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传奇5篇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传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妖精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传奇第一篇-鬼夜哭

本故事,完全根据作者小时候发生在村里的一件事编写而成,没有任何润色,这完全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当你读的时候,请先打开灯……

小敞(老二)兄弟三人,由于家中穷困,老大一直未婚,后来家境稍好些的时候,老三便先娶了老婆,这时的小敞已经年过三十,老大和老三便出钱从人贩子那里给他买了个媳妇小张。婚后,小敞对小张恩爱有加。两人过的倒也甜蜜幸福,并孕育了三个子女。渐渐的,三个孩子都要长大了,小敞也已年近五十,而小张此时才三十出头,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当年小张被拐卖到此的时候,也才十五六岁,小敞足足比她大十七岁。问题也就出在这年龄上,就在小敞五十岁那年,小张和同村的光棍小四好上了,小四由于小儿麻痹后遗症,都快三十了,可是还没有讨到老婆,平日里,没事就和小张套近乎,这日子久了,两人就如同干柴遇到了烈火,很快陷入了爱河。纸是包不住火的,没多久,小敞便抓了个现行。事情败露后,意外的是小敞并没有像一般男人一样大发雷霆或者打骂小张,而是选择了默默承受,并想借此让小张回心转意。然而,正由于小敞的默默忍受,却让小张便的更加是无忌惮,甚至将小四带到家中大秀恩爱。就在一次小敞窜门回来后,看到小张和小四竟然躺在自己的床上坐着苟且之事,小敞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怒火,上前便给了小张一巴掌,小四趁此机会一瘸一拐的溜走了。接着就是大声的争吵,当所有邻居都去劝架的时候,小张却不经意间扔出来一块砖头,砖头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小敞的头上,当场小敞便晕倒过去了,可是,还没到医院,小敞就已经死了。就在当天小张被公安批捕了。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接下来发生在村里的诡异事情。

案发后的两天里,由于公安的调查需要,小敞的尸体一直放在他家的堂屋里。三天后,小敞的尸体便入藏了,而诡异的事情也就此掀开了帷幕。

小敞的葬礼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一切都貌似平常,可就在当天晚上,村里所有人都听见了那一声声哀痛的叫声,那是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恐怖的哭声,那哭声如同石磙不断碾压猫爪猫所发出的声音“呜~~~~啊~~~~呜~~~~啊~~~~”好像是有无尽的痛快想宣泄出来,每一声都让听了全身发毛,大人们都抱着孩子躲在被窝里,小声的叮嘱孩子们不要出声,那哭声足足绕着村子一周,才最终消失在小敞的坟前。接下来的几天,每到夜晚十点半,村子里准时会飘荡起那诡异恐怖痛快的哭声,后来,小敞的老大,请来了一位高人,在小敞的坟前布上了桃条阵才镇住了这哭声。

当小敞的哭声才刚刚结束时,小张就回来了,小四的二哥是市公安局的局长,在公安系统的关照下,小张被判为“防卫过当”,判处有期徒刑十八个月,缓刑两年。就在当晚村中再次飘起了小敞那诡异的哭声,第二天,人们发现小敞坟前的桃条阵已被破坏了。

这件事,给村里人留下了很多恐怖阴影,至今很多人都不敢独自经过小敞坟附近的路。

民间鬼故事传奇第二篇-断魂宴

一、姨姥姥

每年秋分这一天,妈妈都会去姨姥姥家帮忙,姨姥姥每年都会在这一天做一桌私房菜,食客们通过相互介绍来吃这顿饭,但每人要包一千块钱的红包给姨姥姥。

每次妈妈回来,都会给我带一些宴席上的剩菜,那是我一年里能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

姨姥姥这个人很奇怪,我从小到大,只知道有这个人,但是家里婚丧嫁娶、逢年过节,我却没在任何场合见过她。从小就是吃货的我一直惦记着想见见她,妈妈总是说等明年吧,结果一等就是几十年。

直到妈妈临终前,才把姨姥姥的一些事情告诉我,她说她的姥姥就管那个女人叫姨姥姥,至于她实际上的辈分,谁也说不清,我诧异地问:“那她岂不是很老了吗?”

妈妈摇头:“不,她是一个不会老的女人。”

姨姥姥孙雁茹不知道从哪朝哪代起,她的容貌永远地停留在了二十七岁,家里人视她为妖邪,连族谱上都没有关于她的记录。但是她曾经有恩于妈妈,所以妈妈不顾家里的反对,时常去看望她。

说到这里,妈妈又说孙雁茹是个很孤独的人,如果有空的话,让我去看看她。

“她为什么会不老不死呢?”

“大概是因为那顿私房菜吧。”

“私房菜?”

妈妈却避而不答:“对了,马上到秋分了,你今年就代替我去她那里帮忙,就当作磨炼厨艺。”

顺便一提,我的身份是厨师,也许是小时候受到姨姥姥和妈妈的熏陶吧。

一个月后,我买了些东西去看望姨姥姥。

她的家是栋老得可以作博物馆的古宅,在一大片楼群中显得格外突兀。后来我才知道,她的食客里有几个高官显贵,才让她能躲过一浪又一浪的拆迁大潮。

屋子里飘着一股淡淡的龙涎香的气味,家具都是用上等紫檀木打造的,随处可见价值上万元的漆器和陶器。

这个家既低调又奢华,让拎着大包小包中老年奶粉和保健品的我显得相形见绌。

然后,我见到了姨姥姥孙雁茹,和印象中完全不一样,她穿着一件蓝印花连衣裙,正背对着我修剪一盆兰花,体格娇小的她看上去就像少女一样。

她转过脸,那是一张令所有男人都倒吸一口冷气的面庞。仔细打量我这个不速之客后,她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是萍子的儿子?”

没等我开口,她又说:“你长得很像她。”

二、那个人

之后,我又去过她家几次,她让我喊她茹姐,说反正差了辈了。

我跟茹姐聊家长里短,每次谈到她的事情,她总是有些遮遮掩掩,说太久了记不清了。

秋分这一天渐渐临近,我帮着她打下手,她做起菜来和平时完全是两个人,刀工纯熟得出神入化,火候也掌握得分毫不差。

这一桌私房菜,总共二十八道菜,要在三天里赶出来,但有些食材比如酸笋鸡皮汤里的酸笋,一个月前就得开始准备。

来吃饭有两个规矩,同一个人只许来三次,三次之后就算千金相赠也吃不上一筷子;亲人是不可以带来的,食客们都是朋友介绍朋友,慕名而来。至于红包的事情,也是食客们之间约定俗成的规矩,茹姐从来不会主动要钱,虽然这笔钱是她一年内仅有的收入,她的家具、烟、茶也都是食客们送的。

然而秋分前一天,却出了一些变故。一直给茹姐供货的水产商说大闸蟹在路上耽搁了,可能要晚一天,茹姐的脸上立即蒙上一层秋霜,对水产商说不要新鲜的也可以,对方说今年货源紧张,店里的早卖光了,连冷冻的也没有了。

最后,双方妥协,后天一早无论如何也要送到。

我替她通知食客们,宴席要延期到后天,但是菜多摆一天就不新鲜了,有些要刷上一层薄油保鲜,有些只能重新做一遍,所以第二天我们依然有很多事情要忙。

望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空,茹姐突然不安起来,她赶我走,后来又执意要我留下来。我很是尴尬,于是说:“一天没吃东西了吧,我去弄个虾仁炒饭。”

“不,你就在这里坐着陪我!”

茹姐的家里没什么娱乐设备,只有一台老旧电视机,她手握遥控器不停地换台。

我们就这样耗到晚上十一点,我想走,但是茹姐不让我走,她让我去客房睡觉,并且格外叮嘱,夜里听见任何声音都不要过来。

这一晚,我辗转难眠,凌晨过后,我听见卧室里传来一些动静,像是一阵压抑的呻吟,那声音听上去不像是茹姐,甚至不像人类发出的。

做了一番思想斗争,我决定去看看,回廊尽头是时断时续的非人的吼叫声,好几次让我差点打退堂鼓。

当我推开门,首先看见的是一堆雪白的头发,几乎把整间卧室铺满了,头发下面是一张苍老得不像人的脸,只是那双流着热泪的眼睛是我熟悉的。

“茹……茹姐?”

她缓缓点头,喉头蠕动着,发不出声音。

仿佛一夜之间,几百年的岁月回到了她身上,茹姐用虚弱的双手支撑着身体,在地上爬行着,我看得出来她现在非常害怕。

我知道现在不是问原因的时候,便抱着她,安慰道:“别怕别怕,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她喉咙呜呜作响,渐渐地,她组织成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话:“那个人……在惩罚我!”

民间鬼故事传奇第三篇-夜话鬼谈之神庙记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巧合,纯属意外!

这是一个发生在农村的故事,在田间地头总是会有一些这么离奇古怪的事情。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想说:人,并不是见庙就拜便是好事,有时反而会给自己惹上不应该的麻烦。诸位看官,戒之!甚之!

日渐落暮,秋风徐徐。山间沟野的树木、草色都显出一片凄婉之色。让人看了不觉动情。

李二叔那时候还很年轻,大概也就20岁左右吧!此时,他正从县城的集上往家里赶,县城离自己住的村子足足有二十多里地。他抬头望一望这天色,脚下不觉加快了脚步,此时正值深秋,说冷不冷,说热不热,他深着一件红色的薄毛衣,外面套着一件罩杉。他走着走着便感觉热了起来,于是便也把罩杉脱了拿在手里。很快他来到了汉庄王山上,这里离他家已经很近了,只要下了山,再过一个村便可以到了。这山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有了一座庙,周围的老人们也都说不清这庙建于何年何月,何人所建。这庙的名字便叫五龙庙。听这名字像是给龙王爷建的吧!可能是老百姓们为了祈求老天风调雨顺吧!他走到这时,远远的便看到山顶上的庙门大开着,里面的情形因为离的太远根本看不清楚。他在心里想,反正也快要到家了,索性上去看看吧!他一直都有一个习惯便是见庙便拜。

待他走到山顶庙门口的时候,在山顶上看来,太阳还有红彤彤的半个。他把头伸进庙门看了看里面的情形,那供台上空空如也,连个点蜡烛的烛台和上香的炉灶也没有。他想着来也来了,便别磨蹭,进去拜一拜吧!就当他踏进庙门时,天色聚变,天上顿时暗了很多,远处的云彩都像是被人用手捏到了一块,黑压压的朝着山顶上扑了过来。狂风也在在山下夹带着黄土,卷起了一个超大的龙卷风。

可是这些他并没有能够发现,此时他已经完全进入了庙殿里面。这庙的规模很小,只有一个小房子,孤孤的立在山头上。二叔抬头望望庙里的情形,在殿里的正中间,端坐着一个身披道衣,跣足散发的道人。他又在庙里依左往右转了一圈的看,,白、黄、蓝、紫、黑有着五种颜色五条龙张牙舞爪的盘在几根柱子上。在最后看那只黑龙时确是是吓了一大跳,全身都出了一身冷汗,那只黑龙的爪里面提着一个鲜红的泥塑人头,黑头发都披散着,那人的双眼瞪的大大的,里面还流着血,只不过日久年长,这些颜色只能依稀的可以辩的出来。那原本的鲜红现在已变的淡了很多。

他站好平复了一下心情可是如何也难也平复,开始有点后悔来这个鬼地方,肚中那颗火红的心脏跳的咚咚响。他强让自己镇定一点,然后他把那件罩衣扔在地上,跪下朝着那道人拜了三拜。就当他的头磕完之后抬头之际,身后的门去突然自已关了起来,啪嗒一声,震的屋顶上的灰直往下掉。吓的他又连忙爬下连着磕了几个响头。可是那门也并没有开。他正爬在地上动也不敢动,却感觉背后有人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背。他回过头去什么也没有看到,正当他张望之时,又感到背后有人在拍他的背。他又回过头去看,却还是什么也没有。这下他真的慌了,站起来连罩杉也没来的急拿便拉开门跑了出去。

这时天已大黑,他在这山上跌跌撞撞的下山,一路小跑只想快点赶回家去。

他沿着大路一直跑一直跑,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可是他去不敢回头。越跑越用力,他跑的满头大汗,用眼睛看看四周,却还在原地。心想这是遇上“鬼打墙”了。听说是吐唾沫管用,可是现在那里来的吐沫,口干舌藻的,跑了这么一会。他从喉咙里使劲的挤出一点唾沫朝着脚下吐口,然而继续跑。好像还是管点用的,很快他便看到了临村家的灯火。

他回到家时正当子时,他推门进了屋,婶子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他却并不答话,径直的走到床边,倒头便睡了。婶子心想许是累了吧!所以也并未多问。

第二天早上,婶子心想,夫家行了一天的路,就让他多睡会吧!也没在意,便下了厨房做好饭菜一个人下地去了。可是直到正午时分,婶子回到家,看做好的饭菜些许未动,跑到房里想喊自己男人快快起来,却不想揭了被子发现男人脸色煞白、浑身冒汗颤抖。她又连忙跑出门,感来了村里的土郎中前来医治。

那郎中来是来了,他用手捂了捂二叔的脑门,又捏了眼皮翻开来看,又捉住手碗号了号脉。无奈的摇摇头,说,准备后事吧!这病来的突然,一时我也没法子。依这情形来看,多半是没得救了哇!

民间鬼故事传奇第四篇-传奇故事之巧寻真凶

宋太宗时,丞相向敏中驻守洛阳。一日,辖区某县报来一个杀人案件,说有个和尚勾搭有夫之妇梅氏,诱骗梅氏将家中财物带出,和尚因想独贪梅氏的财物遂将梅氏杀死,扔入枯井,自己不慎也掉入井中被擒。向敏中看了案卷,对该案持有异议,认为所丢财物未能查获,案件存在疑点。因此,他下令将人犯送来重审。

不几日,人犯送到,向敏中得知和尚上月初九才从天台山到案发地后,便问和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如何勾搭上梅氏的,和尚支支吾吾说不上来。向敏中又问他杀人用的什么刀。见和尚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他试探着问是不是鬼头刀,和尚忙说是。向敏中笑起来,说鬼头刀是刽子手用的,一个出家人怎会带在身上,还说他看出和尚是冤枉的,才亲自复审,让他放心道出实情。和尚见向敏中和颜悦色,便说自己没有杀人劫财。

和尚说,那天他云游至李家庄,因天色已晚,就向一户人家请求借宿,女主人梅氏因丈夫不在家,没答应。和尚投宿无门,只得暂且在这家门外的牛棚里避风躲雨。睡到半夜,和尚突然被一阵响动惊醒,只见一个强盗扯着梅氏,带着包裹出门。和尚觉得这户人家丢了妇女与财物,必定疑心他因梅氏不肯借宿而报复,为避免招惹麻烦,和尚打算一走了之。但因天太黑,又不熟悉道路,和尚走到村口,失足掉进一口枯井。恰巧梅氏被杀,被扔进井中。

果然,次日天明,主人回家不见妇人与财物,跟踪追击,在枯井里发现了和尚与被杀妇人的尸体。主人不由分说,将和尚押送官府。和尚有口难辩,被屈打成招。问起所抢财物的下落,和尚说放在井旁,自己落井后不知被何人拿走了。

审讯和尚的狱吏将该案报告给府台,府台认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同意定罪判刑。

向敏中听完和尚的陈情后,立即派出十名捕快化装后到案发地李家庄一带,要他们如此这般察访。

一天,一名捕快到附近乡村路边的小茶馆喝茶,开茶馆的老婆婆走过来闲聊,向捕快打听前几日发生的和尚杀人案是否有眉目了。捕快说和尚已被判斩首,明天一早就要行刑。老婆婆“嗯”了一声,马上离开茶馆,走向村头。

捕快召集同伴悄悄跟踪,只见老婆婆进入屋中,对一个年轻男人说:“你放心吧,今天我向一个客人打听,他说那个和尚已被判死刑。”男子听后,异常开心,给了老婆婆不少赏钱。躲在窗外的众捕快听后,一拥而进,将二人擒获,捉拿归案。

此男子果然是真凶,见罪行败露他只能招认。原来,他与梅氏的丈夫一向有仇,且慕梅氏美色,趁她丈夫不在家,持刀潜入房中强奸梅氏,抢了他家财物,事后威逼梅氏外出,将她杀害,扔入枯井,然后,隐藏了财物。他本打算观察几天后再逃亡,没想到和尚给他当了替死鬼。后来听闻向丞相重新调查此案,心中不安,便让开茶馆的老婆婆打探消息,没想到打听到扮作客人的捕快身上。

案情既然大白,和尚自被释放,真凶也被依法处斩。

民间鬼故事传奇第五篇-聊斋之白灵儿

话说在明朝宣德年间,湖北有个商人叫白海生,当地的人们都叫他白公。常出门做生意,家里只有他的妻子徐氏和一个才十一岁的儿子白灵儿。

单说有一天晚上,忽然窜进一只狐狸精来纠缠白海生的妻子徐氏。从此,白公的妻子徐氏感到神志恍惚。每到夜里,她不敢熄灯,还叮嘱儿子白灵儿不要睡得太熟了。深夜,白灵儿迷迷糊糊地听到母亲发出喃喃的说话声,醒过来一看,母亲不见了,就拿着灯,出房去找,才发现母亲睡在一间空屋里。从这夜开始,白公的妻子徐氏变得疯疯癫癫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那孩子白灵儿也变了,变得非常顽皮,整天学做泥水匠,搬来石头和砖头,叠到窗口上。过了几天,两面窗口都被石头和砖头堵住了,连亮光都透不进。接着,他又用石灰涂抹墙壁?把壁上的孔隙全填平了。他还找到一把锋利的菜刀。到了晚上,他把菜刀藏在怀里,拿一只瓢遮住灯光。等到母亲一发出喃喃的声音,他忙打开灯,堵住门大声喊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离开门口,故意大声嚷嚷,装出要进房去搜查的样子。有一天,有一只形似狸猫的东西从门缝中窜出。他忙举刀一砍,只砍断了一截尾巴。他见没有砍中怪物,心里十分懊丧。

天亮以后,他循着血迹查看过去,直到一家荒园里。这晚,狐狸精就没有来。白灵儿暗暗高兴。又过了几天,白公回来了,妻子徐氏见到他又骂又叫。白灵儿就把母亲得病的经过和病状都讲给父亲听。白公很着急,请了医生拿药给妻子吃,几天之后,她才平静下来。谁知有天晚上,病人又不见了。后来,父子两人把她从另一间屋子里找回,但她的疯病又发了。白公请道士驱邪,求菩萨保佑,都无效果。

一天傍晚,白灵儿悄悄地来到那个荒园里,伏在深草丛中。忽然传来人的说话声。他拨开乱草,看见有两个人在喝酒,一个长胡须的仆人,捧着酒壶在旁边侍候。白灵儿见那长胡须的人四肢都像人,只有屁股后面有一条尾巴。白灵儿想回家去,但怕被这只老狐狸发觉,只得在园子里伏了一个通宵。天放亮时,他才悄悄爬出草丛,回到家里。父亲白海生问他夜里到哪儿去了,他说住在阿伯家里。鬼大爷鬼故事网原创。

这天,白公要上街去办事,白灵儿也跟了去。他看见一家店里挂着狐狸尾巴,就缠着父亲买了一条。他又问父亲取了一些钱,到酒店买了瓶白酒,寄存在店里。然后,白灵儿到舅舅徐福源家去。舅舅出去打猎了,只有舅母王氏在家。白灵儿对舅母王氏说:“家里有老鼠,父亲叫我来讨些毒野兽的药粉。”舅母王氏便就打开药匣子,包些给他。

他看看太少,乘舅母为他去做点心时,忙打开药匣子,又包了一包。白灵儿从舅母家出来,悄悄把毒药倒进酒中,仍把它存在酒店里。

从此。白灵儿天天上街游逛。一天,白灵儿发现那个长胡须仆人混在人堆里走,就暗中跟着,终于找到机会与那人交谈起来。白灵儿问那人住哪里,对方回答:“北村。”那人也问白灵儿的住所。白灵儿笑着说:“我家世代住在山洞里,你难道不是吗?”那人就盘问白灵儿的家族。白灵儿说:“我是胡家一族。好像何时曾见你跟着两个公子在一起,是吗?”那人露出半信半疑的神情。白灵儿撩起长衫,把假尾巴露出一点,说:“我们混在人类中间,只有这玩艺儿没法去掉,实在可恨。”那人问:“到街上来有何事?”白灵儿说:“父亲差我来买酒。”那人说:“我也是来买酒的。只是很穷,没钱买酒,还是偷的时候居多。只是受主子差使,由不得自己。”白灵儿接着问:“你家主人是谁呢?”那人说:“就是你前次见到的两个相公。”说完就要走,说:“可别耽误了我的差使。”白灵儿说:“偷酒很难的,我刚买好了一瓶酒,寄放在店里,就送给你吧。我袋里还有一点钱,可以再买,不用愁的。我们本来是一家,一瓶酒有何关系?以后有空,我还要同你喝上几杯呢。”

于是白灵儿就陪着那个人来到酒店,把存放着的酒交给那人,然后分头走了。这晚,白灵儿的母亲不吵不闹安安稳稳地睡了一夜。白灵儿知道这里面有原因。天一亮,白灵儿把自己所做的事告诉了父亲白海生,拉着父亲一同到那个荒园中去查看,只见两只狐狸死在亭子里,一只狐狸死在草丛里,酒瓶仍在一边。白公惊喜地问:“你为何不早对我说?”白灵儿说:“这狐狸精最通灵性,我的计谋要是一出口,它就会知道的。”白公高兴地称赞他:“好孩子,你真是对付狐狸的智多星啊!”于是,父子俩背着狐狸回来。其中一只尾巴短了一截,刀疤还清晰地留在上面。

白公见自己的儿子白灵儿有能有谋,就请师父教他骑马射箭。待白灵儿长大以后,其果然在边疆上多次立功,一直做到总兵的职务。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传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传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