉子将黄鼠狼从树干上取了下来,捡上两只幼崽的尸体就往门外奔。

疯女人一路跪到山神庙,将黄鼠狼的尸体埋在了庙旁,回去后,宋屠夫看到她回来,抓起一根棍子对着她就是一顿海揍,然后将满身是血的她拖到了地窖里关了起来。

地窖里又黑又暗不见阳光,加上身上的伤没有打理,很快,疯女人便因伤口发炎发起高烧来。宋屠夫再去地窖时,看到疯女人躺在地上,他过去踢了两脚却完全没有反应,宋屠夫蹲下身想探下鼻息,手刚伸下去时,疯女人突然醒了,还疯病大发,猛的将宋屠夫撞倒在地,直往门口跑。

可惜,还没到门口就被起身追来的宋屠夫给抓到了,他狠狠的扇了疯女人几个耳光,然后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疯女人的眼珠越瞪越大,身体越来越软,眼看着就要倒下去时,突然,宋屠夫耳边响起吱吱吱的声音,接着一个大黑影窜了过来,将宋屠夫整个人硬生生的撞开了。

一只庞大的黄鼠狼立在疯女人的面前,呲牙咧嘴的对着宋屠夫,宋屠夫大惊,黄鼠狼猛的扑到宋屠夫身上,见哪咬哪,直咬得他滚在地上痛苦大叫,最后没了声音。

黄鼠狼走向晕倒在地的疯女人,温柔的用头在她身上蹭了蹭,就像是小猫见到主人一样……

疯女人醒来后,发现脑子变得特别灵活,疯病已经全好了,她看了看四周,发现不远处的宋屠夫躺在地上,看样子是已经死了,他的身上一片血肉模糊,连皮肉都看不清了,活脱脱像是被他拔掉了皮的动物一样。

宋屠夫的母亲看到儿子惨死,哭得晕死了过去,醒来后就变得神志不清了。

疯女人叹了口气说:“还真是举头三尺有神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啊。”

疯女人病好了,不但不疯了,还变得非常的聪明,宋屠夫死了,她便带着虎子跟宋屠夫的母亲一起生活,她关了宋屠夫的屠宰店,再重新开了个早餐店,还将生意经营得红红火火的呢。

民间鬼故事大全下载第四篇-捉鬼张

在村子十里外的一个山沟里面,有一个洞窟,人称鬼窟。鬼窟是民国年间,村里死了人,用来埋葬人的一个地方。有人说,他们白天经过鬼窟的时候,发现在洞口里面渗出一丝寒气,令人乍寒;也有人说,他们在晚上向那远望时,会发现有一些白色的东西在那洞口处飘来飘去;还有人在那洞口处捡到过铜梳子,铜镜等,这些东西都裸露在外面,而且还很新。总之,这是一个非常神秘而诡异的地方。

在村子里,有个姓张的老头,年龄六十岁,但是身体却很健硕,犹如四十岁的壮汉,人称捉鬼张。听一些村里老人说,这捉鬼张原本是是本地人,在几十年前突然来到此地,此后就一直在这儿栖居。曾有人问他来这儿是为了干什么。捉鬼张笑了笑说:“抓鬼。”当好事的人们问他抓什么鬼时,他便笑而不语了。因此,人们对这个来路神秘的人称之为捉鬼张。

几十年过去了,捉鬼张等待的东西依旧没有出现,人们就逐渐淡忘了他来本村的目的,把他融进了这个村子。捉鬼张在本地充当着道士的职责。

在乡村里面,人们都认为一个人死了以后,都应该做场法事,超度他的灵魂;而在本村一直以来缺乏这方面的能人异士,做法事需要去十几里外的金村找道士;但就在捉鬼张来了以后,人们不再去金村找道士,家里死了人都来找捉鬼张。

此刻正是清晨时分,太阳还未上来。虽然天气感觉清冷,但是村子里却早已闹腾开来了。凌晨三时,王家老人去世了。因此,在这一刻起,王家亲朋开始在村子里喊人帮忙,同样出现了这种事,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捉鬼张,因为死人的换衣服、入殓都得道士来干。

捉鬼张匆匆忙忙换上了道袍,就急急忙忙赶向王家。此时王家人在东屋里面已经哭喊开了。男人、女人的抽泣声从这间幽暗矮小的屋子里传出来,让人顿感悲情涌起。

捉鬼张一个箭步奔向屋中,朝着正跪在地上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王家人喊道:“你们先出去,让我来。”王家人都知道,道士给死者换衣服时,是不允许家人旁观的,因此互相搀扶起来,抽抽噎噎的出了屋子。

捉鬼张看王家人出了门,便开始折腾起来。他首先脱掉老人的外套(一些农村老人睡觉时会穿外套而睡),在开始脱内衣。但当把内衣脱掉时,捉鬼张愣住了,在老人的胸前,有一团黑色煞气,这是撞鬼之兆啊。这王家老人,十有八九是让鬼给害了性命。

捉鬼张迅速替老人换上了衣服,便脸色阴沉的走出了了屋子。王家人一看,说:“张师,好了?”

捉鬼张说:“好了。现在我问你们一件事,老爷子昨天去了哪里?”

“这……”王家人一听,都觉得很纳闷,捉鬼张好端端的问这话什么意思,但是他们不敢怠慢,说:“老爷子昨天去上山砍柴了,昨晚十一点才回来,而且什么都没吃就睡了,没想到到半夜就……就去了。”说到这儿,王家人又接着哭起来。

“去哪砍的柴?”捉鬼张问。

“十里外的山坡上。”王家人说:“张师,有什么问题吗?”

“哦,没有。”捉鬼张糊弄了过去,说:“你们先准备准备,稍后就得做法事。”

“嗯。”王家人齐声应道。(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捉鬼张正杵着下巴,不知在想着什么,等过了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朝王家大门外走去。

在本村,有一个年纪七十佷几的老人,姓解,具体名字叫什么,村里人没有人说过,只是很亲切地叫他解老。解老住在村东头,是村里有名的老古董,熟知方圆百里的各种奇怪地方。

捉鬼张此刻正奔村东头跑去,他要搞清楚在十里坡的地方,有个什么东西。而且他当年来此地的目的应该跟这脱不了联系。

这么多年了,好多人都应该死了,他也不例外;就算他没死,也估计下不了床了。捉鬼张意识到,现在该是自己出动的时候了,不用再怕他了。

解老正在村门口抱着一堆木柴,朝自己的破屋子走去。

“解老哥。”捉鬼张喊了一声,解老便转过身,疑惑的看着他,说:“张老弟有啥事啊。你可是无事不登我这三……破屋啊。”解老刚要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但看到自己的这破屋子,顿时改变了里面的话词。

“唉,解老哥你不知道啊,王家老头子死了。”捉鬼张跟解老走进屋子,坐在满是油污的炕头,卷起一根旱烟说。

“哦。”解老轻描淡写地说:“该死了,是时候该死了。唉,近几年两家人不再来往,显得有些生分,现在家里人死了,也没给我个通知。”

“解老哥,你不要生气,王家现在乱成了一团麻,有好多人还没有通知了,我相信他们会给你吱一声的。”捉鬼张点燃旱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说:“你这旱烟够劲。”

“呵呵。”解老笑了笑说:“这是我儿子几个月前回乡,从城里给我带回来的。”

“哦。”捉鬼张哦了一声,便转变话题说:“解老哥,你知道离这十里外的山坡附近有什么隐晦的地方吗?”

解老闻言,皱了皱眉,疑惑的看着捉鬼张说:“你问这干什么?”

“唉。”捉鬼张摇了摇头,说:“实话告诉你吧,王家老头子身体上有一团黑气啊。”

“黑气,这是什么东西?”解老吃惊地问。

“染上了不该染得。”捉鬼张幽幽的说。

“看来那真是个不吉之地啊。”解老也卷了一支旱烟,点燃吸了一口说:“在这十里外的

山坡下,有一个山沟,沟里面有一个洞窟,我们这地方的人都称他为‘鬼窟’。这里面以前是埋些饿死、病死的人的,里面阴气极重,传言说都有鬼,可是后来文革,打击封建迷信,就再也没有人说那地方有鬼。但是,毕竟那地方埋得死人太多了,平时没有人会去那地方。没想到王家老头子一把骨头,还去那儿闹腾。唉!”

了解到了一切,捉鬼张又跟解老老了唠嗑,便告辞了。

出了解老的家门,捉鬼张一脸的兴奋,几十年过去了,终于可以行动了。

他笑了笑后,自言自语的说:“师兄,没想到吧。最终这东西还是我的。”

民间鬼故事大全下载第五篇-还魂虎骨酒

清同治年间,临唐州的郎中高德麟进山采药,正忙碌间一阵腥吹来,只见一条碗口粗的吹风蛇出现在不远处,昂起头发出嘶嘶声。几乎同时,一只老虎出现了,跟着便是一声虎啸。高德麟吓得三魂出窍,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高德麟醒了。前面一只老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不远处,那条吹风蛇已断成两截,血腥之气弥漫在四周。高德麟再也顾不得采药,一路狂奔回到了家,寻来一位帮手,重新回来,把死虎抬下了山。高德麟用虎骨泡了两坛虎骨酒,又做了几帖膏药,余下则藏了起来。

这天,一位老头找到高德麟,说腰疼。高德麟号完脉,拿出一帖虎骨膏药,说:“不妨,贴个虎骨膏药就好了。”哪料五天后,高德麟被拘捕了——老人死了!尸体发黑,老人的儿子状告高德麟。如今仵作已验过尸体,结论是:中毒而亡。从老汉贴在身上的那帖膏药中,也验出了有剧毒。高德麟傻了,原原本本的把事情说了。县官大喝到:“一派胡言!天下哪有这么离奇的事。吹风蛇怎会无端挑衅老虎?虎蛇相斗,你居然能死里逃生。”

高德麟慌忙叫道:“大人,我与那老汉远日无冤近日无仇,我为什么要害死他啊?”

县官沉吟片刻,说:“毕竟人命关天,本官不得不办!”说到这儿,宣判:“高德麟医术不精,致病人中毒而亡,虽罪不可赦,但情有可原。罚银五百两,交给原告作为补偿。”

这一下,高德麟倾家荡产了,官司完后便不知去向。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这天,临唐州突然鞭炮齐鸣,一家药铺开张了,老板正是高德麟!

人们纷纷赶来祝贺,高德麟热情招待。正这时,有人叫了一嗓子:“当年那个治死我爷爷的郎中回来了?看样子发财了,今儿手头紧,想向你讨个吉利。”

高德麟看去,是一位面皮黝黑的青年后生。有人连忙低声说:“这是当年让你倾家荡产的那位老汉的孙子,叫李天生。自老汉的儿子拿了你那五百两银子后,就开始吃喝嫖赌,不但败了家,还落下了脏病,夫妻双双病死。李天生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如今是个街头混混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好。”

高德麟迎了过去说:“都是老夫当年医术不精,惭愧惭愧。”跟着便掏出五两银子放在李天生手中。李天生嘿嘿一笑,走了。可哪知几天后,李天生又来了,高德麟只得将十两纹银交给李天生,突然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李天生急忙弯腰扶起说:“咋了?”

高德麟说:“突然眩晕,能把我扶进房吗?”

李天生扶着高德麟走进房间,高德麟倒身睡去了。李天生回身刚走到门口,看到桌子上放着一锭大银,他探身一把抓住,却拿不动。

“是小哥吗?”高德麟突然说话了。李天生应道:“是。”

高德麟翻身坐起问:“为何还不走?”李天生指着那锭大银说:“怎么拿不动?”高德麟说:“是用木头做的,钉在桌子上,自然拿不动了。”

原来自得知李天生的情况后,高德麟便打定主意想让他改邪归正。他想要试探下李天生的人品,便先故意晕倒,试探李天生有无善心,然后再用一锭假银子试探李天生是否见财起意,没想到李天生真就去拿。这时高德麟故意问话,若李天生是虚伪小人,一定会偷偷溜走。哪料李天生不但答声了,反而还直白地问为啥拿不动。足见他人虽无赖,却也实诚。

李天生要走,高德麟又说话了:“小哥留步,我有一言相劝,讨钱是乞丐所为,挣钱才是男儿本分。你已到婚配年龄了,哪家姑娘愿嫁给一个乞丐?小哥可要想仔细。”

这一句说到李天生心里去了,他早就看上了一位姑娘,可人家看不上他。高德麟眼见话起作用了,连忙又说:“如今我这里缺个帮手,不知小哥是否愿意?小哥不必急着回答。”说到这里,又拿出五两银子,交给李天生,“再给你五两,且去任意享乐。待没钱后便回到老夫小店当伙计自己挣钱。若再想白白要钱,一文不给!”

李天生接钱在手,想了想说:“好,就这么定了。”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大全下载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下载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