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传说5篇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传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鬼故事民间在线听、清朝民间鬼故事、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起点中文网中国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传说第一篇-古代鬼故事之鬼推磨

城北刘家庄刘员外是方圆百里的首富,良田百顷,买卖遍布大名府、广府两地,凡新任官员,到任后均去拜访,畏其财富,日后公干给个方便。

这年,一位姓卓新榜进士,奉御旨就职大名府尹,上任第二天,衙役提醒道:“大人若要坐稳本府,须拜访刘员外。”卓知府不解,问道:“为何?”衙役道:“大人岂不知财大气粗,钱能通天之理?”卓知府哈哈豪笑道:“本府一向不信此言。我做我的知府,他做他的财主,他不犯法我不欺他,何必拜访?”衙役又道:“大人虽初入官场,想必也耳闻尊高官敬豪富可保仕途畅达之说?”卓知府摇头,衙役叹息。卓知府问道:“尔等为何这般?”衙役道:“叹大人不通为官之道,又如此固执,恐官衣穿不久长矣!”卓知府思忖良久,突然道:“拜访一下也无妨,借此体察体察那刘员外何许人也。”衙役脸上浮出笑容,问道:“拜访不能两手空空而去,带些甚礼物为好?”卓知府道:“本府清贫书生出身,哪有珠宝玉器,金银积蓄?”衙役原地兜圈子,苦思冥想,抬头之际,看到墙上悬挂卓知府自作书画,恍然大悟道:“闻得那刘员外颇爱书画,大人又擅长此道,作一幅画充做礼物岂不更好?”卓知府哑笑,展徽宣于案,挥笔而就,让衙役拿去装裱。

数日后,画装裱成轴,卓知府与衙役前往刘家庄。至刘家高大雄伟门楼前,卓知府递过拜帖,家人飞奔入内禀报。少时,一六旬老叟迎出,卓知府拱手施礼,细细端详,但见刘员外赤袍皂靴,红光满面,二目炯炯,气势袅袅。卓知府恭维道:“老员外精气如此旺盛,乃世间少有。”刘员外客气道:“托知府大人洪福,老朽活得还算滋润。”二人皆爽笑,并肩入宅。

厅堂落座,啜茶数口,卓知府从衙役手中接过画卷,呈于刘员外道:“本府拙作,不成敬意,请老员外笑纳。”刘员外连连道:“客气,客气。”接过,让家人悬于厅堂。画上画俩壮汉弃一空心元宝,挽手而去。刘员外手捻胡须,凝视画卷多时,浅笑未语。待家人端上酒菜,示意卓知府入席酌饮。酒过三巡,刘员外手指画卷道:“老朽愚钝拙笨,画意还望大人明示。”卓知府道:“元宝无心,寓意钱轻,二壮汉弃之挽手同行,取钱轻义重之意。”刘员外道:“大人心地高洁,视钱如粪土,可这世道往往逼迫着人重钱轻义。”卓知府紧接话茬道:“看来老员外相信钱能通天之说矣?”刘员外道:“岂止通天?亦能入地。有钱能使鬼推磨。”卓知府借酒力逼迫道:“老员外倘若能使鬼推磨,本府愿俯首拜为师!”刘员外盯视卓知府,蓦然哈哈大笑,与卓知府击掌道:“一言为定!”

夜无星辰,寒风猎猎,刘员外坐到野外地沟里,等待什么。乍至午夜,牛头马面无声无息出现在刘员外面前,喝问道:“老员外为何挡住我兄弟去路?”刘员外躬身施礼道:“老朽坐等二位神差,不为他事,只是想周济一二。”牛头马面相觑一眼,不解其意,问道:“我等不曾相识,从何而谈周济?”刘员外笑道:“阴间阳间事事想来皆大同小异,不过两重天地而已。二位阎王鞍前马后当差,月银大致与阳间小吏相差无几,妻儿老小靠那一二十两银度日,一定紧巴得很。”牛头马面点头道:“老员外所言,确实如此。”刘员外道:“老朽适才所言周济,并非将银子白白奉送,那样二位神差会担受贿之嫌,若二位神差帮我干点活计,收下赠银,那银子自然成为工钱,走到哪里也能说得清讲得明。”牛头马面互交一下眼色,问道:“帮老员外做甚活计?”刘员外故作一番思考道:“老朽家中所剩面粉不多,请二位神差帮我磨粮十斗,我付工钱百两,如何?”牛头马面一阵窃喜,满口应允,跟刘员外未走多远,霍地却步不前。刘员外问道:“二位神差何故止步?”牛头马面道:“为老员外推磨,耽搁差事,我二人阎王那里如何交代?”刘员外道:“二位神差跟随阎王多年,即便耽搁差事,往轻处说,挨一顿斥责完事,往重处说,禁受两板子疼,为妻儿不也值得?”牛头马面抓耳挠腮苦苦思量,一顿足道:“我二人一向对阎王忠心不二,此事倘若被阎王知晓,想必也不会难为我等。”

天将五更时,牛头马面来厅堂回禀,十斗粮已磨完。刘员外取银百两递过,牛头马面喜形于色,打躬作揖,收起离去。卓知府坐观事情经过,事实胜于雄辩,此时木鸡般呆愣,如麻思绪无从捋起。刘员外唤其数声,卓知府方回过神来。刘员外沾沾自喜道:“老朽言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大人不信,结果如何?没甚别没钱,有甚别有病,现今就这么个世道。”卓知府默不作答,一张脸涨得犹如紫茄子。过一刻,卓知府缓缓起座,自嘲地涩笑下,撩衣跪地道:“恩师在上,受学生一拜。”刘员外急忙搀扶卓知府,笑吟吟道:“击掌打赌,实属童言儿戏,何必认真?”卓知府道:“大丈夫一言九鼎,怎能自食其言。”

数年后,卓知府一次下乡办案,夜经刘家庄,叩门借宿。刘家人自然认得卓知府,不敢怠慢,开门将其引领厅堂。卓知府呷茶五六口工夫,刘员外从后宅走来,卓知府施礼道:“深夜打搅,还望恩师见谅!”刘员外连声道:“无妨,无妨。”这时,有嗡嗡隆隆声响传来,卓知府问道:“此乃何声?”刘员外道:“乃推磨声。”卓知府迷惑,眨眨眼问道:“夜半推磨,莫非恩师又请鬼乎?”刘员外摇头道:“此次并非为师请来,乃不请自来。”卓知府暗想,上次请来牛头马面,刘员外定是使的骗术。这次牛头马面不请自来,为钱甘心找磨推,对此,卓知府甚是费解,起身去磨房问个明白。

卓知府到磨房,但见牛头马面大汗淋漓,石磨推得正欢,卓知府问道:“二位神差为银子来阳间做此辛苦事,难道阴间也视钱如磐石重?”牛头马面无丝毫羞涩,哈哈大笑道:“有钱好办事,此言阴间亦然。”卓知府沉思无语。牛头马面又道:“我二人阎王足下效力数年,仍小小差官一个,不得提升,眼睁睁见许多平庸之辈,怀揣银两走动一番,便谋得上好职位,怎不叫人为之心动?来阳间与人推磨,意在挣些银子,上下打点,得以提拔。”卓知府哀叹,怅然退去。

卓知府满腹愁楚,返回厅堂左思右想,深感世态炎凉,把酒狂饮,醉呓道:“昔日有钱使鬼推磨,今日鬼为钱找磨推,啊哈!怪哉不怪,人鬼钱,钱鬼人……”

民间鬼故事传说第二篇-喷水女鬼

莱阳有个叫宋玉叔的人,原来是太平军的一个小军官,后来向清军投诚,参加对太平军作战立了功。太平军失败后,宋玉叔被任命为某地的部曹官。他上任后,家眷住进了一套宅院,房子虽然宽敞,但是院落很是荒凉。

有一天夜里,两个丫鬟侍奉着宋玉叔的母亲睡在正屋,听到院里有扑扑的声音,就像裁缝向衣服上喷水一样。宋母催促丫鬟起来,叫他们把窗纸捅破个小孔偷偷地往外看看。只见院子里有个老婆子,身体很矮、驼着背,雪白的头发和扫帚一样,挽着一个二尺长的发髻,正围着院子走;一躬身一躬身像鹤走路的样子,一边走一边喷着水,总也喷不完。丫鬟非常惊愕,急忙回去告诉宋母。宋母也非常惊奇地起了床,让两个丫鬟搀扶着到窗边一起观看。忽然,那老婆子逼近窗前,直冲着窗子喷来,水柱冲破窗纸溅了进来,三个人一齐倒在地上,而其他家人们都不知道。

清晨日出时,家人们都来到正屋,敲门却没有人答应,才开始害怕。撬开门进到屋里,见宋母和两个丫鬟都死在地上。摸一摸,发现其中一个丫鬟还有体温,随即扶她起来用水灌,不多时醒了过来,说出了见到的情形。

宋玉叔闻讯而来,悲愤得要死。细问了丫鬟那老婆子隐没的地方,便命家人们在那地方往下挖。挖到三尺多深时,渐渐地露出了白发。继续往下挖,随即露出了一个囫囵尸首,和丫鬟看见的完全一样,脸面丰满如同活人。

这时候,围拢过来好多人看。忽然有一个人说:“这尸体不正是张庄的张二奶奶吗!”

宋部曹命家人砸她,砸烂骨肉后,发现皮肉内全都是清水。

宋部曹走后,认识张二奶奶的老人就讲起张二奶奶惨死的故事:

张庄村前的那条河,叫还乡河。每逢汛期,上游山洪下来,浊浪滔滔,宽达数里,真有点“一条大河波浪寛”的模样。但平时水并不深,只有村南“对门子”,常年水深数丈,黑幽幽的。岸边石崖直立,形成一个天然的跳水台,每到夏天,就成为人们洗澡和捞鱼模虾的好地方。然而,前年可没有人敢到这里——因为河水是红的,水面漂着一具具肿胀的尸体!

那是前年下半年,太平军占领了这里,开展了“杀富济贫”运动。派出“立场坚定”、“苦大仇深”的头目到各村,实行“村村点火、户户冒烟”,不分情况地斗“财主”、打“豪绅”。提出:“一切由穷人当家说了算”。有些村庄,乞丐、二流子、混混把持了权力,一切由他们说了算。于是,打击面逐步扩大,把一些本不是财主的中等户也视为财主。把财主们“扫地出门、净身出户”还不行,还要拷打财主追逼隐藏的“地财”,于是乱打乱杀开始了。当时许多村的**会台子两边贴着这样的对联:“血流变成河,尸骨堆成山”,横幅写着“打死无论”;有些村庄的墙上写的大标语:“一不做、二不休”、“过大河不怕水淹”、“打破头使扇子扇”,甚至给各村下发“杀人指标”,杀不够数是没法向上级交代的。

张庄村全是本家同宗,没有一户外姓,一开始只是把财主的房屋、土地、浮财分了,没有杀人。被分掉土地财产的财主当然郁闷,家中男主人上了几次“斗争大会”的台以后,害怕了,没被打死的全都跑了,只剩下老弱妇孺,倦缩在家里不敢出门。

来村里搞“杀富济贫”的太平军小头目,组织了一帮村里的流氓、乞丐作为“积极分子”,其中有五个人因为吃喝嫖赌荡尽了家产,后来靠偷摸拐骗、拦路抢劫为生的泼皮。这次遇到“杀富济贫”,他们如鱼得水,在村里横行霸道,杀气腾腾,人称:“五条野狗”。

财主家的当家的男人,不死的早就跑光了,完不成杀人任务如何是好?于是乎,在太平军驻村小头目的指导下,“五条野狗”们把目光盯向留在家里的财主婆们。终于有一天,一长串被绑的哭哭啼啼的财主婆们,在手持“大顺刀”的“五条野狗”们的驱赶下,走向村南的“对门子”。这些财主婆在被扔进墨绿色的深水里后,她们居然并不马上沉底,而是在水面上团团转。这时候,“五条野狗”们手中的“大顺刀”派上了用场,一顿猛剁之后,水中绽开了一片红色的血花,她们终于不再打转了,半沉在水中,慢慢飘向下游。

张二奶奶家房屋土地并不多。至多是个“中等户”,因为和“五条野狗”里的人有些私怨,也被“五条野狗”视为“财主”,先是被“扫地出门”,然后拷打她的丈夫追逼“地财”,她丈夫和儿子被活活打死。最后,“五条野狗”把她沉入河里的深潭………。

讲故事的老人说到这里哽咽了,眼里闪着泪光。

后来有人说,宋部曹当太平军时节,曾在张庄一代参加过“杀富济贫”,这是张二奶奶在复仇。

“可是,张二奶奶是被沉入深潭淹死的,尸体怎么会埋在这个大院里呢?”有人提出疑问。没有人能够说清楚。

民间鬼故事传说第三篇-顶鞋见鬼

三更法事五更鸡,

茶叶白米欲撒兮。

头顶母纳千层底,

眼中所见鬼魅啼。

这诗来自于皖西乡村老人口中,其作者是明末道人刘河扬。其大意为在道士做法事叫魂撒茶叶米的时候,只要头顶布鞋便能见到灵堂内的鬼魅。

身为一个乡村道士(乡村道士职责与概念见《赶吊》之一、二)的我为人做赶吊超度等法事无数,然而从未做过这种头顶布鞋见鬼之事。其原因有两点,一是我心脏不是很好怕承受不住这种刺激,导致心脏衰竭。其二是祖师爷有言;见鬼之时若逢鸡啼必当命丧当场。这一条是最重要的,因为农村每家每户都有鸡,保不准有哪只鸡在见鬼之时啼叫起来。因此纵使有再大的好奇心也没有人去逾越这危险的灰色地带,不敢去尝试。

时光到了2003年的1月4日,逾越却即将开始上演,主角是村头的杀猪张,他长的十分魁梧,一身横肉,力气更不在话下,传言他曾单手杀过一头三百斤的猪。这还不算什么,厉害的是他的胆量,年轻的时候当过兵,枪毙过囚犯,复员之后回村杀猪。睡过坟堆,扛过尸体,其扬言说不信鬼魅,说世间并无鬼而且要破乡村人都不赶逾越的顶鞋见鬼。

我没有劝说杀猪张,因为我知道他王八吃秤砣——铁心了。正好晚上庙村要做有个超度法事,便应了下来,我先过去,约好晚上3.00见。

夜深了,灵堂内就我一人在走着八卦念着经文,突然“嘎吱”一声门应声而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细看一下原来是杀猪张,他脸色苍白,头发湿透,不停地向下滴着水。

我上前一步打趣说道:“哟!杀猪张,还没看就吓成这样了,要看了那不得尿裤子啊。”杀猪张没有做声,脸上无任何表情,久久之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可以开始了吗?”

时辰刚好,可以撒米叫魂了,我从碗内抓上一把米向棺前撒去,口中唱到:“送魂到西方,西方马上开,为了开启西方的路,茶叶米钱送魂来啊……”

“砰 ”的一声巨响打断了我,我寻声望去,只见杀猪张瘫坐在地上,头顶一只布鞋,身体剧烈抖动,原本苍白的连脸变得更加苍白了。如同一张白纸一般。

我走了上前蹲下来推了推杀猪张,他没有丝毫的反应,反应的只有那双眼睛,那对睁的越来越大如同鸡的腹中之卵一样布满红丝的眼睛。我力度加大了一点,边摇边将他抱起,却突然听到艘“嗖”的一声,一个东西掉在了我的头上,我用眼睛使劲向上看去,看到了一只鞋,瞬间一股巨大的寒流向我袭来,温度骤将,如同置身于一个冰库。

耳边传来了“咝——咝——”的声音,眼前棺底豁然出现一席白衣,长长的黑发盖住了一切,身体如同蛇一样向前爬行,所过之处血迹斑斑。

这一幕让我毛骨悚然,浑身颤抖,第一反应就是要拿掉头顶之鞋,当我准备刚要拿掉之时,眼前一幕瞬间消失了,只有那棺底油灯微弱的火苗左右摇晃。

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却看见杀猪张猛的向我趴来,把我压在了下面,我挣扎着抬起了头,瞬间,空气在这一刻凝固了。

在杀猪张背上趴着个白衣长发的人在逐渐向前蠕动,在蠕动的过程中缓慢的抬起了头,一张惨白的脸瞬间展现在我的面前,那双浑浊的眼睛看着我,不断向外涌出红色的液体,那张几乎占据的面部60%嘴巴越张越大,黑洞洞的口腔之中发出“啊啊”之声。

我心脏猛烈跳动,一阵剧痛之后眼前黑了下来。

当眼前光线开始亮起的时候已是白天,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妻子见我醒了高兴的走了过来问长问短。

我头很疼,用手在头上轻轻的捶打,妻子给我端来一碗汤说道:“昨天晚上你的心脏病又发作了,幸亏他们家人把你送医院送得快,回头要好好感谢人家。”

听到妻子的话我猛然想到了什么大叫道:“杀猪张呢,他怎么样了?”

妻子低声说道:“你还不知道啊,他已经死了。”

我一下子呆住了,用双手死劲捶打着自己说道:“都怪我,是我害了他,要不是昨晚带他看鬼也就不会死了,是我害了他啊。”

妻子跑过来按住了我的双手怒吼道:“你胡说什么呀,杀猪张昨天上午你到庙村之后就死了,是失足掉入水库中淹死的,你说你昨晚带他看鬼,我看你才见鬼了。”

妻子此言一出,我脑子一轰,大声叫道:“有鬼。”

民间鬼故事传说第四篇-鬼婴灵

在西平县的一个小村子里住着一对年近五十却旗下屋子的夫妇,他们的事情村子里的人没有人不知道的,至今经历过那件事情的人想起了那些年发生的事情还会忍不住的发颤!

说起几年前的事情可以说是没有人不知道的,当时在村子里闹出了不小的轰动。

那个时候的张玮琪才二十三岁,和妻子结婚了几年以后便打算要一个自己的,后来张玮琪的妻子顺利的十月怀胎生下了孩子。

当时看到孩子的张玮琪乐坏了,每天下班的时候抱着孩子都不愿意放下,更是给孩子起名叫张思远!

就在孩子满月三十天的时候张玮琪去公司里上班,留下妻子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看着孩子。

张玮琪的妻子喂孩子吃饱后就哄着她睡觉,可是没想到孩子吃饱了以后不但没有入睡反而啼哭不止了起来。

张玮琪的妻子没有办法只能把孩子抱了起来摇晃着,每次孩子哭泣的时候他都是用这个办法哄孩子的。

可是孩子的哭泣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的凄厉刺耳。由于孩子才刚刚的满月还不行说话,张玮琪的妻子以为是孩子生病了或者发烧了怎么的就打开了裹着孩子的棉被,可是等到张玮琪的妻子掀开了棉被后被吓了一跳。

孩子的身体上面变成了灰色的皮肤,就连孩子的眼白也变成了灰色。

看到了孩子身上的颜色张玮琪吓了一跳,从来没有听说过孩子满月的时候身体会变颜色的,就算是他亲眼看到了自己孩子身上的变化也忍不住的吓了一跳。

张玮琪的妻子跌坐在地上看着的孩子愣愣的出神,给张玮琪打了个电话后却也没有打通。

晚上的时候张玮琪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公司里走了出来,开了一天会的他只能尽快的回到家中看看自己的宝贝儿子。

回到了家中的张玮琪看到了坐在地上傻掉的妻子便觉得不对劲,忙跑过去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玮琪的妻子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回来了便哭了起来,将下午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张玮琪后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张玮琪听到了妻子的话后就朝着孩子跑去,当他来到了卧室的时候看到了棉被中的孩子小小的身体蜷缩在一起,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

张玮琪看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竟然死掉了忍不住的和妻子抱在一起痛哭了起来。

他的心非常的痛,但是作为家中顶梁柱的他只能强忍着自己心中的痛楚安慰着妻子。

等到妻子的情绪恢复了一些后才抱着僵硬的儿子的尸体走出了门……走出门的张玮琪就将孩子埋在了城外的小树林中。

由于孩子还未满岁所以不能入祖坟,无奈之下的张玮琪只能将自己的孩子埋在了这里。

又是几年过去了……有一年张玮琪和自己的妻子又要了一个孩子,孩子平平安安的降生在了这个世界之上。

由于自己第一个孩子夭折的缘故张玮琪对这个孩子非常的宠溺,更是给孩子起名叫张平安!

孩子一天天的长大,直到孩子开始学着走路的事情张玮琪才带着他来到了外面……

来到了外面的张平安跌跌撞撞的走着…很多人看到了这一幕都笑了起来,但是有那么一天却发生了怪事。

如今的张平安已经学会了走路,那天张玮琪带着他去外面玩的时候和熟人聊了起来便让孩子在自己的身边玩。

张平安走到了旁边婴儿的身边便摸着她的脸,摸摸他的头,但是下一刻张平安突然将孩子压在了自己的身下撕咬了起来。

起初张玮琪和熟人以为是两个孩子在开玩笑便也没有当一回事,可是当婴儿的惨叫声传来的事情两个人才觉得不对劲。

从那以后张平安的名字就在村子里传开了,村子里的人看到了张平安后就会下意识的将自己家的孩子护在身后,生怕张平安突然暴起伤到了他们的孩子。

又过去了两年,此时的张平安已经四岁了,可是张玮琪却发现他晚上的时候会偷偷的溜出去。

当初的几天张玮琪想到孩子才没几岁,肯定跑不了多远,可是时间长了以后张玮琪就有些不放心的跟着自己的孩子。

跟着孩子的张玮琪来到了城外,但是他看到了不敢相信的一幕。

张平安竟然来到了先前夭折的张思远的坟前哭了起来,趴在坟上的他哭的似乎非常的伤心。

那次看见的事情仿佛是一个疙瘩一般埋在张玮琪的心中,一次他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自己最信任的同事后才结识了城里有名的神婆。

神婆是个眼瞎的老太太,虽然他看不见但是他能掐会算,什么事情都瞒不住她。

再后来张玮琪将自己家孩子的事情告诉给了神婆后神婆才告诉他们…其实张平安是被张思远上身了。

张思远怨恨你们没有及时送他去治病让他死后变成了婴灵鬼无法投胎,唯一可以解决的办法就是每个月去他的坟前忌辰。

张玮琪按照神婆的话果然再也没有发现张平安去哪里了,从那以后张玮琪更是疼爱自己现在的孩子……生怕它会再离开自己远去。

民间鬼故事传说第五篇-鬼门十三针

鬼门十三针是针灸术里最特别的一种,因为一般的针灸术部是用来治人,而这一种却是用来治鬼的。

这套针法在中医里面常用来治疗癫狂症,大概是西医讲的精神病一类。中医认为,这样的病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鬼魅妖物附身导致的。据说发明这套针法的是孙真人,至于这个孙真人是不是鼎鼎大名的药王孙思邈,现在已经无从查考了。

在北通州有一位姓贺的医生,和我的曾祖父相识。他们家是数代传承的鬼门针法,并且精通厌镇的法术,治疗癫狂这一类疾病百治百效,从无失手。到我曾祖的朋友已经是第五代传人。他这个人生性狂傲古怪,自恃掌握了诛杀鬼神的技巧,对灵异之事尤其无所忌惮。每次到病人家应诊的时候,先指着病人的鼻子高声叫骂一通,本来胡言乱语狂躁不安的人立刻被他骂得低头不语。此时他拿出银针按照十三鬼门扎下去,病人昏睡半日,起床的时候就好了。

按照规矩,事情是不能做绝的。鬼门要一门一门地慢慢往下扎,鬼被逼的受不了的时候,就会哀告针师。此时针师问清孽债前缘,在人鬼之间做个和事佬,病家给鬼道做些功德,帮助它们早早超生就是了。可是这个贺先生偏不信邪,他觉得人鬼应该互不干涉,既然鬼附身害人,就一定要赶尽杀绝,以免日后再次为祸。

有道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一次贺先生遇见了一位厉害的主儿。

有一位女病人当时有二十七八岁,狂躁症非常严重。犯起病来爬到屋顶上拜月亮,或者生撕活鸡吃,或者一丝不挂地往门外跑,一点也不知羞耻;而且力大无穷,发病的时候要三四个壮汉才能制服。家人为了此事也曾找过喇嘛念经、道士做法,毫无用处。听人传说贺先生医术高明,所以请来医治。

贺先生见了病人,按惯例先是一通大骂,病人却毫不理会,后来竟然和他对骂起来。他只得让家丁先把病人按压住,然后强行针刺。每刺进一针,病人都要撕心裂肺地高声喊叫,然后笑骂贺先生。

到第十三门鬼封穴的时候,那个东西高声说:“你今天非要置我于死地,坏我的道行,我不会放过你,我诅咒以后你的子孙中每代必出一个痴呆疯癫之人。”贺先生冷笑—声,并不以为然,朝病人舌头一针刺下去,把那个东西了断了。

当时贺夫人已经身怀有孕,半年之后诞下麟儿,无恙。贺先生讪笑那个妖怪太自作张狂。二年之后夫人又生一子,三岁后发现是痴呆疯癫,多方名医诊断是内因所致,久治不效。以后所生儿女均无恙。

我祖父在记录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见到贺家第四代人,确实是每代都会出现一个痴呆之人。

贺先生治病救人,也算是顺应天道,积德行善,为什么会遭到这样的不幸呢?可能是对鬼神太过刻薄,滥杀无辜才会这样吧。佛说众生平等,不管对高贵于我者或是低贱于我者,都应该抱有宽恕仁爱之心来对待,万物才会昌盛持久啊。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传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传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2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