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阴阳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阴阳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鬼姐姐真实民间道士捉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鬼爷爷、民间禁忌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阴阳鬼故事第一篇-民间志怪故事之鸡异

故事发生在清朝光绪年间。

江西的一个地方发生了一场特大瘟疫,有一个村庄中的人口死去大半,活着的人跑得动的都逃命去了。岳老汉一家祖孙三代12口人死去10口,仅剩下岳老汉和一个8岁大的孙女小玉。岳老汉已经一大把年纪了,经不起折腾,就和孙女小玉留在村里住了下来。昔日一个人口鼎盛的大村庄,如今留下不足十户人家。

留下的人老的老小的小,农田除少量耕种外,大量抛荒。平日里村民们进山打打小动物,下河网网鱼,日子过得举步维艰。

岳老汉领着小玉过活,他一不种地,二不猎山,三不下河,全赖年轻时学得的一门手艺—剃头。只是这手艺已经多年没用了,生疏了些,但年轻的理发匠在瘟疫中死了,人们也没什么好讲究的了。

这个地区山多水密,村落与村落的间隔很远,岳老汉剃头要到附近几个村子去上门服务,要走很远的山路,中饭也需在主家吃。所以每逢他外出剃头,都会事先煮好饭菜,让小玉留在家里。不管刮风下雨,天色多晚,岳老汉都要赶回家照顾小玉。小玉一人在家,感觉孤单害怕,又哭又闹了几回,后来也就习惯了。

岳老汉见小玉不闹了,以为她懂事了,也放宽了心,在外踏实了不少。直到有一天,岳老汉发现小玉衣服上有一根鸡毛,感觉很是奇怪。因为在那场瘟疫中,附近各大村庄的鸡鸭牛羊都死绝了,哪来的鸡毛呢?岳老汉问小玉:“小玉,你身上怎么会有鸡毛?”

小玉抬起头,眼睛清澈明亮,对岳老汉说:“爷爷,我也不知道。”

岳老汉觉得小玉不像在撒谎,此事不了了之。

过了段时日,岳老汉再次在院子地面上发现了许多鸡屎和一些米饭。这回岳老汉断定肯定有鸡来过,而且还不止一只,看起来,小玉还喂过鸡。于是,岳老汉问小玉:“小玉,你是不是拿饭喂鸡了?”

小玉说:“没有,饭我吃了。”

岳老汉又问:“那地上的米饭和鸡屎是怎么回事?”

小玉胆怯地说:“不知道。”

岳老汉心中奇怪,自己明明见到了鸡毛和鸡屎,小玉明明喂了鸡,但她为什么要否认见过鸡和喂过鸡呢?想到这,岳老汉决定查看个究竟。

第二天,岳老汉佯装出门去了,却躲在了屋外柴堆处,远远地盯着家里发生的一切。约莫中午时分,只见一只母鸡带着一群鸡仔“咯咯咯”地进了自家院门,小玉手捧饭碗,边吃边把饭倒在地上让鸡群吃,还和鸡仔玩。岳老汉心疼米饭,大喝一声:“小玉,人都吃不饱,怎么可以用饭喂鸡呢?”

等他走进院门时,怪事发生了,鸡群不见了,仅有米饭在地。小玉见爷爷突然冒出来,吓了一大跳,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在岳老汉的再三追问下,小玉只好向他道出了实情:“爷爷,在您外出剃头后不久的一天中午,我坐在门口吃饭,这时一只母鸡路过,我没有玩伴就想留住这只鸡,于是就把饭倒给它吃。后来,这只母鸡就带了九只鸡仔天天都来家里吃食,吃完了还陪我玩,每当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它们就会回去。小玉知道爷爷心疼米饭,怕您生气,就不敢告诉您。”

岳老汉说:“刚才鸡群还在这里吃食,现在哪去了呢?”

小玉这时才发现鸡群不见了,也觉得奇怪。岳老汉在附近找了找,没有发现踪迹。

当天,岳老汉特意问了左邻右舍谁家养了鸡或者看见过这群鸡,大家都说自瘟疾后,连鸡毛都没见过,更别说养了。接下来的几天,岳老汉爷孙都没再见到这群鸡了。岳老汉心中沉甸甸的,脸色难看,莫非是小玉染上了不洁之物?毕竟在那场瘟疫中,死得不明不白的人太多了,小玉的奶奶和亲娘生前也都喜欢养鸡,而且养得很好。小玉还说,是一只母鸡带着九只鸡仔,难道与死去的10口人真的是巧合?岳老汉决定还是请观里的道长来看看。

民间阴阳鬼故事第二篇-深山诡事

第一章、重见

我和我的哥哥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了,算一算应该也有二十多年了。当年我要嫁给我现在的老公,他们不同意,我便负气出走,一直没有回来。

这是我嫁人多年后第一次回家,带着我的老公,和我十六岁的儿子。

我从小就父母双亡,是我两个哥哥把我带大的。一想到多年未见,不禁感到一阵的心酸。

我们住的地方有点偏远,坐了很久的车才到达目的地,一下车,我就看到了熟悉的景致和熟悉的脸——我的两个哥哥正在远处等我。

一见到哥哥我不禁笑着说道:“岁月匆匆对两位哥哥可真好啊,不像我,都这么老了。”说着我抚摸了一下自己额头的皱纹。

不过我说的并不是违心的话,哥哥的样子还和二十年前一样,英俊帅气,丝毫未变。

大哥笑了笑:“你这是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回家,坐车也累了吧。”

他还是那么的疼爱我,就连笑着说话的样子也和当年一样。都说养儿方知父母恩,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当年错的是多么的离谱。

而二哥的表情却还是一点也没变,仍旧是冷冷的。我知道,这些年他一定是怪我的。除了怪我,我想他也是讨厌我的老公,甚至于我的孩子的吧。

不然他不会一笑也不笑。

晚上吃的是家常菜,我很怀念的味道。吃过饭以后我独自靠着栏杆,看着风景。现在是秋天,但是晚上却不是很冷,风吹起了感觉很舒服。

而就在我看着天空的星子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人影似乎潜伏在下面。

那是一个看起来很瘦小的人影,矮矮的,远远看去像是一只猴子!

我不禁大喊:“猴子!猴子!”我从小就害怕猴子,这哥哥是知道的。

大哥二哥和我老公孩子一并冲了上来,大哥更是死死的盯着那个被我喊做“猴子”的东西。那东西忽然的笑了,它的嘴巴咧开到了太阳穴!

天啦,这是一个什么怪物。

二哥立马举起了家中的猎枪(因为住的地方时常有野兽,所以备用了枪),对着那怪物连续的开了好几枪。

接着那东西便落荒而逃了。

我们立马下楼,只见那东西待过的地方上有着好多不知名的虫子,小小的,黑黑的,像是不会动一样。

“那是什么东西?”我立马问道。

大哥和二哥互相对视了一眼,半天才开口:“是最近才发现的。”

我大惊:“你们见过那东西?”

二哥点点头:“恩,还有,你们小心那些虫子,是会咬人的。”

大哥补充了一句:“咬了以后会很疼。”

半夜,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老公似乎也没有睡觉,他看着我的脸说道:“还在想那个怪物吗?”

我点点头:“我有点担心我的哥哥。”

老公知道我的意思,笑了一下:“把他们接到城里去吧,你是他们带大的,现在我们应该好好报答他们了。”

我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了。

我知道老公是真心的,且他有这个能力。他这几年做房地产生意挣了不少钱,足够要两个哥哥过好日子了。

民间阴阳鬼故事第三篇-追魂

乾隆十六年的初夏,陕、甘、滇、贵四省蝗灾大旱不断,庄稼十之八九颗粒无收,受灾之民众数十万计,皆家徒四壁无果腹之粮,往往一家都被饿死的也不在少数,以致民死大半父子相食,可谓凄惨难言。陕西褒城(即褒姒所出生之地)虽说只是一个人口不过万余的小县城,受灾也颇重,已经连续三个月没落过一滴雨水了,往日碧波荡漾的褒水河现在都干涸见底,龟裂的河床上连一丝湿气都没有。山中田地随之大片旱死,所居农户无以为继,只好扶老携幼到城中来乞讨要饭。这一日众饥民顺着古栈道来到鸡头关,这里也是进入褒城的必经之地,站在山头上已经能隐约看见山下的县城民居两了。眼看褒城就在眼前,众饥民不由精神大振,争先恐后的便欲通关而过。不料到了关口一看,却发现那里站着七八个衙役却将关口牢牢封住,说是县太爷担心饥民进入城中作乱,因此凡是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的流民都不能过去。

众饥民一听便炸了锅,都是挣扎在生死线上的人,这好容易才看见一线希望,却被县太爷生生扼杀,如何能善罢甘休,于是众人求得求,闹的闹,想让把守的衙役手下留情放他们一条生路,可这些公差如狼似虎残酷无情,任凭众饥民苦苦哀求也不为所动,不仅如此领头的衙役还对他们大声斥骂,让饥民顺着原路折回,否则的话就要将闹事的“歹人”统统拿下。众人一见这伙衙役如此穷凶极恶不由都群情激愤起来,几个年轻人挥舞着胳膊大声喊道:“反正回去也是死,不如我们大伙冲过关去,说不定还有一条活路。”此言一出,众人群相呼应,当即一拥而上奋力抬去拦路的木杆,众衙役待要阻拦,却不抵饥民人多势众,早被七歪八倒的推至一旁,眼睁睁的看着这些饥民冲关而去。为首的衙役又惊又骇,急忙命人骑上快马下山去禀告县太爷。这褒城的县太爷姓许,刚刚到任不及半年,平日庸庸碌碌也没什么本事,只想着来此地做几年的平安官就高升调走,因此生怕饥民进城惹下什么乱子影响了他的前程,所以才在鸡头关上设卡,不料此举反而却激起了民变,只将他骇得是手抖腿颤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惊慌失措六神无主间,忽听守门的衙役来报说是本地的富户马振民求见,说是有办法阻止灾民进城。这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许县令一听大喜,急忙命人将他请进内室。过不多时便有一个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的汉子走了进来,此人便是褒城首富马振民,他本是廪生,早年以教读起家,后又外出经商,逐渐累积出家财万贯,不到四十岁已是此地的第一富户了。此时他一见许县令先举手作了个礼,之后方才问道:“在下听说灾民已经冲过鸡头关马上就要入城了?”许县令满面忧色道:“正是。本官担心他们入城之后作乱,所以为之一筹莫展。不知你可有什么好的法子。”马振民道:“依在下看来,堵不如梳。”许县令听罢眉头一抬道:“此话怎讲?”马振民徐徐道:“与其在鸡头关设卡阻止他们入城,还不如在城边设立粥厂赈济灾民,如此一来这些灾民自不会进城,大人也就不必为此担忧了。”许县令闻听此言,不仅不喜反而没好气道:“你当本官没想过这法子?若是上面拨有赈灾粮款,我早就这样做了,还等得到你来说。如今没有钱粮,让我拿什么来赈济灾民?”

马振民一听便笑道:“此事不难。大人莫要忘记我叫什么名字。”徐县令听他此言心中不由一动,他名为振民,振民即是赈民,莫非这马大官人愿意自己出银子来赈济灾民不成?想至此处他满面疑惑的问马振民道:“难道你的意思是。”马振民见他一付将信将疑的样子,不由笑道:“大人莫疑,在下确有此意。”原来这马振民出身贫寒,虽说为富一方,却是心存善良,和那些不仁不义的奸商截然不同。眼见今岁大灾,饥民流离失所,早就想开个粥厂赈济灾民,却又怕官府责怪他越俎代庖,于是趁此事件才专门面见许县令。果不出他所料,许县令闻听此言欣喜万分,想着有人替他出钱出粮赈灾,既安抚了灾民不致进城作乱,还能落个爱民如子的好名声,如此一举两得的好事,岂有不应允之礼。他脸上愁云一扫喜笑颜开,急步上前握住马振民的手道:“你真不愧是本地乡绅的典范啊,就依你言。来年我定然上报为你请功。”马振民笑道:“这都是大人心地仁慈体贴民众,在下不过是顺手而劳罢了。”许县令见他言语间还不贪功,心中更为欢喜,当即吩咐下去,命众衙役随他一起在城外三里处搭一个大大的粥棚,以此来赈济灾民。

民间阴阳鬼故事第四篇-念由心生

民国年间,有翟姓者,居古城保府,家产千万。翟为父母晚年得子,父母爱惜如命,八岁送学馆读书,上有五姐已嫁。

年十九,大婚之日,多吃了几杯黄酒,洞房花烛夜醉卧,正是“欢愉嫌夜短”之时,忽听房顶有响动,疑听房者,爬将起来,出门急观,无人。复睡,挨近新娘身时,响声又起。出门又观,似有女子哭泣,其声甚惨:说好等我,怎娶别女为妻?翟惊疑,彻寻,皆无物,夜不能眠。几夜复如此。翟告知母亲,母大骇:莫非有鬼乎?翟遵母命,急令下人寻道。

道士至,翟酒肉款待,尽告此事。道士院内四处观望,道:院内有瘴气,果有鬼。薄暮,着实精心布置一番,令人摆案做法,手仗剑,把一口酒喷于剑刃,盘腿坐于院中,眼微闭,手持剑,道:尔等睡去,鬼,今夜便捉。

入夜,果然寂静,人们渐入梦乡。那道士先前尽心职责,不敢懈怠,夜深沉,吃的酒劲上来,强忍不住,迷迷糊糊困觉。忽听一声惊叫:鬼,鬼,鬼呀!咣的一声,翟自室内裸体跑出。众人惊醒,护紧翟公子。道士睁眼细瞅,四处静悄悄,未见异常,恐众人疑自己无能,恰一阵狂风刮过,挥剑指长空,口念咒语,喝道:何方阴鬼,还不速速离去,先吃我一剑。把剑胡乱狂舞,一口鲜血喷出,倒地昏厥。众人大惊,胆小者逃遁。稍时,道士醒来,道:空中,一白衣女子厉声尖笑:说好等我,怎娶别女为妻?手一扬,衣袖一挥,把我击晕。翟大惊,奇了,正与梦中情景相合。道士言:鬼法高,贫道法浅,难驱之。翟慌问:可有他法?道士言:我有恩师远居深山,法力无边。如相请,鬼必驱之。翟与母闻言大喜,急欲求之。道士言:“师父乃世外高人,非重金不得请矣。”翟忙道:聘金几何?道士沉吟半晌:黄金千两。翟闻言低头沉吟不语。翟母惧鬼势大,一心驱鬼,只好忍痛将金交于道士。

那道士裹了金子抽身就走,去而不返。众猜纷纭:莫非鬼道行甚深,师徒拿它不得,惧来?莫非道士实为江湖骗子?

翟白日里相安无事,夜近妻身不得,必被噩梦惊醒,有女子哭泣:说好等我,怎娶别女为妻?翟折腾疲惫不堪,两条腿麻秆细弱,撑身不住颤颤欲坠。

翟妻大户之女,知书达理,温柔贤德。先前对道士驱鬼,不大赞同,保持沉默。见夫精神临近崩溃,动了心思,慢慢把夫所描述噩梦情景,支离破碎拼凑起来:鬼为年轻女子,白衣绿裤,小辫齐肩,苹果脸庞。妻问翟:梦中所喊小娟,是谁?翟惊恐,半晌不语。

翟妻暗访翟同窗:小娟何人?同窗言:翟的初中老师,翟多年寻她不得。恋其“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欲“相濡以沫”,苦于“茫茫人海何处有归鸿?”

翟妻悟。隔多日,同窗告翟,女教师寻到。翟窃喜,急召同窗于城内最大酒店招待女教师。

翟玉面罗衫,手持锦扇,故意最后一个到位,意为引起老师关注。见十几个学友围住一老妪谈话。老妪腰佝偻,衣简朴,头花白,村婆。翟疑:莫非师病不能痊,其母来聚?心却凉了三分。

同窗指老妪道:小娟师也。翟骤惊,十年未见,怎成这副模样?心又凉了三分。

师指认当年学生,一一依稀记得,唯不识翟。翟心再凉三分。

翟奉承,您您称呼:记不记得当年天天补课与我,爱抚我头。师茫然摇头。

翟:我崇拜师为清华大学生。

师:初中毕业,在家待业,舅舅校教务主任,荐我初一代课一年,而后回乡务农至今。

翟:你不是北大教授之女?

师:地道农民女儿。

翟闻其言,惊厥,如现时粉丝崇拜偶像轰然倒塌,心便十二分凉了。

回家倒头便睡,三天三夜不醒,翟母惧骇,翟妻劝道:娘宽心,鬼已驱矣。

翟醒后,被一撇,帐一掀,展臂高声:女人真是等不得,明日黄花,今日罗刹,一切曾经终虚化!

原来,翟妻知他暗恋年轻女教师,痰迷心窍,思念成疾,鬼,皆因心生。故把女教师找来,见真人,破灭多年幻觉。

翟病痊愈,一年后生子。

民间阴阳鬼故事第五篇-鲤鱼精报恩

江文浩错过了客栈,被迫找了个山洞,准备将就一晚,吃了点干粮他就睡下了。

正睡得迷糊,忽然听到有人叫他名字。他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美貌女子坐在身侧,吓了一跳,再仔细一看那女子的面容,当下就哭了。

“小莲,我想你想得你好苦啊!”

江文浩和陈小莲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非常好。两人每天呆在一起都不会腻。但是长辈可不这么想,男人就应该考取功名,所以一个月前,他们被双方家长勒令不许见面,除非江文浩考中回来迎娶。

江文浩没办法,只有收拾行装上京赶考,但是心里十分思念小莲。

小莲脸上却没有重逢的喜悦,她焦急道:“阿浩,你快离开这里,这里马上就要塌陷了!”

江文浩吓了一跳,连忙起来收拾东西,当他拉着小莲跑出山洞时,那山洞果然塌陷了,发出巨大的响声。

江文浩想想,真是一阵后怕,他问道:“小莲,你怎么知道山洞就要塌陷了?”

一转过身,身后竟然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江文浩心里一阵发麻,这深更半夜的,刚才明明拖着小莲跑出的山洞,怎么一转眼人就不见了呢?

他不死心,又在原地呼唤了几声,却仍然没有任何回应。心中也越来越疑惑,他无法静下心来,有些担心家乡的小莲是否出了什么事,想回去看看,但想到双方父母之前严肃的警告,他又不敢了,还是决定先赴考,再想其它。

到京城后,江文浩参加了考试,因为心绪不宁,考试并没有发挥好,但他并不在意,收拾好行李就回家乡了。

回家后,对于他没考中的事,江家父母也没办法,江文浩带着礼品到陈府,坚持要见陈小莲,陈家夫妻没办法,只有让小莲出来见他。

看到小莲安然无恙,江文浩当下就放心多了。

他撩开袍子,跪在陈家夫妻面前,诚恳道:“陈叔、陈婶。我知道这次我没有考好,实在无颜见二老,但是我与小莲一起长大,实在放心不下她,求二老给我机会与她在一起,我会一生对她好的。”说完,就是拼命磕头。

陈家夫妻被他这一出整蒙了,连忙扶他起来。对这个女婿,他们其实是满意的,只是双方家长都觉得这对小儿女太过沉迷儿女私情,终是不妥。所以才有逼他赴考之事。

江文浩还把途中山洞之事给陈家夫妻说了一遍,“那晚可真吓坏我了,我一想到小莲出了什么事,就心神不宁。叔叔婶婶就算打死我,我也想和小莲在一起。”

陈家夫妻还在发愣,陈小莲“啊呀!”一声,顿时流下泪来。

江文浩觉得奇怪,小莲却道:“有一晚,我也是心神不宁,晚上梦中,有一老者说你有大难,让我前去救你,我依他指引,到了一个山洞,叫醒沉睡的你,刚和你走出山洞,那山洞就塌了,我忽然就惊醒了。我愿以为是梦,没想到竟是真的!”

众人顿时感慨万千,陈家夫妻商量之后,决定还是成全这对儿女,让江文浩请父母过来商议婚事,于是很快,两人便成了亲。

成亲之后,江文浩并没有像双方父母想的那般沉迷情爱,而是为了让小莲过得更好,更加发奋读书,3年后,再次赴考,中了状元,消息传回后,全家人喜极而泣。

回家省亲当晚,江文浩与陈小莲做了同一个梦,一位老者满面笑容道:“恭喜状元公、状元夫人。小老儿所受恩惠已经报,功德圆满,要回天上复命了,祝福二位恩人白首偕老,幸福安康!”

原来,两人年少的时候,在岸边救过一条奄奄一息的金色鲤鱼,这鲤鱼得救后,一直暗中保护着两人。

江文浩与陈小莲醒来后,紧紧把对方抱住,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缘分。也决定,以后一定要多行善事。

以上就是民间阴阳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阴阳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