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超短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超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古代民间真实鬼故事、毛骨悚然民间的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太平间的歌声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有声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超短鬼故事第一篇-鬼魂申冤

万历年间的一天,广宁一个叫孙林的药材商在大街上闲逛,一个看相的一看到他,就说他当晚三更必死,孙林不以为然,还跟看相的大吵了一架。晚上,孙林将白天遇到的事跟妻子金枝说了,金枝说看相的是在胡说,就炒了几个小菜,夫妻对饮起来。孙林吃着喝着,不禁迷迷糊糊睡去。这时,金枝唤过女儿冰儿,问她可曾听过相面先生说孙林今晚三更必死之事,冰儿说听孙林说起过。

快到三更时,金枝叫醒冰儿,说一定要在三更时加倍小心。刚说完,孙林掩面从屋内跑出,打开大门就跑了出去。金枝和冰儿忙追过去,只听“扑通”一声,孙林已跳进三叉河里去了。三叉河水流湍急,孙林又是旱鸭子,这一去如何能活命?

过了百日,一些媒婆来劝金枝另嫁。金枝刚开始不同意,但经不住媒婆劝说,只好答应。不过,金枝提出了三个条件:第一,她死的丈夫姓孙,她也得找一个姓孙的;第二,丈夫生前是个买卖人,她也得找个买卖人;第三,不往外嫁,招夫养女。一个月后,媒婆给金枝介绍了一个男人,这人叫孙文,也是经营药材生意的。金枝见孙文长得一表人才,就答应了。

这天晚上,冰儿正在灶间烧火,忽听身后有人轻喊她的名字。冰儿回身一望,冰冷的月光下,只见灶井上站着一个身着白衣、披头散发的人,那人颤抖着声音说:“冰儿,我死得好冤啊!”冰儿定睛一看,顿时吓得目瞪口呆,灶井上站着的竟是死去的父亲。冰儿当时就吓昏了,等她醒来后,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灶井上什么都没有。

不久,冰儿嫁给了一个姓钱的秀才。第二年的二月十九日,冰儿去青岩寺拜老母。当她在老母脚下祈祷时,忽听头顶上一个和蔼的声音传来:“冰儿,你父亲死得冤枉,你要为他申冤啊!”冰儿抬头一望,声音似从老母嘴中发出。莫非老母显灵了?冰儿磕头说:“菩萨在上,冰儿谨记就是。”老母说:“那好,我赐你谜诗一首,你要仔细参详。”冰儿正闭目聆听,忽听膝边一响,她睁眼一看,竟是个黄绸包。里边包着一张纸,上面写了四句话。到家后,冰儿将寺中所遇说了一遍,钱秀才打开纸一看,上面写着:“大女子,小女子,前人耕来后人饵。要知三更事,掇开火下水。来年二三月,句巳当此解。”钱秀才虽是远近闻名的才子,可对此谜诗还是一筹莫展,于是叮嘱冰儿千万不要说与别人知道。

转眼,又过了一年,广宁新来了个叫包鲜的知县。这天晚上,包鲜多喝了几杯,迷迷糊糊听耳边有人轻声道:“要知三更事,掇开火下水。”包鲜睁眼一看,室内空空如也,哪有半个人影?包鲜觉得此事定有蹊跷,于是挂出白牌一面,将梦中之联题在上面,后面还加上一句话:“如有能解此语者,赏银十两。”写毕,令人将牌挂在衙门口。

这天,钱秀才会同几个同窗来城内的诗社小叙,听说衙门口悬牌解谜,就一同来观看。钱秀才一看,惊住了,赶忙回家将此事跟冰儿说了。冰儿说定是老母显灵托梦于知县老爷,现在,他们必须向知县老爷禀明事情的缘由。

第二天,夫妻俩赶到县衙,将谜诗一事向包鲜述说了一遍,接着呈上老母所赐谜诗。包鲜看后,让冰儿将他的父亲是如何死的叙述一遍。冰儿说罢,包鲜问:“你说你父亲是掩面从屋内跑出来的,那就是说你没有看清你父亲的脸?”冰儿点头,包鲜说案子有眉目了,命她和钱秀才暂时回家,两天后再到堂下听审。

两天后,钱秀才和冰儿如约到达县衙,包鲜令人将孙文和金枝拘到堂前,厉声喝道:“金氏,将你如何勾结奸夫,杀害亲夫之事原原本本地说出来,以免受皮肉之苦。”金枝和孙文大呼冤枉,包鲜冷冷一笑,吩咐捕快将一个中年人带上堂来,孙文一见,顿时大惊失色。这个中年人竟是说孙林三更必死的相面先生。在人证面前,孙文和金枝只好说出了杀害孙林的经过。

原来,孙文和金枝早已有情,两人为做长久夫妻,就萌生了杀害孙林的恶念。孙文知道,孙林每日必从一个相面先生摊前经过,于是买通了相面先生。当天晚上,孙文潜入孙林家将其杀害后,扔进了灶间的井中,并在上面盖上大石,然后掩面冲出门,跳入三叉河。案情大白,包鲜将二人押入大牢。

之后,众人皆问包鲜是如何神速破案的,包鲜笑着说:“是老母赐给冰儿的那首谜诗告诉我的。‘大女子,小女子’,女之子,乃外孙,分明是孙林、孙文。‘前人耕来后人饵’,是说孙文白得孙林的老婆,享用他的家业。‘要知三更事,掇开火下水’,灶者火也,水在火下,家灶必砌井上,冰儿看见站在灶井上的孙林的鬼魂,因而,孙林的尸首必在灶井之内。‘来年二三月,句巳当此解’,‘句巳’二字,合起来是个包字,是说我包鲜今年二三月到此为官,为孙林申冤昭雪。我料定,那相面先生定是受孙文指使,于是这两天,我在城中各处微服私访,果然找到了那个相面先生。”

在孙家的灶井内挖出孙林的尸首后,包鲜百思不得其解,谜诗果真是老母所赐吗?冰儿在灶台上看到的鬼魂真是孙林吗?那个在耳边告诉他“要知三更事,掇开火下水”的又是谁呢?

这天晚上,包鲜正在案头批阅公文,发现案头上多了一封书信,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欣闻孙案已破,不胜感激。我是个惯偷,最拿手的就是易容的功夫,孙掌柜被害那晚,我去孙家行窃,恰巧目睹了孙掌柜被害的一幕,深为孙掌柜鸣不平。可我是县上通缉的惯犯,不能公开露面揭露孙掌柜被害的真相,于是潜入孙家厨房假扮了孙掌柜的鬼魂,又在冰儿进香时潜在老母身后。因我知道大人是爱民如子的好官,今年二三月将来此任职,故将一首谜诗扔在了冰儿的脚下。在大人到任后,我在大人酒意蒙之时在大人耳边说出了谜诗中的‘要知三更事,掇开火下水’这句话,意在唤起大人的注意。大人果真断案如神,将孙掌柜被害一案弄了个水落石出。”包鲜看后,唏嘘不已。

民间超短鬼故事第二篇-千年

编者按:人生逃不过七情六欲,除了吃饱喝足有着万千情节,猫狸在人间走一回历经世间百态更懂得佛祖的佛法,惟愿天下太平,万物安乐。值得推荐,祝福作者,愿带来更多精彩。

千年以前,我们本就相逢。花仙,翠鸟,和我。那时,我是佛祖座下一只懒懒的猫狸精。因我在洛琳山,用当地土地的话说,只要自己高兴就到处捉弄人,为害一方百姓,所以,天兵下凡捉了我去,可是又被我逃脱,屡次捉拿,屡次失败,羞恼的天王求助佛祖,于是,我就成了佛祖座下,肥胖爱睡懒觉的猫狸精。

多少年香火缭绕,多少年讲经说法,我认为,我的心,镀上佛门的慈悲,所以,我想求得心内的反省,和对世间万物的包容。

我的想法被佛祖一眼看穿,他如我父,慈心一片,温和的要我在以后可以自由的在天界行走,寻出更适合我的修行之道。但他告诉我,我还要经过一段缘。我不明白,何为缘?

我蹦跳着进入天宫的后花园,都说这里叫无上园。进入方明白是何意思。无边胜景,在幽柔多彩的云雾间闪亮,芳香令人心醉,凡尘俗念,刹那消散。

我欢欣,我跳跃,到处玩乐,天宫里本没有时间,我都不知开心了多久,累了,就卧在一条小溪边,清清溪水里,石头开着多彩的花,游鱼自由来去。我探出爪子,捞取游鱼,捞了一条,放生,再来一条。有的小鱼躲我,我就故意抓他出来,凑到嘴边,假作吃他,吓得他不停地扭着身子,我咪咪大笑,将鱼儿放回水中,又要捞取。就听身后一个声音责怪,你吓得鱼儿乱窜,你就开心了?你是何处的野猫?

我回头看,岸边一株好高大的百合花,闪着彩色光亮,真是好看。我问,是你说的话吗?

百合花轻轻一摇,光亮万道,花朵里一个声音说,是呀。

我很不高兴,说,我不是野猫,我就不是猫,也不是狸子,我是猫狸,很罕见很珍贵的,千年才出我这么一个,懂吗?

说完,我扭身就走,我看见,前方一棵香木树上,憩息着一只好看的鸟儿,我要爬上树,去看看,是个什么鸟儿。

可是我的尾巴被人抓住,动不得。我愤愤回头,是百合花用她的叶片拉住我的尾巴。

我气愤的扭了几下,动不得,我大声的叫道,快来仙呀,百合花精害猫咪啦。

轻盈的几声笑,百合花闪了闪,变作一个端庄文雅的女子,笑笑的看着我,抱我入怀,问道,这是害你么?

说时,她柔软的双手,温柔的抚摸我的毛,又轻轻抓挠我的耳朵,舒服的我眯着眼睛,缩在她怀里,使劲的打着满意的呼噜声。

你叫什么?女子笑着问,看我的目光就好像我是她的爱宠。我抬头挺胸,认真的说,严格的说,我和你一样,是精,只是你是花精,而我是猫狸精。所以,你不要拿我当宠物。

女子毫不介意的笑笑,说,严格的说,我是花仙,你从哪里来?

我郁闷,说,我还未成仙,佛祖爷爷说,我还有段缘,要我先在天界找地方修行。所以,我还是妖精,可是,我是一个善良正直淳朴的妖精。

百合花仙微笑着,修长的的手指在我的鼻子上一点,道,还是个话精。

我说,为啥呀?咋说我是话精?

民间超短鬼故事第三篇-本是同根生

一、死囚越狱

墨县辖下四乡八镇大都分布在深山之中,交通极为不便,因此,每年一度的六月十八开始、为期十五天的县集就成了百姓们的大日子。

这年临近县集的时候,知县张满忠早早地召集了衙门开会。按照往年的经验,县集十五天里,城中流动人口会暴增数倍,若不妥善处理各种事宜,只怕会闹出祸乱来。有鉴于此,每年的这个时候官府都倍加小心,今年也不例外。张满忠令捕头黄华带领捕快们日夜巡视城中各条街道,再令师爷赵百年于城中四处张贴安民告示,又请驻军在四个城门外加派人手……

一切处置妥当后,等到六月十八这天,四乡八镇的百姓们纷纷涌进城中,原本宽阔的街道顿显狭窄拥挤,好在准备充分,虽然拥挤,却并不混乱。张满忠长舒一口气,就在这时,捕头黄华大汗淋漓地过来禀报,说狱中一位死囚不见了。张满忠一听,连忙赶往监狱。

狱卒老高见到张满忠前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口中连连称道:“大人,恕罪啊!小的实在不知道犯人是如何逃出去的……”

张满忠示意他住口,随后走向死囚室。死囚室在监狱最里面的位置,很是阴暗潮湿。因为担心死囚们会互相攻击,所以死囚向来是单独关押的,一面面大墙将死囚室隔成一个个独立封闭的囚室。在老高的带领下,张满忠走进逃跑犯人所在的囚室,仔细查看起来。这里铁锁未见损毁,地面平整无洞,四壁更是完好。犯人逃走的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用钥匙打开牢门。而昨天夜里,正是老高值守。张满忠神色一凛,问老高道:“逃走的犯人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叫李成其。”

张满忠吃了一惊,这个李成其是山区东村人,向来粗蛮无理,横行乡间,村人敢怒不敢言。之前,李成其与来东村做买卖的外乡人王虎发生口角并将其刺死,村民们忍无可忍,一起将他绑送到衙门来。人证物证俱在,李成其也供认不讳,张满忠便判了他秋后问斩。不想,这会儿他竞逃走了。

张满忠问老高道:“你一夜都守在这,竟然没看到死囚是怎么逃出去的?”

老高哭丧着脸道:“大人,小的昨夜一整夜都守在门口,根本就没有离开过,怎么可能……”

张满忠想了想,对老高说:“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你必须寸步不离地待在这里。”

出门后,张满忠对黄华说:“去查查老高这个人。”

黄华领命去后,张满忠又走访了监狱门口的人家,谁也没注意到昨夜有犯人逃走。张满忠感到甚是棘手。李成其到底是怎么逃走的?逃走之后又会做什么?此时正是县集,东村百姓大多都已来到县城,如果李成其一心报复,后果将不堪设想。

到了傍晚时,黄华来报,说老高因为嗜酒如命,每月的那点奉银根本不够花,他便将主意打在了犯人身上。甚至明码标价,探一次监五两,送一次餐三两,不仅如此,只要肯给银子,他甚至可以将青楼女子送来给犯人过夜。

张满忠立即提审老高。几句话一问,老高对自己收受贿赂一事供认不讳,但怎么也不承认自己放走了李成其。

张满忠怒道:“监狱仅有一扇大门,若不是你放走了他,他怎么可能逃得出去?你到底收了李成其多少银子?又是如何将他放出去的?还不从实招来?”

老高连连磕头,道:“大人,小的冤枉啊!小的虽然见钱眼开,可也是在犯人安全的前提下收的。李成其是死囚,小的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私自放他走啊!”

张满忠冷笑着,向黄华点点头,黄华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裹,打开,扔在老高面前。包裹掉在地上散开,里面是一锭锭白花花的纹银,足足有三四百两之多。一见到这些银子,老高顿时目瞪口呆。张满忠问道:“从你家搜出来的这些银子又是怎么回事?”

老高张了张嘴巴,半天才说:“回大人,这些银子是我捡的。”

张满忠大怒,喝道:“捡的?这么多银子丢了,失主怎能不报案,为什么我不知道?”

老高哑口无言,再也不说话了。

张满忠一怒之下,给老高上了刑具,可不管怎么,老高只是不承认放走死囚。张满忠无奈,只得将老高关起来,日后再审。

第二天夜里,巡捕来报告说,城西一个小巷子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这条小巷子很是僻静,两旁住着七八户人家。死者躺在巷中央,被人一刀捅死,鲜血流了一地。死者三十岁左右,穿着山里人常穿的麻衣,模样平静,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便死了。从伤口来看,当时的情况应该是凶手向着死者迎面走来,在死者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刀刺死了对方。但巷子里的七八户人家根本没听到什么异动。

张满忠令人将尸体抬回衙中,将死者画像各处张贴,希望能找到死者家属。

民间超短鬼故事第四篇-红剪子

1

枯灯的底下是一张憔悴的脸,她的样子确实和他的年龄不符,一根针在她的手中不断穿梭,红线在针上丝丝的连着,终于她将手里的活做好了,一把长了铁锈的剪子弄上了红色的布条子缠上了,为了不让布条松了,又把上面的布条缝了缝,终于一把红色的剪子成型了。

于是这个故事有了一个很好的名字——《红剪子》

凤兰在家里做着自己手上的活,她的手里拿着一把红色的剪子,她并不知道这个剪子的来去缘由,但是这个剪子一直是从很久以前就跟着自己了。当然这是她的母亲留下来的,她母亲说,这是她的母亲留下来的。

凤兰一直把这个剪子当成是自己的宝贝,从来不舍得拿出来在别人的面前看看,直到有一天……

凤兰的父亲那天死了,为了当初给她爹看病,花去了全部的家当,也和旁边胡同的孙家二少爷借了两块大洋,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挽回她爹的命。她爹死的那天晚上,孙家二少爷带着一群狗腿子来到了凤兰的家里。

孙家二少爷的名字叫孙祖庭,是个有名的流氓,但是这个小子却是个劫财不劫色的家伙,从来不会动女人,只是对钱感兴趣。他来到凤兰的家里不为别的,就是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于是他终于看到了那把红色的剪子。

“孙二少爷,这个您不能拿啊,这是俺娘留下的唯一一点念想了。”凤兰跪在了地上,手扯着孙祖庭的衣服说。

孙祖庭没有理会一个小姑娘的心情,于是他一脚踢开了凤兰:“乔凤兰,告诉你,当年借了你两块大洋,现在连本带利是十二块,我要不是看到这个剪子上刻着字,老子才不要呢,现在咱们的帐就一笔勾销了,你呢过你的安心的日子,我呢,就把剪子拿走了。”说着孙祖庭拿着那把红色的剪子兴高采烈的离开了凤兰的家。

凤兰看着离去的孙祖庭没有露出那种不舍的眼神,她的眼睛里闪出意思可怕的目光,她虽然不知道这个剪子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但是她却明白,孙祖庭早晚会出事的,因为那个剪子。

“哟,少爷,又在哪儿淘来了这么个宝贝。”管家孙福看到孙祖庭进了家门,马上就随了上去,他看到了孙祖庭手里的那把剪子,但是却不知道是怎么得来的,既然能让孙祖庭看上眼的东西,那么就证明一定是个好东西,而且这几年跟着孙祖庭一起陶淘旧货,他也知道了哪个是好的和不好的。

孙祖庭显然是高兴坏了,于是他高兴的说:“你看没看见,这个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剪子,但是我一眼看上去,这个就不一般。”

“哦?不一般?”孙福故意装出了一个不解的样子。

“我老实觉得这个剪子在朝着我喷吐的火焰,是一种炙热的感觉,我可以感受到那种热度,于是我决定拿着它。”孙祖庭拿着剪子笑眯眯的这边看,那边看。嘴里也不闲着:“你看看,这个上面还刻着字呢,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字,钥匙知道的话,我就发财了。”

“少爷果然是英明,这样的好东西都让您给拿来了,花了多少钱。”孙福弯着腰说。

“呸,花钱,你看我这样像是花钱买来的吗,还记得那个乔治文吗,今天死了,几年前,他闺女借了我两块大洋说只治她那个死鬼老爹的命,但是没办法,今天就死了,所以我去讨债,要了点利息,直接把这个做抵押了。”

“好,少爷,您真是厉害。”孙福竖起了大拇指。

孙祖庭没有理会孙福了,他赶紧的拿着剪子钻进了自己的屋子开始使劲的研究起这个剪子了。

民间超短鬼故事第五篇-午夜面馆

城西小巷有一家面馆,老板叫“面皮张”,这其实是大家送给他的外号。“面皮张”本名张翔,四十几岁的人了,却还是孤身一人,靠着这面馆过着营生。

小巷周边有很多上班族,偶尔加班晚了会到他这里吃点夜宵,所以张翔的店一般都开的很晚。

这日,天公不作美,雨下的很大,张翔的店里一点生意都没有,他熬到十点多,估计不会再有客人登门,所幸就准备打烊了。

可是这时,却有两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走了进来。他们面色很阴沉,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请张翔上两碗热汤面吃。

张翔并没有见过他们,不过偶有路过的客人来也很正常,只是张翔第一眼看到他们就觉得有哪不太对劲,却一时想不起来。

他并没在意,很快将两碗面上好,自顾自的到后面忙活去了。

过了一会,面馆外面走进来一位身着脏乱的老妇。她的脸上尽是生活的苦难刻下的皱纹,三角形的眼中充满了哀伤,与无奈。

这位老妇张翔是见过的,她是几天前来到附近的,听说是家里遭了灾,她只能流落街头靠着乞讨为生。此时她浑身被雨淋的很湿,头发也乱蓬蓬的,再加上本就虚弱的身体,看起来十分可怜。

“唉。”张翔叹了口气,知道她是想在店里避避雨,按理说让乞丐进门会影响其他客人吃饭,不过张翔看她实在可怜,竟然鬼使神差的没有驱赶,而是让她坐在了另一张桌子上,还给她盛了晚热汤面,“老人家,天儿寒,吃碗面,暖暖身子吧。”

本来让自己进屋避雨就已经很意外了,老妇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还会给自己端来一碗面,顿时激动的连连拜谢,眼中热泪盈眶。

张翔上前将老妇扶起,急忙说,“都是可怜人,活着都不容易。”

老妇千恩万谢,过了半天才平静下来,然后拿起筷子开始吃面。看着她吃的急促,显然是饿了好久了。

从刚才起,两个黑衣人就目睹了这一幕,其中一人对另一人又说了些什么,两个人的意见好像发生了冲突。

张翔则继续回到里面收拾东西了,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更加明显,但还是想不起来是哪里不对劲。

过了一会,雨终于停了,老妇将满满一碗面汤全都喝了,见雨停了才起身向老板告辞,“多谢您了,您是个好人。”

张翔微笑着答应着,“一碗面而已,换了谁都会帮您的。”

老妇闻言,摇了摇头,张翔也明白,这就是个场面话,现在这社会,好心人是越来越少了。

“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您。趁着雨停了,您也早点回家休息吧,这么晚了不会再有客人来了。”

拜别之后,老妇摇摇晃晃着慢慢走远了。

张翔感觉好奇怪,明明店里还有两个客人在吃饭呢,这老妇为什么会叫自己打烊呢?

这时,两个黑衣人也走了出来,为首之人冲着张翔点点头,“您的面不错,人也不错。钱放在桌子上了,再见。”说完也和同伴一起离开了。

可是张翔看着他们的背影,总觉得他的话里仿佛另有深意,只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张翔回到店里,准备收拾东西,却突然愣住了。

那两个黑衣人确实把面钱放在桌子上了,可是……张翔拿起桌子上的“钱”,自言自语说,“这年头怎么还有人用银子的?”

这时,张翔那种不安的感觉越加明显了,看着手中的这块银子,他突然冷汗直流,终于明白是哪里不对劲了。

“这么大的雨,那两个黑衣人怎么进来时身上一点雨水都没有,就像,就像雨不会打在他们身上似的。”张翔突然又想起老妇走时说的话,好像压根就不知道店里还有这两个黑衣人似的,“莫非,她根本就看不见他们?”

张翔越想越怕,以为是见了鬼了,急忙收拾东西,关店离开了。从此,再也不敢对人提起那晚发生的事情。

而此刻,在小巷的另一端,两个黑衣人也在对话。

“大哥,那个老板今天阳寿已到,我们可是要带他的魂魄回去交差的,就这样走了,恐怕……”

“贤弟,我生前就是家里遭了洪灾,然后四处乞讨为生。死后阎王爷见我可怜,才给了这鬼差的差事,刚刚我见他给那老妇热面,实在是感动得很。也罢,就让他多活一段时间吧,这样的善人死了可惜了。”

“可是阎王那边……”

“善有善报,就让我再为他求求情吧。”

两位鬼差回到地府,向阎王禀明实情,希望能够从轻发落。怎知阎王爷不但没有惩罚他们,还称赞他“有情有义”,并许给了张翔二十年阳寿,以表善举。

以上就是民间超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超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4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