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会在线收听5篇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会在线收听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讲中国民间鬼故事的书、民间阴阳鬼故事、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小说、內乡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会在线收听第一篇-捉狐记

惊蛰过后,南风吹起,春雷震,桃花盛,农家便也开始田间农忙起来了。

张家坡村东有一片红石崖,而这石崖因为崖深幽僻,据说有着无数修炼成精的狐类。

一直以来村人与狐族也是平安相处,互不打扰。

只是,随着近年来张家坡的人丁兴旺,土地就越发的感觉珍贵起来。所以,靠近红石崖边的荒地也便被开肯起来,种上了庄稼。

只是,大约这狐族也感觉到一种被侵扰的不快,也便有些不安分起来。

这天,大队的社员正在田里干活。忽然,两个正在干活的女社员扔下了农具,躺到地上口吐白沫,一下昏迷过去。

众人将二人扶起后,又是拍打又是掐人中,半天二人终于幽幽的醒转过来。

只是醒来后的二人是眼神涣散,神情呆滞。

其中一个猛然挣脱众人的扶持,又唱又跳起来,状若癫狂,全然不是平日的模样;而另外一个则是一个骨碌爬起来,猛然的扯碎自己的衣服,直到露出一身的皮肉,全身赤裸的到处乱跑,这是光天化日下真真疯掉了。这猝然的变故一下惊呆了众人。

毕竟这社员里还是有见多识广的老社员:“哎,这是上邪了呀。赶紧去找陈婆吧。”

一听此话,众人如梦方醒:“对对,赶紧去找陈婆。”这陈婆可是会驱妖拿邪的神人呀。

中午,大队长回到了家。

想想上午遇到的邪门事,他忍不住想着对自己的老婆念叨一下。

却不想,自家的媳妇此时也是目光呆滞,神情异样。

“媳妇,你这是咋了?”看着自家媳妇的怪异,队长着急的问。

“我要喝酒,我要喝酒,我就要喝酒。”媳妇并不接话,只是喃喃自语。

“啥?你要喝酒?女人家家的喝什么酒?再说,你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你今天是咋了,媳妇?”队长更是奇怪。

“我要喝酒,赶紧拿给我,快点给我。”队长媳妇见队长一直询问她,并不理她的要求便大声喊起来。

“你是不是病了?今天这么奇怪?”队长伸手往自家媳妇额头摸去。

见队长不理她的要求,她便也是急了。二话不说一把就把上衣脱光,随即便又把裤带解开,把裤子也脱下来,一下赤裸了身体。

“你不给我喝酒,我就丢你的人。”话音未落,人已经是跑出了家门。

“回来,回来,回来,你别给我丢人现眼呐……”稍微愣了一下神,队长便也追着媳妇跑出门去。

这队长媳妇虽然已经生过孩子,毕竟也还是三十不到的人。那身材也是凹凸有致,平日里也是温柔娴静,哪里有过如此的放浪不羁。

赤裸的队长媳妇跑到大街上,看到街心那棵百年的古柳,便是如猴子般的敏捷,只三下两下就爬上树去。

而树上正吊着一口古老的大铜钟,她便是以手代锤轻松的将这大钟敲响了。

那悠远的钟声“当当当”的一声声振响,钟声雄浑,嗡嗡传来,激荡如一股水流,凝聚不散。

村里的人一下就被这钟声吸引到这古柳下来。

看看这越来越多看热闹的村民,队长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恶寒。赶紧去代销点买了一瓶白酒,跑到了树下。

“媳妇,你赶紧下来,别再丢人了。酒就在我手里,你看,我可是没骗你。”

队长媳妇紧盯着队长手里的白酒瓶,下一刻便是“咻”的一下就从树上一跃而下,一把就把白酒瓶抓在手里。迫不及待地打开瓶盖,昂头就将酒往嘴里灌去。

此时,她的眼中只在那无比魔性的白酒上,至于是如何被披上衣物,如何被拉扯回家,她便是不在意。

只是,踏进家门的一刻,一瓶酒已经被喝空了。人也是一下瘫软下来,已经是酩酊大醉了。

众人面对此情景,一下是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最后,也终是觉得队长媳妇这举动奇怪,看来是上邪了。

很快,陈婆便被请来了。撩起队长媳妇的衣服,陈婆便在队长媳妇的四肢上细细的找寻起来。

果然,在队长媳妇的小腿处有一个鼓包,大约鹌鹑蛋大小,高于皮肤之上。

一看到此鼓包,陈婆对众人说:“赶紧拿两根绳子来,再拿一根大号的缝衣针,在蜡烛上烧红给我。”

用绳子把鼓包的两端皮肤扎紧,陈婆拿起缝衣针朝着鼓包狠狠刺去。

“啊…”就在缝衣针刺到鼓包后,队长媳妇的口中发出凄厉的叫声。只是,那叫声全然不是队长媳妇的声音,嘶哑且凌厉。

“说吧,你是谁?”陈婆正色的说。

“哎呀,好疼。我说…我是红石崖狐狸洞的狐二姐。”

“你既然是修炼的狐狸,不在狐狸洞中好好修炼,为什么要附在人身上?”陈婆继续问。

“我说,我说。原本我们一族也是过得逍遥自在,你们村人跟我们狐族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这两年你们开垦的荒地越来越多,我们能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了,所以我们族类就想戏虐一下你们,让你们生活的也别那么逍遥。”

“虽然我们村人的做法有些欠妥,但是毕竟你们狐族也不能来骚扰村民,影响村民的生活,破坏生产秩序。尤其你现在居然让妇人赤身裸体的到处乱跑,丢尽了脸面。你这样的做法实属不可饶恕,赶紧说你藏身哪里,否则我就继续用刑了。”陈婆冷哼着。

“我,我,就在出院门后前行五十米的柴垛中。”

很快,陈婆吩咐的村人就在柴垛中将一只酣醉如泥的狐狸抓了回来。

看着还在酣睡的狐狸,陈婆便用针刺了一下小狐狸,那狐狸便是激灵一下抬起头来。那圆溜溜的大眼睛滴溜溜的乱转,似乎还有很多话要说。

陈婆看着狐狸,便是又一阵劈头盖脸的训斥。看那狐狸小脑袋一点一点的似乎在认错,训斥完便令人将这狐狸放归自然。

那小狐狸一边走,一边回望,似乎有无比的歉意。先是一步三回头的慢慢走,到后来便是一溜烟如风般的消失了。

而队长的媳妇在狐狸走后也是醒了过来。对自己先前的所作所为,懵然无知。而村里的人对此事,也绝口不提半字。

此后,村子里再也没有发生过有人中邪的事。而红石崖下的荒地再也没人去开垦了。

民间鬼故事会在线收听第二篇-消失的人

道光年间,江苏扬州有一户人家,这家主人姓王名辉,妻子张氏,夫妇二人做些贩卖的小生意,日子倒也过得有滋有味。

这日,王辉一个熟识的客商武庆从外地依约来拿货,当晚便留宿在了王辉家。

由于当晚天气炎热,武庆半夜被热醒,他见院内月光皎洁,且凉意阵阵,便贪凉想去院内睡。

可找来找去,却找不到什么能垫在地上的东西,无奈只得将院中大门的一扇门板卸了下来,铺在门口的地上,自己仰面朝天地睡在上面,果然是身心舒泰,非常惬意,不到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早晨,鸡叫头遍王辉便已起床,他出门一看便见院中大门少了一半,一惊之下才发现门口的地面上放着一个门板,门板上似乎还有一个人的身影。

他转身看去,只见客房之中并无武庆的身影,心中当即明白定是武庆嫌房中闷热睡在了院中。王辉一边心中暗笑一边上前准备将武庆唤醒,想着货物还等着他们一起装车呢。

不料,他走到跟前一看,却大惊失色,只见武庆穿过的衣服堆在门板上面,看形状还保持着睡觉的姿势,可是武庆本人却不见踪影了。

更为骇人的是衣服下还有一滩黄色的浊水,也保持着人体的形态,只是头的部位留着一团黑色的东西,竟是头发!

看此情形,这武庆昨晚不知什么原因已化作了黄色浊水,只留下衣服和头发未曾化去。王辉见状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心中恐惧不已,不由张口惊呼起来。

夫妻俩一时惶恐不安手足无措,呆呆立了良久,张氏才反应过来,提醒丈夫赶紧去报知官府。

府台大人听说一早就有人报案,而且案情离奇牵涉人命,于是急忙带了数个衙役随王辉赶来。

待他们到王家一看,均觉此事太不可思议,一时也理不出个头绪,只好先派人去安徽报知武庆的家属。

武庆的家属赶到之后,见武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王辉所说的又实在荒诞不经,他们便怀疑是王辉见财起意害死了武庆,于是便向官府控告王辉谋财害命。

无奈之下,府台大人只能先将王辉收了监。

可怜王辉遭此无妄之灾,真是百口莫辩,这件案子就此便成了悬案。

而王辉在狱中一关就是半年,张氏为此用银子四处上下打点,连家中的财物都变卖得差不多了,眼看好端端的一个家遭此飞来横祸,瞬间便快家破人亡了。

张氏在家中日日以泪洗面。这日,张氏刚给王辉送完饭回来,发现自家门口站着一个锦衣玉服的中年人。

中年人见到张氏,作揖问好,还问王辉在不在家。

“你是?”张氏皱眉问道。

“莫非你忘了去年的那个乞丐了吗?”

张氏听得此言,心中猛然一亮,忽想起了此人是谁了。

原来去年阳春三月时节,张家曾经发生了一件怪事。家中喂养的家禽隔三岔五就会丢一头,夫妻俩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都为此忧虑不已。

有一天早晨起来,王辉正在院内浇花,忽听外面有人敲门,来人竟是一名乞丐。

王辉正因为家中的事烦躁不已,见了乞丐,张口便道:“去去去,我家没有多余的钱粮!”

乞丐一听,不仅没有转身离开,反而四处打量起他的院子来。

王辉正要张口呵斥,忽听乞丐对他说道:“你家所养的家畜是不是经常无缘无故丢失?”

王辉乍听此言,心中不由得一惊,当即对乞丐道:“确实如你所言,你又如何得知?”

乞丐冷冷一笑,道:“我看你家即将大祸临头了,若不及早找出祸患的根由,往后连人都保不住,何况是动物呢。”

王辉听罢不由心中又惊又疑,知道遇到高人了,连忙央求乞丐帮忙化解灾难。

“我有一法可以试试,若是侥幸成功,你要给我十千钱作为酒资。”

“好!”说罢,王辉便引着乞丐进了屋。

乞丐一进院内便四处查看,转了一圈并未发现有何异常。等到进了厨房的时候,乞丐忽然在一个水瓮前停下了脚步,俯身低头围着水瓮看了很久,然后才抬起头对王辉说道:“应该是在这里了。”

接着,乞丐让张氏去集市上买回一方新鲜猪肉,架起柴火在锅中煮个半熟,然后穿在铁钩上放在水瓮旁,再将铁钩系上绳子,将绳子一头牢牢地绑在柱子上。

待一切布置妥当之后,几人便悄悄躲在柱子后面窥视。

民间鬼故事会在线收听第三篇-八十一个殉葬武士

民国期间,有一个叫王青山的盗墓贼。一天,他听说乌山县境内有一座古墓,尚未被人盗掘,心里就蠢蠢欲动起来。

王青山去了乌山县,向人打听古墓所在。问了几个人,大家都劝他不要去,说那里阴气重,闹鬼。

王青山不信邪,最终还是找到了那座古墓,却发现居然没有一处盗洞。看来,这里有鬼的传闻自古就有,所以历代盗墓贼都不曾光顾。

这天,王青山正在勘测古墓,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你是在盗墓吗?你是庚辰年三月初六出生的吗?你当过兵吗?”

王青山觅声看去,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

王青山操起随身携带的步枪,说:“挡我者死。”

老人面无惧色,说:“只要你是庚辰年三月初六出生的,我不但不阻止你,相反,我还要帮助你!”

说来也奇怪,王青山正好是这天出生的,也当过兵,他点了点头。

老人眼睛一亮,也不管王青山爱不爱听,就讲起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古代君王建好墓室后,为防止盗墓,会派人来看墓。这座墓葬的主人是周代一个诸侯王,派的是一户姓史的武官来看墓。这里也曾人丁兴旺,可随着朝代的演变,如今只剩下老人这最后一个史姓后代。

王青山听完老人讲述,说:“如此说来,你是看护这座古墓的,应该阻止我才对,为什么要帮我呢?”

老人说:“我老了,又孑然一身,我帮你一把,只求你给我买一口棺材,别让我死后暴尸荒野!”王青山想了想,就答应了。

老人很高兴,把墓门的位置指给了王青山。他经过一天的挖掘,果然看到了一座石门,可那石门很牢固,就凭王青山一己之力根本打不开。于是,他去询问老人。

“这是钥匙!”老人拿着把奇怪的钥匙走到石门跟前,在旁边找到了一个窄窄的孔,将钥匙探进去转了一转,石门开了。

王青山用一个巨大的皮老虎往墓中鼓风通气。约摸三个小时后,王青山带着一些设备进入了墓道。

原想着这座古墓也会像其他古墓一样,会有一些防盗措施,如流沙护墓,暗器翻板、毒气缺氧等,可是竟然一个机关都没有。

往里走了大约一百米,他就到了一个圆形的墓室,最中间是一口偌大的棺椁,周围则是一圈深坑。

王青山用火把一照,吓得大叫一声,原来那里面横七竖八的全是死人骨头,有一百具左右,那些死者身上全部穿着盔甲。

王青山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走到棺椁跟前。忽然,他发现对面的墙上有--座石碑,就凑上前去。

此碑文乃是大篆刻成,王青山读过私塾,曾随教书先生学过大篆,所以他认识上面的字。

石碑上记载着墓主人的身份、生平,还有建造墓室时的一些情形。

原来这座古墓的主人乃是周朝的一位尚武诸侯王,曾经带兵征服过一些小国家。他死后,留下遗嘱,要太子给他寻找八十一个与他一样,庚辰年三月初六出生的武士殉葬。他相信,带着这些武士在阴间,还能驰骋疆场。

可那时人烟稀少,太子寻遍全国,才找到了八十个这天出生的人。

正在为难之际,一个巫师告诉太子,两千多年之后,会有一个庚辰年三月初六出生的人自己前来殉葬。太子一听,就安心地将父王和那八十个武士一起下葬了。

王青山看完碑文,再联想到老人的询问,顿时冷汗直流,立刻想出去。可财富——他咬了咬牙,又开始用铁锨开启棺椁盖。

好不容易终于打开了一块棺椁板,突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随着一声闷响,从墓室的顶棚处沸沸扬扬地下起沙子来,王青山心想不好,扔下铁锨就想往外逃,但已经晚了,他很快就被沙子埋住了。

老人听到来自地下地声音,他自言自语道:“先祖,第八十一个殉葬武士终于凑齐了,我们史家的使命终于完成了!”接着他眼睛一闭,驾鹤西游去了。

民间鬼故事会在线收听第四篇-襄阳殡举人

那是一个早春的时节,官路两旁满树飘香,柳絮从枝头偷偷冒了出来,肆意地飞扬着。湛蓝的天际上飘着几朵白云,仿佛是无边无涯的海面,泊着的那片片白帆。

贞元末年,于頔调任山南东道节度观察使兼任襄州刺史(治所在今湖北襄阳),手下有一个候补的书生刘某(原文作选人,据唐代史料记载,此官职是专门代称候补,替补的官员的,类似于我们现在的代课老师一类的)进京等候圣上的差遣。

路上遇到了一个年轻的举人,举人约莫二十来岁。刘某一个人走路甚觉无聊,今日好容易遇到一个可以结伴的人,于是便攀谈起来,那年轻人说起话来有条不紊,清楚自然,两个人相谈甚欢。同行几里地,彼此之间都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了。

有一日,两个人终于走累了,他们来到一块草地上,刘某有酒,于是两个人用草垫着身体,举杯对金乌,你一口我一口地对饮着,那举人指着前面的一条小岔路对刘某说“我家和这里相隔不远,兄台若不嫌弃,可以屈尊下顾吗?”刘某掐指算了一下行程,害怕耽误行程,于是婉言谢绝了,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分别之时,举人赋诗曰 :

“流水涓涓芹吐牙,织乌双飞客还家。荒村无人作寒食,殡宫空对棠梨花。”

刘某是一个颇通诗赋的人,随之吟哦,便连声说好诗好诗。

书生刘某一个人在路上苦吟了很久,终于还是没明白其中的道理。总是觉得,这首诗很是奇怪,意境怆然动人,细细品味之下,更加觉得有一股寒意萦绕。

刘某在京城呆了一年,第二年回到襄阳,这一日的黄昏,他又经过了当年的那条路,于是想起了那个书生。于是便沿着岔道走去,想找这个书生重叙一番,但是走了很远都没有看到一个人影,越走越荒僻,道路四周全是松柏。又走了一段路,看见了一座孤坟,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旁边有一棵棠梨树,春寒料峭,风一吹,白色的花儿在夕阳下飘飘洒洒,似乎在哀悼墓里面可怜的亡人 。

刘某幡然醒悟,原来去年的那个书生就是埋在这儿,他所遇到的,竟然是这个书生的亡魂,一开始,他以为书生不过是对清明时节将至,那种萧索落寞的感慨,现在他明白了,这首诗分明写的就是诗人自身在坟墓里的感受。

我们经常听老一辈的人讲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可是,能够蟾宫折桂的读书人是少之又少,他们从年少开始读书,有时皓首穷经,终不得半点功名。那些无聊之极的戏曲小说有肆意渲染及第后的好处,所谓宰相女儿抛绣球,皇上及时你公主。而此时的举人抛却妻子,六亲不认 ,这类例子不在少数。

读书人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梦想,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可望而不可及。所谓金榜题名时。在政治腐败的唐朝末年,几乎为零。《旧唐书》中所说的“势门子弟,交相酬酢,寒门俊造,十弃六七”,寒门弟子带着家乡百姓的殷情期盼,带着结发妻子的淳淳爱意,带着年迈父母切切祈望。到头来,却发现,这些荣耀都被那些高官子弟掳走了。穷苦子弟身无分文,无依无靠,葬身于荒郊野岭。只能在那孤寂的野坟里,发出:"愿来生生于富贵之家"的呓语。(出《酉阳杂俎》)

民间鬼故事会在线收听第五篇-民间怪谈之碧水潭

从前,李家官庄有位李员外。家有良田千顷,万贯家财,日子过得富足无忧。

只可惜膝下无子,只有一女。

这小女儿也是中年得来,夫妇二人尤其的珍爱。

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万般的疼,千般的爱。

女孩儿长到十五六岁时,已然出落的无比的标致纤美。

这小女子柔弱的腰肢婷婷若荷,行动款款似风摆杨柳。皓腕卷轻纱,纤纤出素手,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自一派仪静体闲,柔情绰态,一颦一笑令人心生无限的怜爱。

可偏偏这么一个可人儿就莫名的得了一种怪病。

这一日更盛一日的不爱吃,不爱喝,一日更比一日的消瘦下去。眼瞅着皮肤也蜡黄无血色,容貌日益枯槁起来。

这做父母的自然是焦急万分。不惜重金遍请各地名医,可就是没有人看得懂小女子的病情,医治得了这病。

眼瞅着若花朵般水灵的小女似被吸干了水分,说话间要凋零的模样。

李员外不是一般的焦急呀,急急的放出话去:谁要是能治好小女的病,不仅把所有家产都无偿奉送,更是将小女的终身托付。

还别说,这话一放出去,没几日还真有医道高深的郎中前来应诺。

只是这郎中确实年轻,生的高挺俊拔,鼻正口方,一派书生的做派。只是医道却实在不知是否真的高湛。

不过也实在是病急乱投医,只能将这后生让之上坐。

“敢问这位大夫,小女的病你可有办法医治?”

“烦请员外带路先让我看看小姐的病症吧。”

在员外的带领下来到小姐的闺房,望闻问切细细的问询一番。

出了门,并不多言,只绕着房前屋后转了一大圈。

回到客厅,小郎中没头没脑的问:“员外,请问这房后的水塘可是有多久了?”

“这水塘可是有年头了,唤做碧水潭,从我记事起就存在了。”

“这水可是一直这样的清澈如许?一直这样的满满似溢吗?”

“是呀,这水一直都这样的清澈。只是这水确实也奇怪,不管枯水期还是雨季,塘里的水都保持这样的现状,似溢非溢,似满非满。”

“嗯,那便是了…”只听这郎中小声的自语。

李员外也是着急了:这后生到底是不是真有高妙的医术?干嘛都是问些无关的话题,竟不提半个治病的字?

“大夫,你看小女这病…”

“嗯,我多了解一些也就是为小姐治病做准备。员外只管听我安排照我说的去做,放心吧,小姐的病一定会药到病除的。”

“啊,啊,那好那好,有什么需要配合的只管说就好了。”

“那好,我需要十个量水斗,二十个壮小伙。”

“啊,这也是为了治病呀?好…好,马上就能准备好。”

很快这量水斗准备好了,人也到齐了。

众人随着郎中到了屋后的水塘。

只见这水塘岸边垂柳依依,野花芬芳,塘中碧波悠悠,翠如绿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道不尽的风光旖旎。

小郎中指挥着众人开始用量水斗从塘中往外舀水。

这水塘的水舀了一天不见少,舀了两天才见少了一点点,舀了三天三夜才看到浅浅的水底。

透过薄薄的水层看到水底另外有一个幽深的水潭,似乎深不见底。

正在此时,水潭的水哗哗若沸腾了般,一条丈把长的大黑鱼跃出水潭,大嘴一张,“哗”的一口水吐将出来,水塘的水一下又满满如初。

见众人有些呆愣,郎中招呼着继续舀水。

又是三日三夜不停的作业,终于又看到了水底,那黑鱼又跃出来,“哗啦”一口水,又填了半个水塘。

众人一阵的振奋,继续加油舀水。只一日多又见了水底,那黑鱼又跃出来,只是大张着嘴竟然再也吐不出水来。

郎中见状,招呼众人下到塘底,鱼叉铁钩的一番上阵,终于也是把黑鱼给打死了。

自这黑鱼死后,那小姐的身体一下好起来了。

小脸又如三月的桃花般灼灼娇艳,眸光粼粼,好一个美人儿,令人迷醉。

却原来,这黑鱼原本在这潭中修行百年,已然成精。一日忽见来水边散步的小姐,顿生邪念,便缠上了这小女子。

只是,毕竟人妖殊途,它越爱慕小姐,妖气就越伤害了小姐,令她生命岌岌可危。

这病源除了,小姐恢复了健康,李员外也守了诺言将小姐许配给了小郎中。

屋后的碧水潭的水也再不似从前的似溢非溢。

逢枯水期水也枯,到了丰水期也是绿水满满,碧波荡漾…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会在线收听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会在线收听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2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