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最恐怖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四川真实民间鬼故事、有关潮汕民间的鬼故事、民间恐怖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第一篇-包公显灵

1. 包公现身

明朝的时候,一个叫明水县的地方,发生了一桩连环怪案。

这天一大早,明水知县赵岩突然接到报案,说河道监工索震,死在了家里。赵岩闻讯,连衣服也没穿好,就向索府跑去。那个索震虽不是什么大人物,可他哥哥索雷,却是知府大人,赵岩的顶头上司。知府的弟弟死在他的辖区内,他能不惊慌吗?

赵岩赶到索府的时候,见索震的人头滚落在地,血洒了一地。

索震脸上布满了恐惧,好像看到什么不应看到的东西。昨夜索震是和他的一个小妾在一起的,直到现在那个小妾还在瑟瑟发抖。赵岩问那个小妾夜里发生了什么事?她嘴唇不住地抖着,半天才说出两个字:“包公!”

赵岩一皱眉头,这事怎么扯上包公了。捕头杨刚又递过来一件东西,是一道令牌。这种令牌是官府里坐堂审案所用的,而这道令牌的后面写了一个“包”字,竟然是出自包公祠里。

过了会儿,那个小妾缓过神来,又对赵岩说:昨天晚上他们正似睡非睡的时候,突然床前就闪出一个高高大大的人影,黑夜里看不清面目。还没明白过什么事来,就听到一声大吼:“大胆索震,本官乃开封府包拯,你所犯罪行,本府洞若观火,今夜特来审你,还不从实招来!”那个人竟然是包公!明水县最信包公的所在,索震见到包公现身直打哆嗦,她看到包公更是吓得要命,吓昏过去了,再后来的事就不知道了。

赵岩听了,还没等往细处问,又有人来报,包公祠里也出事了。赵岩马上带人去包公祠。

明水县离着陈州很近,据说包公当年陈州放粮曾到过这里,并在这里破了不少案子。明水人最敬仰的莫如包公了,并且县里庙堂最大香火最旺的,就莫如包公祠了。百姓每到初一十五的都到包公祠里进香。

赵岩去了包公祠,迎面就看到包公审案的像,书案前的包公,一手扶着几案,一手捋着胡须,脸上有一种威然正气。在书案上一个筒子里,就放着些令牌,包公像一旁还放着龙、虎、狗三口铡,这些都是仿照包公戏里的样子做的。而现在,那口虎头铡的幔布已经被揭开,刀口上有鲜血,并且血迹犹鲜。

赵岩就陷入了沉思:难道昨天晚上的事,真是包公所为?但很快就觉得这个想法荒唐了,包公已死了几百年了,怎么能再出来呢?

索震死后的当天,知府索雷就来到县衙,对赵岩大发雷霆,并让赵岩在一月之内破获这起案子,抓住真凶,为他弟弟报仇,要不就把他这个知县撤掉。

赵岩怎敢怠慢,拿出浑身解数来破案,可案子查了几天,还没等查出点线索,县里却又死了个人,并且死状跟索震一样,也是身首异处。

死者叫海贵,是一个讼师,经常和衙门打交道。在海贵尸体旁,还有他亲笔写的罪状。历数自己这些年来,所犯下的种种罪行,条条件件,都很清楚。在凶案现场也发现了包公祠里的令牌,并且包公祠里狗头铡的幔布也揭开了,上面有了血迹。

在海贵死了还不到十天,又有一个人死的跟前两个一样。第三个死者叫袁青,是一个小混混,吃喝嫖赌无所不干。小混混袁青的尸体旁,虽然没有罪状,却摆着他偷来骗来的钱财,还有他玩赌博,抽老千用的假股子——包公祠里的狗头铡,又一次被鲜血染红了。

就这样,不到一个月,连续三个人不明不白地被砍下头来,情形一模一样,并且还都跟包公扯上了关系。这时候,外面已有百姓纷纷传言,说是包公显灵了。那三个人做的恶事被包公看在了眼里,就夜审了他们。赵岩决心一定尽快抓住真凶,把案子弄个水落石出,还百姓以真相。

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第二篇-恐怖的河湾

那是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的一天傍晚,张大妈跟村里的几个女人在河边洗衣服。女儿张兰和邻居家的两姐妹小花和小美拖着一个麻袋上了船。小花娘追上来,低声叮嘱:“小心点,别给抓住了。”

她们这是去偷菜。生产队的瓜菜就种在河对面,穿过一片小竹林就到了。当然,偷盗的行为是违法的,但在那个年代,家家穷得揭不开锅,不这样干就只有饿死。反正村子里人都这么干,谁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不过被抓到了可是件丢脸的事,不仅如此还会扯上政治问题,上纲上线,那问题就严重了。

船小,小花两姐妹共乘一艘,张兰独自乘一艘。竹竿用力一点,两只小船轻快地滑在河面上。

天色暗了,张大妈洗好衣服,正提着篮子站起身,小花的娘突然“哟”的一声叫起来。女人们都惊过神来,朝河面上看。原来是张兰的船在河心打转呢。小花小美已经登上岸了,着急地叫着:“兰兰使劲啊,兰兰使劲啊。”

张大妈心都提到嗓子眼里去了,船却在这个时候翻了。翻得很蹊跷,像是河里有双怪手一下子把船掀翻了,张兰也被覆盖在河里。

张大妈大叫一声:“兰兰啊!”便跨脚往河里冲。小花的妈把她抱住了,回头对几个女人说:“快!回去叫人。”

男人们赶来时,船早沉得没影了。几个水性好的潜在水里捞了半天也没捞着,一直折腾到后半夜,人估计救上来也没气儿了。张兰爹说:“死要见尸。”第二天借来了捕鱼的大网,几十个男人扯着大网一路搜索,硬是没搜到,连船都不见了。村里人都说怪了怪了。

张兰的小恋人马良正在镇上读高三,周末回家时才知道张兰的事。小伙子当时“哇”的一声蹲地上哭了。张兰跟马良是一同长大的,两人青梅竹马。张兰长得漂亮,人又勤劳能干,而马良生得一表人才,两家父母明里暗里都认可他俩的交往,谁知瞬间阴阳相隔。

其实这河早在十几年前就出过事了,水鱼的老婆就是在那时候丧生的。水鱼其貌不扬,自幼无父无母,却娶了个相当俊俏的老婆。水鱼原名不叫水鱼,只因他水性奇好,在水里能呆上半天,所以村里人就都叫他水鱼了。(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水鱼的老婆叫徐香,娘家在河东面的五星村。徐香怀孕时,她娘提了只鸡过来看她,水鱼当天就把鸡抓来抹脖子了。说来也蹊跷,这鸡又肥又重,鸡血却流不到两匙。徐香的娘就说了:“不好啊,怕是祖宗显灵,有事相告哩。得赶紧找人问问凶吉。”水鱼不信这邪,也没往心里去。于是安慰丈母娘说:“没事,是我割得不对路,鸡血流不出来。”

快吃中饭时,从五星村那边开来一只大船,全是相邀过来走亲戚的。徐香很兴奋,闹着下午随娘一同搭船回去。水鱼心想她很久没回娘家了,也就同意了。

大船是在天擦黑时开动的,到河心就翻了。水鱼和几个村民在岸边看得分明,扑到水里进行抢救。慌乱中,水鱼只把丈母娘救了,老婆徐香却怎么也找不到。河两头的村民都出动了,火把把河面照得通红通红。尸体到了第二天才全部捞上来。一船十五个人,死了九个。九个当中就有徐香,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五个月了。

水鱼哭得肝肠寸断,事后想起那鸡血的事就后悔不迭,认为是自己大意把徐香给害了。从此他贪上了杯酒,时常蹿到各家各户讨酒喝。讨完这村的,再讨下一村的。

那时马良还小,不知道水鱼的事。长大了再遇到水鱼的时候,水鱼早已是个远近闻名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大醉鬼。马良打心里瞧不起他,有时看见村里的小孩子们拿石头掷他,自己虽站旁边喝退了他们,脸上却是一脸鄙夷。

但张兰的死却让马良一下子理解和同情起这老头儿来。一次看到他从家门前经过,忙把他请进来,沏茶倒水,很客气。水鱼知道马良跟张兰的事。在乡下,屁大的事件眨眼工夫能传个十万八千里,想不知道都不行。水鱼喝着茶,突然压低声音对马良说:“这河里有只怪手。”马良一惊,问:“你怎么知道?”水鱼说:“那年我救你香婶的娘时就感觉有只手从我脚边溜来溜去,想抓我的脚。开始以为是哪个掉水的人的,后来把香婶的娘拖上来,水只到我脚跟那么浅,那东西也跟了上来。我踹了几脚才把它踹开。”马良听得满脸疑惑。水鱼见他不太信,又凑到他耳朵边上说,“我说他们都不信,说我喝多了脑子不清楚。二狗子的爷爷见过那东西,不信你可以去问问他。”

马良就去问了。二狗子的爷爷以前常在河边捕鱼,后来年纪大了,就待家里看孙子。二狗子的爷爷说:“是有这么回事。那天是下午,刚把网撒完,船就晃了下。我探头一看,妈呀,一只暗红色的手正扣在船边上呢。我立马抓过鱼叉给它一叉。那东西溜得飞快,一缩就不见影儿了。我回去跟他们说,都说我吹牛。个别的还以为我故意乱编吓人,好让大伙不敢去抓鱼自己一人独占。真气死人!”

马良忙问:“那手真是暗红色的?”

二狗子的爷爷肯定地说:“是暗红色的。”

马良又问:“是像人手还是动物的爪子?”

二狗子的爷爷眯着眼睛想了会儿,说:“像是人手。指甲可锋利呢,船板都让它给抓出印来了。”

从二狗子家出来,马良心里升起一团怒火,这怒火烧得他心里疼痛难忍。他想起了张兰,丫的,老子总有一天会宰了这狗日的。

转眼寒假到了。这天,马良等天色暗了就划着船在张兰出事的地方转悠。表面上是捕鱼,实际上是等着那只暗红色的手。一连数日,那东西没有出现。马良心里有些浮躁,不过又马上安慰自己,看来那东西也不是每天都会出现,不然村里天天捕鱼的不都全死了。

马良耐着性子等着。春节前的两天,终于让他给撞上了。

那是个冷清的夜晚,河面在夜里显得灰亮亮的。马良把网撒完之后,把船划开一段距离,把衣服脱得只剩裤头,把带来的破毯子披上,手里紧握着鱼叉两眼警惕地盯着船附近的水面。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冷,心里那股怒火早把他烧得火气腾腾的。

突然,水面晃动了一下。接着船底轻轻一抖动。马良知道那东西就在船底。说时迟,那时快,马良一头扎进水里,手里的鱼叉跟着斜插过去。也就在他跳起的瞬间,船也跟着哗啦地掀翻了。显然,马良比它快了一步。

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第三篇-家族灵异体质遗传

我们家的女性都好像有那方面的能力。因为只有我们可以看见它们,但那却不是阴阳眼,因为看到的都是很模糊的,而我的一个朋友说我们家里的人的命比较轻。

1、姥姥的故事

我的姥姥小的时侯生活在农村,那时侯都需要下地干活的。而且家里还养了鸡和鸭子,所以有些时候就要去池塘那边捞一浮皮给喂鸭子吃。而那个池塘很小最深处也只是到我姥姥的腰部,另外再加上她的水性很好,所以家里的人也都不会担心。

有一回,她在池塘里捞浮皮的时候突然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拉她的腿,然后她就很自然的低头去查看。结果看到有一个小孩儿在水里面对着她笑,当时就把我姥姥吓的半死,结果就吓昏了。

等醒来的时候听旁边的大人说幸好当时附近有人路过池塘救了我姥姥。另外还说当时姥姥是自己突然沉下去的。

2、妈妈的故事

我妈妈小的时侯,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的看见许久不见的舅舅正在往家里面走,当时她就很兴奋的大声喊叫打招呼。但是她舅舅并没有回头,就好像没听见一样,一转弯就进了家门。

见舅舅没搭理她,所以她也跟着飞快的往家里面跑,等跑到家里后正好碰到我姥姥,就问我姥姥:舅舅在哪里。结果我姥姥告诉她:刚接到有人通知说是舅舅已经出车祸死了。

3、我的故事

因为是亲身经历过的,所以也就比较多。而我不清楚是姥姥和妈妈是不愿意讲还是真的记不得了。所以我就说几个我印象比较深的。

那是上高中的时候,因为是读寄宿学校,所以,晚自习的课,就必须上到9点50左右,我有时候也会带上耳机听CD,而那时侯,因为我跟同桌还有前面一排的两个人正在一起讨论复习题,所以我们四个就围在一起。而我是坐在最后一排的右边,当时想着想着就觉得耳机里面的音乐中夹杂着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是在叫我的名字。我是肯定的,当时因为记得很清楚。就感觉像是在我耳边讲话一样。

各位如果带着耳机听歌,如果附近有人在你的旁边对着你的耳朵讲话的话,你一肯定也是可以听见的。然后我习惯性的回头答应。等答应完了才想起我是坐最后一排的,而我后面根本没有人坐,而且刚才也不可能有人在我边上经过。于是我就同桌和前排的那两位,她们是不是叫过我,当时她们听了后都很奇怪的看着我。后来我没听歌的时候也曾经出现过几次这事儿,等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看见到那东西了。

那时我正在寝室里洗衣服,突然手上的舍利子突然的裂了3个。我当时也没在意,就把它拿了下来,后来到厕所里接水时。结果我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女人从我边上的窗户前一直看着我,然后接着就往上飘,等她飘上去的时候我发现她没有下半身,下半身是虚的。妈呀!虽然当时我也可以说是见怪不怪了,但那次确实真是把我吓坏了,我当场就愣在那了,后来同寝的人看我盆里水都接满了,还在那接感觉挺奇怪,于是就过去帮我把水龙头关了。而我当时反映过来后一下子就抱住了她,我可以感觉当时我的手都已经是冰凉的了。

大学就是去年年末的时候晚点名完了就和同学出去吃东西。我们学校的路是从小山里炸出来了,所以路的两旁会比路要高出了2~3的样子。当时也奇怪,那条路上只有我们俩,路灯还坏了1个,就当我们走过那个坏的路灯下时,我突然听见坡子上面有个女人在哭,我愣了一下,发现同学也愣住了。她慢慢的扭过头问我有没有听到什么,我点头。她马上拉起我就跑。(她知道我很倒霉。)我不甘心,就回头看了一眼,结果隐隐约约的看见坡子的树下有个短发穿短袖短裙的人。回到寝室我跟她讲我看到的她骂我说现在几月了棉袄都穿不赢谁会穿夏装的,而且我们回忆那个哭声虽然是在抽搐但是只有呼气的声音没有吸气的声音。

今年开学那阵和那个女生还有一个女生一起上楼回寝室,我们楼梯旁都有很大窗户的,晚上可以当照到半身的镜子用。就在4楼转弯的时候,我走在中间,我看见我前面的女生已经转弯上楼了,而她在窗户里的影子却没有动,直直的看着我,我就马上回头看我后面的女生,她好像没看见,反倒是被我突然回头吓到了。等我们都回到寝室的时候我问她(后面那个)看到没,她说没有,完全被我吓到了,还说以后再也不要跟我一起走夜路了

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第四篇-聊斋故事之怨灵

甘肃东部黄河边上的大王庄有姓潘和姓杨的两家人。这两家人是世交,就将这两家的儿女都指腹为婚了。说来也奇怪,潘家的女儿和杨家的儿子也是从小青梅竹马,两情相悦,更遂了老人们的心愿了。

但这潘杨两家的祖训中是不能结为亲家的,具体原因是因为宋朝时潘仁美不出兵救杨继业导致杨继业战死,这两家的后人也就从此结了怨,留下了这么个祖训。可将近一千年过去了,除了潘杨两家的正统嫡系以外,像他们这些旁枝错节也就没有人再坚持了。

两个年轻人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潘家已将家业做大,举家迁到了内蒙古一带。人虽走了,可这亲事还是没断。就在黄河边上的杨家准备聘礼的时候,内蒙古那边传来了话:等不及了!亲事得马上办!

原来是潘家的女儿怀上了。杨家的老汉把自己儿子叫到跟前,一问才知儿子已经和未过门的儿媳妇私定了终身。杨老汉不知是喜还是忧,反正是大手一挥,成亲的事情马上办!

成亲的日子定在腊月初。

却说这天的天气特别冷,连黄河也结冰了。杨家浩浩荡荡的娶亲队伍直接从结了冰的黄河上面走过,径自去了内蒙古。由于新娘子有了身孕,杨家就雇了辆马车拉着大红花轿,把新媳妇儿给接了回来。一路上,娶亲队伍黑压压的一片,这新郎官儿也长得一表人才,驾着红帷子马车,别提有多风光了。

可过黄河的时候出事了!也不知道是冰面太薄还是人太多了,刚好就在红帷子马车下面裂开了个大洞,连人带马都掉进了冰冷刺骨的黄河水中。异变陡生,娶亲队伍里马上炸开了窝。一对新人都掉进黄河里了,这可如何是好!随着冰窟窿下的水越来越趋于平静,人群也是越来越慌乱。

人群里还是有机灵的人,马上召集了大家去黄河边上雇水性最好的渔民,花多少钱都无所谓。按说冬天就是渔民也不敢下去,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行人好歹雇到了几个。几个渔民脱了衣服就一个猛子扎到了水里。就这样寻找了半日,终于把一对新人都捞了上来,可都冻得硬邦邦的,早已经没气了。

婚事一下子变成了丧事。杨老太太听了这惊变马上不省人事了。还是杨老汉身子硬朗,硬是撑着病体给两个人又办了次冥婚,葬进了祖坟里。

按说,事情到这里应该算是完了,可诡异的事情正是从这里开始的。

却说这一带有个有名的盗墓贼姓孙,外号孙大炮。为什么起这么个外号呢,是因为孙大炮懂炸药。据说早年孙大炮跟着大盗墓贼焦四干过一段时间。焦四曾经给军阀当过炮兵,所以对炸药的配制还真有一套。说起盗墓来,流派很多,而各派的手段也有不同,这焦四却不属于任何一派。要说是在盛世,盗墓讲究的就是一个隐蔽,传下来的古办法很管用。可在乱世里,这盗墓就讲究一个字:快。赶快完事儿收拾东西走人是上策,要不然被人发现了保不准就会变成杀人越货。在那个没王法的乱世里,值钱的东西可能会救命也会害命。焦四的手法就是选好位置,挖坑,然后填装炸药,最后一炸就炸进了墓室里,人直接捡了宝贝收拾走人。可这就要求对炸药的用量把握得恰好得当,一旦失手,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成了碎片了。

孙大炮最近手头非常紧,自从单立门户以来他就没发过多少财,再加上此人五毒俱全,一时间没找到古代的大墓,就打起了杨家这对新人坟墓的主意。按他自己的盘算,这杨家一对人是新婚猝死,所以墓中的值钱陪葬品应该不在少数,再加上他的本事就是快。贼不走空,等到杨家人知道了,他也早就逃得没影儿了。

说干就干,孙大炮去杨家的坟地悄悄转了好几次,回家就估摸着炸药的用量自己配制起来。当天晚上,月黑风高,孙大炮就上路了。他才不管什么荒坟禁忌的,直接用铁锹在大坟包前挖了个两尺来深的大坑,接着就把炸药填了进去。拉好了引线,孙大炮点着了趴在一边,只觉得土地很大力地震动了一下,接着就传来了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孙大炮赶忙爬起身来,不顾呛人的黄尘跑了过去。

糟糕!他娘的,炸药还是放多了!孙大炮在心中暗骂了一下自己。幸好这药量只是多了一点,两个显露出来的棺材中,有一个棺材板已经被掀翻在地。孙大炮也心中暗自高兴,这省得他动手了。被掀开的是新媳妇儿的棺材,只见里面的新媳妇儿还穿着大红的衣裳,身上戴满了金银首饰。孙大炮大喜之余直接上去将这些值钱的物件取了下来。可就在他揪下最后一对金耳环的时候,棺材里却传来了夜猫子的嚎叫声!

哪里来的野猫?孙大炮皱着眉头寻找着叫声的来源。可他越听越是心惊,这哪里是夜猫子在叫啊,分明就是刚满月婴儿的哭声!不好!孙大炮也算是阅历丰富,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妙,赶忙就要抽回手来。哪知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胳膊像是被什么野兽给咬住了,刺骨钻心的疼。棺材黑暗的角落里赫然闪亮了两道绿幽幽的亮光。

孙大炮大惊失色,瞬间就跳离了那棺材两丈来远,可那两道亮光却如跗骨之蛆,随着他也跟来了。由于常年干盗墓的营生,孙大炮的目力也是惊人。他依稀可以看见一个婴儿死死地抱着他的手臂,同时还张嘴咬住他的胳膊不放。老一些的阴阳师有句话叫:宁遇凶灵,不缠小鬼。意思是说,这凶灵虽然凶煞,可它好歹还曾经为人,有那么点为人的习惯。可这小鬼是一时都不曾为人,生而为鬼就相当可怕了,因为它会一直追着冲撞了它的人,直至把这人折磨到死。

显然,孙大炮就遇上了小鬼。

要说这孙大炮也着实胆大,他右手直接按住了婴儿的头,左手使劲甩了起来。也许是婴儿也将力气耗尽了,竟被孙大炮给甩了下来。孙大炮赶忙转身,衣襟里裹着那些金银首饰就赶忙往外跑,身后那婴儿的哭声听得他脖子都发酸。

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第五篇-义鬼恩仇

大清咸丰年间,江南古镇有一户殷实人家,户主叫周庭,喜爱行善助人。

这天正是清明,周庭祭扫之后步行回家,远远看见有两个人把一个藤筐扔到大沟里跑了。那筐子边缘有衣服的一角闪了一下,周庭有点疑惑,过去一看,沟里躺着一个十来岁的女孩!那女孩遍体鳞伤,肚腹还在微微翕动。

周庭雇人把女孩抬回家好生调治,女孩自己说叫灵芝,是山外一家人的丫头,因为容貌丑陋受尽打骂,这次是得了重病被主人扔出来的。灵芝病好以后就留在周家做了丫鬟。

几年时间过去,灵芝长大了,温柔能干,却仍然是不好看,也无人迎娶。大夫人已经因病去世,周庭把小妾兰娘扶了正,田地店铺交给管家周秦打理,自己安心读书,教育幼子。

这天一大早,家人慌慌张张跑来告诉说,灵芝上吊了!

周庭急忙来到灵芝的卧房,灵芝已经被解了下来,却只是一味的哭泣。周庭打发兰娘去询问,才知道了缘由。

原来那灵芝偷偷跟周秦好上了,竟然有了身孕,眼看肚子快遮不住了,周秦却一直躲躲闪闪,不提娶她过门的事,灵芝一时想不开,才寻了短见。这周秦原本是周家旁门别支的子侄,从小没了父母,流浪街头,是周庭把他收留在家,教他读书写字,还把家务交给他管理,没想到出了这事!

周庭立刻找了周秦来责备了一通,勒令他在三日内迎娶灵芝过门,还在院子里给他们布置了一套新房,又嘱咐兰娘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

哪成想就在成亲的前一夜,周秦居然不见了!周庭只好自己来管理家务,同时嘱咐兰娘善待灵芝,不让她干粗活,每日的饮食也跟主人一样。

这天晚上,周庭看兰娘坐在卧室里垂泪,就问她怎么了,兰娘流泪说出原因,原来满城哄传灵芝的孩子是周庭的!硬要赖着让周秦背黑锅,要不他怎么会逃跑?

周庭指天画地起誓,可兰娘哭哭啼啼一句也听不进去,赶了他去书房睡。

这一夜睡得很沉,第二天起床只觉得头痛欲裂,家人惊慌地跑来说,灵芝死了!她挺着肚子死在地上,脖颈间有几块隐隐的淤痕。周庭夫妻俩不由得流下了老泪,一尸两命,是谁掐死了这与世无争的丫头呢?兰娘说赶紧把灵芝厚葬了,葬迟了恐有是非。

正在忙乱,几个衙役气汹汹闯了进来,说有人举报周庭逼奸不遂掐死丫头,衙役的身后跟着新来的知县唐之名。

唐知县仔细勘察,依次询问众人昨夜的去向,听到周庭说昨夜跟兰娘吵架自己睡在书房,却无人作证。唐知县问他为什么吵架,周庭支吾了半天才说明了缘由,唐知县“嘿嘿”冷笑:“刚才夫人和你说的不一样啊!”兰娘急忙说:“老爷,昨夜你不是在贱妾房里睡的吗?怎么糊涂了?”周庭这才明白,是兰娘说谎引发了知县大人的疑心,唐知县一声断喝:“锁了带回衙门审问!”

到了大堂之上,面对周庭的百般喊冤,唐知县拿出几根花白的头发和一块白玉说:“这是在那灵芝手指间发现的,这花白头发,你满府上可只有你一个有吧?这块白玉我已经核实过,正是你帽子上镶嵌的!你还有何话说?”

周庭喊冤叫屈,唐知县急于破案,就动了大刑,周庭年过五旬,平日养尊处优惯了,哪里经得起这个!没打几次就供认说,自己骗奸女仆,致使怀孕,嫁祸管家没成功,灵芝威胁他一定要正式迎娶,一时气愤才失手掐死了她。周庭料定,大清律令,主人掐死仆人罪不至死,没想到这唐知县奉行用重典,杀一儆百,层层批复下来,居然判了周庭秋后处斩!

周庭在狱中受尽折磨,对于生也不那么渴望了,想着孩子已经十岁,总算有了血脉传世,只是兰娘柔弱,孩儿幼小,以后可怎么撑持家业呢?

以上就是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