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聊斋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聊斋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清明节民间鬼故事沅陵民间闹鬼故事、民间女鬼故事概述、南京的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聊斋鬼故事第一篇-红娘子

金子,自古以来都是炙手可热的东西,古代史货币,现在是投资的好东西,可以做首饰,可以做纪念品,等等。所以金子就成了人们心中的恶魔,金钱可以让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这句话刚开始我是不支持的,因为我感觉一个人之所以会变得贪婪时因为他的本性就是贪婪的,金钱只是一个因子,可是当我人世那个村子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贫穷和金钱加在一起,就把人变成了一个恶魔,一个贪婪,狠毒的恶魔。

在我们的国家,自古就有淘金的习俗,在黄河的沿岸,有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这个村子从古代开始就是靠打鱼为生的,但是在那件事之后就完全变成一个只知道淘金子的村落,因为村子里的人都认为那边的河道里有许多的金子,随便打捞上来一块就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再也不需要每天辛辛苦苦的去打鱼了,在一次偶然的时节,我来到了这个村子。

我刚踏入村落的时候,就被一群人围了上来,不由分说就把我绑了起来。

“你是谁?来这里干嘛?是不是想偷我们的金子?我告诉你,你们这群人我见得多了,别想打我金子的主意!”一个粗犷的汉子拿着鱼叉对我吼道

原来他们是把我当作那些来此寻找金子的冒险者了,后来经过我的百般解释,它们才相信我只是迷路才来到这里的,于是我就认识了部落里村长的儿子,是个壮小伙,就是之前问我话的那个人,他叫阿豪,今年二十五了,正当壮年。

在阿豪的安排下,我住在了村子外的一处山岗上,因为村子里是不允许外人进来住的,所以我就在山上安排了一处帐篷,这天晚上我站在山顶,望着下面灯火通明的村落,远远的看去显得是那么的安静祥和,可是想着这群群民明天就会变成一群疯狂的野兽,我感觉他们是悲哀的,祖祖辈辈的都去寻找着那些渺茫的金子,也许它们真的存在,也许那些金子只是一个谎言,可是他们却乐此不疲的对那些金子莫名的执着。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我感觉身后有一个人正在慢慢的接近我,此刻我浑身都出了冷汗,因为在这荒山野岭的突然身后冒出一个不知名的人,给谁都会害怕。我鼓起勇气猛的一转身,原来是阿豪,阿豪见我被吓到了,于是就说:“别怕,这时候是不会有人上山的,反正我们村子里的人是不会有胆子上来的,我来是要告诉你啊,山下的河流里你晚上可千万不要过去啊,别看白天我们这些人在河里淘金子,可是一到晚上我们是不敢去河边的。”我这才注意到,要说淘金子,晚上人少,又凉快,可是居然没有一个人来,要说是他们累了我是不会相信的,因为对于金子他们有着莫名的激情。于是我就继续询问事情的原有,当阿豪说完整件事件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个村落里还有那么恐怖的传说。

故事的主人公是阿豪的奶奶,原先,阿豪的奶奶怀孕了,因为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是穷人家,只有阿豪家里比较富裕,就是因为阿豪的爷爷在河里意外的挖出两块大大的金疙瘩!于是村里人从那开始才疯狂的在那边的河道里挖金子。话说那年阿豪的奶奶怀孕快九个月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在一天夜里,阿豪的奶奶不知道和他爷爷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她自己深夜独自来到河边,她穿着一身红衣服,在那河边站了好久,等阿豪的爷爷找到河边的时候,才发现阿豪的奶奶已经死了,诡异的是,在阿豪奶奶的尸体边有两个孩子,但是只有一个哭声,另一个孩子是个死孩子,也就是说阿豪的奶奶在临死的时候把孩子生了下来。那个活着的孩子就是阿豪的爸爸,至于阿豪的奶奶为什么在河边自杀,没人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后来阿豪的爷爷也淹死在那边的河道里。阿豪啊奶奶名字叫红娘子,从那以后,村里人每天晚上都会看到在河里有一个身穿红衣服的女子站在河流里,肚子里破了一个大洞,肠子就那么拖在河道里。只要是有人在夜里到河边,第二天就会有人在河边发现那个人的尸体!从那以后,就再也没人敢在夜里出现在河边了。

我躺在帐篷里,想着阿豪的话,我感觉背后冷飕飕的,不知不觉我的视线就朝那边的河流里望过去,突然,在河道里出现了一抹红色,慢慢的,越来越明显,是个女人,此时我知道那个女人正是阿豪的奶奶,红娘子!我想跑,但是此刻却迈不开步子,我想叫,可是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人,面对未知的事物都是充满了恐惧的,我看着眼前这个恐怖的女人,原本我是不相信鬼魂的,可是此刻谁再告诉我没有鬼,我就跟他拼命!正当我恐惧到无以复加的时候,阿豪出现在我的身边,只见阿豪对着那个红娘子说:“奶奶,你还没闹够吗?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不想把你的尸骨安排在我们家坟地吗?因为我们知道你恨爷爷,可是爷爷都已经被你害死了,你还不愿意放手吗?再说了,你还害死了那么多村里的人,你还不想罢手吗?”那个红娘子听完阿豪的话,竟然愣在那里不再往前了,就在那一瞬间,我的脚可以动了,就在那一瞬间,阿豪拉着我就匆忙的往山下跑,此刻我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跑”!当我跑到山下的时候,已经看不到红娘子了,阿豪此刻也是吓的面如土色,想来刚才阿豪也是吓的够呛,但是他说的那番话却也是出自肺腑的。

后来,我离开了那个村落,想着红娘子的样子,我不寒而栗,我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导致这些的都是那金子的结果,可以说人心,比红娘子还要可怕!

民间聊斋鬼故事第二篇-鬼妻有情

据《搜神记》记载,汉朝时,有一个老书生叫谈生。四十多岁了,还是光棍儿一条,每天捧着诗经,翻来覆去地读: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几句诗伴他度过了无数个寂寞的夜晚。

一天夜里,谈生又在读诗的时候,走进来一位十五六岁的美女。谈生一下子就动心了,但仔细一想,又泄气了:谁家的姑娘能看上我这个老光棍儿昵?没想到,女孩儿却挺大方,直接说:“你看我怎么样,要是不嫌弃,我今天就嫁给你。”谈生听了,像中了大奖一样,赶紧点头同意。女孩儿笑了笑又说:“那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在三年内,请不要拿火来照我。”这个好办,谈生一听,心花怒放,满口答应。

两年后,谈生看着院子里跑来跑去的儿子,心里别提多美了。再看看孩儿他娘,还是那么漂亮、迷人。恍惚中,谈生又想起了那件事:她为什么不让我用火照她呢?难道是身体有缺陷?也没发现啊。对,我今晚就看看。

半夜,妻子和儿子都睡着了。谈生悄悄拿过火烛,仔细审视着老婆的身体:多么美啊,光滑的皮肤,迷人的腰……忽然,谈生张大了嘴巴,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他发现,老婆的腰下面,竟然是一副枯骨!

老婆也被惊醒了。她看着张着嘴巴、举着火烛的谈生,叹了一口气,说:“你为什么不遵守当初的诺言呢?既然事已至此,我只有实话实说了。我不是人,而是鬼,如果你再忍耐一年,我就能活过来了。现在,我们的缘分已尽,该说再见了。”

谈生慢慢从惊恐中清醒过来,想想当年清苦的光棍儿生活,再想想这两年的幸福日子,肠子都悔青了。谈生赶紧向老婆道歉。老婆双眼流泪:“情已散,缘已尽,不要再说了。只是苦了孩子。你穷得叮当响,怎么养活他呢?现在你跟我走一趟,我给你们整点生活费。”谈生跟着老婆来到一座豪宅,老婆拿出一件华美的衣服交给他,让他卖掉养活儿子。说完,她撕下谈生的一片衣襟,转身不见。

谈生无奈,只好拿着衣服去路边摆摊儿。睢阳王的家人看中了这件衣服,给了他一千万钱买了下来。睢阳王见到衣服后,倒吸了一口凉气。他马上命人找来谈生,厉声说这衣服是他死去女儿的,问谈生是从哪里弄来的。谈生吓坏了,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睢阳王不相信,立即和谈生一起去女儿的墓地查看。坟墓上枯草萋萋,完好无损。打开坟墓,女儿的衣服已经不见,只是女儿手里,拿着谈生的那片衣襟。睢阳王又叫来谈生的儿子,仔细一看,竟然和女儿长得十分相像。

天下竟有这等奇事。睢阳王不敢相信,又不由不信。他认下了这个女婿,后来,还推荐外孙做了郎中(官名)。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只是可怜了墓中的那位妙龄少女。她天生丽质,姿容无双,十五六岁,多么好的年纪,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却不知什么原因,香消玉殒,黯然离世。她一定心有不甘吧?为了重返人间,她不惜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光棍儿,想通过这样的办法,实现生命的轮回。她差点儿成功,可那晚的一缕微弱烛光,又将她送回清冷的墓中。从此,她只能静静地躺在那里,忍受漫漫长夜。

但她并没有因此怨恨丈夫,临走时,还让丈夫卖掉了自己的衣服,以养活儿子。她又怕丈夫日后蒙受不白之冤,带走了那片衣襟。她是个有情有义的鬼魂。

民间聊斋鬼故事第三篇-响马

咸丰初年,太平天国运动刚刚兴起,与此同时中国的商业经济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当时的山东经济颇为繁华,道上来往的客商也是络绎不绝。却说这一日有一个叫党九的济宁商人准备去京城进货,此人年约三旬,平日专到外省去贩卖布匹,数年间经常是只身一人四处奔波。这天早晨他辞别家人,如同往日一样带上一千两银票便骑着马出了门,待走到日头西落的时候便找到一家客栈休息,进门一问店家恰好还剩下一间客房,于是党九便将马匹和行李一一安置妥当住了进去。他前脚刚在大堂坐下准备喝茶用饭,后脚就见一个白衣少年赶着一辆马车来到了店前,张嘴便向掌柜问道:“有没有住宿的单间?”掌柜连忙回道:“客官实在对不住,店中所有的客房都已经住满了。”只见这少年面有难色的对掌柜的说道:“前面至少还要再走几十里方才有客栈,可是此时天色已晚难以赶路,还请掌柜的行个方便,给我找个下榻之处,至于价钱那是好说。”

店主人听他讲的诚恳,又想多赚一点酒食钱,于是便对他说道:“我这本来还剩最后一间房,可是刚才已经被这位客官住了,单间是没有了,若是你愿意,可与他同住一间房,反正我每间房都有两张床铺,只是须得这位客官同意才是。”说着便用手指了指正在堂中喝茶的党九。少年听得此话,急忙来到党九面前,向他拱手作礼道:“出门在外,还请您能给行个方便,借宿一宵。”党九刚才早已将二人的对话听个满耳,此时抬头一看,只见这少年大约十八九岁,身材颀长面色蜡黄,似乎有病一般,唯独面上一双眼睛灿灿有神精光四射。党九见他温文尔雅谦和有礼,不由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便答应了,还对他说道:“都是出门在外之人,理当互助才是。”少年见他应允下来,心中大喜,忙对他拱手道:“如此就多谢了。”于是转头让店小二将马车停放好,把行李搬进房中,自己却来到堂中坐在党九对面,看到桌上只有两个馒头一碟素菜,连忙让小二上几个荤菜再打上一壶好酒,随即将银子一并付了,邀请党九和他一起享用。

党九心中过意不去,口中不住推辞,少年却一再坚持,于是他无奈之下便接受了,和少年一起吃喝起来。觥筹交错间少年自称姓黄名博,也是山东莱州人氏,此次是要进京应试。党九见他性格豪爽出手大方,再一听目的地也是和自己一样,不由心中喜悦,觉得刚好可以做一个伴,这样路上既能排解寂寞也能安全一些,于是便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黄博,黄博一听大喜,说自己正愁一个人赶路无聊,既然党九也是去京城,两人一路最好,这样也有个解闷的旅伴。两人谈性渐起,越说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这酒一直喝到二更已过才醉醺醺的互相搀扶着回房休息了。

民间聊斋鬼故事第四篇-山魈

在东北的深山老林里自古就流传着许多鬼怪吃人的传说,其中最出名的恐怕非要数“山魈”莫属了。

一、传说

话说我家是住在大兴安岭中的一个小村子,靠山吃山,与世无争倒也衣食不愁。在我十几岁的时候,一天和村里的几个伙伴一起到山里去“赶山”。所谓“赶山”就是在农闲时到山里去转转看能不能捡一些山货回来,一路无话。

我们不知咋的就走到了"老爷山",山中有一座“老爷庙”因此得名。据说庙中供奉着一位清代的大将军。这"老爷山"平时在村中的老人们眼中是一块禁地,说是以前有一位“赶山”的村民到老爷山中捡回了一棵“6毗叶”的老山人参,却不想那株老山参挖出来,有一股牲口死掉腐烂的恶臭,那人当时大惊心想可能是进山是没给山中的“精怪”烧香所以惹怒了山神老爷。想到这里他身上已是起了一层白毛汗,当即把那山参在刚才挖的坑里埋了,磕了几个头就返身跑回了家。从此他经常说在晚上看到一个手持大刀身穿铠甲但却看不清脸的将军要他去“老爷庙”服侍他。就这样没过几年那人就死了,至于他是不是真的去“老爷山”服侍那位将军没人说得清楚。

从此“老爷山”就成了村里人心中的禁地。如果谁家的孩子不听话他父母会说:“再不听话就让你去老爷山服侍大将军去”。

二、进山

不过这些传说对我没什么影响,而且又是在那十几岁的年纪所以就想既然来了不如进去转转没准还能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我提出这一意见其他的伙伴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仗着人多也就同意了,只有燕子反对,燕子说:“这老爷山去不得,去了非得整出事不可,就算不出事,被村长知道了那也不是闹着玩的。”被她这么一说其他几个刚才那点勇气也就泄了一半。

我想这还了得平时天天在村子里呆着这人都要生霉了,好不容易有个这样的机会找点乐子说什么也不能回去,我刚想说几句话给他们打打气顺便说服燕子。一直站在一旁的黑子憋不住了就说:“咱们只管放心的进山,如果没遇着什么也就罢了要真遇见了你们都别动手呆在一边看咱爷们非把它整趴下不可,至于回去要是我爹真想揪咱们一个错,没事我给顶着”。

这黑子真是人如其名不仅皮肤黝黑跟张飞似的并且虎背熊比村里其他一般大的孩子高了足足两个头,又兼那一身蛮牛一般的力气连村里的大人都没几个是他对手,而且村长就他这么一个儿子自然宝贝的不得了,可以说对他是言听计从。所以他这么一说别的几个伙伴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当即挽了挽袖子进山。

以前自以为经常在山里乱转对山里的一切都了若指掌,今天进了“老爷山”才知其特别之处。山中总有那么一缕瘴气萦绕不散,山里人对瘴气再熟悉不过了,别的地方的瘴气都有形无质,有色而无臭。但这老爷山中的这股瘴气却又一股淡淡的腥味,并且感觉它是粘的让人十分的不舒服。

所谓瘴气其实不是像传说的那样闻了就会死,瘴气其实就是树叶腐败升腾起的一股清气,对某些兽类可能有一定的威慑作用比如狍子,野猪。对人其实无害。所以我们也就没它当一回事。

一行人越往里面走越是觉得不可思议,那“老爷山”里面的植物与外面的可以说是有着天壤之别,那些植物生长在这满是瘴气的林中却显得分外的妖娆,好似少女的微笑般迷人但无处不透露着诡异。

民间聊斋鬼故事第五篇-明清奇闻异事之桃李

阳春三月,好风光。山西大同府街上车水马龙,游人如织,也是一派热闹景象。街头转角一个胡同口种着两株桃树,枝头繁花点点,春意正浓。那胡同里尽皆是些二三层的雕琢木楼,门口牌匾或写“丽春苑”,或题“风流居”,每栋楼上都站着四五个衣着艳丽的年轻女子,浓妆艳抹媚眼如丝,不住挥着手帕招呼着楼下的行人,莺歌燕啼,与春色倒也般配。此地便是大同府最有名的花柳巷,来此寻欢作乐的富商公子多不胜数,一到开春时节更是游人倍增,据说连总督大人都曾偷偷来过这里。从巷口左数第二幢是座三层木楼,比其余木楼似乎都高一些,也阔一些,门口一张黑匾上书着“不思归”三字,想来是欲让人一入此温柔乡便不再愿回家了。只是有来便终究会有去,此时便从门口出来一个三十余岁的清秀男子,一身锦缎长袍,头戴一顶圆帽,小腹微隆身形略胖,一副养尊处优的模样。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龟奴,躬着身子不住道:“大官人走好。”那男子随手从袖中摸出几文铜钱打赏,龟奴面上谄笑更甚,身子也弯的更低,口中忙不迭道:“多谢官人,多谢官人。下次若有新的粉头来,小的必将提前告知,包您乐不思蜀。”一边说着,一边将男子送至巷口才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这男子满面春色口哼小曲,沿街便摇摇晃晃的向家中走去。路上偶遇熟识之人,笑着招呼他道:“吴官人,今天又去快活了?也不知哪朵鲜花折了你手?”男子也笑着摇摇头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你等俗人自不知花之乐,亦不知我之乐啊。”路人闻听纷纷掩口而笑,男子却似毫不在意,悠悠然便转身走了,颇有些“众人皆醉我独醒”之意。原来此人姓吴名积羽,乃是大同府的一个富商,早年父母双亡孑然一身,遂变卖家产负贩江湖,十数年间起早贪黑含辛茹苦,以天地为庐舟车为宅,到而立之时终积起万贯家财,这才回大同买宅购地添置婢仆,成为一方巨富。只是他生性佻达,惯于一人,大富之后也不愿娶妻,欲图个自由快活,唯喜青楼烟花之地,隔三岔五便去寻欢作乐,每次都要留宿二三日,始终乐此不疲,又犹为钟爱雏妓,每每闻听来了新人,必花重金包宿,因此花柳巷中家家皆把他视作财神,每逢他来便争先恐后出门相迎,唯恐丧失一个发大财的机会。前两日那“不思归”新买了个十四五岁的妙龄女子,吴积羽得知后便急忙赶了去,花费巨资将那幼雏连包两夜,直至今日方才心满意足得胜而归。回家路上他一想起那两夜的风流快活,便觉神清气爽意气风发,只待休息几日后再去寻个新鲜。

等回到家中早有婢女将酒食端上,他吃毕饭后又洗了个澡,这才躺下歇息了。不想待得第二日一早醒来,正欲起身时忽觉一阵头晕眼花,伸手一摸额头滚烫,竟然是病了。吴积羽想只怕是夜里受了风寒,急忙叫家仆去请郎中来把脉,又开了方子熬药,可一连几副药下去病却始终不见好,反而愈发重了,又待得数日过去,居然卧榻不起了,连接换了几个郎中也无益,每日昏昏沉沉水米不进,唯靠婢女将药慢慢灌下。这一日他饮了药刚刚躺下,正浑噩间忽见一满脸虬须的皂衣差役推门而入,径直走至他床前,不由分说便将手中一条粗大铁链将他兜头套住,大喝一声道:“快随我走!”吴积羽心中大骇,寻思自己平日并未曾有过那作奸犯科之事,怎的有官府的衙役前来捉拿?正欲开口相询,却见那差役将手一抖,已将他从床上拽起,拉着便出门而去。吴积羽心中大惊,急忙高声呼叫,可婢仆们却仿佛听不到一般。此时那皂衣差役回头瞪着双眼瓮声道:“你大限已至,尚不自知吗?”吴积羽闻听此言,心中咯噔一下,回头望去,房中床上躺着的不正是自己么?至此方才明白自己已为孤魂,而那皂隶定是地府的勾魂使者了。惊惶间不及多想,唯觉身子虚若无骨似有似无,双足飘然不能沾地。室外天昏地暗方向莫辩,皂隶在前不住催促,心中苦不堪言。

约有半个时辰方到一城,皂隶牵着他穿门而入,遥见城中有一府衙巍峨高耸,气势昂然。那皂隶脚下不停,拉着他便进了府衙,连接穿过三道门庭,方见一宽阔大厅,厅上灯火通明,黑压压的跪着数十人。皂隶回身解下铁链,对他喝道:“你就跪在这里等候发落。”吴积羽心知这必是阴府,心中惧怕难言,只得依言战战兢兢的跪在堂下,回头见其余诸人,皆披头散发匍伏于地,也不知是什么模样。过了片刻,忽见东边大门打开,十数个紫衣官服之人鱼贯而入,分坐两旁侧席。顷刻又听钟鼓齐鸣,随即一人从厅后而出,坐在正中。吴积羽悄悄抬头看去,却见此人身着道袍,头戴雷巾,身形魁梧器宇轩昂,居然是个赤面老道。两旁诸官一见皆起身为礼,对这老道甚是恭敬。不多时又见一黄衣小吏手抱十数卷案薄走上大厅,西首一官虎面虬须,拿过一卷便检阅起来。看了片刻,忽抬头愕然道:“此人命数未绝,何以将他抓来,莫不是皂隶捕错了?”言毕便将手中案卷恭恭敬敬的递交给老道,请他审阅。老道翻阅数章,面色始惊后怒,吩咐将案卷传于众官审视,待众官看毕,尽皆变色。虎面虬须之官大喝一声道:“将吴积羽带上堂来。”随即便有皂隶将吴积羽头发抓起拖至堂上,吴积羽心中惊骇莫名,跪在地下连头也不敢抬。虎面官员怒道:“检你案薄本命数未到,奈何残害如此多的柔弱女子,实是罪不可恕!”此时西首一官起身道:“此人宜当绝其命禄,罚为娼妓,方才显公允之道。”众官听罢纷纷点头称是。那赤面老道却摆摆手道:“不然。凡世上之人所犯淫债,报应需于生前。若是转轮之后,则死者一无所知,生者又何罪之有?虽然罚为娼妓,实则还不如不罚。因此我欲变通一下,诸位觉得意下如何?”众官闻听面面相觑,似乎颇有为难之意。老道起身笑道:“此事不难,但凡听我安排即可。”诸官听罢皆俯首称是。老道便命皂隶先将吴积羽带出厅外,等商议之后再做发落。

以上就是民间聊斋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聊斋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830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