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听的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听的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黄衣狐仙民间鬼故事、民间真实的鬼故事、民间有声鬼故事、新疆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听的第一篇-古代鬼故事之子母凶

远平镇冯记米行的掌柜冯喜贵奸猾吝啬,做生意缺斤短两,对伙计百般挑剔,动不动就借故扣除工钱。其中林青性格纯良,量米分量足,被扣除的工钱最多,有次到了月底,居然还欠冯喜贵五十文钱。好在林青无父无母,孤身一人,在这里就图吃个饱饭。

这天晚上,冯喜贵正在盘点算账,林青摇着扇子伺候。忽然有人敲门,林青开门一看,一位牵着小孩的妇人站在那里,居然是玉奴母子。玉奴和林青同村,丈夫几年前出外做生意,一去就再也没回来。玉奴独自带着孩子,常常三餐不继。街坊四邻开始还周济她一些,时间长了就视而不见了。前几天玉奴母子患了重病,家里又断了炊,走投无路才来米行赊米,被冯喜贵一口拒绝。林青心里不忍,偷偷舀了一碗米给她。现在玉奴母子又来了,想必是又揭不开锅了。

玉奴刚要开口,林青就急忙摆手,压低声音说:“掌柜的在呢,今天不能给你米了!”玉奴道:“我今天不是来讨米,是来卖米的!我丈夫回来了,带了一船货物。这些米吃不完,想卖给你们。”林青这才发现外面还停着一辆装满米的大车,很为她高兴。奇怪的是玉奴母子身上和米车上都有一股怪味,非常难闻。

冯喜贵听见她说卖米,立刻踱步过来。他嗅嗅车上的米,说:“这米怎么一股怪味?”“船上的熏肉发臭了,串了味道。掌柜的要是肯要,我情愿半价卖。”玉奴道,冯喜贵生怕她反悔,立刻过秤算账,交割清楚。

林青送他们母子到门外,玉奴把卖米的银子分了他一半,道:“这家掌柜心狠手紧,你在这里也攒不下钱,拿这银子去外地做个小本买卖吧!”林青死活不肯收,玉奴塞给他,牵着孩子扭身就走。那个小孩忽然回头,冲着冯记米行一笑,阴冷怨毒,诡异无比。林青寒毛一,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冯喜贵让林青连夜把米晾在院子里,让夜风吹吹臭味,明天掺到好米里卖高价。没想到第二天天一亮,晾的米居然都不见了。地上零星散落着一些米粒,收起来刚好满满一碗。冯喜贵以为遭了贼,大骂林青没有照看好。林青诧异不已,隐约觉得这事和玉奴脱不了干系。

没过两天,远平镇的鸡鸭畜禽忽然一夜之间都生了病,死个精光。接着在人群里开始蔓延一种疾病,冯喜贵也很快染上了。先是腹泻呕吐,接着手筋抽搐,大汗淋漓。他花了不少银子请郎中诊治,病情仍是一日重似一日。

这天听说镇上来了一位道人,人称华真人。不仅修为极高,还擅长岐黄之术。冯喜贵如得了救命稻草,让林青连夜去请。林青打着灯笼,心急火燎地正走着,忽然看见玉奴牵着孩子站在前面。她脸色青白阴郁,身上穿着簇新的衣服,只是式样有些奇怪,像是死人穿的殓服。而他们身上的怪味愈发明显,奇臭无比。“你怎么还不离开这里?再晚就来不及了!”玉奴冷冷道。林青正要问她怎么回事,眨眼之间玉奴母子已经不见了。林青一个激灵,当下也不敢细究,急忙去客栈请回了华真人。

华真人来到冯记米行,见冯喜贵身上已经乌青,摇头道:“这种病乃是霍乱转筋之症,俗称吊脚痧。十病九死,非常凶险。初得者以浓姜汁服食来复丹,尚有挽回余地。冯掌柜病入膏肓,已经来不及了!”冯喜贵一听,老泪纵横:“道长救命,若能治好我,情愿以重金相谢!”

华真人摇头道:“判官面前无穷富,黄白之物岂可买命?此次疫症来势凶猛,冯掌柜若有此心,不如捐出善款,广散来复丹,倒能救治那些刚刚得病的穷苦人。”冯喜贵一听救不了他,还要他出钱散药救那些穷光蛋,不禁哭得更厉害了。

林青听了华真人一番话,顿时明白玉奴为何让他速速离开此地。但眼看远平镇死于吊脚痧的人越来越多,他岂能独自偷生一走了之?林青拿定主意,将玉奴母子的事和盘托出。华真人一听,面色一凛,沉吟道:“若以此言,小施主见到的玉奴母子,想必已经不是人了!”林青闻言,大吃一惊。

民间鬼故事听的第二篇-归魂记

2008年冬。莫斯科红场上空白雪飘零,一派初冬的萧条景象。位于红场东端的列宁墓前,一等列兵卡宾手握自动步枪正来回迈着方步,雪花已经积满了他的军帽。

1924年列宁逝世,他的尸体经过特殊防腐处理,一直存放在这座神秘的建筑里,专门有一个排的护卫队进行轮流守护。

此时苏联的大国风范早已荡然无存,千头万绪的民族纷争,已经把这个前世界强国弄得支离破碎。

一辆奔驰轿车停在了列宁墓门前。卡宾立即做了一个立正的姿势,并对走下车的三名黑衣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三名黑衣人目不斜视,径直走进列宁墓里,关上了厚重的大门。

卡宾认识这三个人,自从十年前他在列宁墓驻守,他们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准时光临这个地方。领头的黑衣人名叫科洛夫,是全世界赫赫有名的医学大师。

虽然列宁墓的地下藏有层层机关,但是卡宾能够想象他们在下面的一举一动。因为,表面身份是俄罗斯士兵的他,实际上有着浓厚的车臣血统,他一直为车臣的独立武装提供情报,实际上是一名车臣特务。

凌晨三点钟,列宁墓大门再次打开,三名黑衣人走了出来,一头钻进早就已经等在那里的轿车,扬长而去。卡宾活动了一下关节,确定四下无人,一转身熟练地推开了门口。

列宁的棺材就摆在屋子里的正中央,他的遗体闭着眼睛,静静地躺在化学溶液里,就象睡着了一样安详。卡宾按动了棺材下的一个机关,一道台阶立即出现在脚下,他轻巧地走了下去。

走到地下室,他伸手打开灯,只见四周是各种机械设备和化学用品,中间摆着一张桦木书桌,书桌上平放着一本厚书,书的封面颜色漆黑,用烫金的颜色写着三个古雅的中国文字“归魂录”。

卡宾戴上手套,翻动书页,脸上露出大喜的神情:这本书终于破译完成了。他摸出身上的数码相机,对着上面的注解文字一张张地拍摄起来。

对于这本书的来历,卡宾是非常熟悉的。早在晚清的时候,俄罗斯通过《尼布楚条约获得了中国大量的国土,并在一战时期,无意中在这块掠夺来的土地上发现了一个明朝墓葬,在陪葬物品中找到了这本书。此书后来传到生理学大师巴莆洛夫手中,被大师看到了其中惊人的价值,因为这本书记载的是死尸复活的法术。但是,由于文字和文化上的原因,《归魂录始终没有被俄罗斯人完全掌握,一直到他逝世那天都无法解开其中的几个关键秘密。

卡宾把《归魂录摄影完成后,小心地把各样物品放回原处,恢复原样。他走出台阶,按动机关,地面上的地板慢慢收缩合拢,地面平整如初。他整了整军容,正要迈步离开,无意中望了一眼棺材,顿时被吓了一大跳:躺在棺材中的列宁睁开了眼睛!

卡宾的心脏几乎跳出了胸膛,他定了定神,壮着胆子走近棺材,只见列宁的眼皮正轻轻合上,很快又回复到沉睡的模样。他大出了一口气,大步走出了门口。

几天之后,卡宾出现在车臣北部的高山上。他钻进了一个山洞,在几个武装士兵的带领下,走进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很多人在那里忙忙碌碌,几个身穿白大褂的人微笑地看着他。他们的身后放着一个庞大的玻璃缸,里面装满了浅黄色的液体,当中浸泡着一具赤裸的男尸。那是车臣“独立之父”杜达耶夫的遗体,1996年他被俄罗斯导弹击中身亡。

----俄罗斯议会决定,2011年初,列宁遗体将迁出红场安葬,不再进行永久保留;

----1999年,毛ZHU席遗体进行过一次较大抢救,暂停开放。有传说现在里面放的其实是一具替代的腊像。

民间鬼故事听的第三篇-乡村诡事之夜枭

最近读到关于一个说是有关中国精怪的书籍,书里提到的东西其实并不是子虚乌有,因为在我的身边就曾经经历过这些精怪的事情。传说凡是有血肉有精气之物都会生出灵智都会成精成妖·其实这么说的话有点笼统,具体的妖怪是有等级划分的,比如第一层就是开窍,也就是生出灵智,这一步是很必要的,着也就是妖怪不同于其他动物最本质的区别。开了灵智之后就是第二层生智了,所谓的生智就是动物开窍之后经过日积月累的修炼,渐渐的脑袋里多出了一点不同于动物的智慧,换句话说就是变聪明了。第三步就是变形了,这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有的动物经历过几百几千年的修炼,好不容易要化形了,但是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以前就听说过有一种狐狸经过修炼之后到了要化形的时候都会去找人问一句我像不像人,如果那个人回答说不像,那么那个狐狸就要继续修炼了,直到有人说他像,他就会摇身一变变成真正的人!

闲话不多说,今天来说说一个关于夜枭的故事,那么什么叫做夜枭呢?夜枭其实说明白了,就是黑老鼠成了精怪,那么为什么叫夜枭呢?黑老鼠其实是一种很稀少的动物,因为它们喜欢夜里出来偷鸡蛋,所以也叫夜盗。夜枭是夜盗经过百年才会变成的,它们有个习惯,就是喜欢吸食人的脑髓,其实这个习惯是因为它们之前就是喜欢吸食鸡蛋。之所以知道这个,是因为我们村里有个出马的弟子,也就是东北的出马仙。其实这个出马仙就是妖怪附身在人的身上,准确的说不算是妖怪,其实是地仙,那么神秘叫地仙呢?动物修炼第一层称之为精怪,第二层称之为妖怪,最后就是仙家了,它们为了可以换取功德,就会寻找合适的载体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从而积累功德,以便于它们以后渡劫的时候可以轻松一点。

马大姐是我们那边远近驰名的出马弟子,她的仙家就是一个成了地仙的狐狸,要说这狐狸啊,还真是地仙家的大户人家,传说狐狸里面有一个成了仙的,就是胡老太爷,胡老太爷有几个子女,前八个分别是胡大爷,胡二爷,一直到胡八爷,最后是个女的,叫胡九妹,其实不要看这么多狐仙,其实他们里面成仙的也就四个,分别是胡三爷,胡四爷,胡八爷,还有胡九妹。这位马大姐身上的仙家就是它们里面的胡四爷!胡四爷是全部地仙的领头人,本领更不要说了,有一次我们村里闹了一件事,我才有机会见识到这位胡四爷的本事。

话说在村西头的一户人家,有一个痴呆的儿子,原本家人只是以为是痴呆这么简单的,但是有一次的夜里,这家主人起来上次所的时候,突然发现在草棚里有两个冒着绿光的东西,就好像电灯泡那么大,这下可把他吓坏了,第二天一大早这家主人就拿着武器拨开了自己的草棚,这一举动不要紧,差点把他吓死,他看到自己的儿子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脑袋上有一个碗大的洞,可是奇怪的是此时却没有一丝的血流出来,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脑髓!这下可炸开了锅!一时间村子里都传开了说什么这户人家招妖怪了,傻儿子被妖怪吸干了脑髓。这户人家在经过几天的恐慌之后,最后还是憋不住了,于是就找到了马大姐,马大姐二话不说就来到了这家,来到这家的草棚了,马大姐先是围着草棚转了一圈,然后鼻子四处的嗅了嗅,突然盯着墙角的一处冷笑了一声,然后说:“好你个老鼠精,今晚我就好好的收拾你!”于是就吩咐这家的主人说:“你们赶紧去准备一把杀猪刀,年月约久约好,还有我要女子的经血,那么赶紧去准备吧,今天晚上我让你买看看你家到底藏着什么妖怪。”

到了晚上,马大姐就来到了这家,只见马大姐盘坐在地上,双手在空中划着神秘的手势,不一会就只见马大姐突然站了起来,这时候说话的声音赫然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只听马大姐说:“你们都出去吧,把我要你们准备的东西给我。”这时候,旁边有懂得门道的人问道:你是胡三爷还是四爷?只见马大姐冷笑着说到:“你们请不到我三哥,今晚是你胡四爷来帮你们的。”说完就忽然冲到草棚那里,那速度快的惊人,只见马大姐双手用力的对着墙角一推,大家赫然发现墙角那里有一个大洞,足足有牛头那么大!就在这时,从洞里突然窜出来一直浑身青色鳞片的老鼠,那只老鼠足有小牛犊子那么大,双眼绿油油的看着马大姐,突然像人一样站了起来,对着马大姐吱吱呀呀的叫唤了一阵,只见马大姐也是对着那个老鼠叫唤了一阵,从马大姐嘴里发出的赫然是狐狸的叫声,一人一鼠商讨了半天,突然马大姐脸色变的难看起来,厉声喝道:“好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今天本大仙就收了你!”只见马大姐把手里的经血泼到那个夜枭的身上,那个夜枭身上的青色鳞片就纷纷的脱落在地,原来身上的青色麟片是夜枭的保护甲,可以说是刀枪不入,只有用至阴之物才可以去掉,于是没有了护甲的夜枭看势头不对,赶紧掉头准备逃跑,胡四爷哪里肯放他逃跑,只见胡四爷说时迟那时快,拿起杀猪刀就冲着夜枭甩了过去,只见一道精光闪过,那个夜枭就应声而倒,眼见就没了气息,这时候,胡四爷冲着那个夜枭的尸体一指,尸体突然就不见了,胡四爷拿起杀猪刀在地上写到:“胡四爷到此除妖!”写完只见马大姐浑身一震,就昏了过去,想来是体力透支加上胡四爷上身所致,于是众人赶紧把马大姐送回家去了。看到这里村里的众人也是唏嘘不已啊,这个夜枭至少也有二百年了,不然身上是不会生出鳞甲的。

好了,这就是关于夜枭的故事,本故事也是我听家里的老人说的,至于真实性估计差不多是存在的,毕竟我是见过马大姐的,确实很神奇!

民间鬼故事听的第四篇-走龙 作者:彻夜狐狸

蛇500年成蛟,蛟1000年化龙。龙乃四灵之首(龙,凤,麒麟,龟),善变化,能兴云雨,利万物。至于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龙,貌似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科普之光遍地开花的 今天,也许大多数人都宁愿相信钱钟书,钱老爷子提出的龙图腾说。既龙是古代部落的图腾,是由马首,鸟爪,鱼鳞,蛇身,鱼尾所组成。而不愿意相信自己身边那些老辈人所讲叙的故事。可能大家都觉得老人们比较迷信,看到什么不能解释的东西就说是龍吧。

但是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要是只是一两个人说说倒也罢。但如果说的人多到了一个程度了我们就得从新去思量一下了。今天且不论是空穴来风还是确有实事,各位在听我说说我家乡里的一些关于龙的传说后就自然有结论了。

走龙和走蛟,是湖北四川一带对于河里游龙的一种说法。我老家就是湖北的,湖北自古乃千湖之省。大大小小的湖泊星罗棋布,如散落的珍珠一样被纵横交错的河流所穿织,历史上的湖北,光3平方千米以上的湖泊就曾有1100多个,只是由于各种因素影响,大多是人为因素,导致现在仅剩下了300余个。令人不胜可惜,水是生命文化的起源,也许正是因为这些承载着生命的水域越来越少,所以才导致我们现在很少再能看到那些传说中的物种吧。在这里我呼吁下大家,爱护大自然。不要擅自去参与或插手大自然的演变。也许有时候正是因为你自认为做的一件小小的好事,而让一个物种就此从地球上失去了那本该属于它的一席之地。记住,我们人类,就算可以主宰地球,但也终究不是大自然的主人,大自然的主人永远是那些跟我们一样渺小,但值得尊敬的各种生命。

我家在湖北荆门的一个小镇里,现在虽算不上发达,但在80到90年代初的时候还是曾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繁华,在荆门历史上也曾被冠以过小汉口这一美誉。对于后来的衰落,有人分析说是因为改革开放后,青壮年劳动力都南下打工导致的经济衰退。也有很多老人说是因为上游筑了坝,导致河里缺水,把环绕我们小镇的那条大河里的龙逼走了,带走了我们这一方的福泽。不管原因是什么,总之小镇是从此衰落了。

记得那年我三岁,河上游大坝落成,准备开始正式蓄水,当地政府都正在热烈的庆祝活动中。一些当官的更是带着一大帮子人,兴高采烈的去为大坝的落成举行神马的闭闸仪式。由于我家是住在河边上的,听说今天要闭闸,爷爷也就抱着我和一些一辈子都没怎么上过岸的老渔民们站在河边望水,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但是还是阻止不了水位的下降,仅仅几个小时的时间,河里的水就从之前的能走船的深度,降到了几乎可以看见河底的泥沙。边上的一帮老渔民看着看着眼泪就随着下降的水位啪啪的掉了下来,你可以想象一下,一群精瘦黝黑在河里大风大浪中都毫无惧色的铁铮铮的老爷们哭起来是个什么样,我当时小。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哭,直到我后来长大了背井离乡的时候,才终于明白了那种感觉。一辈子吃住在船上,以水为生的人。你断了他的水,不就是跟毁了他的家一样吗?

民间鬼故事听的第五篇-蛇妖报恩

陕西南郑秀才王五,年方十九,出身寒门,自幼父亲病亡,和母亲一起相依为命。因为家贫无依,只得靠母亲接一些针线活的微薄收入来度日,所以经常是有上顿没下顿,幸亏邻居刘大看他们孤儿寡母可怜,时常周济他们,这样王五才得以继续读书考了秀才,所以娘俩都很感激刘大,尊称他为刘大先生。一日傍晚,王五吃完饭正和刘大先生在自家门口聊天,忽然看见自路东有两人向这边走来,远远看去似乎是两位年轻女子,一着粉衣一着黄衣,身姿婀娜步履翩翩。待她们走到近前再仔细一看,那真是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均是丰姿冶丽的二八佳人。王五正值青春年少之时,此时又尚未娶妻,自是眼光紧紧盯在二人身上眨也不眨,一副痴迷之相。

经过王五家门口的时候,粉衣女子看见王五那神不守舍的样子,不由转头轻轻一笑,随即停下脚步与同伴小声嘀咕了一会,好像在商量着什么。待二人说毕,只见那黄衣女子突然上前对王五拜了一拜说道:“我和我家夫人去走亲戚,现在天色已晚但却路途尚远,我们两个弱女子晚上赶路也不安全,我家夫人想让我问问公子,不知能不能让我们借住一晚?”王五听得此言大感意外,一时有些踌躇。虽说女子所言合情合理,但是毕竟素不相识,况且男女有别,这可如何是好?刘大先生在旁看了个满眼,此时见王五一副为难之色,于是便对王五说道:“这有什么困难的,你家本有两间房,你让她们和你的母亲住一间不就行了?”王五听了心中尚有些迟疑,斜眼看去那粉衣女子站在一旁也不说话,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偷偷看着王五,清眸流盼楚楚可怜,王五见了不由心肠一软,再加上刘大先生一说,当下满口应允,将两位女子让了进去。

一进得房中先将她们引见给自己的母亲,并向她禀报了缘由。老夫人也本是热心慈善之人,当即就留两位女子在自己房中宿下了。第二天一早,王五起来向母亲问安,却发现两位女子已经在洒扫厨舍打水做饭了,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王五不禁大为诧异,就去问自己的母亲。母亲笑着说道:“昨晚聊天的时候,那位夫人自称姓黄,芳龄十八,是个寡妇,和她一起的是她的婢女小慧。家中除了一些远亲之外也没有什么亲近的人。她说她看我年老心慈,愿意认我为母亲,也好帮我在家里操持家务。我见她身世可怜,且又手脚勤快,而我年龄日增,这老胳膊老腿越来越不中用了,留下她以后也能帮我做点家务,所以就应允了她,你们以后就以兄妹相称吧。”说毕便让黄氏上前见礼。王五听罢心中有些惊讶,心道这女子来路不明,总觉得留下她们似乎有点不妥,但见老母已经答应,他又是个孝子,也不好拂了母亲的心意,于是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让她们住了下来。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听的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听的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01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