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短鬼故事大全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短鬼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漯河民间鬼故事、日本民间鬼故事电子书、民间鬼故事600字民间鬼故事全集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短鬼故事大全第一篇-乡村怪谈之鞋门

1

菱花糊纸的窗子上,破了好几个洞,呼呼灌风。我揉揉眼,点亮桌台上的油灯,仔细听,外面已经有杂乱的脚步声了。

起身坐起来,我对着微弱的火光,裹了布衣,在脑袋上插上那只平常舍不得戴的钗子,准备赶集去。

初五是个大集,村里人早早都出摊了。我刚坐下来,把草鞋摆好,就看见对过一个生疏的面孔,正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一双鞋子。那双鞋子大概是我见过最漂亮的鞋子了,绸缎面,上面绣着红艳艳的牡丹,绕着枝繁叶茂的青藤。

显然,他只是个走街串巷的商人,还不了解我们这个村子。我们这里,是十里八乡最偏僻的地方了,因为最偏僻,所以也是最穷的地方,因为穷,对物质要求非常简单。不是人们不奢望拥有更好的生活,而是付不出“更好”的代价来。比如,小鞋匠的那些绣花鞋。

小鞋匠显然还不明白,他来错了地方。日头渐渐西沉,小鞋匠一双鞋都没卖出去,他打算收摊了。我还是忍不住凑了过去。我蹲在他的鞋摊前,目瞪口呆地轻轻抚摸那双牡丹鞋,口水差一点流出来。

“你今天的生意不错啊!”小鞋匠一边从我面前飞快地拿走鞋子一边吃味地说。

我笑了笑,说:“怎么,你要收摊?”

“不收摊干什么?”他郁闷地瞪了我一眼,“你们这儿的女人都不是女人,我居然连一双绣花鞋都没卖出去!我还是回我的破庙喝酒吧。”

“你什么意思?”我有些没听懂,“什么叫女人都不是女人?”他叹了口气,说:“我走街串巷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到一个新地方,连张都没开过!你看看你们这儿的女人,个个都穿着那种破烂草鞋。我告诉你,女人就应该穿绣花鞋,那才是真正的女人,如果这一辈子连双绣花鞋都没有穿过的女人,根本就不算个女人。”

我被激怒了,噌地站起来,指着那双牡丹鞋,说:“你这鞋卖多少钱?”小鞋匠满不在乎地继续收摊子,说:“这鞋可是我最贵的一双,棉布打底,绸缎做面,还有绣花”说着,他一眨不眨地望着我的脸,那意思好像在说,你买得起吗?

我不知道是哪根弦断了,竟然从兜里掏出了卖草鞋所得的全部铜板,哗啦一下丢在了他面前,趾高气扬地说:“这些够吗?”

他拿一根指头,厌恶地拨拉着那些铜板,摇了摇头,说:“可惜啊,也只够买一只的。”

我回头指了指推车里剩下的草鞋,说:“加上那些呢?”小鞋匠还没来得及说话,我的手已经被人抓住了。我回头看,是哥哥。“小妹,你发什么疯!”我哥飞快地收起散落的铜板,拉起我,推上车,就往家走。我没再说什么,只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望着自己穿的草鞋,再回头时,我看见小鞋匠冷冷地望着我笑,那样子好像在说,下辈子你再来买我的绣花鞋吧。

2

碗里的药已经温了,不再凶恶地喷涌着白气。哥哥一边在外面打麻草一边望着我,不时地摇头叹气。

“快喝了药吧,都凉了。”他愁眉苦脸地说。我小声嘟囔着:“我只是想要一双绣花鞋”我哥只是更重地叹了口气。其实,我明白我有些任性了。我从小死了爹娘,是哥哥把我养大的。我们家是村子里最穷的人家了。我生下来时,不仅身体虚弱,常常犯病,右脚还有残疾,那只脚丫子完全不像人的脚,歪七扭八的,倒像一只鸡爪子。为了我的病,哥哥不得不经常上山采草药,家里稍微有点余钱,都给我看病用了。

饭都快吃不饱了,还要什么绣花鞋?!我明白这个道理,于是,咕哝一句,发泄似的将药一口气灌了下去。院子里的大门突然开了,进来的是唐丫姐。唐丫是和我哥从小一起长大的,她喜欢我哥,我哥也喜欢她,这事,村里人都知道。只是,她家不允许她和我哥来往,道理很简单,因为我家是村里最穷的。但她还是经常偷偷和我哥见面。唐丫姐一进门,就看见我闷闷不乐的模样了:“小妹,怎么了这是?”她搂住我,关切地问。唐丫姐总是很疼我的,很多时候,我把她想象成那个不曾喂过我一口奶的娘。

所以,像抓住了救兵似的,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边哭边叙述着自己的委屈:“我想要双绣花鞋,我哥不给我买”

唐丫姐一愣,显然,这个问题她也解决不了。但她还是安慰我说:“小妹乖,先去院子里玩,我和你哥有事商量。”

我瞪着大眼问:“是商量给我买鞋的事吗?”她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我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在院子里打麻草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唐丫姐和我哥肯定另有事情商谈,果然,不一会儿,两个人的声音就隐隐约约地传了出来。唐丫姐愤怒地叫喊:“你到底还让我等多久,你知道不知道,我家已经给我定了亲!”我哥也急了,吼道:“你要我怎么办?!”

唐丫姐说:“你爱咋办就咋办!”说完,咣当一声撞开大门,很快跑掉了。

我哥追了出来,追到院子门口,又停住了,抓着头发蹲在了地上,随后瞪着我骂:“绣花鞋!绣花鞋!你看看你那只脚丫子,穿上绣花鞋还是只瘸脚!”

民间短鬼故事大全第二篇-狐仙报恩情

钧州的牛家村,有个叫张允的年轻人,父亲早故,和母亲相依为命,张允所在的牛家村没山没水,是个平原地带里十分常见的村子,听得外出的人们还有那走街穿巷的艺人,每次讲起外边的花花世界,张允就一脸羡慕。

知子莫如母,母亲刘氏就告诉张允,说张允的姑妈嫁往江浙一个富户为妾,可以去那里找个营生的活儿,张允心里向往,但是放心不下母亲一个人,就不同意。母亲劝他,说自己这把身子骨没痛没病的,至少这三五年还是没有问题的。张允架不住母亲每次劝说,最后跟母亲商议,外出一年为期,年底返乡。

二月初三,张允背着包裹,离家远游。

天意难测,刚到江浙,那里就发生了叛乱,亲戚没有寻到,花光盘缠,吃饭都成了问题,不得已,加入了流民行列,流浪到一处渔村,被一对好心的夫妇收留,于是学得一身打渔的本领,未及半年,夫妇去世,他们无儿无女,村里的近族怕张允侵占夫妇的财产,就联合村民远远地将张允赶走。

张允拜别老夫妇的坟冢,再次寻找营生的活儿,正值兵荒马乱的,大道难走,小道又有占山为王的绿林汉子,张允千方百计赶至长江,想回家安心伺候母亲,哪知这日大雾弥江,渡船难行,这唯一的机会也错过了。

之后,官兵与数股义军交战,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整整三年,张允都无法渡江,虽说靠做些小买卖,衣食能保住了,但他无比思念母亲,恨不得化为一尾鲫鱼,游过长江。

平日逢庙便拜,祈祷各路神仙保佑母亲无疾无忧。

又过两年,张允正在午睡,突觉一阵心疼,无端端的冷汗直冒,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于是再难睡下,在院子里来回踱着步子,又忐忑不安地来到街上,正惊慌无措时,发现一个卦摊,便救这算命先生给自己和家里老母算上一卦。

那先生问了家中方位,以及张允八字,掐指半晌,说家中无妨,今日的心悸乃是思母过度所致,还说自己可以让张允看到母亲近况。张允大喜,依着先生吩咐,端来一盆子水,算命先生拿出一黄裱纸,涂画一番,又让张允破了手指,滴了几滴血在上面,最后将纸点燃,放在水里,要张允默念母亲名字以及样貌,少倾,这脸盆上果然映出了母亲的模样,只像母亲院中端坐,晒着太阳,手里拿着张允寄回来的信。

张允心里悬石放下,母亲无恙便好。他也知道,战乱之地往别处寄信,可以收到,但别处寄往战乱之地的信件,十之八九都遭遗失。

又过两年,战乱终平,张允心急火燎,渡过长江,日夜不分,往家里赶,看到牛家村时,刹时潸然泪下,原本答应母亲,年底便归,不曾想造化弄人,足足让母亲等了七年,这期间,朝不保夕,活得胆战心惊,终身大事根本不敢考虑,去时的少年,现在已经是个疲惫不堪的游子。

归家时,天色早就黑透,没想到母亲正倚门而望,张允跌跌撞撞,奔到老母亲跟前,跪下痛哭,母亲也是老泪纵横,直说着我儿回来了,我儿终于回来了。

又给张允准备了饭食,张允吃了几口,虽觉味道有些怪异,跟母亲早年做的不同,但想想阔别七年,可能是南北口味不同造成的,也没有多想,母子俩又谈了近一个时辰,张允沉沉睡下。

次日一早,母亲便迈着小脚,走遍村子,挨家挨户告诉村民,自己的儿子回来了,要找人给儿子说个媒,母亲在乡里名声一直很好,这几年张允在外边也攒了一些钱,加上母亲卖女工所得,于是跟隔壁村子的一个姑娘定了亲。

母亲做事雷厉风行,早早地办了婚事,婚后第二日,母亲撒手而去。

张允痛哭不已,原本以为是母亲觉得自己大限将至,才早早地催促他成亲,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毛骨悚然。

夜里他守灵的时候,原本母亲的尸体摆在堂屋,脸上贴着一张烧纸,但从窗子灌进一股风,将这张烧纸吹落,恰好此时,一个闪电虚空降下,瞬间照亮了整个屋子,这时,张允惊恐地看到,母亲那张脸竟然变成了狐狸模样。

再一瞧,母亲的脸恢复了原状,张允头皮发麻,手里的烧纸还未来及再次蒙上,又是连二连三的闪雷,每次闪电点亮屋子时,母亲的脸就会变成毛茸茸的狐狸脸,但闪电一落,又变回人脸。

张允揪起母亲的尸体,叫道:“你不是我母亲,你是谁?”

晃了几下,僵硬的尸体突然叹了口气,说:“还是没有瞒过去,我是狐仙,这两个月来,我一直扮成你的母亲,原本打算过了今日我就可以心事了却离去,可惜天公不作美。”

张允惊道:“那我母亲呢?我母亲在哪?”

狐仙缓缓站起来说:“你母亲两年前就死了,你仔细想想,两年前,忽然一日,午时心疼不已,那时正是你母亲逝世之时。”

张允忆起两年前,卦摊碰到算命先生,先生施千里目之术让他看到母亲之事,豁然开悟道:“我想起来了,如果我猜的不假,那个算命先生也是你幻化的吧。”

狐仙点了点头。

张允大恸道:“你这老狐狸,为何欺瞒我!”

狐仙半晌才说道:“你听我说,那日你母亲去世,你心生感应,我就幻成一个道人诳骗于你,甚至这两个月来,我都化成你的母亲,就是为了不让你有悔恨自责之意。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你母亲去世之前,我也曾幻成你的样子,在床前伺候,让她免去思子之苦,去世后,我瞒着所有人,将她安葬,而后又施地遁术,化成道人,与你见面,稳住你的心神。这两年来,我时不时化成你的母亲,在村民看来,她一直还活着,这一切都是为了等你回来罢了。”

“你为何要这么做?”张允抹了把泪,心如刀剜。

狐仙道:“七年前,你初至江浙寻亲,逢贼兵作乱,我们狐类修行最恐刀兵戾气,我被那铺天盖地的血气所伤,逃至一个渔村,昏倒路旁,被一群顽童玩弄,差点毙命,也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你路过将我救下。我于疗养期间,观你常常思念母亲,可惜我道行尚浅,无计可施,只能幻成你的模样,瞒你母亲,眼下又幻成你母亲,让你免生遗憾,这人间俗地,我们狐仙又不能久待,是以给你办完婚事,我便离去,可惜被你看穿了。”

民间短鬼故事大全第三篇-大罗村的传说

小的时候,就听爷爷奶奶讲过这样一个故事,这也是个传说,尤其是我的祖爷爷那一代最清楚了。

清光绪年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从皇宫抢走了大批宝物,当八国联军走到了一个名叫大罗村的地方,那里有一片墓地,因为宝物太多,地上难免有丢失,大罗村的许多村民们也捡了不少,其中,有一个叫王生的人捡了很多,张平见到王生发了财心中不服,于是,趁乱将王生杀死,那是一个晚上,王生正在睡觉,张平溜进了王生的家中正要盗取宝贝,结果被王生发现,张平害怕自己会因此事而身败名裂,所以便本能的杀死了王生,宝物被张平带走,张平找了一个墓地,将宝物和王生一起埋下,心想改日再来取宝物,便胆战心惊的回了家,家中就张平一人,没有妻子,父母早亡,也怪可怜。

次日,王生失踪死亡的消息传遍了大罗村,当地官员因国家的腐败也没有理会这件事,张平暗自高兴,于是,这件案子变成了一件扑朔迷离冤案了。不过令张平头痛的并不是杀人事件的问题,而是宝物足足有一大袋子,几十斤重,没法子搬运,况且,不能太张扬,张平在这几天里天天自言自语:“这怎么办···怎么办呢?”心中好生着急,于是心生一计:“自己用钱时再去取,每次去一些不就没人注意了?如果别人问自己总是去墓地做什么,自己就说去拜祭父母不就行了?”张平心中沾沾自喜。

事情就是不巧,几天后,村里的赵大爷去世了,所用墓地就是埋葬王生的地方,这可把张平急坏了,于是就打算连夜处理宝物和尸体。虽然很累,但是,一想起宝物张平就浑身是劲。三更天到了,张平穿上黑衣来到了目的,挖开了那块“宝地”。王生已经是一具僵尸了,这时,张平呆住了,因为就在一刹那间他发现王生的心脏部位还有血流出来,就一直在流,突然王生的尸体居然立了起来,张平背起宝物就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口气跑回了家,喘了口气,仔细一想,认为自己可能是眼花了,便打开成宝物的袋子。

“啊!”张平此时一声尖叫,因为里面的并不是是宝物,这是张平真的呆了,汗水直流,竟然是王生的尸体,身上全是血迹,那尸体又重新立了起来,一把掐住了张平,张平好生挣扎,最终还是死了。宝物竟成了王生的尸体,这是为什么?还是个谜,好几代人都没有得到一个答案,最多的说法就是王生为了复仇化作了厉鬼。|长篇鬼故事+

这件事之后,大罗村除了战乱以外又恢复了平静。不过,据说那天张平的家里全是血迹,而张平被绳子吊在了房檐下面,面孔狰狞,七窍流血,而那袋子仍然是宝物,王生的尸体仍然不知所踪。因为有人见过王生捡的宝物,和袋子中的一模一样,所以,整个大罗村的人怀疑甚至已经相信是王生的鬼魂前来复仇。

后来,孙中山起义发起辛亥革命建立民国,就在那民国年间,曾有一位探长经过大罗村听说此事,准备查清,可是,很不幸,那位探长不仅没有找到丝毫线索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就是在张平家查找线索时身亡的,同样是在房中的屋檐下被吊着,面目狰狞,表情极为恐怖,唯一的不同就是,没有血迹,那位探长的身上连受伤的痕迹都没有。从此,大罗村再也没人敢轻易就去了,就是商人也绕道而行,村民们有的连家都搬走了,只剩下几户人家,几年来还算宁静。

至于张平的房子嘛,仍是破旧不堪,已长满杂草,似乎随时坍塌的样子。

好了,这就是那个村子的传说,估计村子现在已经没有了,成了一片荒地,那几户人家应该也搬走了罢。

民间短鬼故事大全第四篇-王八背锅记

民间传闻,之前王八身材滑溜溜如蛇一般,是没有背上的龟壳的,只是后来王八遭到一个叫王霸的人捉弄,替他背了黑锅才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的。各位看官,欲知详情,且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大禹治水之后,人们生活日渐富裕,天下歌舞升平,一派喜气洋洋。可在扬州辖内却出现了一个恶霸,此人相貌伟岸,隆鼻广颡,端的是光风霁月仙人出尘。然而他却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为人阴险狡诈,所做之恶行罄竹难书,倾海难洗。

起初人们并不知晓王霸的本性,观其举止得体,容貌俊伟,言谈合宜,便举荐为一县之长。上任之初,王霸也算尽心尽力,为百姓谋了不少福祉,百姓对王霸爱戴有加,赞誉不止。

时间久了,王霸的本性开始暴露出来了。他派人从黄河的源头捉到了一只王八,身巨体大,不知存活了多少年。当然那时的王八还没有龟壳,身上滑溜溜的,宛若长了四足的蛇。王霸对百姓们宣称,这个王八绝非凡间之物,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只要百姓们出钱供养,为王八建一通天厅,便可保佑此地风调雨顺。

古时民风淳朴,智力尚未开化,再加上王霸巧舌如簧,百姓们自然一万个信服,各家各户有钱出钱,有物捐物,生怕得罪了王八大神。

王霸趁此捞了千万金,看着破败的衙门,又开始兴师动众地大兴土木,建造雕梁画栋般的居所。天下天平未有多久,百姓又哪里有那么多钱财供王霸挥霍?

王霸豢养一帮跟班打手,若那家那户不按他的意思办事,就拆屋打人,更有甚者,王霸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搞得如土皇帝一般。

百姓们忍受不了王霸的暴行,又苦无门路,可以制裁王霸,还世道一个清平。

百姓们走投无路,只好背井离乡,拖儿带女,流离失所,好不凄惨。当真是怨声载道,直达天庭。

女蜗娘娘闻得民间疾苦之声,就派手下大神玄武到人间惩恶扬善,主持正义。

玄武大神乃是形如龟蛇合抱的灵物。当他下凡到人间,听到百姓诉说王霸的恶行,真个气得七窍生烟,怒不可遏。

你道是如何?原来王八蛇身龟足,乃是玄武大神的后代,就如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百姓们人多嘴杂,诉说不清,害得玄武大神以为是自己的后代王八搞鬼,惹得天怒人怨,他哪里不会生气。

登时玄武大神飞向了通天厅,看到那王八正在通天厅内的水池之中优哉游哉,闭目晒太阳,好一副舒服的模样。火气直冒,玄武大神哪里听得王八的辩解,直接掏出黑黝黝如锅一般的法宝罩住了王八。王八整个身体被罩在黑锅,缩成一团,口不能言,足不能伸,好不难受,急得全身冒汗。

玄武大神抓起黑锅连带王八一起到天庭女蜗娘娘处复命。

女蜗娘娘神通广大,自然知晓这王八是替王霸背了黑锅,就把详细告诉了玄武。玄武后悔不迭,不该急躁行事,险些铸成大错。

玄武忙把黑锅掀开,奈何王八当时流汗把整个身体都黏在了黑锅上,无法打开。

玄武眼巴巴地望向女蜗娘娘,寻求帮助。女蜗娘娘无奈地笑了,说道:“也是这王八的孽帐,本宫也无法替他打开黑锅。只能为他开出六洞,方便他漏头缩尾,伸张四足。”

女蜗娘娘灵犀一点,黑锅开出六洞,王八趁机露出头尾,伸出四足,模样滑稽,可笑至极。

王八自然不敢把怒气撒到老祖宗玄武身上,就自告奋勇,去下界惩治王霸。

再说那王霸看到玄武大神一锅把王八罩住,抓到天上,暗想妙计成功,从此便可高枕无忧。

却不曾想,王八把整个身体锁在黑锅之中,从天而降,落在了王霸面前。王霸甚为惊奇,这是何种玩意?便蹲下身伸手抚摸黑锅。说时迟,那时快,王八伸出头咬住了王霸的手指,任王霸如何甩打就是不松口。

王霸被王八咬住了手指,再也不敢去鱼肉百姓,做坏事了。然而王八恼恨王霸害它背了黑锅,再也不撒口。这也是甲鱼咬人不撒口的由来。(完)

民间短鬼故事大全第五篇-万仙府

(1)

民国七年,地安门大街的街北有家古玩店,名字叫“清合轩”。掌柜的姓方,原本是卖布的,一来二去,看清了这里的门道,改行做起了古玩生意。

这条街上做生意,收的东西十之八九都是宫里的玩意儿,卖东西的那些人对这些东西也并不在意,给些银子就卖,一倒手就是几十倍的利润,短短几年,就发了笔不小的横财。

这一天早上,刚刚开了门,就从门外挤进来一个老头。看样子能有六十多岁了,弯腰佝背,身子骨单薄,但是五官却很清秀,脸上干干净净,胡子茬都没有,倒是出奇的利落。穿着一件墨蓝色的长衫,前襟还打着补丁,明显生活窘迫,日子过得不怎么好。进了屋后,头不抬,眼不睁,大模大样地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虽然这位穿得有些寒酸,但是他胳肢窝里夹着的那个长方形木盒子可不简单,方掌柜久经历练的眼睛一打眼就看出来了,这盒子可是正了八经的金丝楠木的,单单这只盒子,也能卖点儿银子,丝毫不敢怠慢,赶紧走出柜台,笑容满面的打了个招呼,招呼伙计上茶。

做这行,上茶是有讲究的,全凭掌柜的眼神和手势。掌柜吩咐上茶时,如果手心朝上,就是上隔年的花茶;如果手心朝下,则表明来了贵客,一定要上清明前的“龙井”新茶,今天方掌柜的手势摆明了是要上好茶。

伙计上茶时心里一阵嘀咕,这人一看就是个破落户,即不穿绸,也不裹缎,估计全身上下掏空了也拿不出一块钱来,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掌柜的要给他上好茶?

方掌柜十几岁起就当学徒卖布,别的不敢说,对这棉麻丝绸一打眼就能看出个十之八九。别看眼前这人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像是要饭花子似的,但是那料子可是江南吴家的织造。就那“宝石蓝”的颜色,民间小作坊根本就染不出来,绝对是出自宫里。

茶碗端上来后,来人翘起二郎腿,用右手的三个指头捏住碗盖儿,用碗盖边儿撇了撇茶沫儿,然后又把碗盖儿轻轻地盖上,只留了一道缝儿,端起盖碗抿了一小口,茶水在嘴里像漱口似的来回打了几个转,这才从容不迫地咽了下去。

方掌柜对这种人可太熟悉了,一打眼就看出他是个有来历的人,那言谈举止做派,不是一天两天就模仿得了的,深在骨头里,就是成了叫花子也掩盖不了。这种人都是要么是个破落的八旗子弟,要么就是官宦之家出身,就是穷到家了也不会使诈,他们出手的东西肯定是错不了。

来人不声不响地只顾低头喝着茶,好像是有日子没喝到茶水,跑这来过瘾来了。

伙计刚要说话,方掌柜使了个眼神,伙计轻轻地“哼”一声,拾掇屋子去了。

那只楠木盒子就在桌子上放着,长有一尺二,宽有七八寸,也不知道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方掌柜并不着急,心里也是明镜似的,来这里卖东西的,都是缺钱的,别看现在装得气定神闲,肯定也是个等米下锅的主儿,心里止不定有多急呢,这时候,必须得沉住气,有道是,上赶子不是买卖,自己也沉住气,在旁边也品起了茶来。

来人连续了两次水,伙计拎着茶壶刚想再给续水时,他冲伙计摆了摆手,用手转着茶碗点了点头:“好茶!清明前的上等狮峰龙井!”

这人一说话,吓了伙计一跳,声音尖细刺耳,再看那身形面貌,这才意识到,这人竟然是个太监,忍不住地就多看了两眼。

天下名茶数龙井,龙井上品在狮峰。西湖龙井茶以“狮(峰)、龙(井)、云(栖)、虎(跑)、梅(家坞)”排列品第,以“狮峰龙井”为最。龙井茶沏第一遍水时味道还不足,第二水才恰到好处,再加一水不过是还残存点儿余味罢了,起到的是回味的效果,茶喝到这程度就该换茶叶了,再接着续水,无异于和刷锅水差不多了。

以上就是民间短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短鬼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6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