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吧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吧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乡村、迷你世界民间鬼故事、老东北民间鬼故事、在线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吧第一篇-鬼节画白圈 作者:彻夜狐狸

在湖北靠西北一带,都流行阴历14画白圈的。

因为阴历15就是传说中的鬼节,这天鬼门关大开,下面的东西都会在这一天上到阳间来。所以在14的晚上,人们就得早早的在自家房屋周围,用烟草灰画上一个圈,把自己家圈在里面。这样孤魂野鬼就不会擅自闯进来了。

当然现在的农村都很少有用柴禾做饭了,所以用烟草灰,也就换成了用石灰,不过效果也是差不多的。

狐狸今天要说的故事就是发生在我读高2那年,我们学校周围住户家发生的一件离奇事,当时这件事在我们学校都是被传的沸沸扬扬。

我至今还记得那年的中元节是星期四,因为第二天星期五放假。依旧是上学的路上,貌似我身边的故事十有八九都是发生在我上学的路上,或是上学的时间中。一回头发现,他妹的我这么20多年除了5岁以前一直在和稀泥玩以外,居然什么都没干,全部哪来上学了。发K的中国式教育啊。痛恨,人一辈子几十年就浪费了一大半在学习怎么准备中了。

闲话不扯,题归正传。星期四那天早上,我依旧是天没亮就往学校赶,那会还是走读生,学校就在我们小镇上,离家比较近。

当我绕着熟悉的小路,从河边的小村庄走过的时候,突然发现,一户人家的白线被踩断了。

你要知道,在我们那里,基本人们是很少起早床的,因为留在家里的都是老人小孩,基本不用上班。所以我当时就在想,这是谁起这么早,还把人家的白线弄断了真他妈缺德。

然后那天早上,上到第二节课的时候,我们读书读着读着,就听到了外面传来哀乐。下课就看到有几个老师聚在一起讲:“哎,陈老师,你有听说没,学校边上包河(村名)的一户人噶(家),昨天夜噶被勒东西(鬼)摸进克哒。把屋里的一个老人都黑死了。”

“咦也,他屋滴昨天夜噶冒画白线么?”

“哪个说冒画啊,听人噶说线都被踩断了,勒白石灰上哈(全)是赤脚巴子印子,把石灰都踩的漆黑。”

“鬼嚼(瞎说,乱说),画了线的勒东西是哪样(怎么)进去的?”

“鬼滴姆妈晓得,外头的人都晓得了,讲的黑死人。”

“说是那家的男的昨天晚上不信邪,拔脚毛了。”

“怪不得的,那也是敲死(找死)”

在我们那有这么一说,一根脚毛管三个鬼,脚毛越多的人鬼越是不敢靠近,所以中元节的时候最忌讳拔脚毛。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居包河的村民后来传,说是一入夜,那户人家的老人小孩就听到有“人”(鬼)在哭跟那男的说,那男的又听不见。后来就整夜整夜的听到门被人敲的响,并且明显的是用指头弹的。人一般敲门都是用5指的指节敲,哪有用指头弹的?用指头弹,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鬼敲门。

那男的刚开始还听不见,后来弹的人(鬼)越来越多,昂(哭)的越来越黑人,那男的才觉醒。不过他家是个杀猪的,听人说杀猪刀辟邪,就拿了个顶红刀(杀猪刀)去把门打开了,门一开,又一点声音没有。再一关上,弹门的声音又慢慢响了起来。

那家的老姆妈,本来又有点信这个,见了这情形,结果受惊过度,一下就被吓死了。

然后,今天早上那户人家的女的起来开门的时候,果然见围着屋子画的那圈白线被踩的七零八落了。

上面全是一个个打着赤脚巴子的黑脚印。

民间鬼故事吧第二篇-人狐大战

明朝年间,连浮山的山脚下有个井头村,村里有个叫郭三满的农夫。

郭三满父母早亡,靠耕种几亩薄田度日,生性好赌,日子过得有些窘迫。

这天,郭三满赌赢了钱,给自己买了些酒肉,带在身上就下地干农活去了。

到了地头,先将酒肉放在树下阴凉处,留作半晌饿了食用。

干了一会活,有些累了,郭三满放下锄头,走向地头休息。

远远望去,忽然看见树下一只白色狐狸,连忙跑过去,发现那狐狸喝了他的酒,醉倒在地。

郭三满大喜,将狐狸绑了,准备回家剥皮吃肉。

行至半途,忽然看见一位瘦削的老者,开口要买他手中的狐狸,说是要积德放生。

郭三满本不想卖,但老者开价不低,心想有了钱又可以豪赌一把,不觉心动,痛快卖了。

郭三满得到银子后,约了邻居胡二水,同去赌钱,手气甚好,赢了不少,大吃二喝,很快挥霍一空。

一个月之后,郭三满下地锄草,忽然,草丛里窜出一条毒蛇,一口咬在他的脚上。

郭三满暗叫不妙,拔腿就往村里跑去,没跑几步,就倒在了路边,霎时昏迷不醒。

当郭三满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一栋豪华的府宅里面。

原来是被人救了,主人是个白衣女子,由丫鬟簇拥而来,见面就朝郭三满拜谢。

郭三满一头雾水,白衣女子这才娓娓道来。原来这女子竟然是狐族之女,名叫阿雪。

当日,阿雪偷喝了郭三满的酒,被郭三满擒后又卖给心善的老者,老者又将她放生。

今日,阿雪路过,见郭三满身中蛇毒,这才将他救回养伤。

郭三满连忙起身道谢,身体也很快恢复如初。

临走时,阿雪又赠他许多金银,将他送出宅院,但见院门掩映在一片竹林之间。

郭三满沿着门前道路而去,按照阿雪的指点,很快走出群山,找到回家的道路。

回到家中,郭三满听村民一说,才知已经过了半年之久,他明明记得只住了几日而已,当下颇觉怪异,又将巧遇狐族一事说了,乡邻们更觉奇异,都说郭三满有造化,得狐仙相救,还受赠金银,真是洪福齐天。

郭三满甚是欣慰,手里有了金银,也不着急盖房娶妻,照样在破房烂屋里住着,一心只想豪赌一把。

郭三满带了所有金银,入了赌场,众星捧月,甚是得意,整夜豪赌,手气甚差,一夜输得精光,连衣服都当于别人,最后穿着内裤哆哆嗦嗦被扔出赌场。

郭三满正坐在路边嚎哭时,赌友胡二水忽然走来,对他附耳低语,顿时乐了。

二人一阵密议,决定带着众赌友进山,要将那狐狸窝一把火烧了,好抢回金银享乐。

聚齐二十几个赌友,带了弓箭火石火把,准备停当,浩浩荡荡出发。

众人沿着崎岖的山路而行,走了几十里地,始终不见狐族庄园。

众人皆累得疲惫不堪,倒在路边叹气,互相抱怨行事鲁莽。

忽然,有人看见远处草丛里白影一闪,大叫:“狐狸!”

众人大喜,连忙一起追去,追出不远,看见前面一片竹林。

但见竹影婆娑,那狐族宅院就在竹林深处。正是阿雪家的那座隐秘的深宅大院。

众人都潜行靠近,将大院团团围住,同时拉开弓箭,要将那点燃的箭矢射向院内。

众人还未开弓,忽然听见身后响起刺耳的尖叫,猛然回头,但见一只只白狐猛然扑上,撕咬向他们的喉咙。

一时间,人狐大战开始,众赌徒皆不是狐仙的对手,喉咙被尖牙利齿咬断,鲜血狂喷,纷纷惨叫着倒地,霎时断气。

赌徒们手中火把落地,引燃荒草,又引燃赌徒的衣物尸首。

片刻后,赌徒们被烧成二十几具黑色的尸骸,暴尸荒野。

事后,赌徒们的家人进山寻找,将他们的尸骸运回葬了,再无人敢进山猎杀白狐。

民间鬼故事吧第三篇-古代鬼故事之翡翠连环

一 引子

一个夕阳昏昏的傍晚,一个草台戏班子搭了起来。

简单的舞台上搭着紫红色的布幔,颜色已经有些陈旧了。布幔当中一张匾,写着戏班子的名字。自然不是什么名班,可是对于这经济落后的小镇子来说,如此的戏班子足以怡情了。

时值明末,正是中国古代戏曲的繁荣时期,除了昆曲这样的正统腔调之外,一些地方小戏也开始发展。于是,经常有简单的戏班子到小城镇去,架起不大的草台,置办简单的行头,咿咿呀呀地倾吐着才子佳人的传奇故事。

夕阳完全沉入西山,台下已经坐满了看客。这个时候,一男一女走上了舞台,男人坐在台侧拉起了胡琴。女的已经抹了淡淡的胭脂,脸上贴了简单的片子,她道一个万福,和着琴声开始唱戏。

一字一句,都是珠圆玉润的声音,台下便有人赞叹:“这个叫凤蕊的唱得真好!能来我们这样的小地方唱,真是不容易啊。”

也有人说起她的身世,“身边拉琴的是她丈夫,据说两个人的感情好得很呢。”

然而,议论声很快就低下去了,大家望向戏台的目光开始充满了诧异。在灯光下,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丝不对劲──凤蕊身上的行头很简单,可是她头上有一枝发簪,翡翠的,却幽幽地闪着夺人心魄的光。

“她头上的发簪是真的!是上等的翡翠!”台下终于有个人叫道。

顿时,台下的人都开始议论开了。要知道,戏子的头面是非常重要的,在这样薄利的戏班子里居然出现了用真翡翠装饰的头面,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豪举!

众人开始喝彩了,不仅仅赞她的唱腔,还赞她的头面。

凤蕊有些得意了,没有哪个女人会对称赞无动于衷。她身边的男人也更卖力地拉着琴。只是,没有人注意到男人脸上闪过的那一丝冷笑。

突然,凤蕊不唱了,她向前走了几步,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线牵引一样。然后她停在了台中央,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

恰在这个时候,台上传来了一声巨响。那块悬在布幔当中的匾额突然落了下来,不偏不倚地砸到了凤蕊的脖子上。

凤蕊应声倒地,血从匾额下流了出来。紧接着,她头上的发簪一晃,整个头颅从脖子上齐齐地断了下来。

“天啊!”台下的人都被这一幕吓住了,四散而逃。

混乱当中,断了头的凤蕊并没有死透。她那没了头的身体还在挣扎着,一只手在地上拼命地摸索,像是在寻找什么。

终于,她的手摸到了那滚落在地的发簪,身体一阵抽搐,随后归于平静。

二 不能收的翡翠

目光拉回到现代,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孟溪雪正无聊地站在柜台前。大学毕业后,孟溪雪继承了家里的翡翠店,店里不仅加工玉料,还回收和出售翡翠。现在翡翠的市价涨得很厉害,孟溪雪的收入比一般的大学毕业生都要高很多,她很满足。

不过,翡翠这东西有灵性,孟溪雪在收翡翠的过程当中也总是遇见诡异的事情。

对于孟溪雪这样的年轻女孩来说,这些诡异的事情总会成为一些抹不去的阴影,让她时时心里不好受。

比如,前不久孟溪雪收了一个翡翠的手镯,手镯一看就是老坑老货。孟溪雪当时很开心,丝毫没有在意对方的售价为何如此便宜。然而,就在收了翡翠的那个晚上,孟溪雪睡着之后听到有一个女人在自己的耳边说:“还给我……还给我……”这声音幽幽的,似乎还裹着一丝凉风。

孟溪雪好不容易从梦中醒来,她不敢睁眼,便伸手推了推在自己旁边的男朋友李晓磊。李晓磊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那个诡异的女声就不见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孟溪雪实在是睡不着了,于是她把李晓磊弄醒,唠唠叨叨地说着话:“收这些翡翠真是危险啊,谁知道每件翡翠上有没有什么邪门的事呢?更重要的是,我不能死,我还没和你结婚呢。”

李晓磊听了这话之后突然开心起来,他一把拉住孟溪雪的手说道:“可不是嘛!我们还没有结婚呢!既然你对收翡翠这件事如此忌惮,那么结婚之后我来接手这个店吧,你可以安心地做老板娘。接手这店以后,我准备扩大规模,然后开始几个新的项目。现在翡翠的行市这么好,我相信咱们一定能够抓住时机,发一笔大财……”

黑暗中,孟溪雪听着李晓磊那兴奋得发抖的声音,从中她不仅听到了一个男人的雄心壮志,同时她也听出了一丝不对劲儿的东西──对于李晓磊来说,结婚更多的是想拥有那个潜力无限的翡翠店,而不是孟溪雪本人。

孟溪雪叹了一口气。她和李晓磊的爱情从大学时期就开始了,现在即使发现了什么不可靠的地方,她也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务之急,是把那个诡异的手镯卖出去。

几天后,孟溪雪终于把那个翡翠手镯卖给了一个不信邪的老外,可是那件事情的阴影还在心里。

孟溪雪相信翡翠会记录其主人前世的事情,如果是好事也就罢了,怕就怕记录的是一些血光之灾!

民间鬼故事吧第四篇-小木匠与精怪

有个小木匠,一次到外面做工,回家时天色已晚了。路上他要经过一座大山,动身时村里人对他说:“山上有个精怪,经常出来害人,没有人敢在夜里从那里经过。”小木匠听后笑了笑说:“人有三分怕鬼,鬼有七分怕人。管它什么精怪鬼怪,没什么可怕的。”说罢,他带着一把斧头便上路了。

不多时,小木匠便来到了山里。月色很好,小道从林间蜿蜒伸向前方。小木匠只顾赶路,山风从耳边掠过。远近的山峦在朦胧的夜色里时隐时现。

走了一会儿,小木匠觉得有些不对头,走来走去总在原地打转。他仔细辨认了一下方向再走,结果还是回到了原地。小木匠心想,这定是精怪在迷惑自己。不过他并没有慌乱。而是从路边聚拢一些枯枝落叶,生起一堆火,干脆不走了。

小木匠估计精怪迟早会出来的,他席地而坐,把斧头搁在大腿上,不时往火堆里添柴。火越烧越旺,还夹杂着一些“噼啪”声,在阒寂无人的深山显得格外清晰。在熊熊火光的映照下,小木匠的脸庞显得非常淡定、坚毅。

不一会儿,小木匠听到有人在招呼他:“哎,这位小哥,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烤火呀?”

借着火光,小木匠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美丽的女子,正在脉脉含情地注视他。在这荒山野岭,深更半夜的怎么会有女人呢?他知道是精怪变的,于是不动声色地说:“我迷路了。”

女子热情地说:“我家就住在附近,我对这里很熟悉,小哥哥,我带你出去吧。”说着那女子便走上前来。

小木匠见状,干脆直白地说:“不用装了。我知道你是精怪。”

精怪见小木匠戳穿了它的面目,立刻换了一种口气:“既然知道我是精怪,难道你不怕吗?”

小木匠瞄了一眼,刚才的美女转眼变成了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妪,脸皮就像一张斑斑驳驳的老树皮。她伸出枯枝似的手指,似乎要上来抓小木匠。但估计是因为小木匠坐在火堆旁,她不敢贸然上前。

小木匠心中一惊,虽然有心理准备,还是吓得不轻。不过他马上镇静下来,故意淡淡地说:“这有什么可怕的?”

小木匠的表现有些出乎精怪的意料。之前那些夜里进山的人,不是被她变成美女迷住,便是被她这个样子吓住,像小木匠这样镇定的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过她不相信吓不到小木匠,便反问道:“你真的不怕,你再看看我!”說罢她走上前来,变成更加恐怖的模样。

小木匠悄悄把斧头放在火堆里,依然头也不抬地说不怕。精怪又变出许多无比恐怖的面孔来,但不管精怪怎么变,小木匠总是说不怕。因为有那堆火,精怪始终不敢靠近小木匠。

变过许多花样后,精怪有些泄气了。她又变成了那个美女,楚楚可怜地对小木匠说:“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怕的吗?”

小木匠故意说:“有是有,但你不一定变得出来。”

听小木匠这么一说,精怪来劲了,连忙说:“那是什么?你说,我肯定变得出来。”

小木匠说:“有一次,我们村里有个人上吊死了,他双眼紧闭,舌头伸得长长的,嘴巴张得大大的,至今想起来我还是十分害怕。”

精怪听了很兴奋,马上变成一个吊死鬼的模样,双眼紧闭,张开血盆大口,舌头吊到胸前……

小木匠见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烧得通红的斧头从精怪的血盆大口插到喉咙里去了。只听一声惨叫,精怪落荒而逃。

第二天,砍柴的人发现,一棵巨大的藤萝上插着一把斧头,下面滴着乌黑的液体。

没过多久,那棵藤萝便渐渐枯死了。从此,大山里再也没有出现过什么精怪了。

民间鬼故事吧第五篇-桃花鬼索命

1、人面桃花

一段艳遇开始之前,通常是有预兆的。

那天是公元795年4月5日,清明节。

艳遇和清明节凑到一起,立刻有了聊斋的味道。

韩乎乎有一栋白墙黑瓦的房子,很安静,里面除了书, 还有竹。平时,房子里总是很安静。他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赏竹。

傍晚,他经常爬上屋顶,四下张望。

周围有许多白墙黑瓦的房子,那里面有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的女人。她们没有一个属于韩乎乎。

韩乎乎的孤独与多愁,欢乐与泪水,无人倾诉,也无人倾听。

压抑久了,他很想出去走走。

清明节那天,他终于放下了书本,走出了家门。

他是上午出门的,太阳很好,他的心情也很好。只是,路上有许多白色的纸钱,风一吹,它们在他身边飞来飞去,很晦气。

不知不觉,他走出了城。

路边是稀稀拉拉的树和空旷的田野,空气无比清新。

这时候,天变得灰蒙蒙的,似乎要下雨。

前面是一个三岔路口,竖着一块木头制成的指示牌,左边是桃花村,右边是瓦罐村。韩乎乎几乎没有犹豫,朝左边走去。

后来,韩乎乎才知道,一个好听的名字后面或许藏着一个诡秘的陷阱,一个好看的女人或许有一颗生死不明的心。

下雨了。

韩乎乎没有跑。前面也在下雨,为什么要跑?

路边有一片桃林,娇嫩的桃花在雨水中瑟瑟地抖。不远处,几间茅草屋在桃林中若隐若现。

周围不见一个人。

韩乎乎朝茅草屋走去。那是一个用竹篱笆围成的小院,简朴雅致,三间茅草屋都关着门,静谧无声。

院门虚掩着,韩乎乎走进院子,敲了敲茅草屋的门,轻声问:“有人吗?”

没有人应声。

他试着推了推,屋门开了。屋子里没有人,桌子上铺着一张宣纸,上面的墨迹未干,写的是:素艳明寒雪,清香任晓风。可怜浑似我,零落此山中。

韩乎乎感受到了一种萧索的心境。

他坐下来等。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屋门响了一下,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口,静静地看着韩乎乎。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袍子,有浅绿色的花边。她长得很清秀,脸很白,是那种常年不见阳光的白,很少见。

韩乎乎站起身,拘谨地笑了笑。

她也笑了笑,笑得跟桃花似的:“请坐。”她的语气有些生硬,口音很重,肯定不是本地人,应该来自一个遥远的地方。

她泡了一壶茶,放在桌子上,然后坐下来,毫不掩饰地看着韩乎乎。

韩乎乎扫视了一圈。

屋子里有一个四四方方的柜子,柜门上画着红花绿草。墙上贴着一张年画,画着鲤鱼和荷花。韩乎乎没有发现男人用的东西,他觉得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冷冷的雨气飘进来,屋子里有点凉。

韩乎乎试探着问:“这是你家?”

她点了点头。然后,她说了一句什么话,韩乎乎没听懂。

“我住在城里。”韩乎乎一字一顿地说。

她笑了笑,不知道听懂了没有。她又说了一句什么话,韩乎乎还是没听懂。

他们就这样前言不搭后语地聊着。

韩乎乎只听懂了一个词:许绛。那应该是她的名字。

“你会作诗吗?”韩乎乎问。

她笑。

“宣纸上的字是你写的?”

她还是笑。

韩乎乎站起身,提笔在宣纸上写下了一句诗: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这句诗有勾引的意味。

她看了一眼,没笑,低下了头。她看懂了,而且没生气。

这是一种很暧昧的暗示。

韩乎乎的心跳得厉害。

静默了一阵子,她起身给他倒了一杯茶。那杯茶和韩乎乎平时喝的茶味道不一样,怪怪的。那应该是异国他乡的味道。

韩乎乎朝她身边坐了坐,她没动。他的心里生出了浅浅的希望:也许,他们之间能发生点什么事。

外面的雨变小了,雨点伴着花瓣,飘洒在地上。天色收敛了那一抹明亮,变得凝重和黯淡。

在昏暗的屋子里,她的脸显得更白了。

韩乎乎的心里冒出了一个胆大妄为的念头。

她丝毫没有察觉,静静地坐着。

天彻底黑了,无月无星,黑得一塌糊涂。

一阵冷风吹进来,她抱起了胳膊。韩乎乎突然伸手抱住了她。她似乎挣扎了一下,只一下,然后,她不动了。

韩乎乎和她融为了一体,在一片桃树林里,在一个没有月亮没有星星的晚上。他们相处了大约有一个时辰,从素不相识到亲密无间,一个时辰显然太短了。

风更大了,裹挟着花瓣冲进屋子里,分散落下。

月亮闪了出来,用小半只眼珠子偷看他们。

有一些花瓣落在了她的脸上。她闭着眼睛,没动。韩乎乎帮她吹掉了。之后,他松开了她,满心恐惧。

她慢吞吞地坐起来,整理着衣服,一言不发。

韩乎乎朝外看了看,试探着说:“我走了。”

她没反应。

韩乎乎往外走。站在门口,他四下看。周围一片黑暗,不见一点亮光。他回头看了一眼,看见她低头坐在黑暗中,表情不详,只是下巴处有一抹浅浅的白。

他犹豫了一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

桃树枝轻轻地扯着他的衣服,似乎是在挽留他。花瓣触碰到他的脸,像她的唇一样凉。几只毛茸茸的活物低低地飞,去向不明。

韩乎乎走出了桃林,回头看,一片模糊。

那天夜里,他迷失了方向,快天亮的时候才到家。他一边走,一边回想那个叫许绛的女人,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她的模样,只记住了她脸上的桃花。

那一刻,他仿佛触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鬼气。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吧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吧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