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流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风流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鼠报恩民间鬼故事、民间僵尸鬼故事、中国民间鬼故事吧民间鬼故事真实有声小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风流鬼故事第一篇-人头蛇

听老人说,早年间大泽山里住着这么一家三口,一对老婆汉子三十多岁,俩人带着个半大小子独门独户的在山沟里过活,山里贫瘠,日子当然也过的紧巴巴的。

这一年夏天的一个晌午,老婆儿自己一人地里掰玉米,掰着掰着,眼瞅着好好的天儿大大的太阳,突然不知道打哪来了片厚云,一眨眼就把白天堵的黑压压的,严严实实,密不透光,接着一阵云猫叫,刮来一阵阴风,豆大的雨点子眼看着就砸到头上了。这老婆儿赶紧放下手上的活儿,往地头儿的瓜棚里跑。

在瓜棚里避着雨,老婆儿觉得嘴里犯干,口渴的很,就卷了片玉米叶子,手拿着伸出瓜棚外接了一卷子雨水,一仰脖子就喝光了。

打这之后没过俩月这老婆儿就显怀了,家里掌柜的见老婆又有孕了,高兴坏了。

等怀上之后到了大约第三个月的光景,有一天半夜本来好端端的虫鸣鸟叫,月朗星稀,忽然间就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雨点子落在屋顶砸的噼里啪啦跟落石头蛋儿似的。老婆儿听着雨声肚子开始疼,觉得自己这就要生了,掌柜的连忙扶着老婆起来,谁知还没下炕,就噗嗤一声生下了。

这掌柜的黑灯瞎火的听见老婆说已经生下来了,便慌忙的掌起了灯,烛光一照,给掌柜的直接吓晕过去了,老婆生下来的哪是个孩子,盘在地上的明明是一条擀面杖那么粗的花蛇,脖子上却顶着了一个小孩的头。老婆儿借着烛光低头看了一眼,吓得一激灵,从炕上掉下来摔了个跟头。这人头蛇刚一出生就睁着眼,而且还水汪汪看着她,只是嘴里呜呜啊啊的发不出人声,看着这老婆从炕上掉下来,就爬过去用身子顶着把这老婆儿扶起来。

这对老婆汉子心善,觉得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骨肉而且看这人头蛇的德性也不像是个作恶的邪物,就把这人头蛇当儿子一样养起来。在厢屋外专门搭了个小屋让他住着,到了饭点的时候就让大儿子去小屋里给他送饭,这人头蛇虽然生了个人脑袋但不吃五谷杂粮,只喝点羊奶,猪奶,吃些肉食荤腥。

这样过了没几个月,人头蛇就长到胳膊那么粗,会自己出去打食吃了。白天窝在小屋里睡觉不出门怕吓着人,趁夜进山捕猎吃生肉喝畜血,但绝不伤人。一来二去的人头蛇不但不用家里送饭养着,每天早上捕食回来还会给家里带些野兔,野鸡,野鸭子之类的,大儿子就会拎到集市上去卖些铜板以补贴家用,家里也稍微宽裕些了。

春去秋来,这么过了几载,人头蛇越长越大,一张大脸长到跟脸盆那么大,花溜溜的大身子粗到跟老树桩子似的,每天晚上一阵黑风进山,早上再一阵黑风回来,带回家的也不是野鸡,野兔,野鸭子了,变成野猪,野牛,野狍子了,虽然外人也不知晓,但家里的小屋再也容不下他了。

于是有一天晚上老婆汉子做了一桌子酒菜,让大儿子把人头蛇从小屋里叫来吃饭,人头蛇进了正屋,看见这满满一桌子酒菜,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他爹端起酒杯来敬他,人头蛇用尾巴盘起酒杯来一饮而尽。他爹就开口说,自从恁托生到俺们家来,俺们也没亏待过恁,但是恁现在实在太大了,快成道行了,进进出出的也不方便,恁虽秉性驯良,但终究天生是个异物,不如恁以后就进山自己找个地方过吧,俺让恁大哥时不时的进山去看看恁,报个平安啥的。

人头蛇跟家里人吃完了这桌子饭,爬出家门口,眼泪汪汪的回头看了看,对着父母低头拜了三拜,一阵黑风就进山了。

民间风流鬼故事第二篇-张木匠走阴

傍晚时分,天色有点阴沉,阴云密布,感觉是要下雨的节奏。小篱笆村的张木匠吃过晚饭,到院子里看了看天,准备关院门回屋早早的睡觉。

“张先生……张先生请等等!”不远处驶来一辆马车,马车边往这边来,上面的人边喊着。

马车来到张木匠院子门口停下了,从车上跳下俩人。张木匠看了看来人后,又看了看那辆马车,心里暗自好笑:“呵!这大红马膘肥体壮长的真不赖!只是这马车怎么是木头轱辘的,这都啥年代了,还有这种马车?真是可惜了这匹大红马,给配了个解放前的破车。”

车上跳下的那两人走到张木匠跟前,说请他打家具,木材什么的都准备好了,不过就是路途远了些,距此五十多里的大山里。不过,来前主人说了,愿意多给工钱。

“大山里,那地方肯定很偏僻、闭塞,要不如今那里还会有如此的古董玩意,并且还在用。”张木匠心里想着,对自己的手艺还是相当自豪的,名声都传到几十里以外了,能不高兴嘛!收拾好东西,用箱子一装,上马车跟这俩人走了。

等到了这家一看,这家太有钱了,就像电影里演的大财主家似的。主人也相当热情,招待他的全都是山珍海味什么的,张木匠别说吃过了,平时见都没见过,吃的时候手都直哆嗦。

吃过饭后,主人指着张木匠来前坐的那辆马车说:“张先生,请你来不为别的,就是请你给再打造一辆马车,但是一定要比这个阔气、豪华,条件是辛苦你得赶时间,我只能给你三天时间。”

自己就是个手艺人,主家让打什么就打什么呗!张木匠也没多想,可三天时间太紧张了,于是就说:“三天时间,这……这太紧张了,这质量恐怕……”

“就三天,时间不能再长了,但是质量也绝对不能马虎,否则……但是工钱好说。”主家说完,一甩袖子走了。

也许主家急用,否则耽误时间主家不给工钱,张木匠猜测着主家话的意思。既然来了,辛苦点加加班也是能做出来的。

接下来,主家好吃好喝好招待,还派了俩人给他当帮手,张木匠则把浑身的本事全露了出来。

到了第三天,这马车算是打造完了,主家看过后很满意,跟身边的一个人说:“告诉厨房,再做上一桌好宴,然后给张先生结工钱,一定要送先生回家。”

好像这家主人真的有事,交代完后,坐上新马车走了。去接张木匠的那两个人陪着他吃宴席,“呵!这送别的宴席比那三天的还要好。”

吃过宴席后,那俩人拿出来的工钱把张木匠吓了一大跳,是两锭金元宝,张木匠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跟这俩人说:“这……这太多了,再说现在都流行纸币了,这……这也没地方花啊!”

其中一人将金元宝递在张木匠手里说:“张先生,你收下吧!只因主家对你的手艺特别满意,这是他临走前交代的,我们不敢违背。如果张先生吃好了,现在我们就套车送你。”

等马车来到了自个家门口,张木匠下车一看,“这是我家吗?怎么我才出去三天,门上糊上白纸,还吹上喇叭了,这是怎么回事啊!”可他再看送他的那俩人和马车,在他眼前一瞬间消失了。

等他进了屋,当门的冷架子上的棺材里躺着个人,媳妇、孩子戴着孝坐在旁边草垫子上哭着,还有一些帮忙的人在那里忙里忙外,似乎他们都看不到自己。

难道是自己死了,可我就站在这啊!喊了喊媳妇,她也听不到。他走到棺材跟前,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感觉身后不知是谁推了他一把,张木匠一下子就趴向棺材里的尸体……

张木匠一下子坐了起来,把旁边的媳妇、孩子吓了一跳,有一个帮忙的人看见了就扯着嗓子喊:“快跑啊!诈尸了,诈尸了……”

屋里屋外一阵的忙乱,张木匠坐起来后,左看右看,发现自己坐在棺材里,身上还穿着一身寿衣,明白怎么回事了。大声喊着:“我没诈尸,我没诈尸,大家别跑。”

有胆大的过来了,摸摸张木匠的身体,热的,证明是活人,这才把大伙又都叫了过来。一说一唠,大家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说着说着,张木匠无意中碰了衣服的口袋一下,伸手摸出俩金元宝来,用牙咬了咬,是真的,这下大伙更加确信无疑了……

后来,有人说张木匠是被城隍请去打造马车的,有人说不是,是被土地爷请去的,还有的说,你们说的都不对,张木匠是被鬼王给请去的,在阴间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民间风流鬼故事第三篇-五通神

明天顺年间,浙江钱塘县有一个村民叫作戴小一,他年约二十许,性格粗鄙健硕有力,家中种有几亩水田。他的妻子吴氏芳龄十八,虽也是村女,但却生的眉目如画身姿婀娜,颇有点姿色。

小一自娶了这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之后是又喜又忧,喜的是这吴氏容貌出众,在这十里八乡远近皆知,忧的是自己却相貌平平,只怕守她不住,所以平时防范甚严,别说生人一般进不了家门,就连吴氏也不让她轻易出门抛头露面。

有一天晚上夫妻二人刚刚上床熟睡,忽听窗外一阵人声喧哗,似有车马经过,随即就听一人大声说道:“戴小一不过是个乡野村夫而已,上仙到此他竟然还敢抱着老婆酣睡不起。”小一被从梦中惊醒,听见此话大惊,急忙起身走到窗前从缝隙中向外看去。

只见外面有十数个人打着纱罩灯笼,簇拥着一个骑着小马的人站在外面。此人身着紫衣头戴金冠,看面相打扮正和村中五通祠中所祭祀的五通神中的五郎相似(五通神,又称“五郎神”,是横行乡野、淫人妻女的妖鬼,因专事奸恶,又称“五猖神”。

人们祀之是为免患得福,福来生财。遂当作财神祭之。

五通神以偶像形式在江南广受庙祀,《聊斋志异》中有一章就是专门记述此神的,有兴趣的同学们可以看看)。

村中之人素来敬畏此神,于是小一便想叫醒吴氏一起出去参拜。却听五郎神忽然隔着窗户对他说道:“莫要惊扰丽人,我这次也正是为她而来。”

小一本来正准备给他叩头,闻听此言不由心中又惊又怒。他性子本妒,素知此神惯于淫人妻女,这附近十里八乡的的年轻女子多有惨遭蹂躏的,所以一听五郎神此言便怒火中烧,心里也顾不上害怕,大声向窗外叫道:“你不过是一个淫鬼罢了,怎么能当神呢。

我就不信你还真的能加害于我。”说完就回身躺在床上,好像不知道外面有人一般。

耳听的窗外五郎神又呼叫他的名字,他就随口应道:“我已经睡了,你还想怎么样呢?何况我的妻子恐怕不像别人的妻子那样容易被你得手。”语音刚落就听窗外五郎神笑道:“我就知道你这人很是倔强,不能用理来感化,那就等着瞧吧。”

随即就听见他呵斥随从离开,行如风雨疾驰而去,瞬间窗外又恢复了一片寂静。此时小一才将吴氏摇醒,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了她,吴氏听后非常害怕,小一笑着安慰她道:“你看我力大如虎身壮似牛,就算淫神来了又能奈我如何?你只管放心就是了。”

吴氏听后这才稍感心安。

第二天早晨,小一去田地播种,但是心里又很担心吴氏,从早晨到下午连续回去了四次,结果家中并无什么异常,吴氏也好端端的安然无恙。村中一同干活的邻人不知缘故,都对他开玩笑道:“你今天腿脚怎么这么勤快啊?莫不是嫂子也在家中等着播种?”小一听后很不好意思,但是又不能向众人明说,只好哈哈一笑了事。

等到黄昏回家,他便和吴氏一起商量抵御淫神之事。两人先用一块大石头顶在门后,然后再关上窗户,让吴氏将她自己的衣服裤脚都缝上再睡觉,而小一也拿上一把锋利的铁锨放在枕边作为武器,可谓准备充足防守严密。

民间风流鬼故事第四篇-千万不要开门

唐朝初年,李世民平定了叛乱之后,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大兴科举之风,广募人才。这天,顺应县的秀才上官博到京城去赶考,路上错过了宿头,眼看着天快黑了,四下里还是不见人烟,他和书僮不禁着了急,拼命地往前赶,转过一个山头他们突然发现前边有一家小客栈。

上官博的心里很是高兴,赶紧催促书僮快走,到了门口他才发现,这家客栈的屋后边有一大片乱葬岗,在空旷的野外显得阴森又恐怖,可是环顾四周再也没有可以栖身的地方,他只好吩咐书僮准备在这里过夜。

走进院子,一个独眼老婆子正在劈柴。见有客人上门,她热情地将上官博和书僮让进了屋。老太太告诉他俩,今天只有他们两个人投宿,房间可以随便选。见这个客店透着一股邪气,上官博就选了楼上靠近楼梯的一间客房,而且要求和书童同住一间。

安顿下来之后,老太婆给他们打来了洗脚水,并且送来了热腾腾的两大碗面条,说这叫“功成面”,读书人吃了可以金榜题名。听了这话,上官博的心里很是高兴,让书僮拿出一串铜钱赏给了老太婆。

老太婆拿了钱之后小声地告诉上官博:“晚上睡觉的时候别开窗,如果半夜有人敲门时千万不要开门,千万千万…”

听了这话,上官博的心里很是纳闷,他还想再问点什么,可是老太婆已经“噔、噔、噔”地下楼去了。

为了以防万一,上官博吩咐书僮晚上不要熄灯,但是书僮却毫不在乎,他顺手从包袱里拽出一把短刀来,说道:“主人,不用怕,我好歹也学了几年工夫,一般的歹徒绝对不用怕,你睡你的,到时候看我的!”

虽说是这样,可是上官博夜里还是没能睡踏实。好像是二更天的样子,他迷迷糊胡正要睡着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几下轻轻的敲门声。

“谁?”上官博猛地坐了起来,壮着胆子问了一声, 话音刚落,敲门声忽然大了起来,紧接着一个沉闷哀伤的声音传了进来:“开门,开门……”随之一股阴森的凉风吹进了屋,将桌上的蜡烛给吹灭了。

“谁他妈的装神弄鬼,当心老子揍扁了你!”书僮懵懵懂懂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拿着刀顺手就拉开了门,上官博则是吓的脸色发白,钻进被窝里不住地发抖。

突然之间,他听到书僮发出“啊”的一声惨叫,就像野兽遭到袭击时临终前发出的绝望而又悲哀的声音一样,随后又传来“扑通”一声,外边又变成恐怖的静谧。上官博觉得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喂、喂,你醒醒…”朦胧间他被人给推醒了。上官博睁眼一看,站在自己面前的是那个老婆子,窗外天早已经大亮了。

“书僮呢?我的书僮呢?” 上官博一骨碌爬了起来,推开老婆婆,跑到了门外,可是门外什么也没有,他低头一看,发现地上有一滩鲜血,旁边还有一个小纸团。他伸手将纸团捡了起来,打开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纸上画的是书僮的头像,寥寥数笔,栩栩如生,极为传神。头像下边还写着六月初七,上官博知道这是书僮的生日,他再仔细一瞅,这画竟然是用鲜血画成的,血淋淋的画像死神一样阴森森的微笑,带着说不出来的恐惧和邪恶。上官博惊叫一声,又晕了过去。

“唉,傻孩子,倒是开什么门呀…”老太婆一边叹息着,一边将他扶到了床上。傍晚的时候,上官博悠悠醒来,他起身要走,结果脑袋一晕又倒在了床上,老太婆闻声赶了过来,见他这样赶紧端来了一碗热水,扶他喝下,劝他说:“这方圆几十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与其大半夜的在野地里瞎闯,不如暂且在这儿在将就一宿,赶明儿个再走不迟。”

“可、可这里也太吓人了,我实在是呆不下去了,那夜晚的敲门到底是咋回事呢?”上官博哑着嗓子问道。

民间风流鬼故事第五篇-消失的山坡 作者:夜半歌声

小时候我家和舅舅家住得很近,都在一片小屋小院的弄堂里面。从我家到舅舅家不过三四分钟的路程,我五六岁的时候,经常一个人蹦跳着跑到舅舅家玩。舅舅家有个小我一岁的表弟,那时的我和他玩得不错。

舅舅家住在一个小院子里,印象里他家的厨房也特别小,一进门就是个大碗橱。这个厨房在我的记忆里是浅棕色的色调,墙是灰蒙蒙的,碗橱是棕色的,小桌子小凳子也是那种老木头的颜色。

但是我对这里却有一种亲切感,印象里我经常跑到这里来向舅舅讨芝麻糊喝,有时还会和表弟抢玩具玩。有时候大人们出去忙了,我们两个小孩子就在小院子里玩,有时挖挖花坛里的土有时玩玩捉迷藏,也都很开心,还记得我从他们家小院子里的花坛里挖出个玉手镯来。说是玉手镯,那时候的我也不知道是真玉还是假玉,只觉得通体碧绿清亮,摸起来很凉,那时流行《家有仙妻》,我就把玉手镯放在家里的小柜子里收着,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就偷偷把柜门打开,拿出玉手镯戴在手上,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希望能变出魔法来,可惜从来没有成真过,那时也确实伤心了一阵子,还以为自己挖到电视剧里的神仙手镯了,后来我家搬家,从此这个玉手镯就再没出现过了。

此话不提,有一天我一个人又蹦跳着跑到舅舅家,看到舅舅在厨房里,就找舅舅要芝麻糊喝,舅舅说有事要出去,先冲了两小碗芝麻糊,给我和表弟一人一碗,然后对我们说“我出去有事,你们俩小孩在家玩啊,不要随便碰碗橱。”说完就走出去了。

他不说还好,等我跟表弟喝完芝麻糊,就开始琢磨碗橱的事了,小孩子嘛好奇心重,一个下午就在和思想作斗争,一边想动动碗橱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一边又在怕被大人知道教训。斗争良久,我和表弟终于被好奇心打败,开始讨论如何玩碗橱。

表弟说他以前偶然看见他爸在挪碗橱,把碗橱平移过去后就能看到一扇门,后来他爸回头发现了正在偷窥的表弟,便揍了他一顿,并且再三警告不许他一个人动碗橱。至于那扇门后面是什么,表弟也就不知道了。

听说这一事后,我对这个碗橱更加好奇了。于是我和表弟把喝完了的芝麻糊碗推到小桌子上,一人站碗橱一边,一个推一个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碗橱给挪开。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扇古老的门,颜色斑驳陆离,说不清是黑色还是棕色,门栓很简单,我和表弟把门栓拉开,忐忑着把门拉开了。原本以为拉开门是一面墙,或者一块空地,空地后会是一个别人家的院子,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山坡,准确地说,是一个很美的山坡。

门的位置正对着一条泥路,蜿蜒着爬上山坡,泥路的两面是高高的黄黄的油菜花田。这么美的景象瞬间把我和表弟惊呆了,仿佛打开门的一瞬间我们还闻到了油菜花香……微风轻拂过山坡,一大片油菜花金灿灿地摇摆着,夕阳斜照在花田里,说不出有多么醉人。

以上就是民间风流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风流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