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图片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图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短鬼故事、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山西民间鬼故事、中国恐怖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图片第一篇-柳镇阴阳医

一 古怪诊所

张强手拿《人才招聘报》来到柳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钟了。他是到殷阳中医诊所来应聘的。

柳镇只是一个有着千儿八百户人家的小镇,殷阳中医诊所就建在镇子外的水塘边,水塘中的荷花早已经枯干了,不远处的河堤下,还有几座孤零零的坟茔。

张强站在殷阳中医诊所老旧的门口,他就有些后悔了。这样患者寥寥的诊所,张强即使应聘成功,工资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听到张强的敲门声,殷阳一边咳嗽着,一边缓慢地走了出来。殷阳今年50多岁,身体瘦弱,脸色青白,依张强的行医经验看来,他极有可能是寒邪入体,脾胃失调引起的病症。

殷阳弄明白张强的来意,他又看了一眼张强递上来的毕业证书,说道:“好,你跟我来吧!”

殷阳的中医诊所是个四合院,院心种植着三棵古老的槐树,树阴浓密,遮天蔽日,张强刚走进院子,就觉得阴气扑面,他打了一个寒噤。

殷阳领着张强来到了上房,殷阳将他最近得病,需要请一个助手帮忙的情况讲了一遍,然后说道:“工资一个月六千,你看可以吗?”

张强在省城的中医院工作,一月工资才四千七,殷阳一个月给他六千块的工资,这真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了。

张强急忙连说可以。殷阳盯了张强一会儿,提醒他道:“其实在你之前,已经来了三个应聘者,他们有的行医时间比你长,有的学历比你高,可是他们没干几天,都先后辞职了……”

张强拍着胸脯道:“放心,我一定能胜任这里的工作!”

殷阳瞧着张强的眼神中,流露都是怀疑的神色,半晌,他才说道:“你先休息一下,半夜子时,有一位患者需要夜诊!”

张强的卧室在东厢房中,东房角的桌子上,堆放着满是尘土的香烛和黄纸,他回想着殷阳古怪的眼神,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可是就在张强有些迷糊的时候,他觉得有一只冰冷的手在推自己,张强吓得一声惊叫,待他睁开眼睛一看,推自己的竟是殷阳。

殷阳也不说话,只是冲他一摆手,张强看了一眼墙上的老式挂钟,正是半夜12点,看来是夜诊的时间到了。

张强跟着殷阳走进了西厢房,西厢房中没有开灯,借着惨淡的月光,张强发现房子中间,挂着一道布帘,布帘子上,还有几块暗黄色的脏斑,最人的是,在他们这边的屋地上,摆放着一张木床,床上倒放着一个直挺挺的稻草人。

张强正要张口说话,就见殷阳用手指挡唇,对他嘘了一声。

张强在中医院学医的时候,他的指导老师牛教授有一次喝醉了酒,曾经对他说过,这世上的医生分两种,一种是人医,一种是鬼医!

张强正在怀疑殷阳是否医鬼的时候,就觉得一股阴风袭来,白布帘子随即开始了晃动,张强看着渐渐显露在白布帘上的一个幽暗的鬼影,他吓得“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民间鬼故事图片第二篇-飞僵

嘉庆年间,安徽颍州府的蒋府台因为公事入京。他一路只带着几个家仆,走到直隶安州地界的时候正是日头高照,几人又渴又累,此时在官道旁恰好有一个小小的茶肆,于是他们便进去休息。蒋府台正坐着喝茶的功夫忽然看见一个皮肤黑瘦的老头走进店来,他一进来也要了一杯茶,坐在与蒋府台相邻的桌旁喝了起来。蒋府台闲来无事,于是转头打量着老者,只见他大约五十多岁,下巴上留着一撮山羊胡子,一身农夫打扮,长相普通倒也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只是令蒋府台感到很奇怪的是他的一双手时不时的就会颤动一下,就像手上拿着什么东西在摇晃一般,以至于端起茶杯都很困难。蒋府台本是一个心地仁慈之人,他以为老头得了什么疾病双手才会这样,于是便让随从去帮老头将茶碗端起助他喝茶。

老头喝完连声道谢,蒋府台问他道:“不知老人家得了什么疾病而会手抖如此?”老头回道:“让大人见笑了,这其实不是疾病造成的,而是当年一时紧张落下的根子。”蒋府台一听心中大奇,便又问老头道:“此话怎讲?”老头道:“说来话长啊。”蒋府台本是进店休息打尖,此时正有些无聊,于是对老头说道:“反正我此时无事,老人家不妨讲来听听。”老头道:“既蒙大人相助,我也不敢不说。我本是这附近一个村民,我们村就在东山脚下,只有几十户人家,所居都是些淳朴善良之辈,日常均以耕织为生。前几年村中忽然发生了一件怪事,每隔几天就会有幼儿莫名其妙的失踪,这些失踪的孩子大的约莫八九岁,小的也才刚出生,而且失踪的时候都在夜晚。有的幼童晚上在外面玩着玩着就不见了,有的幼儿在床上睡觉,只要大人起身出去一会回来也不见了。开始只是一两个失踪,后来每过上几天就有一个孩子没了踪影,全村上下不由大为恐慌,急忙上报官府,可是官府派人来查看后也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仔细查询附近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之人,于是这案子就成了一桩疑案。村里人纷纷都传说这是妖物所为,所以每天傍晚日落以后,均要互相告诫,关门闭户,将孩子藏在家中。可是即便这样还是时不时有孩子丢失,连我最小的一个孙子也在一天晚上不知所踪了。

正在全村人惊慌不已的时候,村里有一个叫刘三的村民去山里打柴,这日回家回的晚了,时当乌云蔽月路黑难辨,他不知不觉就走错了路,径直来到一个黑漆漆的山洞前。他正在纳闷这该不会是什么野兽的窝吧,突然听见山洞内传来一阵声音,像是什么东西要出来了,刘三怕是猛兽之类,于是赶紧在洞外的一棵大树后躲了起来。刚刚藏好就听“嗖”的一声,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从山洞中飞了出来,此物身着一袭黑衣,身上的衣带随风飘荡,如同一个巨大的风筝一样向远方飞去。

刘三眼见此物不由心中大惊,这是什么东西还会飞出去,难道就是众人传说中的妖怪?正自满腹狐疑忐忑不安之际,不到一炷香的时分,又听得空中衣带御风的声音倏倏作响,先前那怪物又飞回来了。他仍然躲在树后偷偷看去,只见此物飞到洞口便轻轻落了下来,手里还抱着一个东西,坐在洞外的石头上就啃咬起来。此时乌云已经散去,月光似水一泻千里,将方圆数里照的雪亮。刘三借着明亮的月光,想看看此物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妖怪。这不看则已,一看将他吓的是屁滚尿流魂飞魄散。只见这妖物面如金纸双目赤红,一头杂乱的黑发披散下来随风飘动,正是传说中的僵尸。再看他怀中之物却是一个两三岁大的幼童,此刻也一动不动,想必早已死去多。它用尖利的双爪抱着幼童的脑袋狂咬不已,满嘴的獠牙在月光下闪着寒光,顺着嘴边还流着白色的脑浆。刘三见状只吓得是双股颤抖,躲在树后一动也不敢动,耳听得咯吱咯吱的咬嚼之声,唯恐被僵尸发现。

民间鬼故事图片第三篇-三爷和水鬼

这个故事是听奶奶说的。

民国三十年秋的一天早晨,三爷背着药箱,在渭河南岸水边等船。忽然,三爷耳边想起一阵笑声。接着,还听见两个人在说话。三爷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莫非遇到了水鬼。

水下,一个男人的声音飘过来,说:兄弟,我们终于熬到了头,今天傍晚有个卖棉花的经过这里,他就是我的替死鬼。另一个声音说道:我运气也好,有个卖木炭的就是我的替身,我在这里等了很久了,想找个替死鬼,真的很难啊。他们说笑着,声音在渭河水面上回荡。

三爷听着,心里很生气,就摸了一把沙子扔到河中有声音的地方骂道:你们凭什么暗算别人?他们都是有家有舍的庄稼人,你们凭什么伤害他们?一会儿,水面起了波纹,声音不见了。三爷喊道:有本事捉几个土匪,为啥要惹好人呢。话音刚落,有个声音飘过来,说:三先生,你少管闲事,他们都是造孽太多,阎王爷恩准给我们当替身的。三爷说:他们有什么罪孽?水中声音说:一个不孝敬老人,把老人饿死,一个把朋友推进黑井霸占人家媳妇。三爷说:你们怎么知道的?水中声音说:城隍爷给阎王爷说的。三爷无语,水中声音消失了。

下午,三爷老早给人看完病,在太阳落山前来到渭河岸边。渡船的船家说:三伯,咋还不坐船趁早回去歇息?三爷答道:驴娃,伯还得等一会儿,有个事情要办?驴娃说:再有一锅烟功夫,就太阳落山了,到时回去路难走,还是早早坐船回去吧。三爷说:驴娃,你一家几辈子在渭河撑船,没有听见过水中有人说话?驴娃说:我没有听到过,不过听我爹说他听见过。三爷问:他听见什么?驴娃答:一个女人被土匪糟蹋死了,在这里等了十年,一天土匪女人过河,被从船上拉到在水中掐死了。三爷心跳加快,忙说:真的?驴娃说:听大人说的,我也没有经历过啊。

三爷就把早上出诊等船时听见水中声音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这时,驴娃听了脸色发白,跪倒在地说:我的妈呀,我的好三伯,你娃胆子小,今后怎么敢在这里渡船啊。三爷一阵跺脚,吼吼嗓子说:为人只要行的端,走的正,半夜不怕鬼打门,再说,你渡船就是积善行德的事情,不要怕。驴娃说:伯,我们还是自己管好自己,不要惹麻烦,不要把鬼得罪了为好。三爷说:人,犯了错,改了就是,怎么能这样冤冤相报呢?驴娃说:我的好三伯,您千万别惹事,这年头,人心惶惶,天色不早,赶紧赶路吧。三爷硬着嗓子干脆地说:我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一会儿,果然有两个人走过来。三爷问:兄弟,今天做什么生意?他们一前一后说:老哥,我们卖木炭、卖棉花的。三爷听罢,心里更是忐忑不安,心想:今天真的遇见水鬼了,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这时,他们三人和另外几个人坐上木船。驴娃撑船时,脸色发白,偷看着三爷,眼睛里流露出惊恐。三爷给两个生意人说:你们不要说话,手把铁环抓紧,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紧紧抓牢,不要松手。生意人问:怎么了?三爷笑笑说:少废话,听我的,不然就没命了。一个生意人说:我是杀猪的出身,怕什么?另一个生意人说:我当过土匪,怕什么?这个世道,阎王爷也怕恶鬼。三爷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不几分钟功夫,船到了河道中央。忽然起风了,水潮涌起了浪花,两个生意人的行囊被狂风卷起,飘到水里。这时,两个人跳上船板,准备下去打捞。三爷喊道:千万别下水,千万别下水,钱财水冲了,只要人在就好。两个生意人说:我们不能白辛苦啊。说罢,跳到水中,朝行囊游去,游着游着,忽然间两个生意人的消失在水中,不见了。船家驴娃对船上众人说:风大,水深不要动,不要动。

船靠岸了,风平浪静。三爷说:驴娃,这两个生意人怎么办?驴娃说:他们是那个村子的,咱们捎个话,明天到咸阳晾尸台收拾尸骨吧。三爷听了说:唉,不说了,不说了。三爷刚准备离开渭河畔,忽然听见两个人的咯咯笑声从水里飘来。

这时,三爷朝着渭河吐口唾沫,什么也没说,就上路了。

民间鬼故事图片第四篇-秀姑祠

有一个老镇叫史口镇,镇上曾有一个历经百年香火不断的老祠堂。老人们说,这个祠堂里供奉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据说,道光十一年的腊月,当时正值年关,又逢镇上大集,采购年货的人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商家们也都使出浑身解数,铆足劲儿招揽生意。集市上叫卖声此起彼伏,一派热闹的景象。

秀儿娘要为女儿做件新棉袄,一家人便去了布市。正在挑选布料,大街上突然就乱成了一片,有人惊恐地喊道:“土匪来了!”一听土匪来了,大家立时慌了,左冲右撞,挤成一团,孩子哭,大人叫,乱成了一锅粥。

土匪从几面包抄,把大家圈在了一起。一个样子十分凶恶、满脸络腮胡子的土匪,冲大家嚎道:“都给我听好了!谁他娘的敢再跑,老子先剁了他!”他这一声狼嚎,把众人都定在原地,一下静了下来。络腮胡子接着喊:“俗话说,破财免灾,老子今天只要钱,不要命,识相的把钱给老子留下,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听了土匪的话,有人试探着,把身上的钱翻出来,放到地上,土匪果然放行。这下,众人纷纷效仿,赶紧把钱放下离开。一位中年汉子不甘心自己的辛苦钱被土匪拿走,便偷偷往鞋子里塞了一些,没想到被一土匪看到,那家伙二话不说,手起刀落,中年汉子的脑袋就滚落在地上。

土匪总共也就百十人,可慑于他们的淫威,千多口子竟然没一个人反抗,为了保命,就那么乖乖地拿出了自己的辛苦钱。

秀儿爹把身上的钱全都掏出来,拉着秀儿母女就要离开。“嗬!这丫头真漂亮!给大哥当压寨夫人正好。”一个土匪瞅着秀儿说。络腮胡子闻言,牛眼一斜,这女孩太漂亮了!一双千娇百媚的丹凤眼,小巧的鼻子,鼻尖稍稍上翘,端庄中又多了些俏皮和可爱,红润的嘴唇,瓜子脸白里透红,活脱脱一个人面桃花似得俊人儿!

络腮胡子围着秀儿转了几圈,越看越高兴,他一把摘下头上的帽子,搔了搔油光锃亮的秃顶,对秀儿爹说:“老丈人,你这闺女,我娶定了!吉时不如撞时,我看今天就是好日子。”

秀儿爹一听土匪这话,吓得差点跪在地上。(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小户人家的闺女不懂规矩,长得也难看,大爷你取笑了!”秀儿爹强装镇定,一边说话,一边示意秀儿快走。

“老家伙,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大哥看上你的闺女,那是抬举你!”一个土匪挡住秀儿说道。

络腮胡向手下一使眼色,两个土匪一左一右架起秀儿就走。秀儿的爹娘见女儿要被带走,不顾一切扑了过去。

“不识抬举,把这两个老东西给我剁了!”络腮胡一声令下,土匪们斧砍刀剁,秀儿爹娘立时魂归黄泉。秀儿见爹娘被杀,疯了似地咬住拖住她的土匪,土匪惨叫一声放开了手。秀儿绝望地看了看她的乡邻们,一头撞向街边的大槐树……

当晚,起了一场大风,风中好像有女人“呜呜咽咽”地哭泣,整整响了一晚。小镇的人们也翻来覆去地一夜未眠。

离镇子十多里外,有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芦苇荡,这里是历代官府豢养马队的天然草场。官府明令禁止,不得烧荒垦地,并在芦苇荡三里以外,建有一座高高的瞭望台,如若发现火情,爆竹传信,官府的马队很快就会几面包抄,方圆十里以内,所见行人格杀勿论。芦苇荡方圆近百里,又因官府明令保护,能躲能藏,所以这里又是逃犯和土匪的安乐窝。

莲花是刚嫁到镇上不足一年的新媳妇,秋末冬初的一天早上,婆婆早早地差莲花去拾柴。拾着拾着,她就忘了婆婆的嘱咐,离了镇子五、六里路。也该她倒霉,恰巧一伙打劫归来的土匪经过这里,就被逮住了。土匪看莲花有几分姿色,就将她强行带走。

进入芦苇荡,莲花几次伺机逃跑,使得押她的土匪恼羞成怒,把她五花大绑抗在了肩上。莲花知道,进了土匪窝就凶多吉少,她不停扭动身躯,拼命做着徒劳的挣扎,那个扛她的土匪渐渐落在了后面。

“他妈的!再乱动,老子剁了你!”土匪把莲花扔在地上,抽出了身上的砍刀。在这里干干净净地死,总强过去土匪窝。莲花眼睛一闭,只等刀落头断。

耳边传来“哎呀!”一声喊叫,莲花睁眼一看,那土匪一个趔趄,趴在地上,旁边多了一位漂亮的姑娘。

土匪爬起身,刚骂了句:“他妈的!这是谁活得不耐烦了!”扭头一看,一个漂亮女人正用一双美丽的丹凤眼似笑非笑看着他:“大哥,妹子漂亮么?”

“漂……漂亮!”土匪直愣愣地望着女人说。

“那小妹有个事儿请你帮忙行不行?”女人依旧紧紧盯着土匪的眼睛妩媚地说。

“行!行!”土匪眼睛痴痴地望着女人一叠声地说。

“那你把这芦苇点了好么?”

莲花恐惧地看着土匪,心想:这女人这是在找死啊!

“好!好!我这就点!”土匪像着了魔一样,掏出袋里的火石,傻呵呵笑着,边点燃身边的芦苇,边追赶远去的土匪。

“忽!”芦苇一下燃烧起来,莲花异常惊恐地想道:这次要与土匪同归于尽了。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大火,却惊异地发现,随着一阵强劲的西风吹起,大火竟然追着土匪的方向烧去了。

天空响起一声炸雷,官兵的马队就要来了。“快走!”女人拽起目瞪口呆的莲花就跑。

莲花觉得耳边风声呼呼,脚不沾地,不大功夫,两人就跑到了镇子边上。这时,一队官兵从她们身边疾驰而过。莲花感激女人救了自己,询问女人名姓。女人幽幽地叹了口气说:“身在黄土下,魂已随风去,有没有名字已不重要了!”话音未落,人已飘然远去。

回家以后,莲花向家人说起救她女人的面容,一家人立时惊得目瞪口呆,那个女人分明就是秀儿!

第二天,从官府传出消息,芦苇荡里那把大火,烧得十分邪性,齐齐地烧毁了方圆三里的芦苇荡,却并没向外扩展。瞭望台的官兵发现火情,点燃爆竹,马队迅速包抄,方圆十里竟然未发现一个行人!在燃烧后的灰烬里有百十具尸体,尸体周围散落着些许银钱和其他物品。官府考证,这些被烧死的人是些打家劫舍的土匪。

那天晚上,秀儿坟前断断续续烧了一夜的纸钱,天亮时,坟前已集了一大堆的纸灰。感念秀儿为一方百姓除了土匪这一大害,镇上人为她建了一座祠堂,祠堂的名字就叫“秀姑祠”。

秀姑祠历经百年,香火不断,老镇上的人都说,秀姑祠很灵验。七十年代初,秀姑祠在破四旧的运动中被拆除。但关于秀姑祠的很多传说却一直在民间传扬,一直流传到如今。

民间鬼故事图片第五篇-聊斋故事之淫骨菩萨

今年北方大旱,难民大量涌进了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城东出现了一个玉娘,施粥舍药,活人无数。被灾民称为玉菩萨。

灾民中有病溃严重的,浑身恶臭,人们躲避不及,只玉娘笑嘻嘻的,毫不在意,不顾恶臭,亲自照料这么几个人,玉娘的药好、照顾仔细,很快这几个人慢慢就恢复了,本就年轻有力的,经过一番救治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时间慢慢滑过,大部分灾民陆陆续续返回家乡,这几个病溃者,感恩玉娘照顾,不愿离去,愿意为奴为仆留在玉娘身边,玉娘也是笑嘻嘻的答应了。

这几个年轻人,在于娘身边做些也没有大事可做,每日之些许日常小事而已,吃得饱穿得暖,玉娘平时对待这些年轻人也不像对待仆人一般,自然心满意足。

然时日过久,日日看着这玉娘,玉娘年轻貌美,丰腴妩媚。便生出其他心思来,饱暖思淫欲。

年轻人里面有一个叫阿贵的,因这次生溃病,腿瘸了,平日便有些自卑,言语甚少,一日晚间阿贵回到自己房中,刚刚歇下,忽听到房门轻叩,阿贵虽心中疑惑是谁,但仍起身开门,只见玉娘笑语盈盈立于门外,玉娘轻轻道:“不让我进去吗?”

阿贵迷瞪瞪让开,玉娘进门之后便将房门掩上,夜间再未有出这间房门来。

阿贵第二天神清气爽,面带喜色,见到其他几个年轻人,那几个年轻人也是神色得意,面带春色。

自此之后,玉娘便夜夜歇于阿贵的房中,阿贵自此就很是得意,认为自己是玉娘的心上人,对待其他几个年轻人也是语气含讽,常带指使之气,时间已久,自然引起众怒,一日发生争执,阿贵便将玉娘日日宿于自己房中,于自己早已结为秦晋之好告于大家,众人一听大惊“胡说八道,玉娘明明每日在我房中歇息,怎会到你这个瘸子的房中。”言语纷纷,明白了大家之意,大家心中害怕,这玉娘会有分身之术不成,怎么都说玉娘在自己房中。莫不是什么精怪。

众人便将此事告知了当地的德高长者,长者一听,大怒,败坏民风,不守妇道,连同当地乡亲逼玉娘自缢。玉娘笑嘻嘻的,也没有反驳,在门堂之上便上吊了。这些年轻人后悔不已,便将玉娘尸身收了,连同玉娘平时的穿戴,一并装棺葬下了。

玉娘的这些穿戴引起了一些宵小注意,是夜刨坟开棺,白天安葬晚上盗墓,结果棺中仅存一完整的骨架,洁白如玉,把这些小贼吓得哇呀乱跑了,随即便传出来了,玉娘的墓中之尸身变白骨了。

那德高长者,听到这一消息,呆愣半晌,没想到啊,竟然是淫骨菩萨。长者便告知大家:“你们不用害怕,这玉娘不是什么妖怪,她本是一世间女子,因为积德行善,做下不少功德,被免于世间轮回之苦,受封为仙,但是有因为她为善不辨真伪,幸喜淫乐,败坏民风,为仙家不容,便驱除仙界,成了轮回之外,不在五行中的一妖仙,被称为淫骨菩萨。”

这事情本来到此就来了了,但未曾想,这个玉娘的故事给一个小姑娘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小姑娘偷听到大家讲的玉娘的经历,心中暗羡,自想成为玉娘那样的洒脱之人。

小姑娘自此也行如玉娘,行善好德,但淫乐之事却从来也是偷偷摸摸,束手限脚,终一日被其家人所知,感到家族蒙耻,要将小姑娘浸猪笼。忽玉娘现身,将小姑娘救走。

玉娘告知“心中如有枷锁,你便做不到随心所欲,想着要做婊子不要还想要立牌坊,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便不要羡慕,规规矩矩的做一个世间人没有什么不好。”飘飘然离去。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图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图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9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