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有声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有声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唐朝期间民间鬼故事、山东民间鬼故事、鬼故事民间、民间鬼故事小说短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有声鬼故事第一篇-山灵劫

初见

我平生接触的第一个活人,他的名字叫李翊康。

在这之前我接触的都是死人,他们是我们的食物。

没有人愿意看到雪女吃饭。雪女平时有多美,吃饭时就有多丑。我们的眼睛放出精光、身体干瘪下去,就像一具干尸。我庆幸我遇到李翊康时没有在吃饭,他也没见过我吃饭的样子。

我是一只雪女,枯骨所化,靠美艳的皮囊迷惑男子,啖心饮血。

遇见李翊康的时候正是我外出觅食之际。我望见远处有两个人影移近,为首的那个人乌发白衣、玉簪朱氅,是个男子。

他走近,我得以看清他斜飞入鬓的眉、挺拔的鼻梁、桃花眼、薄唇。他抬眼看见我,眼里有一瞬间的悚然,之后是惊异,再然后是关切。他吩咐随从道:“去给那位姑娘披上狐裘。”

他告诉我,他叫李翊康,是梁国六皇子。他这次来到雪山,是为了向雪族求得一位高贵美丽的雪女,献给他多疑的皇兄——当朝太子,来打消对方的猜忌。我想问他知不知道雪女是吃人的,不过最后我没有问,只告诉他我叫阿荒。他将我安置在乌山脚下的驿馆里,派人服侍我。我难以启齿:我并没有高贵的血统,我只是卑微的奴婢。书上说情之所起如鬼迷心窍,不然何以解释我不将眼前之人看作食物?

他送我一支玉簪,让我将披散的长发束上。雪女不束发,我笨拙得不知如何打理。他就来到我身后,将我的银发捧起。当那高于雪女许多的体温顺着他指尖到达我心里时,仿佛有千百个声音在我身体里问:阿荒,你为什么还不吃掉他,你的心为什么跳得这么快?

与族长同辈的雪女青昔,爱上一个人而甘愿为他离开雪山。在被发现她吃人的秘密之后,那个人惊恐地请来天师将她打得魂飞魄散。青昔死了,还没活过两千岁,因为她爱上了人。

我猛地推开李翊康,夺门而出。

我对他没有食欲,这是否代表我已经爱上他,又是否预示我将背负和青昔一样的悲惨命运?

我坐在驿馆房顶,又大又圆的月亮就在头顶。我仰头看月亮,无助得想哭。他搭了梯子爬上来,说他叫翊康,翊字是辅助的意思,他父皇希望他以后能扶持皇兄。他淡淡地说道:“可我皇兄不相信。”

“你那么怕你皇兄,他会把你怎么样?”我歪着头想象,“难道杀了你?”

翊康敛眉而笑:“他首先是太子,之后才是我的皇兄。

我摇了摇头:”我不懂。“

不吃人的第七日,我饿得瞳孔发红。我敲开一间屋子,倚在门框上向里面的陌生士兵微笑。他一把揽住我,饿昏头的我忘了等待更好的时机,立刻将他扑倒在地。他惊悚地惨叫,用手边的铜盆砸我,我顿时头破血流。一个法力低下的雪女,必须在男人毫无防备时下手,否则只有死。

我仓皇地转身逃跑,躲避着闻声赶来的众多守卫,慌不择路地逃向雪山。

慌乱中,我唯有一个意识是清醒的:不能让李翊康看到这样的我。

可他来得很快,我与他匆匆对视。我不确定他是否认出了我,只能拼命地逃远。他一定看到我了,吃人的我。

我隐约听见他说:”不要放箭。“

我逃回雪山,跪倒在族长身前。族长年迈,却依旧高贵美丽。她瞥了一眼我的伤口,剔着指甲轻蔑地笑我废物。

民间有声鬼故事第二篇-漂尸

一个遥远的小村庄里,四面山水环绕,村民们自力更生,不曾出过村庄,看起来无比的安详。

可是最近村里不太平,总是鸡飞狗跳的,而且还接二连三的死人了!

事件回到几天前,村子里的一条河上浮出一具发白浮肿的尸体,眼睛像铜铃一般大睁,身前还背着一个书包。这死尸的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村里乡民,人群一下子就乱起来。

几个小姑娘们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话。

“这男的死相好恐怖哦,今晚我肯定做噩梦。”流金遮住自己的眼睛,有点小怕怕。

“没事哦,还有我呢,穗香也被吓的小脸惨白了。”花容大姐大的搂着两人,不断安慰。

飞鸿从远处走来,瞥了一眼尸体,踱步走到穗香的身边,“你没事吧?”

在场的几人都知道,飞鸿喜欢穗香。

穗香对于飞鸿的关心没有任何回应,眼神冰冷的看着飞鸿。

飞鸿没有失望,微笑的摇头,并不在意穗香的冷漠。

晚上,花容特地带着流金去看望穗香。

“大娘,我们来看看穗香。今天看她脸色不好,过来问候问候。”花容扶着穗香的老母,把一筐子干鱼放在桌上。

“来了就好了,还带什么东西啊。”王大娘拍拍花容的手,一脸的笑容。

流金搬来了一条长凳,几人坐了上去。

“穗香,穗香,穗香…”流金对着里屋呼唤,可是一点回应都没有。

花容笑着说:“穗香估计是睡了,今天肯定受了不小的惊吓。”

“那小伙子年纪轻轻的寻死,他爸妈心里得多疼啊。”王大娘叹口气,惋惜一条生命。

“大娘,在家吗?”一道声音从门外传进来,一听就知道是飞鸿。

飞鸿提着一个篮子,从篮子里拿出几道小菜,对花容流金两人说:“你们也吃点吧。”轻车熟路的从穗香家里拿出碗筷。

花容掩嘴笑道:“原来是想讨好未来的岳母啊。”

飞鸿的手一停顿,并没有因为这句话害羞,反而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他反身进了内室,没一会儿,便将穗香扶了出来。

花容几人不知道他搞什么鬼,感觉他有点怪怪的。

流金见场面突然尴尬了,便圆着话说:“穗香,吃饭吧。”

这个村庄在大山里,不通电,所以依旧点的油灯。晦暗的灯光,将几人的影子拉长叠加,播放在墙壁上,随着灯光的跳动,摇曳不定。

“穗香已经吃过了。”飞鸿连忙替答。

王大娘见怪不怪了,虽然女儿最近沉默寡言了,但是只要她好好的,这一切的不寻常也就平常了。

“穗香,晚上不安全,不要乱跑出去哦。”飞鸿温柔的将穗香额前的刘海撩到耳际。然后跟众人打了声招呼,便隐入了夜色中。

第二天清晨,村人又在河边打捞了一具浮肿的男尸。男尸是裸体的,身上刻上了几个大字:断子绝孙。并且他的根已经只剩下一个断口。

依旧是外地人,村民们有些惶恐,他们靠这里的水生存,如今水源沾染了死人,是无论如何是不敢喝这水了。村人集结一帮人就浩浩荡荡的往上游方向而去。

“花容姐,到底是谁杀人啊,会不会有一天也会将我们杀了?”流金紧紧的抓住花容的手臂颤抖。

花容也满面愁容,摇头表示不知。“跟上去瞧瞧就知道了。”

一群人走了许久,依旧没见到有何异常。尸体到底是从哪里流下来的?众人的脑海里都有一个这样的疑问。

“大家也要考虑一下水流的速度,水速这么快,说不定我们走上几千米才能找到源头,绝不可能在这附近,我们这么盲目的找下去,是不可行的。”飞鸿深思熟虑后,突然发话。

一干人等听到他这话,都觉得有道理,便转身回村里。

深夜,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的往河上方走去,树梢点着月光,看不清那人的模样。河边的树林呼呼的咆哮着,仿佛在警告来者。

行了许久,树林边有个白影在不停的摇晃,像是在向人招手。渗人的白色,明亮的月光与树林黑暗结合的忽明忽暗的光晕,让黑影即使见过几次这样的场面,但也不经心颤害怕,鸡皮疙瘩发芽般迅速从土里冒出。

黑影深吸了一口气,走向了白影那。站在树下,只见那白影睁大着眼睛看向前方,舌头伸的老长。原来是个吊死鬼!

黑影把白影从树上给放下来。白影已经四肢僵硬,眼睛血红,嘴角却带着笑意,显得颇为诡异!死不瞑目!

黑影从怀里弄出一个竹筒,拔塞,把里面的东西倒进白影的嘴里。这动作一气呵成,显然是经常做这样的事。然后,慢慢的在白影的尸体上顺时钟的推拿,说是推拿,不如说是用一种奇异的手势帮助消化某种药性吧。

直到白影的喉咙处传来类似于打嗝的声音,黑影才停下手,将白影带到了一个隐秘的潭水中。

墨夜的月光照进那口潭的内部,里面漂浮着几具尸体,一股阴凉的风迎面吹向黑影。

“滴答,滴答~”滴水声在这宁静的夜晚,显得十分的突兀。

白影那双眼睛,一看到那几具漂白的尸体,立马发狂起来,奋力游向潭中,抓扯撕咬那些尸体,丝毫不嫌弃那股腐臭的酸味。

过了许久,黑影一声口哨,将白影唤回。“发泄完,该回家了。”

回到村口时,“谁?”一声呵斥,让黑影动了杀意,当看到来人时,犹豫了一会儿,最终…

民间有声鬼故事第三篇-新聊斋之御珠案

清朝嘉庆三年,巨贪和被诛杀。很多年来,和依仗权势,多次暗置大内府库的皇家珍宝。嘉庆皇帝首先整肃皇宫,起用性格刚直的正蓝旗人萨宝箴为内府总管,清点大内府库。考虑到账目太多,萨宝箴一个人难以应付,嘉庆又特下一道圣旨,宣户部度支郎林瀚夫入宫帮忙算账,登记造册。

林瀚夫是有名的“铁算盘”,他的算盘的确是铁的,打得极是精熟,每年全国各地的财赋收入和支出无不经他一手盘算,毫厘不爽!他还是有名的清廉之吏,虽在户部这要害部门做官,家中却一贫如洗。

只说林瀚夫挟着他那把磨得锃亮的铁算盘入了宫,同萨宝箴两人忙了整整七天,终于将大内府库盘点清楚,给了嘉庆一个满意的清单,又主动让守宫侍卫搜了身后,方才弹弹衣冠,挟着铁算盘出了宫,真是“两手空空来,两袖清风走”。嘉庆皇帝大为赞叹,亲赐林瀚夫一面银匾,上有御书“节如松锡”四个墨黑大字,以示表彰。

一个月后,因为朝拜祖庙的需要,嘉庆要佩戴那挂名叫“墨葡萄”的御珠,便命宫使到大内府库去领取。这挂御珠由108颗世所罕见的墨黑珠子组成,晶亮圆润,玲珑剔透,穿在一起恰像一串黑色的葡萄,故名“墨葡萄”。不料宫使找遍整个大内府库,竟怎么也找不到“墨葡萄”了,而在一个月前刚造好的宝册上分明记载着有这挂御珠!

嘉庆皇帝顿时大怒,立命九门提督府属下的京城名捕赵军尧勘察此案。赵军尧内查外调了两个月,茫无头绪。嘉庆不耐烦了:“此案乃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这段时间能接触到‘墨葡萄’的,只有萨宝箴和林瀚夫两人。林瀚夫只在宫内七天,赤身来光身走,根本没有盗宝的可能,而萨宝箴天天进出宫中,定是他监守自盗。更何况作为府库的总管,他本身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说罢,他一拍龙案给萨宝箴定了罪,将萨宝箴连同全家男丁一共十三口全绑赴菜市口斩首,萨家女子则全赶往关外发配给“披甲人”为奴!一时间,菜市口鲜血四溅,哭声震天!十三具尸首溜溜地横了一天,直到天黑才有人拉来棺材收尸。收尸的不是别人,恰是刚刚脱了黄马褂、辞职不干的赵军尧……

这年腊月的一天,北风呼啸,大雪封门,林瀚夫早起上朝。一开门,就见门外雪地里多了个雪堆,拨开雪堆细一看,竟是一个冻僵了的女乞丐。林瀚夫一探她的鼻孔,微微地还有一口气息,便急忙喊来妻子孙氏,将女乞丐抬往屋中,连揉带搓,又熬了一锅姜汤,连灌了三大碗,终于使女乞丐睁开了眼。女乞丐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眉清目秀的,一醒过来就从床上挣扎起来,对着林瀚夫两口子直磕头,自言姓尹叫兰儿,大兴人,父母双亡,在京城沿街乞讨。因多年不曾生育的缘故,孙氏信佛好善,见这尹兰儿着实可怜,便将她收留了下来,权当个小丫环使唤。

尹兰儿感激林瀚夫夫妻的救命之恩,手脚格外勤快,将家中收拾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一晃几年过去,尹兰儿长成了个大姑娘。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何况尹兰儿本就是个美人胚子。哪个男子不是血肉之躯?四十出头的林瀚夫虽说性情古板,但眼前有这么一个青春秀美的姑娘走来晃去,焉能不情思萌动?孙氏不傻,自然看得出丈夫的心思,自己又不曾为林家生下一男半女,正觉对不住丈夫,若是丈夫纳尹兰儿为妾,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孙氏将这个主意对丈夫一说,林瀚夫自然是求之不得。孙氏又把尹兰儿叫来,探她的口气。尹兰儿低头半晌,点了点头说她同意,只是她老家还有个叔叔,此事还须叔叔做主。林瀚夫忙不迭地派人按尹兰儿说的地址向她的叔叔捎话。两天后,尹兰儿的叔叔来到了林家。是个白眉白须、愣头愣脑的庄稼老头儿。一听侄女要给人填房做小,老头儿蒲葵扇般的粗黑大手一伸,张口就要五百两纹银当彩礼。

林瀚夫一听呆住了,口里“咝咝”地直抽冷气。见林瀚夫犹豫,老头儿不屑地一撇嘴,冷笑道:“莫不是嫌要的银子多?你是京城大官佬儿,千儿八百的银子还不是一句话?”

林瀚夫还是嘴巴紧抿,手指头却在大衣襟上来回直拨拉——这是他的习惯动作,心里在打“算盘”呢。

“看来你不情愿,俺也不勉强。侄女儿,咱走人!”老头儿牵了尹兰儿的手就要走。林瀚夫干咽两口唾沫,一声长叹,挥挥手道:“唉,咱是个清水衙门里的穷官,哪来这么多银子?这事儿,算……算了!把你侄女儿领走吧,给她找个好人家……”

尹兰儿已走到了门口,突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孙氏面前,声泪俱下:“我……我不走!我宁愿在林家一辈子,宁愿一文彩礼也不要……”

这下,那老头儿愣了,眼里涌出一层老泪,语无伦次地道:“侄女儿,你……你可不能意气用事!这、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糊涂不得。咱……咱还是离开林家,另……另寻人家……”

尹兰儿却不为所动,老头儿只好唉声叹气地空着手走了。

就这样,一文没花,尹兰儿成了林瀚夫的小妾。不出两年,尹兰儿生下一个又白又胖的儿子,取名林茂迁。林瀚夫喜之不尽。不久,孙氏病故,他便将尹兰儿扶为正室,一家三口和美度日。尹兰儿相夫教子,极是贤惠,邻里无不交口称赞。

没想到过了林茂迁八岁的生日之后,尹兰儿却变了个人似的,格外喜欢打麻将,从东家打到西家,一天到晚不离麻将桌。她自个儿打麻将也就算了,每次还都要带上林茂迁,又手把手地教会了林茂迁打麻将。

林瀚夫对母子俩沉溺于麻将牌极是反对,苦劝尹兰儿悬崖勒马。尹兰儿哪里肯听,斜睨着丈夫冷笑道:“哼,咱这四壁空空的穷家破院有啥好败的?告诉你,你半年的俸禄还不如茂迁半夜麻将赢的银子多呢!以后茂迁成了‘麻将王’,咱还要靠他养老呢!”林瀚夫嘴角抽了几抽,最终什么也没说,叹口气一跺脚走了。

民间有声鬼故事第四篇-墓底白虾

七十年代末,在陕西省的一个古镇,某个建筑工地在挖地基时在地下深处挖出了一口棺木。棺材通体漆黑,长有三米,宽有几近一米,半人多高,在漆黑的棺材面上有无数金、银、红三色的花纹。从墓坑内断裂的石碑上知道墓主人是清代的一名官员,叫魏璺,死了二百多年了。

工程队赶紧通知了县里的文物管理所,等到县里来人后,打开了棺材,让人惊讶得是,里面的尸体面目安详,栩栩如生,甚至连肌肉都还是柔软的,竟然不腐不烂。虽说这种不腐尸体有些特别,但是文物管理所认定这具尸体没有什么文物研究价值,直接就把尸体拉到火葬场火化了事了。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此而止了,可是在随后的施工中,没想到竟然在地下又挖出了很多的骨头。刚开始还好,但是随着挖出的骨头却越来越多,干活的这些工人都开始犯嘀咕了。常常是一铲车刨下去,足足大半下都是骨头,吓得这些人再也不敢往下挖了。

工程队没有办法,只好重新更换了一批工人。这种事,纸包不住火,干活的工人干了没几天就发现这里不对劲儿,说啥也不在这儿干了。工人走马灯似地换了四五茬,前前后后往外运走了几十车骨头,总算是把地基打完了。

为了安抚人心,承包商还特意请了若干和尚道士,一顿做法,放了一上午的鞭炮,最后说是给镇住了。

随着工程的进展,工人却接二连三地出事,不到一星期,就死了三个人。第一个是在工地上,被正面驶来的大货车给撞个正着,内出血,肝脾都破裂了,刚送到医院就不行了;第二个是架子工,也不知怎么的从九层楼高的脚手架上摔下来,生命迹象全无;第三个更邪,干着活时突然就疯疯癫癫地跳了起来,满嘴胡言乱语,然后一脑袋就撞上了钢筋头上,脑袋都穿透了,当场死亡。

出了这么多事,人们开始议论纷纷,风言风语也就传了出来,都说与先前挖到的那个墓有关,可能是冲着了什么,这才有人死于非命。连续死了三个人,工程不得不停了下来。

这个古镇始于秦晋,兴于汉、唐、宋,秦汉成集镇,已经有二千多年历史了。这里古代时就是兵家必争的军事要冲,在解放时期,红二十五军曾在此与国民党陕警备二旅苦战,伤亡惨重,血流成河,白骨遍地。很多老人都说这里死的人太多,阴气太重,破土动工,肯定要犯说道。

工程队也没办法,从当地人的口中,找到了一位很有本事的风水先生,求先生给指点一二。

风水先生姓于,六十多岁,个头不高,骨瘦如柴,长着一只“玻璃眼”。虽说其貌不扬,但是知道的人对他的本事都是佩服得五体投体,选坟建宅,十分灵验,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

老先生到现场后走了一圈后,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要回走。

工程队的人见了,不明所以,赶紧问老先生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这里的风水不好。

老先生摇了摇头,犹豫再三,告诉陪同人,这里的事情他解决不了,让他们再另找高人吧。

越是这样说,陪同的这些人越有些好奇,说什么也不让老先生就这么走。以为是人家要多要点儿钱,很委婉地告诉老先生,只要能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能答应的肯定都会照办。

民间有声鬼故事第五篇-尸解仙

因为闲来无事,我在网上发表一些家史秩闻,由此认识了一个叫喻璋的青年。他是一名自由撰稿人,我们聊得很投机,后来他提出回我老家去解密一下这些传说。

本以为这会是场轻松的旅途,但经历了接下来的一切之后,我才知道我错了。

一、骑蝶翁

骑蝶翁的事是我祖上的真实事件,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

我家祖上居于寿县三角寺,太姥爷是地方的把总,芝麻大点儿的武官。

后来清朝鼎革,太姥爷在家里呆着,赁房租地维系一家人生计,用现在的史学观看应该算地主阶级。太姥爷去世于解放初,停棺三日的时候,家里亲眷突然发现棺材的底部在滴水,而且渗透量还比较大,并且棺里散发出一股腐臭味。

按常理来说,死后三日尸体就腐烂很不科学,当时也把家人吓坏了。有大胆的掀开棺盖看了下,太姥爷的尸体正在快速腐烂,皮肉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塌陷下去。

这件怪事家里人当时决定不声张,多烧点香纸掩盖一下尸臭味,不管怎么说,正常的下葬程序还是要走的,毕竟死者为大。

结果第三日的早晨,突然有人发现,在棺材板上停着一只很大很大的灰蛾子,发现者当即尖叫一声,尖叫的原因不是因为它很大,而是因为它背上有个东西!

灰蛾子的背上,骑着一个穿着灰在长袍的小人,凑近一看,和太姥爷的身形相貌一模一样。

这下再也掩饰不住了,消息很快传遍四邻,还惊动了省城的记者,把这件事当作不解之谜来报道。结果停棺三日变成了停棺七日,那只神奇,或者说诡异的蛾子一直停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没人去碰它,第七天它才飘然飞去。据当时抬棺的人说,棺材轻得好像没装人似的。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件事在当地被传得神乎其神,而我在重新整理这些故事的时候顺便查了些资料,如果非要给这件事归类的话,大概就是“尸解仙”了!

古书上说尸解是“解化托象,蛇蜕蝉飞”,是肉身得道的一种法门,民间传说尸解之后往往幻化成飞虫蛇蚁,最出名的例子就是梁祝。

后来我向姥爷深究这件事的缘由。“可能和龙楼有关系吧。”姥爷杂七杂八说完很多往事之后,突然道。

“龙楼?那是什么?”

于是他给我说起龙楼的故事。

二、蟹先生

龙楼在我们老家附近的深山里,这座山是大别山的支脉,山里有条河,在某处正好打个弯,那座旧楼就建在这个弯里,原来的名字已经不知道了,当地人称它为龙楼。

当然,它早已不复存在了。

太姥爷是穷苦人家出身,小时候被卖到当地陆员外家里做童仆。陆家是当地大户,也许越是有钱人便越是想永享富贵,当时的陆员外便想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

偏偏这时候,蟹先生到了他家里。蟹先生是个卦师,之所以被这么叫是因为他的手是一对怪异的蟹爪!

蟹先生年轻时因为算错卦惹怒了某个盐帮大佬,被剁掉了双手。后来蟹先生遇到了一个精研外科术的郎中。于是奇迹发生了!那个郎中从他小臂中间纵向切开,把桡骨和尺骨分开,小臂的肌肉分成两部分,连到桡骨和尺骨上。

几个月之后,两根骨头上都长了肉和皮肤,也可以自如地开合,虽不如五指方便。但夹轻点的东西也挺好使的……我听着姥爷的描述,在脑子里想到这对蟹爪,就感觉浑身战栗。

当时陆员外初次见他,看见这埘开合自如的蟹爪,就立即以江湖异人待之,探问长生之术。

蟹先生说若想长生,可迁葬父母,可陆员外的父母早年闹长毛的时候客死在异乡,根本就没找到尸骨。

蟹先生用那对蟹爪挠了半天头,说:“要不我去山里走一遭看看吧。”次日,蟹先生搭上布包上了附近的荒山,当天晚上同来,他很兴奋地对陆员外说:“有门,只要在这个地方建座楼,没准真能长生不老。”

蟹先生把陆员外带到那个河水打弯的地方,用手比划着说:“风水学里把水当成青龙,山当成白虎,‘山环水抱’即是‘左青龙右白虎’。但这里不一样。你看这山峦像一只只猛虎,中间这河就像一条龙,一条被众虎围斗的孤龙。”

陆员外被他一指点也看出些门道:“那岂不是块恶地?”

蟹先生说,这条龙被斗急了,只有一条去路,那就是上天!这在风水里叫“困龙局”,不宜建阳宅,也不宜建阴宅,只合适干一件事情——造承露台!

相传汉武帝追求长生,造铜仙承露台,每天接露水和着玉屑服下去。当然了,用现在观点看就是在作死。蟹先生说这是天赐良机,造承露台每天接露水喝下,就能延年益寿,若再广结善缘,长生不老也不是不可能的。

以上就是民间有声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有声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8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