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真实鬼故事老人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真实鬼故事老人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600字、民间真实的鬼故事、武清民间鬼故事讲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真实鬼故事老人第一篇-阳巡抚夜遇阴巡抚

徐苟三是江汉平原有名的机智人物。竟陵知县傅大人非常赏识他的智慧和才能,请他当了师爷。

一次,在审理一桩杀人案时,遇到麻烦。原来案犯崔东狗的姑父是湖广巡抚商咬脐。商咬脐得知内侄因杀人被判斩立决的消息后,当即给竟陵知县发了一道赦免令。傅大人接到赦免令后,感到手足无措,问计于徐苟三。徐苟三道;“此事非人力可为,须靠神灵的力量。老爷可到城隍庙去求求城隍老爷,说不定事情可以成功。”

当天半夜,傅大人拿了香烛纸钱,只身到城隍庙来烧香祷告,求城隍老爷帮助解决疑难。他祷告完毕,忽听庙内轰轰有声,城隍老爷开口说话了:“县令不必着急,此案自有定论。如果巡抚作梗,本神替你调停!”

傅大人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连磕了几个响头。

第二天,傅大人将城隍老爷的话告诉徐苟三。徐苟三道:“既然如此,徐某愿为大人分忧,去巡抚衙门请求批斩文书!”

再说湖广巡抚商大人向竟陵发了一道赦令,以为内侄不会有事了。谁知过了两天,竟陵知县不仅没有放人,反而派徐苟三送来批斩文书,不觉大怒,将批斩文书撕得粉碎,并决定亲自到竟陵走一遭,看看到底是谁吃了豹子胆,连本巡抚的话也敢不听!

商大人日夜兼程,行到马口,天已暗了下来。商大人命人点燃纱灯,继续赶路。走着走着,突然前面又出现一队人马,商大人命轿夫加快脚步。不一会儿,将前面的那队人马追上,也是一队衙役拥着一乘大黄官轿。商大人将头探出来一看,不觉吃了一惊。只见旁边那纱灯与自己这边的纱灯一模一样,都写着“湖广巡抚”四个朱红大字。纱灯后面是四个鸣锣开道的衙役,和“回避”、“肃静”的牌子,高矮大小、颜色字样和自己的不差分毫。官轿内坐着个环眼红须的官员,头戴乌纱、身穿蟒袍,同自己的三品官服一丝不差。后面跟着一条长长的锦衣卫队,两边人数相当。双方人马互不答话,默默并行。商大人想:何人竟敢冒充巡抚,分明是想同本官分庭抗礼。等到前面城隍岗之后,一定问个清楚,严加惩办、决不轻饶!

到了城隍岗,商大人忙传令道;“停轿,在此歇息,明日再走!”

这时,也听那边轿中官员亦道:“停轿,在此歇息,明日再走!”

商大人一行在城隍岗座南朝北一家客店住下,那帮人则在对面座北朝南的客店中住下。

两家客店门户相对,两队人马在客店吃饭看得清清楚楚。饭桌上商大人同众人谈论竟陵傅县令审理崔东狗杀人一案,听对面官员也在议论同一件事。商大人好生奇怪,为解心中疑虑,他整了整衣冠,率众走了过去。

对面巡抚见商大人过来,忙站起来拱手相迎。双方衙役、锦衣卫相对排列,两边老爷相对而坐。商大人开口先问道:“不知这位大人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只见对面巡抚道:“本官从江夏来,前往竟陵查勘一桩公案。”

商大人道:“商某仍皇上御封的湖广巡抚,执掌两湖两广。如今见这位大人不仅穿戴品级与商某一样,连纱灯字牌也是一模一样。难道湖广同时能有两个巡抚不成?”

对面巡抚道:“大人有所不知,卑职乃阴曹命官,奉阎王之命掌管湖广。大人乃阳间巡抚,卑职乃阴间巡抚也!”

商大人听了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心中暗暗地道:妈呀,定是今天起得早了点,一出来就撞到了鬼。

见商大人面有惧色,阴巡抚道:“商大人,今日陌路相逢,实属有缘。你我同辖一地,你治阳间阳罪,我惩阴间阴恶,各奉阴阳之法,各管阴阳之事。只是与大人不同的是辖地内所有人的所作所为,卑职皆历历在目。对贪赃枉法者,卑职将报请阎君折其阳寿;对贪图私欲害人者,以舌疔嘴瘤、头痛心痛相惩;对拦路抢劫、盗人钱物者断其手足,对奸淫妇女、乱伦失德者令其骨软筋酥,卧床不起;对不孝不义、虐待手足妻儿者,令其浑身疼痛、不得善终;对杀人放火、草菅人命者,令其身首异处,眼下竟陵发生的一桩命案,杀人抵命,乃天经地义之事,却有人欲进行阻挠,卑职这里记载得清清楚楚。到时候,那些姑息养奸、为罪犯开脱的人也是一定脱离不了干系的。”

商大人一听,吓得胆战心惊、汗如水流,忙跪在地上道:“请大人救我!”阴巡抚道:“大人既有悔意,当秉公执法,做个勤政廉明的好官,将功补过,自然就没事了。”

商大人听了连连称是,又恭恭敬敬地叩了几个响头,方站起来,道;“多谢大人指教,金玉之言时刻牢记,往后一定检点!”

这一夜商大人辗转反侧,只要一闭上眼睛就看见阴巡抚的阴气袭人模样。不一会,传来几声鸡啼。商大人想:鬼是怕鸡叫声的,于是忙派人过去察看。果然阴巡抚一大帮子人已不见了踪影,商大人更是惊诧不已。他不敢再过问内侄的事,自然也不想再去竟陵。回到巡抚衙门,商大人还没喘口气,徐苟三又送来报斩文书。这回商大人不敢舞弊了,在报斩文书上画了押。

再说傅大人让徐苟三去送报斩文书,听说商大人不仅没批,反而要来竟陵亲自过问此案,顿时吓得手足无措。正当他感到焦急不安的时候,徐苟三将批斩文书取了回来。傅大人这才安下心来,当即将罪犯崔东狗斩于朝市。

这道底是怎么回事?其实,不仅城隍庙里的城隍老爷开口说话系徐苟三所为,就连商大人半夜路上遇到的阴巡抚也是徐苟三扮的。

民间真实鬼故事老人第二篇-山神庙

嘉庆年间,安徽徽州有两户居民,一家户主姓徐名腾,家中有一妻一子,日常做点小本买卖以贩卖货物为生;另一家主姓李名培,却是单身一人,日常读书论道孜孜不倦,想要考取一个功名。这徐李二人皆为二十余岁,两人自幼相邻一起长大,虽然从事的职业不同,但是友谊却很深厚,于是便订下金兰之交结为了异性兄弟。徐腾年龄稍长为兄,李培年幼一岁为弟,平时他们皆以兄弟相称,两家朝夕往来不分彼此,好得简直如亲兄弟一样。

有一日徐腾找到李培对他说道:“我听说吴中丝绸的价格很便宜,所以准备去进一些货再到别处贩卖,若是能赚一点蝇头小利也能稍微让家中富足一点。只是我这一去时间颇长,家中的妻儿平时就要劳兄弟多多照顾了。”李培一听自无二话,当即拍着胸脯应允下来。第二天一早徐腾便收拾好行李告别妻儿出了门,没想到他刚走没几个月,本地忽然瘟疫四起,他的妻儿不幸也被传染上了,虽然李培四处奔波求医问药,对娘俩也是细心照料无微不至,奈何最后还是无力回天,母子二人都不治病殁了,李培悲伤之余以一己之力将母子入殓下葬。

过了一年多,徐腾才从外面回来,一到家便见家门紧锁房中空空,大声喊叫妻儿的名字也不见有人应答,待询问周围邻居方知妻儿早已病故,徐腾闻此噩耗一时不敢相信,大惊之下急忙来找李培询问。李培见他回来心中大喜,连忙将他让进屋内,仔细一看却见他衣衫褴褛形容憔悴,满面污垢之色,犹如乞丐一般。李培见状惊诧万分,于是便问他这是怎么回事,徐腾满面悲戚的向他说道:“我买了货物准备去湖南贩卖,没想到在洞庭湖乘舟的时候遇上了大风浪,瞬间便将船只打翻,一船的人都喂了鱼鳖,只有我幸运的被渔船救起,可是所有的货资都丢完了,无奈之下只好沿路乞讨,这才历经艰辛的回到家中,本想一家团圆,可万万没想到妻儿染疾都已经不在人世了,此时只剩我一人形单影只,该如何是好呢?”

李培听罢便安慰他道:“此事无妨。兄长莫要悲伤,如不嫌弃,可以暂时先住在我这,逆来之境当以顺受。自嫂子和侄儿去世后,兄长家的东西我都拿回来保管在家中,若是将其变卖,还能筹得一点本钱,或许可以东山再起也说不定。”徐腾听后这才稍感心安,便依言在李培家住了下来。待过得几日他按李培所说将原先家中值钱之物变卖,果然又凑了百十两银子,于是他便将这些银子做为本钱又去湖北做药材生意。

这一次只去了两月便回到家中,一见李培就拉着他的手泪如雨下的哭诉道:“我的命实在是太苦了。上一次在洞庭湖遇见大风浪,这一次才乘船到潇湘又遇见强盗,正惶恐间突然刮起大风,船只触礁沉没,我随浪飘到岸边捡了条性命,可是所有的货都荡然无存了。看来我的命注定就是这样了,我以后再也不想出门去做生意了。”李培听后便劝慰他道:“那就请兄长住我家吧,我虽不是巨富之家,但是尚有良田数亩,只有有我一口吃的,就绝不会饿着兄长。”于是自此以后徐腾就住在了李培家里,一日三餐及其他所有的花销都由李培来负担。

民间真实鬼故事老人第三篇-行乐图

引子

清朝顺治年间,京城盛行远足之风,一些家境殷实的男子自结社团,号称云游社。

密云境内有一书生,名叫卜正,年方弱冠,生得一表人才,家中父母双全,租上留下多处房产店铺,是远近有名的富户。然而卜正不思进取,最是沉迷这云游社,若是听说哪里有稀奇美景,立时便要拉帮结伙赶去,一年足有十个月游走在外。他父母为他定下一门亲事,指望他能从此收心。

那卜正乍得了花容月貌的娇妻,果然规矩了许多,日日守在家中不再外出。谁知婚后一月,卜正从一名社友手中得来一张行乐图。据说此图记载着四十九个藏匿于人间的奇景。购得此图后,卜正整日在家闭门计算路程时间与花费。家人不知就里,还以为他转了性子,放心将全盘生意交付于他。

转眼数月,卜正之妻怀有身孕,卜家上下张灯结彩酬神祭祖,正在热闹时,卜正却忽然没了踪影。次日,邻村的一名富户突然带了一众人等浩浩荡荡前来清点房屋田产,卜老爷才知卜正已经将家产全部变卖,出游去了。

卜老爷夫妇只得带着孕媳搬到一间破旧的茅屋之中居住。顷刻之间,一家人从九天之上跌至泥沼,内中苦楚自是不言而喻。

再说卜正,他自小骄纵任性,从没为何事费过心思,如今竞心心念念全在行乐图上,将家中一众老小抛诸脑后。他散尽万金。一路按图索骥,悉心查访了八年,仍不见半点图中所描述的奇景,这才大梦初醒,踏上了归家之路。

走到家中,卜正才知自己当年闯下大祸,迫得父母妻子只得在一间小茅屋中存身。父母一生优渥,哪受得了如此苦楚,没多久就先后过世。妻子为他诞下一子,苦苦支撑了几年,最终抑郁而死,幼子自此也不知所踪。

卜正听完邻居的讲述,呆呆地走进破败的茅屋,再也没有出来。第二天,邻居们才发现卜正已悬梁自尽,地上摊着一张纵横交错的地图,左侧三个大字——行乐图。

不止社

京城的钟鼓楼边有个宝钞胡同,其中有个三进三出的大宅院,主人家叫乔生,年逾四十,结着个京城中有名的云游社,名叫不止社,取“步行不止”的意思。内中成员非富则贵,寻常景致哪里能引起他们的兴趣。于是他们四下散布消息,若是有人寻访到他们闻所未闻的奇景,愿以百金奉上。

一日,不止社一众人等正在花园中饮酒畅谈,忽然小厮来报,说有一位年轻公子手持宝图求见。乔生遂令人将那持图的人请进来。只见来人二十岁上下的年纪,长得清秀腼腆,哪里像是游历丰富之人?有人笑道:“小兄弟怕是与我等开玩笑的吧,不然就将宝图打开让我等开开眼界。”

少年道:“此图不耐光,须借您一间干净的暗室。”乔生欣然同意,当下引着少年与众人来到一间没有窗户的藏书室,点起两盏油灯,众人团团将少年围在其中。

少年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卷轴,轻轻展开。只见上面纵横交错绘有成片地图,乍看之下毫不起眼,众人不禁一片嘘声。哪知少年忽然手腕一抖,屋中两盏油灯顿时爆出大大的灯花,再看那图上竟现出一层氤氲之气,隐隐显出一幅景色:浩瀚沙漠中有着一片清亮的水潭,几头骆驼正在潭边饮水,远处沙丘之上一轮残阳缓缓下沉。众人俱都屏息观看,只见太阳刚刚落下,那潭水突然蠢蠢欲动,不多时竟聚成个丈许高的兔子,在沙漠中跳跃而行,所行之处滴水不洒。那巨兔全身透明如水晶,身体中尚有活鱼来回游动,丛丛水草亦是清晰可见,煞是有趣。众人纷纷发出惊叹。

少年伸手挥散那图上氤氲之气,四下环顾后得意道:“此景名为‘走兔泉’,离京城不过三百里,众位可曾听过见过?”

乔生大喜道:“这位小兄弟身怀如此宝物,我等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在下唐突问一句,按这宝图中的标注,果真能找到这些景致吗?”

少年点头道:“此图乃我家传宝物,共有四十九个景致,所出现的时辰不一,只我一人知晓。若想亲眼得见,须得我引领前往才行,不过,所费不菲。”

不止社众人一听此言,个个喜得摩拳擦掌,一齐道:“我等都愿前往,有劳小兄弟这就定下行期,至于所费,但凭尊驾开口。”

民间真实鬼故事老人第四篇-夜谭记之幻影人

一、初相见

梅开茶庄的伙计阿九自打前些日子去了县城后,便跟丢了魂似的,整日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只因他有了心上人。

这说起来,遇上这位心上人也是机缘巧合。

那日,阿九去县城的苏老爷家送茶。想来是早上吃得太过油腻,刚到苏家便闹起了肚子。

抓了个仆人问清了茅厕的方向,阿九便急急地去了。

岂知出来时,阿九便迷了路。

正当他四处寻找出路之时,却见假山处透出一抹嫩黄,随着软软的清风,分花拂柳而来。

那是一个身形窈窕的少女,约摸十五六岁,肤色甚是白皙,巴掌大的瓜子脸上,黑白分明的眼睛又大又亮,嘴唇像桃花一样娇嫩鲜红。

阿九看得呆了,他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般好看的女子,她真像年画上的仙女。

那女子并未瞧见阿九,走到花架下,晃晃悠悠地荡起了秋千。阿九痴了,仿佛这世间只剩下他和她了。她在画中荡着秋千,他在画外看着她。

那日,阿九在苏老爷家门口站到日落,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此后,苏小姐的身影日日夜夜在阿九眼前徘徊,他想,这辈子是一定要娶了她的。可是,他一个没钱没地位的小伙计,又怎样才能娶上老爷家的小姐呢?

二、想念

桃花谢了,春天过去了。炎炎夏日,也慢慢走到了七月流火。

七月七日乞巧节,城南织女庙游人如织,纷至沓来。一半是城里未出阁的少女,相约结伴来此叩拜织女娘娘,求嫁一位如意郎君。

既有佳人淑女,自然也少不得君子少年,另一半便是城里的各家少爷公子,借着各种由头在庙附近喝茶聊天赏美女。

许是织女娘娘确实灵验,他们果然赏到了心仪的佳人。那位黄衫女子一出现,众人的视线便再也移不开了。所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也便如此了吧。

少爷公子们迫不及待地打探一番,得知佳人是城东苏老爷的独女苏潆,于是纷纷提着丰厚的聘礼上门求亲。一时间,苏家的门槛都快被踏平了。

苏小姐的婚事顿时成了城里百姓茶余饭后最热闹的谈资,甚至地下钱庄还设了赌局,猜哪位公子足够好运,能娶到钱塘第一美人。

可是苏小姐忽然得了怪病,昏迷之后便不省人事,再也没醒过来。苏老爷找遍了全城的大夫,可苏小姐未见一点起色,急得他一夜白头,抹着眼泪声言谁能救他女儿,他便将女儿嫁给那人。

此话一出,苏家的门槛又一次被踏平了,千年人参、极品燕窝……公子少爷们纷纷往苏家送。可再贵、再稀有的药材吃下去,苏小姐依旧未曾醒来。

公子少爷们很是愁眉不展。听闻灵隐寺来了位僧人,曾给病人祈福使得病人痊愈,公子们不由得眼前一亮,砸重金请僧人替苏小姐祈福。僧人祈完福的第二天,苏小姐果真醒了。

众人大喜,重金酬谢僧人。过了几日,醒了的苏小姐依旧是病怏快的,只能勉强咽药,食不下一粒米。僧人言,他到底不是良医,只能将大家的福祉送到苏小姐身上,增她阳寿,至于苏小姐能否痊愈,就看她的造化了。

于是这般,大伙也只能继续送药材吊着苏小姐的命,一面叹息佳人的不幸,一面也祈祷佛主显灵,佳人痊愈,结成良缘。

为苏小姐的病牵肠挂肚的,其中也有阿九。

苏小姐病了一月,阿九也跟着茶不思饭不想了一月,又着急又难过,嘴上冒了-一圈泡,人瘦得衣服都快撑不起来了。

只有小丫头小寒一直念着阿九的救命之恩,每天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阿九有时候会一遍遍说着他对苏小姐的思念和担心,小寒坐在他的身边默默地听。她是个哑巴,脑子也不好使,她听不懂阿九的话。

“小寒,我一定要治好苏小姐。”阿九说得信誓旦旦,可小寒大大的眼中却只是空荡荡的一片迷茫。

民间真实鬼故事老人第五篇-聊斋烟云之狱火

【第一卷】那夜为情颠倒

【1】欲说还休的眸

“小情,你现在过得还好吗?”刚下火车的柯天宇,行走在拥挤的乘客人群中,脑子里始终浮现着雪小情当年送自己上车时,那一双欲说还休的眸子。

“哥!快过来,我在这儿呢!”柯天宇的耳际,忽然飘来一声急切而熟悉的声音。“水月?”柯天宇急忙转头四顾,果然,在前面的人群里,看到了穿着一身红色套裙,眉目间写满了喜悦的柯水月,正朝自己使劲地挥着手。柯天宇忙侧着身挤过了重重人潮,总算挤到了柯水月的身边。

“哥,我在这里都等你几个小时了,这火车怎么回事嘛?”柯水月拉着柯天宇的手,嘟着嘴道。

柯天宇耸了耸肩道:“火车误点,我也没有办法。小妹,爸妈他们,身体还好吗?”

柯水月轻叹一声道:“他们什么都好,就是念叨着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走吧,我的车子就停在前面。”

轻轻拍了拍柯水月的肩膀,柯天宇微笑道:“现在,我不是回来了吗?走吧,小妹,咱们这就回家。”

柯天宇坐进了柯水月的轿车里,柯水月便开着车,驶向了柯天宇的家乡——秋云村。

回到家中,与双亲一番寒喧,吃完代表着团圆的午饭后,柯天宇便推说自己旅途劳累,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和衣躺在松软的大床上,柯天宇掏出手机,拨通了雪小情的手机号码:“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空号?”柯天宇暗忖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把号码给拨错了?”柯天宇又重拨了一次,依然是空号。柯天宇皱眉自语道:“看来,雪小情一定是换了手机号码了。难道,她真的是……?”柯天宇的思绪,又回到了那年他出去当兵时,雪小情来车站送自己的情形……

“轰隆,轰隆……”火车渐渐启动了。

“天宇!……”柯天宇正心急如焚,忽然耳中传来了一个让他热血澎湃的声音。“小情?”柯天宇身子探出车窗,焦急的目光,不时地在火车下前来送行的人群里焦急地搜索着。

“天宇,我在这儿呢!”雪小情的声音,已经近在咫尺了。只顾看着前面的柯天宇,连忙低头一看,只见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走得满头大汗的雪小情,正站在自己的车窗下。

“小情,我……”骤然见到了自己想见的人,柯天宇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了。

“天宇,我……”望着柯天宇,雪小情竟亦是欲说还休,只沉默了片刻,雪小情忽然伸手往柯天宇的手心里塞了一个纸团,匆匆说了句“我要说的都在纸上”,便转身走了。

柯天宇一怔,刚想再说什么,可是火车已经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这时,已经走了一段的雪小情却又忽然站住,慢慢转过头来,深深看了柯天宇一眼,那一双让人看不透的美眸中,蕴着欲说还休的犹豫,还有些许不易察觉的幽怨……

【2】溅荡心河的石

“咚,咚,咚……”忽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柯天宇心情激荡的回忆。“谁呀?”柯天宇微微皱眉道。

“哥,你睡了吗?”是柯水月。

柯天宇将手机放回了裤兜,慢慢下床,走上前去打开了门。“小妹,有事吗?”柯天宇望着一脸关切的柯水月,不由微微一怔。

“哥,一切进去再说。”说罢,柯水月随手关上了门。

两人坐定后,柯天宇眉头微皱道:“小妹,你要和我说什么事呢?搞得这么神秘?”

柯水月压低了声音道:“哥,自从你调进了市公安局里,一直根本就无暇回家。这一次,该不是就看望爸妈这么简单吧?”

柯天宇不禁失笑道:“瞧你这鬼样!我回家要不是为了看望爸妈,你说我回家干嘛?”

柯水月摇头道:“不对,不对。你堂堂一个公安局长,平时为那些乱七八糟的案件忙得不可开交,你的日常时间,几乎都是按秒计算的,这回,你怎么会这么有空闲回家探亲?我看,你不是为了你的某件私事,就是为了办案子。哥,我说的对不对?”

“你啊!”柯天宇叹了口气道,“小妹,这次我回家,的确是为了办公事,但是,出于我这职业的保密性,我不能告诉你我回家是为了办什么公事。我的时间很短很急,你就去忙你的事吧,好不好?”

柯水月嘟着嘴道:“哥,就连我都不能告诉吗?”顿了一顿,柯水月忽然像想起了什么,朝柯天宇眨了眨眼道:“哥,你这次回来,是不是为了雪小情的事?”

柯天宇闻言一震,皱眉道:“雪小情?雪小情她怎么了?”

柯水月有些意外地道:“哥,你真不知道她的事?”

柯天宇急道:“小妹,雪小情到底怎么了?”

柯水月有些害怕地望着柯天宇,呐呐道:“雪小情她……她这几天失踪了!”

“啊?失踪!”柯天宇大吃了一惊,望着柯水月道,“小妹,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人来报案?”

柯水月低头道:“雪小情她……她失踪有两天了。这个雪小情是个怪人,平时她与村里的人都不怎么交往。所以,她失踪了两天,也没有人愿意管她的闲事。”

“怪人?”柯天宇奇道,“她怎么怪了?”

柯水月道:“这个雪小情,虽然相貌长的如花似玉,可是性格却很古怪。开始,村里还不时有媒婆到她家去说媒,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都被她冷言拒绝了。日子久了,村里人,也就都把她当成怪人了。”

柯水月的这番话,就像是一块石头忽然扔进了柯天宇的心河里,一下子就溅起了一朵大水花。

以上就是民间真实鬼故事老人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真实鬼故事老人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8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