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神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神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真实的鬼故事、民间长篇鬼故事短的民间鬼故事、古代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神鬼故事第一篇-假五通

道光年间,有一个山西客商姓万名佳,他自幼便没了双亲,靠大伯将他养大。因从小进过几天私塾,能写一笔漂亮的蝇头小楷,所以十六岁的时候便成为了县衙的刀笔小吏,十七岁便在大伯的一手操办下娶了当地雍家的女儿,妻子雍氏不仅贤惠能干而且还颇有些风致。婚后万佳觉得作为衙门小吏每月薪俸太少,不足以养家,此时正值鸦片大量输入国内之际,上至王公大臣下至贩夫走卒吸食此物的不在少数,万佳认为这是一个大好时机,于是便断然弃学经商,专门来往于齐楚间贩卖鸦片。此人不仅极其精明,而且又善于算计,因此短短数年间便发家暴富,赚了很多黑心银子,一时间富甲一方。

等他赚够了钱,又寻思起要光宗耀祖起来,于是便花了一千两银子捐了一个九品候补官,在原籍等候录用。此时他身穿官服腰佩美玉,出门有车进门有轿,一边自居为官一边继续做着鸦片生意,居然也成了当地的富绅。万佳自幼精通歌唱丝竹等技艺,日常便与一些浪荡公子出没于烟花柳巷,所以经常夜不归宿,家中只留下雍氏一人独守空房,而雍氏多次对他劝说他也充耳不闻,时间长了雍氏对此也无可奈何,逐渐便习以为常了。

有一日晚间雍氏正在镜前挑灯卸妆,忽见镜中人影一闪,似乎身后隐约有一个男子的身影。她出其不意被吓了一大跳,随即以为是丈夫早早回来想悄悄和自己开一个玩笑,于是满心欢喜的回头看去,没想到一看之下却发现身后之人并不是自己的夫君,而是站着一个翩翩美少年,只见这少年面如冠玉神貌俊朗,自己生平却从未见过。雍氏惊骇之下便欲呼叫,却发现自己已然口不能言,连神智也开始迷糊起来。

美少年走上前来搂着雍氏坐在床上,一边抚摸着她一边附在她耳际小声说道:“我是五通神中的四郎,因为可怜你每晚孤枕难眠,所以特地来慰藉你,你大可不必这样害怕。”雍氏一听又羞又怕,正待用力将他推开,忽觉四郎全身肌肤中有一缕幽香已被吸入体内,随即就觉四郎的舌头伸入自己口中搅拌吮吸,一时间不由芳心大动情不自禁,于是便放弃反抗任其所为。待到云收雨停,雍氏更觉得神清气爽,而此时四郎没有起身,犹和她一起同床共枕。雍氏心中又是羞怯又是爱恋,觉得天下的男人都没有如四郎这么好的。

自此以后每晚四郎都来她房中留宿,每次来的时候两人先要饮酒为乐,饮到微醉方才上床,然后一定要尽欢之后才入睡,如此过了良久,雍氏对四郎的感情也日渐深厚。没想到偶有一天万佳三更便回到家中,一进雍氏房中便见四郎正拥着她酣睡,他眼见此状当即暴跳如雷,大喝一声便转身从墙上抽出挂着的宝刀,一刀便向四郎当头劈去。四郎闻听得开门声已然惊醒,见他回来正自仓皇失措,眼见这一刀来势汹汹,急切之下化作一道白光从窗缝中飞了出去。

万佳见状惊怒交集,便大声喝问雍氏道这是怎么回事。雍氏抵死装作不知,说也没见到有人睡在自己床上,想必是万佳喝醉看走了眼。万佳眼见事情诡异,但是又找不到什么异常的地方,于是只好悻悻作罢,但是心里终究还是充满疑虑,自此以后枕席之上对雍氏更是大为冷落,连平日见到雍氏也是冷言冷语再无欢颜。

民间神鬼故事第二篇-死婴地

从小妈妈就跟我说在晚上不要到后山去,因为那里有吃人的怪物,专门吃小孩的心脏,可是我不信,渐渐的我长大了,于是我就到了那片神秘的区域,那个树林里,可是,自从那件事之后,我到现在还是没有走出心理的阴影。

我的老家在大杨树村,那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村子里陆陆续续的来了许多陌生人,我妈妈看到那些陌生人就会不自觉的把我抱紧,起先我不知道那些人是敢什么 的,后来我妈妈告诉我,那些人都是一些畜生,他们都是人贩子,而我们村里就有几个专门生孩子卖的人,我们村子很奇怪,都是男孩子,基本没有女孩子,就算有也会卖给人贩子,于是,我就带着好奇心去问我妈妈到底怎么回事,我妈妈告诉我,女孩子都被后山树林里的妖怪抓去吃了,当时年纪小,好骗,我也就信了。

事情发生在我六年级的暑假,当时天气特别的炎热,我和几个朋友起先是在一起玩着无聊的游戏,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我们去洗澡去吧”于是我们就一拍而合,我们几个男孩子就一起去后山的那条小溪里洗澡,我早就把我妈妈的忠告忘到脑后了,毕竟冰冷的河水对于我们是个不小的诱惑,就好像是你快被渴死了,突然有人告诉你,你的前面有一瓶冰水,我想没人会拒绝。

于是我们几个就偷偷摸摸的到后山上去了,不一会就来到那条小溪边,看着清澈的溪水,我们几个欢呼雀跃的就迫不及待的脱了衣服一个猛子就扎进去了。那天我们玩的很尽兴,不知不觉天就黑了,我们看到天色已晚,想想回家又要被一顿胖揍,于是我们就上岸穿衣服准备打道回府。可是,就在我们穿好衣服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我听到了一阵声音,于是我就停下来,拽着同伴的胳膊说:“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他们侧起耳朵认真的听了一会,然后都疑惑的看着四周,因为他们也听到了那个奇怪的声音,于是我们就循着那个声音慢慢的往山里走。说来也奇怪,那个声音就好像是有魔力一样,带着我们不由自主的往树林子里卖弄走,越往里面走哪个声音就越清晰。“哇,哇,哇~”这时候,我们听清了那个声音,原来是婴儿的啼哭声,可是这大晚上的,在这荒郊野外的那里来的婴儿?当时我们也不知道是小还是被这个声音迷惑了,总之我们就顺着那个声音越走越远。

就在我们脑袋有点清醒过来的时候,我们惊讶的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一片矮矮的土堆面前,那些土堆有好多,有点像坟地,可是又不像,因为那些土堆比我们看到的坟地的都要小好多。就在我们几个害怕的要死的时候,突然,一声很大的啼哭声把我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我们猛然回头,发现在一个土堆上坐着一个婴儿,那个婴儿浑身都是血,身上的肉正在一块块的往下落,不一会整个身体都变成一堆白骨了。我们几个被这个场景吓的是哭爹喊娘的,最后干脆就坐在地上,几个围成一圈,瑟瑟发抖的靠在一起。

我看着周围那些土堆,生怕再冒出一个可怕的婴儿,真是不知道是我预言的还是老天安排的,我刚想起周围那么多的土堆,就见到一个个婴儿从土堆里爬出来,他们都是浑身的泥巴,有的已经成了白骨,有的整个身躯都是蛆虫,还有的好像是被野狗吃的,身上都是血。看着他们们慢慢的向我爬过来,我尖叫着闭上眼睛,不看倒还好点,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东西,但是我敢肯定他们不是人!就在我们几个快要被这些婴儿吓死的时候,突然,我们其中一个年龄最大的喊道:“我听说童子尿辟邪,今晚我们肯定是遇到鬼了,我们赶紧撒尿!”我们当时我没心思去想这个方法到底可行不可行,有一个办法至少比一个方法都没有要来的实在,于是我们几个二话不说就脱裤子撒尿。果然,我们撒完尿,周围那些可怕的鬼婴都消失不见了。我们看到不见了就赶紧提起裤子就往山下跑,反正最后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到家的。

最后到家的时候,我们身上的衣服都是破洞跟逃荒似的,肯定是我们跑下山的时候太匆忙导致的。

最后在我妈的再三逼问之下,我才说出来发生的事情,然后被我妈一顿胖揍,说我们能活着回来就是老天爷保佑。我妈说那片树林里的土堆都是婴儿,其实不是死婴,那是活生生的婴儿被活活的埋在土堆里弄死的。原来我们村子里以前就十分的穷,家家户户的基本都是一个娃娃,再多就养不起了,于是我们那边就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男孩,因为男孩可以传宗接代。于是生下的女孩子就被抱到山上的那片树林里弄死,然后葬在那里,时间一久那里就成了村里人的禁地。一直到新世纪到来之后,这个规矩才没有继续,但是村子里还是穷,于是就有人把生下的女孩卖掉。

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每当我想起老家山上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坟头,我的心里说不出的难受,那些都是活生生的婴儿啊,也难怪他们死后阴魂不散,确实是怨气难平,被自己的亲生父母亲手弄死,这种怨恨想来是没有什么可以平息的。

我听说后来那片后山被开发了,说是准备弄成旅游景点,可是刚开始建设就出事了,死了三个人,都是被吓死的,没人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但是我知道,我想那些婴儿的灵魂也不想被他们打扰吧,这么做只能说是他们自寻死路了。后来因为贩卖婴儿的事情,我们的村子被带走好多人,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贩子出现了。

民间神鬼故事第三篇-蛇仙故事:猎户猎杀黑蛇,享受多年富贵

明朝成化年间,日照县朝元山下李家村有一猎户李虎。这李虎箭法如神,为人仗义,好打抱不平;然而年少轻狂,做事不计后果,很多乡邻对他是又爱又狠。

这一天,李虎独自一人背着自己的铁胎弓上朝元山狩猎。李虎在山中兜兜转转忙活了一整天,连个猎物的毛都没见到。黄昏时刻,李虎不甘心,就在山中一个废弃的山神庙中住了下来,准备第二天继续狩猎。

是夜,李虎刚刚入睡,忽然梦中出现一个白衣公子。这白衣公子径直的走到李虎面前拱手说道:“大哥,素闻您急公近义,是朝元山一带少有的大侠。今日有一事相求,万望您能够出手相助,小弟一定会厚报您的恩德。”

李虎笑着说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兄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但说无妨。至于厚报,就不必了!”

那白衣公子感激的说道“明日午时,我会被仇人追杀。到时候您埋伏在小溪边的大石头后面,我的仇人会从背面追杀我,那时候你可以乘其不备,用弓箭猎杀他。李大哥,一定要注意,我穿的是白色的衣服,追杀我的是一个黑袍客。”

李虎微笑着说道:“兄弟放心,举手之劳,一定不负你的期望”

一阵阴风刮过,李虎猛的醒了过来,仔细回味了一下,原来是一个梦。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第二天午时,李虎早早的埋伏在溪口的大石头后面。没一会,小溪的对面忽然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硕大的雨点敲击着草木。李虎聚精会神的趴在大石头后面死死的盯着小溪对面。

片刻之后,小溪对面两天大蛇飞奔而来。只见一条白蛇被一条更加凶狠的黑蛇追逐着。黑蛇追上白蛇,将白蛇盘在小溪之中。白蛇奋起反击,奈何黑蛇力量巨大,将白蛇压制的死死的。

李虎瞅准黑蛇疏忽的时候,对准黑蛇的七寸,射出了惊心一箭。那刚才还耀武扬威的黑蛇,瞬间倒在溪水之中,死不瞑目。那白蛇朝李虎拱了拱身子,然后钻进草丛之中。

夜晚,李虎睡梦中又梦见白衣公子过来道谢:“多谢恩公相助,自此以后一年的时间,恩公可以在朝元山中狩猎,我将竭尽全力的帮助您。不过恩公切记,一年之后,千万不要再靠近朝元山啦。”

第二天,李虎仔细回味着昨夜的梦,似信非信的来到了朝元山。果然,运气特别的好,狩猎到的猎物是平时的十几倍。就这样,李虎天天上山狩猎,经常的能够捡到珍贵的药草,名贵的猎物,运气变的异常的好。没过多久,李虎就成了村里数一数二的富户。

李虎谨记白蛇的教诲,还没到一年的时候就搬到了县城,经营一家皮货店。从此以后衣食无忧,在皮货行也闯出了不小的名声。

许多年以后,李虎的父亲去世。老人家希望叶落归根,于是李虎将父亲的棺椁运到朝元山风光大葬。是夜,李虎突然又梦见许久不见的白衣公子,那白衣公子无奈的说道:“恩公,让你不要来朝元山,你怎么忘记了?我们仇人的孩子已经长大了,现在修为有成,我已经克制不住它们了。你到朝元山送葬,被他们认出,希望你好自为之吧。”

李虎猛然从夜梦中醒来,吓出一身的冷汗。望着门外的晨曦,李虎稍稍心安,急忙套上马车往县城赶去。半路之上,三个黑衣人冷冷的站在路中间。这三人身高八尺,全都黑衣黑冠,黑色披风。三人朝李虎射出冰冷的目光,片刻之后,李虎倒地而亡。

人的命运就是如此的不可捉摸,这李虎,因蛇富贵,又因蛇而亡,冥冥之中好像自有天意。

民间神鬼故事第四篇-亡魂交易

传闻,河西村的一个半亩水塘底下,曾经埋葬着战国时期一个战败将军的尸骸。塘子四周草叶遍地,土壤湿滑,少有人逗留。自打听说这塘子里淹死过人后,就更是无人问津了。更严重的是,里头常年被一些腐化的草木堆积,水已经没有那么清澈锃亮了。

老孙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只不过私下里被认为是那种无奈到无事可做而指望老婆养的可怜虫,平时有点小癖好。老孙和村里的哑妇结婚,生了个瘦小子;好在这小子听话又机灵,所以老孙对他很是珍惜和疼爱。

老孙偶尔去赌赌钱碰碰运气,可总是出口袋的多,进口袋的少,因此夫妻间没少闹矛盾。

平时村里人倒常看到老孙带着儿子在村后边的林子里散步溜达,说着些只有大人和小孩儿之间才会产生的常见话题;或者说,是老孙懒得去想点什么新花样逗儿子开心而选择循规蹈矩吧。

这天,天气炎热,晴空万里。老孙家的房子是老式的土墙瓦房,四周围着些许粗壮的榕树,树干上赖着几只舒舒服服地吮吸汁液的金龟子。

老孙的儿子虽然调皮好动,但对老孙的话总是言听计从。这不,夏天刚到,天气热起来,这个小鬼就耐不住逮金龟子的诱惑,缠着老孙就要去林子里耍,结果老孙只是摇了摇头就打消了儿子的念头。他倒不是不愿去林子里,只是他打心底对林子里那方水塘感到恐惧;一想到林子他就想到那水塘,想到水塘他就想到去年那个被淹死还瞪眼张嘴的可怜人。

去年这个时候他碰巧带着儿子去林子里帮了王大爷收西瓜。王大爷在林子里搭了个木屋子,还种了一亩多西瓜,平时很大一笔开销都来自这些西瓜。可儿子听老孙说了今年王大爷有事去了县城,把收西瓜这事给耽搁下来后,整个人都蔫了。捉金龟子无望,也见不着绿油油的大西瓜,小子耷拉着脑袋。

一边想着,老孙就答应带儿子去帮摘几个西瓜,借故说是要给王大爷一个惊喜;另一边他又低头锁眉想着什么。

中午,和往常一样,老孙穿着松松垮垮的衣裳,戴着个斗帽。老孙提着瓶装水,儿子一路蹦蹦跳跳,很是高兴。

他们很快就到了小木屋,发现门已经锁上了,围着西瓜的围栏足有一个人高,想要攀爬上去显然不容易,况且还要带上一个小孩子呢。老孙焦头烂额地踱来踱去,却没注意到儿子跑到水塘那去了。

想必王大爷为了让瓜长得更好,取了个巧——在围栏后面开了个口子,旁边堆满了厚厚的腐烂的草叶,紧靠出口处就是水塘子。大概为了不让外人发现吧,洞口也被腐烂的草叶给塞住了。老孙儿子机灵好奇,转到围栏后面时,发现堆积在洞口两边的草叶干结,而堵住洞口的那堆却还是湿润的,就好奇地扒弄着那堆湿润的土,便发现了一个洞。

老孙看着儿子靠近了那个水塘子,忍不住叫了一声。儿子站起来朝回望时,脚下一滑,“咚”地一声掉进了塘子里。

老孙这个时候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快步窜到水塘子那边,衣服也顾不及脱就跳进了塘子里,这个时候也不管什么害怕不害怕了。

好在老孙水性好,塘子有两米多深,也并没对他构成多大威胁。可是儿子只有一米四左右,而且水性不熟,掉进这么深的水里只能拼命扑腾。老孙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只手,拽上来一瞧,发现是根粗壮的树枝。他正想扔掉手里的树枝,却发现身下一紧,整个儿被什么东西拖进了水里。

“老孙头,你是想救你儿子吗?我们做个交易吧。”一个诡异的闷声通过水传到老孙耳边。

“你……你是谁?什么鬼交易?我儿子呢?”老孙紧张地语无伦次。

“哼哼,你说得对,我就是一个孤魂野鬼。你儿子?放心,他已经被我拖到岸上了。但是,如果你不和我做笔交易,恐怕就自身难保咯。几千年了,自从被奸贼杀死埋到这水底,我就找不到陪我说话的人了,今天你来得正是时候。”亡魂说道。

“你别看我老实,我可不信什么鬼啊神的,怎么可能和你做交易。”说着老孙就要往水面上窜,可是身子却被什么拽着,就是动不了。

“别费劲了,在这水里你得听我的!”听到这里,老孙开始懊悔哄儿子来林子里帮忙摘瓜了。

“说是交易,实际上对你来说更像是个机会。毕竟,我看你和我倒是有点缘分。”那个亡魂又开口了。

“那你到底怎样才能放过我?”老孙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没想为难你,只是想做笔交易。你只要肯献出一个人的一半阳寿,我不但放你上岸,而且还满足你一个愿望。否则,嘿嘿,我就要让你葬身这塘底。”

“这算他妈的哪门子交易!我是没得选了?”老孙火气直冲脑门。

“你答不答应自己看着办,淹死了可就什么也没有了。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大笔的钱吗?哈哈。”那个鬼笑道。

“那……那就把我那小子的一半阳寿给你吧。”老孙犹豫道。

“怎,怎么?你要牺牲儿子保全自个儿啊?”

“他还太小,总跟着我过苦日子说不过去,不如就献出他的一半阳寿来交换余生的富足生活吧。”老孙低头哽咽着,似乎有些难言的苦衷。

“真是个卑鄙无耻的父亲,你难道不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半阳寿去换取整个家的幸福吗?”鬼反问道。

“我已经四十几岁了,给你一半阳寿我也活不长了。哎,你不是说做了这个交易就能放了我吗?他是我的儿子,一半的命由我说了算!”老孙似乎对什么下了决心。

“好吧,成交。”那个鬼说着,就松开了老孙。

老孙熟练地窜上岸,果然在瓜栏边看到了浑身湿透的儿子,就把儿子抱着赶回了家。

民间神鬼故事第五篇-古代鬼故事之善报

清朝年间,实行八股取士,众多文弱书生都前往京城赶考。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那场禁锢了思想脱离了现实的应试期间。

当时岭南之地有个举人,名叫胡云,应试八年都没有高中,这一年是他参加考试的第九年。此时的胡云年已而立,背影佝偻,满脸沧桑,尚未娶妻生子,生活的压力逼迫着这个落魄的书。胡云想如果今年再不高中,那他只能弃文躬耕,劳作于田野中了。

应试的前一天,胡云背着偌大的包裹准备找一家借宿的旅店,他在京城的大街上挨家盘问,不是价格太贵就是掌柜的嫌弃他一身的穷酸模样。但天无绝人之路,最终胡云在京城的郊区找到了一处客栈,依山傍水,环境清幽,气氛淡雅,适合于读书,虽然离贡院比较远,却不会误了考试。

客栈的掌柜是一个精悍的中年人,身材高挑秀雅。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姿态娴雅,是个有品位有涵养的人。胡云第一眼见了掌柜就觉得他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最后一问才知,掌柜的也曾参加科举考试多年,多次不中,郁郁寡欢之下,找了这样一处僻静之地做起了生意。

掌柜感慨二人相似的遭遇,顿时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情。免了胡云的住宿,将他安排在了一间上好的客房中。

胡云住下之后,开始认真地温习起随身携带的四书五经来,不知不觉间,夜幕四合,天已经暗沉下来。这时胡云陡然感觉到一丝困倦。便摊开了被褥,正准备入睡时,忽然外面狂风巨作,一阵劲风吹过,将窗户掀了开来。借着微弱的灯光,胡云看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飘飘然地从窗子中飘近来,身材婀娜,体态轻盈。

胡云瞪直了眼睛一瞧,才看清楚那个姑娘脸色白的跟纸一样。姑娘双脚着地后,徐徐地向他这边走来。胡云顿时吓得冷汗直冒,全身发抖,暗想,自己清白一身,从未拈花惹草,没有欠下什么风流债,这年轻貌美的幽魂深夜来访,究竟所为何事?难道平白无故地要找自己索命?

思忖到这里,他一边后退,一边哆嗦地说:“姑娘,我与你平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找我?”

那姑娘听完后,幽幽地说:“公子你不必慌张,小女子早就幽居再此,一直再等你。昨天承蒙阎王大赦,说在今晚你会迁住在此,让我前来助你金榜题名。”

胡云听了,刚才惊惧的心稍安了下来,又听女孩谈吐温雅,面色亲善不像是厉鬼幻化而成,纳闷地说:“我与姑娘平生素未谋面,姑娘何故要祝我夺榜?”

那姑娘听胡云这样问,缓缓地移步到房子正中间的客桌前坐下来,轻声说道:“公子,你不认识我了?”

胡云定定地看了姑娘一眼,一脸茫然地摇头,说道:“姑娘,这话从何说起。”

那姑娘怅然叹息了一声,说道:“看来公子真是忘了我,好吧,你听我慢慢叙来。公子你还记得十二年前的那个月朗星稀冬日漫雪的夜晚吗?你途径周云道的时候,恰好碰见一个年幼的小女孩瘫坐在路边。当时天气阴冷,那个女孩只穿了一件薄薄地红棉袄,冻的脸色铁青,公子你怕小女孩有事,将自己身上的唯一一件较厚的冬衣,披在了她的身上,并问她何故在此,怎么不回家?女孩后来告诉你,她家境窘迫,父母又深受封建思想毒害,重男轻女,眼看生活每况愈下,无计可施之下,那女孩的父母将她遗弃在路边。”

胡云听女孩说起这事,才隐约想起自己十八岁那年,拜访完好友之后,在大雪飞舞的夜里是遇到过这样一个女孩,只不过最后他将自己身上的一件冬衣留给女孩后,自己就匆匆回家了,以后再没有女孩的讯息。

那女孩看胡云舒展开的神色,猜想他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接着说道:“公子,我就是那个你以前帮助过的女孩。”

胡云看女孩眉眼之间确实跟十二年前的那个女孩颇为相像,不禁叹息道:“时光荏苒,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姑娘还能寻到我,可见姑娘是一个心肠积善,懂的知恩图报的人。”

胡云又看眼前的姑娘已是魂灵之身,感伤不已,心想,她最后还是命途多舛,没有逃过命运的轮回。

第二天,天气清爽,胡云起床收拾了一下,便向贡院赶去。前来赴京赶考的人很多,大街上人潮如海,摩肩接踵,胡云费了很大劲才穿过茫茫人海赶到了考试地点。可还是迟了一步。主考官嘴上流着两撮山羊胡,身体富态,一脸的奸诈伪善像,看胡云迟了,愣是不让胡云进考场,将他堵在门外。胡云好言相求,最后主考官说,要进去也可以,只不过要留下三十纹银作为开路钱。

胡云一听,顿时心灰意冷,心想自己此次进京赶考所带的盘缠还是乡邻一起凑的,自己哪还有多余的银两去贿赂他们。胡云眼看,开考在即自己将无缘赴考。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心如死灰地收拾起行装,准备离开,这时,突然一个娇弱的声音附在他的耳边说,恩公,你不必着急,你往自己的腰间一摸就知道了?

胡云听到是昨晚那个美貌女子的声音,顺手向身后摸去,不知何时,一个大大的钱袋挂在了自己的腰带上。胡云打开来一看,正好是三十两纹银,而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那女子的身影。

胡云大喜过望,急忙赶到主考官前将银子递到了他的手里,进了考场。

二个时辰之后,胡云和一众考生都出了考场。正当他走在路上时,耳边传来一个细细的声音,问:“恩公,你考的怎么样,这场会试有没有把握考取到功名。”

胡云向身后望去,发现还是看不到那女子的身影,只得朝刚才声音发出的地方苦闷地回答道:“八股取士,限制了应试者的思维,格式严格,文章空虚,我恐怕很难有大的作为。”

那姑娘听了,安慰道,恩公大可不必失落,小女子自当助你考取功名。

胡云听后,心中一喜,正准备向那姑娘道谢,喊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回应。想必那姑娘早已经离去了。就一个人匆匆回了客栈,收拾好行装,转身回到了岭南老家。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这天胡云正在房中看书,有俩公差进来道贺,说,胡云,你已高中榜眼,请速收拾行装随我们一道回京受职。

胡云听到这个消息,知道是那个美貌姑娘帮了自己,心中感激不已。他当官后,一直廉洁奉公,两袖清风,从不做徇私枉法的事,他还时常告诫手下:“在世为人,要多行善事,广积福德。”因为他知道帮别人就是再帮自己。而那个以自己的公职之便,为难考生借机敛财的主考官最后也被胡云一纸弹劾,罢免了公职。

以上就是民间神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神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3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