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吓死人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吓死人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大连民间鬼故事、邵东民间鬼故事、秦朝民间鬼故事、日本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吓死人第一篇-民间异事之白莲教

徐明胜,湖南人。上世纪70年代末,他参加工作后,在一个食品厂当驾驶员,专门跑长途。当时,长途汽运十分艰苦,特别是西南一带,到处荒山野岭,路况很不好,而且时常会遇到大风大雨,那个时候真是把脑袋别在裤腰上开车。

有一年,徐明胜出一趟任务,拉着一车货赶路。到了湘西北的回龙一带,天气突然变坏了,狂风大作。他正开着车,忽然看到路边有人在招手,是个70来岁的乡间老者,说着一口很难懂的方言,说自己要回去,路还远,天气又坏,问能不能搭个便车。

如果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徐明胜真不敢答应,但见这老者一把年纪,衣着虽然极为简朴,谈吐倒是很大方,似乎是见过世面的人,身后还背着个竹篓,右手生着六个指头,便答应了。

他拉的是一车原料,厂里急用,路上也不能耽搁,如果误了期限,损失极大,因此赶得很急。等车到一个山口,前面有一间小客栈,门外空地上停了不少汽车。徐明胜已觉得又累又饿,便想吃口饭再接着赶路。他停好车,问老者道:“老伯,我要去吃饭,要不你也跟我一块儿去吃?”老者忙道不劳费心,自己带有干粮和水。

徐明胜只好自己进了客栈,一进门,里面热气腾腾,满是酒味,已经挤了不少人。服务员看见他,招呼说:“快进来坐吧,正好还有个铺。”徐明胜说自己不过夜,就吃个饭马上便走。那服务员一听就笑了起来,说:“客人,这天可走不得。你没看见那么多人都等在这儿?”

徐明胜一怔,问为什么,服务员说前面有一段是盘山公路,因为前些年砍树太多,所以土质变得疏松了,现在天气又要变坏,下起雨来很难保证会不会塌方,所以还是先在这儿歇着,等天晴了再上路为好。

徐明胜心想自己这车原料放几天,非烂了不可,这服务员只怕是想拉生意,这才耸人听闻,就说自己非得走。那服务员劝了他几句,他就是不听,胡乱吃了点东西就要出门。边上一个喝酒的汉子抬起头道:“小兄弟,人家可不是骗你,昨天下了场小雨,有个司机也和你一样硬要上路,结果从山道上摔下了山崖。你还是歇两天,等天晴了再走吧,毕竟性命要紧。”

可徐明胜已经打定了主意,自是谁也劝不转。他上了车,那老者见他要上路,便道:“小兄弟,天气不好,你还是在这儿歇一晚吧,我自己走回家就行了。”徐明胜说不是为了送老者回家,而是这趟任务实在很紧急,不能耽搁。

老者想了想,点点头道:“那上路吧,不过稍等一下。”说着,老者从背篓里摸出了一个小陶罐,下车去接了一罐水,然后进店里要了几截蜡烛头,一截点燃了放在陶罐里。蜡烛头只有一点微火,老者对客栈那服务员说:“小哥,麻烦你看一下,这罐子别让人踢翻了。”服务员一口答应,老者这才回来说:“上路吧。”

徐明胜不知他在搞些什么,心里有点嘀咕,发动车上了路。刚开出两公里,一道闪电劈下,又是一个焦雷,顿时暴雨如注,倾盆而至。徐明胜见突然下起了暴雨,心里不停叫苦,可是眼前却是一清二楚,虽然雨水不住打在挡风玻璃上,可是车子却平稳之极,简直就和开在坦途上差不多。他开了一程,心里也渐渐安定了,心想那服务员果然是在吓唬人,这么大雨也不见得有什么了不起。

他胆子也大了,一边开车一边和老者闲聊,只是老者的方言甚是难懂,徐明胜有一大半没听懂。正开着,前面的山路有个大拐弯,徐明胜刚拐过去,眼前忽然一黑,本来平平稳稳行驶的汽车突然间直打滑,车子也熄火了,竟然有滑下山坡之势。这一下把徐明胜吓得魂不附体,当时就怪叫起来,心想这回完了,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哪知他正要闭目等死,却觉车子忽然一稳,老者急急道:“快开车!”声音极是痛苦。他扭头一看,只见坐在一边的老者左手握住了右手五指,一张脸变得煞白。他不知又出了什么事,但眼见汽车稳了下来并没有坠入山崖,就拼命发动。每发动一次汽车,便听老者低低呻吟了一声,发动了几次,汽车总算重新爬上了路,他才松了口气。

最险要的一段刚才平平安安开过来了,平垣宽敞些的路段却差点出事,徐明胜回想起来仍是心有余悸,老者道:“小兄弟,你稍等一下。”说着,冒雨下了车。徐明胜听老者的声音十分虚弱,在这么大的雨里还要下车,不知他要做什么,仔细一看,只见那老者在山崖边拿石块将一个小水坑围了起来,又拿一根蜡烛头点着了放在里面。

老者再坐上车时,右手五指竟是血肉模糊,连衣服上也沾上了血,徐明胜吓了一大跳,不知这老者什么时候受了这么重的伤。他问道:“老伯,你的手怎么了?”老者苦笑了一下道:“也怪我,太自以为是,大意了。”

徐明胜没听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老者说他本来作好了法,能保证汽车一路平安地驶过这段山路。但显然放在客栈里的陶罐被人踢翻了,所以徐明胜才会突然眼前发黑,车子也打滑,幸好他及时托住,但手指还是受了伤。现在重新施了法,虽不能持久,下半程应该能平安。

徐明胜听老者说得荒诞不经,自是不信,但也不便说什么,等老者到了地方就让他下车了。

等回到厂里,厂长对他说:“小徐,我听广播里说张家界一带天气很不好,生怕你赶不回来,没想到你还真赶到了。”又压低了声音问道,“路上是不是出过车祸了?”徐明胜莫明其妙,说没有啊。

厂长说没出车祸,轮胎上怎么会有血手印?一听有血手印,徐明胜大吃一惊,心想难道路上真撞到了什么人,而自己并不曾发觉?他连忙走过去看,只见汽车的右边后轮轮胎上,当真印着一个血手印,虽然已经很淡了,但看得还很清楚,竟有六个指头。他向厂长说了那老者的事,厂长听了点点头道:“原来你碰上了白莲教。”

厂长说小时候听长辈说过,白莲教从古代流传下来,身怀法术,徐明胜碰到的很可能就是。

白莲教是明清时期的一种民间宗教,曾经有过好几次声势浩大的起事。《白莲教》是《聊斋》中的一篇,讲某个白莲教的人出门前,在堂上放一个盆,又用一个盆盖着,让弟子看守勿殆。他走后,弟子好奇,打开来一看,只见盆中贮满清水,水上浮着一个草编成的小舟,觉得好玩,用手一碰,小船一下倒了,他连忙扶起来,仍把盆盖好。等那人回来后,骂他不上心,弟子矢口否认,那人说:“刚才我在海上时,船一下就翻了,你还说没动过?”

此事与徐明胜遇老者一事几乎如出一辙。想来,那老者很可能也是白莲教的传人。

民间鬼故事吓死人第二篇-衙役

康熙年间,山东临清县县郊有僵尸出没,附近路过的客商屡屡有人被僵尸所害。这一日有两个差役押解着一个犯人经过此地,时当秋风萧瑟,大雨倾盆,眼看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三人一时之间却找不到住宿的地方,无奈之下只好继续摸黑赶路。

走到初更的时候,三人远远的看见前方有微弱的灯光,他们心中不禁大喜过望,知道有灯火的地方必有人家,于是顺着山间小路脚下奔的飞快,想要前去借宿。待走到跟前一看,却发现是两间茅屋,一前一后建在山林间,看上去已经有点破败了,似乎也没有生人的气息。

此时风疾雨大,三人身上被雨浇了一个透心凉,只想找一个遮风避雨之所,于是也顾不了那么多,推开前屋的房门就进去了。

待他们进去一看,屋内除了一张破旧的桌子别无余物,只一支蜡烛立在桌上,烛光摇曳不定,在昏暗的光线下,一个身着素衣的年轻女子正背着身子低声哭泣,似乎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到来。领头的差役见状上前双手作揖道:“我们是外县的衙役,因押送犯人途经此地,却不料路遇大雨,一时难以赶路。

冒昧登门拜访,还请让我们借宿一晚,明晨就走,不敢打扰,请勿见怪。”

女子听罢此言并不说话,等了半响方才背对他们说道:“奴家丈夫刚刚去世,尸体尚在后面的房子里还没有下葬,家里除了我一个寡妇外,也没有别的亲人,你们深夜留宿恐怕不太方便。”此时三人又冷又饿筋疲力尽,外面又是狂风暴雨,实不愿硬着头皮赶夜路,于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向女子苦苦哀求起来,说道雨夜难行,再三的恳求能让他们留宿一晚。

说了半响,女子似乎经不住他们的乞求,对他们说道:“如果你们一定要借宿,那就只能住在后面的那间房子里。但是那间房子里停放着我丈夫的尸体,我怕你们感到恐惧不安啊。”

两个衙役本就是胆大之人,此时只求找个落脚的地方休息一晚,耳听女子应允心中均是欣喜万分,口中忙说无妨无妨,就住在后屋好了。女子仍是背着身子徐徐说道:“我一个寡妇出头露面的不太方便,还是请你们自己去后屋歇息吧。”

三人自是满口称谢,当下便从怀中掏出随身携带的蜡烛火石,然后点起蜡烛来到后屋前,推开房门便走了进去。

待他们一进屋门,果然看见一具年轻男性的尸体停放在房子中间的地板上,身上还盖着一席破草席。三人也顾不了那么多,先把蜡烛放在旁边,然后草草吃了几口随身携带的干粮,随即在房中找了点稻草破布,躺在地下就和衣而睡。

没过一会,两位差役就鼾声如雷的睡着了,只有这个犯人因为心里有些害怕,一时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民间鬼故事吓死人第三篇-农村真实鬼事

这件事真的就发生在同学家。有些事真的很难解释的。

叶倩一家的经济十分一般,家里上有七十多岁的爷爷,下有四个未成年的小孩,经济的重担就压在了叶倩爸爸一人身上。

叶倩的妈妈总是戴着一条银项链,这条项链是当年叶倩爸爸迎娶叶倩妈妈所送的,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其价值就不言而喻了。

话说,当天叶倩的妈妈在池塘边洗衣服。这个池塘,当地人都叫做“鬼寿池”。每年总会有那么几个人被溺死,很多人都说是里面的水鬼作祟。但是还是有不少当地人在这里洗衣服。因为当时那里的唯一水源就是那个池子,自来水没有普及到各家各户。

如同往日一般,叶倩的妈妈洗完衣服回到家,想摸一下脖子上的项链,但是当叶倩的妈妈摸到自己空空如也的脖子时,她脑海里一片空白,慌里慌张地跑到池塘边,怎么找也找不到,正准备跳到池里去,刚好李姨经过:“叶倩妈,你不要命啦!这池子可死过人,这里面可是有水鬼啊。你现在还有2个月的身孕,那东西可是在等替身啊。”李姨慌忙的想要拉住叶倩妈,可是叶倩妈还是跳了下去,这可急坏了李姨,李姨站在岸边喊人,一边看着叶倩妈潜水找项链,一边不断地喊。等到村里的人来的时候,只见叶倩妈悬浮在池面上,肚子朝天。众人赶紧把叶倩妈捞了上来,竟然还有微弱的呼吸,众人唏嘘不已。叶倩妈被人抬回家,村医匆匆赶来,开了几副方子,叶倩妈活了。众人感到很惊奇。

渐渐的,叶倩妈的身体恢复了,开始下地干活,之后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那天,叶倩妈坐在屋内,看到门口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总是不停地往屋里张望,像是在寻找一个人,叶倩家的门挂有门帘,那个红衣女人好像想要掀开帘子,但有掀不起来,仿佛这帘子有千万斤重。那女人在门口张望,嘴里不断的呼唤了叶倩妈的名字。这个吓坏的了叶倩妈,那个红衣女人双眼空洞,脸色苍白,怎么看那个女人都不像人,像个溺死的人,眼神哀怨,眼睛却只有瞳孔,没有眼白。可能是因为门口有张符,那个红衣女人才进不来。

叶倩妈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等到晚上,叶倩的爷爷回来,叶倩妈迫不及待的把这事一五一十的说给叶倩的爷爷听,或许是老人家年龄大,阅历也丰富,听到这事不慌也不忙,点了一支烟,蹲在地上说:“刚才进门的时候,我就看见她了。那个女人怨气很重,她生前结婚才没多久就被鬼寿池里的水鬼拖了去当替身了,而且还是穿着红衣服,死后无法投胎就化作一股怨气在鬼寿池里等替身。而你刚好怀有身孕,每个孩子还没有出生都是十分有灵性的。他想投胎,不让你死在水鬼的手上。所以你才逃过这一劫,而那个女鬼等了那么久,终于等来了个替身,居然被抢走了,这下,我看她恐怕没那么容易就善罢甘休了。”叶倩妈双腿发软,早已泣不成声。 鬼故事

“我有办法压制住她。”叶倩的爷爷长舒一口气,“你就放心好了。”说完,叶倩的爷爷转身望了望自己的几个孙子,那眼神充满了坚定与不舍。

隔天,一切在叶倩的妈妈的尖叫声拉开了序幕,叶倩的爷爷喝农药自杀了……

民间鬼故事吓死人第四篇-明清奇闻异事之骨墙

北风呼啸,寒气沁骨,时当乾隆二十三年的隆冬季节,河北保定府的大街上行人稀少车马零落,在这滴水成冰的天气里除了迫于生计的生意人和一些行色匆匆的商旅外,很少有人愿意出门。眼看天色已逐渐暗了下去,街上的商铺也纷纷准备打烊关门,此时忽见一儒生牵着匹瘦马从街东头慢慢走了过来,这儒生约莫二十五六岁,青衫棉褂神情洒脱,只面上隐隐有一丝疲态,想来是因为赶了远路的缘故,逢人便停下脚步向其打听周旺福的住址。说起周旺福这名字在保定府可谓是声名显赫无人不晓,周家本是保定大户,祖辈三代皆经商贩卖布匹,历年生意蒸蒸日上,到了周旺福持家时已是家业庞大婢仆众多,上上下下数十口人,乃是保定数一数二的富豪,周围数百里之内所有布庄的货皆由其供给,真可谓是财源滚滚日进斗金,兼之因富而贵,就连官府见了他也会让其三分。按说这周宅应是路人皆知,可不料那儒生连问了数人,这些人一听是周旺福三字,脸色皆不由为之一变,不是摇头说不知便是避而不答匆匆离去,着实让这儒生感到疑惑。难道诺大一个保定府居然没人知道这首富的所居之出?

眼见前面有个小面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正在上门板准备打烊,这儒生急忙赶了几步来到店前,对老者躬身作揖道:“敢问老丈,周旺福周宅所在何处?”那老者忽听有人问话,慢慢抬起头将他上下打量一番,方才对他道:“老朽看客官您满面风尘,想必是从外地来的。却不知找周家有何事?”这儒生听罢心中不由有些奇怪,想我找周家与你何事,可听这老者发问也不好不答,于是便回道:“在下是他的远方亲戚,路经此地特来探望,还望老丈指点。”老者双眉紧蹙将他看了片刻,对他道:“沿此前行数百步,至拐角处右拐,见到门口挂白灯笼的的大院即是。”儒生听罢又喜又疑,喜的是终于知道周宅地址,疑的却是此时接近年关,家家皆挂红灯,哪有挂白色灯笼的,想必是这老者年岁大说糊涂了。他急忙向老者拱手致谢,转身便欲离开,忽听那老者在身后喃喃自语道:“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可这个亲只怕不好投啊。”儒生闻听心中大奇,正欲张口相询,却见老者已转身回到店中将店门紧紧关闭起来。

那儒生站在店外呆楞片刻摇了摇头,实不知这老者言中之意,好在他已知周府所在,当下便循着老者之言前行右拐,不多时果见路旁一座大庄园,但见垂杨绕宅,白墙乌门,气派甚是不小,只是庄园门前果真挂着两盏白灯笼。那儒生心中不及多想,急忙将马拴好,上前拉住门环轻击数下。随即便有一位白衣家丁将门打开,儒生不待他多问便对他道:“烦劳您通报主家一声,就说后海陈道江求见。”那家丁将他上下打量一番便转身进去了,片刻即见一个身着皓衣商人模样的中年矮胖男子走了出来,一见儒生便急急拉着他手笑道:“道江贤弟,数年未见,为兄甚是想念啊。”原来这中年男子正是周家主人周旺福,而门外的儒生陈道江却是他的堂弟,两人自幼本在一起玩耍,八岁上陈道江随父母迁居后海,后来便见得少了,此后十余年间周旺福倒是数次去后海探望,可陈道江却一次也未曾回过保定,此次只因要去湖南郴州办事,路经保定故才特来探望的。兄弟二人本已有数年未见,一见之下分外亲热,周旺福寒暄数句将陈道江请进家中,又命下人在客厅摆了桌素席,方才对陈道江满脸歉意道:“贤弟,本来你远道而来为兄当好生款待才是,可实不相瞒,一日前你四嫂刚刚病故,此刻尚未发丧,因此这些粗茶淡饭还请贤侄多多包涵,你在这多住几日,待后天出殡为兄再好好招待你。”其实陈道江自进府来见到处都是白幡白笼,家仆也皆身着白衣,心中早知周家必有丧事,正自埋怨自己来得不是时候,此时听周旺福一说方知是他四姨太病故了。

他原来便知周旺福一共娶了六房姨太太,这四嫂便是第四房姨太,算来还不足三十,怎么年纪轻轻的就忽然染疾身亡了呢?想至此处他不禁问道:“不知四嫂所得何疾?”周旺福听罢脸色忽一变,瞬间又恢复正常,摇摇手勉强道:“唉,此事说来话长,为兄也不想再提,免得伤心。”陈道江见他满面戚容,怕问下去又挑起他心事,当即点点头也不再多言,坐下便吃了起来。他赶了一天的路腹中早已饥肠辘辘,何况这周家的厨子也非同寻常,虽都是素菜却样样精致可口,因此风卷残云狼吞虎咽,不消片刻便已一扫而光。周旺福待他吃完,又命人将他带至一间清净客房歇息。陈道江早已疲惫不堪,匆匆洗了把脸倒头就睡,不一会便入了黑甜乡。不想这觉睡至半夜,正迷糊间他忽听一阵奇怪的声音将他惊醒,仔细听去似乎有人在房中低声嗓泣,陈道江心中一惊,当即便将双眼睁开,却见一片冷清月光从窗外透进,房中并无半分人影。他竖起双耳仔细聆听,可房中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外一片静谧,没有一丝声响,回想起来那嗓泣声却像是余音未了,兀自让他不寒而栗。

民间鬼故事吓死人第五篇-茅山兵魂

这年的一个寒夜,新四军抗日先遣支队秘密进入茅山。天快亮的时候,侦察班长吴老黑忽然发现离队伍不远处多了一个可疑的“尾巴”。吴老黑和另两个战士悄悄迂回过去,扑到近前时却都愣住了,那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

男孩子瘦得皮包骨头,赤着双脚,身上满是冰碴和泥水。吴老黑问他:“你跟着我们干什么?”男孩子眼里满是哀伤和渴求:“家里的人都死了……我要跟你们走……打鬼子……”

看这孩子挺可怜,经连长同意后,吴老黑当即把这男孩收了下来,亲手给他换上军装,并编在自己的班里。从此,这支队伍里多了个年纪最小的兵,大伙儿都亲切地叫他“小黑”。

不久,日伪向茅山抗日根据地发起了疯狂的“扫荡”。在一次紧急突围中,小黑与支队失去了联系。为了不被敌人发现,他白天隐蔽在山林里,夜晚沿着偏僻的小路寻找队伍。

小黑的身上有一块银元。那是在不久前吴老黑带领全班打鬼子立了功,连长奖励给吴老黑、吴老黑又奖励给小黑的。

这天半夜,小黑突然看见前面有一间茅草屋子,屋子里闪烁着微弱的灯光,他便走过去想讨口水喝。到了屋子门前,他发现门没有上闩,轻轻推开门走进去,这才知道是间灶屋,里面没有人。他想马上退出来,可这时却被灶台上冒出的热气和香味吸引住了。

此时的小黑,已经几天几夜没吃东西了,迟疑了半晌,他还是伸手掀起了锅盖,呀,锅里热着的是两个回笼馒头!饿极了的小黑来不及多想,伸手就抓起一个吞下肚。馒头实在是太小了,吃完一个,他本能地又抓起第二个。等小黑吃完了,才猛然发现,这间灶屋的后面还有间屋子,屋里的铺上正躺着一个女人,旁边还有婴儿微弱的啼哭声。小黑惊呆了,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枪声,小黑知道不能久留,赶紧掏出身上的那块银元放在锅灶边上,然后悄悄退出门来,离开了村子。

经过一个多月的辗转,小黑终于找到了队伍。说也巧,他和队伍会合的地方就是那个叫后白的村子。见小黑回来了,吴老黑很高兴,他和大家围在一起,非要听小黑讲讲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小黑便一五一十地说起了经过。

听着听着,吴老黑的脸刷地变了:“你说什么?那两个馒头是被你吃了?”他怒目圆睁着跳起身来,抓过身边的三八大盖,“咔”地将一颗子弹顶上了膛。大伙一看不好,慌忙把那枪捋了下来。吴老黑接着“啪”一记耳光打在小黑的脸上:“吃,他妈的我叫你吃!”

这一耳光太狠,打得小黑往后退了好几步,又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他惊惶地嗫嚅道:“班长,我没白吃老乡的,我把那一块银元留下了……”

“你就是留下十块二十块银元,又有什么用?”吴老黑额上的筋络暴突,拳头捏得格格作响:“你知道你吃掉的是什么吗?吃掉的是母子两条人命!”说完,他揪住小黑,穿过树林,来到一个荒凉的小山坡前。那里有两座新垒的坟茔。

小黑这才知道,那女人当时正在病中,她丈夫半个月前被抓进了鬼子的劳工营,为了哺活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她用自己祖传的手镯托人去街上换回了两个馒头。可是因为连病加累的缘故,热在锅里的馒头她却没能来得及吃,第二天,那女人就饿死了,而没有奶水的孩子也在母亲的怀里断了气。

吴老黑脾气暴烈,在队伍里是出了名的。小黑早已吓得脸色煞白,但怒不可遏的吴老黑还是又狠狠踹了他几脚。几个老兵实在看不下去了,有的护着小黑,有的拦住吴老黑:“唉,别打了,你没看他是个孩子,才十五岁呀,还小……”

“再小他也是个兵!”吴老黑瞪着小黑,“真是丢脸,丢我们队伍的脸!要不是看你最小,老子非一枪毙了你不可!”

那一天,从没哭过的小黑哭了。他久久跪在母子坟前,用手抠起石缝里的泥土和野菜,合着泪水和雨水,不停地揉啊,捏啊,包啊,做好了逼真的两个大馒头,恭恭敬敬地供在了那对苦难母子的坟前……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吓死人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吓死人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