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简短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简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日本民间鬼故事、民间神鬼故事视频、民间鬼故事鬼阿姨、古代民间道士捉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简短鬼故事第一篇-农村灵异故事

我跟我师父已经二十多年了,我是一个孤儿,是被我师父收养的,我的师傅是一个捉鬼降妖的先生,所以接下来我就把我可以记住的事情说给大家听听,大家相信就相信,不信就当作笑话听听就好了。

我和师傅是在东北的一个农村里,这里就是典型的农村,民风很是淳朴,这也许是东北的特色吧,可是这个表面上安静祥和的村落却不似看上去那般的好,因为最近村子里开始不安生了,怎么个不安生?开始闹鬼了!

那天,我还在睡觉的时候,就被我师傅从被窝里揪了出来,原来是村子里的李二狗家出事了,李二狗的媳妇说他家的男人昨晚回来之后到现在都没醒,怎么摇晃就是不醒,嘴里还一直说着胡话,什么女鬼,什么小河边什么的,这下可把这个娘们吓坏了,于是就来找我师傅来了,她叫我师傅二叔,其实都是称呼,我师傅和我一样,都是外乡人。

“他二叔啊,你快给看看吧,二狗也不知道怎么了,从昨晚到现在就是这幅样子,你看是不是撞邪了?”二狗媳妇焦急的在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

“嗯,你别着急,我先看看。”我师傅此时已经来到了二狗的身边。

只见二狗双眼紧闭的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可是仔细一看又不像,因为他的面色不好看,就是有点黑的颜色,在我们看来就是撞煞了,俗话说的遇到鬼了,一般遇到鬼人都会什么的害怕,所以都极其的容易丢魂,这才会昏睡过去。因为人原有三魂七魄,这魂魄只要是少了一个,人就会昏迷不醒,要是找不回来的话人就会痴呆或者是变成植物人了。

“二狗媳妇,你别害怕啊,这个二狗啊是丢魂了,估计昨晚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这样,今晚我叫你“金鸡叫魂法”你把他魂魄带回来就好了。“我师傅处理这种事情显然是轻车熟路的。

这天晚上,我师傅和我远远的躲在李二狗媳妇后面,此时二狗的媳妇正抱着一个大公鸡站在村口在那边叫唤着二狗的名字,其实这个招魂法比较简单,就是在鸡的脖子上拴着一个招魂铃,只有最亲的人才可以叫魂,因为那个魂魄石毫无意识的,但是会残留着一些本能,只有至亲的人叫才会知道。

可是慢慢的我和师傅发现有点不对劲了,因为按照以前的经验,最多半个小时就会把魂魄找回来了,可是这个李二狗媳妇已经叫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怎么还是没有反应呢?于是我师傅就开了阴阳眼,这一看不要紧,我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只见在李二狗的魂魄后面此时正跟着一个女鬼的魂魄,看样子似乎是好久以前的鬼魂,可是为什么会找上李二狗呢?此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只见我师傅伸手从旁边拿起一截树枝,二话不说就冲到女鬼的身边一阵乱打,嘴里还骂着:“畜生,我叫你害人,再不走我就把你收了,让你永世不得超生。”只见那个女鬼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原来我师傅手里拿的不是一般的树枝,而是桃木枝头。

事后,李二狗没多久就醒了过来,对于发生的事情他已经记不住了,他只记得那天晚上他在朋友那里喝酒到晚上很晚才回来,走到半路的时候,车子突然坏了,怎么都打不了火了。于是就骂骂咧咧的下来看看怎么回事。这时候,在他的后面有一个女人,他猛地转身,差点把他吓死,原来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后来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回家的。对于他怎么回家的我也很纳闷,于是我就问我师傅,我师傅告诉我,人的魂魄只要是没全丢基本都会自己找到回家的路的,跟老马识途差不多一个道理。还有一件事我比较好奇,按理说那个女鬼已经存在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别人不出事偏偏这个李二狗出事呢?于是我师傅就跟我说:“凡事都有因果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把那个女鬼打散吗?首先第一点就是那个女鬼没有害过人,其次就是她找二狗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们不好插手,所以我们只要保证不出人民就好了,明白了吗?”

当我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的时候,谁也没想到这件事还没结束另一件事情就发生了。

原来是隔壁王家的二小子发邪了,要说这个王家的二小子可是真会撞邪啊,光我就经历两会了,第一次是鬼上身,这次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呢。

我和师傅来到他家的时候,我看到他我吓了一跳,只见此时王家二小子满嘴的鲜血,还有鸡毛,似乎是刚吃完鸡的,这可是生吃啊,那个活人能做出这个事情来,一看就知道是撞黄皮子了。黄皮子就是黄鼠狼,这个在我们那边是比较多见的。

于是我师傅二话不说就按住了他,赶紧喊我过来帮忙,我师傅拉过来王家二小子的左手,拿出一个银针二话不说就扎到了王家二小子的大拇指根部,只听那个小子嘴里发生一阵不是人的嚎叫声,那个叫声我形容不出来,反正不是人的叫声。此时我师傅越扎越深,那个小子也就越来越挣扎的厉害,这时候,我师傅问道:“你是那路子的黄皮子,不知道本大仙在此吗?”这时候,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只见王家二小子嘴里发出两个人的声音,一个老头子,一个是他的声音说道:“这个小子把我的房子弄坏了,还赶走了我的儿子,我跟他没完,我恨啊!!!!”说完就昏死了过去,我师傅松了口气,然后来到院子里,看到屋角的一处有一个黄鼠狼洞此时已经毁了。

最后我师傅给那个女鬼烧了一张宁魂符和转世符,又给这个黄皮子重新在山上造了一个“府邸”这才回家。

农村的事情就是这样,你帮了他他就会记住你的恩情,我师傅在村子里几乎比村长的权利都大,不是因为人们害怕我师傅,而是出于心底的尊敬。

民间简短鬼故事第二篇-古墓妖影

明成化年间,浙江湖州的归安,德清,石门三地交界的地方,有一个古墓。这古墓背靠广阔的田野,面对一条宽阔的河流,占地约有两亩之多,虽然规模比较大,但是因为年代久远,加之此地经常遭受水灾,在历经几次洪水之后,当年所种的树木大部分都已经不在了,只余一个华表还孤零零的立着,而墓前的石虎石羊等避邪的雕塑也都倒在地下残破不堪,只剩下五个石翁仲,其中四个久经风吹雨打已然残缺,面部模糊不清,只有一个尚能看清眉目,穿着朝服拿着笏板,站在荒野枯草之中,不过半截身子已经没入了淤泥里。

因为墓碑早已不见,也一直没有人前来祭扫,久而久之连当地人也不知道这个坟墓是那个年代立的,墓主人更是不得而知。但是说也奇怪,附近村民开始认为这是个无主的孤坟,所以前来砍树挖土,没想到回去之后定然会遭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灾祸,或是手脚骨折或是发痴妄语,就连小孩到这来嬉玩偶有不敬,回家也会得病好几天。

时间长了当地人都觉得这个地方有邪气,于是互相提醒告诫,不敢再来这里。后来住在附近的村民发现,在傍晚时分偶尔会看见一个青衣人在墓前一闪而过,他们虽感疑惑,但是对这个古墓已经久存畏惧,所以只要看见就早早回屋,生怕多看两眼就会惹来什么祸患。

更怪异的是每次傍晚在墓前看到这个青衣人,那么第二天的河里必然会淹死一个人。而且这溺死之人不论高矮胖瘦,哪怕刚掉下去没多久就被救上来,也会气绝而亡,整个人就剩皮和骨头,浑身的水分就像被吸干一样,成为一具腊尸。

如此一来附近的居民更为惊恐,于是逐渐远遁移迁,以至于后来这里只剩下孤坟一座,伴着野草枯树一片荒凉。离古墓三里多远有一个不大的村落,只有几十户人家,所居村民都以种地为生。

这村中有一个村民名叫孙宁,三十多岁正当年富力强,家中有一妻子唐氏和一双儿女,大的闺女一十六岁,小的儿子一十四岁。平时一家人耕地种菜,日子虽然过得清贫,倒也是其乐融融。

这年春天唐氏要回娘家省亲,娘家就在河对岸的村子里,路程也不算远,只有数里地之遥,只是中间还要乘船过个河。日上三竿的时候唐氏便带上女儿一起上了路,此时正是初春时节,一路和风习习,鸟语花香。

待得走到渡口边,只见一页扁舟正在岸边等候,这船家也是附近村民,彼此都很相熟,唐氏和船家打了个招呼便携女儿跳上船头,船老大即解缆向河对岸撑去。这女孩本就童心未泯,此刻看见河水碧绿甚是可爱,于是坐在船边脱下鞋子双脚放入水中嬉戏起来,唐氏在旁不住提醒着她不要顽皮免得落入水中,母女二人说话间小船已到了河流中间。

唐氏转头正和船家聊天,突听身后女儿一声惊叫,转头一看只见女儿的双脚被一只颜色发青枯瘦至极的手拉住,瞬间就扑通一声就落入水里,尚在水面拼命挣扎,唐氏不由吓得魂飞魄散,急忙扑向船边,幸亏船家及时反应过来一把将她拉住才没有跌入水里,好在此时水流并不太急,眼看女孩在水里挣扎,船家将手中竹篙伸向水面,想让她抓住将她救起。眼看这女孩双手刚刚抓住竹篙,船家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耳边似乎还听到有人在低声说道:“不要坏我的大事!”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竹篙就传来一阵大力将他拉扯,若是再不放手的话估计连他也会被拖下水去。

民间简短鬼故事第三篇-杀人的油纸伞

一把普普通通的油纸伞,数月内竟连丧三条人命,据说,这是十年前冤魂显灵后的报应……

1。关帝庙血案

事情得从乾隆八年的六月初五说起。

这天一大早,宁波知府培文海刚刚洗漱完毕,还没来得及用早膳,衙役便匆匆跑来禀报,说关帝庙发生了一起命案。培知府听后忙穿好官服,坐着轿子赶奔案发地点。

关帝庙位置偏僻,年久失修很是残破。培知府赶到那儿时,庙里庙外已围了好多人。

血案发生在关帝庙前殿,一个年轻男子仰面倒在地上,脑后有一大摊凝固的血迹。尸体旁边还扔着一块带血的石头,很显然,那是凶犯杀人时所用的凶器。

培知府蹲下身,把地上的尸首仔细检查了一番。

只见死者约摸二十四、五岁,长相俊秀衣着光鲜,后脑被石块砸了个血窟窿。死者身上的衣衫有被雨水淋过的痕迹,脚上的布鞋也在水中浸泡过,联想到昨天傍晚大雨倾盆,培知府初步断定,此人是来庙里避雨时遇害的。

这时,地保走上前,向培知府报告刚刚了解到的情况:“死去的这个后生叫柳俊清,现年二十四岁,家住省城杭州,昨天搭货船来宁波叔叔家走亲戚。”

听到这儿,培知府问:“这柳俊清出门时,可曾带有钱物?”

地保答道:“据同船的人讲,柳俊清随身带着三十两银子。”

培知府又问:“你们赶到关帝庙时,是否发现这些银两?”

地保摇了摇头:“除了这块带血的石头,现场别无它物。”

培知府环顾四周,随即走进了关帝庙后殿,后殿的墙角摆着几个豁了口的瓦罐,地上还有一条破草席。

见此光景,培知府问地保:“谁住在这儿啊?”

地保说:“有个叫谢阿三的叫花子,从前年起一直住在庙里。”

“快去,把那谢阿三给我找来!”培知府冲地保挥了挥手。

地保挠挠头皮,为难地说:“谢阿三已不知去向,我找了半天没找着。”

培知府顿时双眉紧锁,冲衙役们吩咐道:“这谢阿三有重大作案嫌疑,立刻张榜通缉!”

衙役们答应一声,分头行动去了。

晌午时分,捕快们在城外的一个小山村捉到了谢阿三,当场从他身上搜出三十两纹银。人赃俱获,谢阿三立即被押回了宁波。

培知府闻讯,立刻升堂问案。

谢阿三年近六旬,身躯佝偻衣衫褴褛,被押上公堂后筛糠般抖成了一团。

培知府一拍惊堂木,喝道:“谢阿三,你可知罪!”

谢阿三趴在地上连连叩头:“老爷,小的知罪,小的知罪!”

培知府点点头,说:“那就把你见财起贪念,用石头砸死柳俊清,而后夺取三十两银子的过程从实招来!”

一听这话,谢阿三差点尿了裤子,慌忙辩解道:“青天大老爷,小的没杀人,小的只是偷走了银子,那后生的死跟我没关系!”

培知府把眼一瞪,拍着惊堂木质问:“你没杀人,那柳俊清是咋死的?!”

谢阿三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战战兢兢地说:“昨、昨天傍晚我出去捡破烂,回来时发现那后生倒在庙里,脑后流了一大摊血,已经死了。我正想出去叫地保,忽然瞥见后生怀里有一封鼓鼓囊囊的银子,我一时起了贪心,悄悄拿走了这封银子……”

培知府听罢,冷笑道:“大胆刁民,人赃俱获还敢抵赖,看来不好好打一顿板子,你这狗东西便不肯如实招供!”

说着,培知府冲两名衙役使了个眼色,然后把一支动刑的令签甩到了地上。那两名衙役立刻赶过来,一左一右架起了谢阿三。

谢阿三吓得魂不附体,口里一个劲地嚷:“冤枉!冤枉啊!小的确实没杀人,小的只是拿走了银子!”

衙役把谢阿三拖到堂下,抡起板子作势要打。此时,谢阿三的身子已瘫软如泥,但嘴里仍声嘶力竭地喊着冤枉。培知府见状,立刻叫停,让衙役把谢阿三重新带回堂上来。

培知府为啥不动真格呢?因为他担心谢阿三年老体弱,经不起严刑拷打,所以只是虚张声势,吓一吓这老叫花子。经过刚才这一番察言观色,培知府初步判定,谢阿三杀害柳俊清的可能性不大。于是,他吩咐左右,将谢阿三收监候审。

如果谢阿三不是凶犯,那杀害柳俊清的又是谁呢?凶手没拿走死者身上的银子,说明并非谋财害命。那么,他杀人的动机究竟是什么呢?培知府陷入了深思。

关帝庙位置偏僻,再加上昨天傍晚大雨倾盆,凶案发生时很少有人从那儿经过。因此,一直没找到能提供破案线索的证人。为了弄清真相,培知府决定遍撒罗网,搜集更多有力的证据。他命衙役拿着柳俊清的画像,在城里四处走访,打听柳俊清到宁波后的具体行踪。

这招果然奏效,衙役们很快获得了一条重要线索:案发当天的傍晚,有人曾亲眼看见柳俊清撑着伞从狮子街的田大贵家出来。田大贵是个泥瓦匠,今年一直和徒弟们在象山县揽活,家中只住着妻子冯氏。

听完禀报,培知府眼前顿时一亮,立刻命人把冯氏传到了衙门。

民间简短鬼故事第四篇-艳遇

在雪城,雪家是望族,雪老爷几乎可以与知府老爷平起平坐,雪大少爷自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熟读诸子百家,但自打他读了《聊斋志异》后,就活在幻想中了,再也不思上进了,天天盼望着能像聊斋里所说的那样,来一次艳遇。聊斋里多鬼狐精怪,痴男怨女,书生夜读,女鬼闻声而至,投怀送抱……多么浪漫、多么令人神往啊!

雪大少爷常常白天睡觉,晚上挑灯夜读,期盼着女鬼找上门来,世人都笑他痴,他还据理力争,引经据典,有时争的脸红脖子粗,有好事者怂恿他说,雪城太小了,碰头碰脸的都是些熟人,不可能有什么奇事发生,要想得到艳遇,须得走出雪城,畅游名山大川,乡野荒凉处、深山老林里还能少的了奇遇?

雪大少爷听后大喜,不顾家人的反对,带足了银两,雇船逆流而上,向那乡野荒凉处、深山老林里进发。这日黄昏,船过麒麟湾,船家将船停靠在岸边,生火做饭,雪大少爷站在船头上,望着西天的彩霞,大发感慨。

“嘻嘻。”似乎有人在偷笑。(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雪大少爷寻声望去,只见岸上有一少女,正掩嘴迤逦而行,不时地还朝雪大少爷这边瞥上一眼。

那少女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素衣长裙,乌黑的长发松松地挽着,上面斜斜地插着一只木簪,霞光下,妩媚极了,也漂亮极了,雪大少爷看的眼都呆了,直到那少女快要走过时,雪大少爷才慌慌忙忙地出声招呼。

少女停下了脚步,转身望向雪大少爷,两眼顾盼生辉,欲语还休,娇羞的样子,我见犹怜。

雪大少爷也是一表人才,而且说话彬彬有礼,很快就俘获了少女的心,手牵手地钻进了船舱,船家只当没有看见,只管做自己的饭。

那一夜,雪大少爷与那少女极尽缠绵,小船晃了一夜,东方欲晓,二人还没有睡意。一个非君不嫁,一个非汝不娶,山誓海盟,地老天荒,雪大少爷将信物拴在了少女的皓腕上——一个金色的铜铃。

天渐渐地亮了,少女翠翠恋恋不舍地给了雪大少爷一个深深的吻,然后,一步三回头地上了岸,渐渐地消失在晨雾之中。

雪大少爷回到家中,立马召集了几位好友,抬着聘礼,去翠翠家求婚。

从麒麟湾上岸,步行二里路,就是翠翠所说的村子,一进村,就看到了村当中那棵高大的槐荫树,翠翠说了,槐荫树下就是她的家。

家中只有一个老婆婆。老婆婆听了雪大少爷的来意后,咧开没牙的嘴笑了:“客官莫要搞错喽,家中只有老婆子我一人,哪来的什么妙龄少女哟!”雪大少爷疑惑了,那一夜的经历难道是在梦中吗?正在这时,雪大少爷听到了铃声,非常熟悉的铃声,从院外传了进来——一只雪白的母狗跑了进来,母狗的腚后跟着五、六只流着涎水的公狗,母狗的身子是白的,头却是黑的,头上沾了一根草棍,前腿上系着一只金色的铜铃……

民间简短鬼故事第五篇-古代聊斋之求棺

最先发现院子里有异样的是李生,当时正值黄昏,四个读书人在同一个房间里读书作诗,而靠窗而坐的李生,无意间从手里的《左传》中抬起头来,看到院子里的一株老槐树下,有什么东西在动。

他抬起宽大的袖子,擦了擦眼睛,看到一个小孩子在那里蹦蹦跳跳。

李生起初不起为意,毕竟这荒僻的院落,应该不止他们四个贫穷读书人在住,也可能有别的人来,只是四个书呆子整天把自己埋在书堆里,没有注意到罢了。说起这四个人,本不是来自同乡,却因同样要进京赶考,路途中偶遇,相谈甚欢,所以结为好友,而他们同住在这偏远荒废的宅子里,也因为同一个原因:家境贫穷,进京盘缠无多,一路之中,必须尽量节衣缩食,才能苦苦支撑。

而有时候,这宅子里也会有一些流浪人住进来,拖家带口的,住个三两天,歇歇脚,然后再接着赶路。因此院子里出现一个小孩,不仅是李生,即使是其他三个读书人看到了,也不会太注意。

直到晚上,窗外院子里老槐树下那蹦蹦跳跳的声音还在继续,那“嗒嗒”的声音在安静下来的夜色里非常明显,而这一次,就不只是窗边的李生听到了,其他三个读书人也听到了,其中一个名叫崔生的读书人性格相对来说暴躁一些,他走到窗边,借着月色看到那个正蹦蹦跳跳的孩子,忍不住喊了一声:“谁家小孩,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害你爷娘担心!”

月色里,那小孩听到这边窗口发出的声音,把脸缓缓转过来,崔生又喊了一句:“小孩快些回家吧,省得你爷娘好找!”

谁知道那孩子竟然朝着窗口这边跳过来了,一边跳跃着,一边喊“爹爹”。

四人面面相觑,然后一起看着窗外,那孩子近前之后,四人不由得大吸一口冷气,只见他穿着非常破烂,身上似乎在斑斑血痕,正待仔细观察和询问时,小孩一跳一跳闪到旁边去了。四人以为能够就此安静下来,却不曾想那“嗒嗒”声更加明显,然后在房间口响起,这个时候,小孩子已经站在了门口。

原来他方才只是跳到旁边的大门那里,由正门进来,径直来到了四个读书人的房间里。一张旧木桌上燃着两只油灯,灯光照得一室温馨明亮,这灯油之费,也是四人一起拼凑。在灯光里,四人看到那孩子岂止是穿着破烂而已,他的身体也是不完整的,单单脸上就有好几处破损,凝固的红褐色血块定格在那里,而他的肩膀,胳膊,手指,膝盖,等等都有不规则的破损,满身血污。

四人待要询问,却同时发出了惊叫声,因为那孩子的裸露在残破衣衫外的皮肤,惨白。那不是寻常人所有的肤色。

崔生正站起来要说什么,那孩子却飞快地跑过来,喊着:“爹爹,我好冷,我好饿。”崔生正低头间,就看到那孩子已来到他身旁,抓住了他的衣角,崔生急忙使劲甩动起来,:“孩子休要认错人,我可不是你爹爹。”

在拉扯间,崔生发现他的身体是冰冷的,于是大喊起来:“鬼啊!”

其他三个读书人其实早就看到事情不妙,急忙起身,一起围过来,然后抓住那小鬼,扔出了窗外,然后两个人去闩门,两个人关窗。

这一夜,四个读书人都没有办法安心读书了,因为小鬼的声音和“嗒嗒”脚步声始终在院子里和这窗外响着,直到黎明时分,附近村子里隐约的鸡鸣声传来时,小鬼闹腾的声音才消失。

第二天,四人重新打起精神来读书,一整个白天,平静无事。

又是黄昏时分,一阵“嗒嗒”声在房间里响起,四人看到那小鬼又来到了房间里。他们以为昨晚把他扔出去,他不会再来,因此也没有采取防范措施,小鬼这次把目标转向了李生,他仍旧蹦蹦跳跳地过去,来到李生跟前,说:“爹爹,我好冷,我好饿。”

四人中唯独崔性情果敢,他抓起旁边的一只布袋,猛地往那小鬼头上套去,然后四人合力把他塞进了布袋里,再抬出去,走了近一里路,丢进一口枯井里。想了想,四人又搬了几块石头丢进去。

谁知道,四人刚刚到家,累得气喘吁吁时,那小鬼也到了房间里。众人无辙,只得再一次把他抱起来,从窗口丢到院子里,任凭他在院子里弄出各类怪声音,一直到黎明,有鸡鸣之声传来时,这些声音自动消失了。

四人知道以对待人的方法对付这小鬼,肯定不能将其制服,于是这一天他们没有读书,而是一起外出,到附近的树林里砍下一株桃树,再将其送到一个木匠那里,请他用锯子锯成几块木块,再把这些木块做成一只匣子,匣子的长度,是一个六七岁孩子的身长。还有剩余的桃木料,就让木匠削成筷子大小的木钉。

又是黄昏时分,门外“嗒嗒”的脚步声响起,门窗都是开着的,因为四人的计划非常详细,只等那小鬼送上门来,果然那跳跃的声音一路响起,然后来到房间。

这时,躲在门边的李生的崔生,一把抓住小鬼,然后把他塞进那桃木匣子里,另外两个书生,则把那些桃木钉和锤子拿过来。把小鬼的脑袋,肩膀,手掌,膝盖,脚掌,分别钉上了一根桃木钉。

崔生说:“桃木能镇鬼,现在看你如何逃出来作乱!”

小鬼哈哈大笑起来,“这样一张舒服的大床,我不会再逃出来了。”

四人没有犹豫,把最后一块桃木板合在那桃木匣子上,又在四个角上钉上四根钉子。锤子“叮叮绑绑”地敲打时,匣子里的小鬼高声说:“谢谢你们,送我一副棺木。”

四人知道了这小鬼来打扰他们的原因,料想这是一个早早夭折的小孩,死时草草落葬,可能连副棺材都没有,于是向这四个人讨要一副棺材。四人自以为靠他们的聪明才智镇住了一只鬼,其实他们的做法也正中了小鬼的下怀。

以上就是民间简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简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