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短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电梯鬼故事、中国恐怖民间鬼故事有声民间灵异鬼故事闽南民间鬼故事传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一篇-窃魂

任延庆托了托背囊,一脚高一脚低的走在乱石岗。此时天色已甚晚,空中一朵朵的黑云不时遮住半弦弯月。乱石岗下是一堆堆的埋葬佃农的乱坟,此刻也显现的阴森非常。任延庆受其师葛巢甫之命前往广东罗浮之地赠送丹药与信徒,去时师傅谆谆告诫,一路上不可贪玩,不可管旁人闲事,送了丹药即刻返回。任延庆也只十五六岁,少年人贪看路景竟然错过了宿头,此刻的乱石岗道路崎岖,寂静无声,四周黑漆漆一片,乱坟堆中鳞火闪烁。任延庆虽不怕死人,却也杯弓蛇影,心头紧张,不由惴惴不安起来,仿佛乱石之后藏有强人剪径一般。

又走了一程,前面忽然闪现出一点灯光。任延庆心头一跳,加快步子走到一块大石之后。瞪大双眼向前望去,那点灯火在漆黑一团的乱石岗中显得异常妖谲。竖着耳朵仔细听去,一个女人的声音远远传来,似乎在喊着某人的姓名。任延庆记得曾听师傅说起过,南方一些地方的山民有叫魂的习惯,小儿受到惊吓或久病不治都被认为是魂魄丢了或被鬼怪摄去。常有母亲拿了失魂孩子的贴身衣物,到空旷之处呼叫,叫着孩子的名字,以灯笼引路,一路叫,一路寻找。待寻到失落的魂魄,即刻赶回家中,将衣物给孩童穿上,将身子裹住,再将门窗上锁,魂魄无路再走,只得回归原位。

少年人好奇心重,屏住了呼吸躲在黑暗中观看。

喊声渐渐近了。“三元!”母亲焦急的喊着儿子的乳名,跌跌撞撞地走来。

任延庆悄悄探出头来,细细看去。不看则罢,这一眼看去却把他惊得打了个冷战。母亲前方不远处,一颗银白色光亮的小圆球一跳一跳地向他藏身的大石处而来。

“魂?”任延庆轻合双目,默念了一遍清心明目咒,猛地张开双眼向那银白色光球看去。光球的亮度减弱些许,却露出下面高举双手托着光球蹦蹦跳跳的东西。任延庆运足目力仔细看去,那东西绿油油的,个子小小的,尖嘴獠牙,头上还冒着两个尖尖的角。“妖怪!”任延庆惊的倒吸口凉气,脸上一阵青白。这妖怪之说是在观中学道之时听师傅提起过的。妖怪的产生起初是出于对自然、动物的敬畏之心,人们把自己看不见、摸不着、无法控制的力量统统称为妖怪。其实妖魔鬼怪,最初的形态都是邪气。邪气聚的多了,再借着某个契机,便形成了妖魔。也有经过修炼的妖怪,随邪气的增多而妖力大增,对人的威胁也越大。除妖斩魔是修道之人份内之事,邪气最怕正气,面对一身正气之人连妖怪也会退避三舍。但也要随机应变,如果妖怪灵力过高,则须另寻高人前来铲除,不可强行出头。任延庆犹豫不决,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母亲的一声轻呼,吸引了任延庆的注意,他抬头寻声望去,只见提着灯笼的母亲盯住了地上,身子激动的抖动不停。仔细看去,原来是从路旁横着爬过的一只蜥蜴,更古怪的是那蜥蜴背上居然也背着一个光球。那光球相比之下显得甚小,发出的光芒却是淡青色的。任延庆忖道:“这魂怎得如此古怪,难不成是动物魂魄么?”只见那女子慌乱中从怀中掏出一件红色兜肚,手忙脚乱地将蜥蜴扣住包了起来。

“找到了。”女子转身对不远处的人轻声喊着,声音中带着呜咽。黑暗中跑来个高高的汉子,一声不响,护着女子匆忙往回赶去。

任延庆张了张嘴,话又咽回肚里去了。那小妖回头看了一眼,又兴冲冲得跳了过来。任延庆抓了抓头皮,一咬牙,双指一闪将那小妖夹在指间。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瓷瓶,将魂收了进去,转眼间又放回了怀中。

小妖吓呆了,以往从未有人类能够看到他,而此人居然还能将他抓在手中。看到任延庆将自己举到脸前,小妖拼命的挣扎着,恐惧油然而生,双眼张的大大的,头上一撮白色的毛发都高高的竖了起来。

任延庆将小妖前后左右细细打量了一番,忽然顽皮的一笑,随手将小妖按在地上,拿块大石压上,起身解了裤子将一泡热尿撒在小妖身上。小妖如身在烈火之中,拼命挣扎,不一会儿便冒出了一股黑烟来。任延庆悟了鼻子用衣袖扇了扇,弯腰看去,石头下只剩下一只死蚂蚱压在那里。任延庆得意地站起身来,将背囊又托了托,摸了摸怀中的瓷瓶,面色又沉重起来。

任延庆向那女子走的方向急步跟去。

那女子和高汉子匆忙赶回家中。汉子上前急促地敲着门,门哗的打开了。

“找到了吗?”门里抢出一个年老的婆婆,看到儿媳紧紧搂着怀里的红肚兜点头,用手擦了擦眼角忙道:“快进屋。”颤抖的手拉了儿媳进屋去,一边对愣着的男子道:“快将门窗都锁好。”老婆婆颤微微接过了肚兜,狠了狠心,用手将兜里的小虫掐死,紧紧的裹在躺在床上的小孩身上,母亲用被子给孩子捂上,拉着婆婆的衣袖紧张的看着。过了一会儿,见孩子没有一点反应,儿媳忍不住趴在婆婆肩头痛哭起来。

门外传来有人叫卖的声音。

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二篇-可爱的妖怪

在一般人的眼里,妖怪都是让人害怕的一种品种。想象一下,远古时期,人类从树上转移到了树下,开始了穴居的生活,茫茫四野的丛林,黑黢黢的夜晚无边无际。即使是阳光普照的白日,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恐惧萦绕在他们心头。

当你独自一人走在森林里,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怎么也挤不进来的时候,你仿佛置身于一个无垠的黑暗世界。这时候,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响,你闭上眼睛,开始幻象它的模样。

在我们的自然界中,先祖给我们创造了两种能量。善的能量,在我们长期的思想演化喜爱,它变成了正义的,让我们膜拜的神灵,而恶的能量,变成了邪恶的,让我们恐惧的妖魔鬼怪。

这是我们对大自然不了解而产生的结果,问题是,正义的就一定是神明,而邪恶的就一定是妖魔吗。

接下来这个故事里面说道的这个妖怪,很有意思,我甚至以为,这个妖怪很可爱。

故事发生在唐朝,地点则是楚州白田。楚州就是现在的江苏淮安市淮安区。在白田县有一个巫婆,这个巫婆自称是得了金天大王的真传,能够驱除一切妖魔鬼怪。唐人的精神世界中,他们认为万物皆有灵,而这些巫祝就是可以和灵相通的人。他们一方面是希望通过祈求让自己健康长寿,另一方面,可以说是破财免灾。其中也有一些借着这气运摆脱困苦的生活的成分在里边。这个巫婆,姓薛,俗称薛二娘。

村里面有一个姓沈的小姑娘,突然之间得了魅病,具体症状是有时候无故东奔西跑,有时候自己站在火堆里,更可怕的时她竟然走进村外的小河里。

最奇异的不是这个,而是小姑娘的肚子一天天隆起来了。看起来就像一个孕妇。孩子的父母很惊慌,女儿还未出阁呢,现在就变成这个样子,到时候谁敢娶啊。父母手足无措的时候,有人就建议去找薛二娘,小姑娘的母亲拍手道:“我早该想到的。”于是就请来了薛二娘。

薛二娘来了,她让沈家准备一个祭坛,让小姑娘躺在祭坛里。沈家不敢多说,虽然不明白这个巫婆在干什么,但是还是照做了,然后她又让沈家在祭坛的旁边挖了一个坑。上面架起一口大铁锅,薛二娘穿着一身明亮艳丽的衣服,珠玉琅珰,打着鼓跳着舞,旁边奏起了乐曲开始请神。

不一会儿,神将来了,宝相庄严,慈眉善目。一旁围观的人连忙跪下磕头不止。巫师拿来一个钵,装满了水,一边撒一边念着咒语,最后说妖孽妖孽,速速出来。说完以后,巫师径直走进火堆中,泰然自若地坐下。熊熊烈火包围了巫师,巫师没有收到一点的伤害。

大家俯首再拜。

只见巫师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走到锅边,拿起锅盖在自己头上,又开始象刚才一样又唱又跳又打鼓。旁边的人叽叽喳喳地议论,都不明白着薛二娘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巫师可能是跳累了。拉过一条椅子自己坐在上面,然后把小姑娘叫到自己身边,让她自己把自己捆起来。小姑娘的母亲准备出手制止的时候,她父亲急忙撵住妻子的手。将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了,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她恨恨地剜了丈夫一眼,开始静观变化。

小姑娘很听话地背过手去,看起来好像是手被困住了一样,巫师问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小姑娘不肯说。她母亲这时候大喊有什么快点说,小姑娘只是哭,一个劲地流泪,并不说话。巫师很生气,抄起一把刀就砍了过去。孩子的父母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这时候,只见小姑娘象没事的人一样。,但是吓得战战兢兢。跪在地上求饶说我信服。又说:“我本来是淮河边上的一只水獭,那一天,我看见她来到河边浣纱。顿时我被她迷住了。没想到我遇见了圣明的巫师您,请允许我自此以后影藏踪迹吧。可是,我舍不得自己的孩子,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能够让她把我的孩子生下来,不要杀死它们,还给我,这是一个不算过分的请求,万望巫师您能够恩准。”说完就开始呜呜哭起来,在场的各位都被她感染了,纷纷求情。

小姑娘拿起笔,写了一首离别诗:“潮来逐潮上,潮落在空滩。有来终有去,情易复情难。断肠腹中子,明月秋江寒。”这个小姑娘以前并不识字,可是现在写出来的诗句,连在场的私塾老师都觉得大有气势。而且这诗是一气呵成,没有停顿,从诗句的意境上看,不失是一篇佳作。

不一会儿,小姑娘昏迷了。她的父母急忙把她抱进家里,直到第二天小姑娘才醒来。

醒来之后,小姑娘说:“那天我去江边洗衣服,遇到了一个翩翩美少年,他引诱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后来我们就交往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十个月以后,女子生下了三个小水獭,很可爱,本来女子的父母是想杀死他们,可是有人说 :“连妖魅都如此讲信用,我们作为人类,难道还不如一只水獭吗 ?” 女子的父母把三只小水獭送到湖边,湖边的水花四射,一头大水獭跳跃着奔上岸来,小水獭乖巧地爬到大水獭的身上,慢慢的向湖里爬去。终于消失不见了。

故事里的这首诗,收录在全唐诗里,叫《白田獭魅别村女诗》,作者已经不知道是谁了,可能是作者借这个故事抒发自己的情绪。有来有去,说明了世间的一个规律,有失必有得,而情易复情难,说的是从前的一切都已经过去,我们再想在一起都是不可能,可是你毕竟怀上了我的孩子,我感到悲伤落泪,这是情有可原。如今,就让我带着回忆吧,幸好,还有三个孩子陪着我。

唐朝是一个讲究门第的年代,当然,古代社会都是讲究门第的,现在亦是。可能这首诗的作者出身贫寒,而女主人公出身官宦之家,自己心生爱慕,不得已出下策,抱得美人归,虽然她不懂诗词,不懂风趣,但是在诗人的眼里,她就是天边最亮的那颗星星,纵使漫天漆黑如墨,诗人依然能够迅捷地找到那颗星星,由于世俗的阻扰,他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只好离开,他只好带着孩子离开。

多么可爱的妖怪,却遇见了大字不识的一个姑娘,却依然流连于人间的恩爱游戏。却无法放手自己的孩子。也许,小水獭会有母亲的气息吧。他也会在夜里想起,那个明媚的早春,那个如画般的女子,那个羞涩的少年。如此便会沉醉在梦里。

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三篇-藏妖

陕西汉中是座历史悠久的古城,自古以来就是两汉发祥地,也是汉文化的源头,同时更是陕西入蜀的第一要道,所以一直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三教九流无所不至。到嘉靖年间,在城中住着一家富户,家主姓马名隆,家中良田千亩,所开商铺酒肆不一而足,当地人称马百万,也算这城中一个大户人家。可惜世事无常,马隆命薄福浅,刚到三十而立就得了暴疾,结果年纪轻轻的没几天就蹬了腿,身后也没有儿子,就剩下妻子方氏和所生的一对孪生姐妹,一个叫娉娉,一个叫婷婷,还都不足十一岁。好在这方氏年龄虽然不大,但却见精识精,颇有才干。丈夫虽然撒手西去但是家里的担子她却不能不管,于是伤心之后就化悲痛为力量,一年下来不仅家里操持的井井有条,就是外面的生意也是蒸蒸日上,这马家在她的管理下不仅没有败落反而是银钱滚滚更上了一层楼。

这一天早晨起来,方氏正在家中教俩姐妹练习女工刺绣,忽听仆人来报有一个云游僧人到门口前来化缘,说是要修什么寺庙,仆人连续赶了几次,可这僧人怎么也不肯离去,只是赖在门口默诵佛号,无奈之下仆人只好前来通报主母。这方氏平时对这化缘乞讨的和尚道士早已不知见了多少次,何况她一贯是好善乐施慈悲向佛之人,当下头也不抬的对仆人说道:“给他十两银子打发他去吧。”没想到过了一会仆人又匆匆回来道:“那和尚听得夫人赏他十两纹银,只是摇头,也不接受,站在门口就是不肯走。”方氏一听不禁有点恼怒:想这十两纹银也不算小数目了(明朝中晚期十两纹银可以够一个三口之家一年的花费,混个温饱不成问题,所以这方氏算是出手阔绰的了),这和尚还贪不知足?别是什么假装佛门之人的无赖,说不得只好出去会他一会。

于是她便起身和仆人一起来到门口。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四十余岁的和尚,身材肥硕面白无须,穿一身脏兮兮的灰色僧袍,背上一个青布背囊,正眯着眼睛站在门口,一见方氏出来便双眼一翻,一双眼睛白多黑少,双手合十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方氏一看这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云游和尚,并无什么异常,不知如何敢来狮子大张口,于是也对和尚回礼道:“大师辛苦了,不知来此有何贵干?”和尚又是一声“阿弥陀佛”,这才抬起头对方氏道:“贫僧路经宝宅,看见屋顶之上有黑气翻腾,再走到近前一看,发现这房子风水大大不吉,贫僧屈指一算,恐怕夫人与二位千金都有大难,此事事关重大,所以贫僧不敢不说。”方氏一听此言本并不甚信,想这几年家业兴旺,事事顺利,哪有什么不吉?但是转念一想丈夫年纪轻轻的便去了,莫不是真是自家风水不好?想到此处她心中不禁又有点忐忑起来,难道这和尚精通堪舆之术能看出倪端,或者就是知道我夫早亡欺负我孤儿寡母前来危言耸听诈取钱财?且待我试他一试再说。

想到这里她微笑着对和尚说道:“不知大师可有何见教?”和尚继续道:“依贫僧看来,此宅命犯廉贞煞,所住之人俱当不寿,好在我佛慈悲,贫僧有一镇宅之宝物,具天地之灵气,颇有神通,如果能安放在佛堂内,朝夕供奉,定能延年益寿富贵长久。若不是夫人也是一心向佛之人,却也不见得有这个造化。只是此物须心诚才能相请,不知夫人意下如何?”方氏道:“我自是心诚,却不知如何相请?”和尚说道:“若是诚心相请,须纹银三千两,以便我佛广造福缘。”方氏一听,心中暗暗吃惊,这和尚胃口不小,说到底还是为了讹诈钱财,只不过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怕这个不成?

民间短篇鬼故事第四篇-庄府怪谈

一、讨租金

宋棋是庄府新招来的下人,来到庄府时正是阳春三月,那日絮絮地下了一日的春雨,年代久远的青砖泛着润泽的绿色,映着开得正好的桃花,显得分外生机盎然。

说来也怪,偌大的庄府,除了他、老管家、庄老爷和几个丫环,也不见其他人,难不成庄老爷没有家眷?

见宋棋心有疑问,老管家便告诉他,庄老爷是江南一带有名的富贾,他掌管的钱庄前些年异军突起,成了这里最大的钱庄,而曾经一家独大的欧阳家,只得沦为第二。

庄老爷本来是有妻儿的,只是十几年前,府中突发一场大火,只余他_人活了下来,现在的庄府,就是在以前府邸的原处上重建的。

后院看起来仿佛是许久没人来过了,野草萋萋,满目荒凉。宋棋被安排在了东厢房,过道对面便是另一间屋子,老管家说,那里面已经十几年没有住人了。

宋棋收拾了下屋子,再向外看时,已是暮色了,想起还未用晚饭,宋棋便出了门,不料撞上了老管家。

“我正想叫你去前厅吃饭。”老管家转身领他朝前厅走去。

入了夜,后院便热闹了起来,虫鸣声此起彼伏,一轮皎月映得整个院子如同白昼一般,宋棋环视了一周,总觉着有点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究竟哪里不对。

直到到了连廊处转身的一瞬间,宋棋才突然回过神来,自己屋子对面的那间空屋子,居然亮起了灯火!他正想去看个究竟,庄老爷却从前厅走了出来,招呼他二人过去。宋棋无奈,只得作罢。

“小宋既然来到我庄府,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还望不要见外。”庄老爷坐在上位,举杯笑道。宋棋急忙起身回礼,免不了恭维一番。

酒足饭饱之后,宋棋便起身向庄老爷告退。

“莫急,”庄老爷吩咐丫环灵儿拿了一个铜盆给他,“正好你顺路,去讨个租金,这几日也到了收租的时候了。”

自己径直回屋,又不会出府,顺的哪门子路?宋棋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恭敬地回他:“老爷,我应去收哪家的租?”

“就是你屋子对面的那家,你只需把铜盆放在门口,喊一声收租即可。”

“这……”宋棋转过头看着老管家,他方才分明说,那屋子十几年没人住了啊。

“老爷叫你这么做,你这般做便是了。”老管家说。

宋棋满腹疑问地出了门,很快便到了自己的屋子门口。对面的屋子已经是黑漆漆一片,仿佛方才根本没有亮过,他壮着胆子走了过去,将铜盆放在了门口。

“我家老爷派我来收租了。”

月色如洗,没有半分动静。

“我家老爷派我来收租了。”宋棋放开嗓子又喊了一声,还是无人回应。宋棋无奈,折身就要回自己的屋子。突然身后传来“吱呀”一声,待他回头,铜盆已经不见了。

“难不成见鬼了?”宋棋心里一惊,便加快步子匆匆回了屋。

次日清晨,天还未大亮,老管家便在门外叩门:“早些起吧,随我去拿租金。”宋棋一听,瞬间清醒了许多,随便洗了把脸,便随他出了门。

白日里,后院倒没了那森森鬼气,宋棋眯着眼,似乎看到门前的草丛里放了一只铜盆。老管家若无其事地去取了铜盆,端着走了。

宋棋好奇,便凑上跟前。只见那铜盆里,装了满满一盆冒着热气的鲜血!他吓得后退了几步,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老爷这雀血羹可吃了好多年了。”老管家笑道,并没有注意到宋棋的异样。

“你不是说那里面十几年没住人了吗?”宋棋惊魂未定。

“确实没住人,”老管家朝他森森一笑,“不过呀,里面住了一只……”

二、灵儿失踪

吃过早饭,庄老爷便吩咐宋棋去买菜。他买了些近几日要用的蔬果,便回去了。刚进了门,他便听说丫环灵儿不见了。

原来,庄老爷一大早便去钱庄打理生意去了,宋棋出门后不久,老管家见灵儿还未过来收拾院子,本来只想着是小姑娘贪睡,谁知让另一个丫环去叫她的时候才发现,灵儿的房间里空空如也,只在床上发现了几根散落的暗黄色的羽毛。

“这丫头,走了也不打声招呼。”老管家气得直跺脚,“万一出个事可怎么办?”

“要不报官吧?”

“那倒也没这个必要。”老管家沉思了片刻,道,“算了,估计也是偷偷溜回家去看望她娘了,不必大惊小怪的。”

日暮时,庄老爷便从钱庄回来了,听闻此事,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只是说小姑娘爱玩,说不定过几日就回来了。

宋棋身为下人,也不便多说,只是那住在灵儿隔壁的丫环海棠告诉他,她清晨起床时,看见灵儿的屋顶上,有一只大雀盘旋了很久。

此后的几日倒是没什么事发生,灵儿也不曾回来,可宋棋心头的疑云却丝毫没有散去。

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五篇-鬼变

清末年间,农村红白喜事扎台唱戏盛行。

武生郭洪春扮演红脸关公要去凤阳镇赶场子。郭洪春的家离凤阳镇大路十八里,抄小路十里。关羽单刀仆宴这出戏缺了他这个主角唱不成。天色已晚,郭洪春料理好家事匆匆上路。他走了一程想想又折回来,抄小路近。小路虽然近但不易走。十里慌林漫洼,鹰飞狐叫,幽幽丛荆,狼嚎坟孤,阴森荡绕,无一丝灯火,走夜路的人本来就性急心怯,狭窄的小路两侧树枝扯扯你的衣服,一迈步又蹚着了一条蛇,紧接着高处夜猫子嘿嘿狞笑,俺的娘,极少有人敢夜走此路。到镇上办事的人大都在白天结队而行。

郭洪春停下脚步,想起人们谣传近日这十里荒洼在闹鬼,不是往坟里拉人就是突然从黑影里蹿出个狰狞同你对面。南许庄小木匠这天傍晚忙着往家赶,入十里洼深处忽见一白影从树上滑下来,咯噔停下两只白绫绸裹小脚只离地面一米高。小木匠惊惧中看个清楚:一身白孝,白腰带拉到地,头顶孝布又高又长,小脸紫红,长两尺宽四指,两手扒着上吊绳,舌头当啷胸前。喔吔!小木匠吓个魂飞魄散,扔了包裹满林子乱跑,跑回镇上还剩半条命了。

郭洪春想罢仰起头,望天空有月亮陪伴,看前方快入林深处,回首退去可走进老远了。心急怒气升,他跺跺脚,罢了,想我是扮武侯关帝爷的,凭我亦会七腿五拳的功夫,雄煞冲恶鬼,不怕那个!他肩扛关公的青龙偃月刀,气宇轩昂,奔路走下去。

很久以前,荒洼深处存住过几户人家耕田生息,后来这里发生过血光之灾,只留下断垣残基了,还有一片荒坟。

有异声?好像打呼哨,从一颗树后溜到另一棵树后。有劫道的?郭洪春身捷眼明,握紧大刀,只管大步溜里走。听到了一声说人不人说驴腔马调又不像,反而很刺耳惊惧的狂笑。郭洪春头发奓起来,脊梁骨透凉气。但他镇静下来,一翻腕手提起大刀,不慌走,站在那里搜寻目标。

一条白影从一棵树后闪出又窜向另一颗树后。白影出来了,冲着路直奔他走来。白影居然左手挑一架灯笼,让人看个清白,一身白孝,脖子上套着拖地长上吊绳,小脸紫红,长二尺宽四指,红鲜鲜舌头当啷在胸前,右手持剑,走路飘飘荡荡。

哎呀!郭洪春脑子轰的炸起来,心率跳动加快,慢慢的感到身子倾斜要倒。挺起来,鬼怕恶人吗?郭洪春稳了一下神,心胸一挺,怒气冲云霄,大刀一抡,横住去路,自己给自己鼓着劲。其实头发梢还在冒凉气呢。(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白鬼来势凶不可当,见没把郭洪春吓得扔东西大跑,竟然从郭洪春身旁趔趔趄趄让路绕过去了。郭洪春摆开架势招呼着。

白鬼回头看了看“恶人”便向丛林深处飘去,显得有些慌。

郭洪春撸了两把额角的凉汗,定了会神。这是鬼吗?鬼会是这般动静?我怎么发现他的走动像个女人!第二点可疑那白纸条后面却敞露着一张大白脸啊。

鬼也成了孬种。躲过了凶灾,赶快去赶场子吧。他走几步又停下脚,来了犟脾气,我看看这孬种躲那里去,到底弄个明白。郭洪春手提大刀追去了。转过那几座荒废的房基地后进入坟地,白鬼在坟地里一溜达,眼睁睁不见了。郭洪春站在坟地里四下啥目,发现一高土堆后停放一口白皮棺材。这没人烟的地方谁会放一口棺材?他狐疑着冲到跟前,把大刀压在棺盖上厉声喝道:“你是人是鬼?是鬼给我化道阴气飞跑,是人就给我出来!”小棺材板不厚,给他压的咯吱响。

棺材里说话了,一个女人的声腔,“后生不要劈棺,我出来就是了。”

棺材盖给掀开了,跳出一位活鲜鲜女孩,红衣黑裤,拖着一条大辫子。女孩跪下了,求后生绕过她。

“你年纪轻轻,怎么干这勾当?”

原来女孩的父亲出外打工数月,夜晚归来给坏人劫去了钱财还打坏了腰脊,成了残废。母亲终日劳苦又患了痨病,为了维持生活,赡养父母,这女孩选择在漫洼里干起了这行当。白皮棺材是她自己打造成放在林深处的,权当房子住。黑天出没在林中行劫,白日就躲进棺材里休息。劫下衣料背包和家什就拿到集市上变卖,刚行劫月余,就碰上了这个不怕邪的。

“原来人们传说的白衣鬼就是你这个小丫头哇。”

经郭洪春劝说,小丫头肯放弃劫道害人勾当。他一家三口以后生活来源怎么办?郭洪春见小丫头长相一表人才,更佩服她的胆识,询她是否肯学戏,丫头欣然同意了。郭洪春就收下这个徒弟,从此两人形影不离。钢刀砥砺出,经过数年磨练,小丫头成了一名好青衣,亦结成了郎才女貌好姻缘。

以上就是民间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5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