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真实鬼故事书籍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真实鬼故事书籍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鬼故事民间故事民间短篇诡异的鬼故事民间阴阳鬼故事老葛讲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真实鬼故事书籍第一篇-貔貅金铺首

晚清年间,东北獾子岭上窝着一伙土匪,大当家报号“趟地龙”,手下能人不少。比如生得尖嘴猴腮的黄师爷,精明透顶,路子也熟,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比如鬼手七,当是得了贼祖宗的真传,世上就没有他撬不开的门,打不开的锁。话说这天,安插在青松镇的眼线来报,称秦家皮货行刚做成一笔大买卖,白花花的现银还没来得及往城里的钱庄存,瞅着真叫人眼珠子发烫。

这秦家皮货行的掌柜名叫秦壬,生性豪爽大方,平素结识了不少能打能拼的武把式兄弟,而且和县衙走动得也勤,谁敢闯院打劫,捕快眨眼便到,就算你有土遁的能耐,也未必能逃掉。“趟地龙”心下正犯嘀咕,黄师爷捋着他那撮稀稀拉拉的山羊胡,慢条斯理开了腔:“大当家,机会难得,今晚就冲围子端了它吧。”

冲围子是土匪黑话,即翻墙入院。“趟地龙”犹豫哼道:“老子也想动它,可就怕兄弟们被县衙那帮捕快给包了饺子。”

“捕快倒没啥事儿。”黄师爷回道,“我听说,秦家和县衙闹矛盾出分歧了。县衙嫌秦家上贡的份子钱太少,早就想杀杀秦掌柜的威风。”

“是吗?”“趟地龙”兴奋地跳起,但很快又坐回了虎皮交椅。即便捕快不出头,秦掌柜还有一帮功夫不弱的兄弟呢。再者,秦家那高墙大院也不可小觑,难爬难攀。这时,鬼手七扯着公鸭嗓子接了茬:“大当家,干吗要爬墙头?有我呢,咱大摇大摆走大门!”

“大当家,你就准备人手,等着发财吧。”黄师爷叫上鬼手七,乔装打扮一番后下了獾子岭,撒丫子直奔四五里外的青松镇踩盘子去了。

闲话少叙。且说黄师爷兜兜转转,不消片刻便探知:谈妥大生意,秦掌柜非常高興,特包下醉月楼,请了各路朋友共饮同贺。得此消息,黄师爷登时乐得胡子翘上了天—那醉月楼的跑堂伙计,正是獾子岭布设的上托(土匪行话:眼线)!等到开宴,瞅准机会,往酒里撒一大把蒙汗药,管叫你们全钻桌子底下去。再说鬼手七,这功夫,他已扮作叫花子,拎着根打狗棒晃悠到了秦家的深宅大院前。门口,有个老仆在擦拭朱漆门板,一下一下,格外仔细。特别是擦到那双衔环铺首时,更是小心翼翼,神色恭谨。

所谓铺首,坊间也叫响器。一般由铜铁铸成朱雀、虎狮、龟蛇等异兽头部形状,成双成对,镶嵌于门板中部位置。一为方便叩门叫门和开门关门,二为祈福,驱祟辟邪。秦家大门上的铺首,非虎非蛇,是貔貅,怒目圆睁,相貌威武,且非铜非铁,是金的,光灿灿甚是耀眼。

“老人家,这是谁家啊?真够气派的。”鬼手七边搭话边往前凑。

“你是外地来的吧?这可是青松岭第一大户,秦掌柜家。”老仆笑呵呵回道,“你等着,我去给你拿点干粮。这是秦掌柜嘱咐过的。他仗义疏财,心肠热着呢。”

仗义疏财?哼,今夜就让你倒霉破财。鬼手七四下瞅瞅,见无人注意,忙跨进门槛瞄了眼铁将军和挡门棍。嘿,稀松平常没啥高难之处,只要数到三,保开。鬼手七掉屁股要走,却又盯着貔貅金铺首吞咽了口唾沫:还有你这个丑八怪,到时也得撬走,找金匠化整为零打一堆金镏子,嘿嘿,足够我去怡红院快活几年了。敢瞪我?不服气?我让你不知好歹!鬼手七拧把鼻涕抹上了貔貅金铺首的嘴巴,接着乐颠颠寻黄师爷去了。

当夜戌时,獾子岭大当家“趟地龙”带领十几个喽下了山,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青松镇,摸到了秦家门前。

“醉月楼那边的情况如何?”“趟地龙”压低声音,再次问黄师爷。“小心驶得万年船,做打家劫舍这等勾当,万不可掉以轻心。”黄师爷打包票说:“放心吧大当家,方才上托传来话,秦掌柜和他那帮兄弟全趴下了。这院里,只剩下老头儿娘们和孩子,随便咱们拾掇。”

“那官府里的捕快呢?”“趟地龙”又问。

“那就更不用担心了。”黄师爷道,“我给捕快头儿打点了些酒钱,他则给手下放了假。天亮之前,只要不作翻天,就不会有人来管来抓。”

“既然如此,你鬼手七还愣着干啥?”“趟地龙”抬腿踹了鬼手七一脚,“快撬门,速战速决。”

不得不说,鬼手七的确有两下子。铁丝在手,三捅咕两捅咕,“咔吧”,硕大沉实的铁将军开了。紧接着又从腰间掏出样小物件,塞进门缝拨弄几下,门闩也脱了位。大功告成,为防铺首衔环发出声响,鬼手七攥住它轻轻一推,门板无声开启。

“大当家,招呼兄弟们进吧,可劲抢,可劲拿。”鬼手七收了撬门压锁的家什,率先扎进了院。

嚯,这秦家不愧是青松镇首屈一指的富户,院落还真是宽敞。回廊环绕,曲径通幽,摸黑一通转,直累得脚跟发软,也没找到正地方。不对劲,此次跟来的几个喽,个个翻山越岭如履平地,脚程快着呢,即使秦家院子再大,转悠这半天也不可能找不着正屋啊。生性诡诈多疑的黄师爷禁不住心头一“咯噔”,一把薅住了鬼手七的后脖颈:“你咋踩的盘子?我咋感觉像走进了坟地?”与此同时,大当家“趟地龙”也觉头皮发紧:“怕不是遇到鬼打墙了吧?风紧,扯呼!”

众人一听,拔腿就往门口跑。哪知这厢刚转过身,眼前便一下子豁然大亮,金光闪闪炫人眼目。仓皇四顾,“趟地龙”、黄师爷和一干喽全惊得目瞪口呆,下巴差点儿脱臼—

天!周遭的一切,包括通道、墙壁、地面,全是金子做的!

通道怎么是圆形的,还有弧顶?鬼手七探手触摸,居然还在蠕动,像极了胃肠。而“胃肠”这个字眼乍从脑袋里蹦出,鬼手七当即肝颤心哆嗦,想起了午后来踩盘子时捉弄铺首的愚蠢之举。

貔貅,上古神兽,有嘴无肛,神通特异,吞万物而不泄,与龙、凤、龟、麒麟并称民间五大招财瑞兽。胆敢亵渎它,哪能得好?十有八九,我们压根就没进入秦家,而是钻进了铺首金貔貅的肚子!心念及此,鬼手七惊声大叫起来:“大当家,黄师爷,我们在貔貅的肠子里!千万别往回跑,貔貅没屁眼,没法子把我们拉出去!别拿金子了,保命要紧,快跑啊!”

跑,跑,脚不沾地、累死累活地跑……

不知跑了多长时辰,就在众匪终于找到出口,接二连三如下饺子般蹿出,“噗通噗通”摔趴在地的那刻,暗夜已散,天色早已放亮。更为糟糕的是,秦掌柜正和他那帮武把式兄弟从醉月楼回家。只是谁也没瞧见,这帮土匪是从哪儿、又是如何摔落到他们脚下的。

此时,鬼手七恍惚看到,那铺首金貔貅似冲他眨巴眨巴眼,一丝嘲笑从嘴边疾掠而过……

民间真实鬼故事书籍第二篇-荒村传奇

1、荒村迷情

在福建省西部有一个名叫下里的村庄,一直都太平无事的,最近有人在那离奇死亡,而在他随身的游记里记载着:女鬼、锣鼓声、血河、巨蟒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图案……

陈强是一个热衷于探险的小伙子,三个月前他收到了一封林勇发给他的E-mail,信中写到一个叫下里村的村庄,里面发生了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事,自从陈强收到那封E-mail后就再也没有林勇的消息了,后来据说是死了,而且死得很奇怪。

陈强经过四天的颠簸到下里村时已经将近晚上七点,又饿又累的他敲响了村口的一户人家,开门的是一个年纪大概70岁的老伯,老伯似乎认识陈强,还没等陈强开口,老伯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当晚他好奇的问老伯,"村里没有其他人了吗?"老伯不紧不慢地说:"下里村还有三户人,它们的离这大概还有三里的路程。年轻人,我劝你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陈强疑惑地问:"老伯,您为什么这么说?"老伯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开了。

陈强正在想老伯怎么就莫名其妙不理人,突然听到有女子的哭泣声,哀婉凄厉,他打开房门看见老伯跪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根点燃的香嘴里念念有词朝天拜了好几拜,看到陈强后狠狠地盯了一下他,然后继续拜。陈强只看见远处有一团白色的东西在抖动,等到白色的东西消失后,老伯转身拉陈强回屋内。

"每年的这个时候她都会来。年轻人,你明天一早赶紧离开吧!"老伯冷冷地说。"她是谁?每年都会来是什么意思?"老伯突然大声吼到:"这不关你的事,你明天必须给我滚出村去!"见陈强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又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快走吧,我不想看到你出事!"陈强很肯定地回答到:"老伯,我不会走的,不把事情弄清楚,我是不会离开的!"老伯冷冷地说:"你一定会死的,她不会放过你!"

陈强是个无鬼论者,他深信这里面肯定有蹊跷,正想继续追问,只见老伯微笑着趴在桌子上,就再也没有醒过来了。第二天村里人来给老伯办丧事,仿佛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并没有人怀疑是陈强杀的老伯。陈强在整理老伯的遗物时发现了一本笔记本,刚翻开它就觉得自己的头很晕,不自觉地睡着了。

他梦见手持着一把断剑站在一块石头上,脚下河里到处都是血……

老伯死前提到过"她",为了更清楚的知道她是谁,陈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攀爬,找到了上官庄云的坟墓。老伯死前一直在讲"她",那么这件事就肯定与上官庄云有关系?陈强惊奇地发现,墓碑前竟然有燃着的香,而四顾却没有任何人。陈强第一个想到:"难道真的有鬼?"接着陈强狠狠地掐了一下手臂,"大白天的做什么梦!"

民间真实鬼故事书籍第三篇-荷花娘子

大清天下已定,八旗子弟各有封赏,为满洲争夺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满桂被封为定王,每天提笼架鸟,四处游逛,勾栏院便成了他经常光顾的地方。

京城的勾栏院有两个地方最为有名,一个是国色天香园,一个是清水芙蓉苑。两个地方都院如其名,国色天香园富丽堂皇,庸荣华贵,里面的姑娘天香国色,极尽人间富贵之能。清水芙蓉苑隽秀清雅,曲栏灵榭,里面的姑娘清新飘逸,如人间仙境。双方的老鸨福妈妈和仙妈妈都想尽了法子经营,两个地方便成了王公贵族扎堆的去处。满桂对那两个地方更是情有独钟,经常这家三天那家五天地消遣。可时间一长,满桂便被国色天香园所吸引,几乎天天泡在那里,渐渐地把清水芙蓉苑忘到了脑后,直到荷花娘子在清水芙蓉苑里坐牌。

荷花娘子是如何来到清水芙蓉苑的没人知道,她容貌出众,才艺超群,如月里嫦娥清雅,体秀肤美,如荷花般清秀娇嫩。荷花娘子喜吃鱼,尤其是活生生下锅的鲜鱼伴浓郁的醇酒。更让人叫绝的是,当她吃完鲜鱼饮完醇酒,浑身酒香似醉非醉时,她的身上便会出现一道道细若蚕丝的淡淡金影,正好形成满体的荷花,故而人称荷花娘子。荷花娘子一到清水芙蓉苑,便名震京城,清水芙蓉苑也一跃大大压过了国色天香园。每天要见荷花娘子会她摘她的牌给她送礼品的人不计其数,满桂也不例外,他把目光从国色天香园转到了清水芙蓉苑,专门盯上了荷花娘子。每当他一来,便没人敢请荷花娘子,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满桂不仅武艺超群,功高盖世,而且性情残暴,杀人无数,没有人敢和他去抢女人,于是,满桂便经常到清水芙蓉苑欢聚。

这天,满桂正在楼上听荷花娘子唱曲,仙妈妈满面笑容地走了进来:“王爷,娘子,今天可是个特别的日子,满京城的人都去看新鲜了,你们怎么还在屋里坐着呀?”

满桂一愣:“看什么新鲜?我怎么不知道。”

仙妈妈一笑:“王爷的心里只有荷花娘子,天天守着她都守不够,所以就不太知道外面的新鲜事儿了。今天京城弄个了斗鱼大会,汇集天下渔夫,要比一比谁打的鱼好谁打的鱼绝,王爷和娘子不去看看吗?”

荷花娘子顿时喜上眉梢:“王爷,咱们去看看嘛!”

满桂闻听也喜出望外:“这可真是新鲜事儿,我满桂平生最爱吃鱼,荷花也和我一样,这几天京城的鱼都要吃腻了,正好去看看有什么奇鱼鲜货,弄回来后我和娘子一块把酒。”

满桂说完,命随从满辛备好车辆,带着荷花娘子便去了斗鱼大会。大会上人山人海,奇特鱼类屡见不鲜,可满桂一生征战南北,铁骑踏遍了几乎大满的整个版图,每到一处便首尝鲜鱼,他吃过见过的鱼不计其数,大会上的鱼他基本上全见过。正当他满怀失望地准备离开大会时,一阵震耳欲聋的称奇叫好声猛地传了过来,一个刚刚摆起的鱼场顿时围拢了数不清的人。满桂心头一喜,拉着荷花娘子径直奔了过去。

分开众人,满桂和荷花娘子走了进去,只见新摆的鱼场前只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他的面前只有一个硕大的鱼盆,鱼盆里只有一条鱼。这条鱼通体洁白,异常活跃,在水里游动时,鳍尾击水都会发出“嗡嗡”之声,细听如同一首舒畅的乐曲。鱼目晶莹,如同两颗珍珠,仿佛会说话一样与人交流。满桂虽然见鱼无数,却不知道这是什么鱼,他一眼便喜欢上了这条奇鱼,他看了看老人:“老家伙,这条鱼叫什么名呀?”

“此鱼是老朽一年前偶然从一株百年荷花下钓得,老朽虽然祖上三代都是渔夫,却不识此鱼,老朽只好叫它荷花鱼,此鱼还有一个奇异之处。”老渔夫说着用手里的小棍探进水中轻轻碰了一下鱼腹,只见水花一动,一股水浪猛地激了上来,随着水浪,荷花鱼头尾着水,支撑着身子远离水面,形成了一座鱼拱“桥”。

“好!”众人拼命叫起好来。

老渔夫笑着捋了捋胡须:“不瞒众位,我曾经想炖吃此鱼,可每次连鳞都刮不下,而且荷花鱼还会崩碎锅盆,所以这个荷花鱼又是一条不死亡神鱼。”

“好鱼!”荷花娘子拉了拉满桂的胳膊,“王爷,我想要这条鱼!”

“好!”满桂点了点头,看看老渔夫,“老家伙,你这条鱼要多少银子?我买了。”

老渔夫上下打量了打量满桂,一笑:“这位爷,我刚才说过,这是条不死神鱼,既是神鱼,岂能买卖?老朽此次前来,就是想让天下人见识见识神鱼,随后我要把它放归水国。”

满桂从怀里掏出一把银票:“这是三十万两银子,够你老家伙子孙几辈子吃香喝辣的了,鱼打了就是卖的,还说什么废话,这条鱼我买了。”说着扔下银票,命满辛取鱼。

老渔夫一急忙用身子扶住鱼盆:“我说过我不卖,别说三十万两,你就是给我三百万三千万两我也不卖!”

“你个老家伙,还给脸不要脸呢!”满桂一把扯起老渔夫,抡圆了胳膊就是几个大耳光。

民间真实鬼故事书籍第四篇-黄河鬼棺之谜

一、吸血鬼棺

故事发生在民国十二年。石牛县在黄河岸边,县长名叫孙禹。孙禹在贪官众多的民国官场上可算得上是一个好官。

这天,他乘着早春二月黄河水枯之际,领着全县的百姓正给黄河河道清淤。

将堆积在黄河河道中的淤泥清理干净,不仅可以使汛季的黄河之水顺利通过石牛县,那清出的淤泥,还可以作为老百姓种庄稼的肥料。孙禹指挥得力,老百姓清淤积极,眼看着清淤的工作就要完成,孙禹的脸上也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孙禹这些日子真是高兴的事情不断:他的儿子孙世洋刚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并在石牛县开了一家小型医院,治病救人,口碑甚佳。孙禹因为忙于黄河清淤,一直也没空去医院瞧瞧。他见清淤的工程进行得有条不紊,正想回县城到医院看看儿子,就见县政府的办事员侯恪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惊慌地说道:“棺材,透明的棺材。挖出透明棺材的老百姓,他们,他们打起来了!”

黄河河底的淤泥最厚,肥力也最足,所以有几个胆大的乡农站在河底齐腰深的浊水中,开始挖掘河泥。一阵挖掘后,只听“咔嚓”一声,一个乡农的铁锨的锨尖崩断了,崩断锨尖的竟是一块平平的石板。

莫非这石板的底下有什么宝贝不成?挖掘河泥的乡农们顿时就来了精神,大家乱锨飞舞,一起使力。半个小时之后,一口重达七八百斤的石棺就从河底的淤泥中被掘了出来。

众人清洗掉棺壁上的淤泥,这才发现,石棺的棺壁竟是半透明的,里面黑乎乎的一定装有什么东西。乡农们都认为这口石棺的材料讲究,里面一定会藏着什么宝贝。乡农们在开棺之前,因为石棺的归属问题,发生了争执,最后商量不通,以至大打出手。

孙禹听侯恪讲完情况,一摆手说:“快带我去看看!”

石棺已经被抬到了黄河的河岸之上,三五百名清淤的乡农们已经将其铁桶似的围了起来,人群中械斗正酣,铁锨和扁担等物的撞击之声“叮当”作响,不绝于耳。

孙禹听到惨叫之声,急命侯恪扒开人群挤了进去。七八个参加械斗的乡农已经全都挂彩,最吓人的是棺材前已经死了两个。他们的脑袋都被铁锨劈开,殷红的血迹,花白的脑浆,已经溅满了石棺的表面。

孙禹一见出了人命,急忙让侯恪去找本县的警察局长抓人。不久参加械斗的乡农被赶来的警察用绳子绑成了一串。可是孙禹再看这口诡异的石棺,他不由“咦”地一声愣住了。

孙禹刚刚挤进人群的时候,石棺的表面溅满了鲜血和脑浆,可现在再看石棺的表面,不仅鲜血和脑浆的痕迹全无,那半透明的棺材壁,竟好似也明亮了不少。

华夏民族最讲究墓葬和风水,但先人去世后,不管怎么点穴下葬,都没有将棺木埋在黄河之底的道理。这口棺材的主人是谁,它怎么会出现在暗无天日的黄河之底?孙禹带着疑问,伸出手指,轻抹了一下石棺壁,一股如触坚冰的凉意令他激灵灵打了一个寒噤。

民间真实鬼故事书籍第五篇-鬼父托梦

永平府乐亭县的张继祖经商多年,总算创下一份家业。事业如日中天,身体状况却每况愈下。好在这份家业足够独子张宏业享用一世,他才得以在些许欣慰中驾鹤西去,年幼的张宏业成了孤儿,幸得管家张安悉心照料,终于长大成人。只可惜张安待他娇纵有余,管束不足,张宏业只知坐享其成,不思进取。经不起狐朋狗友的教唆,不足十八岁,就已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全然忘却了父亲的谆谆教诲。张安百般劝阻无效,眼看家业即将败落,也只得听之任之。

这天夜里,张宏业又在妓馆留宿。睡至半夜,忽闻声响,抬眼一看,却是父亲立在床前。虽是鬼魂现身,张宏业却不觉得害怕。父亲依旧和颜悦色,问及别后生活,张宏业哪敢实话实说,只是一味搪塞隐瞒。听着听着,父亲竟变得面目狰狞,怒道:“你看你现在何处?不肖之子,还有脸辩白!只怪我不该给你留下家产,让你挥霍;我既留家产给你,也能将其毁掉!你当好自为之!……”说罢愤愤而去。张宏业遭受数落,再无心思缠绵于温柔乡,遂披衣回家。

行至半路,忽见管家张安急匆匆赶来,衣冠似被火燎,颌下胡子少了半边,狼狈不堪。见了张宏业,顿足捶胸,泪流不止,“公子,咱家失火了!奴才无能,没守好家啊……”原来,昨天夜里,张安刚刚睡下,就见老爷手持火把上房下屋地巡视,张安忙上前请安,忽见老爷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地将火把探向屋顶……张安大吃一惊,从梦中惊醒,竟发现窗外早已火光冲天,冲到门外一看,整个张家大院已惨遭焚烧。他立刻唤醒长工短工奋力扑救,总算保住一间仓房。捡点财物,绝大部分已不翼而飞;仓房虽幸免于难,里面的粮食多半已不知去向。倒是一个小厮眼尖,发现仓房大梁上似用血指写就的几个大字:毁家盗物张继祖。细细看去,不是老爷的手迹又是谁的?至于老爷为何如此这般,众人都莫名其妙。世上竟有此等恶毒的父亲?张宏业气不打一处来,奔至祠堂,取下父亲的牌位,狠狠掼在地上,猛踏几脚,方才感到解气。

这天三更时分,张宏业被父亲推醒,父亲一改慈眉善目,变得怒发冲冠,阴森可怖。见张宏业醒来,斥道:“逆子,我已手下留情,不想你竟敢毁我牌位!百行孝当先,无良至此,何以立世为人?你非呆钝,我原想让你经商兴家,看来那只是一厢情愿了!你懒怠成习,别说成家立业,只恐连乞丐都难做得!要你经商务正,除非日头从西方升起!眼下家中财物无多,距你饿死之日不远,张家无此逆子,也算得了善果。可怜我张家,竟败在不肖之子手中……”言罢,不禁老泪纵横。张宏业听得呆了,正欲言语,父亲却已拽杖而去。

父亲的话似当头棒喝,一下子让张宏业清醒了许多。他这才真正意识到过去的日子有多荒唐,他发誓要改变目前的处境并重振家业,让父亲刮目相看。张宏业酷爱茶道,一部《茶经》,倒背如流;时时处处不忘品茗雅好,更使他具备了选茶鉴茶的真本事。几经思谋,在张安的辅佐下,他选择开茶馆作为生财之道。因为是独一份且地处繁华,再加上待客周到热情,生意十分兴隆。这期间,张宏业只顾和张安一道打理小茶馆,历尽艰辛劳碌,小茶馆越做越大。因为终日忙得不亦乐乎,旧有的恶习也渐渐消失殆尽。

一天,当地的一位富商沈为利来访。沈为利虽然富有,因为经商不走正道,在同行中的声誉却不好,因此张宏业从未与他打过交道。尽管如此,张宏业还是热情地接待了他。原来,沈为利碰上了一桩贩卖烟土的大买卖,苦于资金不足,很想和张宏业联手。沈为利声称已打通关节,有本就可求利。此时的张宏业对财富正如饥似渴,既然没有后顾之忧,又可得大利,何乐而不为?当下便决定合作。送走沈为利已是凌晨,刚刚回到室内,就见父亲已等在那里。好久不见,父亲又恢复了慈祥形象。见儿子回来,立刻蹒跚着迎上前来说道:“宏儿,你有今日,为父好生高兴;谁料你正面临危境!你与沈姓商人的谈话为父都已听到,你与此人往来必将后患无穷!钱财虽好,不义之财却可致祸,因此经商当走正途。为父虽非大商人,却也深知持此心得可以避祸。凡有抉择,皆应三思,我儿切记!”张宏业点头称是。此时正值头遍鸡叫,父亲不能久留,遂离去。

张宏业虽然点头称是,可他并不同意父亲的观点。商机失不再来,轻易错过岂不可惜?不敢冒险,又岂能发大财?何况已承诺之事怎好反悔?他还是决定一试。不想沈为利突患疟疾,一时无法成行,此事只好作罢。不久,有消息传来,参与此次买卖的商人被官府缉获,均血本无归,有的甚至倾家荡产。张宏业闻听,好不后怕!从此,他安心经营茶馆,再不奢求不义之财。后来,张宏业看准时机,又开了一家绸缎庄,生意依旧红火。三年不到,便已富甲一方。此时,张家大院早已重建,格局气势远超当年。昔日门庭冷落的张家,媒人不断。张宏业最后选定一吴姓女子为妻。那吴氏女清秀可人、贤良淑德,虽为裙钗,见识却不逊须眉,张宏业从此又添臂膀,生活生意皆蒸蒸日上。

这天,夫妇二人闲坐,张宏业忆及往昔,不禁感慨万端;尤其是当年怒砸父亲牌位之事,更让他痛悔无及,遂与妻子商议为父亲重修坟墓、重立牌位。夜里,张宏业在书房中看书,不知何时,父亲又已坐于面前,春风满面,犹似生前。他欣喜地道:“宏儿,你总算未辜负为父的良苦用心!当初为父的一剂猛药,果真促我儿猛醒;后来知你不听苦劝,为父令那沈姓商人染病,实乃提醒我儿经商之道,我儿省悟,正是天分使然。张家能有今日,为父甚感欣慰。此后,为父再不必为我儿前程忧心!至于建坟立牌位之事,形式之举,无足轻重,为父原本就不在意,我儿切不可挂心!若不忘为父,努力经商,尽心为人可也!……”父亲慈爱地看看张宏业,看罢,不待张宏业“父亲”二字出口,便已不见踪影。

从此,父亲再未出现,张宏业也再未梦见父亲。他牢记父亲的教诲,经商做人皆有可圈可点之处,这一风范一直延续。

以上就是民间真实鬼故事书籍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真实鬼故事书籍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1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