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合集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合集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鬼故事民间鬼市、泰国民间鬼故事、山村民间鬼故事、真实的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合集第一篇-百愈树的故事

这里是李庄,离李庄五里有座石景山,石景山的南面有一潭,叫金龙潭。潭前有一小庙,叫金龙庙。此旁有一百愈树,高十余丈,枝叶繁茂。树皮流出的汁,它可以治百病,这里就有一个故事。

从前,李庄有个李跛子,十六岁结婚,生了个儿子叫百愈。

李百愈读了点私书,长大成人后,也就是十八岁那年,人间爆发了一场瘟疫“瘪螺痧”,是一种极强的传染病,父母和奶奶及亲人都死了,只有百愈幸存地活了下来,他想到:“我要做一名大夫,为天下老百姓看病。”

有一天,百愈上山砍柴,他在半山腰遇到了一位老爷,他红颜白发,精神瞿铄,肩背竹篮,手拿铁铲,在山林中穿来穿去,百愈上前问道:“老爷,您在寻什么呀?”“年轻人,我在寻药草啊!”“哦,老爷,原来您是一名大夫?”“我医点小病,只是略懂而已。”“老爷,好像您不是我们李庄人啦?”“我是五桂庄的,离这里有三十里地,有几门药草就只有这石景山才有,我经常来,只不过是你没有碰到我,我姓孔,叫我孔老爷就是了。”“哦,难怪,难怪!孔大夫,我叫李百愈,我想跟您学医,怎么样?”百愈说完“扑嗵”一声跪在了孔大夫的跟前。

孔大夫没有理会百愈,装着没有看见的样子,只顾寻他的药材。这时,李百愈爬了起来,一直跟着孔大夫,他死磨蛮缠,一个劲地说甜话。这时,孔大夫问道:“你为什么要学医呀?”“我家亲人都死在了瘟疫中,我发誓要学医,为天下老百姓看病!孔大夫,您就收我这个徒弟吧!”孔大夫看他说话说的很动人,又聪明伶俐,就答应了他。

就这样,百愈拜了孔大夫为师,他跟着孔大夫上山采药,走峭壁,攀悬崖,披星戴月,不畏艰辛,认识了几千种药材。后来,跟着孔大夫诊病,从号脉,看舌苔,听心音,观面色,辨病症,到开药方,孔大夫都是言传身教。百愈勤奋好学,又加上善于钻研,聪明又有悟性,仅两年的时间,就完全掌握了看病的本领。

三年后,孔大夫去世了。这方园几十里的百姓,看病都是来找李百愈,他医术好,心地善良,又忠厚老实,时刻为百姓着想,哪怕是三更半夜,他都要出诊,人们都称他是一个好大夫。

这一年,城里有一薛大爷,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卧床不起,只剩胸中一口气,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起来,只进几口米汤,都大半年了,变成了个植物人。家人找通了全城的大夫,都看不出是啥病来。也请来法道师烧香烧纸,刀光剑影,画符驱魔,也没有一点效应,家人都束手无策,无法治愈薛大爷的病。后来,家人派差役到乡下四处寻找大夫,就找到了李庄的李百愈。

差役用轿把李百愈抬到了城里的薛家,他用手号了号薛大爷的脉,瞧了瞧他的舌苔,听了听心音,掰了掰他的眼睛看了看,就跟家人说:“我开三付中药,煎的喝,另外开两付洗药,煎的外擦,要一边擦,一边按摩,才能起效。你们放心,我开的药,薛大爷会好起来的。”

给薛大爷用药后,他的病渐渐地好了起来,后来人也苏醒过来了,也能够说话进食了。一个月后,薛大爷完全康复了,他对李百愈的医术啧啧称奇,说:“我得这种怪病,城里没有一个大夫能看好我,我快要死了,唯独有乡下李庄的李百愈大夫救了我,其医术之妙,世间少有啊!”然后,薛大人派差役送了500块大洋到李百愈家中。

从此,李百愈医病的名声在城里传开了,他是个赫赫有名的大夫。

后来,薛大爷把自己的二女儿嫁给了李百愈,还在城里的闹市区卖了间铺子,送给了李百愈开诊所。李百愈的诊所开业后,每天都是满屋子人,他却忙的甜滋滋的。后来,民间流传着一首歌谣:“李百愈,李庄人,人厚道,医术高;老百姓,都爱他!”

1944年春,城里城外枪声不断,炮声隆隆,一片火海,日本鬼子侵占了整个城市。

日本人进城后,缺医少药,他们是烧杀掠抢,无恶不作,丧尽天良。日本宪兵就把李百愈抓去了,要他给他们治病弄药,说要与皇军好好合作。李百愈不肯,他们就威逼利诱,李百愈说:“头可断,血可流,我决不答应你们,让你们日本鬼子去死吧!”后来,日本宪兵就把李百愈五花大绑,押到石景山去找散毒草(是一种医枪伤刀伤的药材),走到了金龙庙旁的一棵大树下,李百愈说:“狗日的小日本,你们放开我,我答应你们。”日本宪兵信以为真,就松开了他身上的绳子,没想到李百愈突然猛地一窜,头撞上了那棵大树上,顿时鲜血如注……

李百愈死后,李庄的乡亲们,哭着把他埋在了这棵大树下。

几年后,庄上有一位身窜顽疾的老人,找遍了医生,也没有医好自己的病,他感到绝望了。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有一位神仙给他说:“您的病,去到金龙庙旁的那棵大树那里,带一把刀,割一块树的皮,待它流出的汁,擦遍全身,就能治好您的病,您就去吧!”

翌日,老人带了一把菜刀,来到了这棵大树这里。这时,他割了树上一小块皮,很快就流出了汁,他擦在了身上。顿时,好像腾云驾雾一样,接着是汗流浃背,感觉到一身轻松,说:“嗯,嗯,我的病好了,我的病好了,神奇,好神奇啊!一定是李百愈大夫显灵了!”

老人在这里兴奋地大呼小叫,一时惹来了全李庄的人,有腰痛的、背痛的、坐骨神经痛的、颈椎病的、骨质增生、胃溃疡、胃炎、各种妇科病症……乡亲们只要用这树的汁一擦,立马见效。

这样,这棵神奇的树,传到了很远很远。李庄的乡亲们,把它取名为百愈树,也就是说能治好百病。后来,来到这里求医的人,都带上了香和冥钱,先在金龙庙里敬上后,在到百愈树上取到汁,带回家治病。

新中国成立后,市人民政府在百愈树下,立了一块大碑:抗日英雄李百愈永垂不朽。

民间鬼故事合集第二篇-逆羽鲛

1.石潭

唐末天复三年,藩镇割据,战乱频仍。吴越国境内有座凤凰山,在这乱世中倒是难得的清静。山腰上有间小道观,因为地处偏僻,早已破败荒凉。观中原本只有一个姓张的道士,八年前他见一个过路的乞儿可怜,便好心收其为徒,给他取名天缘。

观中一个月也收不到几个香火钱,所以师徒二人全靠耕种后山的两亩薄田过活。转眼天缘已是十五六的年纪。平日里他不愿意听师父念经讲道,只喜欢下山去城里瞧热闹。

这一日,天缘下山游玩归来,神情不比平常,先是坐在屋中长吁短叹,过了会儿竟然大哭起来。张道士惊问缘南,天缘抱住师父的手臂哭道:“弟子今日下山,见城中一间大道观正在做道场。一样是做道士,那些人个个新衣新鞋,住着高屋大院,响师徒却受苦挨饿,守着这连神像都损毁了的破观。”

张道士看着痛哭流涕的天缘,只是轻抚他头顶,半晌不语。是夜,他辗转H民,起身叫醒熟睡的天缘,郑重地说:“有件事,为师本想两年后再说,今日见你这般焦虑不安,那么便告诉你罢了。你这就穿上衣服随我上山。”

天缘从未见师父有过如此的神情,连忙穿好衣服随师父出了道观。两人沿着山脊走了大约五里,来到了山顶。张道士左顾右盼许久,小心地拨开一人高的乱草,一块直径丈许的圆形大石露了出来。大石平滑如同镜面,在月光下泛着幽幽蓝光,把天缘都看呆了。张道士轻声说道:“此石名唤石潭,其中藏有一个我师门不外传的秘密。”

天缘对着大石左看右看,不解地问:“弟子只见有石,不见有潭啊。”

张道士笑道:“你可记得为师常给你讲的逆羽鲛吗?”天缘点头:“徒儿记得,这逆羽鲛乃是天下第一恶物,人首鱼尾背生巨大羽翼,根根羽毛逆生倒长。此怪相貌丑恶,生性狠毒,嗜食人血,好听厮杀之声。它一入凡尘,世上必起兵戈,是以皇家历朝历代法典中都写明,能剿杀逆羽鲛之人有救世大功,必封官授爵。”

张道士得意地从怀中掏出一本破旧的书册和一把两尺长的短剑,说:“不错,百年前我师门鼻祖久祥子善用符咒擒怪,曾亲手射杀过一头逆羽鲛,后被皇帝奉为大法师,受万众尊崇。久祥子死后留下一册《杀鲛要诀》。据册中记载,逆羽鲛藏身之地便在这凤凰山上的石潭之中,此潭表面为石,内中实为深潭,凡人落入潭中便会一路下沉,绝无生机。而逆羽鲛沉睡在潭底,每三十年出潭一次。出潭时它久睡初醒,身子赢弱。趁此时,用我师祖久祥子浸着雷符淬炼出的宝剑便可将其击杀:如今离逆羽鲛上一次出潭已有二十八个年头,再有两年,为师便可带着逆羽鲛的尸身去皇城领赏听封。你这傻孩子如今心里踏实些没有?”

天缘听完又惊又喜,连连嚷着让师父再讲得详细些。突然,师徒二人脚下一阵抖动,眼前的大石发出耀眼的蓝光。

2.逆羽鲛

张道人脸色陡变,惊骇地拉着天缘后退数步。离石潭不远处有棵枝叶浓密的老榕树,张道人一语不发地拽着天缘爬了上去,躲在如伞的树冠里,借着月光向石潭望去。只见那大石抖动得越发厉害,突然间一声闷响,原本光滑的石面遍布蛛网般的裂纹,整块大石眨眼间化为一潭碧水。

张道人不由倒吸口气道:“看来,我师徒命中注定该有这场造化。若非你今日一闹,我依旧按着书中所记再等两年,岂不与这逆羽鲛失之交臂了。”

说话间水面陡然动荡如沸水,片刻后一物自水中一跃而起,落在潭边草地上,只见那物一丈来高,生着一对巨大的白色羽翼,根根羽毛逆生倒长,上半身是个女人模样,长发在头顶盘成个双髻,腰肢纤细,臂如莲藕,穿着一身轻薄小衫与百褶裙,裙摆下露出的却是一条红色的大鱼尾,片片鱼鳞金光闪耀、

“逆羽鲛。”天缘惊得掩住口,哆哆嗦嗦地将头缩回树叶之问。张道人凝神贯注地将短剑握在手里,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袋连同那本书册一并交给天缘,说:“此怪既已出潭,就片刻不能耽搁。一会儿为师先去,你趁着我们打斗将这袋乌鱼骨粉扬向她的眼睛,她便会有片刻无法视物,为师就好将其剿杀。”天缘连连点头称是。

张道人从树上下来,眨眼间就来到潭边。逆羽鲛见水面上人影闪烁,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中年道人仗剑而来,笑着问道:“你是什么人?”

张道人只觉得对上自己的那一双眼有如盈盈秋水,宝剑几乎脱了手。他暗暗吃惊,一边运起内功稳住心神,一边冷笑道:“轮回路上送你的人。”

逆羽鲛轻笑,腮边露出浅浅梨涡,朗声道:“你这道士好没来由,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张道士冷笑道:“你乃是天下第一恶物,一人凡尘,人间必起兵戈。”

逆羽鲛听完仰天大笑道:“你敢情不是道士,是说书先生。”张道士再不答话,提起短剑向着逆羽鲛便刺。逆羽鲛满眼带笑不躲不闪,只在剑锋快要刺到时轻轻将其弹开:张道士见状大惊,咬牙又连着几剑刺去,结果均是一般。数个回合下来,张道士累得没了半分力气,心中暗说:“天缘这孩子怎么还不撒骨粉?”他边想边往榕树上看去,谁知脚下一滑,向着潭中跌去。

潭水瞬间没过了他的脖子,吓得他连呼救命。忽然间,一只白皙的小手一把将他自水中提起。张道士定睛一看,出手相救的竟是逆羽鲛。

只见她身子悬在空中,朗声道:“道士你听着,我乃东海之底的鲛人,性子最是平和不过,从不曾伤人害物。不知你等哪里听来的谣言,将我讹传成惹起兵戈的恶怪。我今日放你下山,以后不可再来相扰。”

张道士大为感激,不禁道:“多谢你相救……”话未讲完,他抬头惊见徒弟出现在逆羽鲛身后,稚嫩的脸上面露狰狞。

逆羽鲛此时正全神贯注地拉住道士,不提防一片黑雾兜头而来,不由得手中一松,张道士重又落人石潭之中。逆羽鲛揉了揉眼睛,尚未回过神来,只觉腹下剧痛,一柄冰冷的铁剑穿身而过。

天缘眼见得手了,面显狂喜之色,他俯身望着渐渐下沉的张道士,全无出手相救之意:“师父,你好生去吧,弟子自会替你去领赏听封的。”

逆羽鲛面色苍白,身形由实变虚,转眼在空中消失不见,只剩那套衣裙缓缓在空中飘荡,不一会儿工夫就飞离了凤凰山。

民间鬼故事合集第三篇-民间异事之新郎之死

清雍正年间,秦岭大巴山交界处,有个秀阳村。小村不大,山清水秀,人们过着其乐融融,堪称世外桃源的田园生活。

这天,一大清早,村里吴老汉家忽然传来惊天动地的哭叫声。令人震惊的是,吴老汉的儿子大柱一早被发现死在炕上!昨天是他新婚大喜的日子,村里老少爷们不少还去喝过喜酒呢,没想到好端端一个活蹦乱跳的人居然死在新婚之夜。是暴病而亡还是另有隐情?人们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出了人命,这还了得!很快,县衙刘知县带着当差的来了。见死去的新郎神态安详,似睡非睡,似笑非笑,脸上显出一股莫名的诡异之气,让人心生寒意。刘知县命仵作细检尸体,谁知仵作忙活了半天,直摇头,最后一脸无奈地对刘知县说:“大人,死者既无明显的外伤,又无内伤,一时实难查出死因。只是……在死者的发际脖颈处有一红点。”

刘知县探身察看,似是一齿痕,若隐若现,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呢。

沉吟片刻,刘知县轻拈须髯,扭脸看了看一夜之间成为寡妇的新娘。新娘子十八九岁的样子,眼睛哭得红肿,神情哀凄,模样倒也端庄清秀。她哭哭啼啼地说:“今早起来,发现丈夫一直在蒙头大睡。叫了半天不应,一推一动不动,感觉事情不妙,忙喊来公婆,这才发现丈夫已亡。”说着,泪如雨下。新娘子面色坦然,对答如流,看不出异样。刘知县只好把手一挥,吩咐衙役,带上尸体,打道回府。

经查,新娘子为人正派善良,并无不安分之事。新郎一向老实厚道,更无仇人。排除了奸情仇杀,其他的查来询去,也无进展,只好把新郎定为暴病而亡。毕竟当天新婚大喜,操劳兴奋过度,突发重疾,不治而亡,也说得通,就结案了。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刘知县刚一起床,手下人匆匆来禀告,县府所在的大河庄有人报案,说今早发现儿子暴毙,可叹这家儿子昨天刚刚完婚。

噢?刘知县心一动,想起前几日也发生过新郎之死,立即心急火燎地带领衙役们前去。这家和吴家的情况一模一样,死者的脖颈处竟然也有一淡淡齿印。是巧合,还是人为的凶杀?县衙上下煞费苦心,硬是对案子理不出一丝头绪,找不出一点破绽。

忽一天,又接到一村民报案,他家儿子在新婚次日发现死在床上。又是新郎之死!刘知县一听,心跳如鼓,头都大了,不敢怠慢,赶紧带人赶去。果然不出所料,和前两次案子惊人的相似。毋庸置疑,三起均为凶杀!

哪知不待案子破了,隔三差五又接到三起新郎暴死的报案。接二连三出现命案,且都是新郎神秘暴毙,杀人动机不明,作案手法蹊跷,一时间民间谣言四起,传妖孽转世,专灭新郎,吓得再无人家敢给儿子娶亲了。

案子久悬未决,百姓惶惶不可终日。上司闻讯震怒,刘知县破不了案无话可辩,眼看官帽难保,前途未卜,弄得他茶饭不思,焦头烂额。

就在刘知县一筹莫展之际,衙役来报,牢内关押着的一个小偷要见大人。刘知县一听,不耐烦地冲衙役吼道:“老爷我被连环杀人案弄得愁肠百结,怎有闲心见一个小偷?不见,不见!”衙役不敢多言,转身离去。不一会儿,衙役又兴冲冲跑回来,趴到刘知县的耳边低语几句。刘知县脸上顿显惊喜之色,嘴里大叫:“快!快把小偷带来!”

不久,衙役带来小偷,是一个精瘦的年轻人,见了刘知县,眼光躲躲闪闪,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

刘知县温和地说:“不要害怕,你说知道杀人案,但说无妨。”

年轻人沉默半晌,吞吞吐吐地说:“老爷……我知道我有罪。我告知真相,能否将功赎罪,请老爷饶恕小人?”

刘知县马上安慰说:“如能帮老爷破了这个案子,不管你身犯何罪,老爷我一定替你担当!”

年轻人这才如释重负……

数天后,县城有户王姓人家突然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吹吹打打,高朋满座,原来是娶媳妇的。百姓们赶来看热闹,却也摇头叹息:唉,现在啥时候了,这家人还敢明目张胆地娶亲,离断子绝孙不远了。王家人似乎不信邪,充耳不闻,照样热热闹闹操办喜事。当天晚上,正当贺喜之人全部走光,一对新人亦吹灭烛灯安歇,万籁俱寂之时,从东郊野外一条黑影疾走而来,如鬼似魅般翻墙落入院内。黑影摇头晃脑,“嗞嗞”一声森笑,从窗户外吹入迷魂香,确信人已昏睡不醒后,才轻松地打开房门,闪进门内,悄无声息地站在一对新人的床前,嘴角闪过一丝残酷怪异的笑。

黑影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轻轻托在手掌里。那东西毛茸茸的,呈暗棕色,不大,尤其嘴部很短,形如圆锥,犬齿长而尖,锋利如刃,是一个丑陋不堪的活“怪物”。黑影环视着新娘子,眼里尽是淫荡的笑,一扬手,那怪物竟有翅膀,立马无声地飞动起来,训练有素似的直奔床上,悄无声息地落在新郎头边,伸出嘴巴试探了一下,尖长的牙齿对准了新郎的脖子,就要刺穿。猛然间床上的新郎手腕一抖,一个丝网状物件刷地罩住了那怪物。新郎翻身坐起,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一精光灼灼的物件啪地套在了黑影脖颈上,然后翻身下床,嘴里高喊:“大人,抓住啦!”

房门大开,四周骤然火把高起,亮如白昼。从院落黑暗处呼啦啦冲出一大堆人,正是刘知县一干人。灯光下,那黑影居然是一个老头儿,见被人逮住,他面如死灰,仰天叹道:“唉!天意,天不助我啊!”垂头丧气,再不言语。

民间鬼故事合集第四篇-复仇之笔

武松看着潘金莲拿了衣服,细腰一摆一摆地径直往洗澡房走去,当下内心就突突直跳。看见她进去关上了门,他四顾无人,蹑着脚尖轻轻地走了上去。洗澡间是武大朗用木板搭的,武松观察了几天,发现门下有一处已经霉烂,他悄悄地用刀子挖了一个孔,神不知鬼不觉的。

只听见里面传来脱衣服唏唏唆唆的声音,武松脑子里立即浮现出潘金莲那光洁的胴体,他不禁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事实上,这样的事情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哥哥新婚的夜晚,他就曾爬到卧室的窗口偷看,可惜关键时刻他们吹灭了蜡烛,只能在声音中想象那些声色场面。

武松趴在地上,很容易地就找到了那个洞口,他眯起一只眼睛,把脸靠近了一些。只见一双洁白的腿站在面前,象莲藕那样嫩白,他想看到更多的地方,不由得努力地把脑袋往里面挤了挤。突然,门口打开了,一个人影披着睡裙站在他的面前,他感到一双愤怒的眼睛在审视着他。

“果然是你,我早就怀疑你了!”潘金莲严厉地说。

“我什么?我在捡东西呢,刚才钥匙掉地上了。”武松不假思索地应答,应当说,在此危机关头,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回答。

“叭——”脸上吃了重重的一个耳光,潘金莲提高了嗓门:“还在狡辩,你到底要不要脸?你这叫什么,变态,余丹说了,心灵残疾!你懂吗,一点自尊都没有!”

“嫂子,你小声点……”武松赶紧陪着笑脸说。

“我为什么要小声?又不是我不要脸,我看谁不要脸,哼,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你大哥怎么就那么正直呢,你看你象什么样子?”潘金莲得理不饶人,话语连珠,一句接着一句。

“金莲,又怎么啦?”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高大魁梧、浓眉大眼的汉子站在了门口前。

“大郎,你回来了?你弟弟今天又耍流氓,他,他竟敢偷看我洗澡!”潘金莲一看到武大郎,无比委屈地扑了上去,靠在他胸前就咽咽地哭了起来。

“武松,你太不象话了!”武大郎愤怒地冲上前去,扬起手就是几个连环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我对你一忍再忍,你竟然毫不收敛,要不是看在你从小就有残疾,我非把你的脚打断不可!”

“哥,你竟敢打我?”武松哭丧着脸,孤立无援地说。

“你这个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家伙,就算你人长得矮,体力活做不了,去卖烧饼总该没问题吧?我供你吃、供你住,你竟然这样对待嫂子?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认你这个弟弟了,你给我滚!”武大郎义正词严,一手指着门外。

“滚就滚,你们一定会后患的,我一定要让你们身败名裂,被后人取笑万年!”武松恶狠狠地说着,一溜烟跑出了门外。

“大郎,你对我真好。”潘金莲说着,抬起头问:“你说他会去哪儿?”

“还能去哪儿?臭味相投,狼狈为奸。”武大郎抚摸着她的头发,冷笑了一声,说:“肯定去找他的狐朋狗友施耐庵了。”

民间鬼故事合集第五篇-人妖

人妖非人妖。——题记

第一章、小村诡事

林荫一直都是个喜欢探险的女孩,这次她跟随自己的好友胡月月一起来到了一个隐匿的小村。

那个小村仿佛就是世外桃源一般,与大城市完全的隔绝。

而一同前来的还有两个在半路碰上的年轻人,一个叫做邓婕,一个叫做夏柯。他们是一对情侣,也是一起前来探险的。

乡村的风景特别的好,尤其是晚上。漫天的星子像是女人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无比的迷人。

邓婕一个人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她喜欢走夜路,尤其喜欢一个人走夜路。

忽然,一个人影在她的眼前一闪。借着半弦月,那个人影显得有几分的不真实。

“你是谁?”邓婕心中没来由的感到恐慌。也许这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吧。

那人影看着邓婕说道:“我渴了,好渴、好渴。”

邓婕想:这也许是个疯子。便没有理睬他,径直的向前走去。

突然,那人影又一把拦住了邓婕。只见月光照耀下,那人影的手上布满了如同鱼鳞的鳞片!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邓婕吓得倒退了几步,而那人影却步步逼近。

就在邓婕退无可退之际,那人影忽然摸出了一把刀,一刀刺向邓婕的喉咙……

鲜血像开花似的红,那人影伏在邓婕的脖子伤口处,一下一下的吸食起了邓婕的鲜血来。

不一会啊,那满身的鱼鳞就渐渐的消退了。月光下,那人影看着天空,脸上怪满了无限的怅惘。

第二天,众人发现了已死的邓婕。只见她的身上长满了鱼鳞,密密麻麻的,无比的恐怖诡异。

足足怔了三秒,夏柯才想起来痛哭。抱着死去的女友,他的表情显得无比的悲鸣。其余两人看了,也不觉感到一阵的心痛。

忽然,那鱼鳞开始一点一点的脱落。而随着鱼鳞的脱落,邓婕猛然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她的眼睛看起来一片的浑浊,而那伤口处的血液竟然开始一点一点的发蓝!

“天啦,怎么回事!”胡月月吓得一下跳了起来。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场景,其实不止是她,其余几人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

忽然,邓婕脱离了夏柯的拥抱。竟然站了起来!而站起来的她竟然像是被人操纵的木偶一样,走向了大山的深处!

夏柯怔怔的看着这一切,他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死去的女友竟然会复活过来,还走向了大山的深处。

“我……我……我们要不要……跟过去看看……”胡月月吓得结结巴巴。也实在难为了她,她哪里见过这样恐怖的一幕。

而就在他们前去大山深处时,一张布满鱼鳞的脸,正悄然的潜伏在他们的身后,死死的看着他们……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合集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合集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0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