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之95成都僵尸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之95成都僵尸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清朝民间鬼故事有声闽南民间鬼故事传说、中国民间真实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之95成都僵尸第一篇-更夫

康熙五十六年,在杭州城钱塘门内有一个更楼,附近的居民按惯例共同出资雇了一个击柝的更夫,每晚四处巡逻,用以防火防盗。这一年雇的更夫名叫任三,此人三十上下,身体健硕一脸横肉,喜欢耍勇斗狠,平时虽有点无赖,也算是有点胆识。此时正值盛夏时节,一天夜里,他如同往常一样四处巡视打更,每到二更时分就会路过一个小庙,于是便在庙的附近击柝报更。可是这晚却发生了一件怪事,只听柝音将落就见庙门轻启,随即一个人影便从庙中闪出,看身影虽有些踉跄,但却又走的飞快,转眼就消失在黑暗中不见了。任三见此情形倒也不以为意,以为是庙里的和尚有事外出去了。等到快四更的时候,他又巡视到了庙门外,远远便看见一个身影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庙里,这次任三心中不禁有些纳闷起来,想这深更半夜庙里怎会还有僧人出入?待他满腹狐疑的走到庙前看去,只见庙里黑漆漆的一片并无半分灯火,他在外看来看去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端倪来,于是便继续到别处巡视去了。

待得第二日晚上快二更的时候,任三又走到了庙门外(更夫打更走的路径都是一样的,每晚到哪是几时基本也是固定的),结果这次仍是柝声一响就见一个身影又从庙里出来,不到片刻就消失在了夜色中,而等到快四更的时候,他在庙外又见到那个身影推门而入,如同前晚一模一样。见此情形任三更觉诧异,觉得此事大不寻常。若说此人是小偷吧,可却是有出有返不合常理;若说他是庙中的僧人,可每天深夜出门却又所为何事呢?想至此处任三心头忽然一亮,莫不是里面的和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每晚才会偷偷出门悄然而归,唯恐旁人发觉?这些和尚看起来白天一心向佛,弄不好满肚子的花花肠子,谁不定晚上是出去会哪个相好的去了。他本是个无赖,身上自然就有流氓的习气,以己推人更觉此事定然无疑。惊怒之下转念一想,忽然计上心头:明晚自己何不早一点守在庙前,悄悄的看看到底是那个贼秃出去风流快活,认清他的模样之后等到白天再去讹他一笔钱财,如此一来岂不是以后数天的酒肉钱都有了?一想到这他不由心花怒放,当下先在庙前踩好点,做足准备,只等明日晚上前来窥视。

到了这晚,任三提前早了一刻便来到庙前,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聚精会神的盯着庙门。到了二更时分,他仍按往常一样击柝,柝声刚刚响过,果听庙门“吱呀”一声,前晚的那个身影又走了出来。此时月明星稀,光可照人,任三从树后悄悄看去,只见此人身材干瘦,脸色枯黑如腊,面上一双眼窝深深陷了下去,再看身上的衣服破旧发黑,也分不清什么颜色,更让他心惊的是此人两个肩膀上还挂着一串纸做的银锭,走起路来摇摆不定,似乎难以立足。任三见状不由头皮发麻,双腿打颤,一时间心中惊骇无比,这哪里是一个和尚,分明就是一个僵尸啊。眼见着僵尸如同往常一般摇摇晃晃孑然而去,也不知走去了哪里。任三胆子再大也不敢跟着,见僵尸远去,连更也不敢打了,急忙返身回到更楼,躲在床上蒙着被子睡了一觉。

民间鬼故事之95成都僵尸第二篇-聊斋故事之虎针

听大山里的人说,虎针是老虎身上的一根十分特殊的虎毛。据说虎针带在身上,就能看到一个人的前世。民国时期,大兴安岭的张炮就得到过虎针。

这年冬天,张炮去山上打猎。当他从后山的河道上经过时,遇上了老虎,与之相隔不足20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张炮把心一横,看来也只能豁出去了。这只老虎饥肠辘辘,凌空而起,直奔张炮。张炮抓住时机,立即连扣扳机。老虎扑通落在了地上,七窍流血,两条后腿用力蹬了几下就没命了。

张炮低头一看,发现有根虎毛掉下来,在冰面上一蹦一跳地似乎想要逃跑。张炮两眼一亮:虎针!他几步赶到跟前,伸手捉住了这根虎毛。张炮常年在大山里转悠,知道虎针价值连城,带在身上并不安全,就把它藏在了一个山洞里。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很快传到了土匪头子占山好的耳朵里。占山好手下有不少兄弟,在大兴安岭这一带靠打家劫舍为生。占山好平时就喜欢收集奇珍异宝,打算凭借人多势众把这根虎针夺过来。军师见了,连忙阻拦道:“张炮是个有名的神枪手,您带人去抢,可能得不到虎针,反而还得吃大亏!”军师眨了眨母狗一样的眼睛,附耳说了几句,占山好听罢不住地点头。

这天晚上,土匪们把张炮的老娘抓了来,押进山寨做人质,并派人给张炮送去书信,让他拿虎针前来交换他的老娘。三天之内要不把虎针送过来,就将他的老娘点天灯!张炮是个孝子,立即赶到山寨,用虎针换回了老娘。占山好得到了虎针,高兴得一夜都没合眼。可是到了第二天早晨,他出门一看,糟了,到处都是豺狼虎豹!占山好被吓得魂不附体,他费了很大劲儿才逃出了山寨。下山后,他往前跑出没多远,就遇上了一伙官兵。

占山好被押到了团部,团长姓李,一眼识破穿戴不凡的占山好不是一般猎人!占山好抱了抱拳:“我就是山上的土匪头子占山好!您要能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愿将镇山之宝虎针拱手相赠。”一听“虎针”二字,李团长的两眼当时就直了。占山好就用虎针救了自己一命。

因为无处容身,占山好又转回了山寨。他回去后再一看:嗯,豺狼虎豹不见了?看到的还是自己的这帮弟兄!一问才知道,早晨起来不见了大当家的,军师急得眼冒金星,正在派人四下寻找他!占山好恍然醒悟,看来是虎针发挥了作用,让他看到了手下这帮弟兄的前世!

再说李团长,带上虎针急急忙忙地回到了府上,想给夫人一个惊喜。可是他走进卧室一瞧,见床上躺只母猴,怀里搂着小猴正在睡觉。李团长骂了句:“连猴子都敢上老子的床睡觉,这也太欺负人了!”他掏出手枪打死了这两只猴子。

李团长怒气冲冲地回到客厅,喝了一杯凉茶,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猴子怎么来的?咋还能在床上睡觉呢?难道是这根虎针在作怪?他掏出虎针放在一边,随后返回卧室再一瞧,夫人和3岁的儿子都已被打死了。

要知道,李团长的老婆可是黄军长的独生女儿。没过多久,李团长就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至于那根虎针,后来又落到了何人之手,没人知道了。

民间鬼故事之95成都僵尸第三篇-破鬼计

他乳名叫石头,原是个杀猪宰牛的徒手,长得浓眉鼠眼,五大三粗,天生一副头上长角、身上长刺,令猪、牛、羊望而止步的恶模样。

那还是个“破四旧”的七十年代初期。那天刚好是清明节,石头和几个同伴被安排在半山腰拆一个招娣哥寺庙,什么叫招娣哥寺庙呢,意思说,谁想生儿子只要让怀孕的大肚婆摸一下招娣哥的小鸡鸡,便能让人如愿以偿。因此,在那个天天讲“计划生育”的年代,这座寺庙显然和社会形势相抵触,是非拆不可的对象。刚开始,他们没人敢先动手,就是平时凶神恶煞的石头,在菩萨面前也被吓得汗流浃背、屁滚尿流。谁都不想先得罪在这寺庙里被供奉几百年的菩萨,可是,既然被安排来了也不能不干呀,不干活怎么能拿生产队的工分呢。于是大家抽完最后一根烟,等到下午太阳快西下时才一齐动手,他们先爬上屋顶,掀开一叠叠瓦片,之后开始用锄头挖墙,一块块飞落的泥块把供桌上一尊尊形像逼真的泥菩萨(观音子)砸得稀巴烂,特别那象征男性的小鸡鸡被一块瓦片砸成二断,悲哀地滚在路中间,好像在向人们诉说着心中的不平。

一阵从山谷中的夜风刮来,他们都打了个寒战。突然石头惊叫起来,原来一只十多厘米长的蜈蚣从土墙里钻出来,差点咬到他的脚,他后退几步,还没有站隐脚跟,又看到山脚下的田沟边两个穿白衬衫的东西一仿不见了。他顿时眼冒金星,差点从三米多高的墙上摔下来,还好被其他两个人扶回了家。

晚上,石头就病倒了,他口口声声说他亲眼看到了田沟边的白鬼。其后的几天里高烧不退,怎么打针吃药都不见效。只要他的眼睛一闭便满口胡话,常常在梦中惊叫“白鬼…白鬼。”让他的家人毛骨悚然。

那时的农村特别是山区都比较封建落后,有个巫婆造谣惑众说:“石头碰上了白鬼,要给他驱鬼、捉鬼、送鬼才有救。”消息传到石头的母亲头上,她也觉得只有试试看了,于是花钱请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巫婆来到石头身边捉鬼。其实巫婆捉鬼很简单,每次等到夜深人静之时,她便会拿着一把烧旺的香和镜子,在石头身边转来转去,口中念念有词。之后,叫石头的母亲捏些米饭团,送在村中的三岔路口中,并烧上香、蜡烛、火杷。这就是当时农村里传说的“送鬼。”

可是,转眼五天过去了,大石头的病依然如故,原来五大三粗的身材,如今瘦得像根稻草,此时的他就是从远处飘来一根鹅毛,也会把他的人压垮。石头的家人更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当时,又有人造谣惑众说:“石头拆寺庙得罪了菩萨,应该先向菩萨谢罪,否则,性命难保。”也有人说:“那天是清明节,石头肯定被清明鬼迷住了。”一时间,笼罩在山村上空的造谣风云密布。

那天我和弟弟穿着白衬衫放学途中,恰好碰上石头的母亲牵着病恹恹的他出来晒太阳,石头碰到我们后惊叫:“白鬼…白鬼…白鬼。”随即晕厥过去,吓得我和弟弟不知所措、莫明其妙。

回家后,我把刚刚发生的情况跟母亲说了,并询问母亲石头到底得了什么病。母亲对我们俩说了几天前的那天清明节,石头在半山腰拆寺庙时如何见到二个白鬼,后来就得了时热时冷、满口胡话的怪病。我们听后都哈哈大笑,大笑之后我对母亲说:“石头那天看到的不是鬼,那天我们俩兄弟去田沟边赶鸭子,故意套出白衬衫的长袖子,在那里装鬼做游戏相互取笑。当时我很记得,石头只看到我们做的一个鬼动作后我们就溜了。又因为他没有看清楚我们俩个人,于是以为是白鬼。”听完我的话,母亲放下脸把我们俩兄弟狠狠骂了一阵,说:“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是没有药医的,你们知道吗?”我愤愤不平地说:“我没有吓他呀,难道我们连做游戏的权利都没有吗?他纯属是自己吓自己。”

晚上,母亲带着我们到石头家谢罪。又亲自把我们俩带到石头身边,反复说明他那天看到的不是白鬼,(指着我俩)而是这俩个捣蛋鬼在那里装神弄鬼做闹着玩。之后,又把我们的指甲剪下来煎茶给他喝。说来真的奇怪,石头当天晚上喝了我们的指甲茶后就睡了个安稳觉,也不烧、不闹了,第二天早上自己竟然会起床煮面条吃了。

石头的母亲想起巫婆说石头碰到了鬼需要送鬼,纯属是为了骗钱,花了她不少的钱不说,还差点要了自己儿子的命。于是,她决定找她算帐。可是,当她气冲冲地到她家里时,做了亏心事的巫婆早就人去楼空……

民间鬼故事之95成都僵尸第四篇-女鬼告状

镇江的包某,年轻调倪,潇洒漂亮,娶了个妻子王氏。包家世代做买卖。包某常和他的同事到街巷里寻欢作乐。乾隆庚子年立秋的那一天,他又和几个朋友出去寻乐,天黑了才往家走。王氏和一个老婆子到厨房给他做晚饭,忽听敲门声,王氏就让老婆子去开门,老婆子开门一看,见一个年轻女子,穿着华丽的衣服,进了门,也不搭话,一直往内室走去。老婆子以为是包家的亲戚,也不好阻拦,就到厨房,告诉了王氏。王氏急忙跑到内室,原来丈夫正坐在那儿。于是大笑着说:“这老婆子,真是老眼昏花了,怎么把主人当成妇人了呢?”包某忽然装出女人的姿态,上前道了个万福,与王氏寒暄起来,并说:“包郎在某个娟妓家喝酒,我一直在后门等他,他出来后,我就跟他来了。”

王氏见他声音举止,不像自己的丈夫,恐怕他是得了癫狂症,急忙叫仆人和亲戚都来看一看。包某与大家一一见礼,礼节很周到,称呼也没差错,真好像一个大家女子。有的男子和他开个玩笑,他就恼怒了,说:“我是个贞节女子,谁靠近我,我就要他的命!”人们知道,这一定是鬼附在包某的身上了,就问:你和包某有什么仇恨呢?”鬼说:“我和包郎实在是因恩爱而成仇敌呀!我曾到城隍那里告状,前后共告了十九状,城隍都没准状。

后来又告到东岳帝君那里,才蒙批准,过不了几天,我就和包郎一同到那去了结。”人们问她姓名,鬼说:“我是好人家的儿女,不能把姓名随便地告诉给你们。”人们又问:“你告包某有什么理由?”鬼一连说了很多,说得很快,人们大都听不明白,大意是告包某负心,让她不能出嫁的意思。有人问:“既然你托包某身子来说话,那么包某现在在什么地方?”鬼微笑着说:“让我捆在城隍庙旁的小屋里了。”王氏哭着给鬼磕头施礼,请她放了丈夫,鬼不答应。

到了半夜,包某的亲友们私下商量说:“那个鬼曾说到城隍那儿告过状,城隍不谁状,鬼现在把包某捆在城隍庙旁。何不告知神灵,求神仙来给评评理?”于是一齐动手,找来香烛之类,像真的要告状一样。鬼忽然说:“现在既然大家都来求情,我就把他暂时放回来,以后自有东岳帝君审理。”说完倒在地上。过了不一会,包某苏醒过来,哎哟一声,说:“真难受!”大家把他扶到床上,问他看到了什么。

包某说:“自从某娼妓门口出来,就看见一个女人跟随着我。起初还或左或右,到了教场时,那女人猛地上前拦住我。把我拽到城隍庙左侧的小黑屋里,用绳子捆住我的手脚,把我放在地上,旁边好像还有看守的人。刚才那女人来说:‘我现在先把你放回去’。说着就把我推出门外,我跌了一跤就醒了,一看已经到家了。这件事明天东岳帝君肯定要传我去审理。”再问他详细情况,包某只是酣睡,不做回答。

第二天下午后,包某起来说:“差人来了,快准备酒饭。”自己跑出大厅外,向空中施礼。说的话别人听不懂,摆好酒席,包又躺在床上。刚到一更的时候,包某就死了,只是心口窝儿还微微有点热气。

民间鬼故事之95成都僵尸第五篇-长生童

火灾与鱼

一周来霉运不断,昨天的火灾将倒霉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昨天只有我留在宿舍睡觉。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我梦到自己在吃烤肉串,忽然闻到一股什么东西烤糊了的气昧。睁开眼宿舍已经是一片火海了,我惊慌之下去开门,没想到门把手的温度已经极高,我刚一抓就给烫伤了。更要命的是宿舍的门在高温下已经变形,我拼命踹了半天都没有打开。

我们宿舍在六楼,从阳台逃生显然只能让我换一种死法。我急忙把自己脸盆里的半盆水浇到身上,心想说不定能多活一会儿。然后我学着书上教的,用毛巾捂嘴趴在地上避免被浓烟窒息。可是火势一点没有弱下去的意思,而闷热和浓烟已经让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这次真的要挂了……

我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的声音是楼道里有人开门的声音。再次醒来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我感觉了一下,除了身上的皮肤有些疼外,别的倒好像没什么大碍,至少不会残废。

医生告诉我,已经有几个同学来探望过我。不过考虑到烧伤最怕感染,所以今后不会再让他们进来。我看看床头,果然有几束花和一些水果,另外还有鱼缸里我养的那两条金鱼。刚才我还担心它们是不是已经被大火烤熟了。

之后几天我一直迷迷糊糊地躺在病房里,刚开始还觉得不去上课挺爽的,后来随着意识完全清楚才慢慢地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不对。

这医院太阳森了,窗帘一直没拉开过。楼道里也几乎没听到过什么人走动的声音,只有我的医生偶尔进来。而且,这些天都只有这一位医生。

没有护士,没有护工,甚至连个走错房间的病人家属都没有。

虽然我之前没有住过重症病房,但是感觉好像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吧……

终于,我忍不住下床去,拉开了窗帘。窗帘后没有窗户,我平时看到的亮光是从一只小节能灯里发出来的!毫无准备的我忽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病房是假的!

我急忙去看鱼缸,这时才注意到其中一条鱼好像有点儿呆滞,我把它捞出来放在手里轻轻一按,鱼身体上的一部分掉落下来,露出里面的电路和纽扣电池。

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这时,外面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医生要进来了。我抓起鱼缸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后。

我的梦话

门被从外面轻轻打开。

医生刚一进来,我用鱼缸照准他脑袋砸了下去。医生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我乘势用膝盖顶住他脖子,厉声说: “老实点!这鬼地方究竟是怎么回事?”

医生被砸蒙了,艰难地说: “你,你别杀我……”

“少废话,回答我的问题!”

医生说: “这里都是假的,你自己出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现在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医生应该不能把我怎么样,更何况他已经被我一鱼缸砸蒙了。我放开他,然后走出病房一看,傻眼了。

我不在市区!

病房外是一片荒野,而且我以为现在是上午,其实已是深夜。远处有几只野狗或者别的什么动物的眼睛在闪着蓝光。

我的“病房”其实就是个活动板房,孤零零地伫立在荒野里。

那医生趁我愣神的时候想跑,被我抓住了。

“你老实说这是哪儿?现在是什么时间?”

那医生结结巴巴地说: “我也不知道!他们雇我在这里假扮医生把你稳住,然后照顾好你的伤。这是X市郊区。今天是十月十七号,你已经在这里昏迷半个月了。”

我彻底傻了,几乎以为这是愚人节恶作剧或者悬疑小说里的情节。我居然是在千里之外的X市,而且已经昏迷了半个月!

“你们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医生哭丧着脸说: “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管干活拿钱,别的也不可能告诉我啊!我只知道那条电子鱼好像很高级,是用来窃听你说梦话的。”

梦话?一个大学倒霉男的梦话有什么好听的?

忽然我想起暑假时发生的事,心里一紧。

暑假我去叔公家玩,他是个古董商,不过有些生意渠道似乎不是很正当,听他说年轻的时候还因为盗墓坐过牢。我本以为在他那儿会遇到什么刺激的事,没想到直到我开学返校什么都没有发生。

莫非和这件事有关?

我拆开那条惟妙惟肖的电子鱼,发现里面有一张SD存储卡。我把它安装到医生的手机上,发现上面真的存着很多最近录制的音频文件。

我随便点开一个,隐约听到里面响起我的呼噜声。那医生好像觉得这荒郊野外的没地方可逃,所以也凑过来听。

忽然,音频里我的鼾声停止了,然后里面传来我的说话声。

绝对是我的声音没错,可是说的内容却匪夷所思,语气更是极度陌生,在这诡异的寒夜里听来无比诡异:

“我叫林韵升,男,1935年出生于X市,被捕前系菜帮会成员,多次参与重大盗墓案件……”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之95成都僵尸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之95成都僵尸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6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