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之雷公审判5篇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之雷公审判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流传在民间的鬼故事、陕西民间真实鬼故事、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经典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之雷公审判第一篇-聊斋故事之义鸟

在江南有一户大户人家,家里有一个婢女,面貌美,心地聪慧,主人对她颇为宠幸,不让她和一般的下人相处在一起。

当时有一位太守,即将辞官,把一只品种叫“秦吉了”好鸟送给这户大户人家,那鸟极为聪慧灵巧,能说人话,主人便叫那婢女,饲养那只鸟,管理它的食料,除此之外,便也不让她干别的事了。

一天,婢女正喂鸟食物,鸟忽然说道:“姐喂养我,我该当找个好姐夫,给你做夫婿。”

婢女听它这样说,感到有点害羞,便用扇子扑打它,鸟不害怕。

从此之后,鸟说什么话,婢女有时候和它戏耍玩笑,有时候正经地回答它,有时候笑着嗔骂它,由此,习以为常了,婢女也不再介意它说什么。

原来,婢女独自居住在一间屋子,鸟就悬挂在她的门内,鸟在笼子里和婢女低声细语,像是一对伴侣一样,别人也无法来过问。

又有一天,婢女在屋内洗浴,忽然听到鸟呼叫道:“阿姐的子真是好极了只惭愧我不是男儿,不然,见到这副模样,真要死了。”

婢女又假装恼怒起来,光着子,上前去扑打它。

刚好,鸟也是刚洗浴完,因为它颇为驯服,婢女便没有把笼子关上。

婢女一来扑打它,它便张开翅膀,飞窜出来,在屋里绕着屋梁飞翔。

婢女见它乱飞了,也害怕它飞走,更加急切地想捉住它,可是鸟真的穿破窗纸,翱翔着飞走了。

婢女立即惶急起来,彷徨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很害怕主人责打,十分着急,便急出了一条狡狯的计谋,把衣服穿好之后,便把鸟笼放到屋檐下,径直到主人的面前哭诉,说:“婢子偶然不小心,把鸟笼放在外面,关着门在屋里洗澡,没想到被害,把鸟给放走了,我愿任由主人责罚,也好无怨言,只怪我一时不谨慎而已。”

主人向来对那婢女,十分怜,并且知道众人对婢女怀有嫉妒之心,果然不追究婢女看守不好,反而追究其其他人来。婢女便逃过了追究。

追究下去,也没得到是谁放走了鸟,便也置之不理了。

过了十多天之后,婢女奉主母之命,去看望同城里的梁夫人。

梁夫人有个儿子叫梁绪,还有婚配,白天正在书斋中读书,一只鸟儿飞到他的书桌上,说着人话,道:“为你找到了一个好妻子,你为何不去看一下?”

梁绪感到很惊讶,看那鸟是什么鸟,原来是一只秦吉了,便放下手里的书,来赶它走。

鸟慢慢地飞,飞出院门而去,梁绪也跟着追赶到那里,便见到一个艳媚的女子,穿着青色的衣服红色的裙子,缓缓地从梁绪看那女子面貌美丽不凡,便借故跟着女子进去,直走入内室。听那女子和他的母亲絮絮叨叨地说话,才从她们的话语中得知,那女子是大户人家的婢女。

然而,婢女的姿容动作,贤淑雅致,早已打动了梁绪的心。

婢女看到一个少年郎在一旁,也时时朝他看看,两人也颇为眷恋,只是不能说上一句话。

过了好一会儿,婢女便告辞回去了。鬼大爷_

回去,回复过主母之后,便回到自己的屋里,空的笼子还放在边,可看见那鸟闭着眼睛,缩着脚,蹲在上面憩息。

婢女见到了鸟,心里一阵欢喜,如获珍宝,准备把它捉住,放到笼子里去。

鸟大声叫道:“我为阿姐来往奔波,差点累死我了,幸好找到了一门好姻缘。你为何还要拿这笼子来困住我?”

婢女对它的话,感到很奇怪,便追问道:“什么好姻缘?”

鸟一一为她陈述,婢女顿时也就明白了,梁绪为何赶出来,刚好遇上自己,这些都是鸟在作怪。

婢女便放开了手,不再捉它,鸟也不飞走,停在榻上,对婢女道:“我虽然不能像昆仑奴一样,背着你飞出去,然而,阿姐的心事,没有我,就不能传达了,你真的对他有意吗?”

婢女腼腆地低着头,不回答。

鸟学人笑着说:“儿女之态,就是这样子,我已明白了。担心有人到来,我暂且去了。”

说完,展开翅膀飞走了,一会儿,就看不见了。

婢女本来就慕梁绪的丰采,并且为自己成为别人的摆设而感到可耻,左思右想,辗转反侧,到了半夜,也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

民间鬼故事之雷公审判第二篇-惊动京师的大青蛙

这事儿发生在明朝正德年间,当时的京师西南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城西南地区。现属房山区管辖,当地出现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当地一条河流出现倒流的异象,老百姓纷纷称奇,当地县官也把此事上奏给朝廷。朝廷为了以防万一,派遣重兵把守,并分配了火炮等重武器,把附近村民迁移至别处,以安民心。

前来处理此事的大臣甚是头疼,这一违反常理的事情根本没有办法处理。如果过几天,这河水变回顺流,他到好向皇上交差。如果一直这么倒流,则是天生异象,是天下大乱之兆。

一连数日,都无异常,这河水只是单纯的倒流,并未发生什么奇异之事。河岸边扎营的士兵们守了几天,也是人困马乏。此时节都是放松了警惕,认为并无大事。

恰巧也就是这天晚上,天公不作美,一阵暴雨来袭,夹杂着阵阵闷雷。突然负责守卫的士兵大喊道:警备!警备!警备!河里出现东西了,大家快警备。

听到警备之声,训练有素的将士迅速穿戴好装备,严阵以待。只见河水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怪物,天色已晚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怪物。天上的惊雷不停的响着,一道道的直往河中的那个黑色巨影劈去。但是每一道惊雷都是打偏的,根本打不中这巨大的怪物。

这怪物仿佛也被这惊雷吓傻了,在河中一动不动。大臣见此,必知是妖物作祟。立即调遣弓箭手,火炮对着怪物猛攻一阵。箭矢嗖嗖的破空声,火炮轰轰的爆破声响彻天际。

这一下仿佛把这怪物激怒了,只见怪物猛地一跳,朝着岸上跳来。这一下,大家才看清楚这怪物的身形,原来是一只巨大的青蛙。紧接着几声蛙叫传来,一股腥臭的液体喷射出来,把整个营地彻底摧毁。那些倒霉的火炮兵、弓箭手还没来得及跑,就被这腥臭的液体弄得倒地不起,痛苦的呻吟着。

大臣也慌了,一边指挥部队去近战,一边自己往后撤退。可是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人敢上去送死啊,都恨不得转身就跑。那大青蛙可不管这些,一蹦一跳的就在营地里开始作妖了。每一次口吐毒液,就有一小队士兵被放倒,普通的弓箭射在青蛙的脊背之上根本穿不透它的皮。不一会的光景,一支装备精良的部队就被这妖物打的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那大臣躲在一面大盾牌下瑟瑟发抖,双手合十,祈祷上苍。也可能是他的祈祷奏效了,这时候天空中的惊雷仿佛密集了很多,一道接一道的朝着大青蛙劈去。这青蛙对这天雷极为惧怕,一个跳跃又回到河中,还是像之前那样一动不动。

岸上被打散的溃兵又慢慢的聚集了起来,一个个的全都带伤。大臣自己也知道,一队精锐之师都没办法消灭这个怪物,看来非是一般。几番商讨之后,决定去七十里外的国兴寺寻求帮助。

连夜安排人去国兴寺,到了寺院,把情况和寺院主持一说。主持摆手道:将军莫怕,这青蛙乃是这泉兴河的水神,只因前几日这水神过寿,多喝了些酒水,怕是失了心性。才会如此的作妖,想必天庭来处罚他时,他必然后悔不已啊。

众人听后,才知道是这么回事,连忙请老和尚去降服此水神,以免生灵涂炭。老和尚把自己的佛珠摘下送给来人,告诉他“把老僧这一串佛珠,丢进河中,这水神自然就会醒悟了”说完闭口不言。

来人只得按着老和尚的吩咐拿着佛珠赶了回来,到达营地把事情跟大臣一说。大臣立即差人去把这佛珠丢入水中。说来也怪,佛珠刚刚丢入河水之中,这河水立即顺流而下,不再逆流。一阵金光闪耀,那巨大的青蛙慢慢沉入河底,不再有任何的动静。

当晚,军营里入睡的士兵都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有一个身穿绿衣的中年男子,给这些受伤的士兵吃药,这药入口即化,沁人心脾。第二天醒来,那些本是受伤的士兵,伤口竟然痊愈了,连疤痕都没有。

多年以后,负责此事的大臣告老还乡,特来国兴寺问主持。为什么这天雷一道道的就是打不准这青蛙呢?老和尚眯着眼睛说道:“雷部正神,刚正不阿,最是忌讳不洁之物,当日那青蛙身上有一件女人洗衣服时丢弃的污秽之布,所以天雷打不到这青蛙的身上。”

这也就是后世所说,女性内衣可以辟邪的原因。

民间鬼故事之雷公审判第三篇-狐狸皮子

在农村听到最多的就是狐狸之类的故事,今天这个故事是我爷爷在夏天的傍晚给我讲的,在老一些时候村子里的人晚上都爱聚在一起唠嗑,天南海北的说一会,我们这些小孩子最爱凑在老人们旁边听一些新奇的事,嘴里还不是发出一些惊叹。

这个故事要说是发生在我们隔壁的一家人身上的,老头姓王不过大家都叫他老头,可能是他老婆子每天喊他回家吃饭时都这么叫他,“老头子回来吃饭,要死外边啊!”这一声叫好多人都能听见,然后肯定会看见老头悠悠的回来。今天特别热老婆子(邻居都这么叫,沾光的称号!)做饭很晚了,大概有8点半了吧,水里还泡了西瓜等老头子一起吃。可是今天不像往常一样一句就能喊回来,“老头子!!!吃饭”接着又是几声,可还是没反应,旁边人们笑开了。“今天可叫不回来了,肯定是在哪睡着了,自己吃吧!呵呵”“他要是敢我就把他老骨头给捏了”玩笑归玩笑,可今天也就邪门了就是不回来。

正在想老头子为什么不回来的时候看见老墩跑过来了,“奶奶奶奶我看见爷爷他去地里了,叫他他也不答应你看看去吧”真是奇怪了。大晚上的去地里干什么啊?(村子的路没灯很黑的)心里想着晚上也没闲着,叫上老大媳妇就去地里走。

这时的老头子正和一个穿白衣服的人走在一起,两个人一前一后有说有笑的。“妈你看爹他是不是接椄去了,可是怎么往大坝走呢”“这个老东西没听说要来人,这干什么呢,咱们快走两步追上问问去。”说完娘俩的脚程有快了一倍,跟在了后边,“我说老兄啊!咱们就回家喝点吧饭都拾掇好了,很方便。”老头子正在说着什么“不着急,你先跟我去我家看看,认认门以后就认识了。”说话的是一个白衣服的小伙子,那什衣服在月光下很是显眼,在不远的前边还有一盏小灯一闪一闪的,娘俩就跟在他们后边,他们好像也没看见似的,只是随着那灯往前走,又走了一段老是走不到灯前,这时那个白衣服的小伙子突然说话了“你们是一家子吧,都去我那做客吧,好好招待你们。”说完眼睛一闪,娘俩眼睛发直跟着就走了,老头也不说话只是死盯着远方的那盏忽明忽暗的红色小灯,说话间就走到了一处桥,“过桥就是我家了,你们先走我在后边。”“走!你怎么不走怕是我走过去就淹死了!”老婆子没头没脑的说出这么一句话吓了那个小伙子一跳“你。。。你怎么这么说!我好心请你们去我家的。”“你的好心没使在我们身上,又给哪家的淹死鬼找替身呢?”说完猛的一拉老头子,大媳妇也清醒了!不过看只是看见了一个毛脸眼睛是绿色的,哪还有什么小伙子,自己的公公正做在地上发呆,嘴角流着哈喇子,像是病了似的。婆婆缺死盯着那个毛脸的东西,“怎么还不走今天你碰见我老婆子算你倒霉,这点手段就想要人命啊!畜牲滚!”样子很是威严把媳妇吓的呆在一旁了。这时怎么回事,见鬼了啊“哼哼!算你运气好,下次可不是这么便宜你了,这么个老皮囊也不好交差,就不要了。”一阵嘿嘿的声音刮起一阵小旋风就消失了。

民间鬼故事之雷公审判第四篇-聊斋故事之妖画

“周林甫家中香堂挂有一幅画,取回家滴血供奉,可佑你官运亨通,飞黄腾达。”

薛良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看不清面相的人这样对他说道。

薛良起初并未当一回事,直到傍晚,京城传来的一道敕令让他觉得这个梦并不简单,朝中有令,命他负责查抄贪吏周林甫的家。

周林甫乃是知府,爱财如命,常行贪赃枉法,中饱私囊之事,因不知收敛,终于东窗事发,被逮捕入狱,如今又要被查抄家产,只是不知这差事怎会落到自己一个小小邑令的头上。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薛良便带着差役来到周林甫家,朱漆大门上面悬着金丝楠木匾额,上面写着“周府”两个金色大字,显得富丽堂皇,而府内更是极尽奢华,精致器皿古玩数不胜数,看得薛良眼花缭乱,薛良在周林甫房中搜出多个木箱子,打开后里面全是白花花的银子,有数万两之多,让薛良咋舌不已,又有些心酸,自己一年的俸禄,也不过区区百两银子而已。

当搜查到周家香堂时,薛良忽的想起昨日的那个梦来,心中一个念头蠢蠢欲动,自己为官数十载,虽恪尽职守,从未有过贪墨之举,却一直未能升迁,官小俸低,两袖清风,平日里寒酸的很,若梦中所言为真,岂不是可凭此飞黄腾达。

念及此处,薛良便支开了差役,独自走进了香堂中,香堂里有些黑暗,正对着门的方位摆放着一个香案,而香案的上方,果真挂有一幅画,薛良很是欣喜,近前端详,那是一幅古画,画轴年深岁久,已然发黄,画上画着一怪兽,栩栩如生,非常逼真,那怪兽羊身而人面,口生虎齿,爪似人手,腋下有眼,长的很是骇人。

薛良向门外看了看,见无人,便将那画摘下,卷起来藏入怀中,似什么都未发生过一般,走了出去,抄完家后,薛良打道回府,将那画卷打开,放在桌子上,照梦中之人所言,用针刺破手指,将血滴在画上,只见画上的血珠很快便消失了,渗入到了画里,奇异的是画上竟然丝毫未留下血迹,颜色如初。

薛良将画挂在房中,每日滴血供奉,焚香拜祭,望其能保佑自己高官厚禄,未过三个月,一道诰命文书传来,因其为官清廉,加之抄家有功,办事得力,命其替补周林甫之职,出任知府。

薛良欣喜不已,未曾想这画竟如此灵验,供奉拜祭,越发的虔诚,薛良自此平步青云,一年之内连升三级,终为一方封疆大吏。

位高权重,已是功成名就,然薛良的心境却不知怎的渐渐发生了变化,他不再甘于清贫的生活,反而沉溺于纸醉金迷之中。挥霍无度,贪心渐起,一发而不可收拾,心中好似有个声音在怂恿他,多拿一些,再多拿一些,还需要更多的银两,还需要更多的钱财,他望着库房中摆放着的堆积成山的银两,心中却觉得远远不够,他想要将天下所有的银两,都收归自己囊中。

墙上挂着的那幅古画,上面的怪兽双目变得猩红,现出贪婪而狡诈的神色。

薛良心中的贪欲已经无法抑制,他好似失去了神志,一心只想着捞更多的银子,却不知收敛,贪心之重,较周林甫更甚。

然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薛良贪名远扬,早已被朝廷盯上,不日东窗事发,薛良被逮捕入狱,抄家之时,搜出白银十万余两,珍贵书画不计其数,举朝震惊,天子震怒,判其死罪,竖日斩首。

薛良在狱中得知自己被判死罪后,痛哭流涕,悔不该当初,自己出身贫寒,知黎民之苦,向来厌恶贪墨,省身克己,却怎的渐渐变成自己厌恶之人,贪心之大,连自己都感到可怕,自己怎会堕落至此。

他忽的想起了那幅画,自从以血供奉那画开始,自己便贪心渐盛,心中好似有个声音在不断的怂恿,诱惑自己,以至让自己贪得无厌,无法自拔,一切都源于那画,虽让自己平步青云,飞黄腾达,却也害了自己,薛良幡然醒悟,只是为时已晚。

竖日,薛良被押赴刑场,行刑官一声令下,刽子手挥刀砍下,薛良一声惨叫,失去了意识。

待醒来之时,薛良发觉自己正躺在床上,慌忙起身摸了摸脖子,头还在,思忖片刻,方才醒悟过来,原来自己只是做了一个离奇的梦,只是这梦好生逼真,竟让自己几乎信以为真。

薛良长吁一口气,坐起身来,发觉身子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摸出一看,是自己的玉佩,已经碎了,上面密密麻麻全是裂纹,薛良很是心痛,这玉佩乃是祖上传下来的,据说可以驱妖辟邪,护主挡劫,却被自己无意中压碎了,只是这玉佩也忒不结实了。

薛良摇了摇头,再无睡意,见天已亮,便起床,吃过饭后去了衙门,因玉佩之事,一整日心烦不已,傍晚,薛良忽然察觉有些不对劲,自己这一天所经历的事好似已经发生过一般,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正思忖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开门一看,乃是个差役,携公文而来,打开一看,薛良怔住了,朝中有令,命其查抄贪吏周林甫的家。

薛良顿时明白了,自己现在所经历的事,早已在梦中出现过,虽不知自己怎会做这么一个梦,却隐隐约约觉得和那祖传玉佩有关,自己决不可再重蹈梦中覆辙。

第二日,薛良果真自周林甫家中找到那幅画,却并未带回家,反而一把火烧成灰烬,此等妖画,留之于世,也是害人。

薛良自此不再心心念念高官厚禄,飞黄腾达,而是知足常乐,一心为民,为所辖百姓做了不少好事,颇受百姓爱戴,虽终究未获高升,却也安逸一生,无灾无难。

年老之后,薛良辞官,隐居于山林之中,山水作伴,怡然自得,后与一山中道人相交,相谈甚欢,结为知己,一次闲聊之中,将当年做的那个诡梦以及妖画之事讲出。

道人说道:“那幅画应是年深岁久,成了气候,生出了灵识,那妖画上所画怪兽乃是饕餮,性贪婪,喜食人精血,尤好食心怀贪念之人的精血,故常魅人心神,诱人心生贪念,它应是入梦引诱于你,幸好你有灵玉护身,替你挡劫,化梦使你警醒,不然危矣!然那玉佩也因此碎裂。”

薛良听后,后怕不已,亏得祖上所留灵玉,才让自己躲过一劫。

民间鬼故事之雷公审判第五篇-妻子为何成红娘

据《剪灯新话》记载,元大德年间,扬州一名崔姓官员同邻居吴防御交情深厚,且崔家儿子兴哥与吴家女儿兴娘都在襁褓之中,于是崔家求聘兴娘,吴父同意后以一支金凤钗作为订婚信物。

不久,崔父带着家眷远出做官,15年没传回一丝音信。兴娘便守在闺中,直至19岁仍未出嫁。吴母不忍女儿空等,便劝说吴父退婚。吴父固守承诺,坚持不肯。兴娘最终因为盼望崔郎归来,思虑过度而卧病在床,不过半年光景便香消玉殒。二老伤心透顶,待殓尸时,吴母哭着亲手将金凤钗插在兴娘的发髻上,随之一同下葬。

造化弄人,两个月后,崔兴哥来到吴家,并向吴父解释这些年毫无消息的缘故。原来,崔父在外做官时不幸去世,崔母也在早些年撒手人寰。直到服孝期满,崔兴哥才千里迢迢地赶来。吴父领他进屋到兴娘的灵桌前,烧纸钱把崔兴哥的到来告诉女儿。之后吴父劝他住下歇息,随即将崔兴哥安排在外宅书房。

过了将近半个月,正逢清明,吴府举家外出给兴娘上坟,只留崔兴哥一人看家。天黑时,吴家的人回来了,崔兴哥站在大门左边迎候。最后一顶轿子来到崔兴哥跟前时,“锵”的一声,掉下一样东西。他急忙捡起,却是一支金凤钗,他想要还回去,发现内宅门已落锁,不得已先回了住处。

崔兴哥燃起蜡烛,独自感叹错失姻缘,寄人篱下。准备睡觉时,忽然听见“笃笃笃”的敲门声,他问是谁,无人答应。过了一会儿,又有敲门声。他开门去探看,竟是一个漂亮的姑娘。

姑娘一见门开,连忙提起裙角进了屋。崔兴哥大惊。那姑娘低着头,细声道:“崔郎不认识我吧?我是兴娘的妹妹庆娘,方才金凤钗跌在轿下,不知你见到没有?”说着,就要拉崔兴哥一同歇下。崔兴哥因为吴父待他不薄,忙再三推辞,坚决不肯。庆娘脸涨得通红,威胁说崔兴哥将她诱骗到屋内,自己要把事情告诉父亲,再将他告到官府。崔兴哥不由害怕,便依了她。天蒙蒙亮,庆娘又悄悄离去。如此持续一个半月。

一天晚上,庆娘对崔兴哥说:“你我二人现下私会,幸而无人觉察。常言道好事多磨,若事情被撞破,父母追责起来,后果难料。我固然是心甘情愿,只是对郎君的名声有所玷污。不如我们早些逃离,隐伏偏僻村落或是藏踪异地。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白头到老。”

第二天五更,崔兴哥与庆娘轻装上路,雇船行过瓜州,直奔丹阳,投靠到崔家原先的一个忠仆处。老仆认出自己的小主人后,立即下拜行礼,弄清二人到来的缘由,赶忙腾出正房,凡有所需,都供奉周到。

一年后,庆娘思乡心切,崔兴哥便随她回家拜见二老。船至扬州城,庆娘忽然改口,称怕触怒父母,让崔兴哥先去探看,她在船上等候消息。崔兴哥要走时,庆娘又将他叫回,并递上金凤钗说:“若爹娘怀疑你的说辞,便将这金凤钗给他们看就是了。”

吴父听说崔兴哥回来,高兴地出来见他,非但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道歉:“往日里照顾不周,让郎君不告而别去了他处,都是我的不是。”崔兴哥虽惊诧,但还是拜伏在地上不敢抬头,口口声声称自己“死罪”。吴父让他起来讲话。

崔兴哥惶恐地坦白了自己同庆娘私通,而后私奔外乡的事,并说现特地回来请罪。吴父吃惊道:“庆娘已经卧病在床一年了,怎么可能与你私逃?”崔兴哥以为吴父恐玷污自家名声,故意说假话回避事实,便说庆娘就在船上。

吴父将信将疑地派童仆去察看,船是空的,吴父便斥责崔兴哥胡说八道。崔兴哥忙从袖中取出金凤钗。吴父见后,大吃一惊,这分明是亡女兴娘的殉葬物。

正在众人疑惑不解时,久病卧床的庆娘突然从床上起来,径直走到堂前,向父亲施礼下拜,说她是兴娘,无奈早死不能侍奉父母,可她与崔郎的姻缘未了,此番回来是想让妹妹庆娘来接续自己同崔郎的这段婚姻。如果父亲答应,庆娘的病马上可以痊愈,若是不答應,庆娘也就此丧命了。

全家人听后又惊又怕,看她的身形是庆娘,可声音举止全像兴娘。吴父责怪她死后还回来扰乱人间,兴娘回道:“我死后到了阴间,地府因我没有罪行而不加以拘禁。我后来成为后土夫人的下属,掌管传送文书、奏章的事。后土夫人念我尘缘未了,特许我一年假期,让我来了结阳间事。”

吴父见她态度恳切,答应了她。她马上施礼拜谢,后又握着崔兴哥的手哭泣告别:“父母已经答应我了,你就好好做新郎吧。只是千万不能有了新人忘了旧人。”说完便晕倒在地,气息全无。家人忙将汤药给她灌下,过了段时间庆娘才醒来,病体完全康复,只是问起前事,一概不知。

吴父选了一个吉日,让庆娘与崔兴哥续成这桩姻缘。崔兴哥将那支金凤钗拿到市上去卖,得到20锭银子,全部买了香烛纸钱送往琼花观,请道士做了三天三夜的道场,来报答兴娘。

兴娘后来托梦给兴哥说:“承蒙郎君超度亡魂,我知你的心意。虽然阴阳相隔,我却深深地感激你。小妹性情温顺,你要好好照顾她。”崔兴哥惊醒后又喜又悲,自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兴娘了。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之雷公审判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之雷公审判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4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