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神鬼故事视频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神鬼故事视频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有声、古代民间道士捉鬼故事、中国的民间鬼故事老人讲真实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神鬼故事视频第一篇-吾女回魂夜

1

自家镇,深秋的一个下午,温暖的阳光被秋风一扫,渐渐就淡了下来,到了五点钟的时候,天色就暗了大半。繁忙的街道一下子冷清了下来,偶尔有几个裹紧棉衣匆匆赶路的行人,店家也着手收拾铺子了。

而镇子里财势最大的白家。此刻却好一番热闹。横跨白家镇半条中心街的白家大院人来人往,院子外面,几个仆人正张罗着挂新灯笼,院门口的街道,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连一片枯叶都没有。偶尔经过白家大院的人看到这幅景象,心里都明白晚上怕是有大人物要来。自家老爷白兆喜是县城商会会长,日本人眼里的大红人,市井流言说,连县长都要给白老爷七分面子,除了日本人,白老爷在这东吴县跺跺脚东吴县就得出大事,抖三抖都是轻的。

更熟悉自家的人,却知道白家大院的这番热闹太过蹊跷,因为今天正是白兆喜唯一的女儿白淑贤的头七。

有哪个爹会在女儿的头七上张灯结彩披红挂绿的?

更何况白兆喜没有子嗣,白淑贤从小就是他的掌上明珠,在她十八岁那年,白兆喜还让淑贤跟着表哥远渡重洋留学四年,上个月才回国。

七天前,白兆喜带着淑贤去拜访驻扎在县城的日军旅团长松田武夫。松田武夫一贯好色,他在东吴县城待了一年多,城里大户人家的小姐被他糟蹋的不知道有多少。遇到年轻美貌的白淑贤,他岂肯轻易放过?

白淑贤被松田糟蹋之后,当晚就在县城客栈里服毒自杀。白兆喜好一顿哭天抢地,泪都流干了。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他思量再三,没法找日本人报仇,就只能接受现实。找人偷偷带着淑贤的尸体回到白家镇,寻了一处隐秘的风水地把女儿给葬了,对外只说女儿又出洋去了。这个事还是白家仆人出来说的,据说白小姐下葬,就是他挖的坑。

白小姐下葬第二天,白家大院就开始闹鬼,一天比一天闹得凶,有些仆人实在受不了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就辞了工。

虽说白家镇是大镇,可是白家大院在镇子里的一丝风吹草动,都是大新闻。这人多口杂,说来说去,白小姐被日本人糟蹋自尽闹鬼的事儿就这么给传了出来。

白家大院斜对面的一间酒楼里,二楼靠窗位置上坐着一对酒客,他们举杯对饮的时候,时不时偷眼瞟一下街上的动静。

一个是体型富态的中年人,中年人对面正在饮酒的是个年轻人,年轻人虽然长得平实普通,一双眼睛却颇为凌厉。酒楼的常客都知道那富态的中年人,是酒楼的老板,姓马。而这个年轻人,却是少有的生面孔。

年轻人饮了半口酒,道:

“白兆喜真他妈不是东西,女儿都做了冤鬼,他还为日本人卖命!我呸!”

马老板压低声音:“王老弟,这事儿你说谁不生气?自己的女儿被日本人害死,为了区区荣华富贵,他连女儿头七都不过,就大摆宴席迎接凶手,禽兽也不过尔尔。”

年轻人沉声道:“这种人留在世上,只能祸害子孙——”说着,他手轻轻地比了个抹脖子的姿势,店老板轻轻摆了摆头。这时,街道上响起一阵急促的摩托车声,整齐的军步声跟着响彻街头,两人知道,白兆喜的贵宾到了。

这时,马掌柜悄声道:“老弟啊,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话说这自家大院闹鬼——”

民间神鬼故事视频第二篇-盗墓鬼故事之连命同生

步步紧逼

翻过两座山头,我们终于来到了连命冢外。刚一站定,老刘背后那个一米来高的大箱子就剧烈地晃动起来,发出了刺耳的敲打声。

领头的中年男人狠狠地踢了它一脚,说:“老实点儿!”

我抬头打量着面前的墓门:它由两块巨大的黑沉木建成,门上没有雕饰和花纹,周围也不见什么机关。

难道是要把它炸开我们才能进去?

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就见同行的瘦高个儿走上前,伸手拍了四下墓门。

在墓里还有人来开门不成?我心里疑惑,就见墓门已经无声无息地开了。一具干尸直愣愣地站在门后,我吓了一跳,老刘他们三个人则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我硬着头皮跟上,这才发现尸体的双手关节处都有一条细细的铁链与墓门后的机括相连,只要按照刚才的敲击频率触动机关,就会牵引尸体来“开门”。

一路走来都四通八达,这里比起古墓更像迷宫,我们兜兜转转好一会儿,终于到达了一间狭窄的石室。

石室上方的山石凹凸不平,稍不留意就会撞到脑袋。最下面有个葬坑,里面放着一口楠木棺材,棺盖上还嵌了五枚铜钱。

老刘喘了一口粗气,把大箱子往地上一放,咧开嘴笑道:“可算是到了。等会儿把这娘们儿扔进去,咱就去找秦二爷拿赏去!”

瘦高个儿和中年男人也都笑了起来,我附和着他们,眼里却闪过一抹寒光。

秦家是青龙县的百年大户,在依山靠水的地方称得上是一方独霸。听说秦家祖先是盗墓发迹,不知得了什么宝贝,使得家族世世代代兴旺繁衍。我眼馋了好几年,费了不少心血,终于查到了一些线索。

连命冢内连命尸,同生共死续兴衰。秦家祖先正是因为进入这座连命冢,找到了那具能够续命衍盛的连命尸才开始走上坡路。只不过这是秦家世代相传的秘密,唯有每年阴月阴日的时候才会有人送活祭品进入墓中。于是我混进这些人之中,顺利地进入了连命冢。

箱子翻倒,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年轻女人从里面滚了出来,随即被我一手钳制住。老刘三个人跳下葬坑,移开棺盖,露出了一具面孔铁青、双目翻白的女尸。

中年男人头也不回地喊道:“老四,把她推下来,手脚麻利点儿!”

“好嘞!”我应了一声,一脚踢下去一片泥土。在他们眼前一花的刹那,我挥下了手里的洛阳铲。他们来不及防备,一个个满面流血地倒了下去。

我松了一口气,然而还没等把棺内的女尸拖出来,背后就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我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难道是秦二爷发现不对,又派人来了?

背后的石门“吱呀”一声打开,我拔出短刀警惕地转过身,却一个人也没有看见,只有一行血迹斑驳的脚印正一步一步地向我逼近……

石桥惊魂

我头皮一麻,眼角余光瞥见一个影子正向我扑来。我当机立断地向后一仰,手里短刀顺势上划,像是砍中了什么东西。

这个突如其来的怪影一闪即逝,我低头看了看刀刃,见上面沾着些黏稠、腥臭的淡红色液体。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女人“呜呜”的声音。我立刻回头,只见倒在葬坑里的老刘等三人竟然全部消失了,棺中女尸也不翼而飞。

我皱了皱眉,给女人松了绑,问:“怎么回事?”

“活、活了!”女人惊魂未定地说,“刚刚棺材里的尸体动了,把他们都拖了进去!”

从我转过身到现在不到五分钟,就算是活尸也不可能带着三个人跑得无影无踪,除非这棺材里面有机关。

我看了看棺盖,这才发现上面镶嵌的是清朝五帝钱,这东西有挡煞镇邪的功效,将它嵌在棺上,说明里面有很厉害的东西。除此以外,我眯了眯眼睛:这口棺材是新的,那么那个青面女尸想来也不可能是连命尸。

“你可以走,但我不保证你能活着离开这里。”我朝那个女人威胁地说道,“想活命,你就跟着我!”

女人哆嗦了一下,颤声说:“我、我叫小北,我跟着你。”

我哼了一声,把棺盖上的五帝钱抠下来,经过一番摸索后发现棺底木板下是空的。我尝试着往上一拉,露出一条黑漆漆的甬道,隐约可以看到蜿蜒向下的石阶。

石阶不长,我们很快就走到了底部。空气有些潮湿,还带着淡淡的古怪香味。前方传来一阵水声,我打开手电筒,见一条狭窄的石桥延伸到对面的平台。桥下是一条地下暗河,几团黑影随着水流卷上来又很快隐没下去,依稀可见幽幽的绿光。

我示意小北在前面探路,她脸色苍白地踏上石桥,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并没有什么危险。直到她走到中段,我才快步追了上去。

我目光不经意地向下一瞥,背脊顿时窜上了一股寒意——青得发黑的河水里,除了倒映出我和小北的影子,还有一个干枯的身影匍匐在上方。

我立刻拿手电筒扫了过去,发现正是那具青面女尸。

它像蜘蛛一样趴在上方山壁上,然后猛地扑了下来。我正要把小北拽过去阻挡女尸,没想到她发出一声尖叫,整个人掉了下去。

我慌忙地避开青面女尸的扑击,脚腕却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缕湿淋淋的黑色长发从水下暴射出来,猛一用力就把我拖下了石桥。

在这刹那间,我看到一个“人”从水里站了起来。它形似骷髅、面容狰狞,拖着疯长的黑发。

“禁婆!”我惊呼一声,狼狈地掉进了水里。所幸水并不深,刚好没过膝盖,只是脚下的感觉有些异样。我低头一看,发现那是一片被泡得发黑、只有头部完好的无皮尸骸。

更让人胆寒的是,我在那其中看到了瘦高个儿和中年男人的尸体。

民间神鬼故事视频第三篇-瓮中人

张庄是一个偏远的小地方。自从一百多年前这里发现了黄金,虽然含量少提炼颇不容易,但张庄好歹也兴旺了起来。只是后山的异声总让人们有点惶惶然。

“苦啊、苦啊……”每隔些日子的子夜,这种令人心悸的声音就会从山的深处传过来,张庄人多次搜山无果。自从这个声音响起后,每年都有不少进山打猎或寻金脉的壮年男子失踪。很多人认为那发出怪叫声的是吃人的妖精!即便如此认为,张庄人也舍不得离开,因为外面的人比鬼狠。

因为产金沙,形形色色的外乡人来得不少,但像今天这样的独眼和尚却少见。独眼和尚不化缘不布道,却坐在茶楼里打探张庄百年间的离奇故事。

待了解得差不多了,和尚一边品着乡野粗茶,一边自语道:“唐以来,总有小地方突然冒出一位贵人,福运当头百邪不侵,且出手皆是黄金。可十年后的子夜,便会化为精气人土而遁,即便开启天眼通也无法寻得去向。原来线索就是这个小地方了!”一番话赫然透露出了和尚的不凡——他是一名有神通的修行者,法号慧缘。

慧缘在红尘中磨砺多年,却一直未能得道飞升。只记得六祖慧能得道前对他说了一句话:“你慈悲得无所顾忌时,就透了。”他一直不解。

走在张庄后山的山路上,天眼通一开,慧缘立即发现地下金脉往后山深处聚集,由稀而密,最终成粗粗一束延伸到一乱石堆前。慧缘大力一拳,石堆轰然开裂,露出了一个深幽的空洞。他进洞,走进一个石屋。只见大堆黄金面前,赫然立着一口大瓮,瓮上有一颗白花花的人头,正咧着嘴笑。

人头见有客来,开口说话了,是个老妇声:“好多年没见生人了?居然闯进来一个独目和尚。”这声音有种魅惑人的魔力,让人神思恍惚。此话刚落,大瓮就发出一阵乌光,石屋外头立刻传来巨响,那洞口竟然被封住了!

“阿弥陀佛,贫僧有礼了!”慧缘不惊不惧,一脸端正地稽首道。

“和尚好心性,居然不害怕!”老妇人诧异道。

“出家人五蕴皆空,何事可惧。再说,这洞里虽有点古怪,贫僧却感到女施主心中的慈悲!”

“心有慈悲?这洞里尸骨无数,竟然有人说我慈悲!”老妇人一改魅惑音调,凄厉道,“和尚是两只眼都瞎了吧,没看到这满地的尸骨吗?”

慧缘也不反驳,说道:“老施主身处此地颇为怪异,还有这黄金、尸骨和邪异的大瓮,正是贫僧颇为不解之处,还望老施主解惑。”

“你这和尚真是好奇不要命了。也罢,既然你出不去了,我就给你讲这洞里的故事。我所在的这个瓮,是个吃人的妖瓮!”老妇人说到这里,停住了,盯着慧缘看。

“老施主请继续。”慧缘面不改色。

“和尚看来不简单。”老妇接着讲起来。

民间神鬼故事视频第四篇-平静的山岭

手工艺艺人鲁泰政擅长烧制黑陶,他烧制的一套梁山一百零八将,与真人一般大小,栩栩如生,如黑旋风李逵,手持一对板斧,怒目圆睁,就像真的要出去砍杀贪官污吏似的;那及时雨宋江,则手持一个书卷,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但凡见过这套水浒人物的人,无不被鲁泰政的高超技艺所折服。

前几年附近地区有一个制陶大师,听说了鲁泰政的名声,不服气,长途跋涉前来找鲁泰政挑战,他还带来了数件自己的得意之作,岂料一看到鲁泰政的水浒系列人物,当即就把自己的作品摔了个粉碎,叩头就喊鲁泰政师傅。

这天,鲁泰政去朋友家做客,喝完酒之后,两个人喝着茶水聊着天,不知不觉,天色已晚,朋友挽留他住下,他因为惦记家中的老娘,就谢绝了朋友的好意,步行着往家里走去。

走大路太远,要三个小时,鲁泰政决定走小路,虽然那小路泥泞难行,但是至少要近一半的路程。

走小路要经过一个土岭,那座岭叫大炮台,据说明朝中叶,倭寇从海上来,一路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当地守军在当地百姓的协助下,在这里安置土炮,抗击倭寇,击退了倭寇的数次进攻。后来,狡猾的倭寇翻过附近的一座大山,绕到炮台后面,突然发动袭击,守卫炮台的三百名守军与两百名当地百姓猝不及防,与倭寇发生了白刃战。那次战斗我方伤亡惨重,除了五十几人突围之外,别的人全部被杀,血流成河。打那以后,经过大炮台的人经常会听到炮声隆隆、人喊马嘶的声音,胆子小的人晚上根本不敢翻越大炮台。

鲁泰政胆子奇大,这辈子又没做过亏心事,所以也不怕什么鬼呀神呀的,他一路疾走,来到了大炮台,稍作休息,就开始翻越。

鲁泰政到了大炮台的顶部,忽然平地刮起一阵风,风过后来了一阵浓雾,大炮台很快就被大雾所笼罩,伸手不见五指,鲁泰政只得摸索着往前走。走了没几步,他忽然看到前边有十几个人影,正在缓缓地移动着,他以为是同行者,就喊道:“前边的几位,等等我,我们一起走吧!”他一边喊一边小跑追那些人,不一会就追上了,他仔细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眼前的并不是正常人,而是没有头颅的“人”,准确地说,是十几个鬼。

尽管鲁泰政胆子大,还是吓得叫起来:“啊,鬼呀!”然后就要往后逃去,但是此时他的腿脚却软塌塌的,使不上劲。

这时,其中一个鬼说话了,他的声音是从颅腔里发出来的:“你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我们有事求你!”

鲁泰政声音颤抖着问:“我……我只是一个做黑陶的,怎么……怎么能帮到你们呢?”

那个鬼说:“估计你也听说过大明朝时在这里发生的抗击倭寇的故事,实话告诉你,我们是当年抗击倭寇时,死去的守军和当地的百姓!”

鲁泰政一听,心里就不害怕了,反而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那个鬼接着说:“当时,战斗实在是太惨烈了,我们几个人的脑袋都被凶狠的倭寇砍飞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回来,所以几百年了,也不能投胎转世!”

鲁泰政说:“我能帮你们干什么呢?”

那个鬼说:“我们知道你是黑陶大师,塑造的人物栩栩如生,就想求你给我们每个人都做一个黑陶的头颅,这样一来,我们有了头颅,就能投胎转世了!”

鲁泰政为难地说:“可是,我不知道你们长得是什么模样,又怎么给你们做头颅呢?”

那个鬼说:“当年我们为国捐躯后,朝廷为了嘉奖我们,就命令当地一个姓阮的画家给我们画了一幅《抗倭英雄图》,那上面站在最前面的十几个人就是我们!”

鲁泰政说:“那幅图画现在什么地方?”

鬼说:“现在画家的后人还在附近居住着,他叫阮源帆,那幅画就在他手中保存……”

这时,天已拂晓,近处村庄的鸡已经叫唤,大雾已经慢慢消散,鬼说:“我们鬼见不得阳气,咱们就此告别吧!”然后他和那十几个鬼并齐齐给鲁泰政跪下,说是先谢谢他的再造之恩,鲁泰政忙把他们一一搀起,说:“你们为民族抛头颅,洒热血,我做这么一点小事又算得了什么!”鬼们接着就忽的一下就不见了。

鲁泰政回到家之后,收拾了一点行李,就去打听阮源帆的下落,才知道他继承了老祖宗的衣钵,现在还是画家。

鲁泰政去了阮源帆家,就跟他说了借画一事,阮源帆连连摇头,说此画乃祖上流传,怎能随便示人,之后就不由鲁泰政分说,端茶送客了。

鲁泰政没有办法,只得回家。

谁知第二天他还没起床,就有家人来说:“有客来访!”鲁泰政忙起床,洗漱一番,就急忙去了客厅。

鲁泰政一见来人,就叫了起来:“阮兄,你怎么来了?”

来人竟然是那个顽固的阮源帆,这时的阮源帆满脸惭色,说:“昨天刘兄走后,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十几个无头鬼前来找我,说了一通与鲁兄一模一样的话,我这才知道鲁兄所言非虚,于是天不明就来了!”说完,他拿出一张看起来很旧的画,鲁泰政看去,正是那张《抗倭英雄图》。

有了画,鲁泰政第二天就开始照着那些画像做头颅。因为手艺高超,短短三天时间,他就做好了这些泥头颅,为了不至于玷污英雄形象,他又照着那些画像,仔细地对这些头颅进行修改,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接下来,鲁泰政就把这些泥头颅放进窑中烧制。开窑后,一个个黑陶头颅在阳光下闪着炫目的光泽,表情生动,就像活的一样。

鲁泰政马上带着这些黑陶头颅去了大炮台,摆了一桌子奠品,然后祭奠道:“英雄好汉们,今天你们就可以全尸入土了!”接着就把这些头颅埋在了大炮台的土壤之下。这时,大炮台突然刮起了一阵旋风,好一阵子才停了下来。

从此,再晚的夜从大炮台经过,也不会碰上什么事情,这座山岭彻底地平静了。

民间神鬼故事视频第五篇-古代异事之井怪

1.怪事

明末,因边关重镇隆城常闹匪患,朝廷就派了文武双全的刘德正到隆城出任知府。刘德正刚一上任还没来得及制定剿匪计划,城中就出了怪事。

这天,城中突然谣言四起,说城北的刘家庄出了妖怪。刘家庄是个不过百户人家的小村子,村民们用水只能到村东头唯一的一口百年老井里去取水。当天早上,村民刘壮挑着水桶刚走到距离水井五六丈的地方,突然半空中响起的一声怪叫把他吓了一大跳。他抬头一看,一只孤雁正哀鸣着朝井中落去。

刘壮心生好奇,便扔下水桶紧跑几步来到井边,只见他低头朝井里一看,人就晃了几下后,头朝下栽进了井里。这一幕正好被同去打水的另一村民看到。那村民天性胆小,忙丢下水桶跑回村里喊来了村民们。村民们虽个个救人心切,但未知的恐惧却让他们谁也不敢靠近水井。

就在众人无计可施时,村中靠卖肉为生的邓屠从城里回来了。邓屠天生胆大,听罢众人的诉说,就挽起袖子打算下井去一看究竟。有人担心邓屠再遭不测,就提议去找一根又粗又长的绳子系住吊篮把他送到井下。很快,村民们就在距井口中心约有两丈远的两边各支起一个木架,又在木架上放上一根长木后才让邓屠下井。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拉紧绳子一点点地把吊篮向井下送去。绳子放下去约有三丈,突然吊篮那边一下子轻了许多,几人一不留神就都摔倒在地。等把绳子拉上来一看,哪还有吊篮的影子?

面对此等怪事,村民们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于是就一起跑到府衙里来报案。刘德正不敢怠慢,忙吩咐捕头孙威带着几个捕快去办案。孙威带人赶到现场,同样不敢靠近水井,只好与村民们一起远远地围在水井四周商讨对策。

孙威算算井下二人落井时辰不短,断难生还,便想把井填了以免再生意外。但他一人不敢做主,就派了一名捕快回到府衙向刘德正请示。

捕快回到府衙,刘德正与本城首富康旺财在闲谈。康旺财与刘德正是同乡,这些年他也没少受城外蛇腰山上以马驼子为首的最大匪帮的害。自刘德正到任以来,康旺财就毛遂自荐跑来帮刘德正出了不少剿匪的主意。他还十分慷慨地向刘德正承诺,一旦官府出兵剿匪,他就要钱出钱,要粮出粮。

听了捕快的禀报,刘德正思来想去也拿不定主意。如果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自己这个父母官在百姓中还有何威信可言?但如果硬着头皮查下去,连孙威这样经验丰富的老捕头都没办法,自己又该派谁去呢?

康旺财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大人,国运不兴,妖魔现世。我看唯有请个道士做法,方能平息此事。”

见刘德正点了点头,康旺财便吩咐管家康二快去取来千两纹银,用做张榜招贤之用。康二苦着个脸,叹了口气后这才离去。

2.恐慌

第二天一早,康旺财就带着一鹤发童颜的老道来到井边。老道拿着个罗盘测了半天,这才对众人说:“井下住着一只百年蟾蜍,如今它已修炼成精,凡从井口过往生物,都会被它摄入井中吸去元神,助其练成毒魔大法。如不及早封住井口,再用灵符镇住,一旦蟾蜍精练成大法,必将给全城之人带来灭顶之灾。”

村民们听罢,忙跪在地上求法师赶快施法。老道指挥村民们用贴了灵符的石头把井填了,又在井边做了场法事,这才离去。

一连两日,刘家庄倒平安无事,距刘家庄十余里的陈家沟却又出事了。当天早上,有几个村民到一口井里打水,还没走到井边,村民们就看见几十只老鼠不知从哪儿蹿了出来,一个个疯了一般跑到井边就争先恐后地跳了井。联想到前两日刘家庄出的事,村民们扔下水桶就都跑回家去,扶老携幼逃出了村子。全村人无处可去,一商量大家就都跑到府衙里来找刘德正了。

刘德正也想不出办法,只好派人找来康旺财让他快去请上次的法师。有了法师壮胆,刘德正才在孙威、康旺财的陪同下率领一班衙役与村民们来到陈家沟。众人来到井边,老道背上背的那口桃木剑就突然离奇地自己在剑鞘里来回出入。老道拔出剑,掐指一算面现惊惧之色:“看来,我低估了怪物,它已练成大法,现在我只有凭死一战,或许能降伏它。”老道以井为中心画出一个大圈后,告诫众人千万不可进入圈中,就一个人手持桃木剑缓缓地向井口挪去。来到井口,老道就挥舞着剑朝井底砍了起来。每次剑落下后,井底就会传来一声声比哭还难听的怪叫。突然,老道的剑似乎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强拖着他的身体随剑而动。老道忙用双手握住剑柄,仍是无法控制住剑,只听“啊─”的一声大叫,老道就被剑拽着跌进了井里。

刘德正也顾不得乘轿子,率众跑出很远,才敢停下脚步歇息。康旺财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到地上把管家叫到身边:“康二,快回府上去取些银两到城中多买些大缸,然后把缸送到边关守备马将军那里。”

看着康二一脸疑惑的表情,康旺财回过头来对同样表情疑惑的刘德正道:“大人,当务之急是确保边关守军军心稳定。”接着他就分析起了当下形势。他认为,井怪虽厉害,但从目前来看,它还不会出井伤人。从井怪能在陈家沟出现,说明它可在井下移动。城中之人对怪物心生恐惧,必会在怪物未出现在自家井里时,多存井水。最后,他还分析城中人早有准备,怪物捞不到好处,说不定就会移到城外,如果井怪移到蛇腰山附近,山上群匪说不定会不攻自破逃下山来。到时,只要请马将军调一部分边关守军守住群匪必经之路,就可全歼之。余下的匪帮势单力薄,官兵只要使用各个击破的办法,不出几个月,就能将隆城境内的土匪全部荡平。

刘德正边听边频频点头。康二却一脸不满地冲康旺财嚷嚷道:“老爷,都这时候了,你不为自己着想,还管什么守军不守军的?”

康旺财一巴掌打在康二脸上,怒斥道:“大胆奴才休要在此胡言,还不滚回去办事!”康二捂着被打红的脸,忙一溜小跑跑远了。

形势果然如康旺财所料,谣言传到哪里,只要那里的人还能远距离打上一桶水,人们就开始拼命抢水,存水。有几个村子还因抢水发生了械斗。刘德正怕出乱子,忙跑到马将军那里求援。马将军也担心发生内乱,只好抽调了一部分守军分散到各地维持秩序。白天井边是最热闹的地方,到了夜里,井边就成了最恐怖的角落。

以上就是民间神鬼故事视频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神鬼故事视频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3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