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蛇的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蛇的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鬼故事民间故事、民间故事王抄手打鬼故事、真实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吓死人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蛇的鬼故事第一篇-尸妖

清道光年间,陕西关中(西安一带)有一乡绅,因年老得病而亡,他的子子孙孙都住在灵堂里,围着他的棺木守灵。第二天正午的时候,有一个中年灰衣道士从他家门前经过,突然就停下脚步对着门口叹起气来。

守门的仆人感到很奇怪,于是上前问他道:“不知道长为何叹气?”道士将眉头皱起对他说道:“快去告诉你家主人,大祸就要临门了。”仆人一听吃了一惊,心中不敢怠慢,马上进去对乡绅的儿子们说了,这几个儿子听罢也感到很是诧异,于是一起出门来看看。

道长见到几个儿子出来,上前先做了一个揖道:“贫道路经宝宅,突见凶兆,依我看来你家灵堂棺木之中的尸体已经变成异物,不是你们的父亲了。因你全家皆为善良之辈,不忍看到被它所害,所以不敢不告诉你们。”

几个儿子听了道人的这番话不由心中大为恼怒,认为这个道士不过为了骗几个钱就危言耸听,甚至胡说他们的父亲变成怪物,有两个脾气不好的一边口中漫骂一边就准备上前拳脚相向。道士见状却面无惧色,反而不急不慌的对他们说道:“贫道早知你们必然不信,若是如此可以自己走到棺木前去看看,如我所言非妄,棺木的前端应该有一个小圆孔,这就是妖物进去的路经,如果没有,贫道情愿认罚,任请随意处置,绝无怨言。”

几个儿子们听他说的似乎真切,一时面面相觑,不知真假。彼此商量了一下就派最小的一个儿子前去查看。

小儿子回到棺木前一看,前端正中的木板上果然出现了一个铜钱大小的小孔,和这个道士所说的一模一样,而抬老父亲入殓的时候棺木明显是完好无损的,只一夜之间此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连他们居然都没有发现。他心中大感诧异,于是赶紧出去告诉几位兄长。

外面的其他几个儿子听了之后大惊失色,急忙赶回灵堂查看,一看确实和弟弟所言一致,几人不由满面迷惘之色。愣了好一会,方才想起道士所言,于是赶紧让仆人把道士请进来。

待道士进来在堂中坐下,几个儿子毕恭毕敬的端茶送水,然后诚惶诚恐的问道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道士徐徐说道:“明日子时此物会从棺木中出来,虽然他幻化成你们父亲的样子,但实际上早已经不是你们的父亲了,他会把所有亲近之人的名字都叫一遍,但是你们所有人千万不能答应,否则将必死无疑,切记切记。”几个儿子听后不由觉得此事太过荒诞,所以脸上仍是有些将信将疑。

道士眼见他们如此也不多说,站起身子就拱手告辞了,临走的时候告诉他们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在城外道观找他。待道士走后,几人互相商量了一下,虽说此事似乎荒诞,但是为防万一还是让全家上下除了孩子外都住在灵堂守灵,正所谓人多胆大,另外再让仆人多备点棍棒刀枪,到时静观其变,万一真如道士所说,大家也还相互有个照应,于是吩咐所有仆人准备好了各种家什,在灵堂住了下来。

民间蛇的鬼故事第二篇-堪舆

道光年间,安徽天长县有个村庄叫做龙兴集,在龙兴集以北有一个大湖名曰感荡湖,湖长约二十余里,湖面宽广清澈,湖上鸟禽翻飞,四面青山环绕,风景甚佳。在湖中有一个不太高的土丘,约有十亩之大,由东边山岗之上流下的河水必要经过土丘才能流到别处,土丘上长满杂草,并没无人家居住,只是附近的村民放牧的地方。

在湖边住着一户人家,家主陶姓,年约四十余岁,老妻早亡,膝下还有两个儿子都是秀才,日常以务农为生,日子过的还算小康。这年夏末,忽然从外地来了一个身材消瘦的客人,到陶家求租一间房子。

此人三十出头,满面愁苦之色,自称姓毛名济,字方壶,江西人氏,以堪舆为生。陶家本有空房一间,加上这陶老头是个热心厚道之人,眼见有客求租,也无所谓钱多钱少,反正是与人方便,于是便点头应允了。

这毛济为人寡言少笑,没事就喜欢打坐,偶尔还和陶老头聊些家常。有一次陶老头家的牛走失了,和毛济偶然闲聊间提起,毛济当即就卜了一卦,然后依据卦象告知老头沿坡向东寻找,果然在坡东找到。

陶老头由此知道他不是常人,对他愈加敬重。每天中午饭后,他都要穿草鞋戴竹笠,乘一只小船到湖里四处游看,午时出去,一直要到下午夕阳西下才回来,陶家对此也习以为常了。

待得一月过去,湖面西凤骤起天气转凉,毛济在一次去湖中游看的时候受了风寒卧床不起,连着几天都没出门。在他有病的这几天陶老头亲自煎药给他送去,一日三餐端茶送水毫无怨言,看他衣服破旧单薄难以御寒,又让人给他做了一件厚衣,可这毛济说什么也不肯要。

陶老头无奈之下只好趁他晚上熟睡之时悄悄进入房中将旧衣换走扔掉,第二天醒来毛济一看旧衣没了便四处寻找,老头笑着说看他衣服太旧已扔掉了,他一听无可奈何,这才穿上了新衣。毛老头又对家中之人吩咐道:“以后家中不论何人对毛先生都须毕恭毕敬,若是敢对他无礼,我必将重重杖责。”

毛济知道后心中不由对老头感激万分。

有一日晚饭后,毛济忽然邀请陶老头到他房中来喝茶,待他一进屋子便关上房门,拉着他的手对他说道:“漂泊之人受您厚恩,一直惭愧无以为报。我也不是寡情薄意之人,敢问一句您是想要富还是想要贵呢?”陶老头一听此言很是惊讶,看这毛先生也不像有钱之人,有何富贵之物呢?于是连忙摇头拒绝。

毛济看他神色便知他心意,笑着对他说道:“我有小术,可以为您富贵,您也不要客气,有什么要求对我说就行了。”陶老头将信将疑,于是半开玩笑的说道:“要是富了不是自然也就贵了吗?”毛济听罢笑了笑道:“既是如此,也不是难事。

不瞒您说,我在此湖每日查看,早已发现湖中有快吉地,其地三水归一,前有双桥彩虹,后有蜿蜒四屏,若在此修房定居,子孙后代可富数百年。”陶老头一听心中大喜,忙对毛济不住的躬身作礼。

毛济说道:“明日午时请您和我一起出去,到时我会将这块地指给您看。”

第二天吃完午饭,毛峤和陶老头一起乘上小船向湖中划去,待到湖中央,毛济指着湖中土丘对陶老头道:“吉地即在此处。”陶老头一看心中惊道:“在湖边住了这么久,居然不知湖中还有一个这样的风水宝地。”

当下也是深信不疑。待两人一回来,陶老头就指挥儿子去采买木料青瓦,用了数天时间将这些建房材料运至岛上,只等毛济算一个吉日点了方向就开工修建。

民间蛇的鬼故事第三篇-古代鬼故事之子母凶

远平镇冯记米行的掌柜冯喜贵奸猾吝啬,做生意缺斤短两,对伙计百般挑剔,动不动就借故扣除工钱。其中林青性格纯良,量米分量足,被扣除的工钱最多,有次到了月底,居然还欠冯喜贵五十文钱。好在林青无父无母,孤身一人,在这里就图吃个饱饭。

这天晚上,冯喜贵正在盘点算账,林青摇着扇子伺候。忽然有人敲门,林青开门一看,一位牵着小孩的妇人站在那里,居然是玉奴母子。玉奴和林青同村,丈夫几年前出外做生意,一去就再也没回来。玉奴独自带着孩子,常常三餐不继。街坊四邻开始还周济她一些,时间长了就视而不见了。前几天玉奴母子患了重病,家里又断了炊,走投无路才来米行赊米,被冯喜贵一口拒绝。林青心里不忍,偷偷舀了一碗米给她。现在玉奴母子又来了,想必是又揭不开锅了。

玉奴刚要开口,林青就急忙摆手,压低声音说:“掌柜的在呢,今天不能给你米了!”玉奴道:“我今天不是来讨米,是来卖米的!我丈夫回来了,带了一船货物。这些米吃不完,想卖给你们。”林青这才发现外面还停着一辆装满米的大车,很为她高兴。奇怪的是玉奴母子身上和米车上都有一股怪味,非常难闻。

冯喜贵听见她说卖米,立刻踱步过来。他嗅嗅车上的米,说:“这米怎么一股怪味?”“船上的熏肉发臭了,串了味道。掌柜的要是肯要,我情愿半价卖。”玉奴道,冯喜贵生怕她反悔,立刻过秤算账,交割清楚。

林青送他们母子到门外,玉奴把卖米的银子分了他一半,道:“这家掌柜心狠手紧,你在这里也攒不下钱,拿这银子去外地做个小本买卖吧!”林青死活不肯收,玉奴塞给他,牵着孩子扭身就走。那个小孩忽然回头,冲着冯记米行一笑,阴冷怨毒,诡异无比。林青寒毛一,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冯喜贵让林青连夜把米晾在院子里,让夜风吹吹臭味,明天掺到好米里卖高价。没想到第二天天一亮,晾的米居然都不见了。地上零星散落着一些米粒,收起来刚好满满一碗。冯喜贵以为遭了贼,大骂林青没有照看好。林青诧异不已,隐约觉得这事和玉奴脱不了干系。

没过两天,远平镇的鸡鸭畜禽忽然一夜之间都生了病,死个精光。接着在人群里开始蔓延一种疾病,冯喜贵也很快染上了。先是腹泻呕吐,接着手筋抽搐,大汗淋漓。他花了不少银子请郎中诊治,病情仍是一日重似一日。

这天听说镇上来了一位道人,人称华真人。不仅修为极高,还擅长岐黄之术。冯喜贵如得了救命稻草,让林青连夜去请。林青打着灯笼,心急火燎地正走着,忽然看见玉奴牵着孩子站在前面。她脸色青白阴郁,身上穿着簇新的衣服,只是式样有些奇怪,像是死人穿的殓服。而他们身上的怪味愈发明显,奇臭无比。“你怎么还不离开这里?再晚就来不及了!”玉奴冷冷道。林青正要问她怎么回事,眨眼之间玉奴母子已经不见了。林青一个激灵,当下也不敢细究,急忙去客栈请回了华真人。

华真人来到冯记米行,见冯喜贵身上已经乌青,摇头道:“这种病乃是霍乱转筋之症,俗称吊脚痧。十病九死,非常凶险。初得者以浓姜汁服食来复丹,尚有挽回余地。冯掌柜病入膏肓,已经来不及了!”冯喜贵一听,老泪纵横:“道长救命,若能治好我,情愿以重金相谢!”

华真人摇头道:“判官面前无穷富,黄白之物岂可买命?此次疫症来势凶猛,冯掌柜若有此心,不如捐出善款,广散来复丹,倒能救治那些刚刚得病的穷苦人。”冯喜贵一听救不了他,还要他出钱散药救那些穷光蛋,不禁哭得更厉害了。

林青听了华真人一番话,顿时明白玉奴为何让他速速离开此地。但眼看远平镇死于吊脚痧的人越来越多,他岂能独自偷生一走了之?林青拿定主意,将玉奴母子的事和盘托出。华真人一听,面色一凛,沉吟道:“若以此言,小施主见到的玉奴母子,想必已经不是人了!”林青闻言,大吃一惊。

民间蛇的鬼故事第四篇-凶画索命

乾隆年间的一天晚上,耒阳县令马云暴死在书房,一脸恐惧,死状甚惨。耒阳县衙派人快马加鞭把案件报到了长沙郡。两天后,长沙郡派出了经验丰富的捕快柳北斗前来查案。

柳北斗到达耒阳县,立即在县衙捕头杜五的引领下勘察书房,并让他详细描述当时的情形。

前天晚上刚擦黑,几个杂役和仆人在后院忙活,突然听到书房传来马云的惊叫声和油灯落地的响声。仆人们提灯进房一看,马云倒在地上,口鼻流出白沫,四肢抽搐。待杜五赶到时,马云已经不行了。当天晚上,杜五叫来仵作验尸,结论是惊吓而死。

听完杜五的介绍,柳北斗细细打量起这间书房来。书房里有书桌、藤椅各一张,一张木床,一个木架书柜,墙上挂着几幅画,桌上放着一副夹鼻镜。他把眼镜夹到鼻子上,向屋内扫视,眼光停在墙当中的一幅美女图上,画上是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妇手握一柄圆扇站在假山旁,面目可人,风情万种,上面写着“叆叆”二字。

问起来历,杜五说这幅画是马云前天下午买的。那天,穷秀才李弃疾把这幅画挂在县衙旁,说如有人能看出画中玄机,则分文不取。傍晚马云出门散步,看到这幅画很是喜欢,就问画上少妇为何名叫叆叆。还说眼镜在明朝就叫叆叆,难道这个少妇是个近视眼?

李弃疾起身施礼,说:“老爷真是博学多才。没错,我把画取名叫叆叆,一是因为这是她的名字;二是暗示赏画之人必须戴上眼镜才可品出滋味来:马老爷一眼看出其中玄机,自当奉送。”

柳北斗听了,再细看那幅画,似有些不合常理──左边留白太多,占了整幅画的三分之二。当晚,柳北斗就住在马云的书房里,一边喝茶一边思索。良久,他站起身来,手举油灯走到画前观看,然后又拿起眼镜夹在鼻上,再次举灯观看。只见画在油灯下隐隐发光,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倏忽间,他感到画里的人在动。手一抖,油灯掉在地上,屋内顿时一片黑暗。

听到响声,杜五提着一盏灯笼走了进来。柳北斗将画中秘密说给他听。杜五照法一试,也吓得不轻。这时,一个仆人端着一盏油灯走了进来,柳北斗接过油灯,举到画前,让杜五再次观看,杜五惊得直打哆嗦。原来在抖动的油灯下,画的空白处还隐藏着另一幅画:一个赤发黑须的恶鬼张开血盆大口,舞着两只巨爪正向自己扑来……杜五看得冷汗直冒,取下眼镜,抬眼再看,那个恶鬼不见了。又把眼镜夹到鼻子上,吓得他又是一跳。他赶紧取下眼镜,问是怎么回事。

柳北斗说:“这幅画的空白处还隐藏着另一幅画,而且是一幅立体画,效果非常逼真。这种立体画是西洋传来的,对人的视觉神经和脑神经有极大的伤害。这幅画简直就是一幅凶画。如果没有天大的仇恨,谁又会画这样一幅凶画来害人呢?”

杜五想了想,说李弃疾确与马云有仇。当年李弃疾出外求学,马云因一起简单的诉讼,把他父母关进了大狱。他叔叔卖光了家产送给马云,才把他父母救出来。但两人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不久双双去世。他叔叔也疯了,后来落水而亡。

柳北斗缓缓地说:“马云夹眼镜,当然知道眼镜在前朝又名叆叆,一般人就不知道了,所以李弃疾故意给这幅画取名叫《叆叆》,一是让马云很容易道出里面的玄机,理所当然地把画送给他,二是告诉马云看此画要夹上眼镜。马云白天看不出名堂,到晚上夹上眼镜看时,由于灯光的特殊作用,他突然看到画中恶鬼扑向自己,惊吓而死。按理这幅凶画吓不死人,只是马云作恶多端,身虚胆怯,忽然一见恶鬼,立时毙命,也算是恶有恶报吧!”

案件至此,真相大白。

民间蛇的鬼故事第五篇-五彩衣

女娲是一位人首蛇身的女神,当年她用五色石子把天补好后,闲着无事,坐在龟背上发呆,当她抬起头,看到了天上美丽的晚霞,不由莞尔一笑,她飞天采下五色彩霞,织成了两件五彩神衣,一件是宽袍大袖的蓝色男衣,一件是飘逸秀气的红色女衣,善良的女娲向上天祈祷,如果她与他穿着五彩神衣相遇,那么他们将一世恩爱,世上的一切都无法让他们分开,除非死亡。

这两件五彩神衣随后就流落凡间,正如女娲预言,他们的相遇就如地球撞上了慧星,擦出了难以磨灭的火花,世上都怪纣王残暴,素不知妲己就是穿着它遇上了纣王,那纣王又能如何?除了爱,还是爱,纣王把江山放在了一边。

话说世事更替,岁月无常,回眸间已是千年万年,多少古城、多少繁华,在岁月的轮回中灰飞烟灭,但是五彩神衣却依旧光鲜,依旧夺目,但是曾经穿着它顾影自怜的主人们,却有各的命运,有人乘着仙鹤漫游天庭,有人堕入地狱身受刀山油锅之苦,有人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历史太久远,已记不清什么朝代。只记得那是一个很美的晚上,月影斑驳,星光点点,风儿又十分的轻柔,萤火虫像提着一盏小灯笼在飞行,人们都轻声的说着话,连猫儿也唤得格外情深,树林深处,传来了美妙的丝竹声,仿佛是仙界的渺渺仙乐,顺着仙乐往前行,原来是一群年轻的男女围着篝火在跳舞,席着放着糕点、美酒,其间有一位美丽的女孩儿,似乎是喝多了酒,两颊红得像染了胭脂,脸上挂着梦幻般的微笑,穿着一件五彩的华丽美服翩翩起舞,恰似花丛中的采蜜的胡蝶,又似瑶台上折挂的仙子,其丰姿神采竟不似人间所有。

远处驰来一匹俊马,浑身雪白,白马上共乘两人,一位年岁稍长,是一个华美贵气的公子,另一位则年岁尚幼,是一位清秀可爱的长发少女,少女双目清亮,似一潭碧水,她看到了篝火中跳舞的女孩儿,又被这里的欢快的气氛所吸引,竟不忍离去,她哀求着哥哥,能不能在这里稍息片刻,等明日再上路,那公子似乎很疼爱这个妹妹,他一跃下马,然后把少女抱了下来,他们来到篝火边,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远道而来的客人总是特别受欢迎,妹妹很快被热情的人拉到了篝火边,她很是害羞,只是微笑着发呆,蓝色的裙子发出夺目的光芒,胜似千万颗白色的夜明珠,她的目光随着那女孩儿的红色长裙飞舞,那女孩儿也看着她微笑,双目交汇,胜似万语千言,女孩儿在场中飞舞转圈,像一团燃烧着的火,不知不觉她转到了那长发少女身边,不知怎的双腿一软,身子向地上倾去,说时迟,那时快,有一双柔软的手托住了她的腰,她顿时落入了她的怀抱,一阵好闻的幽香传入女孩儿的鼻息中,她睁开眼,看到了那个可爱至极的长发少女,她甜甜地叫了一声“姐姐”,顿时两个人都恍恍惚惚,如坠云里雾里,红色长裙的女孩儿身子微微颤抖,蓝衣少女的额上沁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痴了半响,她们终于回过神来,红衣女孩儿对着蓝衣少女“噗哧”一笑,轻轻拉着她手,带着她起舞,两个女孩儿都是容颜秀丽,身姿妙曼,此刻轻摆柳腰,微移莲步,婆娑轻舞,让所有人看得如痴如醉,产生不知今夕是何年之感。

月光似白银,挂在树梢上,落在屋檐间,停在碧水里,空增添人间的万种风情,但是再美的歌舞也有散场的时候,再纯的佳酿也有沉醉的时候,再娇丽的容颜也有老去的时刻,更何况是萍水相逢的两个路人。

蓝衣少女,已和英气迫人的哥哥坐在马鞍之上,即将离去,她在暗自垂泪,红衣女孩儿只是站在角落里偷偷打量她,她的心里何尝不是柔肠寸结,终于马儿嘶吼了一声,它仰起双蹄即将带着两个小主人上路,只见红衣女孩儿飞快的奔上去,拦住马儿,她不顾贵气公子的诧异的目光,从袖里拔出一把短刀,从头上绞下一缕长发,对蓝衣少女说,拿着,说完一转身,投入了茫茫夜色中,消失不见。

蓝衣少女,接过长发,双手轻轻抚摸着,长发尚留有伊人的余温,但那伊人却已不知失踪,转念间,她失声痛哭,只觉得心里空空落落的,她突然明白了快乐与苦恼原来只是一线之间,刚刚她跟她一起,她是如此快活,当她离她远去,她又如身陷冰窖,寒冷彻骨。

蓝衣少女,一路上都在哭泣,她的哥哥安慰着她,他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他不明白她为何哭了不停,他为了逗她开心,他说,妹妹,哥哥的五彩衣改了穿在你身上挺合适的,衬得你越发的美了。不料,蓝衣少女闻言哭得更加厉害了。

过了若干年,蓝衣少女与红衣女孩儿再度相逢,她是皇上最最宠爱的公主,而她则是新晋的贵妃,香风摇曳,环佩叮呼间,她们梦回当年,梦回那个清风徐送,篝火通明的晚上,她在人群中翩翩起舞,风情无限,而她则天真无邪,只痴痴地用目光追随着她,如今再相逢,却已别样,高烧红烛照红妆。

某一日,宫中地动山摇,皇上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十岁,两鬂斑白,他最宠爱的公主与贵妃双双溺死在了荷花池,被打捞上来时,公主与贵妃紧紧抱在一起,一个着一身蓝裙,一个着一袭红衣,人们想要分开她们,却不得,最后无法,把她们合葬于皇陵中。(完)

以上就是民间蛇的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蛇的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8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