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禁忌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禁忌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武清民间鬼故事民间讲鬼故事在线收听、民间四百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蛇佛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禁忌鬼故事第一篇-聊斋故事之冤死

玉田有一位老翁姓聂,曾学习儒术,是个迂腐执拗的人,研习诗文三十年,连一个秀才都没有考上,因此,才放弃了考试,回去种田度日。

聂翁有一个儿子,也很有他的风范,也是经过了几次考试,都没有考得任何功名。

父子之间,便互相标榜,相互夸赞,聂翁说自己的儿子是后起之秀,聂生说自己的父亲文坛名宿,聂翁说行的,聂生也说行,聂生说不行的,聂翁也跟着说不行,反正他俩相互吹嘘,不想相互伤害,因为,他们是父子,又遭受着外界同样的打击,他们便需要相互安慰。

父子两人便创立臆说,讥讽他人的长短,人家好的,他们也要吹毛求疵,说人家不行,人家有什么短处,那他们就剌剌不休地说个不止,因此,乡里的人都很憎恨他们,周围的邻居都对他们侧目而视,很看不起他们。

自从聂生娶了一个女子为妻之后,家里更加贫苦,砍柴拾薪,收割庄稼,也都是女子亲自去做,家里的老媪又瘫病在床,不能和女子一起去劳作,帮一下她的忙。

女子虽然长得不很漂亮,没有晶莹美玉一样的光泽,但是还有桃花一样红润的颜色,也算得品貌出众了。

像她这样优美的身姿,行走在野外林子中,哪能保证没有坏心眼的人来勾引挑逗她呢?只是女子性行端庄,不苟言笑,还有哪里民风淳朴,王法严厉,别人固然不能侵犯,也不敢侵犯。

聂翁妻子的姐姐某氏,她的家和聂翁家隔得很近,生有一个女儿,叫二姑,相貌平平,性情却十分的轻荡,时常涂脂抹粉,挤眉弄眼,和人勾搭,乡里的少年男子,也时常和她调笑,嘲弄她。

因为和聂翁家有点亲戚关系,凡是女子出去劳作,二姑也跟她一起去,然而,也不去理她,也管她什么行为轻佻、浮荡,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才没有时间去关注她。

正好是初秋,地里的庄稼还没有成收,反而密密麻麻地十分茂密,女子想去采些菽豆,回来做午饭。

燕、蓟一带,田间作物交杂种植,藤蔓一类的,就让它缠在梁木上,像是依附在高树上的藤萝一样,菽豆就是这种作物,结了豆荚,可以摘来做菜,农家将它们当作经常的食物。

女子想叫二姑一起去,二姑没有叫她,早已先去了,她只能一个人去了。

来到田间,拨开庄稼的秸秆,进去采摘豆角,还没有摘满菜篮,便听到庄稼丛中有迟迟的笑声,好像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倒是吃惊不小,心里怀疑是不是有什么居心不良的少年,在跟踪自己偷看自己,就想拨开庄稼杆,隐藏到后面,观察动静。

等她拨开严密的秸秆,不小心,就看见二姑在不远的地方,见她躬着身子,下蹲下去,由于有庄稼遮挡,隐隐约约看过去,那样子好像她是在大便。

女子一时之间,哪里想到她正在与人交欢,正坐在男子身上快活呢,只看到一半,看到她一个人,就笑着朝她叫喊:“二姑,采得差不多了吧,要回去了没有?”

这一边却是另外一番风景,正在兴头上,没想到忽然被人来搅合了,两人心里都一阵惊骇,认为女子早已看见他们的勾当了。

二姑也不敢答应,穿过田间小路,仓惶地逃走了。

女子还没有明白,认为她是在躲避自己,还以为她躲藏在庄稼之中,和自己嬉戏玩耍,于是,就一路向她那边走去,到了那里,左右找了找,也不见她在哪里。

回去的时候,便在小路上遇到了二姑,于是笑着对她说:“你也太疏狂大意了,难道不害怕别人看见吗?”

二姑一听,顿时脸色变得一时红一时白,心里更加怀疑被女子看见了,也更加地惧怕。

于是,找了一个机会,和她相好的人商量,说:“我们的好事,被她看见了,怎么办?她的婆婆和我的母亲是姐妹,她的公公又是一个性行乖戾的人,乡里邻里有什么小过错,他就不放过,到处去说,况且我家还和他是这样的亲戚呢?那不告诉我的父母才怪,我的父母必置我于死地了。”

说完,就娇滴滴地哭起来,像是死了父母一样伤心。和她相好的那人姓齐,本来就是一个无赖,也不是乡里的人,他的家在县城里,也颇为富裕,只因为他来看管官佃农收割麦子,才来到了乡下。

见二姑和女子在一起,一美一丑,就像是辛夷和桃李的不同。便对女子动了坏心思,打听她的消息,听说聂翁父子为人十分严厉,然而女子又那般的端庄,没有一点轻佻的行径,似乎不能立即弄到手,想来想去,便想到了一个办法,二姑不是时常和她在一起吗,要想得到女子,就必须要先接近二姑,通过她再打女子主意,二姑那般浮浪的人,不是很容易到手吗?便很快和二姑勾搭上了。

此时,听二姑这样说,心里便有底了,对二姑道:“你怕了?事在人谋,只不过这事需要你帮忙,你愿意吗?”

二姑道:“到这地步了,我有什么不愿意的。”

姓齐的道:“那好,倘若能用计将她和我们搞在一起,那就不难封住她的嘴了。”

二姑点头,觉得可以,可是,又慢慢地说:“这恐怕不好办。她的丈夫正当壮年,夫妻之间的快乐并不缺,不像我一个人寂寞难耐,并且,女子说话从来都不涉及*邪的事,和她说闺房中的事,她总是显得不好意思,就走开了。女伴都是这样,其他的男子,就可想而知了,能挑动她吗?”

姓齐的道:“不是这样,她家里贫苦,女人的性情如水一般荡漾,倘若要是用利诱惑她,又用情欲来打动她,她自我夸耀,主动送上来,还来不及呢,有什么难办的?”

二姑勉强同意他的话。两人又是一番云雨。

民间禁忌鬼故事第二篇-遇烟鬼

很久很久以前,糜恒山下住着位名叫程喜的老爹。老人儿女绕膝且都已成家立业,照理本该安度晚年,不想睛天霹雳,老伴忽然暴病身亡,使他终日沉默寡言。

这天晚上,他吃完饭习惯在烟斗里装上小叶烟,眯缝着眼睛,叭嗒叭嗒地抽着。忽然瞅见窗户纸上被人捅开个小窟窿,自己吐出的烟圈,拧成一缕,从小窟窿里徐徐而出,他惊诧不已,大声喊:“谁呀?快点进来抽袋烟,过过瘾。”连喊三声,只听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传来:“你不怕鬼?”程喜咳了几声说:“我活了大半辈子,管你是人是鬼,快进来抽袋烟,解解闷儿。”

话音未落,猛一抬头,只见一位黑脸大汉满嘴的胳腮胡子,没有下巴领,穿着一身黑不溜秋的衣服,悄没声息地站在他的面前。程喜一怔,心想:“奇怪,我怎么没听见脚步声?”他急忙热情地说:“哦,快上炕吧!给你烟抽吧。”黑汉也不搭话,接过烟,使劲地抽着,一连几日,每当这时辰,黑汉准时来抽烟,和老头聊天。

一天晚上,黑汉来得很晚。他悄声对程喜说:“大爷,明天晚上你有凶灾。”程喜一愣,忙问:“这话从哪搭儿说起?”黑汉微微一笑,说道:“大概你不知道,我是位烟鬼,抽了你的烟,心里真有点过意不去。”程喜连连摆手说:“别这么讲吧!”那黑汉

又接着说:“你的阳寿到了,明天晚上你要这么,这么……”老爹连忙称谢。

黄昏时,程喜踩上梯子,把麦秆儿抱到房上,放在烟囱的四周,放了一层又一层,直弄得精疲力尽,气喘吁吁。

到了晚上,钩尸鬼悄悄地爬上了房。想把烟囱盖上,将老人用烟熏死,结果连连几次都被麦秆儿滑地滚了下来,钩尸鬼咬牙切齿地说:“好吧!让这个老小子多活一夜,明天再收拾你。”

到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程喜就急忙穿上老伴生前的衣服,跑到村西的河边和泥,用泥巴捏成一匹泥马,横在了小径的中间,刚来得及喘气,只见一匹快马向这儿急驶而来,想必是钩尸鬼追来也,他赶紧用纱面罩捂起了脸。

昨天晚上,阎王爷大发雷霆,传令把钩尸鬼这个饭桶扔进油锅里炸。多亏烟鬼求情,才免去了他杀身之祸。

天一亮,钩尸鬼急忙赶到程喜家,不见了程喜,倒吸了一口凉气,快马加鞭猛追一阵。这时,程喜的泥马挡住了他的路。

“吁”一声高喝,停住了马,他大声喊,“这是谁的劣马,挡住爷的去路。”程喜提着嗓子上前答话:“这是小妇人的宝马良驹,打它一鞭跑一千里;扎一锥子,行程万里,怎么能是劣马?”钩尸鬼大喊“用我的马换你那匹,你敢不换吗?”程喜一副为难

的样子,“这这……好吧!”他一跨腿骑在神马背上,向西急驰而去。钩尸鬼乐哈哈地跨上泥马,摸这瞧那,好不乐哉,拿起鞭子一抽,泥马纹丝不动,相反,背上却起了道棱;又忙扎了一推子,嘿,一个大黑窟窿,钩尸鬼猛觉上当,晚矣,完矣。

程喜快马加鞭,一路向西急驰而去,跑啊跑啊,不知翻过了多少高山,淌过几条小河,才到了掌管阳寿的阴间,在烟鬼帮助之下,改了阳寿,多活了好多年。

阎王爷气得暴跳如雷,烟鬼见了,忙说:“请大王息怒,在下认为不是钩尸鬼的过错,是判官捣的鬼,程喜还有阳寿,请大王明察秋毫。”阎王一查,就把判官削职,让烟鬼顶了空缺。可不,自从善良的烟鬼当了判官后,人们的寿命就越来越长了。

民间禁忌鬼故事第三篇-藏妖

陕西汉中是座历史悠久的古城,自古以来就是两汉发祥地,也是汉文化的源头,同时更是陕西入蜀的第一要道,所以一直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三教九流无所不至。到嘉靖年间,在城中住着一家富户,家主姓马名隆,家中良田千亩,所开商铺酒肆不一而足,当地人称马百万,也算这城中一个大户人家。可惜世事无常,马隆命薄福浅,刚到三十而立就得了暴疾,结果年纪轻轻的没几天就蹬了腿,身后也没有儿子,就剩下妻子方氏和所生的一对孪生姐妹,一个叫娉娉,一个叫婷婷,还都不足十一岁。好在这方氏年龄虽然不大,但却见精识精,颇有才干。丈夫虽然撒手西去但是家里的担子她却不能不管,于是伤心之后就化悲痛为力量,一年下来不仅家里操持的井井有条,就是外面的生意也是蒸蒸日上,这马家在她的管理下不仅没有败落反而是银钱滚滚更上了一层楼。

这一天早晨起来,方氏正在家中教俩姐妹练习女工刺绣,忽听仆人来报有一个云游僧人到门口前来化缘,说是要修什么寺庙,仆人连续赶了几次,可这僧人怎么也不肯离去,只是赖在门口默诵佛号,无奈之下仆人只好前来通报主母。这方氏平时对这化缘乞讨的和尚道士早已不知见了多少次,何况她一贯是好善乐施慈悲向佛之人,当下头也不抬的对仆人说道:“给他十两银子打发他去吧。”没想到过了一会仆人又匆匆回来道:“那和尚听得夫人赏他十两纹银,只是摇头,也不接受,站在门口就是不肯走。”方氏一听不禁有点恼怒:想这十两纹银也不算小数目了(明朝中晚期十两纹银可以够一个三口之家一年的花费,混个温饱不成问题,所以这方氏算是出手阔绰的了),这和尚还贪不知足?别是什么假装佛门之人的无赖,说不得只好出去会他一会。

于是她便起身和仆人一起来到门口。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四十余岁的和尚,身材肥硕面白无须,穿一身脏兮兮的灰色僧袍,背上一个青布背囊,正眯着眼睛站在门口,一见方氏出来便双眼一翻,一双眼睛白多黑少,双手合十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方氏一看这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云游和尚,并无什么异常,不知如何敢来狮子大张口,于是也对和尚回礼道:“大师辛苦了,不知来此有何贵干?”和尚又是一声“阿弥陀佛”,这才抬起头对方氏道:“贫僧路经宝宅,看见屋顶之上有黑气翻腾,再走到近前一看,发现这房子风水大大不吉,贫僧屈指一算,恐怕夫人与二位千金都有大难,此事事关重大,所以贫僧不敢不说。”方氏一听此言本并不甚信,想这几年家业兴旺,事事顺利,哪有什么不吉?但是转念一想丈夫年纪轻轻的便去了,莫不是真是自家风水不好?想到此处她心中不禁又有点忐忑起来,难道这和尚精通堪舆之术能看出倪端,或者就是知道我夫早亡欺负我孤儿寡母前来危言耸听诈取钱财?且待我试他一试再说。

想到这里她微笑着对和尚说道:“不知大师可有何见教?”和尚继续道:“依贫僧看来,此宅命犯廉贞煞,所住之人俱当不寿,好在我佛慈悲,贫僧有一镇宅之宝物,具天地之灵气,颇有神通,如果能安放在佛堂内,朝夕供奉,定能延年益寿富贵长久。若不是夫人也是一心向佛之人,却也不见得有这个造化。只是此物须心诚才能相请,不知夫人意下如何?”方氏道:“我自是心诚,却不知如何相请?”和尚说道:“若是诚心相请,须纹银三千两,以便我佛广造福缘。”方氏一听,心中暗暗吃惊,这和尚胃口不小,说到底还是为了讹诈钱财,只不过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怕这个不成?

民间禁忌鬼故事第四篇-践行

咸丰四年,太平天国运动正是如火如荼,太平军攻克南京建立了新的政权,清军却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一时间朝廷岌岌可危,全国各地也是风雨飘摇。这年五月,太平军一部突然进攻湖北,在短短两个月内先后占领了汉口、汉阳及武昌,然后以日克一城之势一路向西而来,宜都守城的清军丢盔卸甲一败涂地,眼看着下一个被攻破的就会是枝江县城了,一时间城内民众都是人心惶惶,扶老携幼出城而逃的人群络绎不绝。

话说在这群逃难的人中有一个书生名叫卢义,他年方二十,生的浓眉大眼魁梧健壮,本是从湖南邵阳到此探访好友的,没想到刚到此地就碰上了兵灾,连友人也不知所踪,值此兵荒马乱之际只好随着人群一起逃难。他原本想逃回湖南老家,可是路上一打听才知道太平军同时也在进攻湖南,正和清军打得不可开交,回邵阳已经是不可能了。无奈之下他想起有一个同族兄长在道州做司马(道州,今甘肃临洮县),于是便想前去投靠。他在路上辛辛苦苦走了半个多月才到了道州,可当他到了县衙一问才知道这个兄长已于两个月前被任命为镇西县令了(镇西,云南盈江县)。卢义闻听此言不由心中暗暗叫苦,此时他投靠不成,连身上所带的盘缠也即将用尽,一时无可奈何只好流落在沙泥驿站,好在他自幼习过一些武术,于是就在当地教一些童子拳脚棍棒之术作为糊口之术。

他住的驿站前有两颗枣树,树身要一个成人方可合抱,此时正值夏末秋初,树上结满了枣子,每天都有数以百计的当地村民来树下打枣。卢义闲来无事就站在门前看村民打枣,眼见他们手持竹竿在树下又蹦又跳,使劲力气才打下十几个枣来,卢义不由对他们笑道:“像你们这样打枣岂不是太费劲了,还是让我来帮帮你们吧。”说毕便脱掉上衣走到左边的树下,袒胸露腹将树抱住,双臂运力使劲一摇,只见树枝四处晃动,枝头的枣子如同雨点一样簌簌落地,一时间把旁观的众人都看的目瞪口呆,口中啧啧称奇不已。

卢义耳中听得众人惊叹之声,心中不免有些洋洋自得。此时忽听人群中一人轻声笑道:“这又何足为奇?”众人一听这话都很吃惊,于是便转头向此人看去。只见说话之人是一名四十多岁的汉子,也是身材魁梧面黑无须,一双眼睛精光四射。黑面汉子眼见众人满脸的怀疑的看着他,于是也走到右边的枣树下将树干抱住,接着气沉丹田双臂猛然运劲,而枣树却连树叶都没有动一下。众村民见此情形不由哄然大笑,七嘴八舌对他嘲弄不已,认为他不过是在说大话罢了。黑面汉子松开双臂转头对卢义说道:“你所练习的不过是外功罢了,而我练习的却是内功,此树经我双臂一抱,转眼便会憔悴而死。”卢义眼见黑面汉子不过如此,心中对他所言全然不信,反而觉得他是想以此来挽回自己的面子。旁观的众人眼见枣树并无异常,都认为黑须汉子是在口出狂言,说笑间也四散而去了。

民间禁忌鬼故事第五篇-蔺公庙

乡下堂弟来,席间闲聊时,说蔺公庙前不久被瑞祥服装厂拆了,为此几个村民被打伤,蔺家老三大腿上挨了一枪,现在还没出院。蔺公庙连文革劫难都躲过了,现在被毁,看来是气数尽了。蔺公庙建于民国年间,其成庙还有一段传奇。

清末民初,战乱频仍,再加上饥饿、医疗水平差等因素,村子里经常死人,尤其小孩夭折的不少。这些死人被拖到村口的岗子上,草草地掩埋,野狗有时把白骨扒出来,一些流浪汉或受伤的散兵游勇死后就暴尸在外,故而岗子又叫乱葬岗子。日久天长,乱葬岗子常有鬼魂出没,特别是在阴天或细雨蒙蒙的晚上,有好多蓝莹莹的绿莹莹的鬼火到处飞舞,时而分散,时而成团。还有人听到,伴随鬼火的游动发出你推我挤的阵阵笑声或吵闹声。村里人大多在天黑后就不到那儿,但有一个人经常走夜路,从不害怕,他就是中医蔺老爷。

蔺老爷是中医世家,还会一点拳脚功夫,外出出诊回来都要路过乱葬岗子,有关鬼火的描述很多一部分源于他。蔺老爷心地良善,悬壶济世,口碑不错,常年经过乱葬岗子而无灾无难,人们归结于邪不压正。有一年春上,村里连续出现几起小孩子白天在村口玩而撞邪,一时人心惶惶,于是大家央求蔺老爷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这些鬼怪赶走。蔺老爷开始不肯,后来碍不过乡邻面子,答应试试看。他用苎麻编了一个大口袋,在袋里放些麦芽糖,半夜放到乱葬岗子上,自己坐在旁边吸纸烟。只见一只只蓝的、绿的、黄的鬼火往里面钻,口袋里不时传出打闹嬉笑声。他看看差不多了,就收紧袋口,系上麻绳,扛到了村公所。

村公所里早就灯火通明,聚集了不少男男女女,并准备好了柴禾,打算烧掉麻袋里的鬼。就在刚要点火的时候,忽然一位面目慈善的中年妇女对蔺老爷说:“老人家,你是菩萨心肠,救人无数。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人死了成鬼,还能在天地间游荡,可鬼魂被烧了,就是魂飞魄散,永无轮回投生的日子,所以讲,杀鬼远胜杀人,救鬼比救人功德还大,你就放了他们吧。”蔺老爷本就慈悲为怀,经这么一说,心也动了,和几位耆老商量后,又把麻袋背回了村外。解开麻绳,打开口袋,只见一个个蓝光绿光黄光像箭一样飞了出来。事后有人提及那个中年妇女是哪家人?什么时候进来的?什么时候离开的?竟然村里没有一个人知道,大家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就在这捉放鬼事情几天后,蔺老爷出诊一夜未归。天亮后被人发现躺在村口的路边,七窍流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蔺家上下十几口号咷大哭,抬着回家治丧。

蔺老爷长子人称蔺大少爷,那时已经是个半搭子中医,仔细检查父亲伤势后,知道不是人为的,而是死于鬼物。办完丧事后,他便辞别家人,说外出学医。

三年后,蔺大少爷学成归来,不但医术有成,还练就了一身好功夫,能把石滚子举过头顶。此外还有一门手艺却是村里人不曾想到的,就是会撒线网捕鱼。那线网撒得又远又高,不仅撒得开,还有花样,在空中像一朵盛开的菊花,就连多年的老渔翁也啧啧称赞。

中元节的前一天,村里人悄悄转告,说明天晚上不要出门,蔺大少爷要在乱葬岗子上做法事。那晚几个胆子大的后生,早早躲在远处偷看,只才让那精彩的一幕流传下来。中元节的上午,蔺家就熬了一锅糯米粥,粥里放有搅黄的鸡蛋和冰糖。下午,蔺大少爷扛着石磙,在岗子上碾了一块平地,有四五个大桌面大。天黑后,蔺大少爷把糯米粥倒在那块平地上,然后就伏在十几丈外的洼地里。大概有一个多小时后,一只只蓝色的、绿色的、橘黄色的火点像萤火虫一样,三三两两飞落到糯米粥上,越聚越多,远远望去像一堆熠熠闪光的宝石。这时只见蔺大少爷一跃而起,撒出线网。线网不偏不倚,正好罩在那堆宝石上。线网里马上传来叽叽喳喳的叫声,像清晨枝头的麻雀声,又像深秋里夜风从枯叶上扫过。蔺大少爷跨步上前,点燃几个火把扔向线网,又把一捆麻秸散开铺在火苗上。事后听蔺家伙计说,那火把和麻秸都在什么油里浸泡了三天三夜。顿时鬼哭狼嚎的声音刺穿夜空,凄厉恐怖,连麻秸的燃烧的叭叭声都听不到。村里的人都赶紧关紧门窗,把小孩捂进被窝里。那几个在远处偷看的胆大的后生目瞪口呆,等缓过神,战战兢兢跑到跟前时,鬼哭声已经停止了。麻秸灰上冒着白烟,地上流着殷红的血,在月光下分外刺目。蔺大少爷好像知道他们早就在那儿,一点也不吃惊,也不答话,只顾自己用手指蘸着地上血水吸吮。有个叫大金牙的,也学着蘸一点,刚伸到唇边就大吐不止,一股刺鼻的腥臭焦糊味直冲脑门。

自那以后,乱葬岗子上再也没有鬼火,村里有好多年没有什么灵异之事出现,就连附近几个村庄也不爱闹鬼了。据蔺大少爷的一个徒弟说,经常和蔺大少爷在夜间走路,远远就感觉到路两边会刷刷响,像是好多东西在让道,有时还会听到草丛里有“吃鬼的大师傅来了”的窃窃私语。蔺大少爷不但治疗真正意义上的疾病,远处还有人请他治疗鬼上身之类的邪病。

上世纪三十年代,家乡一带闹伤寒,蔺大少爷在帮人治伤寒时不慎传染了,没多久就病死了,那年才五十出头。他死后,鬼魅们又兴风作浪了,村上不时传出小孩遇到脏东西丢了魂、妇女撞见鬼寻死觅活的事情。村口的岗子上渐渐又有了花花绿绿的鬼火,甚至有人还见到过黑段子,黑乎乎,像电线杆一般,直挺挺向行人砸来。村里几个上了年纪的人便提议在乱葬岗子上为蔺大少爷修一座庙,塑一尊他的像,来压压邪气。于是大家出资修了这座蔺公庙,当然出得最多的是蔺家。庙名是村里最有名望的先生、一位前清致仕县令题写的,规范的魏碑体。

庙修好后,村里大人小孩有个头疼脑热的,就去敬上一炷香,据说蛮灵验的。当然主要还是驱邪禳鬼,还真的自此就不闹鬼了。后来日本人来了,有一段时间,蔺公庙成了二鬼子的据点。不过听说有一天早晨,几个伪军醒来,发现身上盖着一张网,吓得屁滚尿流,说一定是蔺公显灵,要不是看在乡里乡亲的面子,说不定也烧熟了吃掉。于是赶紧在远处盖了几间瓦房,搬了过去。这房子便是瑞祥服装厂的前身。解放后,除了文革其间有几年庙门被木条钉住封死外,别的年份香火都不错,不但本村人去敬香,四乡八集好多人也慕名而来。

屁叟云:古语说:人怕狠的,鬼怕恶的。信矣!

以上就是民间禁忌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禁忌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