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全集5篇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全集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民间鬼故事日语、中国民间鬼故事视频、潮汕真实民间鬼故事、民间禁忌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全集第一篇-守财人过河

这个故事是听我们村的一个老人讲的,说在民国时期,战火还没有烧到我们那的时候,一般老百姓还能勉强有个温饱,可同时也有一些非常有钱的地主,其中最有钱的要数庄、马、窦、戴四家了,而我们今天说的就是姓窦的这一家。在我们那里他们家就是富贵的象征。据说运河两岸都是他的田地,大概有上千亩。我们可爱的党给我们上了太多的政治课,所以在我们的印象中,一般对地主都是苦大仇深的,可窦大地主心眼却很好,最起码给我讲故事的人是这么说的,所以人们就给他个外号叫窦善人,据说窦善人家里的银子都是用装粮食的粮屯放银子的,他的家在运河的北面,窦善人虽然很富有,却并没有太大的野心,以前我们那里流行一句话,据说就是窦善人说的:千里良田靠运河,饭桌上有鸡鸭鹅,家中有个好媳妇,外加一个小老婆。这看来就是他最大的满足。

话说有一年,运河上面有个摆渡的,一天夜里睡得正香,忽然听到河北岸有人喊要过河,摆渡心里那个烦啊,半夜三更本能睡个好觉。竟然有人喊过河,真他妈倒霉,不去吧又不行,半夜三更的人家过河肯定有急事。

谁他妈没事半夜过河玩啊!摆渡的于是就爬起来,天气那个冷啊!外面还有雾气,地上、船上都结了霜。伸手去拿船篙,都冷到骨头,没办法啊,于是就把船撑到北岸,摆渡一看岸边渡口,站了三个人,穿的都是白色的衣服。

摆渡的心想看来真是急事,估计是家里死了人。于是就把船靠到岸边,叫他们三个人上船。

三个人听他说了后就开始上船了,可是当第一个人刚站到船上的时候,船猛的晃了几晃,摆渡人也吃了一惊。

心里就想了,虽然这个人身材很高大,可也不应该这么重啊!这个船正常可以摆三四十人,怎么这才上了一个竟然感觉给上了十个人差不多重呀!摆渡人见多识广,虽然心里很吃惊,可脸上一点也没露出来。

等到三个人都上到船上的时候,摆渡人心里真的有些崩溃了,这三个人的重量等于正常摆三四十个人的重量了。

于是摆渡的就慢慢的将船往河对岸摆去,可眼睛始终在观察着这三个人,他仔细一看,便发觉了问题,这三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一般高矮,一般胖瘦,而且都白的吓人,竟然连头发眉毛都是白的。

摆渡人有点瘆得慌,心里想这三个是什么人啊!也太吓人了吧!可他不能说啊!于是摆渡人就问了:三位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啊!怎么半夜过河呢!声音肯定好听的不得了。

这时就听三个之中的一个说话了:你把我们送过河,我们不会亏待你的。我们是窦善人家的守财人,这个地方就要战乱了,窦善人家财气已尽,所以我们就准备回去了。

摆渡人一听大吃一惊,怨不得三个人有三四十人那么重。原来他们是银人啊!

想着船也靠了岸。三个人依次下了船,最后一个下船的便和摆渡人说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作摆渡钱,我在你船头撒泡尿作为过河钱吧!

摆渡的听了这话,憋了一肚子气,可看他们的样子又不敢说。

那个人说完回身就尿开了。

摆渡人也没敢说什么,心里想我半夜三更把你们摆过河,不给过河钱不说,竟然还在我船上撒泡尿。真他妈不是东西,可他嘴里不敢说呀!

那个人撒完尿,便跟着前面的两个人走了,一会就看不到了,摆渡人也回去睡觉了。

等到第二天早晨醒来,摆渡人到船头一看,竟然发现船头有一块银子。摆渡人简直高兴疯了,只恨那个银人怎么不多撒些尿。

又过不到半年,战争来了,窦善人不得已就变卖所有家产,也离开了这里。

民间鬼故事全集第二篇-游园惊魂

1.莫名失踪

兰香已经三天没见到父亲了。

自从那天父亲发现她被三公子糟蹋了,愤愤地流了一夜的老泪,兰香就知道父亲是真伤心了。

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像她们这样的家生子,顶好就是配个小厮,生下来的孩子又是家生子——世世代代的奴才。况且,又已经让三公子得了手,就算哭天抢地闹一场,也没有什么贞节烈女摊上。不如像现在这样,明正言顺地做个通房大丫头,万一将来有个一儿半女,兴许就能挤个偏房。至少儿女们是一定不用再做奴才了。

所以当父亲用极度失望又伤心的眼神看着她时,她也没辩解什么。只是在父亲转过身去时,才无声地流下两行眼泪。此时的兰香仍然以为父亲就是一时想不开,万万没有料到父亲竟从此没了踪影。

转眼间,父亲失踪了一年有余。

以前满府的议论也都渐渐消散了。兰香虽然还惦记着父亲,却也不像开始那样牵肠挂肚,只不过偶尔会对着假山后的半亩池塘发发呆。

说来说去,倒是园子里的花花草草最记挂那个陡然没有音信的老人。父亲种得一手好花,有他在时,府里的花四季更替,姹紫嫣红。凡是来过的客人都赞叹不已,连主人脸上都有光。自他走后,府里一连换了好几个人,就是养不好。

这天,又来了一对老夫妇,种花还过得去,人也算勤快,主人便又勉强留下了他们。

老夫妇总在夜里摆弄花草。头一回,兰香从屋里出来去给三公子做宵夜,猛地碰到老头子在园子里“哗啦啦”地浇水,还吓了一跳。

老头子胖得厉害,端着一只铁皮水壶,不甚灵活地挪着两条粗壮的腿,慢慢地在树影下徘徊。老远,就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兰香厌恶地捂住了鼻子。老头子呆滞地望了她一眼,兰香问道:“这水怎么这么臭?”

老头子回道:“水里刚掺了腐熟的花肥,所以才臭。”(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兰香有些不相信,皱着眉毛道:“我又不是没见过花肥。花肥也没有这么臭。”老头子一声轻笑,那嘶哑的声音就好像喉咙在漏气,听得兰香脊背生寒。

“花肥也有好多种,”他说,“姑娘大约是没闻过我这种吧!”兰香还是半信半疑,匆匆走开了。

这一夜,又轮到兰香守夜。三公子搂着他最宠爱的小妾在纱帐里温存了一回,便唤兰香要茶吃。趁着兰香端茶进来,便又笑着将她的手握了握,正好被那小妾看在眼里。

小妾见了这一幕哪有不打翻醋坛子的。可她是个精明人,向来不会摆到台面上闹,当下一只雪白素手轻抚上三公子裸露的胸口,三分撒娇七分挑逗地揉了揉,笑着说:“爷,妾身忽然有些饿了呢!”

三公子随即吩咐道:“那就叫兰香做些宵夜,她的桂花元宵做得很不错呢。”兰香连忙应了一声,手脚麻利地做了两碗桂花元宵端来。

兰香端了一碗进纱帐的时候,还小心地提醒道:“姨娘小心,还是有些烫。”小妾笑着望了她一眼,伸手来接,刚要接到又忽然将碗一翻转,一碗滚烫的元宵正好浇在兰香手上。兰香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却听小妾竟发出一声惨叫,惊得人心头一凛。

三公子慌忙坐起,一把揽住小妾,一个劲儿地问怎么了。小妾挤出两滴眼泪哭了起来,说兰香烫了她的手,还给三公子看那两三根微微发红的手指头。三公子顿时皱起了眉毛,将自己的一碗元宵狠狠地朝兰香砸了过去。

兰香连忙抬手挡住脸,只觉手背上又是一阵灼热,“啪”的一声,碗摔得粉碎。紧接着,传来一声怒吼:“滚!”兰香面沉如水,一声不吭地退了出去。

小妾哭了一会儿便收住了。三公子不免又骂了兰香几句,两个人便躺下了。

民间鬼故事全集第三篇-为你死去活来

明朝万历年间的一个傍晚,在青州古城十里外的驿站长亭里,有一个长得又黑又胖的养娘,斜站在亭侧。一旁是长相俏丽的丫鬟,用手斜举着一个八角的宫灯。宫灯是黑檀木架,灯头雕镂龙凤图纹,坠金蝉琉璃宝珠流苏──这些东西本是皇家用的,平日里是不许民间使用,除非是新婚大喜的日子。可是这样的夜晚也不像办喜事的样子啊。

天色越来越晚,已经接近子时了。不久三声凄凉的更声接连在远方响起。丫鬟和养娘对看一眼,深感失望。看来今夜又要无功而返了。

两人正想走向亭外的马车,踉踉跄跄走来一个年轻的后生。等到走近了,发现脸色有点苍白,衣着倒是还算干净,像是知书识礼之人。

养娘忙上前去询问:“公子是外地人吧?请问是因为什么事出门在外啊?”

公子道:“在下姓庄名玉洁,阳州人,只因参加科举考试,屡考不中,今日盘缠用完了,又没有脸面回家,正不知如何是好。”

养娘说:“我们青州有个规矩,年轻的女子未嫁而亡,是不能入祖坟的。所以想请公子在小姐面前行个丈夫的祭奠礼,再请为小姐守上一夜灵。把公子的生辰八字写在这盏宫灯上,让宫灯陪伴小姐放到棺材里。小姐的魂魄就可以入祖坟,就无鬼怪阻拦她了。否则,小姐就只能葬在乱葬岗子。还请公子成全,老爷答应酬谢五两银子。”

庄玉洁乃走投无路之人,能得五两银子,自然求之不得。就爽快答应,接过了宫灯。

养娘长舒了一口气,把庄玉洁让到一辆马车上,自己和丫鬟坐上后面的马车,往青州城疾驰而去。

十里路程,很快就到了。老爷太太还坐在客厅里等着。养娘先进去禀报,老爷迎出来,也很客气,吩咐下人先去安排了酒食。庄公子早已饥饿难忍,狼吞虎咽吃饱,就被养娘丫鬟领着来到了小姐的灵堂。

银装素裹的厅堂中间,停了一口红漆棺材。在养娘引导下,庄玉洁与小姐行了夫妻之礼。养娘说了说小姐的大概情况,小姐叫王玉儿,十八岁,偶感风寒,谁知道竟然急火攻心,匆匆去了。

养娘和丫鬟累了,去了隔壁休息。庄玉洁按约定为玉儿守灵,实在太困,就打起了瞌睡。半梦半醒间,只见一个身影一闪进屋,围着庄公子转一圈,扎进棺材里不见了……庄玉洁猛一下睁开眼,不会真有人跑进了棺材吧?庄玉洁忍不住心中好奇,轻轻挪开棺材盖。借着蜡烛的微光,只见玉儿静静躺在棺中,竟然面含微笑。庄玉洁神情恍惚,感觉这也许正是自己的前世之缘,应在这里。只是竟然以这种方式见面,忍不住悲从心中来,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热泪滴到小姐的脸上,小姐的手突然一动,睁开了眼睛:“这位公子因何悲伤啊?”

庄玉洁读多了魔怪故事,也不害怕,只把玉儿当成睡了一觉醒来的妻子,絮絮叨叨说起了自己的伤心事。说着说着,棺材中的玉儿坐了起来,庄玉洁像哄小孩睡觉一般,轻轻拍着她,想让玉儿躺回去。玉儿却大喊一声:“我这是到了哪里?”丫鬟在隔壁听到,探进头来一看,不禁大喊一声:“不好了,小姐诈尸了!”

家人听到喊声,手拿各种东西匆匆跑过来,小姐已经从棺材里走了出来,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与庄玉洁聊天呢。只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却是一口男声。王老爷忍不住颤声问道:“你可是我家玉儿?”小姐说:“这位老爷,我不是玉儿,我这是借小姐之身还魂,还望老爷不必害怕……”

王老爷听他说话还算客气,又心想事已至此,也只好让人再备酒席,与庄玉洁一起,听这位借自己女儿身体还魂的人谈谈身世。那人长叹一声,说道:“我本是百里外尚州的一个读书人,姓韩名津,父母早亡,尚未婚娶,只靠祖上传下几亩丰盈之地,勉强度日。只可惜临近有个恶霸,觊觎我那几亩良田,多次派人威胁要来买,我誓死不卖。后来几个家丁拿着写好的地契,非要我签字。我恼羞成怒,与其发生争执,愤怒之下用一块砚台砸一个恶仆,恶仆躲闪摔倒,碰到锄头上,竟然头破而死。恶霸勾结官府,说我恶意杀人,将我捉拿归案,打入死牢。一帮好友四处奔波,为我鸣冤叫屈,只是因为那州官得了好处,岂肯重审。好在那刽子手刘启与我本是街坊,私下交好,帮了我不少忙,却也救不下我的性命。原先只是安慰于我,说是帮着四下打点,定能救下我的姓命,使我不致太过恐惧。直到临刑,才告诉我没有回天之力。但是告诉我一件事,临刑前他喊一声,跑!我就撒腿快跑。你们知道,我被五花大绑,人跑是断断跑不了,跑出来的只有魂魄。在人头落地的刹那间,我听到一声跑,就没命地跑了。按刘启的说法,行刑以前,牛头马面早已站在旁边,因为人多,所以顾不过来。魂魄跑了,遇见合适的尸体,尚可还阳……”

王老爷与庄玉洁对这奇遇唏嘘一番,彼此喝了些酒。事后王老爷还特意派人去尚州打听了一番,探听到那天的确有一个叫韩津的被砍了脑袋,所以也就不得不信了。

王老爷对韩津说:“老夫膝下只有玉儿一个宝贝女儿,如今已经魂归他乡。现如今你虽然声音是男声,身体却依旧是女儿身,既然和庄公子行了夫妻之礼,不如择日圆房,成为一家。”韩津说:“我虽是女儿身,却是男子心,实在无法嫁与庄公子。不如我们结成异性兄弟,共同侍奉二老天年,替玉儿小姐尽一下孝道。”

王老爷含着泪说:“好吧。玉儿虽然去了,但能每日看到她的身体,我和夫人也能心安了。”

从此庄玉洁也在王府住下,每日苦读诗书。与韩津出双入对,外人看来也是一对鸳鸯伉俪。改年大考,庄玉洁一举夺得头名状元,钦命八府巡查,到尚州找出韩津的案子,几次取证,还了韩津清白,惩治了贪官、恶霸。

庄玉洁做过此事,急忙回到青州,向义父和盟弟报喜。还没到王府,看见王老爷和韩津早站在门口迎候。等到说过此事,韩津早已泪流满面,张口却是一副莺歌燕语:“多谢庄兄为韩津雪冤!我本来就是玉儿,只因为与韩津私订终身,却不想他被恶霸所害,听到他将含冤而死,忍不住急火攻心昏厥……”

庄玉洁说:“那你先前的男声──”玉儿说:“家中管家会口技,我曾经跟他学过。”

王老爷说:“如今韩津仇已报,玉洁功成名就,听说一直尚未婚配,玉儿也待字闺中,虽然曾经有违家规,可一直是冰清玉洁之身,她也有意于你,不知能否……”

庄玉洁匍匐在地:“岳父大人在上,像玉儿这样有情有义之人,今生有幸遇上,不离不弃,天长地久。”

民间鬼故事全集第四篇-老木匠智斗黄鼠狼

民间关于黄鼠狼的故事多如牛毛,黄鼠狼生性狡黠,昼伏夜出,或多或少都有神秘色彩。今天,我给大伙讲个和黄鼠狼有关的故事。王老汉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木匠,手艺好,人还老实,村里人都很敬重他。

最近,王老汉摊上事了,他家招了黄鼠狼。农村人很忌讳黄鼠狼,认为黄鼠狼上门一定没好事。黄鼠狼心胸狭窄,好记仇,一旦招惹那就麻烦了。这畜生是睚眦必报,而且很毒辣。

老木匠的鸡总是莫名其妙的丢失,还挺有规律,每天丢一只。家里的鸡都关在鸡窝里,鸡窝旁还拴着一只黑狗。按理说,家里有狗,有点风吹草动,狗都会叫唤。可是,丢鸡的那几天,黑狗精神不振,总是趴在窝里睡觉,还不停的颤抖。

老木匠起夜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黄鼠狼。他非常气愤,拿着棍子去追赶黄鼠狼。黄鼠狼就像泥鳅一样滑溜,老木匠年老体衰,当然追不上了。最后,黄鼠狼钻进排水沟,溜走了。

翌日夜里,黄鼠狼又来了,它偷走一只鸡,咬死一只鸡。老木匠非常心疼,他养的都是母鸡,母鸡下的蛋不舍得吃,拿到集市上卖了换点钱。黄鼠狼欺人太甚,惹怒了老木匠。

老木匠喃喃自语道:“黄鼠狼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偷我家的鸡。你等着……”

老实人惹急了,开始发飙了。老木匠从仓库中拿出斧子和凿子,开始在院里忙活起来。他造了一个木头鸡,又在上面粘上鸡毛,如果不仔细看,这只木头鸡跟真鸡一般无二。旧时,木匠多少会点鲁班术,老木匠也会。他化了一张奇怪的符,嘴里念叨着奇怪话音,手指一挥,符纸着了。

说来也怪,符纸烧完,那只木头鸡竟然活了。老木匠一挥手,木头鸡扑扇着翅膀飞进了鸡窝里。那只木头鸡跟正常母鸡一般无二,只是它不吃不喝,能以假乱真。如此看来,老木匠还真有两把刷子。

夜里,黄鼠狼又来了,鸡窝里传来响动。老木匠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他早已胸有成竹。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咱们去看下鸡窝吧。木头鸡跟黄鼠狼扭打起来,很显然黄鼠狼不是对手。虽然黄鼠狼身形矫健,快如闪电。木头鸡更胜一筹,占据上风,吊打黄鼠狼。

突然,木头鸡张开嘴巴,狠狠咬住黄鼠狼的尾巴。黄鼠狼吃痛,情急之下,用力扯断尾巴,趁机溜了。木头鸡想要去追,怎奈跑出鸡窝就不能动了。老木匠从房间里出来。

他看着木头鸡,长叹一声:“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是人了?黄鼠狼你这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希望你以后改过自新,不要再来村里偷鸡了,不然……”

说来也怪,自打那日起,村里再也没有出现过黄鼠狼。有人说,黄鼠狼搬家了。总之,众说纷纭,真相如何,不得而知。

民间鬼故事全集第五篇-惊魂三千里

从前,刽子手是专门杀犯人的,身上杀气重,老百姓都不愿意和刽子手交往。过去不有这么句话吗?跟刽子于交明友,交情再深,他没事儿时也得琢磨琢磨你的脖子,看在哪块儿下刀合适。可陕西有这么一个人,名叫周正洪,和刽子手是拜把子兄弟。虽说是异性弟兄,情义去不亚于亲骨肉。

天有不测风云,这周正洪干了坏事被判死刑,被拘押在死囚牢里。他当刽子手的干弟弟就经常去探监,送一些吃食,还让牢头帮忙照应。

可砍头的日子还是要来了。开斩头一天,哥俩在牢房里抱头痛哭。

哭着哭着,刽子手说:“唉!不但你死期近了,这脑袋还得由我亲手砍哪。”说着又哭了。

哭完后,刽子手又说:“我砍你可是难下手,不过由我砍却有些好处:处斩之前,我在你后脊梁拍一掌,再提你名字大喊三声,你肉体死了,真魂却能出窍。”

开斩这天,这刽子手果真先在他后背击了一掌,又提他的名字大喊三声:“周正洪!周正洪!周正洪!”然后牙一咬,心一横,手起刀落,病痛快快把周正洪的脑袋给削掉了。

刽子手把好朋友也斩了,感觉心灰意冷,就到县衙去辞职。他对县令说:“我干刽子手行当,把自己朋友都亲手砍了。这行我干不下去了。”县令一看他说到这份上,也就答应了。

刽子手辞职在家半年多,有一天他对老婆说:“我已把家业安顿好了,你就维持这个家吧。我想到外地游逛游逛去,多则三年五载,少则三月五月,该走的地方见识一下便回来。”他女人一想,自从男人这次出刑回来,就象着魔了似的,精神头、气色全差劲儿,便说:“差事辞了,无官一身轻,你出去散散心吧,家不用你操心就是。”

刽子手带上钱,背上砍人用的鬼头刀,便走了。

一晃出去二年多,到了三千里开外的地方。这天,他走渴了,见到一个村庄,准备投个人家找点水喝。正好遇到一眼井,井台上有个人正提水呢,他就凑过去了,想就近儿喝一口就算了。

他走近了,仔细一窍提水那人,不由楞住了,这人就是被砍了头的陕西周正洪,刽子手大喊:“哎呀!这不是大哥吗!”

提水那人也打量了他,说:“哎呀!兄弟你怎走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两个人近乎一番,周正洪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到家去吧。我来到这儿挺好,当年就成家了,已有个两岁的孩子了。”进屋给刽子手做了一番引见,又见了躺在炕上的孩子。

周正洪对妻子说:“这是我最要好的弟弟。你赶紧备饭吧!”

周正洪的老婆和他成家至今也没听他说有什么亲人,这回可算见到一个,今后有亲戚可走动,心里也挺喜欢。就麻溜溜儿做菜、烫酒,规规整整摆好,端了上去。

这哥俩边喝边唠扯,无外乎是别后这段生活吧。

周正洪说:“我在这好是挺好,唯独不可心的是这孩子都过两生日了,还不能坐着,更不用说走道了。”

刽子手劝慰了几句,就说自己的事:“自从法场分手,我就不干了。我从家里走出来,没想到今天见到你了。”

周正洪说:“你说你不干了,怎还带着砍头的那家伙呢?”

刽子手说:“这家伙我带上好防身呀!”顺手他就把刀抽出来叫周正洪看。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全集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全集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1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