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老牛成精民间鬼故事鬼故事一民间民间灵异故事、有关潮汕民间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第一篇-乡村鬼事

1

大升出门时杏在后面叫骂,说你个死人正事不干就知道死出去疯,你走我就死给你看。大升回过头来,说你他妈的闹腾啥呢整天,有劲呢是吧,阴天拉拉的我去打个牌么,叫什么丧。

头也不掉的就走了出去,外面的雨还淅淅沥沥的下着,路上一滑一沓的,走到半路上碰到了六宜。六宜叫他,说去打牌呢大升。大升说啊,去打牌。两个人就一前一后的去得皮家的小店。

得皮家在庄头开了个小店,三间屋,中间正门一进屋是卖东西的,两头房里各摆了张床和桌子,每天有庄上人来他店里打牌打麻将。今天下雨,没事的人多,西屋里的位置已被人占着了,东屋里桌子上的已经坐上了两人,看大升和六宜来了就站起来说正好正好。等两人坐下来后叫得皮拿了副扑克来,打升级。

只打了几牌,杏就找来了,站大升边上看他打,等大升将手里的那把牌出完后,才开口说话。杏说大升你给我回去,家里有事呢。大升见杏进来就知道不是善事,也就没拿正眼看她,等杏一开口,他火腾的就上来了,说一天到晚的我苦死累死下雨天打个牌你还管着不让,你妈的给天你是皮痒痒了还咋的?

杏不再说话,掉头就走,出了门口又回过头来,说大升你等着看。

大升不再管她,低下头打牌,心情却一团糟了起来,手气也背了,一会儿就被对方进了两锅。他们是三锅两胜,输了两锅就算输了,六宜一边埋怨一边掏钱,说大升你打什么臭牌,不打了。

大升一肚子窝囊,将钱掏出来往桌上一扔,说不打罢了,走家。

一个人就气狠狠的出门回家。到家后时看到儿子得开拖着鼻涕站在屋檐下正往路上张望着,大升就问儿子,说得开你望哪个呢?

得开说妈将门关了不让我进屋,我没落去就只好在这看人了。大升嘴里说你妈将门关起来做啥的伸手就将儿子搀着回家,到门口后门果然被杏从里面给闩了起来。大升叫门,说杏你将门打开,做啥呢装神弄鬼的在屋里。

叫了半天没人应声,感觉有点不对劲,就一脚将门踹开,门一开一股冲鼻的农药味就扑了过来。大升吓傻了,几步跨进东屋里头,眼见杏一动不动的正趴在床前的地上。

大升抱起她,嘴里叫着杏……杏你咋了,你咋这么傻呢?然后将杏又放下来,跌跌撞撞的往屋外跑,一边跑一边叫,救命啊救命啊。

隔壁的二叔二婶被他叫声吓坏了,跑过来说啥事啊大升,大升疯魔般的说杏喝药了杏喝药了,脚下不停往屋后跑,只跑到得皮的店里,说得皮快快快……杏喝药了,快将你车开上送医院啦……

嘴里就嚎啕了起来,人却已经瘫倒在地上。

得皮头皮炸了起来,赶紧就从屋里拿了摇把去发动他的农用车,嘴里大叫着屋里打牌的人,说快跟我去几个人,一屋子人就哄的全部往大升家跑。

大家七手八脚的将杏弄上了车,顺手从屋里床上拖了两床被子包着,农用车就突突的往镇上奔,大升坐在车斗里将杏的头抱着不停摇晃叫唤,杏只嘴里有白沫出来,眼却一直紧闭。

到医院后,医生出来摸摸杏的脉象,再用手电看看她的眼珠,说送来晚了,拉回去吧。

民间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第二篇-一嘴烧灰

清朝嘉庆年间,四川剑门,一个名叫周三虎的人被火烧死了。据目击者说,那天夜里四更时分,暗娼关茂子家突然传出繁密的爆炸声。不大一会儿,一片红云腾空而起,烈焰蹿出屋顶,满天火星密如骤雨,交相激射,映得天空一片通红。

关茂子披头散发,赤着一双脚逃出屋外,大呼小叫惊动了附近的邻居街坊。众人忙取来脸盆水桶提水泼洒,可哪里还扑灭得了?不到一个时辰,屋塌柱折,好好一座宅院,化作一片废墟。周三虎像个炭将军似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个孔武有力的彪壮汉子转眼间就被烧成了一段焦木。

时隔一天,周三虎的几个朋友一状告到县令居大人那里,说是关茂子杀了周三虎,然后放火烧的屋。居大人少不得将关茂子传来。关茂子是个二十不到的年轻妇人,白白的面皮,圆圆的脸蛋,长长的眉毛,薄薄的嘴唇,纤纤的柳腰,小小的莲足,一步三扭腰,是个十足的娼女。

居大人问道:“本县问你,着火时你在哪里?”

关茂子抽抽搭搭道:“民女也在卧室里,与他在同一张床上。”

“那为什么你能逃出来,他一个大男人反倒被活活烧死?”

“回大人话,这夜周三爷天未曾黑到的我家,一直由小女子陪着喝酒,喝到半夜已是烂醉如泥。火起时小女子惊醒过来,再三推他拉他,他就是不应。他的身子蠢重,少说也有两百来斤,小女子哪里背得动他……后来火势越烧越旺,小女子只好只身逃了出来。”

居大人道:“有人告你是先杀他后放的火,你有何话说?”

关茂子道:“这是因为告状人贪图民女美色,小女子曾经得罪过他们几回,他们怀恨在心,要害死我。望大人为民女做主。”

居大人先叫她下去,然后叫来了本县有名的仵作郎进天。

此人五十来岁年纪,形容枯槁,满腮灰白胡子,模样猥琐,似一个市井老光棍。只是他祖传仵作这一行,对于验尸鉴别极是在行,居大人对他着实看重。居大人带了郎进天及一干公人,来到了火烧现场,见屋坍瓦碎,余烬还在冒烟。周三虎已被人抬到瓦砾堆旁的一个临时搭建的验尸棚内。

郎进天走进验尸棚,先朝尸体一拱手,口中念念有词道:“公务在身,得罪莫怪。”说完取下背上的小包裹,打开来,里面是些铁签、小刀、剪刀之类。他先在尸身上下喷足了烧酒,两手各涂抹上一层蜡,这才翻动尸体,正反上下看了看周三虎已被烧成一段臭烘烘焦炭的身子,最后取出一根铁签,撬开他的嘴巴,低下头去细细张望了一番,然后放下铁签,一动不动地站着,半晌,自言自语道:“凡是活活烧死的,不论喝得多醉,自然而然双手张开护住头面,因为脸是人身最难忍痛楚的所在。可眼下他双拳紧握,这多是被勒死、闷死的,更何况……”他双手一拍,又道,“可赵、周二家,已成世仇……只是,如果我……”

这样站了足有半盏茶的工夫,然后他弯腰就地抓起一些什么东西,背着棚门口,在尸体头部做了几个小动作,最后掸掸手,出来对居大人道:“据小的验证,此人确死于火烧无疑。”

站在边上的周三虎的朋友二麻子叫道:“你郎光棍整日醉生梦死的老酒鬼一个,凭什么将尸体翻个身,望上两眼便知晓是怎么死的?”

另一个叫三吊子的也骂道:“瞧这个婆娘,果然想得一条好计,以为杀了人,只消焚尸烧了,定然辨认不出来。偏这老光棍还帮衬她。” 关茂子哭哭啼啼道:“你这个遭千刀的小子,不就因为上次我怕染上你的瘌痢不肯接待你过夜吗?却来欺负一个无依无靠的妇道人家。这样口口舌舌的乱说,就不怕死了鬼王剜你的舌头?”

郎进天也生气道:“瞧你们,瞧你们,连我也骂进去了。也好,我叫你们心服口服。居大人,请吩咐人取来死猪、活猪各一口!”

居大人头一点,吩咐差人马上照办。

民间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第三篇-旧巷棺材铺

民国时期,各地都流行土葬,即使是达官贵人也嘱咐家里人注意风水,一定要葬在宝地,这样不仅仅对死去的人好,而且也对后代子孙好。因为土葬盛行,所以棺材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了,孙家就是靠棺材发家致富的。旧街是双溪镇最小的最旧的一条街,平时谁也不愿意靠近旧街,但是一到家里有什么倒霉的时候,或者有人死了,就一定要到旧街去,尤其是要找旧街街尾的孙家。

旧街的店铺,做的生意大多数都是“死人生意”,所以开门的时间很短,早上日上三竿了开门,晚上在太阳落山之前一定要关门休息,祖祖辈辈都是这么传下来的。到了孙阳这一代,已经不那么重视传统了,乱世里生活不好过,生意自然就不好做了。不过人总是要吃饭的,孙阳就想把旧街棺材铺的名号打起来,这样才有活路。特别是这个时代,土匪,官匪,军匪出没,死于非命的人也特别多。穷人家买不起棺材,但是稍微有一些资本的人家,就会希望买一副棺材。旧街棺材铺的机会来了,谁能够没有棺材?

这一天如同往常一样,孙阳吃完了早餐才慢悠悠的开门,一直等到了太阳快要下山了,也没有一个顾客上门,正当他准备关门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双手,就扒在门口上。孙阳的心跳了一下,他想起来去世的老父亲跟他说过的许多棺材铺的禁忌,可是也没有说过这样的……鬼上门了啊……孙阳打算强行关门的时候,那双手露出来更多的部分了,看得出来是女性的手臂,还有细细的声音:“老板,等等,我要买……买棺材。”

“你走你的阴间路,我做我的活人生意,”孙阳不敢看,就这么说。一般而言鬼怪不会为难棺材铺,否则就是在毁自己的路。这时候,她出现了,是一个穿着破烂,皮肤白皙,黑色的长头发散着的女子,她竟然噗呲的就笑了:“你说什么呢?我是来给我弟弟买的……我弟弟,病死了。”说到这里,她又悲伤起来,眼睛立马就红了。

孙阳这个时候才有胆量看她,原来是一个清秀的姑娘,看得出来是逃难而来的,也许之前还是一个大家闺秀。这个乱世,太多的人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了,孙阳动了恻隐之心,竟然又把棺材铺的门打开了,说:“进来吧。”这时候夕阳已经完全沉下去了,没有了光亮,幸好天还没有非常黑。女子身后有一个小拖车板,不用说板上放着的一个男人就是她死去的弟弟了。

死人不进棺材铺,这是祖传的禁忌。孙阳不是不明白,但是看着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大晚上带着一个死人在大街上晃荡,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棺材铺已经开了几代人,也没有听说过出什么事情,也不见得祖辈们都遵守规矩,孙阳决定破例了。

孙阳不仅仅让女子进了门,而且主动的把她的弟弟拖了进去,就放在大厅里。大厅两边放着的都是棺材,中间的灵位处敬供着贡品,孙阳说:“把他先放在这里,明天天亮了再处理,你看行吗?”

女子自然是感激涕零,进了门就千恩万谢,还说:“我叫孟莉,我弟弟叫孟辰,我们家原本是在北平的……没想到一路逃难就到了这里,弟弟自幼身体就不好,没想到前不久就……”说着说着,孟莉就又哭了起来。孙阳一看这哭的梨花带雨的,心疼起来,赶紧安慰,说:“没事,孟姑娘不必难过了,如果姑娘不嫌弃,这棺材铺也是你家,孙某人虽然没什么家底,多养一个人还是做得到……你弟弟,我也会当做自己的弟弟来对待……”

孟莉没想到孙阳这么热情,更加感动了,泪眼朦胧的说:“谢谢孙公子,孟莉以后为您做牛做马,为您洗衣做饭,今晚的晚饭还没有做吧,我这就去做。”孙阳心里自然是满意的,他收留孟莉怎么可能没有点私心,在这个乱世,娶个媳妇何其困难,而且他就是一个卖棺材的,没钱没有地位,还不吉利……孟莉长得又那么漂亮,用一副棺材换一个媳妇,值得了。

趁着孟莉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孙阳开始观察起她死掉的弟弟——孟辰。听孟莉说,孟辰已经死了好几天了,她一直也没有找到人帮忙,可是又不能把弟弟丢在路边暴尸荒野,所以一直用拖板拖着。孙阳觉得有点儿奇怪了,孟辰身上一点儿死人的气味也没有,虽然呼吸没有了,身体也是冰冷的,可是身上就是没有气味……现在是夏天,按道理说早应该臭了……

这时候孟莉从厨房走出来了,说饭已经做好了,她问孙阳:“怎么了?我弟弟怎么了?”孙阳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想了想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没准……她弟弟身上真有什么事情,但是她不知道,说出来也是徒增烦恼,不如解决了之后再说。棺材铺旁边就有高人,平时卖点寿衣糊口,经常出去云游……估计也快回来了。

“吃饭吧,明天我就把你弟弟下葬,”孙阳为了让孟莉安心,这么说。不得不提,孟莉做饭的手艺非常好,孙阳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还伸手去碰孟莉的手,发现孟总手也是特别的凉。孙阳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孟莉的手怎么也跟她弟弟的手一样……

“被你发现了呀?”孟莉笑了,这么说,她身上倒是有一股臭味,孙阳一直以为是逃难的时候没机会梳洗,所以发臭。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孙阳想说话,想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他觉得头晕眼花,意识模糊。他意识到了,饭菜里下了药。这个时候,应该死掉的孟辰坐起来了,和孟莉相视而笑。他们一起坐在桌子旁边,把手伸向了孙阳……

传说,在民国时期有一种“流尸”,即已经死亡的人,还能够保持自己的形体,游走在世间,再以活人的阳气为食,保持自己的形体……孟莉和孟辰,就是这样的流尸。

民间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第四篇-诡蜃录

民国初年。山中小镇柳林坡。

这天清晨,夜雨初歇,雾气昭昭,早起的乡民金大牙刚走出院,就瞄见街坊陈麻子手拎麻袋,正屁颠屁颠往野外跑。

陈麻子生性懒散,贪吃贪睡。以致年近四十仍打着光棍。今儿个,他咋变勤快了?金大牙心生纳闷,蹑手蹑脚跟上去一瞧,不觉暗吃了一惊。

这老光棍中邪了,正一袋接一袋地往家里背石头呢!金大牙想问他,在搞啥鬼名堂?哪知他眼神僵直,抄起块石头兜头打来:“滚!金子是我的,谁敢抢,我弄死他!”见此情形。金大牙哪还敢多嘴,撒丫子就往六伯家跑。

在柳林坡。六伯很有威望。他的姓氏也很怪,复姓叱奴。据传,叱奴家族渊源古老神秘,每隔几代就会出一个能窥见不祥之物的天眼通。但对此说法。六伯向来三缄其口。可同样是在这日早晨,他出门遛弯儿。一眼就瞧见金大牙正搂着一棵大树,如见了绝色女子般嘿嘿傻笑。还拱起嘴巴又亲又啃。眨眼工夫,就啃落了一地的老树皮。嘿,又疯癫一个!六伯快步走近丑态百出的金大牙。只一眼,便嗓门陡高:“孽障,还不快滚?”这时,又有几个乡亲走来瞧热闹。听六伯这一嗓子。众人不由得打了个激灵。显然,他骂的不是金大牙,而是迷了他心智的东西!果不其然,叱骂声落,金大牙醒过了神,懵头懵脑地说:“咦,我这是咋了?六伯六伯,陈麻子中邪了。拿着石头当金子呢!”

六伯急忙带人去寻陈麻子,这其中,也有陈麻子的老娘。两下见面,麻子老娘扬手便是一个耳刮子,“啪”,不仅打醒了陈麻子。还打出一个匪夷所思的香艳故事来:昨夜。有个年轻女子进了他的屋,问他想不想发财?随后,年轻女子带他去了野地。放眼四望,嚯,遍地都是金银珠宝哇!陈麻子亢奋不已,已往家里背了好几十麻袋。

明摆着,金大牙和陈麻子都被邪祟附了体。那这邪祟,会是啥?众人正自惴惴,就听一阵冷哼破空传来:“叱奴老头,你吃饱了撑的吧?也太爱管闲事了!”“哼,这闲事,我还真就管定了。”六伯道。“好,那咱就比试比试!”“一言为定。”六伯接了招。“六伯,它、它到底是啥东西?”已恍若梦醒的陈麻子和金大牙战战兢兢,觍脸问道。“千年蜃妖。”六伯神色一凛,说这蜃妖远比花妖树精更难对付,白天有阳光,它蛰伏幽洞,只在早晚和阴雨天出没,可随心所欲变幻成各种形状。比如,方才它依附于树,并化成美娇娘模样,直迷得金大牙五迷三道啃树皮。说着。六伯又瞥了陈麻子和金大牙一眼,“人心不古,才会招惹上它。”

人心不古,诡变百出。近几日,金大牙心痒。总想进城去逛逛风月楼。而陈麻子也动了邪念。在柳林坡北面,有大片的百年老坟,他打算盗几座,碰碰财运。可尚未动手,蜃妖便找上了身。六伯说,等他捡的石头堆满屋,就会坍塌变成坟墓埋了他!这蜃妖,也真够阴毒的。陈麻子胆突突地问:“六伯,你打算和它咋比试?”“它和我约定,只要我能寻到它,困住它。就算赢。”六伯回道。“我家有杆老猎枪。我跟你去,轰死它。”金大牙附和道。六伯欲言又止,摆摆手自顾走远。

这一点,六伯岂能不知?可是,别说柳林坡,放眼世间,又有几人能摆脱得了名利色?求名取财本无错,但要有道有度。而蜃妖所蛊惑的恰是心存非分之人。想当年,祖父也是天眼通,也曾斗过蜃妖,最终输得一塌糊涂。因为他带去的帮手全着了蜃妖的道。这次,要带上陈麻子、金大牙之流。十之八九会见钱眼开,见色眼亮,重蹈覆辙。还是单刀赴会吧。

当晚。六伯背起亲手扎制的十余支火把,点起桐油“气死风”,走进了深山老林。他有天眼通,寻到蜃妖栖身的阴暗洞穴不在话下。最紧要的是如何困住它。逼它告饶。边走边寻思差点撞进住在镇东首的孙屠夫怀里。“六伯。你这是干啥去?”孙屠夫问。“我去会个朋友。”说着,六伯突然出手抓向孙屠夫。“孽障,都是老中医,也敢给我开偏方!”

敢情。两下乍碰面,六伯便瞧出这孙屠夫乃蜃妖所化。蜃妖的能耐确也不小,抢过六伯的“气死风”扔向山下,随之消散无形。糟糕,灯没了,只能借着月光摸索前行。兜兜转转又绕了大半个时辰,六伯站在了一眼极为隐秘的山洞前。观望半晌,六伯点燃了两支火把。一支插于洞口,封住出路:另一只擎在手中,弓腰慢慢钻了进去。行至宽阔处,六伯刚直起身,顿觉阵阵阴气扑面而来。

是蜃妖。要克制、驱散这股子阴气,唯有点起全部火把。插遍幽洞的每个阴暗角落。可这厢正要动手,顿见乱石如雨,劈头盖脸砸来。“叱奴老头,认输吧,你不是我的对手!”狂笑声中,洞里现出了金大牙的模样。“金大牙色迷心窍,活该被捉弄。”紧接着,那影子又变成了陈麻子。孙屠夫:“陈麻子心怀不轨,意图盗墓,还有孙屠夫,老奸巨猾——”“世间自有法度。由不得你胡闹。”六伯沉声回道,“念你修行千年。并非邪物,我叱奴守礼无意毁你道行。若你任性妄为,那就别怪我无情!”“就凭你一个干巴老头,又能奈我何?”

谁能想到。蜃妖狂言脱口,顿见洞口处灯火通明,一支支熊熊燃烧的火把顿将洞内映照得如同白昼。是柳林坡的乡亲们来了!蜃妖几次欲侵入、迷惑前来助阵的乡亲与他为敌,均未得逞,到最后不得不缩身进石缝。惶恐大叫:“叱奴老头,修行太寂寞,我才会出去找乐子,并未害命,求你放过我吧。”心存歪念。私欲膨胀,蜃妖便会乘虚而入。但这次,他失手了。

因为。尾随六伯而来的那些村民,都是母亲,是陈麻子、金大牙、孙屠夫等人的老娘。娘心宽厚,善良慈爱,自是百邪不侵!

经历了这番可怖诡遇后。陈麻子变勤快了。金大牙也本分多了。孙屠夫亦撅了那根坑人秤。从此本本分分做生意,柳林坡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而那夜,六伯宅心仁厚放过了蜃妖。蜃妖倒也信守承诺,再没作乱。不过,只要洞察到谁起了歪心。六伯就会警告道:“你就嘚瑟吧,蜃妖盯着你呢!”

民间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第五篇-运河七鬼

雍正初年。千里大运河上活跃着一群劫船害命、犯案累累的水贼,因其由七人组成,又奸猾似鬼,人称“运河七鬼”。为首的叫黑七,为人最狡黠,在他指挥下,运河七鬼驾驶着一艘双桅牵风大帆船,在运河上来去如飞,官府都拿他们无可奈何。

这年初秋,运河七鬼来到了苏北古黄府南门外的运河码头,抛锚后准备伺机作案。因初来乍到,黑七命皮老三在船头望风,其余几个全钻进篷舱中呼呼大睡。没过多久,皮老三看见一条独帆小木船正向他们靠近。小木船上的船老大是个满脸紫须胡子的精壮汉子,帮着摇橹的是两个十来岁的小孩子,看来是父子仨。说时迟,那时快,紫须汉子操起一根竹篙, 往水中一点,竟“呼”地一下落在了大帆船的船头。

“你……你要干什么? ”皮老三大叫起来,舱中的黑七他们也全惊醒了,一个个跑了出来。紫须汉子将竹篙往篷舱边一靠,双拳一抱:“如果在下没猜错的话,你们是大名鼎鼎的运河七鬼吧?”七个水贼一怔,一时间张口结舌。紫须汉子嘿嘿一笑: “ 码头上船来帆往,无不忙忙碌碌,只有你们蒙头大睡,打鼾声传出老远,岂不令人起疑?想必你们是准备养足精神好夜里做事,对不对?再者,你们恰好七人,不是运河七鬼又是谁?”这些话令运河七鬼惊骇莫名:此人莫非是官府的捕快?不由得向腰间摸去——大砍刀全在衣里掖着呢!

紫须汉子连忙摆摆手, 笑了笑说:“别紧张,我可不是‘鹰爪子’,也是个吃‘漂子钱’的‘老合’,咱们是‘并肩子’,特来借个火的。”

这番话令运河七鬼放松了不少:这几句是地道的江湖话,“鹰爪子” 是指官府捕快, 吃“ 漂子钱” 就是靠水上打劫为生,“老合”是盗贼的代称,“并肩子”为同道之意,说借个火,也就是想和运河七鬼他们联手做笔“生意”!黑七转了转眼珠,问道:“请问阁下是?”紫须汉子笑道:“在下新创名号,独角蝙蝠!”

原来是个新入伙的水贼。黑七将两个打火的火镰石扔给独角蝙蝠:“火镰石倒有,只是引火的纸媒子没有了, 你自个儿看着办吧。”这一招一来给独角蝙蝠一个下马威,二来试一试他的功夫。只见独角蝙蝠拿过那根竹篙,掰下一节竹梢头,双手一搓,竟把竹梢头搓成了一把蜘蛛线那样细的竹丝。

然后他敲起火镰石,将竹丝引燃,掏出旱烟袋,“吧嗒吧嗒”地抽起来。

运河七鬼顿时咋舌不已:这个独角蝙蝠好神力,即使七人联手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惊服之下,黑七拱拱手,恭问独角蝙蝠要做什么“生意”。独角蝙蝠瞟了瞟船舱,叹口气道:“你们在水道上只能做些小本生意,在下今天邀你们上岸做笔大生意!”

黑七苦笑着摇摇头:“岸上古黄府街道纵横,捕快兵丁极多,而且其中有一个守备使姓赵,武艺高强,军功起家,极是厉害。若是遇上了他,岂不是死路一条?”

独角蝙蝠神秘一笑:“我倒有一计,可让我们发大财,又能逃脱官兵的追捕。只是需要诸位合作,就看诸位敢不敢干了!”

黑七见独角蝙蝠信心满满,不由动了心。独角蝙蝠这才将计策道出,运河七鬼听了,连连道好!不过,生性多疑的黑七又问道:“依蝙蝠兄如此身手和智谋,早该名动江湖,为何至今默默无闻呢?”

独角蝙蝠一声长叹:“有谁生来就甘愿做盗贼?我本是本分的种田汉,练武只为防身。这几年姓宋的上任古黄知府,苛捐杂税多如牛毛,生计日艰,只好带着两个孩子做这水道的生意了!”黑七听了,方才打消疑虑,一拍大腿:“好,这次咱就上岸做回大生意!”

只说古黄府最大的当铺, 名号福泰,店主黄德山,手下有七八个伙计。其实,当铺真正的主人是宋知府。宋知府贪财而狡诈,对百姓刮地三尺心犹不足,又暗中指使同窗黄德山出面开了这家当铺。一来顺便将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寄放铺中;二来钱生钱、利滚利,捞个盆满钵溢!有知府撑腰,黄德山他们狐假虎威, 统一穿着胸前绣着大“福”字的圆领罩衫,极是神气。

这天上午,当铺刚开门,便见一个紫须汉子手提一口式样极其古怪的皮箱走进店来。奇怪的是,紫须汉子不是来当东西的。他自称姓吴,是邻县专做皮箱的皮匠,只因招了三个不成材的徒弟,竟然将他铺子中的六口皮箱偷走,逃到了古黄。吴皮匠报案后带着四个衙门捕快跟踪追来,估摸着三个贼徒弟手中无钱,可能会来当皮箱换钱。因此,他想拜托黄德山留意一下,一旦三个贼徒弟前来当皮箱,速速向吴皮匠他们居住的海天客栈报信。

黄德山起先不想管这闲事,但吴皮匠很大方地送给他五两银子,他连忙一口应承下来。

吴皮匠走后, 黄德山等了一整天都不见有人来当皮箱。日头西落,黄德山正要命伙计关门,却见三个气喘吁吁的汉子闯进了当铺,手中各提两口皮箱,样式和吴皮匠的一模一样。黄德山心中有了底,故意磨磨蹭蹭跟他们讨价还价,暗中让一个小伙计悄悄溜出后门,直奔海天客栈。

以上就是民间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