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短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的真实鬼故事大全、民间在线听鬼故事、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小说、厦门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短鬼故事第一篇-古代聊斋之桃木剑

她是一株修炼成精的桃树,总是在夜深人静时,散发花香,吸引路人前来观赏。

她化为人形,国色天香,倾城倾国,一身粉桃红的广绣仙女裙,一颦一笑勾人心魄。路人看见她,无一不是被她迷住,站在桃花树下的她,风姿绰约,身材娇小,掩嘴而笑,动人心弦。

一晚,路人甲被桃花香引到了桃花林,见一女子在桃花树下跳舞,顿时痴迷的看着女子。那女子对着路人甲抛了几个媚眼,路人甲朝着女子而去,走到女子身前,女子顺势扑到路人甲怀里。

“姑娘芳名?”路人闻着女子身上的体香,他不疑问为何深夜有女子在这跳舞。

女子掩嘴笑到,“奴家名叫小舞,在此等候公子。”

路人甲听到这话,心里可劲的欣喜,一个美貌如花的姑娘专门等候他,走了桃花运了。桃花林里遇桃花,桃花树下舞桃花。

“公子,今晚就宿在桃花林吧。”小舞勾着路人甲的脖子,媚眼如丝。

路人甲不由的点了点头。

小舞摸了摸路人的脖子,嘴唇印了下去,路人此时正在享受这美景美人。

“额”,路人突然睁大眼睛,倒下去了。而他倒下去后,他脚下的那棵桃树突然从地底下伸出根须,扎根在路人的身上,吸取精气。路人的身体一下子干瘪了下去,成了皮包骨。

小舞伸手一挥,地面上就出现一个坑,路人的尸体就这么滚落在坑里,掩埋起来,搞定一切后,小舞归隐在了桃树上。

陆陆续续的一些路人失踪,引了官府的注意,可怎么也找不到那些失踪的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官府派了一知县查案。

知县叫高国项,贪财好色,这次让他查案,他没底气,他怕他也像那些失踪的人一样,但上司让他查案他不能不查,于是,走访民间,听老百姓说是厉鬼吃人,听到传闻,他心里更加害怕了。

他广贴告示,聘请高人捉鬼。一天,一人揭了榜,去了知县府,说是能捉鬼。

“大人,我叫萧朗,我是专门来协助你办案的。”一男人恭敬的对着坐在主位上的高大人。

高国项看着底下的男人,刚想问他有什么本事,突然又想到了另一个细节,他就微笑着说,“好啊!本官就在此多谢了。”

“不敢不敢。”萧朗诚惶诚恐的回复。鬼大爷原创鬼故事。

高国项点点头,这人倒是可以当我的替死鬼。萧朗则是嘴角勾笑,各自有各自的算计。

第二天,高国项就带人去各地搜找失踪的路人,找了一天都没结果,天黑时,分派人手继续打着火把搜寻,可依旧没找到,可是回府的官差却少了好几人。一问才知,那失踪的官差去了城西的桃花林里搜查。

高国项听到这,那桃花林吃人!!!那片桃花林,我还经常约人去赏花呢!

萧朗心里有了些明目,便说“高大人,今晚我们一起去探探路,不带人,就我们两个。”

“那怎么行?我需要有人保护我的安全。”高国项有些不满。

“大人,保护你我一人就可以。”萧朗自信满满的说。

高国项最后还是带了一队人马,守候在桃花林外围,就他和萧朗进去查看。

城西桃花林,高国项下令把桃花林四周包围,并用干柴铺在四周,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把点燃干柴。萧朗是个道士,在周围下了一层结界,避免出现什么隐患。

高国项和萧朗走进了桃花林,桃花林里有着淡淡的桃花香,不浓烈,却闻着很舒服,而高国项就沉浸在这花香里,可萧朗却闻出了一丝不对劲,这花香里有诱惑人心的作用,不过他还是假装沉醉,他想看看接下来的事情。

桃树下出现一个曼妙女子,跳着舞,高国项看着看着流出了口水,摩挲着手掌向女子走去,而萧朗斜眼看了高国项,眼里有着一些厌恶和不屑,但是,却也装作痴迷的样子跟着走去。

“两位公子,小舞在此等候多时了。”小舞柔弱无骨的向着两人倒去,高国项趁机抱住了小蛮腰,先萧朗一步。

萧朗也没生气,哼哼,自己上去送死,可别怪我。小舞感觉出萧朗这个人对她有威胁,但她摸不着底,她继续试探着。

“公子,今晚留宿桃花林可好?让小舞伺候你们。”小舞没说完就听到高国项说好。

小舞诱惑着他们,躺在两人身上,脚踏萧朗,身躺高国项,小舞因为警惕着萧朗,所以这次没敢使别的花招,手抚着高国项的脸,突然五指张开,手指化作根须往高国项的五官扎了进去,“啊!萧道长救我。”高国项艰难的说,他动弹不得。

民间短鬼故事第二篇-四人诡谈

这是春日里的一个早上,柔风暖阳,汝州旁县的河流两畔飘满了柳絮。小卢从私塾回来,抱着两卷书,沿着河岸慢慢游玩。前面的三岔路口有一个隆生酒家,小卢出门的时候没有吃东西,觉得有些饿了,快步走了进去。

这会儿还没到午饭的时间,店里也很是冷清,只有靠窗的一桌坐着两个男人。小卢找了个地方坐下,刚要招呼店家来点填肚子的吃食,就听靠窗的那桌人起身招呼他过去一起坐。

这两人大约四十来岁,其中一人穿着一件绸衣,身材稍胖,像是个商人。另外一人眉目清秀,透着一股书卷气,像是个书生。

两人看起来面生。原来是途径此地的旅人,走得累了在此休息,见到小卢,就邀请过来一起聊天。

小卢生性洒脱,也不客气,吃着熟牛肉,一会儿工夫已经跟两人混得熟了。谈笑间,小卢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位商人只是吃些素菜,对于肉食却一筷不动。

商人笑了笑,说他是越州人,这几年贩卖丝绸,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至于为什么只吃素菜,还得从他当时在家乡发生的一件怪事说起。

小卢和书生都很有兴趣地仔细聆听。

说起来,那还是十几年前的事。当时商人还没有经商,是在越州山阴县一个名叫顾头村的地方做村长。这年的夏天,从外乡来了个姓郑的秀才。这秀才因为家里穷,也没能继续赴京考取功名,就到村里管理河堰赚些银钱。

有一天,商人在河边散步,见两个渔夫撑着一条渔船在张网捕鱼。这两人是邻村的村民,经常上这打鱼,看到本村村长就上来打招呼。

商人见他们桶里的鱼活蹦乱跳,就想买上两条。两个渔夫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什么也不肯收钱,从木桶里抓出两条最肥大的鲤鱼,用草绳穿了给商人。

商人又哪里好意思收,双方推让了半天,终于还是以较便宜的价钱买了鱼。回去的路上,正巧碰上管理河堰的郑秀才。商人知道这秀才平素没有其他的爱好,就是特别喜欢吃鱼。就迎了上去,说他刚才在河边遇到邻村的渔民,送了他两条鲤鱼。一个人吃不了,就转送他一条。

郑秀才自然是大喜过望。他这段时间手头拮据,已经好久没闻过鱼腥味了。拎了鱼千恩万谢地就回去了。

商人回到家,把剩下的一条鲤鱼让妻子红烧了,一家人香喷喷地吃了一顿饭。第二天一早,商人刚起床,就见郑秀才脸色苍白,慌慌张张地跑到他们家。

原来昨晚郑秀才一回家就把鲤鱼煮了吃。结果入夜后他就开始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鲤鱼,在河里自由自在地游走。但是不久之后,河面上飘来一艘渔船,一张大网从天而降,把他给捞出了水面。

他看到两个渔夫的笑脸,一双大手把他从网中捞出,丢到木桶里,用苇席盖住。这样又惊又怕地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他听到一个渔夫在叫商人的名字,然后也听到了商人的声音。遮住木桶的苇席被揭开,他看到了商人的脸。

接着就是商人问渔夫买鱼,双方推让之后,渔夫捞起鱼。郑秀才立即感到喉咙处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是草绳穿过了鱼腮。在郑秀才迷迷糊糊之间,感到自己被商人拎着走,然后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他惊恐地发现,他被自己提回了家,然后迫不及待地拿出刀,杀鱼刮鳞。他立即被突如其来的剧痛击晕过去。

民间短鬼故事第三篇-魂断吊棺山

出葬

在我出生和长大的孔家庄,有一列出葬的队伍一直在乡亲们的眼前行进,已经在大家的脑子里抬轿子似地抬了有半年了。乡亲们也从没有停止过站在路旁观看。乡亲们包括我永远忘不了那天的出葬。

六个月前。

我还记得那天早上,大约七点多的光景。我还没来得及按计划先回趟家换身干净点儿的衣裳再去送孔兴元最后一程,刚到村口儿就看见三口棺材正一摇一晃地被抬出来。只听得鞭炮声、敲锣声像潮水一样一股接一股袭来,一路上“噼噼啪啪”“梆梆梆梆”的声音直响,把我耳朵震得一阵阵轰鸣,一大群人面无表情、呆若木鸡地站在村口,就像海边的礁石一样,任海浪一个劲儿地拍着。呛鼻的烟气味儿弥漫在大雾中,久久没有消散。

我站在村口前的分叉小路上看着三口棺材从不远处朝这边移过来,我就像中了邪似地一动不动。小时候听我爷爷说迎面撞到出葬的死人棺材会不吉利,命薄的没准儿会给死人的魂勾住脖子拉上手邀上一起带走,就像是说:“嘿,跟我走啦!”但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啥都没有想,怔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被打在庄稼地里的一根树桩。这是我爹后来将我一把拉过去告诉我的。

我清清楚楚记得,我爹当时就像一头震怒的狮子在鞭炮声中冲我咆哮道:

“你个呆子,杵在那儿想死啊!老子叫你别回来你跑回来做么事?老子养你十八年你以为容易啊,就咋么给带走了那老子亏死了。老子还等着你养老嘞。”

正是深秋十月。天凉飕飕的,一层厚厚的雾笼罩着,寒气像是沁出来的。

很明显,那三口棺材要往西边的吊棺山去,因为领头的抛着纸钱的人看都没看我这里,眼睛是朝另一边望去。那三口棺材被刷得漆黑的,在我当时的眼里像是三头在海里游动的黑鲸鱼,大小长短都不相同。一路跟着十来个披麻戴孝的大人和三五个哭哭啼啼的孩子,虽然有隆隆的鞭炮声,但这送葬的队伍看上去稀落落的,像一群跟在大鲸鱼后边儿送行的鱼。清一色的白。鞭炮生、锣声翻出一丛丛浪,没声响的很短的间隙里,渗进去送葬的人的哭号,像是起起落落的微弱火苗。

抬棺材的人按例当是孔家的同族或者亲戚,选定出葬的这个时间比较早。我见过很多次送葬,知道送死人出葬当天不能迟也不能早,太阳出来就迟了,会收了死者的魂,不能投胎转世,也不能过早,太早了天黑看不清路,抬棺材的人容易绊倒,一绊倒就惨了,尸体都会出来。我记得当时听了毛骨悚然,浑身沁出冷汗。

许多老老少少早就站在村口,中年妇女们有些把手合在腰前,有些把手插在袖筒里,个个脸上神情麻木,但都在交头接耳说着啥。这时的我已经和爹夹在了人群中。我隐隐约约听见很多人窃声议论说孔木匠一家三口是作孽啥的之类,还说林红芝是个**,儿子孔兴元是个畜生,孔木匠是戴绿帽子的软骨头,我听了很惊讶,正要开口问我爹,见他脸色铁青只好作罢。

我听见身后染坊的张大妈和七婶儿絮叨道:

“你说,孔木匠人咋么老实,咋会下得去那么狠的手?用锥子捅了他婆娘的喉咙不说,还用刨刀刨了那婆娘的一对**,心肠太狠了。”

“唉,也难怪哟,”七婶儿说,“红芝那女人太不守妇道了,你说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咯!”

“那也难说,只要不是像孔木匠那样窝囊的男人,个个都爱她那样儿的。要我说撒,我们这村的男人哟,哪个冒上过她的床?好多个晚上从她那屋子里头传出来的都是吱呀吱呀的响声和叫声,你冒听到么?”张大妈的男人前两年中了风走不了路,所以她便可以将自己丈夫排除在外。

我看到我爹这时的脸色黑得像草木灰。

“咋么说,那你男人也上过她家的床咯?”七婶儿守寡多年,便无所顾忌取笑道。

“说话别闪了舌头,小心她今晚上去敲你家大门!”

鞭炮声里一个大嗓门女人的声音:

“这孔家的三口棺材肯定也要吊起来,像过去吊……”

还没说完,旁边的男人赶紧伸手去捂她的嘴,让她不要胡说八道。我认得那是陈东明家两口子。说话的女人是他老婆,叫杨凤梅。杨凤梅本想畅所欲言,突然被陈东明打断,自是显得很不悦,将他男人粗大的手一把推开,这时鞭炮声又响了过来,杨凤梅嘴里又嘟囔着什么,我没能听见。只见鞭炮碎末溅得四处都是。

棺材前往的目的地是远近皆知的“吊棺山”。我望着这三口棺材从我眼前经过,就忍不住想,我小时候的伙伴孔兴元就在里头呐,还有他爹孔桂祥、他娘林红芝。尤其是我的伙伴孔兴元,突然就这么走了,我心里头很难受。

一年来,我在城里的搬迁户或者新房搞装修,他跟他娘学做面,说学好了来城里开个面馆。

初中毕业后我们都不再继续学业了,因为我们除了语文还说得过去以外,其他科都差得要命,语文好是因为我们爱看小人书、故事会。那时我十六岁。孔兴元跟我同岁,从小一块儿玩到大,就像是亲兄弟一般。村里人都知道,孔兴元并不是孔桂祥的亲生儿子,孔桂祥和林红芝结婚多年但没有孩子,就从一户已生有三个儿子但只想生个女儿的家里抱养了一个,这个孩子就是孔兴元。孔家也就他一个。他话少,但有啥子话都对我说。

我们都回家对各自的爹说了同样一句话:

“我不是读书的料,还是让我干点儿别的吧。”

这是我们后来听对方说的,然后放声大笑。

民间短鬼故事第四篇-乡间怪谈

时遇大雪,天寒地冻,刘老头儿子外出打工已经有两年没回家了,每日他都在村东头的高岗旁盼着儿子的身影出现。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刘老头身体日渐消瘦,而且病情越来越重。这日,村民突然跑来向村长报告说刘老头冻死路边了,这一下可把乡里乡社传的沸沸扬扬,大家都去观看了,可没有一人为刘老头收尸入葬。

道路不通,村长打电话报告给乡里一时间也没个音讯,刘老头平日没半个亲朋好友,有谁又愿意多管闲事,把一个不相干的人埋葬在自己家里坟地里呢,时间久了,大家开始渐渐忘去了。来年开春,处处一幅欣欣然景象。

张大胆在隔壁村子帮忙,晚上喝多了酒,朋友留他不住,他嚷着非要回去。走到半道时,抬头看到明月当空,却不知从那飘来一阵乌云遮住了月亮,他小声的咒骂了一声,一阵冷风吹过,他身上打了个激灵。

这时黑夜中传来一阵唏嘘声,张大胆又紧了紧腰上的裤带,口中嘿笑一声,对着脚下的坟包道:“你这老鬼今日有的口福,能喝到爷爷这神水。”

张大胆得意向前走了几步,忽然酒劲上涌,一时间竟有些站不住脚,一屁股坐了下去,迷迷糊糊间,他远远地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绕他平日胆大,心中也不以为意,随口便应声到。

那声音好像有什么魔法儿,使得张大胆不自主地想前走去,张大胆想看清喊他那人相貌,可不知何时起了大雾,他越是着急却越看不见,脚步不自主地也向前走快了。

前面是一个高岗儿,上面已经站了好多人,从那吆喝中张大胆就已经猜到牌九开桌,人人神情投入,他走过去时也没人向他这个刚来的人看一眼。他蹭着身体向前挤了过去,定神一看“好家伙,庄家通赔。”他这赌瘾上来连亲爹娘也不认的,不断的连连搓手,跟着大家伙叫好。

这时,那庄家突然向张大胆看了过来,只见他枯瘦如柴,肌肤灰沉,一对眸子死气沉沉的冰冷,对他说到:“这位朋友时新来的吧,要不也玩两手?”

张大胆把手中的牌九往桌子上一摔,兴奋的怪骂一声:“老子今天要杀的你血本无归,哈哈哈……”

他心中嘀咕一闪而过,想到:这庄家老头,输了这么钱也不在乎,怎得还和那死去的刘老头有些相似。”

东方天空露出一肚鱼白,张大胆的家人已经找疯了,这天早晨他媳妇刚把房门打开,就开到倒在院子里的张大胆,他媳妇焦急地走了过去,口中关心的说到:“大胆,天这么冷,你怎么在外面睡着了,还有,你这些天跑哪去了?”

他媳妇一边摇着张大胆的身体,一边问他话,张大胆也被摇醒了,举手拍了拍自己的头,应声回答到:“我昨天晚上喝多了酒,路上遇到几个朋友一块玩了一会。”

他媳妇看他安好无事,心中的大石头也算是放下了,接着问到:“那你这出去三天,也不说给家里捎个信,这把我们娘俩急坏了。”

张大胆喃喃自语道:“三天……三天,不是昨天晚上的事吗?”他想了一会,觉得浑身发凉,也不再去多想,有些兴奋的跑到他媳妇跟前高兴的说到:“媳妇儿,昨天我和几个人赌钱,赢了不少钱,这下我们发财了。”说话他就伸手向怀里掏去。

民间短鬼故事第五篇-阴阳路

汾河旁边有个小村子叫做徐砦,一个破旧不堪、鸟不拉屎的地方。村子里有一个老汉,打了光棍,因此无儿无女一个人过活,老汉名字叫做徐鹿。一眼看去就是一个乞丐似的老头子,邋遢不堪。关于他村庄里还有一段传奇故事。

首先要说的是,徐家的大门口对着长长的胡同。整个胡同里也仅此一家。

徐鹿年轻时是很有资本的,家里有钱,人长得又很帅,唯一的缺点就是喜欢挑三拣四。结果就是这个致命的缺点让他一次次错过姻缘,一次次拒绝媒婆的提亲。等不到看到儿子娶媳妇,老父亲突然间就死了,没留下一句话,不久后,老母亲也追随老头子驾鹤西游了。整个徐家就留下他一个人,守着一个大大的院子。几个兄弟姐妹都是没有长成便匆匆夭折了。

过惯了奢侈生活的他两年便把家里的全部积蓄一文不剩地花光。剩下的岁月里,只能靠村子里的补助维持生计。

就这样过了几十年。

五十岁这年的夏天,很热。因为没有风扇可用,晚上,徐鹿便睡到了家门口。胡同是南北走向,而他则是东西着躺。事情就怪在这天夜里。

熟睡的徐鹿模模糊糊地听到有人对他喊,起来,挡到我的路了。以为是在做梦,他只是转了转身便有继续打着鼾声睡着。又是一句,起来啊,挡着路了,让我过去。徐鹿又一次地转身,接着睡觉。没过多久,同样的情况再次出现。当这次他真的惊醒了,被彻底的惊醒。他颤颤巍巍地起来,向四周看看,什么也没有,但仍是心有余悸。匆匆抱了凉席回屋子里睡了。

第二天早晨,徐鹿像往常一样在市集逛游,检点破烂什么的。忽然一个算命先生扯住了他,战战兢兢地说了一些什么阴阳路、赶魂之类莫名其妙的话。他又掏不起算命的钱,只是转身继续干自己的事,没把这些放在心上。鬼故事

第三天,徐鹿死了,没有任何病,没有受到任何攻击等。

因为要实行火葬,但还要触两千多元为他办丧事。村长带领很多乡亲父老来到徐家的院子,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拿来卖钱为他办丧事。所有人没有一个抱着希望,只是想看看这个老光棍到底生活在一个什么的地方。然而,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一位村民在一个柜子里发现了整整一叠百元大钞,至少有几千块。紧接着,又有几个人发现大数目的钱,具体多少钱不知道,但有这样一个数据:把徐鹿的丧失办完花费几乎三千元,然后整个村子里每人分到三四百元。

关于他的死因,有人好奇地到处打听了一下。最后在那位算命先生那里得到了一个令人心惊胆战的答案。

阴阳路,徐家的门口刚好位于阴阳路,他死亡肯定是当了魂路。那晚上,他被踢了三次,三次踢尽了他的阳寿,只给他留了三天的时间。没有人能解释为什么他来这么多的钱,绝对不是家里储藏的,因为在农村是不可能会有这么多钱。

阴阳路的说法,农村自古有之,但到底是真是假,没有人知道。有时候,科学是无能为力的。

你的脚下是否踏着阴阳路呢?

以上就是民间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