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内蒙古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内蒙古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流传400鬼故事、沅陵民间闹鬼故事、一只绣花鞋民间鬼故事、瑞安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内蒙古第一篇-缢鬼

康熙年间,江苏长洲(苏州)有一个读书人名叫韩葵,此人虽相貌鄙陋却胆略异于常人,自幼饱读诗书学富五车,可是每次考试都是时运不济,直到年逾四十方才中了进士,正准备赴京会试,但因为他家中贫困无钱雇车,所以只得将被服背捆在背上早早徒步进京。此时正值隆冬季节,这一路跋涉天寒地冻风餐露食,可谓是历尽艰辛。一日晚间他走着走着竟然不小心迷失了道路,直到走了许久方才在路旁见到有一户人家,本想敲门问个路,没想到上前一看大门紧锁,显是家中无人。眼看天色如墨月光朦胧,自己又不识道,无奈之下只好先坐在这户人家的屋檐下,想等主人回来问清方向以后再赶路也不迟。

不料刚坐下没多久便见一个白须老头便打着灯笼走到屋前,看他坐在屋檐下不由面露惊讶之色,将他从头到脚细细端量一番之后方才上前询问道他是何人,为何要坐在自己的屋檐下面。韩葵一听是主人回来了,当即便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向他行礼,告知了自己的姓名籍贯,并说因为进京会试天黑失道,不得已才在屋檐下休息。老头一听他是进京会试的举人,心中不由肃然起敬,连忙将房门打开请他进去,两人在堂间相谈甚欢,其间韩奎得知老头姓白,家中有着五口人,皆以务农为生,今日全家去亲戚家赴宴,老头不胜酒力先行回来了,这才恰好遇见韩奎,否则他还要在寒风中忍饥受冻。过了片刻,白老头的家人也陆续回来了,他先给韩奎一一引见,之后便命家人速速准备好酒食,让韩葵饱餐一顿后又在厅堂的西边设置了一个简单的床铺让他休息。韩葵心中大为感动,再三谢过主人之后方才上榻安睡。

此时正月十五刚过,门外薄云散去月明如昼,大厅上供奉着主人家祖先的牌位,案几上的一盏残灯尚未熄灭,韩葵独处异地他乡,一时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正在此时他忽听门口一阵窸窣之声传来,待转头看去,却见从大门的门缝中居然挤进来一个女子,只见这女子身着一身红衣裙,可面目却模糊看不甚清,一进来便径直走到灵牌前伏地跪拜起来。韩奎素来胆略过人,心知此事必然有异,于是也不说话,一边假装熟睡一边悄悄窥视,想看看这女子到底所为何事。只见这红衣女子跪拜完毕后便从怀中拿出一物放在香炉的下面,然后不停地左右环顾,生怕有别人看见,过了片刻方才从东边房门的缝隙间进入了内室。韩葵见此情形大为惊讶,心知此事诡异,于是悄悄起身走到香炉前,将刚才红衣女子所放之物取出。就在灯下一看,发现此物像是一团蔑丝,上面缠绕着一缕红线,还发出阵阵刺鼻的腥臭味,几欲让人作呕。韩葵不知这是什么东西,便将其压在自己的枕头下藏起来,仍然躺在床上假装睡觉以观其变。

民间鬼故事内蒙古第二篇-民间怪谈之神虫

小时候听老辈人讲过一种虫子的故事,具体这玩意叫什么名字,我给忘了。不过,这种虫子挺神奇的,如果家里的米缸、面缸里有了它,会让你有吃不完的粮食。虽然这虫子的名字我给忘了,但是为了讲故事方便,姑且就叫它神虫吧!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的小篱笆村,这年,连着几个月都没下过雨,炎炎烈日烘烤着大地,河里的水几乎都断流了,四处都在闹旱灾,粮食几乎绝收。然而,进入冬天以后就没有下过一场雪,到了开春以后,老天爷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就没下一场像模像样的雨。

在那个靠天吃饭的年代,这种天气是最恨人的,而最苦的还是老百姓。眼看田里又没了收成,也就意味着要断口粮。地主家里虽然存的粮食不少,但是那得用平时多少倍的价钱去买,小老百姓们手头哪有那闲钱。于是,好多人家就开始添野菜吃。

果然,整个春天都没怎么下雨,到了麦子该抽穗的时候,没长出来,即便是有那么几颗麦穗,也是干瘪着肚子,连种子都收不回来。此后,好多人家锅里就只剩下野菜了。

雪上加霜的是,到了种玉米的时候,又跟着闹起了蝗灾,那铺天盖地的蚂蚱,啃光了所有带绿色的东西。老百姓的锅里从此连野菜也没有了,只有草根、蚂蚱,吃的人都想跟着蹦哒了。

村里的老人们都明白,要是老天爷再不下雨,等蚂蚱走了,就只能去逃荒了。地主手有粮食,但他们都是天价的贩卖,平常百姓哪能买得起。正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种场景马上就要出现了。

这天,火辣辣的太阳依然高高的挂着,路面上尘土飞扬,就跟着了火一样,天气别提有多热了。就在这个时候,从村东头来了一个女人,蓬头垢面的,衣服也破烂不堪全是破口子,都快成布条了,狼狈的样子简直连叫花子还不如。

这女人也不知道是几天没吃东西了,走路一晃三摇的,走到村口看到了人之后,一下就倒在了地上,当时就昏了过去。

村子的人虽然穷,但都很朴实,见到有人昏倒了就连忙围过去。在村口住着的王奶奶听说后也赶紧跑了过来,看到这女人饿的眼睛深陷,眼眶发黑,瘦的跟皮包骨似的,脚上还全是血泡。为了救人,也不管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就赶紧喊自己的儿子大柱将女人背回自己家里。

其实,这女人也是太饿太累了,尤其是在那么大的太阳下暴晒,因此脑子发昏就晕倒了。她在王奶奶家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醒了过来。

等这女人醒来,王奶奶一问这才得知她的名字、住址,这女人叫阿香,是从邻县过来的,她们那里也发生了旱灾、蝗灾,比这里更严重,都已经饿死不少人了,就连自己的父亲、母亲、妹妹也都饿死了,她这是在逃荒途中,由于生了病,和村里人走散了,缓过劲来之后也不知道往那走,这才误打误撞来到小篱笆村。

这时,大柱挖草根回来了,王奶奶放了点盐给煮了一锅,也许是这女人太饿了,吃起草根来也是狼吞虎咽的,就跟个饿死鬼托生似的。

后来,阿香就一直在大柱家里住着,别看刚来那天样子像个乞丐似的,其实那都是给饿的,人要是饿坏了,就会变样,在王奶奶家住了一段时间,虽说没吃上什么好吃的,但也算是吃饱了,脸上也渐渐的恢复了气色,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长的也是水灵灵的,算得上一个大美女。按照王奶奶说的,这姑娘就是一个美人胚子。

阿香年芳十八,大柱风华正茂,经好心人一撮合,俩人还真就对上眼了。为了这场喜事,王奶奶这次可真是下了本了,用祖上传下来的二亩地,将其中的一亩地契拿出来,让大柱到地主那里换来了一斗米,准备给他们办喜事。

大柱将米从地主那里换来,可是就这请乡亲们过来也不够吃啊!于是,在喜宴的头一天,小夫妻俩就提前跑很远的地方去挖野菜,挖回来的野菜就放在那斗米跟前。

这天是小夫妻俩的喜宴,王奶奶和阿香将那一斗米倒出一半,和他们挖回来的野菜合在一起,烧上火熬了一大锅,盛给那些前来道喜的乡亲们。后来,小夫妻欢欢喜喜的入了洞房。

第二天,阿香早早的起来做饭,可是等她到厨房一看,顿时就愣住了。这斗米,记得昨天自己亲自倒出去半斗啊!咋这会儿……这会儿斗里的米依然是满满的?阿香不解,赶紧去找来大柱和婆婆,大柱看了看,抬起手挠着头在旁边傻傻的笑着。

可是这会儿王奶奶似乎想到了什么,在旁边说:“以前听说过黄皮子、老鼠仙它们擅长搬运之术,可咱家也没那福分啊!要不然就是……”老太太话没说完,就走到那斗米跟前,将那一斗米又倒出一半倒进米缸里,然后笑呵呵的说:“等明天,咱们就知道了。”

一家人带着疑惑的心情渡过了一天一夜,到了天亮,阿香还是那个点起床做饭,等她再看那斗米啊!还是满满当当的

正在她不解的时候,就听到后面的婆婆说话:“媳妇啊!也许这是上天安排你到我们家的,是你给咱家带来好运来了。”

老太太说完,走到米斗跟前扒了又扒,就看见两条没头没尾的虫子在米斗里蠕动着,老太太指着虫子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神虫,听是它们是一雌一性同时出现的,也许是那天你和大柱去挖野菜时无意中带回来的,哈哈!好媳妇,你是咱们家的贵人啊!”

后来,王奶奶家里的米不但自己吃,还免费送给村里其他的穷苦人,在那个差不多斗米斗金的灾荒年,小篱笆村没有一个饿死的,也没有一个出门逃荒的……

民间鬼故事内蒙古第三篇-女伎

献县乃冀中重镇,历史悠久,英才辈出,自明清以来,豪杰之士磨砺戎马间,皆欲建功立业。到康熙五十二年,献县又出了一个豪侠窦尔敦,将大名府运往京城的十万两官银半道劫走了,一时天下为之震惊。虽说这窦尔敦后来被清廷抓住秘密处死,但隐然已成为献县诸少年男子心中的偶像,人人争先恐后习武弃文,但凡百姓家中稍有余资便会送其子到当地武馆学习技击之术,故本地练武之风日盛,直至雍正年间出了一个大文豪纪昀才稍改重武轻文的恶俗,而这些都是后话了。却说雍正三年春末夏初之际,适逢献县城隍庙会,每年的这个时候附近十里八乡的村民便会赶来观看社火,因此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一些小商贩也会借机发点小财,瓜果小吃琳琅满目,甚至还有一些走街串巷的江湖艺人前来卖艺,时常引人驻足围观。

这一日城中又来了个杂戏班子,老少男女约有七八人,围了场子便开始鸣锣表演起来。众人纷纷围拢上去观看,见尽是些顶碗,变戏法之类的技艺,与寻常戏班倒也无什么不同。看了一会均觉索然无味,正待转身离开,忽见一个绿衫红裙的靓丽女子姗姗而出,向众人道了个万福,便开始表演起走绳之术来。这女子年约二八上下,皓齿蛾眉杏眼含春,实在是一个少见的美人,诸人一见不禁纷纷喝起采来。再看她在绳索上纵横跳跃行走自如,惊险动作层出不穷,将众人看得是屏息静气目不转睛,待最后女子从绳上纵身轻轻跃下笑吟吟的向诸人致谢才醒过神来,更是爆出震天的喝采声。那戏班的班主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满脸沧桑之色,连胡须也白了一半,此时手拿托盘在场边寻求打赏。围观之人也不吝啬,你三文我五文扔进盘中,转眼盘底就落满了一层铜钱,将这班主喜的合不拢嘴,向着诸人不住作揖致谢。

此时忽听一人笑道:“这小娘子长得可标致的紧哪,不如今晚跟爷回去单独给爷再耍一个,让爷看还会什么其他的把戏,哈哈。”戏班诸人闻听此等淫语,不由皆面色大变,众人循声看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个身高六尺满脸横肉的魁梧汉子,年约三十来岁,一双色眼正盯在那绿衫女子身上,不住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来回打量。绿衫女子见状双颊绯红面有怒色,当即便欲发作,戏班班主却是跑惯江湖经验丰富,各色人等见得多了,知道此人多半来者不善,当即给红衣女子使个眼色,让她不要轻举妄动。自己却走至那汉子面前,双手一拱满脸堆笑道:“小老儿姓唐,是本班的班主,不知大爷怎么称呼?”话音将落旁边早有好事之人道:“他便是本城的武举雷大官人,怎得你们不认识吗?”原来这魁梧汉子便是献县本地唯一的武举人雷鹏。此人自幼顽劣不堪,却又好习拳脚之术,父母便专门为其聘了一个名师教其练武,他天生神力,能开十四石弓,又精于拳术,到了十八岁上便中了武举。可偏偏他人品低下纵淫好色,在献县欺男霸女无人敢惹。今日出来赶庙会,无意看见戏班的绿衫女子生得甚是貌美,不由垂涎欲滴色心大起,想要将这女子带回家陪宿一晚,故而才出此言。

唐班主闻听心中一怔,忙打个哈哈道:“原来是雷大官人。小老儿初到宝地,有怠慢之处,还请大官人多多包涵。”雷鹏两眼上翻面孔朝天,哼了一声道:“罢了罢了。我是见这小娘子演得好,想将她请去给我单独演一场,明日你再来我府上领人吧。”说毕上前便欲拉扯那绿衫女子。唐班主见状大惊,急忙挡在女子前干笑道:“雷大官人,这可万万使不得。我等皆是卖艺不卖身,大官人何必要坏了江湖规矩。”不意雷鹏听罢面色忽变,咬牙怒道:“你这老儿不识好歹,我能看上她算是她的福气,你却在这啰里啰嗦些什么,惹恼了休要怪雷某手下无情!”唐班主急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莫非没有王法了!”雷鹏仰首大笑道:“本官人便是王法,你能奈我如何。”说毕伸手欲将唐班主推开。唐班主只是不让,口中兀自与他争辩不已,雷鹏怒由心生,忽出一拳正中唐班主胸口,将其打翻在地,“哇”的一声吐出口鲜血来。绿衫女子见状大急,急忙俯身与诸人将唐班主扶起,只见他面如白纸神色委顿,显是伤得不轻。

众人群情激奋,纷纷质问雷鹏为何出手伤人。雷鹏洋洋自得道:“谁让这老东西不知好歹,没有一拳将他打死算是他的造化了。谁要再敢挡我,就如他一般下场。”戏班诸人听罢皆是敢怒而不敢言。雷鹏对绿衫女子笑道:“小娘子,乖乖和雷某回去吧,定然保你好处多多。”唐班主见状急对女子喘息道:“英娘,万万不可。”原来那绿衫女子名作英娘,三年前唐班主在山东蓬莱官道上遇见她,见她单身一人四处乞讨,一问才知她父母染疫双双身亡,故才四处飘零无以为家。唐班主念念她孤苦伶仃身世可怜,因此将她收留传其绳伎,不想这英娘天赋异禀一学即会,久而久之便逐渐成为戏班的台柱子了。此刻英娘眼见唐班主被打成重伤,其余诸人又束手无策,她咬牙沉思片刻,忽抬头对雷鹏笑道:“大官人莫要生气。即是钟情于妾,妾也不敢推脱,这就随大官人去就是了。只是唐班主被官人打成重伤,还请大官人赏五十两银子让他拿去抓药,如此小女子才敢放心和官人去。”雷鹏闻听大喜,对英娘道:“还是小娘子识时务。五十两银子诚非难事,若小娘子果为处子,也不算破费。”说毕便命仆人拿出银子交给英娘。

民间鬼故事内蒙古第四篇-瓜田惊魂

从前,有一个小伙子。他年年在村前的小河边,自家的地里种甜瓜。他种的瓜不但个大,还特别的甜。他不光瓜种的好,他还吹得一手好笛子。白天他忙活完瓜地里的活,回到他的小瓜屋里休息的时候,他就拿出来笛子来吹上一段。这时候,树上的百灵子听到了他吹的好听的笛声,也不在鸣唱,就连五颜六色的蝴蝶和百忙中的蜜蜂,听到这美妙的笛声,也会从四面八方赶来围着他飞来飞去。到了晚上,寂寞的长夜里,他就又开始吹笛子。此时,青蛙听了就会不在舌燥,虫儿听了也不在唱歌。

有一天晚上,小伙子又在聚精会神地吹着他的笛子。外面的田野里一片静悄悄的,好听的笛子声,在树丛中,在庄稼地里,在清澈的小河上面飘来飘去。整个大地上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只有他那动听的笛子的吹奏声。他也不知道自己吹了多长时间,感觉到困了他就不再吹了。在他正想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一个沙哑的奇怪的声音:“小伙子再吹一曲吧,你吹得太好听了。”

小伙子一听,吓了一跳。心想在这荒郊野外里,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晚,怎么会有人到这里来呢。他赶忙把灯吹灭,趴在床上大气也不敢喘。过了半天,他听了听外面没有动静了,他这才安心的睡了觉。到了第二天早晨,他在瓜屋子外面和瓜地里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这就更让他不放心了。一连好几天,他都没有吹笛子,也没有再听到那个沙哑的奇怪声音。

过了几天,夜里一丝风也没有,天特别的热。小伙子热的也睡不觉,他又不由自主地拿出来他的笛子吹了起来。笛声像凉风一样轻轻地飘向夜晚的各个角落,让这闷热的夜晚凉爽了许多。可是,这时候小伙子又听到了那个沙哑奇怪的声音:“你吹得真是太好听了。”

小伙子在瓜屋子里,又是吓了一跳。这回他大了大胆子,问道:“你是谁?”

“我就是你的邻居啊,我认得你。”那声音在外面说。

小伙子心想,我们村里的人我都认识,怎么也想不起来这说话声音到底是谁,他就又怀疑的问:“你说你认识我,那你姓什么?住在哪里?”

那声音说:“我姓柳,就住在河边上。”

小伙子一听更害怕了,他记得清清楚楚哩,河边上哪有住的人家,他想,他可能是遇到鬼了。他以前听老人们讲过,要是在晚上遇到了邪魔鬼祟,就赶忙打着火吸烟,邪魔鬼祟怕火,见了火就跑了。想到这里,他赶忙掏出烟袋,打着火点上烟就吸了来。可是,外面的那个声音却没有走,又在问他:“小伙子,你不吹笛子在里面干什么呢?”

小伙子说:“我在吸烟,歇一会。”

“你让我也吸一口行吗?”那声音在外面说。

“行,你等着,我给你装烟。”小伙子一边答应着,他一边把他看瓜用的洋炮拿了出来。慢慢地从门缝里把枪管子递了出去,然后说:“你咬住烟袋杆,我在里面给你点烟。”

“好吧,你给我点火吧,我咬住了。”那个沙哑的声音说。

小伙子听了以后,他从里面拉了一拉,见枪管子那头真的被咬住了。他就轻轻地扳开洋炮的机头,手指一扣扳机,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一洋炮正打在了它的嘴里。小伙子心想,这一洋炮打出去,不管是什么东西也活不了了。谁知道过了一会,就听到外面说:“小伙子,你的烟真焵,一代烟就把我吸晕了,我得回去了,明天晚上再来听你吹笛子。”

到了第二天,天明以后,小伙子来到河边细心地找了起来。最后他就见在河边上有一棵老柳树,树身掉了一块树皮。还有被洋炮打的铁砂子,砂眼处正在往外流着血水。小伙子一看明白了,这棵柳树在这里也不知道长了多少年了,看来已经成精了。他想,我决不能让这些精怪在世上害人。他赶忙从瓜屋子里找出来一把大斧子,来到柳树根里,二话也没有说,抡起大斧子就砍。几斧子下去,就见鲜血从树身上流了出来。小伙子一看也不敢松劲,继续破上本地砍,一会的功夫就把这棵柳树精砍到了。

打这一后,他晚上再吹笛子的时候,再也没有听到那个沙哑的奇怪的声音了。

民间鬼故事内蒙古第五篇-花狸奇缘

早些年,滹沱河漕运繁忙,在饶阳县境内东西支沃一带住着这么一户人家,一对靠打鱼、摆渡为生的夫妇,带着一个八九岁大的孩子过活。

不过这孩子不是他们的儿子,而是他们的弟弟。更奇怪的是,这孩子虽然是渔民的孩子,却始终学不会游泳。这是件很令人奇怪的事,所以村里的长辈都不允许他起大名,说那样不吉利。因为他的头发少且黄,所以村里人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小秃”。

村里人常常开这孩子的玩笑,有人说他是后妈生的,有人说他是捡来的,要不怎么会这么小,和他哥差那么多?小秃每次听到这话都很难过,渐渐他成了一个闷闷不乐、性情忧郁的孩子。

转眼间小秃已长到十七八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是家里实在太穷,没有哪户人家肯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他常常一个人坐在河边发呆。

一个夏天的晚上,月明星稀,小秃一个人坐在船头上纳凉。坐了一会儿,正要起身打算回舱睡觉,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回头一看,不觉得眼前一亮。

月色下,跳板上走过来一个年轻姑娘,臂弯里还挎着一个花布包袱。姑娘举止端庄,看上去好像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小秃心里不禁有些纳闷,“都这么晚了,这姑娘怎么会到这里来……”想到这里,小秃忙上前问道:“姑娘你——”只见姑娘缓步上前道了个万福道:“大哥,我是来这儿投奔亲戚的,可是找了一天也没找到,天这么晚了也没处投宿,我能在你这里借宿一夜吗?”

小秃的心不禁有些慌乱,因为船舱很小,只能容下一个人,况且孤男寡女的……

姑娘好像看出小秃为难,便说:“大哥如果不方便,我就走吧。”小秃忙上前拦住说:“天都这么晚了,况且你一个女孩子能去哪里,还是在我这里住吧。你住里面,我在船头待一夜好了,反正我也是要看船的……”姑娘面露喜色,从包裹里拿出一个面饼递给小秃说:“大哥,你吃个饼吧,这是我自己烙的……”

小秃不好意思地接了过来,两个人就坐在船头一边吃一边聊。小秃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饼,竟然全没了困意,不知不觉中,两个人已聊到鸡叫三遍。这时候姑娘起身说:“大哥,今晚真谢谢你了,可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要不天亮了让人看见多有不便。”尽管小秃舍不得她走,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挽留。

到了白天,小秃依旧忙他该忙的活计,可却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精神恍惚的样子,心里总是想着昨夜来投宿的那个姑娘。一天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过去了。到了晚上,小秃坐在船头发呆,看他那样子像丢了魂儿似的。

可令小秃高兴的是,又到了昨晚那个时候,那熟悉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小秃抬头一看,欣喜不已。夜色中走来的还是那位姑娘。小秃忙迎上前去,关切地问:“姑娘,你的亲戚找到了吗?”姑娘失望地摇摇头,小秃只好安慰她说:“别太着急,明天接着慢慢找吧。只要一天找不到,你随时都可以来我这里。”姑娘客气地一再道谢。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内蒙古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内蒙古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7818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