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在线听民间鬼故事民间短鬼故事大全民间阳宅闹鬼故事、民间十大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第一篇-五方瘟神

五方瘟神又称五福王爷、五福大帝、五方瘟神、五毒大神、五灵公或五灵官,本掌管瘟疫之瘟神,后被奉为民间的逐疫之神,也被福州人奉为乡土守护神。这种“逐疫五神”类信仰对流行与闽南的王爷信仰也有相当的影响。而据说八家将则源于五福大帝的幕府神将。

五方瘟神是很早就有的信仰,在《三教源流搜神大全》纪录:“昔隋文帝开皇十一年六月内,有五力士现于凌空三五丈,身披五色袍,各执一物。一人执杓子并罐子;一人持皮袋并剑;一人执扇;一人执锤;一人执火壶。帝问太史居仁曰:‘此何神?主何灾福也?’张居仁奏曰:‘此是五方力士,在天上为五鬼,在地为五瘟。名五瘟,春瘟张元伯、夏瘟刘元达、秋瘟赵公明、冬瘟钟仕贵,总管中瘟史文业。如现之者,主国民有瘟疫之疾,此为天行时病也。’”

清代衙门,时常禁绝此类信仰,故善信往往又改称为五显灵官、五显大帝等名,与马天君信仰混合。台湾日治时期,因西来庵事件,总督府查禁台南西来庵神祇,信众遂改称五显大帝等。

华南沿海先民每逢瘟疫流行,便祭祀瘟神,以求驱除瘟疫。清代中叶,台南流行瘟疫,以福州人为主的官兵,便自原乡福州白龙庵分灵五灵官前来,设置台南白龙庵。因白龙庵多为福州军人奉祀,人潮汹涌,不利于乡民祭拜。泉漳士绅遂自台南白龙庵迎请神位,另建台南西来庵。

白龙庵为五福大帝出巡所需,于是组织了家将团,作为主神护卫。依目前所见,如首创家将团体的台南白龙庵如意增寿堂与分衍西来庵吉圣堂都称什家将,此一阵头传至嘉义地区后则多称为八家将。

民间传说

最早为福州一带的地方保护神。这项传说成为王爷信仰中“五瘟神系”的由来。所指五人为张元伯、钟士秀、刘元达、史文业和赵公明。相传五士人为朋友,青楼晓唱,酒肆夜游,因见瘟鬼于井中施放疫毒,乃以身投井留书示警而死,后人感念其舍身救人,建庙祀之,后经玉皇大帝封张为显灵公,钟为应灵公,刘为宣灵公(也称刘主公),史为扬灵公,赵为振灵公,合称为“五灵公”,专为阳界驱除瘟疫,保境安民。一说,早期一村内,因张、钟、刘、史、赵五个少年,发现了井水有毒,就以身试毒,均身殉死。民众因而得知,一村保全,因这件大善行,因此玉帝封他们为五毒大神。

台湾民间的传说,与福州版本大同小异。说五人为泉州府五县之秀才,瑞桐张元伯,螺阳钟士秀,银同赵公明(或作赵光明),武荣刘元达,清溪史文业。此五秀才赴闽都应举人试,夜宿福州府南门外瘟神庙。夜半忽见金光闪耀,瘟神乘舆出,庙内鬼差大呼“三山城当难,本部堂奉上帝敕,来收劫数中人。”命水猴、水鸟、蛤蚌、鲈鱼、水蛙五妖怪,在五井中投放瘟毒。五人意将此事告知乡民,但恐他人认为是怪力乱神之说,乃决议牺牲自己,各投一井,并且留书以示警。五人成仁后,托梦告知乡民原委,并说玉皇大帝因五人舍身之德,已封为“五福王爷”,主宰瘟疫,巡按天下,赏善罚恶。乡民为报恩情,故建庙祭祀之。

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第二篇-乡村怪谈之坟舞

农村在集体化生产也就是大集体时期之后,进入了承包经营时代。我们村废除了生产队之后,按照村里人口来划分土地,有几口人就得几份地,得到地块的好坏由抓阄决定,一切凭天意。然而地块的问题还是不少的,总会有人挑三拣四。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地块有坟头的,都不太愿意耕种。后来村里就按所在地块坟头占地的多少来给分到这块地的人家另外补偿一些土地面积,这样才解决了这一问题。

村里东北方向有一大片地叫大北地,那里的坟头比较多,基本上每户人家的地里都会有一到两个坟头。生产队时期,每逢耕地的时候,很多人赶着牛一起耕种,基本上白天就能把地耕完,晚上是不去那里耕地的。实行了承包经营后,各家的活就由各家自行安排了。渐渐的,夜里耕地的人家开始多了起来。因为夜里耕地后,转天早上播种的话,可以很好的保墒。

很多人家陆续的就买了拖拉机,由于拖拉机上有车灯,夜里耕地也方便多了。有一年我们家的地就有一块分到了大北地。有天晚上,父亲夜里去耕地,耕着耕着,拖拉机没油了,父亲就回来取油。担心油再次用完,我就和父亲一起抬着油桶去地里。到了地头后,我就在那等着父亲耕完后一起回家。那天在我家地块不远处也有一家在耕地,也是父子俩。那位大哥看见我也来了,就过来和我玩,一起等着大人。聊了一会后,那位大哥说他前年跟他父亲在这耕地的时候差点吓出病来,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印象,听父亲也说过。不过现在夜里耕地的人多了,也就没多少人害怕在大北地夜耕了。

那年那位大哥和他父亲,我应该喊大伯的,父子俩秋收时在大北地耕地。耕着耕着,天就黑了下来,大伯就把车灯打开了。由于还有不少地要耕,他们父子俩就轮换着开,替换着歇会。地块是南北向的,地中间有两个不知哪年埋的坟头。耕到地中间坟头附近的时候,大伯不让大哥开了,自己经验丰富些,省得动了人家的坟地,于是大伯就让大哥在南边地头歇着,自己就开着往北边走了。

大哥歇了一会后,就看着大伯渐渐的往北边越开越远了。正看着的时候,车灯在坟头附近经过的时候,大哥忽然看到坟头上好像有人,吓了一跳。站起来仔细看的时候,啥也没有,大哥又坐下来了。等到大伯从北边开回来的时候,大哥就喊住了大伯,告诉大伯他刚才好像看到了东西。大伯笑着说哪会有什么东西啊,说大哥是有些累了,眼看花了,于是又调转车头往北开了。

这次,大哥就一直站那看着大伯往北开。等到灯光照到那两个坟头的时候,这下大哥是看得很清楚,两个坟头上一边站着一个人,穿着好像跟戏台上唱戏的女的穿的衣服似的。大哥赶紧大喊:“爹,爹,快回来,别开了。”喊了之后,坟头上倒啥也看不见了。拖拉机的轰隆声使得大伯也没能听见大哥的呼喊。大哥就赶紧往地里跑,要去把大伯喊住。

还没跑多远的时候,大伯已经从北边开回来了,开到地中间的时候,大哥分明看到坟头上又出现了那两个人,就又大喊了起来。大伯这次也看到了,两个穿古时衣服的女人在那扭摆着,好像在跳舞。大伯当时就吓坏了,也不知道想什么了,停了一下就跳了下来朝大哥跑去,边跑边让大哥往回跑。

大哥听到大伯的呼喊后就赶紧往回跑,边跑还边喊:“爹,快点,快跑。”大哥跑到地头的时候,停了下来等着大伯。再看坟头那边的时候,那两个女人还在面朝北边对着车灯的光亮在跳舞。等到大伯也跑到地头,父子俩就一块往村里跑。跑着的时候他们还是很大声的喊着,村东头住的几户有还没睡觉的就出来看怎么回事。听他们父子俩讲是怎么回事后,几个胆大的就拿着叉子、铲子跟他们父子俩一起去取拖拉机。等大伙一块到了地头的时候,只有拖拉的车灯亮着,那两个坟头上啥动静也没有。

后来有人说,那两个坟头埋的是以前两个唱夜戏的女的。不知道是哪年的事了,村里来了个戏班唱夜戏的,在村里唱了好几天。中间有两个女的不知道得了什么病,上吐下泻,没有治好,很快就去世了,然后村里就帮忙把她们俩埋在了大北地里。一直没什么状况出现,只是有时白天有人赶驴从那经过的时候,驴是怎么都不往前走,到了那就往后退。村里人知道那埋了不少坟头,生产队时除了集体在那干活外,很少有人在那单独干活。

那天晚上跟那位大哥在地头聊天的时候,我就问今天晚上不会有什么事情吧。大哥笑着说都两年过去了,除了那年他们父子俩遇见过,还真没有人再遇见过,可能是拖拉机多了,给机器的轰鸣声压下去了。在佩服他们还敢在这里夜耕之后,我却充满了莫名的期待,有些害怕,也有点盼着什么东西出现,可终究还是没见到任何东西。

人可能有时就是这样,嘴里说着不想怎样怎样,心里却又往往想着那样那样。看过各样的舞蹈,却没见过在坟头上跳舞的。现在农村不让土葬了,都改火葬了,坟头也越来越少了,随之产生的故事也不多了。坟舞,也惟有那位大哥他们父子俩知道是什么模样的了。

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第三篇-捉鬼罗大

大明天启年间,在山西五台山下有一个叫罗家店的集镇,此镇规模颇大,南来北往的客商都云集于此,因此商贾富人甚多。在集镇东头住着一个叫罗大林的年轻人,他大约二十六七岁,自小父母双亡,靠着周围好心邻居的接济才活了下来,平时吃了上顿没下顿,能混一口饱饭就不错了,所以自然也就进不了学堂读不成书,好在虽然从小吃的粗茶淡饭,但是风吹雨打倒也练就了一副好身板,他皮肤黑瘦,身材魁梧,双臂有力,胆略过人。

自十五六岁起就以苦力为生,今天给这家抬轿,明天给那家送货,每日虽无很多银钱,但是吃饱喝足也不是什么难事,倒也能混个逍遥快活。

转眼几年过去,和他同龄的人都已结婚生子,就他还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眼看年龄越来越大,心中也急着想找个媳妇,白天累一天回去能有口热饭,晚上还能有人给暖床。只是找了几个媒人说媒,人家一听他没钱,根本连话都不回。

这次好容易找到一户人家的闺女,虽然姿色粗鄙,但是好歹人家也没有回绝他,只说若是能送来聘金五两纹银,就将姑娘许配给他。罗大林一听就犯了难,这几年本就挣的不多,加上他平时又喜欢喝口小酒,有时候再赌上几把,一来二去哪有什么结余。

但是人家姑娘家里坚持要纹银五两,少一个子也不行。想他自小是个孤儿,又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就算要借钱也无处可借,这几日将他他愁得辗转反侧是夜不能寐。

这日一早罗大林又来到街上准备找活,走到茶铺门口的时候正好被几个当地的浪荡公子看见,其中一个叫吕萌的富家少爷正在喝茶,一见罗大林便叫住了他,嬉笑着问他道:“我听说你最近到处托人说媒,可有成的?”罗大林一见是这伙公子哥们心里也不想招惹,于是便老老实实的答道:“说是说了一家,但是还未成,因为人家要聘银五两才肯下嫁。”吕萌听罢微微一笑道:“即是如此,我给你一个挣钱的好机会。

若是你能做成,我就给你十两纹银,这样不仅聘金够了,尚余五两还能为你结婚所用,你看如何?”罗大林一听还有这等好事,心中想道该不是在拿我戏耍吧?于是口中连忙说道:“吕公子不要拿小的开玩笑。”吕萌脸色一变,正色对罗大林道:“我怎能拿你消遣?不信你问问他们。”

说毕便用手指着其他几人。

原来当时在罗家店有一个王姓人家的宅子,因为住进去的人经常会莫名其妙的死亡,传说有厉鬼为祟,所以后来那家就搬了出去,那幢房子空了几年,也一直没人敢住进去。这日几个公子没事正在议论那间凶宅,就打赌看有没有人敢住进去活着出来的,正说着呢就看见了罗大林,这吕萌平时也知他孔武有力,颇有胆气,觉得或许可以用来一赌,于是便将他叫进来问话,若是罗大林肯去就和其他两人赌五十两纹银他能活着出来,反正这点钱对他们不过九牛一毛不值一提,全当是个乐子。

这罗大林可并不知道这些,当下将信将疑的看向其他几位公子,那几位忙不迭的点头道:“吕公子所言句句为实,若是不信,我们可以作为保人,当场立下字据。”

这罗大林耳听此话心中不由信了八成,这才转头问吕萌道:“不知公子要小的做何事?”吕萌笑道:“这事再简单不过,你今晚在王家的宅子里住一晚上到明天早晨就行。”罗大林这才知道原来是这玩命的事情,虽然平时也听说那是凶宅,可是此时正是缺钱的时候,想到十两白花花的纹银和一个大胖姑娘,纵是刀山火海阎罗殿说不得也要去试他一试,就算死了也比窝窝囊囊活着强,万一侥幸成功了,就会添一个老婆了。

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第四篇-聊斋鬼故事之镜中美人

俞逊,字抑之,是淮上人,入赘到扬州某巨室做女婿。

他的妻子,沈氏,姿态容貌,十分艳美,又善于装扮,心里对自己的美也颇为自负,认为天下的美人,大概也和她差不多了。

自从招赘俞逊进门之后,夫妻间的感情倒是十分融洽和谐,从来没有什么争吵,或者是越轨的事发生,亲戚之中,夫妻之间不合的人,都十分羡慕他们。

沈家十分的富有,什么古董器玩,金石书画,也藏了不少,其中有一面古镜,说是唐宋时候的东西,不轻易拿出来给人看。

俞逊也没见过,也想拿来看看,便向她的妻子索要,叫她去要来给自己看看,可问了几次都没有得到回应,心里很是有些不高兴。

一天夜里,有强盗进入沈家,偷去的东西也不多,然而那面古镜却丢失了,家里的人觉得这事很奇怪,藏得好好的,盗贼怎么会知道,都在心里想,一定是知道古镜的人偷的。

过了十多天,一天,俞逊走在街市上,见卖镜子的老翁摊上有一面镜子,形状修饰都很显得很古老,不像是最近才铸的。

俞逊很喜欢,就过去问他要多少钱,那老翁只要两吊钱。于是,俞逊就把它买下了,拿着回去了。

带到房里,看到他的妻子沈氏正在对着镜子梳妆,便上去和她开玩笑:“你家那一块废铜,还把它当做宝贝,不拿出来让人看看,拿来照照。”然后,把买来的镜子拿出来道:“今天,我把它从街市上买回来了,只花了两吊钱,别人都看不上眼,我才买下的。”

俞逊没见过她家古镜,因此这样说。

沈氏一见了那镜子,不觉惊讶地说:“这是我家的古镜啊!你是果真是怎么得到的。”俞逊也感到很惊愕,才把事情告诉她。

沈氏拿着镜子照了照,忽然惊骇地大声呵斥道:“你是什么人?”

古镜中也朗声说:“你是什么人?”

一会儿,古镜又娇声地说:“我是郎君的姬妾,该当来参拜正室,醋娘子,能容得下我吗?”

古镜话语刚落,沈氏忽然把古镜扔在地上,道:“吓死我啦!”

古镜也说道:“摔死我啦!”

俞逊更加惊讶,拿起古镜来看,镜子中站立着一个美人,眉毛修长,额头宽广,艳丽无比,又看看妻子,相比较起来,真是不相上下。

俞逊便向古镜追问根由,古镜道:“我是五代时,朱全忠的宠姬,全忠被后唐灭亡之后,我也死在了乱军之中,后来遇到了仙师,用我的血浇铸成了一面镜子,我的魂魄就依附在上面了,现今已过了几百年了。听说郎君古朴高雅,因此,愿意来给你做媵妾。”

俞逊道:“你不会为祸吗?”

古镜道:“不敢为祸,只供你把玩,并且不和人争枕席之欢,不须多虑。”

俞逊十分欢喜,问道:“那你能做什么?”

古镜道:“少习歌舞。”

俞逊道:“好,唱歌支曲子,跳一支舞,让我们看看。”

然后,把古镜立着放在床榻旁边,夫妻两人便并排着观看。

声音极其娇柔细弱,可是婉转细腻,绵绵不绝,有余音绕梁般的妙境,并且她唱的曲子,十分的工整雅致,两人听了,都很满意。

接着,古镜中的美人,自己慢慢地解下衣服,身体洁白,犹如白玉,先脱得一丝不挂,然后又唱起歌跳起舞来,扭腰弯手,呈现出一副妖媚之态,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充满着狂荡。

俞逊夫妇看到这般旖旎的风光,都情不自禁起来,就拉下帐子的帷幔,两相欢好,把那古镜放在一边,也不去管了。

这以后,他们夫妻俩便习以为常,常常看着古镜中的美人取乐,觉得趣味无穷。

没过几天,俞逊就病了,而且形势十分的危险。

沈氏的父亲知道后,立即向他们索要古镜,并呵责道:“前面随便给你们看,正因为这之中有妖异,祸害人好多次了。我遵照祖训,不忍心把它打碎。哪里能够拿来玩弄呢?”

因此,就把古镜放到铁盒子中,加上缄条封好。

又请医生医治俞逊,过了半年才好。

后来,沈氏的父亲死了,古镜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第五篇-聊斋鬼故事之狐仙

从前,有一个叫田俊卿的书生和一个叫张生的书生是好友。他们结伴一同去京城里赶考,没考试以前,他们一同住在客栈。

田俊卿看张生日夜读书,简直像一个书呆子。就和他打趣的说道:“你日夜读书多累啊!今晚我带着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张生被田俊卿领到了京城有名的妓院。一位花枝招展的妈妈立刻迎了出来,对着田俊卿喜笑颜开的说道:“田大爷您又来了,我们这里的一枝花小姐就等着您呢!”

田俊卿对妈妈说:“您也给我这个好哥们找一个漂亮的小姐。”张生大惊,一看是妓院,慌忙逃走。

次日,京城考完试,榜上都无名。他们一同回家,在路上,张生看见他们后面,有一个轿子被人抬着,吱呀、吱呀、……的叫着,总跟在他们身后。

张生很疑惑忙问田俊卿,“后面的轿子里坐着的是什么人?为什么总跟在我们后面?”田俊卿脸上出现了神秘的笑容说道:“等会你就知道了”

天黑了下来,夜幕笼罩了大地。他们走到了一家客栈的门口,张生看见轿子里走下来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子。田俊卿对张生说:“她就是我从妓院里花大钱赎买出来的一枝花”一枝花冲张生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他们一同进了客栈。

在客栈里,深夜,张生还在挑灯夜读,他旁边屋里传来一阵阵,田俊卿和一枝花恩爱的欢笑声。实在吵闹的不行,张生就用棉花把耳朵塞起来照样读书。

清晨,当天空有了亮光,雄鸡的打鸣声把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张生闹醒。他使劲睁开眼睛,这个时候,田俊卿已经催促着赶快启程了。

他们终于踏上了家乡的土地,喝到家乡的水了。可他们却停下了脚步,原因是,一枝花病了。她水土不服,上吐下泻。浑身出满了红红的疹子,疹子又变成了小疙瘩,布满了她全身的时候,开始化脓,奇臭无比。

他们不得在客栈里,停留了下来。找来医生,为一枝花医治。医生看完一枝花的病情摇摇头,爱莫能助的走了。

田俊卿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嚷道:“真晦气,就快到家了。她却得了这样的病,连医生都治不好了,我看,我们还是扔下她走吧?免得她把病传染给你我,”说完,田俊卿头也不回的走了。

张生望着病榻上面,面容憔悴的一枝花。心里升起怜悯的心情,他走上前端给她一杯水。心想,她身边现在一个亲人也没有。我要是也离她而去,就没有人照顾她了。她即使死了,也应该身边有一个人。把她埋葬了啊!

张生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一枝花,忘记了读书,忘记了吃饭。

一天夜里,一枝花把他叫到床前对他说道:“谢谢你,在我重病的时候不离弃我,照顾我左右。让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人类不光是有田俊卿那样,无情无义,忘恩负义的人,人间更有你这样善良的好人。”

她站起身,走下床,把脸洗了洗。张生看到,一枝花满脸小疙瘩不见了,一枝花又恢复到了原来貌美如花的模样。

看到张生大张着嘴巴露出惊讶的模样,一枝花笑了,她对他说:“我乃是万年修行的狐仙,因为贪恋人间的荣华富贵。也想尝尝男欢女爱的滋味才认识了田俊卿,本想和他结为百年夫妻。我装病考验他,是想看看他是不是真心爱我,谁知他经不起考验离我而去。这样的爱人经不起考验,是不适合做我丈夫的”说完狐仙用爱慕的眼神痴痴的望着张生。张生立刻脸红,不知所措。狐仙上前抱住了张生……

过了几年,张生和田俊卿又结伴去京城里赶考。次日皇榜贴出,张生榜上有名,被皇帝招为驸马。

又过了几年,张生和公主手牵着手。在一个月光明亮的晚上,漫步在花园中,观赏着满园花开柳绿的风景。春意盎然的美景,习习的暖风迎面扑来,张生和公主在院内游玩,陶醉在幸福美好的生活里。他们忽然看到假山石上站立着狐仙,她正用温柔的双眼望着他们。张生和公主慌忙跪拜,狐仙冲他们满意的微笑。然后把她那仙女下凡,美貌的身体一转,轻飘飘的飞向了天空,消失不见。

以上就是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2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