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在线阅读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在线阅读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古代乡村民间鬼故事大全集、古代民间鬼姐姐鬼故事、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民间道士抓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在线阅读第一篇-电视剧编剧

在目前的微量物证分析学里包含:爆炸物证、射击残留物证、纺织纤维物证、油脂物证等等学科。但是你们有听说过有心理残留物证的么?那么我给们讲个心理残留物证的案例吧。

我当年刚参加工作,职务不高,只是负责一些外勤的杂活,有一次领导派遣我跟随一个电视剧摄制组,给他们在拍摄现场维持秩序,这类活虽然没什么重要的意义,但是跟着看人家拍片子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摄制组来到了五大道某处拍摄外景,我也跟着去看热闹,看着他们一帮人忙的团团转,导演、摄像,场记,群众演员来回的折腾,摄影器材从车里搬进来搬出去的,也是蛮辛苦的活,后来又跟着到了中心公园的目前科委所在地的大宅子里去拍摄室内情景。

而这个故事片讲述的是文革后期,一个家庭里的恩怨故事,当时的故事情节是一个男的和好朋友发生误解争执,然后失手将好朋友打死,后来急忙抢救却回天无力,而那男子在屋子里思索了半天,最后怀着侥幸心理把好朋友吊在房上伪装成自杀后潜逃。

这一场景正好在该大宅子的室内拍摄,而我看到了这个剧情,忽然觉得很是诧异。隐约感觉似乎有似曾相逢的感觉,而这个场景暗含的寓意令我无法坦然,我急忙的找个借口回到了单位,到了档案室翻阅以前的卷宗,凭着记忆,我终于找到了多年前的一个案件:那是一个人上吊自杀,但现场却发现一个烟头,和一个不是本人的黄色手帕,于是怀疑是他杀,后脑头发里有微小的新月形淤血斑点,而当时的刑侦科技不发达,但也符合上吊自杀者的特征,而且也没有更多证据所以成为了积案。

赶紧回到拍摄现场,剧情还在重拍,于是我留意起屋子内的拍摄细节来,按照剧情发展,发现扮演凶手的演员也是在误伤人后,开始闷头坐在沙发上抽了支烟然后思索下一步该怎么办,而凶器竟然是个随手抄起来的蜡烛台底座,而烛台底座是圆形,砸在头上肯定是新月形的伤口。随着剧情发展,当演员把尸体吊在房上过程中,竟然也掉了一块黄色的手帕。当导演喊停拍摄完成,而剧务收拾东西准备撤回,明天继续拍摄时。我再也坐不住了,悄悄的找到导演,问能介绍下该电视剧的编剧么,太多的巧合了。这让我无法相信这个细节这么的吻合一段往案。

导演自然的就告诉了我那个编剧的名字,而我回到所里上报了领导,领导听了后也很重视,于是派人找到了那名编剧,据说那天那个编剧正在家中抽烟,而看到警察进来后没有一点反常,当警察询问起那个案子,他而是很镇定的对警察说:“我知道就会有这么一天。”于是没有任何隐瞒全部说出了当年发生的事情。警察告诉他说:“如果你在多抢救那么几分钟,你好朋友就不会死,因为他只是晕迷,你而误认为他已经死了,所以把他给活活吊死了。”

编剧在岁月的磨砺中漫漫对心底的秘密无法逝怀,这件往事对他的煎熬让他在潜意识中把案情在剧本中重放,仿佛就是自己的影子,他觉得也许这样才能让心情更坦荡些,说出来是一种解脱,巧妙的把自己故事委婉诉说着,期望得到救赎,而我就成了那个特殊的聆听观众……

民间鬼故事在线阅读第二篇-飞头蛮

乾元五年,洛阳万安山脚下有一户姓邓的人家。这家人从祖父那一代开始就从军,父亲曾经做到校尉。几年前,邓家父子三人跟随郭子仪将军发兵征讨叛军。一场激战之后,唐军大败,上阵的父子三人只回来一个。

梅儿是三年前被买进邓家做丫鬟的。当时她才十岁。那天她亲眼看着邓家大公子被一队士兵抬着回来。随他一起回来的还有邓老爷和小邓公子的遗骨。整个邓家上下哭得愁云惨雾。她其实不认得邓家大公子,但是看到别人哭得伤心,想到自己的父母,她也忍不住流泪。

邓家大公子的伤势很重,听镇上有名的刘大夫说,虽然保得住性命,但是以后都不能下床了,甚至连动动手指头都困难。

哭得最伤心的是邓老夫人和邓夫人。梅儿觉得很难过。两位夫人都是心地善良的人,对她也很好的。

她就帮着努力地照顾卧床不起的大公子。邓夫人每天都要亲自给丈夫喂饭,替他擦身换衣。梅儿就在一边帮手。她觉得,大公子有夫人这样的妻子,真是一辈子的福气。

三个月后的一个夜晚。这时候已经是深冬,寒夜漫长。裹紧被子熟睡中的梅儿突然被一阵尖叫声惊醒。她迷迷糊糊从被窝里坐起来,又听到一阵开门和脚步声。

她也连忙爬起来,披了件衣服就冲了出去。她听出这是邓夫人的声音。早先赶来的家仆和丫鬟已经把大公子的门口堵住。里面传来凄厉的哭喊声。梅儿挤不过去。就着昏黄的灯光,她看到那些人脸色发白的在交头接耳。隐隐听到,大公子的头没了。

梅儿吓得身子直发抖。焦急地想要挤进去,可是又很害怕,就在人群中簌簌发抖。

邓老夫人出来,训斥了一番,让大家各司其职,其他人去把每个房间都点上灯。看到梅儿,就让她进来。

梅儿手脚发软地进了屋。看到邓夫人垂着头坐在一边,脸上全是泪痕。大公子睡的床放下了纱幔,只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有个黑影。

梅儿战战兢兢地跟在邓夫人身边。过了好一会儿,府里的老管家带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进来。

那老头掀开纱幔进去,隔了一会儿出来。对两位夫人说,公子身体还是温的,断头处也没有血迹。

梅儿觉得身上寒渍渍的。

老头摸了摸胡子,让两位夫人先不要报官,把门窗打开,一切等天亮再说。两位夫人好像很信任这个老头,四个人于是就静静地守在屋子里等。

梅儿起来的时候只是胡乱披了件衣服,这会儿正直寒冬深夜,不一会儿就感到寒气逼人。她又不敢这会儿去添衣服,只能强忍着。

倒是邓夫人看到她直打哆嗦的样子,让她赶紧去多穿点衣服再来。

到黎明时分,梅儿突然看到一个黑影从窗户外飞了进来,撞进床上的纱幔。她不由失声叫了出来。两位夫人一起站了起来,焦急地看着大公子的床榻。老头示意她们稍安勿躁,撩开纱幔进去。隔了一会儿出来,示意已经没事了。

打开了纱幔,两位夫人上前去。梅儿隐隐看到,大公子分明好好的,头还在他脖子上。

听老头说,大公子是被一种叫飞头蛮的妖怪附体了。到了晚上,头会离开身体飞出去,到了天亮又飞回来。

这事情听起来很怪异。可是大公子看起来是没事了,梅儿也松了一口气。

老夫人下了死令,谁也不许把昨晚的事情往外传,否则就赶出邓家,所以外面也没有什么风言风语。

梅儿又随着夫人给大公子喂饭。大公子的脸色出奇的好,满面春光,一改往日忧郁的样子。他讲起昨晚自己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到处飞,看到了很多好玩的事情。

邓夫人也在一边笑着应答。

从这天起,梅儿就陪着夫人睡在公子房中。大公子的头每晚都会飞出去,直到快天明的时候飞回。醒来的时候,大公子总是很高兴。

有一天中午,梅儿听到大公子在跟夫人说话。大公子的声音有些低沉,大约是说,如果你同意,我们就和离吧,我这样子……

接下去的话梅儿没听清。可是夫人的声音很清晰,梅儿听得很清楚。夫人很生气地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难道就能丢下你不管么!

梅儿听了很感动。其实不管是邓老夫人还是邓家上下,以及外面的所有街坊都对夫人的情谊赞不绝口。

日子又这样过了两个月。临近除夕的前一个晚上,大公子的头又照例飞出去了。可是直到天亮,都没见回来。

到了下午的时候,发现大公子的身体已经冰凉僵硬。又过了一天,有人在万安山东面的一个小土坡上发现了大公子的头,被一支箭射穿了面颊。

大公子死了。两位夫人哭了好几天。

给大公子办好后事第三天的一个傍晚,梅儿正在院子里剪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在门口张望,腰上还围着一张兽皮,然后问她邓夫人在不在。

梅儿带他去找夫人。夫人正从房里出来,一见到那人,突然变了脸色。梅儿心想,这个男人长得太凶恶了,怪不得吓着夫人了。

梅儿去倒茶,回来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夫人说那人找错人了,已经打发掉了。

梅儿心想夫人就是心地善良,下次记住要问清楚了才让人进来。

后来,邓老夫人亲自给邓夫人牵线找了一户好人家,并且陪嫁了好多家产。对于邓夫人的改嫁,大家都是衷心祝福,认为邓夫人实在是有情有义的好女子。

夫人改嫁之后,并没有把梅儿带过去。之后她就留在邓老夫人身边伺候。

从此之后梅儿再也没见过邓夫人。听说她随夫家去了南方。五年之后,有一个从南方回来的客人来邓家拜访,说起邓夫人的事。大家这才知道,原来早在三年前,邓夫人就死了。是上吊自杀的。

据说自杀的原因是,他丈夫有一天晚上发现她的头半夜三更的飞走了,天亮又飞了回来,认为她是个妖怪,于是就把她给休了。

这件事被传的沸沸扬扬。被休掉的第三天,邓夫人就悬梁自尽了。

听到这件事后,梅儿偷偷地在房间里哭了一个晚上。她想,夫人是多好的一个人啊,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呢。

民间鬼故事在线阅读第三篇-古代聊斋之鬼面

唐朝咸阳。

县尉李泮,有个外甥,我们称他为王某吧。据说就是一个胆气冲天的人。他为人仗义,有些年轻人的冲动,也想效仿古代的豪侠之士。

每当集会,他必定会耍两下拳脚工夫,夸口自己拳打北邙武当山,脚踢南苑少林寺。得真人不传之功,刀山火海如若平地。那怕鬼神相迎,都会被他打回森罗殿去。

按照我们现在的说法,必定会对他说:“孩子呀,药不能停!”但古时候民风淳朴,人们也就只是听听,听后一笑。有时候还得做出一副“请大师收我等为徒。”的表情。或者鼓个掌,算是对他长篇大论手舞足蹈的一个捧场。

万人景仰!此中滋味,只可意味。王某不禁飘飘然了。

这天晚上,几个年轻人又在城中酒楼狂欢。

当然,酒是免不了的,还得有几个靓丽女子作陪,吹拉弹唱助兴。

几个人东拉西扯一阵海吹。王某又开始了侃天侃地,说他曾赤手空拳抡翻一只大虫,曾下海手无寸铁弄死一条长鱼。曾遇见狐鬼,当场把它们打回原形。众人附和,啧啧称奇,连声道壮士。

夜深了。

众人也喝得差不多了,使各自散去。

王某一个人,连滚带爬回到家,在家门口吐了一阵,寒风吹来,他打了个喷嚏,几片菜叶从他鼻孔掉了出来,他又连连呕了一阵,酒也醒了一大半。

进屋。点灯。入榻。

他想起刚才那歌女动人的歌喉,白皙的双手,双挺拔的双峰,又不禁打了几个饱嗝。心想改天一定要把她拥入帏中,温存一番。

正待睡着,他的眼睛瞄到了屋子的南侧,不看倒好,这一看……

只见南侧的墙上,赫然出现一个影子,红色。朦朦胧胧,不甚了了。慢慢地,逐渐明晰。看起来是渗入墙中的斑斑血迹,俄而洇成一大片,继而变成一大滩红色。

那滩红色扩到一尺左右,便不再变化,王某盯住看了半晌,竟然发现,这是一张人脸!

虽然看起来就像画在墙上一样,但那脸五官具备,耳眉眼鼻嘴,样样都有。

这张脸长得可以让王某再呕一次。

那鼻子仿佛被拍扁了。至于眼睛,像一个幽深的古井,凹得厉害。耳朵和头一样长,嘴巴大得出奇。那牙齿森森,像极了夜行时不远处那两点蓝光下的白光。

真的是不能看呀,太丑了!

王某还是有点胆气,他从榻上起身,走上前去,就是一拳,那东西的嘴似乎咧了一下,竟然消失不见了。

王某这一拳下去,酒全醒了,是疼醒的。刚才太用力了,墙壁上都有个淡淡的拳印。

“明天就和那帮小子说说,连鬼神都怕我!”

他哈哈大笑,也忘了手的疼痛,突然,他不笑了,笑不出了。

因为,那影子变成白色出现在西墙上。你见过那纯白的纸吗?就是那颜色。

王某也顾不了那么多,换个手又是一拳,墙上的人脸皱了眉,又咧了咧嘴,才象刚才那样消失。

王某睡不着了,他四下张望。

那张让人恶心的几天不想进食的脸出现在了东墙,这次,变成了和他手上瘀青一般的颜色。

他又不管手疼了,奔上去又是一记一重拳,那影子仿佛牙被打落一般,脸上的表情很痛苦,然后又消失了。

王某左手揉右手,右手搓左手。忽地发现那张脸移到了北面,变成了如夜晚天空的漆黑色。

竟然还对他眨了右眼眨左眼,嘴似乎在吹口哨。面积比先前大了不少,也更恶心,王某终于又吐了。

王某气极,也不顾手疼,咬牙对着墙上的一阵猛敲,那张丑陋至极的脸不再躲闪,贴在墙上。漠然地盯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这个对它无可奈何,像撒泼女人般的年轻人。

他感觉受到了极大侮辱,便寻起一把刀。握在手中,用力朝墙上的那张脸扎去。

那脸似乎一愣,仿佛对王某的做法出人意料。

忽地又像真的被扎中一般,作出剧痛的形象,五官纠结。

王某想干脆给它个痛快,便想上前,再刺上几刀。此时,那张令人作呕\\令人生厌的、黑色的脸,离开了墙壁,朝他猛地扑过来。

王某猝不及防,没想到有这出,手下意识往前推。他也算是个力气较大之人,无奈他用力全力,不能动那张脸丝毫。

那张黑色的如墨般的丑脸盖了过来,带着浓郁的肃杀之气,逐渐地和王某的脸融为一体,仿佛王某生就一副黑脸。

王某感到呼吸急促,他想呼吸,但是却不能,

那张脸,把他的脸堵得严丝合缝。王某一阵挣扎,逐渐停止了呼吸。

及至死,手还保持着推人的怪异姿势。

几天以后,王某下葬,其脸色依然如漆黑的夜色,在晴空下,异常恐怖。

民间鬼故事在线阅读第四篇-乡村聊斋之怪异墙角

明末清初年间,有个名叫五十震的小县。话说此县有一传言:居于天嵴之上,食与天发之间。不安,则天怒,皱一眉,五十载。此县有一山唤作“香山”,吕林崇这个穷酸秀才就居住此山的南边角下,仅有一墙之隔的是县里的一个庙宇,名叫“南香寺”。

吕林崇早年中了个秀才,后屡屡名落孙山,父亲临终嘱咐一定要守住这个房子,就撒手归了西。母亲王氏是个信佛之人,成日里吃斋念佛,吕秀才很是孝顺,忙完家里活才读书,日子清苦,倒还过得下去。

一日,夜深人静,吕秀才还在持笔做诗,忽传来“吱,吱”声响,吕秀才一惊,放下笔来,侧耳细听时,那声响却没再响起。没等多久,那声音又传来,秀才仔细听,是墙角传来的,走过去听,又没了那声响,想估计是那老鼠在啃吃木头,于是不再理会。一连几日半夜都能听到几次那声响,吕秀才多次起身想找出原因,却都不了了之。

这日,吕秀才一早去了寺庙。只因今日是月半十五,吕秀才和庙里主持相约一同品茗洽谈。茶席之间,老方丈说起了前几日夜里寺庙半夜老鼠乱穿的怪事。吕秀才想起半个月来半夜听到的声音,得知寺庙老鼠事件,想来是一墙之隔,难免听得到,倒也放心了。

几个月过后,家里油盐殆尽,秀才不忍母亲挨饿,上街卖字画维持家用。但生意冷淡,几日卖不了一幅字,偶尔有人家请他写对联,一副对联只不过一文钱,街头的包子还得三文钱一个。一日夜里,吕秀才背着字画回来,今日只写了三副对联,再加上前段时间攒的几文钱,凑在一起交给了母亲。母亲叫他早些歇息,这几日县里的河水涨的快,半夜有什么响动醒来勤快点。吕秀才点头答应,托着疲倦的身子,喝了点汤水便回房去了。

当晚夜里,秀才又听见那声响,因实在困倦,没再起床。谁知那声音越来越响,忽一声巨响,把吕秀才吓得滚下了床,起身披了件薄衫开门去查看动静,但周围寂静,什么声音也没有。只好又返回了房内,欲想上床睡觉,只见床旁的墙闪出一道亮光,吕秀才以为眼花,揉了揉眼,亮光还在,像是从墙底发出来的光。他有些害怕,朝那亮光走去,只见在墙角一处的地面已经塌陷,露出一条通向地底的楼梯,里面光亮通明。

吕秀才小心翼翼顺着楼梯走下去,越走越感觉凉凉的,像是有一股凉风从脚底吹来。楼梯越往下就越大,周围的石壁相隔也渐渐变宽。待下到楼梯尽头,他发现,此处别有洞天,洞内石头奇形怪状,相互连接,整个地洞面积姑且有几亩大小,在一座奇石旁有口一方大的池塘,池内水清澈透明,池底有个眼口,时不时向上冒出蘑菇状的水泡。他继续向前走,就在一大块怪石的转弯处,忽见地上金光闪闪,刺得他忙躲到石头后面。然后通过石头孔朝那光亮看去,顿时吓了他一屁股砸在地上,那发光的不就是黄金吗?他赶紧爬到闪光处,伸手摸了摸,又拿了一个用袖子擦了擦,放在嘴里狠狠咬了一口。吕秀才傻笑,自己摔在了金子库了。有了这些金子,母亲再也不用挨饿了,他跪在地上,三拜九叩,然后脱下自己的薄衫,整齐铺在地上,开始往里装金子。就在此时,他好像发现墙上有东西,放下手中的金子,仔细一看,原来有图像和文字,字迹还算清晰,吕秀才一字一句阅读起来。

原来这是几百年前,吕家祖宗存起来留给子孙们的,这个洞建造的很巧妙,是根据此地地形来建的。此地下有一条地下暗河,根据阴晴圆缺,这地下河每五十年满一次水,水涨推动石块,石块又连接了河上的一个石头,这样连续作用,通往洞内的门在水满之时打开,这就是为什么听到“吱,吱”声的原因。

原来“皱一眉,五十载”说的就是县里每五十年的洪水,吕秀才斟酌了一番,继续看下去。就在此时,他的后脑勺被狠狠砸了一拳,整个人摔在了黄金堆里。吕秀才忍痛翻身一看,竟是老方丈。

“我等这天已经等了五十年。五十年前要不是你爹阻扰,我哪会剃发吃斋念佛。”此时的老方丈像极了一头猛兽。

“这么说,你一直知道这里。”吕秀才恍然大悟,三十年前担心方丈会有今天,故叮嘱母亲一定要守住这房子。

“现如今这金子全部是我的了,我要将他们全部搬走。”老方丈推开了吕秀才,将自己的袈裟铺在地上,疯狂地往里装金子。吕秀才只好捡了自己的薄衫,站在一旁。

这时,那声音又出现了,地也开始摇晃起来,吕秀才急了,拉住方丈说:“快走吧!门就要关了,墙上说了:不安,则大怒。你拿点就走吧!快点逃吧!”

“谁说的,这金子是我的,是我的。我要想尽世上的荣华富贵,我要过皇帝一样的日子。”方丈一把抓住吕秀才的领子,呵斥道:“你是不是想霸占我的金子,是不是!”说着用力一推将吕秀才推进了池塘,转身又忙着装金子。

吕秀才只感觉身边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往暗河里拉,他知道这池塘有个口,是通往地上河。

不知过了多久,吕秀才被水冲到了下游滩上,醒来后拖着沉重的身子回了家。回到家,换湿衣服时,打开一看,胸前袖子里全是金子,正应了墙上最后那句:顺者,则富贵。

后来打听,庙里的老方丈失踪了,至今没找到尸首。吕秀才叹了叹气,世间又有多少人为了钱财丢了性命。于是带着母亲离开了那里,到别处安身享清福去了。

民间鬼故事在线阅读第五篇-古币邪灵

每一次我经过城隍庙的时候,都忍不住被那里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吸引,而逗留好一会儿。最吸引我的莫过于是那些卖古玩的小店,它们通常利用老式厢房的底层作铺面,所以门面虽然小,却往往有好几进,店堂里昏暗而陈旧,常会有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奇形怪状的东西陈列其中。

通常我只是作看客的,因为古玩店里并不每件东西都标价,而那些看似普通的东西要价绝不普通。但是这些小店也很懂得客人的心理,通常售价低的物件,都陈列在铺面第一进的厅堂里,第二进的东西就可能贵一些,再往里走,物件就更尊贵些,所以,像我这样的客人大可以安心地在第一进店堂里东张西望。

十二月里的一天,和朋友们闲聊,说起即将到来的一年正好是我的本命年,就有人建议我去买个古钱币,用红丝绳串起来系在手腕上,说是可以辟邪。我本来并不在意,但经不起朋友们种种迷信言论,心想这种钱币城隍庙可多得很,不如就抽空去寻一个罢。

那天有些事耽误了我,以致于路过城隍庙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沿街的小摊儿早没有了,那些小古玩店也都上了门板,弯弯曲曲的小巷里就我一个人的脚步声,我忍不住走快起来。忽然,我看见一个街口拐角处有一个我从来没注意过的小店还半敞着门,里面隐约透着些灯光,似乎还没关门。门楣上写着三个篆字“一念斋”,我有些意外地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不知道我现在只为了一个小小的钱币进去,是否会遭老板的眼色。

“进来吧,”一个老人的声音从门内传出,“进来看看。”

既然招呼我了,我连忙跨入门槛。在店堂一旁的桌上点着一支旧式的油灯,暗暗的灯光下,我看到招呼我的,果然是个老人,很老的老人。他脸上的皱纹是那样的密集,以致于我都怀疑他的年龄大概比这个店里很多东西的岁月都长。恍惚的灯光下,老人的脸色似乎有些郁郁,但他还是热络地招呼我:

“你想要些什么,年轻人?”

“啊,我想看看古钱币。”

“是吗?”老人用手指指店堂的后面,“那里有很多历代的古币,您可以入内慢慢挑选。”

“不,不,”我知道他认为我是古币收藏者了,“我只是想随便买一个小钱币,用红绳栓在手上,本命年辟邪的那种……”

“啊,是这样,”老人慢悠悠的说,“那你看那边,”他指着这间厅堂的一个角落里,摆放着一个很破旧的藤篮,里面乱糟糟地堆了数百个铜钱,“那里都是些别人挑剩下,不值钱的东西,你就选个看得中的吧,只要10块钱一个。”

不知怎么的,我觉得老人在对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微微发亮,似乎在期盼我什么?“也就10块钱的生意,他也宰不到我什么吧?”我想。

篮子里有好多铜钱,有的都已经生锈了,我随便翻动了一下,忽然,有个暗金色的铜币跃入我的眼帘,我拿起它细看。很奇怪的一个古币,内方外圆的传统中国铜板式样,但是正反两面却没有一个汉字,正面弯弯曲曲地刻着一些蝌蚪文样的字体,反面是两支交错的枝叶蔓密的花朵,也不知是什么花。篮子里就这一个铜币是这样怪怪的,我忍不住拿在手上多看了几眼。

“我拿丝线给您串上吧。”老人没声没息地站在我身后,忽然开口吓了我一跳,他似乎知道我很中意手上的这个古币,手上拿着红丝线望着我。

“好的,好的,”不知怎么的,我觉得老人好象很希望我买下这个古币,仿佛我正在购买的东西对他而言是一笔很大的生意,“我给您钱。”我递给他钱,转身向门口出去。

“您走好……”我迈出门口的时候,听见老人的道别声,扭头想回他一声再见,却发现他已经消失在黑黑的后店堂里,第一进店堂里只剩下桌上的油灯忽闪着。“年纪这么大,动作倒挺快!”我想。

过了大概一个星期的时候,有一位长久未见面的朋友来我家吃晚饭,我知道他曾经热衷于钱币的收藏,就把系在手上的古币给他看,想问问他是否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他仔细地端详了半天,突然惊讶地大喊起来:“嘿,你从哪里搞到这个东西的?”

“怎么了,不就是一个辟邪钱吗,都是他们几个说要我在本命年里天天带着它的。”我说。

“我知道你是把它当作一个辟邪钱,可你知道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很值钱的古印度王朝钱币。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给我的朋友,再问他一下。”他急急忙忙地打电话给一个什么收藏协会的会长,让对方立刻过来一次。

“有必要吗?”我疑惑的问他,“我可是只花了10元钱从城隍庙那个破地方拣来的,你把什么会长请来,可别让人笑掉大牙啊!”

“有必要,有必要,”朋友一脸的正经,“如果他的看法和我一样的话,你可就发财了,这个古币可能价值好几万呢!你只花了10元,很正常,本来真正懂古币收藏的人就不多嘛。”

“不会吧,”我听得口水都快下来了,“哪有这种好事?”

说话间,他的朋友——那个会长抱着一本厚厚的图册,气喘吁吁地近来了。这是一个看上去很富态的中年人,他从身上掏出放大镜、镊子之类的东西,从我手上小心翼翼地取下那个古币,很认真地观察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又翻开那一大本图册,拿着古币对着某一页,比对了半天,然后抬起头,对我和我的朋友说:“不错,这的确是一个非常珍贵的古印度钱币,叫做曼佗罗铜币,当今世上绝不会超过10枚。”

“这么说,它果然很值钱啦?”我那位朋友很兴奋地问,“我说我眼光也不错吧,不过还是您权威…”

“是啊,它很值钱,”会长很认真地转向我,“如果你愿意,我马上可以填写一张5万元的支票给你,请你把它转让给我吧。”

我使劲地拧了自己一把,确信自己并非在做梦,然后结结巴巴地问:“您确定没有搞错

吧,它真的值那么多钱?”

会长一句话也没有说,拿出一本支票,用笔在上面清晰地写下了“伍万元整”几个字样,然后坚决地推到我面前。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在线阅读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在线阅读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3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