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最新鬼故事短篇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最新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东北民间鬼故事、民间恐怖故事、中国民间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天涯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最新鬼故事短篇第一篇-鬼玉

从前,玉龙镇有一伙著名的玉匠。

一个春寒料峭的早晨,玉龙镇上大宅院里齐刷刷跪着四五十名年龄不等的男人,他们全光着上身,双手撑地,埋头弯腰,每人身上都压着三块贴有“病”字的青砖。他们都是玉雕匠人,屋里躺着他们的师傅——著名的玉雕大师张灵玉。师傅病危,徒弟们祈祷上天把病分在自己身上,让师傅好起来。

“忠玉、明玉、厚玉,师傅叫你们三人进来。”管家出来大声传话。听得这话,三名年近四十的徒弟起身进屋跪在师傅床前。奄奄一息的灵玉大师叫管家取来三个手掌大小的黑匣子分给三人,师傅说:“你们是我最得意的徒弟,这三块玉是从千年古墓里出土的。埋在地下千年已成死玉,我没时间盘它们了,留给你们,你们把它们盘活。这三块玉本是一块,我把它分成三份分给你们,因为这种玉是世间罕有的‘鬼玉’,三块玉分开能给人带来好运,合在一起则会带来灾祸,千万记住!”

送走师傅后,分布在十多个省的徒弟们各奔东西,忠玉、明玉、厚玉三人在师傅坟前守了七七四十九天才洒泪而去。三人临分手时说起各自的盘玉法,忠玉说:“这‘鬼玉’沉睡千年,非用‘武盘’不可。”明玉说:“既是千年,不能操之过急,我用‘文盘’。”厚玉沉默了好一阵才说:“我用‘意盘’。”忠玉、明玉看着厚玉敬佩地说:“还是兄弟你境界高啊!”

原来,盘玉也叫养玉,是玩玉者最大的乐趣,是指让玉逐渐蜕去粗糙的土壳,恢复灵性、润泽、色彩。盘玉法分为文盘、武盘、意盘。文盘是把玉放在小布袋里贴身而藏,一年后再在手上摩挲盘玩,文盘耗时费力,盘玩时间往往十来年,甚至数十年。武盘是用旧白布包裹,雇专人日夜不断摩擦,摩擦高温可以将玉器中的灰土快速逼出来,大约一两年就可以恢复玉器原状。意盘是指将玉器持于手上,一边盘玩,一边想着玉的美德,不断从玉的美德中吸取精华,养自身之气质,久而久之,达到玉人合一的高尚境界,意盘精神境界要求最高。

回家后,厚玉将师傅赠与的这块厚如小指、长宽寸半的玉磨成“心”形,用丝线拴住贴身戴在胸前。只要有空就取下握在手中盘玩,每月初一、十五则雷打不动把自己关在楼顶小室中全神贯注地意盘半天。师傅被人称为“灵玉大师”,能达到人玉合一的境界,他相信他也能,他更相信师傅临终的说法,确认这块玉能给他带来好运。

事如所料,两年过去了,厚玉身体清健,思维异常灵活,接到顾客送来的玉料,他原来有时要几个月甚至一年才能定下题材动手雕刻,而这两年中,似乎暗有神助,往往三五天便能确定一个新颖异常的题材,并能鬼斧神工进退自如地完成作品,从没出过差错。达官贵人们捧着玉料踢断了他家门槛,花花的白银也如水般流进他家钱柜……

二十年后,五十岁的“厚玉大师”儿孙满堂名望一方。二十年的意盘,他胸前那块“鬼玉”变得越来越光亮,越来越温润。

这一天,厚玉又在专心致志地意盘这块为他带来好运的玉,他突然发现这玉上一些纹线有些特殊,仔细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这玉一面的纹线组成了一个“羊”字,而其背面还有两点一横和一个口,两面的纹线合在一起,恰是一个“善”!

“善哉善哉!”厚玉大喜。他正感谢老天的照顾感谢师傅的恩德时,下人来报,说他师兄求见。师兄?厚玉一惊,下楼一看,果然是师兄忠玉,一看师兄的穿着,厚玉就知道忠玉师兄这些年过得不比他差,看来那“鬼玉”也给师兄带来了大富贵。

果然,忠玉说因为有了师傅送的这玉,二十年上路路顺,遇水水顺,财运亨通家道兴旺,他说他这次办事路过,顺道探望师弟。

两人把酒长谈,说到这“鬼玉”的神奇,两人把玉拿出来交换观看,争着叙说。

这一夜,一醉方休的二人像当年学艺时一样,同床抵足而眠。

民间最新鬼故事短篇第二篇-古桥

村子里内有什么比桥能让人们值得骄傲的东西了,比赵州桥还早且依然坚固,两侧的石狮子还是那样威武,一如当年那样传神,注释着来来往往的人。这个故事发生在北桥头两个石狮子上。

早些时候石桥所在的街是一条极其繁华的大街,每到赶集的日子四周村子的人会很早赶过来,叫卖砍价的声音此起彼伏,要说这买卖兴隆的还要算桥头老张家卖酒的了,很多酒鬼到那根本就走不路。他加的就醇香绵甜还不上头,在方圆几十里很是出名,听我奶奶说还跟我家是亲戚关系,是什么姨奶奶的之类的远亲,总之很复杂,酒是好酒人也厚道。

在夏夜的一个晚上,老张头出去小解,忽然看见眼前黑影一晃,睡意吓醒一半,好大一个黑影,是贼吗?老张喊了老婆子一声“老婆子,点个灯出来”等两人仔细一看院子里面的东西没少,只是有一个酒缸的盖子是掀开的,过去一看少了半缸酒。忍住心中的疑惑慢慢回到屋里,按理说认识不可能偷走那么多酒的,没办法拿啊!老张心里怎么也想不透,一晚上辗转反侧没有睡好。

第二天老张提前把铺子关了会,和老伴吃过饭就睡下了。半夜老张偷偷爬起来没惊醒老伴,拿了一把锋利的菜刀在院子的一个角落守着,心中还想起父亲以前给自己说的丢酒的事,也是莫名其妙的少半缸,不过后来父亲就当拜神的了,就不了了之了,就在老张想事情出身的时候忽然眼前光芒大作,一个庞然大物落在酒缸边,老张揉揉眼睛看了看,我的妈呀!竟然是一直狮子?狮子也喝酒?而且旁边还有一个人,身形模糊看不真切。两人。不应该说一人一兽熟门熟路的来到了酒缸旁边开始对饮。老张心里一阵发抖,这可如何是好,可是酒毕竟是自己的酒啊!很是心疼。当时脑门一热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猛的一跳照着狮子就砍了过去,等反应过来一看早已没影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是酒还是少了。晚上老张做梦了,梦见一书生打扮的模样的人,和他说他原本是很早以前的一个书生,路过这里住宿,被一黑心的店主杀害了,尸体偷偷埋在了古桥的石狮子旁边,日久有了精气魂魄能现人型,狮子也是有灵性的久而久之就成了朋友,因为贪杯经常和石狮子一起来偷酒喝就成了朋友,还请主人见谅。只等到有人把尸骨给起出来,也就投胎做人了。

第二天老张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了,批件衣服出门一看一群人正围着石狮子看呢,原来好好的狮子屁股后边给少了一块,像是用什么利器给砍掉的,老张仔细一看和自己砍的一样,急忙招来几个小伙子在石狮子旁边挖了起来,不一会就看见几根森森白骨,老张心里立即明白了几分,自己把尸骨找了个地方立碑埋了起来。

之后老张梦见过书生来向他道谢,说石狮子也该正位了去守护南山,谢谢他所做的一切,使自己进入轮回不再受这孤单之苦,这以后老张的生意更好了,酒似乎也更香了。只是那只石狮子的屁股还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知道现在狮子还在伫立在桥头守护着村子,也凝望着小酒店,似乎有一丝笑意!

民间最新鬼故事短篇第三篇-古代鬼故事之鬼奴

1、鬼奴之卖身

民国时期。

榆树屯是个大村庄。

三、六、九是市集,人群熙攘,附近百里的小生意人都会来赶集做生意……

王老六逢集必赶,他的摊位就摆在村头那棵歪脖柳树下。可是今儿好像来晚了,一个一身白衣的人占了他的位置。他气冲冲地走进一看,竟然是个女人。一身孝服,头上扎着白色的孝带。孝服很肥大,女人却很娇小。肥大的孝服衬得她娇怯怯的。她披散着满头乌发。一张雪白雪白的瓜子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媚眼如丝,生得十分的好看。她的面前,放着一张白卷,上书四个大字:卖身葬夫。

咦,古时候戏文里才有的故事竟然真的发生了。王老六感觉十分的稀罕和兴奋。

此时女子面前已经围了一大帮人,都是好事的乡亲。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有叹息的、有鄙视的、也有的干脆认为是个骗子。女子身边停放着一具尸体,盖着白布单,只露出浓密乌黑的头发,看样子是个年轻人。

有好事的询问女子卖身原因。女子哭啼啼的说丈夫姓张,家乡遇灾,两人不得已出外谋生。不料想,丈夫突发重病身亡。自己身无分文,又不忍心见丈夫抛尸荒野,只有出此下策,卖身葬夫。

“小女子甘愿为妾为奴,只愿各方仁人志士,赐我夫薄棺一副。”说完,跪在地上叩起头来。围观的人指点嬉笑,却无人出钱。女子急得哭起来,哭声凄惨,很让人怜惜。

“小娘子,你自己能活就不错了,管那死人做什么!”

一个大汉*笑着凑了上去。黑乎乎的大手捏住了女子的脸。

“大爷!大爷!”女子急得不行,泪在眼里打转,却不敢留下来,那小模样显得愈发俊俏可怜了。

王老六定睛一看,那个大汉竟是榆树屯三霸之一的黑虎。这黑虎平日里欺男霸女,无人敢惹。如今他一出来,大部分的人都躲了,剩下几个也乖乖地不敢出声。那女子叫嚷了半天救命,也没人搭理。黑虎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把那个女子捉走了,他手下的人把那个尸体扔到了村外的荒野上。

王老六生意也不做了,慌慌张张的尾随黑虎来到黑宅。王老六三十多岁,光棍一条,唯一的嗜好就是爱偷窥。并且他会些轻功,很有助于他的偷窥工作。

黑宅位于榆树屯的正西。是个很大的园子,高高的气派的大门,门旁是两个张牙舞爪的大狮子。宅子里面是两栋小洋楼,西边是个花园,有假山、流水、果树和鲜花。黑虎已经也十三个姨太太了。但他好色的欲望永无止境。平时看惯了花枝招展的女眷,今个看到这个全身素孝的女子,立刻感觉别有滋味。

他让丫环春桃、夏喜给她洗了澡,然后把她带到卧室。

女子已经不在哭哭啼啼了。

黑虎借着灯光一看,比白天看到的还美十分。

王老六躲在房檐上向屋里偷窥。

他看到白天那个女子只穿着一件鲜红鲜红的肚兜,长长的头发,衬着雪白的肌肤,让人几乎喷血。王老六一边吞口水,一边替她那个死鬼丈夫不值。看那个女子满面春风,风情万种站在屋子中央,黑虎像头发情的猪一样扑上去。女子一边咯咯的笑,一边灵巧的躲闪。黑虎气喘嘘嘘的追了半天,还没碰到那个女子。忽然,一股阴森森的冷风刮过,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从王老六的身边刮过。他打了个冷战,看见一股白烟钻进了黑虎的体内。黑虎浑身乱颤了一阵,神情和声音都变了。那个女人呆了一下,立刻变得毕恭毕敬的样子。黑虎再摸她,她不敢躲了。黑虎很粗暴,她却忍着不敢发出呻吟声。王老六看得更来劲了,他好像在看一幅香艳的春宫图,激动而战栗。

当屋里安静下来,并且熄了灯,王老六才不甘心的溜了出来。他施展轻功想越过围墙,却怎么也过不去。四周静得可怕,他想起传说中的鬼打墙,冷汗不由流了下来。嘶、嘶、嘶,脖子后面传过来阵阵冷风,脖子一阵比一阵发紧。王老六几经努力也跳不出去,索性靠在墙根睡着了。

梦中他梦到那具盖着白布单的尸体停在那。他忽然很想知道那具尸体长什么模样。他正想着,白布单被风吹开了一角,露出了死人的脸,那张脸竟然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王老六吓醒了。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自己家的小破床上。天已经亮了,明媚的阳光暖洋洋的。

月娘是黑虎的原配夫人。

她听说黑虎又纳了一房姨太太,据说还是什么卖身葬夫的女人。对丈夫鬼迷心窍娶了个来历不明的小寡妇,她很生气。板着脸,召了那女人来见。

“你叫什么名呀?”她居高临下的问她。

“叫小凤。”女子低着头回答。

“抬头我看看。”

她抬起头,妩媚娇怯的一张小脸。

“果然是个狐狸精相!”她在心里暗骂,表面却笑*的称赞,好一个美人!

其他十三个姨太太都恶狠狠的瞪着小凤,不过她们是敢怒不敢言。

黑虎把小凤安排到楼上的上房,每晚他都留宿在她那里。夜夜春宵。

王老六夜夜被噩梦缠身。他不愿千里到金山寺找住持化解。住持摇头叹息:“榆树屯将有大浩劫一场!也怪你们村子的人慈悲心太少!”说完不再言语。

黑虎的十三姨太太死了。就死在她的卧室里。手脚都被砍断了,从脖子一直被开膛到肚子,内脏不翼而飞。血、乌黑的血一直流到楼下。她的头被砍掉了,身首异处。服侍她的丫环第一眼看到就吓晕了。警局派来的警官也未查到任何线索。榆树屯的人都视黑宅为凶宅,老远绕着走。只有小凤不害怕,她还是那付娇滴滴很无辜的样子。黑虎似乎也吓坏了,他听从月娘的主意把小凤轰了出去。

民间最新鬼故事短篇第四篇-活无常

浙江慈溪有一个姓俞的书生,年约二十多岁,其外貌和常人无异,但奇特的是他能够以活人之身行走于冥间作为差役,因此人称活无常。俞生本是一介儒生,写得一手好文章,所以很不耻于做这个事情,在众人面前也是羞于提及,可是当冥府需要他当差的时候他也没有办法拒绝,于是每次到了役使他的时候,他就僵卧在床上如同死了一般,只是胸口间还留有一点温热,有时候第二天他就醒来了,可有时候却要好几天才能醒来,家人逐渐习惯后也不以为异,可一旦等他醒来再问他冥府中的事情他却闭口不言。俞生平时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陈秀才,偶然知道了他能够行走于阴阳间,心中大为好奇,数次请求他带着自己一起到冥府去看看,俞生却坚执不可。后来陈生每日苦求不已,俞生被他扰的实在没有办法,于是便对他说道:“你若是一定要和我去,就要先找一个僻静的房间睡下,而且有可能会数日不醒,所以一定要告诫家人不要乱动你的身体才行。”陈生一听大为高兴,于是便依他所言找了一间僻静之室,然后告诫家人之后便躺在床上睡着了。

他的眼睛刚刚闭上,就看见俞生已经进入房中,手里还拿着一把扇子和一双草鞋。俞生将草鞋交给他道:“这是城隍给我的鞋子,你先穿上吧。”陈生依言将草鞋套在脚上,俞生便在前面带着他走出去。一出家门陈生就感觉到脚下行走如飞一般,远看城墙虽然高大,可是走到跟前却像是自己家的门槛一样低矮,轻轻一跃不费吹灰之力便过去了。他见俞生手中的扇子一边是黑的一边是红的,心中感到很奇怪,便问俞生这扇子是做什么用的,俞生答道:“此扇也是城隍授予我的,若是以黑的那一面向人扇风,则可以让他大发寒颤,若是以红的那一面扇,可以让他全身发热。”陈生听了不由惊讶不已。两人边走边聊,说话间已来到一座城市前,俞生对他说道:“这就是冥间的城市了。”陈生定睛一看,发现这城市的亭台楼阁集市房舍和阳间并无什么不同。俞生领他进入城中,来到一座官署前,转头叮嘱他道:“我有些公事要进去办理,你就在这门口等我,哪也不要去。此地毕竟和阳间有别,倘若误入迷途,那连我也救不了你了。”陈生听罢连忙点头答应了。

他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还没见俞生出来,心中不禁有些不耐,想要四处去逛逛,可又不敢违背俞生的临别之言,所以站在门口很是无聊。正在此时他却忽然看见几个年轻少女从官署中出来了,陈生一见不由来了精神,待他仔细一看,这几个少女个个都是锦服华裳身姿婀娜,说不出的艳丽娇媚,将他一时间看得是目瞪口呆意乱神迷。几个少女从他身旁经过的时候,看见他这副痴醉的傻样不由都觉得好笑,一边互相私私窃语的走着一边还不停回头看着他掩嘴偷笑,陈生见状更觉心痒难搔。眼看着她们的身影进入一个狭窄的小巷中,他心中情欲大动,竟然忘了俞生之前的告诫,不由自主的跟着几个少女进入了巷中,远远看着她们进了一户人家的大门。

民间最新鬼故事短篇第五篇-绝对儿

那一年,有位穷书生去赶考,既没有书童也没有家丁更没有代步工具,只好自己背着书箱,苦哈哈的步行。少不了晓行夜宿,饥餐渴饮。走了一个月,这一天离京城也就不远了。来到一个荒郊野外,好歹有一个偏僻小店,便赶去投宿。

店子不大,大多是赶考的举子到这投宿。房间还分出三个等级。一等间儿二两银子,二等间儿一两银子,三等间儿五个大钱。

穷书生囊中羞涩,锯锯拉拉连五个大钱都不舍得掏。店掌柜也看出来了,说:“后院有一处独屋,不要钱白住,里面可是闹鬼啊,出了人命我们概不负责。如果你死不了,还能降住鬼,本店奖励你十两纹银。你好自为之吧。”

穷书生不但满腹经纶,而且初生牛犊不怕虎,胆子够大。听说不要钱白住还可能有奖赏,也就动了心,谁叫他穷呢?

因为是大冬天,一等房间有取暖自然很享受,二等房间封闭好也不冷,三等房间差点但有热水,钱少的人也可以将就住,临到这鬼屋既没有取暖也没有热水,空筒子房,屋里还上冻。好在不要钱。穷书生冻得咝咝哈哈,还掌着灯读书做文章。一会儿,墨就上了冻,没法写字了只能光看书。一碗灯油点完也就下半夜了,只好上床休息。

刚刚躺下,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来,而且往床边移动,越走越近,一直走到穷书生的床边。一股透骨的凉气沁人肌肤。

此时的穷书生,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率过速,仿佛一张嘴,心脏都能从嘴里蹦出来,浑身颤抖上牙打下牙发出哒哒的声音。

不敢看,又忍不住看,只偷偷地瞥了一眼,差点昏过去。借着一缕惨淡月光,只见一位披头散发的白衣厉鬼,眼睛滴着血,通红的舌头伸出嘴外足有半尺,嘴里还含着一支上了冻的毛笔,呜呜啦啦老是重复着一句话。

白衣厉鬼干脆坐在穷书生的床边,两只滴血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穷书生。

穷书生终于明白,之前住在这屋里的人是怎么被吓死的。穷命一条,除了满腹的经纶,一箱子诗书之外,别无长物。到了这种时候穷书生干脆横下一条心,“死猪不怕开水烫”,用大被蒙上头,任凭浑身像筛糠一样颤抖。

厉鬼没有对书生下手,看来他无需动手,他的致命武器是精神摧残,只要把人吓死就算达到目的。嘴里不停地反复念叨一句话:“口含冻笔舌粘墨……”直到雄鸡报晓,厉鬼才一缕青烟从屋中消失。

第二天清晨,店掌柜领着两个伙计准备来抬死人。发现书生还活着,感到很意外。能从鬼屋里活着走出来的这是第一人,绝无仅有。

穷书生晚上被吓了个半死,但是为了省五个大钱,只要厉鬼不下手弄死他,就决心在痛苦的煎熬中坚守着。因为离开考的日子还有些日子,城里的客店价钱更贵,不是他这种穷书生能望其项背的。

住到第二天,书生实在受不了了,就在他准备败下阵来的关键时刻,突然灵光一闪反应过来,莫非这厉鬼是来求对儿的?上联是“口含冻笔舌粘墨”,他必须对出下联,否则这鬼是不会消停的,直到把人吓死为止。

穷书生苦思冥想,绞尽脑汁,虽然想出几个下联都不满意,不是对仗不工整,就是含义不准确,风马牛不相及。

第三天晚上,穷书生意识到一个现象:即,点着灯鬼就不敢来,他怕明火。而店主又是个铁公鸡,一晚只给一碗油,多一滴都不给。这一碗灯油最多能亮到下半夜。而这个点儿也正是鬼魅们出没的鼎盛时期。

在灯油即将燃尽时,穷书生为了让灯多亮几秒钟,用手指刮灯碗里的油,想把残余的一点油集中在灯芯周围,让灯再发出最后的一点光亮。

在这偏僻郊外的寒冷冬夜,凄凉肃杀的鬼屋里,穷书生提着残灯,手指上粘了油,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得上冻。此情此景,穷书生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突然,脑袋又是灵光一闪,有了!穷书生对出了下联。

这时候,油灯的残油耗尽,灯光跳了两下就灭了。披头散发的自衣厉鬼,嘴里含着冻笔准时出现,还是那句上联:“口含冻笔舌粘墨”──“手提残灯指带油!”穷书生高声对出下联。

白衣厉鬼“噗”一声吐出冻笔,哈哈大笑:“绝对儿呀绝对儿,这种鬼怪刁钻的上联,没有大才是无法对出的。看起来,这次殿试你定能高中。”

“我曾经很有才气,如果不遭此大难前三甲非我莫属。我爱惜有才气的人,所以发誓,谁能对出我的下联,我立刻从这里消失,宁可永远做鬼也绝不祸害人间才子!”说完,一缕白烟从屋里消失。从此,销声匿迹,这里也得以太平无事,不再有鬼魅出现了。穷书生对这厉鬼不免油然而生一种敬意──鬼中真豪杰也。

原来,白衣厉鬼也是赶考的举子,在这里我们暂且叫他白衣书生吧,在一个严寒的冬夜,也是因为没有钱,住进这个鬼屋里,读书做文章到半夜,因为笔上的墨结了冰,想用嘴哈一哈热气,结果,笔上的墨汁粘在舌头上。

就在这时,油尽灯灭,一个厉鬼突然出现,白衣书生猝不及防,本来身体单薄脆弱,加上突然的惊吓,可怜的书生一命呜呼。从此,临到他出来抓替死鬼,好投胎往生。结果出人意外,碰上个有才气又不怕死的穷书生,对出了下联,白衣厉鬼兑现诺言从此销声匿迹。

店主也兑现诺言,奖励了穷书生十两纹银。由于时间紧迫,穷书生置办一身行头,雇了辆马车进城殿试,因为文才出众,一考即中了一名探花,风风光光回归故里,光宗耀祖去了。

由于他为官清廉广受民众爱戴,又加上着实为民众做了几件好事,在山东地面上一时被传为佳话。

以上就是民间最新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最新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