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短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短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流传的鬼故事、民间流转的鬼故事天涯、短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鬼故事贴吧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短片鬼故事第一篇-古代聊斋之倩娘

据《太平广记》载,武则天天授三年(692年),河北人张镒在衡州(今衡阳)为官,他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长女早夭,只留下幼女倩娘。倩娘自小生得俊俏,且聪慧过人,张镒夫妻对她疼爱有加。

张镒的外甥王宙自幼父母双亡,寄居在张镒家。王宙是个神童,读书过目不忘,再加上长得帅,深得张镒喜爱。张镒曾说等王宙长大了,就把倩娘嫁给他。倩娘是王宙心中的女神,王宙自然乐意,从此他跟倩娘关系更近。两人情愫暗生,一家人却不知晓。

一晃多年过去了,王宙和倩娘都已长大成人,张镒却不知为何忘记了当年的承诺。张镒的一个幕僚给倩娘说了一门亲事,张镒满口答应。倩娘得知后,极为愤懑,积忧成疾,卧床不起。王宙怨恨不已,但寄人篱下,也不好多说什么,就以赴京赶考为托词,跟张镒告别。张镒遂给了王宙一笔银子,派人租了船,送他上路。

王宙登船北上,行过重重山,因天色已晚,船家便靠岸歇息。王宙在船上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忽然,有人敲打船舷,王宙连忙起身查看,居然是倩娘披头散发、光着脚跑来了!他心头狂喜,一把将倩娘搂在怀里,倩娘泪如雨下,说:“你我情深义重,怎肯相弃?我是偷偷跑出来的,从今以后我们再不分开了。”

王宙感动不已,当即将倩娘藏进船舱,令船家马上开船,不再进京,改回老家四川安身。

颠沛流离几个月后,两人在四川勉强安了家,日子虽过得清苦,但郎情妾意,倒也甜蜜。五年后,倩娘为王宙生下两个儿子。但倩娘思念父母,常为不能在父母身边尽孝而哭泣不止。王宙认为生米已煮成熟饭,舅舅或许已消气,遂带妻儿回到衡州。

到衡州后,王宙为防万一,决定先一个人去拜见舅舅。见到张镒后,王宙跪地谢罪,把事情经过一一讲明。张镒听完傻眼了,道:“倩娘卧病在床已经五年,门都没出过,怎么可能跟你私奔,还生了两个儿子?”王宙瞠目结舌,说倩娘和儿子就在码头船上等着自己。张镒忙令下人跟着王宙去码头查看,果然见倩娘神采奕奕地待在船上。见下人来,倩娘笑吟吟地问道:“几年不见了,我爹娘还好吗?”下人吓坏了,赶紧回去向张镒禀报。

张镒惊骇不已,赶紧进屋探视女儿,没想到倩娘已经起来梳妆打扮,且面如桃花,喜笑颜开。不一会儿,王宙和倩娘从码头赶来,步入正厅。屋内的倩娘也走了出来。令人无法相信的是,两个倩娘不但容貌身姿一模一样,就连装扮、衣饰也都一般无二,两人相视一笑,渐渐靠近,霍然合为一体!

张镒惊骇之余,认为上天特别眷顾这对敢于追求自己幸福又顾念父母的有情人,遂允了这门婚事。从此,张家终于一家团圆,40年后,倩娘的两个儿子都中了进士。

民间短片鬼故事第二篇-古代聊斋之女鬼报仇

桐城有个张生,出生在世家大族之家,年少风流,风度翩翩,文章才华,也堪称一流。他刚十一二岁就进入了县学学习,家族中的长辈都对他寄予了远大的希望。

张生的父亲在金匮县做县令,张生也随着他的父亲到任上去读书。

县城中有个缙绅,做过典学时,因为受贿的事,败露了。

张县令奉命带着差役去抄没缙绅的家,张生也跟着去。

缙绅家中有一处远近知名的园林,里面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十分繁盛,里面的亭台楼阁、池水廊檐布置得极为精巧,张生乘机便到园子中去游览。

正四处观望,见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女郎,鬼鬼祟祟地进入假山堆成的山洞中。

张生心想那女子进去,一定是是收藏珠宝之类的东西,等抄过家之后,还能取出来支用。

张生也蹑手蹑脚向山洞走去。等他走入了洞中,从背后伸手用袖子一下捂住女郎的脸,女郎不觉一阵惊吓,赶紧从他的手里挣脱。

张生一看那女郎,真是一位绝色佳人,就趁人之危,动了坏心思,便呵呵地笑起来,说:“娘子别怕,别怕,此处正好无人……”说着话,笑嘻嘻地向女郎靠近,还不停地把手伸过去。

女子大怒起来,说:“你是什么人?我是这家的女儿,你敢来侵犯我吗?”

张生冷冷地笑着:“你是这家的女儿,难道不害怕我张公子吗?你父亲犯了罪,我知道你来这里收藏珠宝,这珠宝的得失都在我掌握之中,只要我一句话,你所藏的珠宝,立即就会被搜查出来,你不害怕我吗?”

女郎见张生趁人之危,更加恼怒,说:“我听说,罪不及妻孥,这是圣人经书上说的,纵然我的父亲有罪,又能与我有什么事?即使我来藏珠宝,我一个弱女子又能藏多少?况且身上收藏的东西,王法也不能管,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张生恼恨她出口不逊,也恼怒起来,说:“你说我不能把你怎么样吗?我偏要让你见识见识,看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于是,就大声地叫跟着他的仆役进去,把女郎抓住,并狠狠地叫仆役剥去女郎的衣裳,并把内衣也一重重解开,并从头到脚,把她的鞋子都脱下,全上下几乎没留有一块丝缕。

张生看见女郎头发黑亮,肌肤雪白,犹如白玉,身上藏有无数的金银珠宝,也都显露了出来。

张生和他的仆役看着女郎,都拍掌哈哈大笑,把那些金银珠宝都夺过去,心满意足地走了。

女郎羞惭气愤,不住地啜泣,然后就上吊死了。

过了一年,到了秋试,张生也去参加考试,各科都草草写好了稿子,准备秉烛修改誊写。

张生忽然听到窸窸窣窣地响声,见到一个女郎揭开帘子走进去,张生一看,就是那个缙绅家的女儿,不觉大吃一惊,捧着卷子,踉踉跄跄地准备逃走。

女郎摇着手,嫣然笑了一下,说:“轻薄儿,为何那般胆怯?我不是来祸害你的,走什么走?”

张生看她真的好像没有什么恶意,才不那么害怕,就叩问她来做什么。

女郎笑着道:“你怕我,难道是前面的事,你还记在心上吗?要说起前面的事,你本来就是对我好,是我,没有别的意思,可惜我自己命薄,没命享受。我不幸枉死了,也是我的命,你没有什么过错。并且查看了你的冥司簿子,前程远大,感激你对我的心意,特意前来向你祝贺,今年的考试,必定会金榜有名。只是你前面的一科,卷子里面有两处遣词不是很好,要是能修改一下,那就完好无缺了。”

张生仔细想了一下,确实如女郎所说,便重新改订,女郎也帮着他斟酌,改动了几处字词,真称得上是尽善尽美了。

女郎又笑着说:“行了,接下来的第二第三场考试,你自己好自为之,只求不犯什么错误,就可以高枕无忧,等着好消息了。”接着又道:“我这就走了。”忽然就消失不见了。

张生心里一阵怅然,痴痴地站着,感激女郎的心意,对自己以前的行为后悔不已,怪自己太卤莽了,也未免太薄情寡义了,然而,一切都已无法挽救了。

等考试结果揭晓了,张生果然高中。

当时,张生的父亲已罢官,居住在家里,听了张生说起考场中的事,心里万分庆幸,喜好女郎不念旧恶,接着又得到了张生高中的消息,心里更加高兴。

也有很多人登门贺喜,张生的父亲更是乐不可支。

过了年,张生的父亲就催促张生打理行装,叫他北上,想儿子的富贵指日可待,自己也等着朝廷的加封。

张生去了没几天,张生的父亲白天躺在床上休息,忽然见到一个女子,披散着头发,伸长了舌头,来到他的面前,满面怒容,抬起手指着张生的父亲,怒骂道:“老贼还在梦中做梦吗?你的儿子趁人之危,对我无礼,让我死于非命。你起初没有把儿子教育好,后面又没有悔过的心意,没把它当一回事,还想着儿子高中,自己等着加封吗?在考场中,我不是不能要你儿子的命,然而就那样轻易地让他死去,那不足以伤害到你等的心,必定要让你们先高兴得意一下,让你们在感到快慰的时候,更加生出妄想。然后,才来折磨你们,这样我才甘心。实话告诉你,老贼,你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查看了冥司籍薄,本应该官居高品,而且可以活到七十多岁……”

张生的父亲还没听女鬼说完,就从梦里惊醒过来,知道自己的梦不吉祥,立即派人星夜兼程地去追赶张生,想把他追回来,派去的人刚到半路,就见跟去的仆人,已带着张生的灵柩回来了。

张生果然是在卢沟桥边的旅店中,上吊而死的。

张生的父亲听到了音信,又是怨恨,又是懊丧,整天郁郁不乐,最后,没过多久,也死了。

民间短片鬼故事第三篇-古代聊斋之洛阳术士

明朝末年。

洛阳四月,正是牡丹盛开的季节。有道是洛阳牡丹甲天下,一年一度,洛阳牡丹盛会都会如期举行。香车美女,繁花似锦,洛阳城香气袭人,男女老少脸上都笑得像朵花似的。但谁也不曾看到天边一股黑线诡秘地向洛阳城袭来。

“算卦,算卦,天下第一神算!”洛阳城中来了一个号称精通术士的人在洛阳最繁华的地段摆了一个卦摊。他五短身材,很壮实的样子,圆圆的脸,一双微肿的泡泡眼,很神秘莫测的样子。据说他算卦极准,凡是被他算出有血光之灾的人,如果没有请他化解均已死于非命。城里已有三个人被他算死了。其中有一个是不信邪,另外两个则是掏不出化解的钱。三个人都死得既奇怪又凄惨。

洛阳城一下变得人心惶惶,算卦人的摊位成为洛阳人眼中的极凶之地,都绕着老远走。没有人去算卦,算卦人便拿着“天下第一神算”的招牌到处乱转。

“小哥,你印堂发暗,活不过今晚哪!”他拦住一个外地来的华服公子。那人很生气,转身要走,又被他拦住了。“十两银子,我帮你化解这场灾难。”他伸出手。“说什么鬼话,晦气!”外地人气冲冲地疾步走开了。“哼,铁公鸡,你会死得很惨!”算卦人恶狠狠地咒骂道。当天深夜外地人死在客栈中。他的头不翼而飞,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掏空了,血肉模糊,血流了一地。官府差官勘查了现场,也没有查出蛛丝马迹,作为第四桩无头公案挂了起来。

洛阳除了是三朝古都,牡丹花城,这里的女子更是貌美如花。当时洛阳城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艳芳楼,是当地最大的妓院,里面有上百个姿色出众的姑娘。姑娘们不但倾国倾城,而且色艺双全,弹琴、舞蹈、丝竹,样样精通。算卦人没有妻室,又很好色。他跑去跟一些极漂亮的妓女说她们三日内有血光之灾,当她们吓得花容失色时,又表明自己有神通可以化解。但他不要银子,只要妓女陪他一晚即可。大多数妓女怕死,也早听闻过他的神通,都乖乖依了他。唯有艳芳楼的头牌姑娘水莲不肯依从。

水莲姑娘原是官宦人家的女儿,因家道中落,从小被卖到妓院。水莲最喜穿青色衣裙,巴掌大的美人脸,眉目如画。她自十五岁挂牌,卖艺不卖身,芳名艳冠洛阳城。但她的性情是外柔内刚,纯洁无暇。

所以当算卦人预言她活不过三天时,她只嫣然一笑道:“生死有命。”便拂袖而去。气得算卦人眼露凶光地大叫:“不要后悔!不要后悔!”吓得艳芳楼的姑娘们都为水莲捏了把冷汗。

第一天,白天没有事。三更天时,水莲做了一个噩梦,她梦见一只血淋淋的大手向她抓了过来,她惊叫一声醒了过来。却发现洁白的床单上有乌黑的血迹,散发出腥臭的味道。

一连三天都没事,第三天晚上就是最后期限了,水莲换了一身素白的衣服跟妈妈说今晚不接客了。偏偏外面有一个白衣男子一定要见水莲,并掏出黄金一锭,点名要水莲跳一支舞给他看。妈妈拗不过他,只得请他到花厅落座,去请水莲来见。水莲刚进花厅,便闻到一股很好闻的檀香味,让她纷乱的心一下安定下来。她换上七彩舞衫,在长发上戴了一个香气四溢的牡丹花环,随着悠扬的乐曲舞蹈起来。白衣公子击掌应和,很高兴地样子。水莲舞蹈完毕,白衣公子亲自端了一盏香茶给她。水莲发现他是个极俊俏的男子,大大的眼睛,大大的酒窝,很温柔高贵的样子。水莲有些喜欢他,便破天荒地约他如寝室喝茶,下棋。两个人很愉快地聊天。

三更天时,忽然听到窗纸发出嗤嗤的声音。一会儿,从窗缝跳进来一个小人,小人到了地上变成一只大鬼,青面獠牙很吓人,手里拿着一口大刀跳过来要砍水莲,水莲吓得大叫,白衣公子抽出一把宝剑与大鬼战到一块。不一会儿,宝剑刺中大鬼的心口,大鬼倒地变成一只恶犬死掉了。正在惊魂未定时,又凭空落下来一只大怪物。头顶着房梁,眼睛大得像两盏大灯笼,血盆大口,发出阵阵恶臭来。大怪物冲上来抓起白衣公子狠狠摔到地上,白衣公子顿时脑浆迸裂,鲜血染红了白衣。水莲立刻晕倒了。

大怪物一把抓起水莲扛到肩上,一窜窜出屋子,向西面飞跑起来。大怪物哧溜钻进一个大院里,把水莲放在地上。水莲醒了过来,惊恐地爬起来。她发现大怪物的主人就是那个算卦的。他正一脸得意地望着水莲。

“原来怪物和大鬼都是你派去的!”水莲气愤地大叫。

“哼,你知道也没有用,反正你也快死了。”算卦人仰天大笑。他把水莲用绳子绑了起来。招招手,那个大怪物立刻变成一个小人钻进他的袖子里同他一起走了。

阴森森的院子里只剩下水莲一个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又扑面而来。

水莲忽然看到角落里有四个腐烂的人头。人头的眼睛却瞪得大大的,一付死不瞑目的样子。她感到十分恐惧,正在害怕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水莲,水莲。”一个男人低低的声音。“是谁?是谁?”水莲恐怖地大叫。没有人回答,只听见此起彼伏的叹息声,血腥味越来越浓。正当水莲吓得要死的时候,门吱的一声打开了,各种恐怖地声音一下消失了。算卦人不慌不忙地迈进门来。他微肿的细长的眼睛色迷迷的上下打量水莲。“哼,我要先奸后杀。”他怪笑着,一步步逼近水莲。“不要!滚开!不然我咬舌自尽了!”水莲吓得浑身发抖。算卦人瞪了她一眼,一股诡异的蓝光照在水莲的眼睛上。她一下晕倒了。算卦人开始脱水莲的衣服。

“住手!”一声断喝响起。是那个白衣公子。

“你没死?”算卦人很有些吃惊。

“那不过是我用的障眼法。”

算卦人立刻想逃窜。白衣公子手疾眼快,祭出一个画着莲花的宝镜来,宝镜光芒四射,散发出万丈耀眼的霞光,算卦人惨叫一声,栽倒在地上,变成一只马驹大小的毛驴。毛驴就地一滚,就向门外狂奔出去。白衣公子手中的宝剑飞一样射向毛驴,正中背心。毛驴发出一声嚎叫,浑身冒出乌黑乌黑的血来,它就地滚了几下死掉了。

白衣公子是洛阳城中的富豪子弟,一直在崂山学道术。前一段刚回到洛阳,就听到“天下第一神算”的恐怖传说,他觉得事情蹊跷,一直明察暗访,这才为民除了害。

洛阳知府为表彰他们,不但赏金百两,还做主让水莲嫁给了白衣公子。

娶亲那天,整个洛阳城都沸腾了,人们自发的上街敲锣打鼓,跟随新郎的队伍去艳芳楼迎亲。

已经开过的牡丹再次盛开,红的、紫的、白的、黄的,大朵大朵的牡丹个个笑逐颜开,据说洛阳城整整香了三个月。

民间短片鬼故事第四篇-古代聊斋之谋皮

1. 初识

绿锄走在前面,挑着周绍延的担子毫不费力,一边走一边说:“我家公子等了周先生好一会儿了,周先生随我来。”

周绍延擦了擦额头的汗,没想到胡明道竟住在深山老林之中,若不是他差了下人在此等候,自己怕是找不到了。

周绍延俊美倜傥,才华横溢,然而命途坎坷,寒窗十载屡试不第。一个月之前,他重病在榻上,险些丧命之际,正巧路过的胡明道救了他。

两人又聊得分外投机,便对当空明月,结为了异性兄弟。胡明道说自己身患隐疾,在广泽山中有茅庐一间,清洁僻静,正适合读书,邀周绍延日后去小住。

自患病后,周绍延便当胡明道是自己的贵人,且胡明道穿着不俗,一看便是富贵人家,哪有不允之理,因此病愈之后,便循着胡明道留下的住址找了过来,谁料到他竟住在这么荒僻的地方。

周绍延跟着绿锄足足又行了两里多路,前方出现一个山坳,绿锄道:“就快到了。”

虽料想到胡明道出身富贵家,但是看到眼前一栋雕梁画栋的宅院时,周绍延还是吃了一惊,羡慕之余,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苦读高中,出人头地。“请周先生稍坐,我去请主人。”绿锄引周绍延来到西厢,躬身退出,不一会儿便有侍女送茶点过来。

周绍延正大口喝茶之际,门前小小的黑影一晃,跳进一只狐狸,毛色乌黑却又透着暗红,圆溜溜的眼睛似乎含着水光,也不惧人,坐在地上上下朝他打量。

周绍延先是惊讶,旋即明了,地处深山,有狐狸也不足奇,便抓了把果子放在狐狸面前,说:“吃了就走吧,省得让人看见打你。”

岂料那狐狸并不领情,歪头瞅了他一会儿,不慌不忙踱着方步离去,倒把周绍延看得一愣一愣。

不一会儿,绿锄来请周绍延,说:“我家公子刚刚送走客人,此刻在花厅摆了酒,请先生过去呢。”

周绍延急忙跟绿锄过去,这样的深宅大院转了不知几重院落才到,胡明道老远迎了过来,二人携手到厅上,四下里几十个仆从无声侍立,盘盏皆为金器,晃得周绍延眼睛发花。

胡明道将周绍延请到上座,道“:兄长只把此地当作自家就好,如有所需尽管告诉小弟,千万不要委屈自己。”一边吩咐侍女,“去看看小姐怎么还不来?”

又向周绍延道:“弟幼失所怙,唯与妹明嫣相依,因她襁褓失亲,为兄的难免娇惯,以至顽劣刁蛮,待会儿见了,兄长不要见怪。”

周绍延正要答话,但听环佩叮咚,有人娇笑“:哥哥又说我什么坏话?”

厅上烛焰摇曳,一众侍女簇拥红衣佳人缓缓而来,女子不过十五六岁,眉黛春山,眼颦秋水,丽色绝世,周绍延不禁看得呆了。

胡明道笑叱:“兄长在此,还不见礼!”明嫣便在堂前盈盈一躬身,那一瞬间眼波流转,周绍延只觉似在哪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民间短片鬼故事第五篇-古代鬼故事之彼岸花

楔子

“八天后我就回来接你。回家和爹说一声我们的亲事,你也好好准备一下当新娘子吧。”白衣男子坐在岩石上轻言细语。

“好啦!知道了。十六日我准时在这儿等你。若是你未时还没来,你这一辈子就别想见我了!”女孩凶巴巴的语气掩不住嗓子里想要哭的沙哑。

“乖,别乱跑啊。我肯定会八抬大轿接你去慕容府。”男子怜爱地刮着她发红的小鼻子。

“快滚吧!别啰嗦了……”话还没有说完,她的眼泪就砸了下来。

“时辰不早了。我真的走了。记得!四月十六在这树林等我。我一定回来的,一定……”他想其实不过离开短短几日,怎么心里却像永别了似的撕心裂肺地痛。

“快点回来哦。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她急急地追了上去,抱着他宽厚的背不愿放手。眼泪迅速湿透了他的衣衫。

一路春风吹散愁丝,卷着柳絮儿乱纷飞。菩提又有新绿,杨柳醉了春烟。草长莺飞,蝴蝶翩翩。桃花烧红了整片山崖,轻轻一颤,便是一片浓重的花雨扑面而来。

女子捏着那个蝴蝶玉佩,眼泪珍珠般直往下坠。

我等你,期限是——一生一世。

(一)陌生客

最近江湖很是不平静。晋州四大家族之一的慕容少主慕容孤影得了不治之症。听说请遍了晋州的名医都没有起色,老爷子慕容幽夜只好千里迢迢请了京城的退休老御医,可御医只喃喃留了两个字便落荒而逃——心病。眼看这偌大家业将无人继承,老爷子急得到处贴告示——寻找名医。

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两年前便没了消息的大盗蝴蝶姬又频频出来犯案。王府丢了一颗夜明珠、少林方丈遗失了藏在藏经阁最高层的唐寅名画《落霞孤鹜》、飞红珠宝行最值钱的宝贝消失了两天才被人发现……一时间,蝴蝶姬搅得江湖乱了分寸。连慕容家也人心惶惶,加紧看管家中宝贝,惟恐出了什么差池。

初七这天,慕容家来了个女大夫。管家福伯出来看了看,眼白一翻。慕容家已经来了太多打着名医旗号混吃混喝的人,这个布衣女人相貌平凡,淡然的眉眼毫不出挑。大把秀发随意地用一只木簪绾在脑后。

“老爷今儿出门去了。天黑了才能回来。少爷不是谁都可以胡乱医的,看你好像远道而来,就先到客房歇着吧。小三儿!小三儿!领大夫去客房。”

“您常常胸闷气喘,偶尔还会咳嗽出血。夜尿频繁,走远路会腿软。”大夫经过他身边时,瞄了两眼低低说道。福伯一愣,迅速转过身拉住她的衣角:“大夫好眼力。”话语间早没了那不屑的轻视,一脸诚恳。

大夫不动声色回过头来:说话很大一股烟味。这烟不便宜,有提神醒脑的功效但是抽多了一样伤身体。你有风势或者头痛等恶疾许多年,所以才会倚仗它。嗓子沙哑,出来迎了点秋风就止不住咳嗽两声。说明肺伤得很深。面黄,眼窝深陷,跨个高门槛都微微气喘。这意味着肾不好。而肾不好,自然起夜频繁了。戒了那烟,好生调养。慕容府人参枸杞还是有的。“

”多谢大夫。不如休息片刻便给我家少主看看。以您的好医术,这下少主可有救了。“慕容家的人面对寻常人总是有些自负的,奴才也不例外。可是这不妨碍他们的忠心。她心中冷冷一笑,大步跨进这豪华的慕容家。一路长廊雕栏玉砌,花红柳绿昭示着慕容家不菲的身家。这偌大的家业没了儿子还真是不知如何是好。

”大夫您贵姓?“福伯一路伺候着。

”江城子。“大夫还是那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淡然模样。只是她的眼神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哀伤,即使礼貌的笑意也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像有一层浓雾把她和别人生生隔开,谁也靠不近。围绕着她的,只有冷冷的寒气。

江城子?他看着走在小三儿后面的单薄背影。心中涌现的竟然是苏轼那凄凉的词: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她悲凄的气质不知从何而来,辗转着那萧索的蓝色布裙。一步,就是碎了一朵的莲花,渲染了一地芳冷清清的芳华。这女子不一般。轻功了得,步步稳健,身手不会在他之下。福伯六十有余,在慕容家做了三十年管家。见过的高手亦不计其数。可是这个女大夫——仿佛带有杀气,可是这股气又十分不稳定。医者本是救人,原本应该中气平和气质温柔。可是江城子……却俨然不是这么回事。她粗糙的脸,眉眼未加修饰,无半点尘嚣的胭脂气。福伯抬头望望天空,似乎有团乌云正在缓缓移动。

以上就是民间短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短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3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