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一千字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一千字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有关黄河的民间鬼故事、温州诡异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收听民间鬼故事大全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一千字第一篇-乡村异事之蜘蛛

我8岁的时候,上了小学二年级。

每天上学除了学习一点文化知识以外,就是编排节目,准备在星期日慰问井下工人叔叔。

记得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叛徒林彪,孔老二,都是坏东西,嘴上讲仁义,肚里藏诡计,鼓吹克己复礼,一心想复辟……

那时,很单纯。

记得有一天,天很热。

当我们吃了晚饭的时候,不知是什么原因,天很阴沉,雾蒙蒙的,因而全院子里的十几户人家都早早地关上门休息了,没有像往常那样集合在当院,海阔天空地谈论一些新闻或者趣事。

于是,那古老的院落,在夜幕中便显得宁静、神秘与苍凉。

由于天很闷热,我们一家人都睡不着,我想那时的院子里的人们几乎都没有睡着觉的。

在大约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猛然间,天空中响起了一声炸雷。那声音亮呀!就好比现在的一个爆竹在你的耳边响起一般,从来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紧接着,大雨就哗哗地落了下来。

我光着身子爬起来,好奇地掀开窗帘往外瞧着,只见院子里黑乎乎的一片,偶尔一声炸雷轰鸣,闪电便把院子照的亮如白昼。朦胧之中,借着闪电的余光,我好像看到上头屋大老妈的房门开了一下,转瞬间又合上了。

这时,就听妈妈对爸爸说:“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对劲,怎么雷声只往我们院子里打呀!真奇怪!”

随着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院子里一声接着一声,电闪雷鸣,经久不息。

现在想起来,也是历历在目。三十多年了,再也没有见过那天的情景,很害怕的。

过了几乎一个多小时,雷声逐渐远去,我们院子又恢复了平静,只有沥沥拉拉的雨声,在耳边回响,就这样我们便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妈呀,快来人呀!”

一声刺耳的尖叫,把我们全家都惊醒了。

爸爸立即穿起衣服开门冲了出去,我当时也混混僵僵地随着大人们跑到了上房——大老妈家。

屋子里已经站了很多人。都在哪里愣着不动。我透过人群的缝隙看过去,只见大老妈的炕头上趴着一个桌子般大的蜘蛛。只见它:腿如树枝般粗细,好像上面有奇怪的花纹,眼睛像灯泡一样,发着蓝光,一闪一闪的,浑身长满了绿毛,像女人们的头发一样,很长很长的。奇怪的是,它的身上披着一件红裤衩,裤衩微微颤动,好像它很害怕的样子。

整个屋子里的人们,大气也不敢出,都在那里傻站着。我当时也吓得只有紧紧地抱住爸爸的腿。

过了一会儿,蜘蛛慢慢地爬下地,在人们躲闪开的空隙中,慢慢地爬出了门外,一晃就融入了夜色之中。

我只记得当它爬过我身边的时候,一阵寒意席卷我的全身,我的腿上却热乎乎的,原来我尿了一腿,呵呵!

在蜘蛛离去后,人们轰然一声纷纷议论开来,最后,见大老妈一家人没事,也就各回各家了。

这个事情,成了每晚大院里人们议论的话题,说什么的都有,随后慢慢地也就淡了,不再提起了。

过了不到一个月,大老妈的女儿,叫金枝的一个十七岁的少女,突然间疯疯癫癫起来,满嘴说一些胡话,到处乱跑,并且就爱光着身子,让村子里的人们耻笑纷纷。

大老爹跑了很多医院,怎么也治不好,一家人唉声叹气的,真是一筹莫展了。

二奶奶最后悄悄地出了一个主意:到城隍庙求神。

那年头“破除迷信,解放思想”谁敢呀!但是为了孩子,大老爹还是在一个夜晚,悄悄地去了城隍庙的废墟上,上了香、磕了头。

当天夜里,大老妈就做了一个梦,梦中城隍对她说:二十天前,雷神要捉拿一个千年的蜘蛛精,可是,蜘蛛却跑在你家中,把你女儿的内裤披在了身上,由于有污血,致使雷神无法下手,让其躲过了这一劫难,为了惩罚你女儿的罪行,故此让她受此折磨。如若想好的话,必须天天拜佛、日日烧香,过三年就痊愈了。

大老妈醒来之后就对大老爹说了此事。可是,那年头,谁敢拜佛呀!于是也就只能干瞪眼了。全院子里的人们也毫无办法。

可是,没过几天,金枝却病好了,并且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皮肤也白了,像玉一样,眉清目秀的,一脸羞涩的样子,仿佛是黛玉转世,让村里和附近煤矿的年轻人们眼馋得很。

问其原因,大老妈他们就是笑一笑,不说,让人们觉得奇怪之极。

后来,我好像听到一些原由:说有一天晚上,大老妈他们一家人正要睡觉时,紧关的门却开了,走进来一位俊俏的年轻人,只见他对着大老妈鞠了一躬,然后说:对不起,让金枝受罪了,这里有一包药,您给她服下去,保证痊愈。为了感谢她的救命之恩,我决定迟走几天,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说完就消失了。

原来是蜘蛛精来报恩的,呵呵,怪不得啊!

再后来,金枝对求亲的男子,一个也看不上,就是不嫁。

记得,我上初中那一年,有一个城里的小伙子上门来提亲,金枝满口答应了,并且整天高兴的轻轻地哼着歌,我那时情窦初开,每每看着金枝,就像看着天仙女一样。

据大老妈私下说:那个男子就是那天夜晚进她家的蜘蛛精,一模一样,但是我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之处。只是觉得好像在他的胳膊上隐隐约约地有着淡淡地刺青花纹,就好像那晚我在蜘蛛的腿上见过的一样。

前些时,听说金枝两口子到澳门开了赌场,身价上千万,夫妻相当恩爱,孩子也到德国留学了。遥想当年那个整日光着身子满街乱跑、满嘴疯疯癫癫地说着胡话、满身污秽的丑女,今日竟然这样风光,我不禁感慨万千。

人呀,哈哈哈。奇怪吗?

民间鬼故事一千字第二篇-樵夫梦游仙市

望仙庄有一户姓杜的人家,家中只有母子俩,儿子叫杜良,小伙子为人憨厚老实又勤勤恳恳。杜良的父亲早年下世,如今老母年事已高又常年痰喘,家里活地里活全靠杜良去做,一年到头忙得不消闲。入冬后,杜良每天起早贪晚上山打柴,担到集市上卖几个钱,买些油、盐、酱、醋等生活用品,还要给老娘买药治病,娘儿俩生活十分艰难。

这年初冬的一天,杜良起了个大早一个人来到离家较远的大山里砍柴。这里北面是高耸的悬崖,悬崖石壁上有一个地方酷似关闭的门,所以人们就把这里叫作石门峪。杜良脱掉老棉袄,便开始砍柴。小伙子有力气,手脚也利落,天刚麻麻亮一担柴便砍足了,人也累得气喘嘘嘘,满头大汗。杜良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见时候尚早,便将身子靠在山坡上休息。身子往山坡上一躺就感到又乏又困,正在迷迷糊糊中突然听见“咣当”一声响,杜良翻身坐起睁开眼晴一看,见那石壁上的“门”开了,往里边一瞧,原来是个热热闹闹的集市!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街两旁店铺林立,街边上帐蓬、货摊一个连一个,叫买叫卖声不绝于耳,好一派繁华景象。杜良心里感到很奇怪,这是什么地方?从来没听说附近有这么热闹的集市呀?杜良心想反正时间尚早,何不到里边逛逛,顺便把这一担柴卖了买些东西带回家。于是,杜良便担起柴担进了高大的“石门”。走不多远,就是柴草市场,刚把柴担放下,一位老婆婆就来到他的跟前,说要买他的柴。讲好了价钱后,杜良就帮老婆婆将柴担担到家里。老婆婆让杜良进屋里歇一歇,给杜良沏了一杯热茶,杜良正好口渴,接过杯子一口气喝了下去。这一杯热茶下肚后,杜良顿感神清气爽,一身疲劳倾刻消失。老婆婆又问起杜良家中的情况,杜良如实相告。老婆婆听了后直夸杜良是个难得的孝子,靠上山打柴卖几个钱奉养老娘实在不容易……老婆婆告诉杜良说,她家里也只有母女二人,全靠母女俩纺线织布维持生活。两个人唠了一阵后,老婆婆便从柜子里拿出一串铜钱递给杜良,但杜良却没有接,杜良说:“老妈妈,你们母女俩纺线织布挣几个铜钱日子也很苦,这一担柴就不要钱了。我年轻有力气,回去再砍一担柴担回家就行了……”老婆婆说:“那怎么行,钱你一定要收下。”老婆婆一定要给,杜良说什么也不收,两个人正在你推我让,一位俊俏的姑娘走了进来。老婆婆对姑娘说:“小凤,刚才这个小伙子给咱家送来一担柴,给他钱说什么也不肯要……”小凤望一眼杜良说:“这位大哥,你辛辛苦苦地上山砍柴,又给我们送到家里来,怎么能不收钱呢?”杜良说:“这点儿小事儿也算不了什么,就别推让了,我得赶紧回去……”杜良刚走出老婆婆家的院子,小凤三步两步追了上来:“大哥,你等等,我娘说你来一回也不容易,让我陪着你在街上逛逛,顺便送送你,怕你不识路……”小凤说着便拉起杜良两个人肩挨肩地来到大街上。

街两边的货摊上各种货物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看得杜良眼花缭乱。小凤说:“大哥,赶一回集市就这么空手回家?买点东西带回去吧。”杜良也想买点儿什么带回去,可是,他兜儿里一个铜钱也没有啊……小凤把杜良拉到一个卖铁刃家具的摊子前,从衣兜里掏出钱买了一把镰刀递给了杜良:“大哥,你天天上山砍柴,送给你一把镰刀吧……”杜良说什么也不肯要,小凤说你不要就是看不起我。小凤姑娘这么一说,杜良就没话说了,只好将镰刀收下。两个人继续往前走,前面有一个老头正在大声吆喝:“祛痰清肺脆甜梨,快来买!”小凤拉着杜良来到卖梨的老头跟前,小凤掏出钱买了二斤甜梨,对杜良说:“这梨子在别的地方买不到,带回家给大娘尝尝,说不定能治好大娘的老痰喘……”人家姑娘给老娘买的梨,杜良不好推辞,只好收下了。买完梨子后小凤还要带着杜良再逛逛,杜良说时间不小了,得赶紧回去再砍一担柴,回家晚了老娘不放心。小凤说:“那好吧,我送你出石门。”

小凤把杜良送出石门外,杜良停住步,对小凤说:“小凤,请回吧,过几天我还给你家送柴去……”小凤却依依不舍地站在那里,两只脉脉含情的眼睛望着杜良不肯离开,杜良更舍不得离开小凤,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个人四目相对,默默地伫立许久,谁也没有走的意思……就在这时候,只听“咣当”一声响,那两扇石门紧紧地关闭了!杜良忽悠一下惊醒了——原来刚才是在做梦!杜良揉揉惺忪的眼睛,瞧见身边站着一位年轻的姑娘——正是梦中的小凤!杜良两眼怔怔地望着小凤,讷讷地说:“你……真的是刚才送我出石门的小凤?”小凤咯咯地笑了:“你不相信?你身边还放着我给你买的镰刀和给大娘买的梨子呢……”杜良低头一看,果然身边放着一把新镰和一包梨子!杜良惊得一脸骇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过了好一阵后,杜良指着石门说:“你看,石门已经关了,你怎么回家?”小凤说:“你带我回家吧,我要跟你好好过日子,这都是我娘安排的……”杜良听了又惊又喜,这么一个俊姑娘主动要给他做媳妇,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美事!于是,便欢高高兴兴地带着小凤回家了。

杜良的老娘天天为儿子的婚事发愁,家里穷得叮当响,担心儿子这辈子说不上媳妇。没承想儿子上山砍柴带个俊媳妇回来,这下可把老人家乐坏了!乡亲们听说杜良做梦得娇妻,又惊讶又羡慕,都说杜良有福气。但也有人在背后为杜良母子担忧——谁知道这媳妇是仙女是妖精?说不定哪一天娘儿俩要被这妖精吃掉呢……但杜良和老妈妈却对乡亲们的议论毫不在意,小两口照样亲亲热热,甜甜蜜蜜。小凤对老婆母关怀备至体贴入微,特别是老婆母吃了小凤给她买来的梨子后,老痰喘病竟神奇地痊愈了,从此身康体健,精神倍增,仿佛年轻了十岁!有了这样孝顺的儿媳妇,老人家乐得整天都合不拢嘴……杜良有了这样的好媳妇,过日子的心劲儿更高了,他每天起早贪晚地上山砍柴,是小凤给他买的那把镰刀,刃口锋利无比,割柴如割韭,毫不费力,并且从来不用在磨刀石上磨,始终雪亮如新!有了这把宝镰,杜良一天比一天砍柴多,卖柴的钱也一天天增加。媳妇小凤尤善纺织,一把纺车一架织布机,常年手脚不停。纺出的线粗细均匀,织出的布光滑无纰,拿到集市上人们争先恐后地抢着买。小两口摽起膀儿勤劳过日子,生活一天天地好起来,后来小凤又生了个胖小子,一家人欢天喜地。人们看到这一切,渐渐地也就把小凤是妖是怪的事忘到九霄云外了……

民间鬼故事一千字第三篇-阴间接生

早在明朝永乐年间,银东县城有位刘大妈,她可是位在方圆百里小有名气的接生婆。刘大妈从二十几岁便开始为人接生,到五十多岁,经她接生的孩子少说也不下万人。她接生的医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多难的难产症状,只要请她一搭手,总是化险为夷,婴儿会顺利产下,产妇会平安无事。她为人随和,乐于助人。不管穷人富人,只要是求上门的,都从不推辞。所以,不管是黑明昼夜,前来请她接生的人络绎不绝,简直踏破门槛。

有一天深夜,刘大妈刚脱衣睡下,便隐隐约约听见有人敲门。凭她多年的直觉,定是又有人上门请她去接生。她一骨碌翻起来,一边穿衣裳,一边叫儿子去开院门。

儿子开了院门,带着一个人进了她的房间。进来的人长相丑陋,面目难看。只见他上前跪在地上恳求道:“大妈,我家少奶奶生孩子遇上难产,已经两天多还没生下来。大人和孩子命在旦夕,奉我家老爷吩咐,请您老人家一定要去救救少奶奶和孩子的性命!万万不能推辞!”“这深更半夜的,等到天亮再去。”刘大妈的儿子在一旁插嘴说。“恐怕是等不到天亮。”来人又说。“别说了,人命关天,哪有不救之理。快走!”刘大妈边说边带着接生器具往门外走。

出了院门,只见一个黑脸大汉拉着一头驴站着。看见刘大妈,他迎上前去拦腰一抱扶上了驴。刘大妈刚骑上驴身,他俩急不可待赶着驴疾步走起来,他们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急行。大约走了五六里路,来到一个刘大妈从来没到过得地方。这里楼宇华丽,雕梁画栋,宫殿一座连一座,深不见底,比银东县城的建筑规模大了很多。拉驴的人把驴拴在一颗小树杆上,上前敲开了一座宫殿大门。殿内灯火辉煌,阶梯全用水晶做成,地面光滑照人,栏杆扶手雕的龙凤兽禽,栩栩如生。香气飘香袭人,美轮美奂。许多穿着长袍短褂的人出出进进,一个个鼻孔朝天,嘴唇外翻,掉着长长的红舌,长相丑陋凶恶,怪吓人的。刘大妈心想:这是到了哪里?真见鬼了。这不是在做梦吧?她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感觉有些疼痛,这不是做梦!

正在这时,只见一位牛头鬼面,绿脸红胡子的人从殿内走出来,说:“刘大妈接来了?快去给少奶奶接生,不然就来不及了!”

刘大妈被带进少奶奶的房间,只见一位相貌十分凶丑的产妇躺在床上,已经面无血色,有气无力地呻唤着,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刘大妈揭过被子详细检查了一遍,按摩了一番肚皮之后,她叫产妇憋足气。只见刘大妈挽起两袖,抬起右手,用手背猛击产妇的小肚子,只听得肚皮“嘭”的一声,就见一个婴儿坠在床上,哇哇的哭叫不停。此时,产妇安稳了许多。在旁的人被惊得目瞪口呆,啧啧咂舌,交口称赞。

在窗外焦急立候了两天多的老爷,听到婴儿的哭声叫声,高兴得不知所措,慌忙跑进屋子趴在地上连连磕头拜谢刘大妈。刘大妈叫人扶起老爷后,说:“恭喜老爷得了个宝贝儿子!这样的难产症状,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托老爷保佑,她母子才死里逃生,这是老爷您的洪福大啊!”那老爷听了刘大妈的话,高兴得不知如何感谢刘大妈才好,立刻吩咐厨师做了一桌丰富的饭菜招待刘大妈。餐桌上各种美味佳肴,刘大妈从来也没见过。她用筷子搛起逐样尝了尝,味道香美无比。

饭后,那老爷为了重谢刘大妈,端上许多金银绸缎,刘大妈在三推辞不过,只拣了一截黄绸子和十多块银元,放进袖筒里,别的一样未拿。那老爷再三道谢后,便派人去送刘大妈回家。并再三安顿说:“路上赶紧些,鸡快叫了……”

刘大妈被送出了宫殿门,被扶上驴,刚坐稳身子,送她的人便拼命地用鞭子抽打毛驴屁股,那毛驴四蹄跃起,一路上行走如飞。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到离她家门只有十多步远的地方。就在这时,只听得喔喔—喔,一声公鸡啼叫声,赶驴的人猛然一把将刘大妈从驴身上推了下来,跑了。

刘大妈被摔昏了,直到天大亮才被儿子发现。儿子连忙将她扶进屋里,灌了半碗凉开水,刘大妈才清醒过来。儿子问起昨晚接生和躺在门外的事时,她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儿子感到非常蹊跷,又让她把带来的黄绸子和银元拿出来。刘大妈从衣筒里取出一瞧:嘿,哪里是什么黄绸子和银元呀?全是一张叠得整齐的黄表纸和十多张白纸钱!

母子俩既吃惊又觉得奇怪,这不是活见鬼了吗?刘大妈想弄个究竟,便让儿子到五六里外去找昨晚接生的宫殿人家。儿子照她说的方向去找,找了半天也没见什么宫殿人家。却见到了一大片古坟滩,地上有很多人踩过的脚印。

儿子回来告诉刘大妈,她若有所思地咕叨着:“原来阴阳一理,神鬼也难免生死之苦啊!”

民间鬼故事一千字第四篇-分水草

从前,运河上有一个撑摆渡的小伙子,人特别憨厚,别人骗他,他也是憨厚的一笑,所以有些人就说他有点傻。

有一次,小伙子救一个落水的脚夫,那个脚夫为了感谢小伙子的救命之恩,就和小伙子结拜成了兄弟,脚夫年长的是哥哥,摆渡的小伙子为兄弟,哥俩关系处得挺融洽。脚夫长期住在香河,赶脚是赶着驴车从香河到通州,有时驮东西,有时带人,路过漷县,没事儿他就给这位结拜兄弟小伙子带一葫芦香河的烧酒或带几个通州的糖火烧。赶上阴天下雨或是没活儿的时候,干脆就住在小伙子家,小伙子炖一锅小鱼小虾,贴一锅棒子饼子,哥俩喝上几口香河的烧酒,吃几口炖得连刺都软了的小鱼,聊聊天儿,还挺滋润的,所以这哥俩越处越近,比亲兄弟还亲。

有一天小伙收船回家的时候,看见河边的浅水里困这一条金色的鲤鱼,奇怪的是这条鲤鱼会眨眼睛,嘴也一张一合的,好像在向人求救,小伙子心地善良,就把这条鲤鱼给放回到运河,鲤鱼回头向小伙子点了几下头,好像是感谢小伙子的救命之恩,就游走了。

当天晚上,小伙子梦见一个穿红袍的读书人来向他道谢,这个读书人说:“我是黄河里修炼五百年的鲤鱼,跳过龙门就能变成龙,可是因为得病没能跳过龙门,自己觉得羞愧,觉得没脸返回故乡,就离开了黄河,遨游江河湖海。没想到在这运河里一时疏忽,给困到了浅水里,多亏您救了我的性命。您的救命之恩我不能不报,我知道漷县东门桥下有三根金色的草,那可是宝贝,叫分水草。您要是拿着这分水草,从河边那棵老柳树前头下水,就能到龙宫。龙王见您有分水草就会把分水草点着,到时候,龙宫里的宝贝您可以随便装,但记住一定要在分水草烧完之前回来,不然可就会淹死在水里了……”

醒了以后,小伙子将信将疑。下午赶巧天下起了雨,脚夫又来了,小伙子就毫不犹豫地把这事儿告诉了结拜哥哥,脚夫觉得这事靠谱。于是俩人冒雨到了东门桥,果然在桥下找到了三根金色的分水草,金光闪闪的,看着就是宝贝。哥俩挺高兴,赶紧采了分水草。他们又在街上打酒买菜,回到家一边喝酒一边商量明天去龙宫取宝贝。

小伙子实在,没多想,可这个脚夫却动起了心眼儿,他想:这宝贝到手,自己可就是财主了,财宝虽多,可两个人分,怎么也不如一个人独吞多呀,于是他一个劲儿的劝小兄弟喝酒,自己却把酒偷偷倒在桌子底下,一斤酒喝完后,小伙子就醉得人事不知,脚夫把他扶到炕上睡觉,赶紧拿了分水草,悄悄地出了门,整理好了驴背上的口袋,直奔运河。

到了河边,找到老柳树,脚夫还有点儿害怕,没想到脚刚一沾水面,水就向两边分开,闪出了一条大道,脚夫大喜,拉着驴车直奔龙宫。不一会就到了龙宫,金碧辉煌,到处都是财宝。龙王看见脚夫拿着分水草,对他还挺客气,拿过一个紫金的香炉,把分水草插到香炉里点着了,顿时整个龙宫异香扑鼻。

脚夫也不客气,拿出口袋那个装啊,可他太贪心了,龙宫里的奇珍异宝太多了,他看哪个宝贝都好,恨不得把龙宫里的宝贝全装走,眼看分水草快烧完了,他才发觉不好,连忙把口袋放到驴身上,急急忙忙地从原路往回赶。可东西实在太多了,驴根本跑不起来,好不容易看见了老柳树,分水草也烧完了,两边的水一合,脚夫和驴连泡儿都没冒就都淹死在运河里了。

小伙子睡了一觉,酒也醒了,一看结拜哥哥和分水草都没了,连忙赶到河边,这时脚夫和驴早被水冲走了,只看到那个口袋里装了些沉重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太沉,没有被水冲走,被水冲到了岸边,小伙子就把这口袋金银财宝带回了家,从此,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

见钱眼开又贪心的脚夫本想独占这笔金银财宝,没想到却送了自己的性命。

民间鬼故事一千字第五篇-鳖宝

上世纪70年代,江南某地来了个游方郎中。这个时候还看游方郎中的已不太有人了,他走了几天都没能做成几回生意。

这天,游方郎中正坐在桥上吃干粮,迎面走来一个男人,眼睛发直,竟是个疯子,后面有个妇人和孩子在追他,一边哭一边喊。游方郎中拦住了男人,那妇人上前抓住男人,千恩万谢一番。郎中说:“大嫂,这位大哥是得了心疾啊。”所谓心疾,就是精神病,当时被看成很丢脸的病。那妇人一听,又哭了起来。

原来这男人名叫冯炳安,在煤机厂做事。前几天,天气特别热,他在厂里上了一天班回家,路过一个河湾时想洗把脸,却见河面上泛起一个大水花。冯炳安是在河边长大的,水性很好,下去一摸,竟摸到一只脸盆大的甲鱼。

那时江南一带的河流尚未污染,河里鱼虾极多,也不值钱,现在卖得奇贵的大闸蟹、野生甲鱼,那时也只是寻常人家餐桌上的常见之物。不过虽说便宜,一般人收入低,也不是想吃就吃。冯炳安见摸到这么大的甲鱼,自己吃还真有点儿舍不得,见天色还早,就拿到镇上去卖。

这么大的甲鱼很多人也没见过,围观的人不少,只是一问价,冯炳安说这甲鱼足有十多斤,寻常甲鱼一斤八毛,这么大的总得翻个倍,谁想要,二十块钱拿走。那个年代,在厂里做工的青工,一个月也就是十六块,一听价钱,大家全都咋舌,没人买得起。

冯炳安见没人买,正待把价钱往下落,一旁有个人急忙答道:“我要我要!”却是个穿着粗布衣服,挑着副磨刀挑子的老者。

看他样子也不像是有钱人,没想到这么痛快,冯炳安大为兴奋,就说:“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那老头儿从怀里摸出了一堆钞票,连钢儿算一块儿,却也只有十五块七毛三。老者见钱不够,咬了咬牙,说:“你等等,我去找钱,你别卖给别人。”冯炳安心想,今天运气真不错,等等也无妨。他是有心等,可这时,镇上的民兵巡逻走了过来,那时不允许小商小贩,抓住了全要没收,冯炳安见势不妙,赶紧滑脚回家。

一回家,他儿子还在上小学,见爸爸拎了只大甲鱼回家,大为兴奋,问是不是赶紧杀了。眼看快要到手的二十块钱飞了,冯炳安憋了一肚子气,说:“当然杀,马上就蒸。儿子,去买二两黄酒去。”说完,拿起剪刀,将那甲鱼杀了开膛。

这甲鱼很大,剪开肚子还真不容易,一拉出内脏,却感觉里面硬硬的,细细一看,是一个红红的小石头人。他正看着,儿子买了酒回家,见有这么个石头人,觉得好玩,就拿了带出去玩。冯炳安在家收拾甲鱼,弄好了让老婆上锅蒸着,没多久,儿子回来了,神神秘秘地说:“爸,我在外面看到地底下有个坛子,里面好像是银洋。”

冯炳安只道他是胡扯,儿子很委屈地说真的有,吃甲鱼时还在嘀咕个不停。冯炳安被他说得心烦意乱,银洋他也有两个,还是父亲临死前给他的,倒是给儿子看过。他也听说过乡间有人翻地翻出一坛元宝之类的事,都是过去有钱人家逃难时埋下的,但这种事哪儿会轮到自己?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一千字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一千字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71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