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书有哪些5篇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书有哪些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鬼大爷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鬼故事之雷公审判、潮汕民间鬼故事、民间鬼农村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书有哪些第一篇-孤树上的红嫁衣

一片荒凉的野地里,方园百里没有人烟。远远望去,只有一颗孤独的老杨树孤零零的伫立在那里。

不远处就是一条官道,这里是两省的交界处。一年到头从这里经过的人倒也是不少。谁也没有注意,不知何时孤零零的老杨树上竟然挂了一件鲜红的红嫁衣。

红嫁衣红的如滴落的鲜血,迎着风随枝条不停的舞动着,远远望去犹如一个舞姿曼妙的女子,总有一种欲乘风而去的感觉。

从那个时候起,从这里经过的人偶尔就会莫名其妙的失踪。时间长了,渐渐的人们不敢在单独的从这里经过了,基本都是等人多了一起结伴而行。

这一日日将黄昏时候,官道上急匆匆走来了一队人。为首的是一个面色白净的年轻人,衣着华丽,金冠束发儒雅俊逸,一看就是官宦人家的公子。胯下一匹枣红马,在一群短衣襟小打扮的汉子的簇拥下急急的赶着路。

忽然,人群里有个汉子看见了那枝头上飞舞的红嫁衣。“你们看。那是什么?好像一个女人在树梢上跳舞呢!”汉子的一声惊呼引得众人都停下了脚步驻足观看,马上的年轻公子也勒住马缰绳停了下来。

仔细一看,可不是,远远望去,一个红衣的舞娘在轻盈的舞动曼妙的身姿,忽而上下飞旋,忽而长袖轻扬,映着夕阳的余辉更是美轮美奂动人心魂。

众人不禁看得呆了,年轻公子情不自禁的策马缓缓的像红衣舞娘的方向走去。随行的众人也痴呆呆的跟着向前挪动脚步。

眼看着离那棵大杨树越来越近了,忽然,天空平地响起了一个惊雷,几道闪电划过,大雨伴着肆孽的狂风倾盆而下,几个人瞬间被浇了个落汤鸡。

借着闪电的亮光,他们看清楚了,哪里有什么女子的身影,那不断舞动的只是一件鲜红的红嫁衣。

几个人回过神来,慌忙四处寻找着能避雨的地方。四处看看空旷旷的根本就没有能遮风挡雨的地方,于是只好来到大杨树下暂时避一避这暴雨狂风。

来到树下,再抬起头细细看那件飞舞的红嫁衣,怎么看也只是一件衣裳而已,为什么刚刚在远处就看见是一个女子在跳舞呢?

一行人疑惑的议论着,一个人看错了,难道所有人都会看错了?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等着吧,等雨小点了急着赶路就是了。

眼看着这天就黑了下来,可是这雨却一点没有小的意思。马上的公子不禁有些焦急了起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好歹也要找个栖身的地方也好啊!

话说这年轻公子姓吴名子瑜,出身在一个官宦人家,今日是奉父母之命带领家人去邻省迎娶从小订的娃娃亲,未过门的妻子蕙娘回来完婚的。

本来看天色已晚,急着赶路好找家客栈投宿一夜,明日就可到未来岳父家迎娶妻子打道回府。不想如今却被大雨困在了这课大杨树下,无奈何,看雨势根本没有要停的样子。于是家人在树下燃起一堆篝火烤一烤身上的衣服,好歹去去寒气暖暖身子。

渐渐的夜深了,众人都困倦的相互依偎着沉睡过去。第二天早上,雨停了风消了,太阳暖暖的照耀在大地上,众人草草的吃了点干粮继续上路。

再回头看看那件挂在树上的红嫁衣,没有了,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也许是 昨晚的风雨太大了,把那件红嫁衣给随风刮跑了吧!

没人再去在意这件事情,一行人紧赶慢赶到了傍晚十分就赶到了子瑜的岳父府中。见面免不得行了跪拜之礼,一番客套,老岳父就安排一行人住了下来,待明日一早就让小姐前去子瑜家中完婚。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这岳父府里一阵忙活,吹吹打打的把一身红妆的子瑜未来的媳妇蕙娘蒙着大红的盖头就送进了花轿。

伴随岳母依依不舍的啼哭声,轿夫一声起轿,子瑜辞别岳父一家就赶着回家的行程。一路平安无事,顺顺当当的就把新娘接回了府里拜了天地入了洞房。

洞房里,子瑜心里像揣了一只兔子心砰砰的乱跳,上下翻动着忐忑不安。为什么呢?子瑜想着这是父母为自己定的娃娃亲,一直也没谋过面,想想自己一表人才,倒不知妻子是什么样的容貌。

想到这里,看着倚坐在床边的新娘,轻轻的掀起红盖头。瞬间子瑜手一抖红盖头飘落在地上。

太美了,双眸流动,柳眉动情,粉面桃花,梨涡乍现,在红烛的映衬下风情万种,闭月羞花。子瑜惊呆了,自己长这么大还没看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而这个女子就是自己的新娘!

蕙娘羞涩的望着子瑜愈发的显得妩媚动人,娇羞可人。子瑜醉了,一把抱起蕙娘放入牙床,免不得这一夜颠鸾倒凤几尽世间恩爱。

第二天天一亮,子瑜看着熟睡中的蕙娘疼惜的为蕙娘盖好了被子轻轻下得床来。忽然一眼瞄到飘落在地上的那件红嫁衣,子瑜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怎么这么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看见过。不对,蕙娘上花轿的时候自己仔细端详过,绝对不是这件红嫁衣。子瑜记得很清楚,蕙娘穿的是一件花团锦簇的大红牡丹图案红嫁衣,而眼前平躺在地上的确是一件凤凰展翅飞舞的图案。

怎么那么熟悉?子瑜想起来了,想起来在两省交界处官道一边大杨树上那飞舞的红嫁衣。对,就是那件,当时自己看得非常仔细,后来就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怎么就到了自己府上?又怎么穿在了自己的新娘身上?

回头看看床上熟睡的蕙娘,那么安详美丽,再看看地上的红嫁衣,子瑜晃了晃头,自嘲的笑了,也许是自己记错了,两件红嫁衣的图案给记反了也说不定,哎!可能是自己昨夜喝酒喝多了。

就这样,一家人看见了蕙娘的容貌都是皆大欢喜,这蕙娘呢也是知书达理秉性温柔,府里上上下下没有不夸少奶奶好的,子瑜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对蕙娘更是疼爱有加,嘘寒问暖,渐渐的把红嫁衣的事情也就抛在了脑后。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子瑜成婚一个月有余,这一天一大早,一个府里丫鬟的尖叫声惊动了府里的所有人,子瑜也跳起来跑到了院子里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院子中央躺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家丁。只见这个家丁被开肠破肚,整个内脏已不知去向,留下空空的皮囊躺在一片血泊当中,再看脸上一脸惊惧的表情,双目圆睁嘴巴大张似乎不相信他所看见的一切。

报了官府勘验现场,厚厚的抚恤家丁家属做了一个了结。事情是了结了,可是恐惧的阴影却笼罩在府里上上下下人的心里头,因为死的太不寻常了。

民间鬼故事书有哪些第二篇-不找替身的鬼

过去,璜泾一带出产的马铃瓜,又甜又脆,一个响雷就会拿它震开。偷瓜畜同田老鼠特别喜欢偷吃马铃瓜,一到夜,瓜田里全是它们的世界。所以夜里非看瓜不可!

有个张阿大,种了三亩瓜,瓜熟辰光,就在瓜田边搭个棚,夜夜看瓜。有一夜,月光蛮亮,瓜田里无啥动静。他老酒呷呷,酱瓜嚼嚼,倒蛮乐惠。忽然听到旁边河浜里有水声,他回头一看,只见水里钻出一个白面书生。他就对书生讲:“你这位先生,汰冷水浴怎么汰到深更半夜?快点爬上来喝口酒,不然要生毛病了。”书生听他这样一讲,就爬上岸来,拿一袋螺蛳往边头一放,陪张阿大吃起了老酒。

他们一边喝,一边谈,三盅老酒一吃,彼此已经蛮热乎。书生突然问:“阿大,你夜夜在荒郊野地看瓜,怕鬼吗?”张阿大回答:“勿怕。”“为啥勿怕?”“他在阴间,我在阳间,井水不犯河水,为啥要怕?”书生又问:“你阿晓得我是人还是鬼?”张阿大笑了起来:“先生不要开玩笑,你当然是人!”“不!我是鬼,落水鬼。是三年前在这里落水淹死的。现在,阎王罚我在这里摸螺蛳,每日摸三斗三升,摸满三年方始可以讨替身。不过你勿要怕,我勿是来难为你的。倘若你愿意,我们轧个朋友,你看如何?”张阿大以为书生在寻他的开心,一口答应。书生立起身来说:“既然这样,我要走了,明朝再来看你。”说完,走到河边,往河里一跳,勿见了。

张阿大心里倒有些怕了,不过闲话已经讲出口,想改口也已经晚了。到第二天晚上,书生又从水里钻出来,张阿大只好硬着头皮陪书生吃老酒。就这样,两个人足足轧了半个月朋友。这一夜,书生对张阿大讲:“我三年螺蛳摸满,明朝就要讨替身了。”阿大问:“你在啥地方讨替身?”书生讲:“就在我淹死的地方,前面石桥旁边,将有人淹死在那里。是啥人,我也不晓得。”

到了第二天,张阿大一个人老早就来到石桥边。果然,只看见一个小伙子刚走上桥面,身体一晃,就跌到了河里。张阿大认出是邻村的王孝子,就跳到河里拿王孝子救了起来。

这天夜里,书生见张阿大,怪张阿大阻拦他讨替身,害他还要摸三年螺蛳。张阿大讲:“你勿能怪我,这是位孝子。上有瞎子老娘,下有三岁小囡。他一死,叫一老一小怎么办?既然害你还要摸三年螺蛳,我就天天来陪你。”书生听他讲得有道理,蛮高兴,说:“有你朋友这句话,我就再摸三年螺蛳,再吃三年苦。”

这桩事传到了玉皇大帝的耳朵里,玉皇大帝称赞书生舍生取义,是个仁人君子,就下一道御旨,委派书生做本城的司命判官。这一日夜里,书生来辞行,对张阿大讲;“我有这一日,全亏得你成今后一定要报答你。”张阿大讲:“我勿巴望你报答,只想请你做桩事,地面上有几个凶人,像收租的二爷,衙门的当差,他们穷凶极恶,敲诈勒索,穷人吃足了他们的苦头,请你拿他们统统捉到阴曹地府,打入十八层地狱。”书生一口答应,二个人就这样分手。

接下来,张阿大果然看见一些作恶多端的人一个个暴病死掉,心里交关快话。勿晓得一日夜里,书生来对他讲:“我的判官职务已经被阎王革掉了。”张阿大问为了啥。书生讲:“这些恶鬼,家里化了勿少钱财,请和尚道士念经做佛事,给阎王送厚礼。阎王收了贿赂,就说我草菅人命,革掉了我的司命判官之职,现在又要来和你轧朋友了。”张阿大讲:“吾一看阎王这只面孔,就知道他勿是好东西,同阴间的恶鬼全是一路货色。还是我们两个穷人苦鬼轧个好朋友吧!”

异文从前有老公俩种瓜,老头姓戴,每年五六月份瓜上市,老戴白天卖瓜总要买些酒回来喝。

民间鬼故事书有哪些第三篇-善恶终有报

小的时候生活在农村,山高树荗的,生长着不少的动物植物,关于精灵的故事也就多了起来,老人讲故事时会称它们为某某精,而我还是喜欢称它们为精灵。

故事讲的也是一个小山村。在那儿,几乎家家户户都供奉着仙家的牌位,大多为狐仙,其次是蛇仙。说是迷信也好,说是信仰也好,反正村民们始终都保持着这种生活方式,每逢初一、十五这样有代表性的日子,他们都会沐浴更衣,焚香拜祭。但事情有普遍的也就有特殊的,村里有个叫刘喜贵的人,他家世代就都不曾供奉过什么仙家,人们都他家历代都有降妖除魔的本领,所以他家不用供奉也自然会得到仙家们的庇佑。虽然没有人见到过什么魔怪,但有了这种说法,在这不发达的小山村里,就足以让大家尊重了,所以刘喜贵在村子里的威望很高。

在他五十岁的那年,他独自去山里打猎。回来后却是两手空空,还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到家后,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一天的时间,等他出来时,手里拿着一个做的特别精致的兔仙的牌位,把它供奉在了正屋最显眼的地方,早晚三柱香,虔诚这及远胜过了其他村民。人们在惊讶之时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让他摒弃了刘家的传统。刘喜贵一直没向人解释过这件事,连家里人对此也是一头雾水。从那个时候起,他就不再允许家里人去山里打猎了。

日子久了,人们也就淡忘了这个一时热门的话题。就这样又过了近十年的时间。本来平静的小山村里,接二连三的发生起了怪事情。本来好端端的一个人,有时就会莫名其妙的发起疯来,又是磕头,又是忏悔的,少则个把小时,多则会这样折腾上半天。而当当事人清醒的时候,竟会对刚发生的事浑然不知。村民们都说这是‘鬼附身’,而且这样的事情多半都会发生在女人身上。事情经常发生,引起了村民极大的恐慌,谁都在担心不知道哪天‘鬼’会附到自己的身上。既然出现了‘鬼’,人们自然的就想到了历代有除魔本领的刘喜贵,想让他出面驱走这附身的恶鬼。

“报复早晚都要来的啊。”刘喜贵只喃喃的说了这么了句。

没几天,邻家的三婶,就被‘鬼附身’了,不光把自己打了个鼻青脸肿,还差点闹出了人命,村里七八个壮青年费了半天劲才总算把这个平时看起来骨瘦如柴的女人给按住了。有人则匆忙的去请刘喜贵。

刘喜贵赶来后,先是让几个年轻人把三婶固定在床上,然后男人们都出去了,他让一个女人仔细的检查下三婶的身体,看看有没有异样,他悄悄的嘱咐那个女人,如果有发现的话,就轻轻的咳嗽一声,就和其他的男人们都退到屋外去了。没一会功夫,屋子里传来了咳嗽的声音,刘喜贵忙挑帘进屋,那女人用手指了指三婶的腋下,那里竟有一个鸡蛋大小的包。刘喜贵利落的上前,准准的用手抓住了那包,用自己带来和银针,扎在了上面。三婶发出了“啊”的一声叫,听起来好像很痛苦,在场的村民无不惊诧,因为那声音虽发自于三婶的身体,却明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啊。

“你在哪,如此的祸害邻里,怎么能是修道所为呢。”刘喜贵和那个声音对起了话。

“我就在屋后,修道本不为害人,无奈是人犯我太多,有仇不报,修道又有何用。”那个声音答道。

刘喜贵不再多问,他让人看着三婶,自己则一个人向屋外走去,他来到了屋后,有一只兔子躺在那里,长相与一般的兔子无二,只是个头要大的多,此时它的身体好像是被制住了一般,一动不动。用两只红红的眼睛看着他。刘喜贵注意到它的左耳朵上有个明显的豁口。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所谓善恶有报,也许以前是我们伤你类很多,才会得到你今日的报复,十年前,我欠你一个人情,今天我放过你,算回报你当年救命之恩,做了这么多的事,你的报复应该终结了,如再有冒犯,我定不会容你,所以望你好自为之,不要在打着报复的幌子危害乡邻。”

那兔子似乎听懂了他的话般,眼神中布满了感激之情。刘喜贵看了它一眼,不在与它多言。回到了屋子里,拔下了扎在三婶腋下的银针,那鸡蛋大的包很快就下去了,没一会的功夫,三婶的神质恢复了正常,看着满屋子的人,竟丝毫不知刚刚发生的事。

民间鬼故事书有哪些第四篇-张三还魂

昔日,有张三死三日,家人试探他的胸口还有点点热气,知道是假死。家人日夜轮班守护。

张三,胆子很大,不相信世上有鬼神。他一个人敢到乱坟岗取东西。故此,他在外面做事,经常一个人半夜才回家。这次,他怀抱一柄宝剑,又是很晚才回家。据当地人经常说某地是鬼窝,没有人敢夜里经过。他就是不信,也不怕,偏偏就从那里走。当他经过鬼窝的时候,真的见到有很多在鬼聚会,就像是集市旁边很多闲杂人,闲着无事在闲聊,个个都斜着眼睛看他。他看到这些鬼丝毫没有惧怕,就像入无人之境,大摇大摆的走过。正走到路中间,有个穿一身白衣服的少年,大呼大叫,半屈着身子,叉开两腿,手舞足蹈地嘻戏到他跟前。张三既取手中剑,猛力挥动,将白衣少年斩成两段,地上立现白蛇状物,闪闪发光,张三捡起来一看,原来是两段白金条。

他再走一仗多远,有老鬼一男一女,他们是夫妇,走过来像白衣少年那样嘻戏他。张三立而不动,挥剑怒斩他们,怎么都伤不着他们。张三忙念避鬼诀,他们还是不逃走,嘻戏像以前那样。过了好长时间,张三开始有点害怕了,很想找机会尽快离开这里,其实他已经鬼附身了。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已经是鬼。

他没有目的的走了一段路,自己在干涸的溪滩洲上,前面有座废弃的水碾,他想到水碾屋去。河滩上只有少量的水流,他跳着走过水滩,到水碾下面,要上去好像得绕很远的路。他不想太麻烦,就攀着大石块砌成是高墙,很快就上去了。房子里面有一对年轻夫妇,正要开始生火做吃的。他仔细一看,原来是他以前的好朋友(早几年就死了),他们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相遇,因此,都感动惊讶,也十分亲热。朋友夫妇招呼他一起吃晚饭,他没有推辞。朋友的老婆亲切的问他说:“你是什么时候做了幽冥之鬼的?”张三就把事情的经过仔细的给他们说了。朋友叹息一声,然后说:“你要想脱离幽冥之苦,必须杀掉老鬼夫妇,他们迷人附身的本事真是太高了,凭你的能力,恐怕对付不了他们。”吃了夜饭后,朋友夫妇说有点要事,离开了房子。

张三独自一人在水碾屋觉得很闷,就信步走到不是很高的山上。山上的泥土是黄色的,树木都是碧绿,山上有很多人在做苦力砍树。张三觉得这里很玩好的,不想离开,就自动的留下来,就找一块大石头坐下休息。他身后不远两个鬼也休息,好像是有意议论:“某村有一条猎狗,十分凶恶,这里的鬼都害怕它,就连老鬼夫妇都怕它。”

张三听到这个消息,抱着自己的宝剑,慢悠悠的离开山上,直接去某村。他走进一条很长的巷子,特别的黑暗,不过,很快就找到这条猎狗。原来就是自己家里的大黄狗。他虽然认识自家的狗,可是,狗知道他已经变成了鬼,没有以前做人那样亲热,只是一直抬头看着张三,不听张三的使唤。张三对自家的狗说了很多好话,狗才同情他。

大黄狗跟着张三走。他和猎狗走到水碾屋,见朋友夫妇都被老鬼夫妇害死了。他就和猎狗去寻找老鬼夫妇,就在鬼窝没有多久就找到了,猎狗见了老鬼夫妇,跳起来猛扑过去,十分准确的咬住老男鬼的喉咙,男鬼很快就不动了。女鬼见了忙冲过来帮忙对方猎狗,黄狗放下男鬼,又跳起来咬住女鬼的咽喉,没有好长时间,两个老鬼都死。

张三马上就恢复人的样子,醒了,复活了。这次他脱离幽冥之苦,功劳是家里的猎狗。

民间鬼故事书有哪些第五篇-娇娜(聊斋鬼故事)

孔生名雪笠,是孔圣人的后代。为人风雅,善于作诗。他有个好朋友在天台当县官,来信邀请他。孔生前往,正碰上好友死去,他在那里穷困潦倒,回不了家,就住在菩陀寺,给庙里的和尚抄写经文。

寺庙西边一百多步远,有座单先生的宅子。单先生是大家子弟,因为打了个大官司,家境破落下来,家口不多,搬家住到乡间去了,这所宅子就空闲下来。

一天,大雪纷飞,路无行人,孔生偶尔经过单家门口,只见有个少年走出来,眉清目秀,穿戴考究。这少年看见孔生,赶忙快步过来,作揖行礼,说了几句问安的话,就请孔生到家里坐坐。孔生喜欢这人,就爽快地答应了,跟着进了宅子。宅内房间不算宽绰,到处悬着锦帛幕帐,墙上挂着不少名人字画。案子上有本书,题签写的是《琅琐记》。孔生拿起书来翻看一遍,内容都是没看到过的。孔生以为住在这宅子里的自然是房主,也就不问少年的出身家世。那少年却仔细询问孔生的情况,很表同情,劝孔生开塾房教学生。孔生叹息说:“在外地作客的人,谁肯推荐介绍呢?”少年说:“如果你不嫌我愚笨,我愿意拜你为师。”孔生很高兴,表示不敢当师父,就做朋友吧。孔生就问:“这宅子怎么总是锁闭着呢?”少年回答说:“这是单家宅子,因为单公子一向住在乡下,所以老是空闲着。我姓皇甫,老家在陕西,因为家里宅子被野火烧毁,所以暂时借住。”孔生这才知道少年不是单家人。当天晚上,两人说说笑笑,很是投缘,就留下睡在一张床上。

天刚亮,就有个童子到房里生起炉火。少年先起床到里面去了,孔生还围着被子坐在床上。童子进来说:“老太爷来了!”孔生慌忙穿衣起床。一个头发霜白的老头儿进来,恳切地道谢说:“先生不嫌弃小儿愚顽,愿意教他念书。这孩子刚学习,写字也很不像样子,请您不要觉得是朋友,就不以老师的身份严格要求他。”说完,赠送给孔生一身锦衣,还有貂皮帽子、袜子、鞋子各一件。看着孔生洗过脸、梳好头,就招呼摆酒上菜。这里的桌围子、椅披子等物件儿,也说不上是什么做的,样样光彩照眼。斟过几遍酒,老头起身告别,拄着拐杖去了。饭后,公子送上要读的课本,都是古体诗文,并没有当时规定的八股文章。孔生问他缘故,公子说:“我并不求取功名啊!”到了傍晚,又摆上酒席,公子说:“今晚痛痛快快喝一壶,明天以后,怕耽误了学业,就不许喝酒了。”又叫过童子来,说:“去看看老太爷睡了没有,要是睡了,就暗地里把香奴叫来。”童子去了,先拿来一个绣花袋子装着的琵琶,稍过一会儿,一个丫环进来,穿红着绿,艳丽动人。公子叫香奴弹奏《湘妃怨》曲子。这丫环用象牙签子弹拨,声调激扬哀烈,节奏也不像平常听过的那样。公子又让拿大杯子来劝酒,热闹到三更天才散席。

第二天起早,孔生和公子一块儿读书。公子很聪明,看过就能背诵,两三个月过后,写的文章就已非常出色。他们两人约定,五天喝一次酒,每次喝酒必招呼香奴来。一天晚间,孔生喝得痛快,两眼直盯着香奴。公子已经明白孔生的心思,就说:“这个丫环是我父亲收养的。老兄你远离家乡,没有妻子,小弟我日夜都在替你谋虑这事,不久就能给你找一个好伴侣。”孔生说:“如果肯帮忙,必得找个像香奴这样的。”公子笑了笑,说:“你真是少见多怪的人呢。要像香奴这样子就算好的,那你的愿望是很容易满足的。”住了半年,孔生想到城外逛逛,到了大门口,只见两扇大门外面上着锁,问是什么缘故。公子说:“家父怕交往分心思,所以闭门谢客。”孔生听了,也就安下心来。

这时正是大暑天,又潮又热,他们就将书房搬到后花园亭子里。孔生胸间红肿起来有桃子那么大的一块疮,经过一夜肿得碗大了,痛得直嗳唷。公子早晚来问候看望,连吃饭睡觉都顾不得了。又过了几天,那疮更厉害了,孔生连饭也吃不下。老太爷也来看望,对坐着只是长声叹气,没有法子。公子说:“孩儿前天夜里思虑,先生这种病症,只有娇娜妹子能够治疗,派人去姥姥家招呼她回来,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来呢?”一会儿,童子进来说:“娇娜姑娘回来了,大姨和松姑娘也一道来了。”皇甫父子急忙快步迎出去了。

一会儿,公子领着妹妹来看望孔生。这娇娜年纪大约十三四岁,娇美的眼神流动着聪敏的光华,窈窕的身段呈现出绿柳般的姿态。孔生看到这般美貌,竟然忘记呻吟,精神也一下清爽起来。公子就说:“这是哥哥我的好朋友,胜过亲兄弟。妹子你可要好好给他治病呵!”女子这才收敛起害羞的神态,捋起袖子,坐在床边给孔生看病。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书有哪些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书有哪些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4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