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体会5篇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体会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声小说民间鬼故事、四川民间鬼故事、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民间鬼市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体会第一篇-贪鬼

得益于在县衙当差的亲戚帮忙,刘达谋了个税官,为了尽快赶回衙门,他抄了条僻静的近路。刘达收的税钱多是铜钱,一天也就收个10多两的税银,合成铜钱却有一百五六十斤。驮税钱的是头年迈的驴子,走了一半路程,就累得气喘吁吁,赶都不走了。

眼看天就要黑了,刘达着急,对着驴背一阵狠拍,那头驴子也上来倔脾气“咴咴”叫着,死活就是不走。刘达叹了口气,拍了拍驴背说:“行了老伙计,我知道你累了。”刘达把那袋小的卸下来,搭在自己背上,驴子这才慢慢向前走去。

走了没几步,刘达被一个小土堆绊了个趔趄,脚下发出一声陶瓷破损的响声,他以为是踩在破碗片上,也没在意,只顾撵着驴子赶路。就在这时,他听到背后有异常动静,回身看到一个50来岁的男子站在身后。男子其貌不扬,身体矮小精瘦,一双贼亮的小眼睛紧紧盯着刘达背上的口袋。刘达心里忽悠一下,这人难道是冲着税银来的?就在这时,那头驴子不知怎么突然受惊,“咴咴”叫了两声,疯了似的向前狂奔而去。刘达一看驴子惊了,撒腿就追,跑出老远,回头张望,那奇怪的男子早就不见了踪影。

赶回衙门,天已大黑,关了房门,他一头栽在床上呼呼大睡。半夜时分,迷迷糊糊的,刘达好像觉得有个人在动盛税钱的口袋。刘达点起蜡烛,仔细察看,确认房内没有他人,门窗也关得严严实实,才放心回到床上。

第二天,刘达交账的时候,钱跟账单好歹对不起来,怎么数也少了20个大子。刘达自认倒霉,补上那差了的20个铜钱。又过了几天,刘达收了税钱,晚上睡觉时,又迷迷糊糊看到有人偷钱,结果,第二天真就又少了20枚铜钱。接连丢钱,刘达觉得蹊跷,便暗暗留了心。

这天晚上,刘达把白天收到的税银放到床边,然后和衣躺在床上,紧紧瞅着口袋。一个人影好像凭空从地里冒出来,他悄悄打开口袋,拿出一些铜钱,然后走到屋子东南角蹲了下来。不等黑影站起身,刘达突然点燃蜡烛。黑影看到屋里突然亮下,一下愣在那里。“朋友,说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吧,每次20个大子,兄弟可是赔不起啊!”刘达一边说,一边提着斧子向黑影靠近。“唉!”黑影叹了口气,慢慢转过身,刘达这才看清,这人正是自己曾经遇到的那个矮瘦怪人。“我就是你的前任税官!”男子说。“不可能!我的前任突发急症死了,你怎么会是他?”刘达不相信。“不错,我不是活人,我是个鬼,不信你看地上。”

男子说着指了指地上。刘达斜眼一看,立时冒出一身冷汗,这人真的没有影子!男子姓岳名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岳良担忧起自己老了以后的生活着落,慢慢地他便打上了税银的主意。

岳良不敢多贪,每次只拿20个铜钱,因为拿得少,加之他又修改了账目,所以一直没被发现。岳良一心指望可以用贪下的钱养老,可人算不如天算,一天晚上,他突发急症死在梦中。因为身边没有亲人,大家也不知道他藏匿钱财的事,死了以后连个薄棺材都消受不起。一块儿当差的老弟兄们把他火化了,装进陶罐浅埋在一个僻静处,单等哪天他的家人带他回去。

“那天,你赶着驴子经过,不巧踩破了我的陶罐,我便跟着你回来了。我别无他求,只想请你帮我回家,至于藏匿税钱,那只是习惯。”

“我要怎么做才能帮你?”刘达问。岳良指着屋子西北角告诉刘达,那个墙角的砖下面有个小坛子,里面装着他平日攒下的铜钱,大约5两银子。“麻烦你把这些铜钱兑成银子,2两放进盛我骨灰的陶罐,2两雇个脚夫送我回去,剩下的1两就算我答谢你的水酒钱。坛子里有一封信,信封上有我家的地址,我兄弟看了信自然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岳良说完,又指了指屋子东南角,他说,那下面还埋着几个坛子,里面的钱都是自己贪的税钱。“拿出我偷你的钱,剩下的帮我交给县太爷。”岳良说,他死之后,正好赶上雍正爷登基。雍正爷最烦贪官污吏,他制定了一些惩处贪官的法律,死了都不放过。县太爷担心有啥纰漏受惩,便先自清查账目。在清查时,发现税银的缴纳与事实不符,但当事人岳良已死,查无对证,县令自认倒霉,掏了自己的腰包补了亏漏。

“了却了这个心事,我也敢堂堂正正地过阎王爷的大堂了!大恩不言谢,岳某只有来生相报了!”岳良冲刘达深施一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刘达翻开西北角的砖块,果然看到里面有一个小坛子,他将小坛子里的铜钱兑换成银子,不多不少正好5两。刘达挖出岳良的骨灰,重新换了个陶罐,刘达把2银子放进陶罐,想了想,又把手里的那1两放了进去。

刘达用2两银子雇了个脚夫,把岳良的骨灰送回老家。做完这些,刘达又把岳良贪占的那些税银挖出来交给县太爷。

这天晚上,深更半夜刘达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烙大饼难以入睡,突然听到一声沉重的叹息,起身一看原来是那个死鬼岳良!刘达吃惊地问:“你怎么又回来了?”“唉,你以为我愿意回来?”岳良叹了一口气告诉刘达,他以为把税银还了,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去阎罗殿过堂,可没想到阎王爷一查账,说他在阳间还有一坛铜钱的贪账未还,要对他严惩。他磕头下跪求了半天,阎王爷才格外开恩,放他回阳间把贪账补上。

岳良苦着脸告诉刘达,去了阎罗殿他才知道,阴间称死了的贪官污吏叫贪鬼,他们惩治贪鬼的律例比阳间还厉害。你不是贪么?进油锅的时候多炸几遍,上火山时多爬几遍,过大锯的时候多锯几块……每天阎罗殿里都有贪鬼鬼哭狼嚎、撕心裂肺的叫喊。

“原以为有你相助,能够脱离苦海,可没想到我竟然还有一单贪银未了清!阎王爷还告诉我,带着贪的污点进了轮回,只能托生成老鼠,下辈子就让你偷个够!”岳良说完,一双亮晶晶的小眼死死盯住刘达说:“那些钱都埋在一块,你说怎么就少了一坛?”刘达浑身颤抖,摆着手连连喊道:“我没动你的钱!”“那些钱到底去哪里了?”岳良一边嘟囔,一边像没头的苍蝇,在屋子里乱转。“唉,贪这玩意儿,只要你伸出手,以后就变成了习惯,悔不该当初啊!”

刘达一下惊醒,他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还是在做梦。可岳良最后那句话分明还在耳边回旋:贪这玩意儿,只要你伸出手,就成了习惯!刘达跳到地上,从床下拖出一个坛子,上缴贪银时,刘达到底没忍住贪心,偷偷昧下一坛。刘达伸手摸了摸坛子里的钱,咬了咬牙,抱起坛子往县太爷的门口走去……

民间鬼故事体会第二篇-花千骨后传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去,好像死的很突然,就那样糊里糊涂地来到了阴间。她只记得案台后的红面人寒眉倒竖,眼神冷峻地扫了一眼她,在一本暗黄色的本子上信手打了一个勾后,两个穿着黑色长袍,头罩面纱,身材干瘦的小卒便将她带进了一个幽暗无边的世界里。

自此他来到这里已经整整过了五百年,听这个世界的人说,这里是死亡盛地,有个很恐怖的名字叫“黑暗之渊”,来到这里的人都是积怨很深,前世被感情所累的人。

琉夏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红面人会将自己发配至此,难道自己生前做了什么大逆不道或是伤风败俗的事,才会遭此厄运。琉夏想知道这一切为什么会单单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她决定趁着守卫疏散的时候去阳间走一遭,寻觅前世的记忆,至少让她知道为什么她会无缘无故地来到这里也好。

琉夏成功地逃脱了鬼卒的围捕,带着累累伤痕来到了阳间。这里有温煦的阳光,有如织的人潮,有鳞次栉比的商铺,琉夏从那个幽暗的坟冢里出来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繁华的世界。她听到有一个人将这里叫做红尘,充满了诱惑和迷醉的地方。

她确信她喜欢这里。

琉夏来到一个水质清冽的溪流边,就着水里的倒影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她看到水中的自己身材曼妙,面容清秀,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坯子。

来到大街上,从街头走到了结尾,熙攘的大街,陌生的面孔,琉夏睁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左瞧瞧右看看,却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有一个身着华服的富商子弟被她吸引,特地走上前来搭讪,笑着问:姑娘,你在找什么呢?

琉夏瞥了一眼眼前的来人,又自顾地朝四周看去,没好气地回:眼睛长在我身上,我想往哪看就往哪看,你管的着吗?

那人讨了个没趣,又不甘情愿地陪笑道:“在这里,要说最好玩的地方还数那“藏秀阁”,姑娘可否有兴趣和在下一同前往。

琉夏滴溜着眼珠,凝眉想了一会,说道:那好吧,反正我一时也不知道往哪里走,跟你去看看也无妨。

“藏秀阁”是东临县的一处烟花场所,这里集聚了当地最有名望的人物,当然除了这些富商巨贾,也会有一些青年才俊,文人骚客来到此地。琉夏和那人刚一走进,就有一个脂粉浓重的嬷嬷颠颠地走过来,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谄媚道:“哎呀,是什么风把司马公子吹来了,快请进快请进。说着朝楼上喊道:“颖儿,刘公子来了,还不快出来招呼着。”

只听见楼上传来一声娇滴滴地“好嘞。”不多时,二楼屏风后面转出一个头戴凤冠,面容白净,衣着鲜艳的貌美女子来。

琉夏娇躯一震,似有一把重锤击在心上,这个叫颖儿的女子像是跟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又说不上是在哪儿见过。

身旁的司马公子亦是感觉到琉夏脸上的异样,低声问道:“怎么,姑娘识得颖儿。”

琉夏摇摇头,沉声道:“不认识。”

抬头又朝那女子看去。她轻移莲步,缓缓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颖儿来到司马跟前欠身施礼道:“公子别来无恙,可是有些时日没来藏秀阁了。”

司马公子面露窘色,斜乜了一眼琉夏,见她冷冷地看向一边,心中黯然,向那女子回道:“近日俗事琐碎,一时脱不开身罢了。”

琉夏冷哼一声,心道:像你这种纨绔子弟,又能有多么琐碎的事让你脱不开身,想必是又去哪里见你的相好去了。

琉夏心中了然,也不点破,冷冷问颖儿:“你们这里可有什么好玩的?”

颖儿满脸嫉妒地看着刘公子旁边站着的这位美丽佳人,声音中难掩翁怒,语言不善道:那要看姑娘喜欢玩什么了?

琉夏道:“比如喝酒唱曲?”

颖儿惊讶道:“女儿身也喜欢这口?”

琉夏性格固执,反问道:“难道叫几个女子陪酒唱曲只能是男人的专利?“

颖儿涨红了一张脸,被噎得说不出话了,朝地上恨跺了几下,闷声道:“那随我来吧。”

正说着时,琉夏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嘈杂,转头看去,只见有几个年轻男子簇拥着一个飘逸脱俗,面容清矍的男子走了进来。

民间鬼故事体会第三篇-老木匠智斗黄鼠狼

民间关于黄鼠狼的故事多如牛毛,黄鼠狼生性狡黠,昼伏夜出,或多或少都有神秘色彩。今天,我给大伙讲个和黄鼠狼有关的故事。王老汉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木匠,手艺好,人还老实,村里人都很敬重他。

最近,王老汉摊上事了,他家招了黄鼠狼。农村人很忌讳黄鼠狼,认为黄鼠狼上门一定没好事。黄鼠狼心胸狭窄,好记仇,一旦招惹那就麻烦了。这畜生是睚眦必报,而且很毒辣。

老木匠的鸡总是莫名其妙的丢失,还挺有规律,每天丢一只。家里的鸡都关在鸡窝里,鸡窝旁还拴着一只黑狗。按理说,家里有狗,有点风吹草动,狗都会叫唤。可是,丢鸡的那几天,黑狗精神不振,总是趴在窝里睡觉,还不停的颤抖。

老木匠起夜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黄鼠狼。他非常气愤,拿着棍子去追赶黄鼠狼。黄鼠狼就像泥鳅一样滑溜,老木匠年老体衰,当然追不上了。最后,黄鼠狼钻进排水沟,溜走了。

翌日夜里,黄鼠狼又来了,它偷走一只鸡,咬死一只鸡。老木匠非常心疼,他养的都是母鸡,母鸡下的蛋不舍得吃,拿到集市上卖了换点钱。黄鼠狼欺人太甚,惹怒了老木匠。

老木匠喃喃自语道:“黄鼠狼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偷我家的鸡。你等着……”

老实人惹急了,开始发飙了。老木匠从仓库中拿出斧子和凿子,开始在院里忙活起来。他造了一个木头鸡,又在上面粘上鸡毛,如果不仔细看,这只木头鸡跟真鸡一般无二。旧时,木匠多少会点鲁班术,老木匠也会。他化了一张奇怪的符,嘴里念叨着奇怪话音,手指一挥,符纸着了。

说来也怪,符纸烧完,那只木头鸡竟然活了。老木匠一挥手,木头鸡扑扇着翅膀飞进了鸡窝里。那只木头鸡跟正常母鸡一般无二,只是它不吃不喝,能以假乱真。如此看来,老木匠还真有两把刷子。

夜里,黄鼠狼又来了,鸡窝里传来响动。老木匠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他早已胸有成竹。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咱们去看下鸡窝吧。木头鸡跟黄鼠狼扭打起来,很显然黄鼠狼不是对手。虽然黄鼠狼身形矫健,快如闪电。木头鸡更胜一筹,占据上风,吊打黄鼠狼。

突然,木头鸡张开嘴巴,狠狠咬住黄鼠狼的尾巴。黄鼠狼吃痛,情急之下,用力扯断尾巴,趁机溜了。木头鸡想要去追,怎奈跑出鸡窝就不能动了。老木匠从房间里出来。

他看着木头鸡,长叹一声:“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是人了?黄鼠狼你这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希望你以后改过自新,不要再来村里偷鸡了,不然……”

说来也怪,自打那日起,村里再也没有出现过黄鼠狼。有人说,黄鼠狼搬家了。总之,众说纷纭,真相如何,不得而知。

民间鬼故事体会第四篇-皮猴子精

听老人说,早年间有这么一种妖精叫皮猴子精,是狐狸精和黄皮子精私通生下的,因为刚托生出来就是个妖精,未经修炼,所以皮猴子精大都生性愚钝,欺软怕硬,但尤其祸害百姓,嗜人肉,经常出山吃人。

话说在胶东洋河镇有这么一户人家,是一个寡妇带着三个孩子过日子,老大老二是两个小嫚儿,都十二三岁,一个叫扫帚疙瘩,一个叫笤帚疙瘩,老三是个小子,才五六岁,叫炊帚疙瘩。

这一年夏天刚割好麦子,寡妇用新面烙了一提篮油饼,准备带着老三回娘家看他姥娘,临行时候嘱咐两个闺女老老实实在家看门,别乱跑,谁叫门都别开。

娘俩走到半路,炊帚疙瘩闹着说害渴了,要喝水。寡妇哄孩子说马上就到姥娘家了,等到了姥娘家再喝。炊帚疙瘩不听,坐在路边哭闹着犯浑不走了。寡妇没办法,这时正好瞅见前面有片西瓜地,瓜棚里还坐着个大嫚儿在看瓜,寡妇就带着炊帚疙瘩过去了。

走进了瓜棚,寡妇跟大嫚儿商量,妹妹,恁看看孩子走了一路害渴了哭得这个样儿,给孩子割块瓜吃吧!大嫚儿笑吟吟的说:中啊,让孩子上瓜地里挑个大的抱进来,割开咱三人吃。炊帚疙瘩一听就不哭了,蹦蹦跳跳的自己上瓜地挑瓜去了。寡妇坐下等着,这大嫚儿就跟寡妇聊天:大姐,恁这是待矣上哪啊?寡妇说:俺带着孩子回俺娘家看他姥娘。大嫚儿又问,这小孩真讨人欢喜,大姐是哪个庄的,家里就这一个孩子?寡妇当聊闲天,就把家里什么样住在哪全告诉这个大嫚儿了。

坐了一会儿,炊帚疙瘩还没回来,大嫚儿就说,大姐,俺看恁头上出了个大虱子,俺给恁抓抓吧。说完大嫚儿的手一下子变成两只长毛的大爪子,一把扳过寡妇的头摁地上,撕下了头皮带着头发塞进嘴里嚼吧嚼吧咽了,寡妇疼的吱哇乱叫,那大嫚儿又呲出一口尖牙把脑壳咬开,咕嘟咕嘟把脑浆子都吮干净了,咔嚓咔嚓,连骨头带肉狼吐虎咽的,几下就把寡妇吃了个精光。原来这个看瓜的大嫚儿是皮猴子精变得,在这条路上等着抓人吃,今天正好撞到这娘俩。

皮猴子精吃完了寡妇,便穿上了寡妇的衣裳,化作寡妇的模样。炊帚疙瘩在瓜地里听见他娘惨叫,连忙跑回瓜棚,却看见他妈好端端的坐着,便问,娘啊,娘啊,恁没事叫什么叫!那个看瓜的小婶婶咧?皮猴子精说,恁听错了,娘没叫,看瓜的小婶婶回家了啊,走,咱们也回去吧。说罢,这皮猴子精便把炊帚疙瘩一把抓到背上背着往寡妇家走,这一路上,皮猴子精使劲箍着炊帚疙瘩让他动弹不得,嘴馋了就从他腚上掐块肉下来塞到嘴里吃。炊帚疙瘩哭了一路也没人搭理,最后身上的肉活活被皮猴子精连掐带撕吧吃的光光的。

这边家里,扫帚疙瘩和笤帚疙瘩听他娘的话乖乖在家看门,可是俩人一直等到天黑也不见人回来,姊妹俩就干脆先吹灯上炕睡了!半夜里,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扫帚疙瘩和笤帚疙瘩起身到了天井里,隔着墙头问,谁啊?皮货子精就在门外回话说,我是您娘啊!快点开门啊!

姊妹俩隔门缝一看,果然是他娘站在门外,就拉开门栓把门儿打开了。

皮猴子精进得门来,两个孩子就问,娘,娘,俺弟弟咧。

皮猴子精说,恁姥娘见了恁弟弟没亲够,留他住两天,俺自己先回来了。

姊妹俩说,那中,娘,咱快困吧。

三个人就进屋吹灯上了炕,姊妹俩睡一头,皮猴子精睡一头。没过多时,扫帚疙瘩和笤帚疙瘩就听见炕那头他娘在嘎嘣嘎嘣嚼着东西吃,扫帚疙瘩就问,娘,娘,恁在那嚼什么?

皮猴子精就说,走的时候,恁姥娘给俺捎了几根枇杷梗。

扫帚疙瘩说,娘,娘,恁给俺拿根吃吧。笤帚疙瘩一听有好吃的,也跟着要。

皮猴子精不给,姐俩儿个就闹,最后没办法皮猴子精就一人给了一根。

扫帚疙瘩接过来,咬了一口,没咬动,一摸是个人指头,再一看原来是他娘的手指头,上面还套着他娘的顶针。

笤帚疙瘩也接过来,咬了一口,没咬动,一摸也是个人指头,再一看原来是他弟的手指头,指甲盖上还有早上刚擦上的的油。

姊妹俩心里知道坏了,炕那头可能躺着个皮猴子精,之前听庄上的人说过,山里出来了个皮猴子精,专门抓人吃人肉,肯定是这个皮猴子精吃了他娘跟他兄,现在又变成她娘的样儿想来吃她们姊妹俩,两个人都就没做声,心里打鼓。

过了一会儿,扫帚疙瘩说,娘,娘,俺害憋了,待矣去尿尿。笤帚疙瘩连忙也跟着说,娘,俺也害憋了,俺跟俺姐姐一块尿。

皮猴子精说,恁俩事儿真多,不准出去,尿炕根儿里头中了。

扫帚疙瘩说,俺不,尿炕根儿里骚,骚得恁都困不着觉。

皮猴子精怕骚就说,中,中,恁俩快出去尿吧,尿完快回来,我点灯看着恁俩人。

姊妹俩穿上衣服,进了天井里,蹲在一块小声合计怎么弄死这个皮猴子精。扫帚疙瘩让笤帚疙瘩悄悄去厢屋把烙饼的鏊子拿来,搁在炉子上烧红了,埋了天井那棵大槐树底下。

埋好了鏊子,姊妹俩就爬到树顶上吆喝,娘,娘,恁快出来看啊,天老爷奖媳妇了啊,天上神仙都出来看景啦,天兵天将抬着个大花轿子在前面走啊。皮猴子精一听就从屋里出来了,站在树下边说,俺怎么看不着啊?姊妹俩说,叫树挡着了呗,恁快上来吧,上来就看见了,真热闹啊!

皮猴子精不会爬树,又爱看热闹,急的团团转,就问,树那么高,俺上不去啊,怎么办?

姊妹俩说,不要紧,不要紧,恁上屋来去拿那个装菜的大筐,拴上井绳。恁坐筐里头,俺两个把恁慢慢拉上来不就中了。

皮猴子精按姊妹俩说的进屋把家什拿出来绑好了,把绳子头扔树上两姊妹接住,自己就坐筐里头了。姊妹俩攥住了绳子开始往上拉,拉到快挂树杈那么高了,两人把井绳对着埋鏊子的地方一撒手,皮猴子精哐当就掉了地上了,跌的眼冒金星,满地打滚地叫唤说,哎呀,亲娘咧,疼死俺了,烫死俺了,跌了俺个半死啊。

民间鬼故事体会第五篇-狐仙托梦试情郎

古时候有一位樵夫叫王二,自幼父母双亡,因是外来人,所以村中已无亲戚投靠。无亲无故的王二,只好离开家乡,开始了四处流浪的生活。

那天傍晚,已经五天没吃东西的王二,饿晕在河边,恰好被在河边洗衣的刘二娘给撞见了。她赶紧将王二背到家中喂些热粥,这才把王二救了回来。多年来,刘二娘一直一人,他的丈夫早些年出去打渔,被洪水给冲走了,再也没回来过。想着膝下无子,见瘦弱的王二可怜,便将他当亲儿来养。

日子一下就过去了十多年,王二已是成人样子,因为家境贫苦,所以也没去私塾念书,只好每天砍柴来补贴家用。可天道总不尽人意,二十五岁那年,周围的乡镇发生了瘟疫,刘二娘因此也被夺去了性命。病重时候,刘二娘很是愧疚,觉得今生亏欠于王二,带着遗憾就撒手人间了。

孝顺的王二,舍不得离开这个家,准备给刘二娘守孝三年。好在后来,瘟疫总算过去了,王二便继续砍着柴,种些果树,日子过得还算自在。

那天,王二在山间捡柴,突然看见一位姑娘依靠在树旁,她身穿白衫,精致的脸蛋就像说书人口中的仙女一般。如此动人的姑娘,王二看是如痴如醉,过了好久就才缓过神来,放下手中柴火,上前叫唤了姑娘几声,却不见她醒来。王二心想不妙,便将手伸到鼻下,发现她呼吸微弱,鞠躬表歉意后便将姑娘背到山下大夫家。大夫却不慌不忙地说,她只是昏迷,开了几副药就走了。

将姑娘背回家后,王二哪有心思去砍柴,心里只是想着姑娘能早日清醒过来。于是,他时刻守护在姑娘身边,又是喂药又是擦脸,很是照顾。三天后,姑娘终于醒了过来。王二这才长舒一口气,便问了姑娘身世。可姑娘却一脸茫然,双手抱头很是痛苦的样子,说不话来。王二见状,不再多问,便去煮热粥给姑娘吃。

后来,姑娘无论如何要想不出名字,王二见她可怜便将她留在家中,还给她取名叫素贞。后来两人互有情愫,可王二却始终不敢再踏出一步,他自视家中贫苦,不敢有非分之想。终于有天早上,王二发现素贞没了踪影,却在房间里发现一个外观精致的布袋子,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些金银珠宝。

倘若是他人见到这些价值连城的财宝,定会两眼发光,庆幸不已。可王二却是一脸痛苦的样子,瘫坐在椅子上,脑海里回想起先前素贞焦虑的神情和昨晚做的那个奇怪的梦。梦里素贞对王二说,自己已经恢复记忆,原来她本是一只修行百年的狐狸,谁知在关键时候却被歹毒村民所害。素贞还好言相劝,说两天会带领山中妖怪来取全村人性命,叫王二赶紧逃命。

梦境是如此的真实,再加上素贞的突然不见,让王二深信不疑。接下来的两天里,他走遍了全村,将此事说了出去,还将素贞留下的那些财宝全分了出去,好让村民能活下去。两天后,偌大的村庄,只剩下王二独自一人坐在门外。

突然伴随着阵阵轰鸣声,天地间骤然变色,山林间灰尘四起,似有千万只猛兽朝着村庄奔袭而来。王二远远地就看到,带头是一只巨大的白狐,只见她张牙舞爪,气势汹汹!

“王二,我好心劝你走,你为何不走,还将此事告知村民,害我落得一场空!你可知,那些可都是歹毒之人!”素贞怒吼道。

“素贞,我不知道他们对你做了什么!可要不是没有他们,我和养母就没有今天!当初家境贫苦时,是他们出手相助,我才能苟活到现在!你的怨恨,就往我身上发吧!我愿意以自己的命换他们的命!”王二视死如归地说道。

“真是个傻瓜!世上哪还有像你如此孝顺,懂报恩的人呐!”素贞突然噗哧一笑,又化成了人形模样。只见她慢慢地走到王二身边,轻声说道:“这时如此勇敢,可男女之事就那么胆小呢?”

王二一时没反应过来,红着脸刚想说什么,却被耳边的鸟叫声给惊醒了过来。只见屋外阳光明媚,而身穿白衣的素贞正做着饭。王二终于鼓起勇气,走到素贞跟前,说道:“愿于姑娘长相守,不知可否?”素贞一脸幸福的样子,温柔地说道:“只求此情比金坚,不知可否?”王二紧紧笑了一声后,紧紧地抱住了素贞,只是他没看到的是素贞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

原来素贞的记忆早就恢复了,她确实是一只狐狸,那天她是被山中对头也打伤了!素贞自幼听同类说,人家的男子都是见财忘义,贪生怕死之人。可是跟王二相处那么长时间,素贞心里早有爱慕之情,为了验王二真心,才用法力让他做了刚才的那个怪梦!

没想到,王二不但没忘记村民的恩德,还将钱财全分给他们,自己却留在村里等死。素贞这才明白,自己是遇对人了,就算是断了修行,也愿和王二共度一生!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体会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体会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1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