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有声音的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有声音的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长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有声小说网、恐怖民间鬼故事、西方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有声音的鬼故事第一篇-鬼辞门

清末,绍兴有个水龙村,村里有个寡妇,只有一个儿子,名叫阿古,尚未娶亲,娘儿俩相依为命。阿古有个姑婆,远嫁在十里之外的白石村。姑婆已经八十多岁,且大病小病不断,几年来躺的时候多,站的时候少,一直没出过门。

有一日,阿古的表兄来传话,说他姑婆这几日不同往常,终日半睡半醒,昏昏沉沉,嘴唇已经缩了进去,看样子时日不多了,故特地赶来请他们去见上最后一面。农村有个说法,认为老人的嘴唇缩了,就意味着快走了。阿古和母亲一听,急忙收拾一下,跟着表兄去和姑婆辞别。

到了表兄家一看,姑婆的眼睛认不出人来了,身上似乎已经发出一种死人才有的气味,而且鼻孔好像也没有了气息。娘儿俩除了大哭一场,掉了两把泪,也没有什么办法。姑婆的样子有可能随时都会走,当地禁忌,娘家人是万万见不得出嫁的女儿去世的。只有等人去了后,等报丧人赶来报了丧,这才能去奔丧。娘儿俩匆匆吃了顿饭,不敢再耽搁,连夜回家了。

回到家,知道这个报丧人来得快,娘儿俩就都不敢出门,在家里等着人家报丧。

过了几天,一天阿古到附近的山上砍柴,打好柴下到小路,忽然听见后面有人走过来。掉头一看,是个老态龙钟的老阿婆,拄着根棍子,弯腰低头,一步一顿地往村里走。阿古原以为是村里哪个老阿婆,可想想又不像。等老阿婆走近一些,定睛一看,唰地一下,汗毛根根倒竖了起来——这个老阿婆竟是他前几日探望过的姑婆!

姑婆穿着寿衣寿鞋,脸上就像涂了蜡一般,望见他,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向他招手道:“古儿,姑婆回家来了,姑婆走不动了,你来背我一背。”

姑婆的声音又轻又细,听起来确实是姑婆,可阿古哪儿敢应,吓得一把丢掉肩上的柴火,“我的妈呀!”撒腿往家就跑。他一脸煞白地奔回家,上气不接下气地喊:“娘,不好了,姑婆回咱们家来了!”

娘一听,也吓坏了,赶紧点了三支香,拿了一叠纸钱,吩咐阿古说:“你快去李村请王道公来,我先去拦住她!”阿古擦了把汗,掉头又跑去请救兵了。

娘带着香纸,急急忙忙赶到村外,果然见到姑婆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歇脚。姑婆见她来了,笑眯眯地招手:“舅娘,你来接我了?你手里拿的什么呀?”

娘壮了壮胆,把香插到地上,哆哆嗦嗦把纸点着,对着姑婆又跪又拜:“他姑婆呀,你走了就走了,怎么就回来了呀?你是嫁出去的人,要回也不能回娘家呀!古儿是您的亲侄儿,您别来搞我们吧,要搞,你就到别处去搞啊……”

战战兢兢说了半天,姑婆却一点儿没反应,只瞅着地上的香纸出神。后来她总算开了口,仍旧是慢声细气地说:“舅娘,你别怕,我不是鬼。就算做了鬼,我也不会回来害我侄子呀。”

娘哪儿敢信,只一个劲拼命求拜:“姑婆哎,你走吧,你要是缺什么,我叫他表兄送给你,请你快走吧!”

姑婆说:“我不能走哩,我辛辛苦苦回到这,还没进门,咋能走哩?”

哎呀,她这是非要搞我们一家呀!娘一下子没了主意,只好吓唬她道:“姑婆,你不走,我只好请人来赶你了!”

再说阿古,跑到李村找王道公赶鬼,惊慌失措地说:“王师公,我姑婆刚死没几天,现在要回我们家了!”那王道公本来也没见过真鬼,再说现在光天白日,哪能有鬼?等赶来一看,也不禁吓出一身冷汗,因为他也认识阿古的姑婆。

来不及多想,王道公便匆忙作起了法。只见他又是舞剑,又是喷水,一招使出,一看不灵,又换一招。手舞足蹈折腾了好半天,十八般法术全使遍,姑婆依然稳稳地坐在石头上,还跟他打了个招呼:“王师公,好久没见你了,过两天,免不了要麻烦你们了,到时候,还请你多多费神,该做的要做足一点,让我走得好一点。”

“这、这这这……”王道公急得汗如雨下,瞪着眼一动不动,看样子法术都用光了。娘焦急地问:“这怎么办啊?”

王道公一张脸变成了白纸,喃喃说道:“我不知道……”突然扔下木剑,掉头就跑。

一看远近闻名的道公都被吓跑了,阿古娘儿俩傻了眼。娘抹了把眼泪,哭道:“姑婆,我平常可是把你当亲大姐,你非要来搞我们啊!”

姑婆向他们招手道:“舅娘,古儿,姑婆不是鬼,你们让我回家吧……”姑婆好像没有什么力气了,说几个字,就要停下来歇几口气。

可阿古娘儿俩咋也不敢相信。姑婆忽然拉起她又宽又大的裤脚,指着膝头含笑道:“你们真是不懂,鬼是没有血的,你们看……”

娘壮起胆,往前走几步,果然看见姑婆的膝头有一块血迹,可能是半路摔着的。娘大松了口气,不那么害怕了,说道:“姑婆啊,你怎么回来了?”

姑婆道:“我总得回来看一眼呀……”

原来当地出嫁的女儿,上了年纪的,有的人似乎知道自己快要离开人世了,所以千方百计总要回一趟娘家,见一见娘家亲人,叫做辞门。辞了门后,就再也不会再回娘家了,走的时候也会走得安心。

姑婆断断续续说道:“昨晚,有两个差人来拉我,走到桥头,我一想,我还没辞门呢,说了半天好话,他们才把我放了,让我回一趟家……”

娘儿俩一听,汗毛又竖了起来,实在分不清姑婆是人还是鬼了。正好这时,前面快步如飞走来一个汉子,正是表兄。他一看见姑婆,也是大惊失色:“娘,你怎么来到这?”

娘急忙问他:“姑婆到底走了没有啊?”

表兄擦着满头大汗道:“没有啊……昨日,我给她老人家穿上寿衣,今天早上我去看她,谁知道床上空空的,人竟然不见了,这不,我才找到这儿来!要是走了,我会派人来报的啊!”

阿古娘儿俩这才想起,报丧人还没来呢!既然没来,那就是说姑婆还没有去世,都怪他们一时吓坏了,想不起来。

可姑婆家离这儿有十多里的山路,她是怎么走来的啊?

一时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娘急忙让阿古背上姑婆,回了家。已经好几天不吃东西的姑婆,在家里居然吃了两碗饭。吃罢饭,看看天色,姑婆慢悠悠地道:“舅娘,古儿,姑婆走了……”

娘也不敢留她在家过夜,让表兄连夜把她背走了。第二天一早,表兄派人来报丧,姑婆天没亮的时候走了。

民间有声音的鬼故事第二篇-河灯告状

农历七月十五民间称为“鬼节”,“鬼节”是阴间最大的节日,冥府要举行隆重庆典,到处张灯结彩,载歌载舞。在这个“节日”阎君也格外施恩,规定凡在江河中溺死的鬼只要能弄到一只花灯为阴城“鬼节”增添光彩,便令其转生为人。临河靠水的村庄人们涉水过江河失足,或渡船摆渡行人偶遇风浪,难免发生淹死人的事。据说在江河中溺死的鬼必须抓到“替身”才能转生。这样一代一代地抓“替死鬼”,江河中淹死人的事也就不断发生。由于“鬼节”阎君的恩典,在人间便有了“鬼节”放河灯的习俗。每到“鬼节”这天的夜晚,人们将精心制做的彩灯固定在木板上,点上蜡烛放到江河中任其漂流,让溺死鬼抓住献给阎君以便转世。这样,就减少了一个人去做“替死鬼”。放河灯就成了既有益于鬼又有益于人的善事。

临河县城外有一条大河叫猪龙河,每年的“鬼节”之夜都举办盛大的放河灯的活动。这年“鬼节”的晚上,猪龙河上放河灯的场面很隆重,河岸上站满了观看放河灯的人群,连知县秦正元也带着三班衙役前来观看。放河灯开始,几个小伙子先把打头的第一只河灯放入河中心。这是一只做工精巧别致的“八宝灯”,灯笼用高粱秸秆、竹篦做骨架,外面的白纸上贴着雕刻精美的花鸟图案,非常美观。接下来五颜六色的河灯一个连一个地放进河中,上百只河灯顺水而下,灯光灯影映在水中流光溢彩,宛若长长的火龙在水中移动,迷幻动人。一颗颗流星似的河灯渐渐远去,前头的已经到了拐弯的山头处,后面的还刚刚放进河中。就在这时候,只见那打头的“八宝灯”离开了水面,缓缓地上了河岸,转眼之间就不见了……河岸上的人们便欢呼跳跃起来——一个淹死鬼抓到了河灯,他可以转生了……

直到深夜一只只河灯在河流拐弯处消失,观看的人群才渐渐地散去。

秦知县和众衙役回到县衙时,猛然瞧见门口上竟悬挂着一只红灯笼,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只“河灯”!秦知县大感恼火,是哪个大胆的狂徒竟敢公然诅咒本县?把送给鬼的河灯送给我,这不是把我这个七品知县当成“鬼”了?心想,非要查出搞恶作剧的狂徒打他一百屁股板子!

秦知县命衙役摘下河灯带回书房,独自坐在太师椅上两眼紧密地盯着面前的河灯,他怎么看怎么像最先放进河中的那只“八宝”灯!秦知县感到很蹊跷,当时人们都看得清楚,那“八宝”河灯已被“溺死鬼”抓走了,为什么又挂在县衙门口呢?秦知县又把“八宝灯”从外到内仔细看了一遍,这一看不打紧,竟使他辗转反侧一夜未能入睡……

第二天,秦知县和几名衙役换上便装来到城关南门外,经过打听来到一个名叫孙起的人的住处。秦知县让衙役上前叩门,从里面走出一位三十五六岁的女人,女人模样标致却一身缟素。秦知县上前施礼道:“请问这里可是孙起的家?在下是孙起的朋友,路过此地特来拜访……”女人低首敛眉轻叹一声说:“这位大哥晚来了一步,我丈夫孙起五天前起大早外出,过城南猪龙河时不慎趟进深水处溺水而死……”秦知县现出一脸惊愕道:“孙兄弟遭此不幸,我与孙起朋友一场理当到坟前一祭,待我备些香烛纸钱,然后请夫人领我前往墓地……”

秦知县辞别女人一直回了县衙,当即吩咐衙役马上将孙起的女人传来……

衙役们不敢怠慢,不到一个时辰便把孙起的女人带至大堂。女人跪倒在堂前道:“不知大老爷传来民妇有何教训……”秦知县道:“你可是孙起之妻吗?快将姓名报上来!”女人回道:“民妇姓王名玉姣,正是孙起之妻。”秦知县道:“听说你丈夫孙起近日亡故,本县接到你丈夫朋友的一道状纸,说他的朋友孙起死因不明,求本县查清……”王玉姣叩头道:“我丈夫实是过河溺水而死,那个自称是孙起朋友的人民妇并不认识,平空无事生非分明是居心不良……”秦知县微微笑道:“你抬起头来,看看我是何人?”王玉姣抬头一看,立刻惊得脸色煞白——原来知县老爷正是那个自称是孙起朋友的人!王玉娇大呼冤枉哭哭啼啼地说:“民妇失去丈已是天大的不幸,不知何人告了黑状陷害我,青天大老爷为民妇做主吧……”秦知县道:“好,为洗你的清白,本县决定马上开棺验尸……”心里有鬼的王玉娇听知县说要开棺验尸顿时吓得瘫倒在地上!

经过开棺检验,发现孙起尸体的脖颈处有绳索勒痕,在证据面前王玉娇不得不交待了与奸夫合谋害死亲夫的经过。

孙起原是河南人,因家乡遭水灾带着妻子王玉娇来到临河县城谋生,夫妻二人在南门外租房开了一个小香油坊。香油坊的隔壁是一家纸扎铺,纸扎铺掌柜黄盛名见王玉姣模样俊俏,便心生邪念。黄掌柜手艺精湛,他扎的纸人纸马车轿各种纸幡和纸灯笼很有名气,“鬼节”放进河中打头的“八宝”河灯就是他扎制的。王玉姣羡慕黄掌柜的巧手艺而且又有钱,一来二去的两个人便勾搭成奸。后来恰好黄掌柜的女人病故,两个人就在暗中商议害要死孙起以达到成为永久夫妻的目的。有一天深夜,乘孙起熟睡之机,黄掌柜和王玉姣用绳子将孙起勒死,然后乘深夜将孙起的尸体扔进猪龙河里,说孙起起大早外出过河时淹死。由于孙起是外地人,在临河城没有家族和亲戚,便草草地埋葬了……

这桩没有任何破绽的奸杀案秦知县是怎么发现的呢?原来昨天夜里,秦知县从河边观看放河观返回时,见到县衙门口挂着那只“八宝”河灯,以为有人恶意诅咒他。后来他就想在那“八宝”河灯上找到一点可疑的痕迹,无意中却发现那河灯外面贴图案的空隙处写着一行小字:“南关外孙起申冤”……秦知县心里就犯了猜疑,这孙起是什么人?有冤情为何不到县衙递呈状?再说,这只“八宝”河灯明明被溺死鬼抓走了,在场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怎么会被孙起弄来挂到县衙门口呢?秦知县想了一夜,最后决定到南门外查访孙起其人。当他见到孙起的女人王玉娇时,便以孙起朋友的身份问及孙起,王玉娇说孙起已于五日前起大早过河不慎溺死,秦知县心里立刻就明白了八九——抓住“八宝”河灯的肯定是孙起的阴魂。而孙起的阴魂抓到河灯不去献给阎君求得转生却挂到县衙门口,由此可以断定那孙起是“冤死”,他想用河灯代“状”报杀身之仇……秦知县又见孙起的妻子王玉娇生得容貌俊秀,姿色可人,觉得祸患有可能就是这个女人,因而回县衙后便决定审问王玉娇……

那纸扎铺掌柜黄盛名与淫妇合谋杀人以为做得万无一失,没想到他自己亲手做的“八宝”河灯竟成了他的“勾魂灯”……

民间有声音的鬼故事第三篇-古碑开口

故事发生在清朝光绪年间,五月的一天,雨从半夜一直下到第二天傍晚还没有停的意思。山东郯城一家叫“财聚来”的大车店里,楼下大通铺上挤坐着十几个外来客商,因下雨无法出行,大家只能在店里干等着。睡一天了,晚上天又闷热,大家都睡不着,不知谁带的头,就你一段他一段地讲些稀奇古怪之事。

这时,一个四十来岁的人在通铺沿上磕了磕手里的烟袋锅,说:“你们讲的那些都不叫稀奇,俺讲一个亲眼见亲耳闻的事,那才叫奇呢!俺为那事差点吓得回不成家……”众人一听来了兴致,催那人快讲,只听那人说:“俺亲眼看见石碑开口说话了!”

“去!净胡扯,石碑要能说话,那骡子还能生驹了呢!”

“别打岔,别打岔,看他能吹出什么花来。”

那人装上一锅烟,点上火说:“那是去年,也是这季节吧,俺把贩来的十几头牲口卖了后急着往家赶。到了安徽境内一座山跟前,俺和骡子跑了一天,又渴又累。巧了,恰好在山前看到一眼古井,井旁立了块丈把高的石碑,碑上刻着‘照心碑’三个大字。也不知是什么年代立的,也没有落款。这时天阴得很,俺想快和骡子喝点水好赶路,就赶紧从骡子身上拿下水桶到井跟前打水。刚走到井旁,谁知天空突然一个亮闪,紧跟着就是‘轰’一个沉雷。就在这时,怪事发生了,俺听得头发都竖了起来……”

那人脸上露出了恐慌的神情,接着说:“先是那块石碑发出嗡嗡的响声,俺还以为是雷震的,紧接着竟出了人声,‘宝金哥,快把你的桶拿来,俺这桶上的绳有点短,干泛泛不上来水。’又听有脚步声由远而近,又换了一个人声,‘仁义,让俺来泛水吧。’接着只听‘扑通’一声,然后又是前一个人说,‘大哥,你就在这古井里好好歇着吧,这地方风水不错,哈哈哈……’就听后一个声音闷闷的,‘姓董的,俺做鬼也饶不了你……’又像有东西扔进井里,接着前一个人的声音说,‘这事只有天知地知,这荒山漫野,四下无人家,俺要不说,这辈子也无人知!’又是脚步声和牲口走路声,越来越小,后是轰的一声雷,便再没声了。俺四下瞅,连个人影也没有,除了俺和骡子,就是古井石碑,俺听得真真的,确是古石碑讲的。俺吓得也顾不上打水喝了,赶紧牵起骡子跑。那瓢泼大雨可就下来了。您都知道,山道上的黄泥一遇到水,比那鳔还粘,那真是干如狼牙,湿如鳔,不干不湿甩不掉。俺像是被冤魂缠腿似的,干蹬腿拔不动步,就两手死扯着骡子尾巴,也不知是怎么出山的。从那以后,俺再也没敢从那条路走了。”那人讲完,众人半天没出声,谁知这时一股风吹来,“扑”地吹灭了墙洞上的两盏油灯。不知谁说了句“睡觉”,众人忽拉都抓过单衣盖上头,睡下了。

这其中有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听完那人讲的故事后,一颗心都快跳出腔了,他双手在胸前合什,暗暗道:“爹,俺找了你十几年了,今天有幸让俺听到您的音信。爹,如果你是被贼人所害,就保佑孩儿早日找到你的尸骨,报仇申冤……”青年翻来覆去,一夜没合眼,只瞅准那个讲故事的人。

民间有声音的鬼故事第四篇-死不了的郎中

唐开元年间,佛子山螺丝湾村有个江湖郎中名叫史得成,医道药理“二把刀”却敢胡开药方瞎看病,被他瞧死的人不计其数。到后来,不再有人上他的门。你们不上我的门,我去找你们还不成吗?于是他将药箱一背,“济世活佛、妙手回春”的幡子一举,大摇大摆地上了路。

来到一处荒山野岭,只见漫山遍野都是坟墓,他望着那些大小坟墓不觉诗兴大发,吟道:

身背百草游山坡,新坟却比旧坟多;

老鬼死于我父手,新鬼被我送山坡!

吟罢,不觉哈哈大笑。就在这时,一个樵夫挑着担柴从山上下来,由于走得急,一下将他的幡子挂住。史得成怒冲冲喝道:“没长眼呀,挑担柴横冲直撞,急着抢坟坑呀!”

樵夫放下柴担正要赔不是,一看是史得成,当时变了脸怒道:“你是死(史)得成?老子正要去找你,你却寻上门来,还我的儿子!”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樵夫有个三岁的儿子,偶染风寒,吃了史得成开的一剂药,当晚就一命呜呼了。此时仇人相见,樵夫举起斧头要劈他,史得成吓得魂不附体,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头如捣蒜不住地叩头求饶。他磕了半天头,一点动手的动静也没有。抬头一看,只见樵夫举着斧头呆呆地立在那里,就像城隍庙里的泥菩萨。史得成想,此时不逃,更待何时?便爬起来抱头鼠窜了。

没跑多远,一条大河拦住去路。河面波涛滚滚,白浪滔天。史得成大声叫道:“有船吗?我要过河!”

不一会,芦荡中划出一条小船。史得成不等船靠岸,一个箭步蹦了上去,接着催艄公快些划。船到河心,艄公看见他手中的幡子,不由问道:“你可是死(史)郎中?”

史得成道:“正是……你是?”艄公道:“不认得我了?那年我父亲拉肚子,上你的铺子抓了副药,回来服用后,不仅没好,反越拉越厉害……后来,竟活活地拉死了……”

史得成道:“大哥,你弄错了,给你父亲看病的人不是我,是我家老爷子!要是吃我开的药方……”

艄公打断他的话头怒道:“你比你爹更该杀!像你这样的害人精,多活上一天世上不知还会有多少人被你害死,今天不如将你打发了!”说罢一把扯住史得成要往河里推。史得成吓得面如土色,大声叫道:“大哥不要……我不会游水……”扑咚被推了下去。

说来奇怪,史得成掉到河里后,不仅没沉底,反而漂漂悠悠浮在水面,不一会就漂到对岸。史得成想,一定有神灵暗中保护,忙朝河面拜了几拜。

转眼晌午了,半天水米未进,史得成感到饥渴难耐,见路边有家酒店,就跨了进去,点了几道菜、一碗米饭,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刚吃了一半,店家端着两杯酒过来,说道:“先生是死(史)得成郎中吧?”

史得成道:“正是……”店家笑眯眯道:“来,我敬先生一杯!”说罢自己先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史得成不好推辞,将店家递过来的酒喝干。酒刚下肚,店家突然变脸狞笑声:“姓史的,去年夏天,我兄弟被蚊子叮了一下,腿上发痒,吃了你开的药,病没治好,却送了性命,那是药吗?是毒药!老子今天也让你尝尝!”

酒里有毒?史得成吓得魂不附体,忙将手指头抠进喉咙里,想将毒酒吐出来。抠了半天,哪里吐得出?他忙悟着肚子跑出酒店。可过了半天,一点事也没有,肯定是酒里的毒药失效了!他又躲过这一劫。

来到一道断崖边,远远看见一个村姑正朝崖下探望。史得成觉得好奇,忙走了过去也朝下看,只见半坡上有棵百年人参。村姑道:“这位大哥来得正好。下面有支山参,如果大哥能帮忙采上来,我愿将卖山参的银子分一半给大哥!”

史得成转悠了大半天,一个病人也没瞧成,却连遭暗算,几乎性命不保。这回遇上挖山参的村姑,还能平分银子,可见要时来运转了。他满口应承,在掌心吐了口唾沫,抓住长藤溜下去,坡上的土又干又硬,他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将山参挖出来。他先让村姑将山参吊上去,然后抓住粗藤正要往上攀,不想崖顶传来一阵姑娘的冷笑声。他朝上一看,就见村姑正举着砍刀冲他恶狠狠地道:“下面就是你的葬身之地!”史得成道:“大姐,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算计我?”村姑道:“你还记得去年有个年轻公子找你看过病吗?他是我的官人。他脚上长了个小疔疮,本无大碍。不想吃了你的药,当晚就一命归阴了。我们结婚还不到三天!你这烂心烂肝的庸医、骗子、害人精,你也有今天!”说罢,她将长藤砍断。史得成顿时身不由己坠下崖去。才坠了一半,忽然被什么东西托住。他定睛细看,原来托住他的是一群青面獠牙、披头散发的山野鬼怪。到了地面上,史得成不由问道:“今天一直都是你们在暗中保护我吧?”

“正是!”众鬼异口同声地说。其中一鬼道:“樵夫打算用斧头劈你时,是我等使了个定身法,没让他的斧头劈下来。艄公将你推到河里时,是我等将你托着,所以你浮在水面沉不下去。店家拿毒酒害你时,是我等暗中将毒酒调了包。这次坠崖,又是我等将你接住,所以你每次遇险,都能化险为夷。”

史得成又问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那鬼道:“因为我们不想让你去阴间。”史得成道:“为什么?”那鬼道:“你想想,在阳间你医死了那么多人。你又不会干别的,到了阴间肯定还会干老本行。要是那样,我们这些鬼兄弟,万一有个头疼脑热的,还不让你再治死一次,下十八层地狱!我们哥儿几个一商量,宁肯费点辛苦,也得保你活在阳间吧。”

民间有声音的鬼故事第五篇-斗鬼

四川丰都山是道教传说中的阴府所在之地,一名平都山。明正德年间,山上道观中出了一个法力高深的老道,道号震玄子。他本来俗家姓马,自幼潜心修行,从师傅那里得到了一种秘术,可以画符咒来救难产的妇女,只要符到就没有不灵验的。每次若有难产的妇女,其家属便将他请至家中,将符咒画在生鸡蛋壳上,然后远远的扔在产妇面前,则马上就能顺利分娩母子平安。马道长自得此秘术后行术数年,其间活人无算,而且每次分文不取,所以这附近的居民对他都很敬佩。有一日薄暮时分,他外出云游归来,方乘一叶扁舟渡过小河,不料刚上岸就见一个容色绝美的白衣少妇站立在沙堆上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衣裙随着晚风飘飘欲舞。马道长见状心中有些纳闷,正准备出言相询,可这女子不待他张口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在地下向他叩首不已。

马道长心中大为讶异,急忙问她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对贫道行此大礼?”女子听他发问,方低头说道:“贱妾奉阎罗王的命令今夜来取赵氏作为替代,道长虽然一心救生,但是也应该可怜抚恤一下我们这些孤魂野鬼,所以妾乞求您今晚不要再画符相救了,让贱妾顺利得替重新轮回,大恩大德没齿难忘。”马道长一听之下知是女鬼求代,心中很是惊惑,当即便详细问她要替代的女子赵氏是何人,待女子说毕马道长不由心惊不已,原来这赵氏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义儿之媳,不仅如此,赵氏的公公邢翁和自己还是莫逆之交,两人平日往来频繁情深谊厚,如此交情焉能见死不救?可是此时这女鬼又在自己面前苦苦相求,这可如何是好?他心中盘算了半天便假意先应允下来,女鬼见他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不禁喜形于色,跪在地下再三叩首,口中连连称谢不已,接着起身便化作一股青烟消失不见了。

马道长见女鬼离去心中也不敢怠慢,径直循路来到义儿家中,一进门便向他的父亲邢翁直说了方才路遇女鬼之事。邢翁一听脸色大变,原来他的儿媳赵氏果然今晚临盆,此时再听马道长所言,心中不由直叫糟糕。他素知马道长身怀奇术,又听他应允女鬼所求,恐他见死不救,一时愁云满面手足无措。马道长见他脸上阴晴不定,知道他心中所想,急忙对他道:“此事休要担心。方才贫道答应女鬼只是怕她纠缠的权宜之计,你与贫道乃莫逆之交,只要有贫道在此,定然竭尽全力保你儿媳母子平安。”邢翁一听此言大喜过望,方才一直提起的心这才放了回去,当即将老伴和儿子叫出一起躬身作礼为谢。马道长见状急忙上前将他们扶起说道:“你们就不要多礼了。此刻时间紧迫,当务之急是先做好准备,否则再迟的话就来不及了。”说毕便吩咐他们按自己所言在院中设好道坛,然后找来黄纸朱砂,书写了很多道符咒,将所有的门户都贴上,接着又拿来几十个鸡蛋,在蛋壳上也画好红色的符咒,每条符咒蜿蜒曲折,如同龙蛇一般,随即吩咐他们回到屋中照顾产妇,自己坐在法坛后面点上蜡烛静观其变。

以上就是民间有声音的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有声音的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1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