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有声小说网西方民间鬼故事鬼故事民间故事大全、民间关于蛇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第一篇-乡村异事之鬼推磨

很久以前,大山脚下住着一对老夫妻,老头儿叫马六,老太叫伍妹。他们没儿没女,没田没地,每天靠做点豆腐卖来维持生计。

这天晚上夜深人静时,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呼呼呼的声音。老太伍妹惊醒后细细一听,声音像是从磨房里传来的。她连忙推推老头儿马六,说:“老头子,听,磨房里有响声呢!”

马六不信:“你别疑神疑鬼,磨房里就那几斤泡涨了的黄豆,谁会去偷?你就安心睡你的觉吧!”说完,他翻了个身,又呼噜呼噜地睡了过去。

可问题是,到了后半夜,老两口像往常一样双双起来去磨房磨豆子,走进磨房一看,不由愣住了:浸泡在水里的两桶豆子,已经变成了一缸豆浆。这会是谁干的呢?夫妻俩百思不解。

第二天夜里,马六和伍妹又被呼呼呼的响声惊醒了。他们立即起身,轻手轻脚地摸到磨房,一瞧,只见磨盘在转,却看不到人影。直到两桶豆子都被磨成豆浆,磨盘才自己停止了转动。

夫妻俩不禁惊讶万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难道见鬼了不成?第三天,马六使了个心眼,睡觉前把石磨上的木头轴心给拔了。他心想:没了轴心,我看你再怎么磨!可到了半夜,他和伍妹去磨房一看,石磨照样呼呼呼地转个不停,没多久就把豆子磨成了浆。

马六好奇地搬开磨盘一看,石磨中央原本安轴心的窟窿里,插着几根稻草,夫妻俩顿时惊叫起来:“怎么竟有这么奇怪的事情?”他们断定,这推磨的不是神仙就是鬼。可他们与神仙非亲非故,跟鬼也没有什么交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马六和伍妹猜不透原因,可磨房里的磨盘天天夜里照旧自己转得呼呼响。几天下来,伍妹对马六说:“老头子呀,这推磨是个累活,咱老让人家白干总不是个事,得想点办法才是呀!”

马六说:“可不是嘛!我看这样,晚上你做些白面馒头放到磨房里去,也算是尽我们一点心意。”

别说,马六这一招还真灵!晚上他和伍妹把一大盘馒头放进磨房,等天亮去看,竟一个也不剩了。而放在那里的豆子呢,不但磨成了豆浆,还做成了豆腐,马六只要挑到集上去卖就成。

更让人吃惊的是,那些买主吃了马六这豆腐都说味儿特别好。这下马六和伍妹高兴坏了,两口子天天晚上往磨房里放一篮馒头。马六还常常在半夜里悄悄到磨房门口去听动静,他真想把里面的鬼抓住,哪怕只抓到一个,也好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一次也没抓成。

后来,有个老道给了马六一张符,对他说:“你只要用豆腐渣搓一根三丈三尺长的绳子,再用它在门边下个套,贴上这张符,就准能把鬼抓住。”

马六见鬼心切,把符拿回家后,就开始照着老道教的办法做,卖完豆腐后就用豆腐渣搓绳子。可他接连干了七七四十九天,三丈三尺长的绳子还没搓成。

这天晚上,马六和伍妹正在搓绳,突然进来一个小女子,对老两口说:“大伯,伯母,你们别忙活了,用豆腐渣是搓不成绳子的。”

马六和伍妹愣住了。

伍妹朝小女子看看,觉得有些面熟,便问她:“你是……”

小女子说:“伯母,我是婉儿呀!”

伍妹和马六大吃一惊:“婉儿?你就是村头严家那个婉儿?你不是已经……已经……”

小女子点点头,说:“是呀,我就是村头严家那个婉儿。我已经死了多日,现在成鬼了。”

马六指指磨房,问婉儿:“那……就是你跟他们一起帮我们推的磨?”

“是的。”婉儿又点了点头,说,“我受过你们很多帮助,我这也是为了报恩,这些小鬼都是我叫来的。”

听婉儿这么一说,马六和伍妹立刻想起了许多往事。

婉儿自小父母双亡,七岁时就做了严家的童养媳。可严家根本不把婉儿当人看,他们让婉儿整天不停地干活,给她吃的却是剩菜冷饭,穿的是破衣烂衫,稍不顺心就拳打脚踢。婉儿苦熬了五年,实在无法再忍受下去,在一次被毒打后就逃出了严家。可终究因为长期遭受虐待,身子实在单薄,婉儿跑出没多远就昏死在路旁。多亏马六发现后悄悄将她背回家,像待亲生闺女一样为她治伤,帮她调理身子。可谁知,待婉儿身子刚刚恢复,有一日不知怎么走漏了消息,严家来了一伙人。横眉竖目地硬把婉儿给抓了回去,还将马六痛打一顿。当晚,婉儿就投河自尽了。

鬼推磨的谜到此总算是真相大白了,马六不无感慨道:“原来鬼也这么讲情义呀!”从此后,他和伍妹不但每天夜里送更多的白面馒头到磨房去,而且还常常买些酒、烧些菜放在那里,犒劳婉儿和她的那些小鬼们。

大约过了半年,一天晚上,磨房里突然恢复了早先的平静,磨盘的转动声听不见了。第二天早上,马六和伍妹去磨房看,那些白面馒头竟一个未动,两口子心里不由一颤:莫非婉儿出什么事了?

三天后,马六晚上睡觉时做了个梦,梦见一位白胡子老头儿对他说:“婉儿让我告诉你们,她已经投生去了。她没能报答完你们的恩情,只有等以后再报了。”说完,飘然而去。虽说梦中之话不可全信,但得知婉儿已经投生,两口子也就放了心。

时隔三月,那天,马六家来了只狗,马六见它饿得皮包骨头,还被人打得遍体是伤,就留它在家里饱餐了一顿。哪知这狗吃饱以后竟不肯走了,马六和伍妹于是将狗留了下来。不久,这狗渐渐长得壮实起来,身上换了一身油光光的毛,左邻右舍谁见了都喜欢。这狗也很听话,不但会看家护院,还会上山狩猎,而且经常帮马六和伍妹推磨。

后来,马六老死的时候,这狗跟着伍妹送马六上山入土,趴在坟前流了不少泪。打那以后,它就紧紧跟着伍妹,一步不曾离开,直到有一天伍妹也躺在床上起不来了,这狗就守在伍妹床前。伍妹不吃不喝,它也不吃不喝,伍妹断了气,它也跟着闭了眼。

事后,村里人把伍妹和马六葬在一起,又把那狗埋在他们坟旁,上面还特地立了块碑,上书四个大字:义犬之墓。

可不料,没过两天,碑上的字却变成了“婉儿之墓”……

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小县令审磟碡

宋朝年间,有一位神童十三岁便被皇帝封为河北某地方的县令,小县令上任之初,因尚是孩童,无人信服,故无人打扰,平日里便和衙役、府眷打闹嬉戏。当地的乡绅商贾前去送礼,却都被吃了闭门羹,顿觉颜面无存,都心照不宣希望能发生点事让小县令出丑,却不想一件案子不但没让小县令出丑,反而成就了他的美名。

“咚咚咚”衙门外鼓声震天,小县令宣布升堂,随着衙役集合,“威武”声响,一年迈老者跪于堂前。

“青天大老爷,你可要为小民做主啊?”

“堂下何人?击鼓所为何事?细细说与本官听,本官定还你个公道。”

“小老儿乃山东人士,家境贫寒,老来得子,老伴却不幸离世。现因家中小儿要娶亲,为了给小儿筹办婚事,筹了些本钱来此地做点布匹小生意,本以为可以赚些钱,就在一个时辰前,小老儿推着布匹去集市上卖,途中忽然腹痛难忍,待方便回来,我的布匹连同推车竟然全都不见了。眼见小儿的婚期将近,布匹丢了岂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啊?”老者说着,两行浊泪流了下来。

小县令见此情景,连忙安慰道:“老人家你别伤心,我一定给你做主。你想想,你布匹所在之处当时附近可曾有人?”

“没有。”

“可有人家?”

“没有。”

“那你仔细想想当时周围有什么?”

“小老儿当时是在一处打麦场,只有一个磟碡(liù zhóu)。”

“那你的布匹与他人的可有区别?”

“没有。”

“好吧,老人家你先回家,本官自会给你个交代。”

退堂之后,小县令思虑良久,让众衙役放出风去,七日之后子时,县太爷要公审磟碡。

县城百姓听说小县令要审磟碡,纷纷觉得荒谬至极,却又想看个究竟。

七日时间说到就到,午夜子时县衙的大堂上站满了前来看热闹的百姓。只见小县令惊堂木一拍:“肃静!带磟碡和原告。”围观者哄堂大笑。衙役们将老者和磟碡带上大堂。

小县令又道:“所有人背墙而立,关门。”

百姓不明所以,却不以为意。

只见小县令走到堂下,指着磟碡说到:“举头三尺有神明,好你个磟碡,看到有人偷布却不如实禀告,实在该打!来呀,给我打二十大板!”众衙役打完,小县令接着说道:“磟碡,本官念你初犯,给你一次机会,若还不招窃贼是何人,本官定让你粉身碎骨。现在你是招还是不招?”

“什么?你要告知于我?好。”说着小县令俯下身子,频频点头称道。

“适才磟碡告知本官,它已经找出了偷布的贼,就在我们当中。除了贼人之外,所有人的右手掌心皆被神明抹上了大堂的墙灰,现在堂下众人掌心向前举起你们的右手。”

众人均举起右手,小县令走到众人面前观看,只有大堂左侧第二十三人掌心有涂抹的墙灰,小县令转身上堂,惊堂木一拍:“左侧第二十三人乃为偷布的小贼,还不上堂跪下,从实招来。”

只见此人额头满身是汗,慌忙跪下:“小的冤枉。”

“还敢嘴硬,板子伺候。”小县令发威。

“招,小的都招。那一日,小的见有一布匹车停在打麦场中,瞅瞅四下无人,心生贪念,便将车推走了。心想这是通往集市的必经之路,而且外地来往客商众多,就算有人看见也不认识。小的有一事不明,大人怎么知道是小的所为呢?难道真是磟碡告知大人的?”

小县令哈哈一笑:“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本官故弄玄虚罢了,不说审磟碡,能吸引你来吗?根本就没有磟碡说话一事,更没有抹墙灰之说,本官不诈你,你会自己抹上墙灰吗?不信你回头看看,他们的右手根本就和你一样,什么都没有,是你的心虚出卖了你!”

堂下众人恍然大悟,都称小县令断案如神,自此再无人轻视他,他也一心为民请命,终于成为一朝好官,留下美名在民间传颂!

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占位子

明朝中期的宁波府有一位新知府上任了。他在报到的第二天一大早,便急不可耐地察看办公府衙。就在前不久,前任知府暴病而亡,他便从一个县级长官升为此地知府。正当他带着欣喜若狂的心情观看府衙时,突然看到一位头戴乌纱帽、系着腰带、足蹬朝靴、身材肥胖的人在衙堂上缓缓地走来走去。这位新任知府平时最喜欢读《山海经》、志怪小说之类的书,总是做着小说里鬼怪之类的梦。尽管今天是亲眼所见,他还以为是做梦。突然,他一个趔趄,头一下撞在了墙壁上,他如梦初醒,知道是遇到了真的鬼魂,这才吓得往回跑。

尽管他很害怕,但还得硬着头皮去上班。那一天,他又蹑手蹑脚地朝府堂走去。这时,他看见那些衙役们朝衙堂行礼,然后快步离去。他再看堂上,昨天看到的那个人端坐在上面,频频地朝行礼的人们点头还礼。他定睛一看,那人原来就是不久前病故的顶头上司。他膝盖发软,不由向他行了一个大礼。那人脸色铁青,长长的袖子一甩,意思是让他快快离去。他一下尿裤子了,二话不说,爬起来就往回跑。

老衙役见他面如死灰,便知其故。对他说:“前面有几个新任命的知府,就因为老知府阴魂不散而不敢上任,听说你要来上任,我还真的以为你不怕鬼呢。”

知府说:“我吃着朝廷俸禄,不得不为朝廷办事呀。况且,我一个大活人还怕死人,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你快快帮我想点办法吧。”

老衙役也觉得自己咸鱼翻身的日子到了,他说:“这个人做梦没想到死,所以死了做官的瘾还未去。俗话说人死如灯灭,可他的肉身死去,阴魂却没散,继续占着这个官位,这也太霸道了!你放心,我会给你摆平的。”

第二天子时一过,老衙役就穿上崭新的知府官服,戴上顶戴花翎,足蹬朝靴,抢先坐上了知府宝座。阴魂也知道有人在窥视着这个位子,也来到了府堂。令他吃惊的是宝座上早已坐着一位穿官服的人。他怒视着那宝座上的人,宝座上的人也朝他横目冷对。就这样,他们互不相让,对峙了好一会儿。

老衙役将面前的惊堂木猛地一拍,喝道:“好一个要官不要脸的死鬼!你都做了一辈子官还没做够吗?是的,不错,你生前做官吃香的喝辣的,有美女侍奉,可这一切你现在享用不了,还占着这个位子为何?”

那个阴魂似乎明白了,眼睛里流露出恋恋不舍的神情,围绕着官位绕了3圈,然后仰天长叹一声,这才慢慢地消失了。

老衙役将这一结果告知了新知府,并亲自带他察看。一连3天,新知府在老衙役的陪伴下坐在了官位上,他这才确信阴魂散了。但他还心存疑虑,怕那个阴魂趁他离开官位时重新占领了宝座,除了须臾不离官位外,还吩咐老衙役将他的行李都搬到宝座旁,他的饮食起居都在这个宝座上。

老衙役问这是为什么,他说:“当官的最无信,不知他何时又会卷土重来,我不到死是不会离开这个位子的。”

10年寒窗,这些人一旦谋得官职,便贪恋成癖,到死也难以割舍。

老衙役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我也快要死了。你放心,除了我有这个胆外,再无第二人。”

民间鬼故事第四篇-一个穷秀才的复仇遗书

孔家庄有个姓方的穷秀才,因家事和村里的首富孔财主对薄公堂,打输了官司。跌了面子不说,还赔了孔财主一百块银元。方秀才一口怨气郁结于胸,慢慢转成绝症,不治而亡。

临终之际,方秀才留下两个蜡封密匣。说一个密匣里装的,是他写的《复仇遗书》。告诉家人,待他死后入殓时,将此匣与他垫头为枕,葬于墓中。等孩子长大成人时,再从墓中取出,按遗书中所写,依计而行。另一密匣所装何物,他至死没说。只是嘱咐夫人,在他死后三天圆了坟,务必把此密匣亲自送到孔财主家中。方秀才说,凭这两个密匣,可保方家日后逢凶化吉,高枕无忧。

孔财主虽说财大气粗,有些盛气凌人。但见因一场官司,断送了一条性命,也着实感到心神不定。又听说方秀才写了一个《复仇遗书》,随葬埋进了坟里,更加让他如坐针毡,寝食不安。他恨不得立马从方秀才的坟里扒出那个《复仇遗书》看个究竟。可当地有个风俗,人死后,家人须在新坟前笼火堆连守三夜,名曰烧炕。这让孔财主一时难以下手。三天圆坟,笼火守夜的人一撤,孔财主便迫不及待的请盗墓高手从方秀才的坟中盗出《复仇遗书》,然后让家人把他反锁在一个闲屋里,急不可耐的翻看起来。

这《复仇遗书》共有四七二十八页,每页只有一个字。分别是:化、用、诸、葛、身、后、计、敌、过、曹、营、百、万、兵、为、仇、劳、心、心、胸、窄、友、善、邻、里、路、路、通。

孔财主手沾唾沫,一页一页的翻看完毕,不由得眉头紧锁。心说这跟屁崩的似的,一页就一个字。啥意思呢?。就在他心不在焉的合上这份《复仇遗书》时,发现最后一页的背面,有两行蝇头小楷。待他定睛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喊了一声:“我命休矣!”便瘫在了地上。

听到屋中动静,家人赶忙打开门锁进来。就见孔财主瘫在地上,面黄如蜡,没有一点血色。家人忙把他搀起,扶到太师椅上,不迭声的喊着老爷问到:“老爷咋了?老爷你这到底是咋了?”可此时的孔财主却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就见他吃力的抬起手指着桌上《复仇遗书》背面。有略通文墨的便赶紧拿起《复仇遗书》,把背面的那两行蝇头小揩念给大家听:“孔财主,你死定了。料定你必盗取此书,我便效仿诸葛亮死后治死司马懿之法,已在每页边角处涂上百日断肠草毒药。只要你用手指沾舌尖唾沫翻看,纸上之毒,便可借此入口,进到体内。不出百日,必定毒发身亡。此毒是我按祖传秘方自行配制,外人没药能解。”

直到这时,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老爷是在翻看《复仇遗书》的过程中中了涂在书页上的百日断肠草之毒,百日之内便要毒发身亡。

见当家人遭此暗算,眼看性命不保,孔家上下,立时乱做一团。

此时刚好方秀才死后三天圆了坟,方夫人便遵照丈夫临终嘱咐,亲自登门,把那个蜡封的密匣送到了孔家。

孔家人打开密匣一看,不由得一阵唏嘘。谁也不会想到,里面装的居然是救命的解药秘方。可对这个秘方,孔家人是疑虑重重。心说方秀才既然设下毒计要毒死孔财主复仇,他老婆还会主动上门送来解药秘方?恐怕其中有诈。可谁知孔财主一听有了解药秘方,“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如今是武大郎服毒,吃是死,不吃也是死。不如就按着秘方试试再说。他老婆也说,死马就当活马治吧。

话说自此之后,方夫人每天早起扒灰时,就会发现灶堂里有一块银元。说实话,因方秀才生前光知子曰诗云,对治家之道一窍不通,只能勉强维持生计。待经了这场官司和给方秀才问医抓药的一通折腾,家里已是一贫如洗。发丧完方秀才之后不久,家里便缺粮断顿,揭不开锅了。恰在山穷水尽之时,在灶堂里冒出了意外之财。正好解了燃眉之急。可后来,方夫人便慢慢的感到忐忑不安起来。心说,这平白无故的,咋就会在灶堂里冒出银元来呢?

为把这事弄个水落石出,方夫人夜里趴在窗户旁,静静地听着院里的动静。鸡叫三遍,窗户纸开始发白。就听院里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方夫人用舌尖舔破窗纸,往外看去。可此时正是黎明前的黑暗,黑咕隆咚的,就见一个黑影蹑手蹑脚的走到屋前,轻轻的拨开门杈,悄悄推门而入。过了一会,那个人又悄悄出来,轻轻带门,又把门杈拨上,转身而去。这时天光放亮,方夫人依稀辨出,这个人居然是仇家孔财主。

方夫人赶紧下炕到外屋厨房,发现别处都没变样,只是灶膛有蹭过的迹象。方夫人伸手往灶膛里一掏,掏出了一块银元。

民间鬼故事第五篇-贞娘

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破宁武,攻太原,挥军京城,势不可挡。崇祯皇帝前无贤臣,后无救驾,只得在景山自缢。李闯王终于“转正”成了大顺帝。半月后,大顺军开始了拷掠明官,四处抄家……

这日黄昏,一位身着戎装的少年将官,骑着匹枣红小马在城内巡视。他叫李牟,是闯王麾下左制大将军李岩的叔伯兄弟。3年前李牟与结拜兄弟陈玉廷,随堂兄李岩投奔闯王。李牟对堂兄李岩的才华十分钦佩,他清楚的记得入城那天,京城百姓就是唱着堂兄编得“……家家开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的童谣,给义军牵马,带路的,可谁知好景不长,只短短十数日,京城已是人心惶惶,百业萧条。

突然,枣红马一声嘶鸣,一处残垣断壁下驻足不前。李牟见天色已晚,忙圈转马头往回走,可枣红马好似落地生根纹丝不动。看来枣红马该饮水添料了,李牟只得跨下座骑,寻找水源给爱驹解渴充饥。

枣红马跟随李牟多年,颇懂主人心思,待李牟放开缰绳撒腿就跑。“爹、娘——呜……”李牟跟随枣红马疾步前行,倏然间,左侧隐隐传来了一阵女子的哭泣。李牟循声而往,一座破旧的宅院映人眼帘。李牟跨进门,十分诧异。眼前的宅院虽然破败,却显然是一座官邸。

“有人吗?……”李牟连喊三声不见人影正欲退出,一阵凄苦的哭泣复又响起。仔细辨认,哭泣声是从后厢房传出来的。李牟一个箭步窜进厢房,只见一条黑影在眼前隐过,径直上了绣楼。李牟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从背影看对方应该是个妙龄女子。

“姑娘,别害怕。你是何人?咋会孤身在此?……”李牟尾随而上,温言相问,并无恶意。哭泣女子才缓缓透露了身世。女子自称是守备之女名叫贞娘。自从大顺军颁布了拷掠明官,追缴脏银令后,李自成的宠臣权将军刘宗敏假公营私,心狠手辣。他按明官在任时的官位规定助饷金额,凡不能如期缴纳者,夹打炮烙,严刑相逼,无所不为。那日得知大顺军前来催饷,父亲自知难逃罗网,慌忙中将女儿藏在了绣楼的木板箱中。贞娘待四周恢复了平静,才战战兢兢下得楼来,可怜爹娘浑身是血,早已没了气息……

李牟知道堂兄李岩好言相劝闯王尊贤礼士,除暴恤民严肃军纪,却屡遭刘宗敏和居心叵测的丞相牛金星从中作梗,心里早已忿愤难抑。这会儿见贞娘泣不成声,满脸惊恐,更是动了恻隐之心。

李牟沉思片刻,决定带贞娘离开。女子得知这位大顺军的将官肯搭救自己,忙上前叩拜。“多谢将军好意,可奴家在城里已无处安身……”女子缓缓抬头,李牟傻了眼。女子虽容颜憔悴,仍难掩国色天香。尤其,她满脸凄苦,梨花带雨的神色,更是人见犹怜。“小姐莫哭,我跟你,不、不不,是你跟我走……”李牟正值青春年少,禁不住怦然心动,语无伦次。见女子三寸金莲摇摇欲坠,李牟顾不得男女授授不亲的礼数,俯身背起贞娘跨上了自己的枣红马。

枣红马扬蹄绝尘,眨眼间奔出了十数里。突然,斜刺里闪出一人,横在马前挡住了去路。李牟怎么也没想到,拦住自己的竟会是一同投奔闯王的结拜兄弟陈玉廷。“唉,你不是要把我送给刘宗敏请功邀赏吗?可惜啊可惜,这接应的一来……”李牟背负女子在马上行走多时,未曾有过交谈,这会儿见有人拦阻女子倒长吁短叹起来。

“小姐你说什么?你、你竟这样看我?好,小姐放心,我一定送你出城……”李牟怔了怔才明白过来,是初识姑娘美貌时的失态,让其误认为自己是乘人之危的奸诈小人。说实话,当初跟随堂兄投奔义军,图得就是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如今刘宗敏大权在手滥杀无辜,这大顺朝和亡国君又有什么区别?还不如卸甲归田,布衣耕耘。李牟思前想后,萌生了退隐之意。李牟的表白掷地有声,贞娘愧疚不已。

拦在马前的陈玉廷,听闻这几日常有大顺军官兵失踪,找到时都已一命呜呼,今日去军营未见义兄踪影,放心不下四处寻找,这会见义兄安然无恙才舒了口气。谁知李牟会慷慨陈词,唬得陈玉廷神色激变,满脸惊愕。

说真的,这番大逆不道的话,句句够得上反叛大顺,蔑视闯王,这可是满门抄斩,株连九族之罪!不待瞠目结舌的陈玉廷醒过神来,身后已是尘土飞扬,阵阵喊杀。不知是突然的变故让他措手不及,还是念在结拜之情,陈玉廷竟然忘了阻拦,眼睁睁让枣红马冲出了城门……

拂晓时分,枣红马已奔出了四十余里,李牟见身后已无追兵才松弛下来。李牟把贞娘扶下马,掏出几两纹银与她作别,不料贞娘哽哽咽咽哭了起来。“……奴家无处可投无人可依,求将军别撇下我不管……爹、娘……呜呜——”这下李牟如湿手捏干面,粘也不是甩也不是。这兵荒马乱的世道,撇下弱女子孤身一人也实在于心不忍。李牟思忖再三,只得先把贞娘带回河南老家再说。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80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