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王抄手打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故事王抄手打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真实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黄鼠狼的报复、南平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电影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故事王抄手打鬼故事第一篇-林中酒店

据唐朝裴铡的《传奇》记载,唐文宗开成年间,有位老学究名叫卢涵,家资丰厚,在万安山北面有一处庄园。夏麦丰收,山果成熟时,卢涵独自骑马去庄园散心消暑。

离庄园十几里处有一片柏树林,见那里新建了店铺,卢涵便下马进去歇息。当看到店内的青衣美眉娇媚可人、笑容满面时,卢涵不禁心生亲切,问了她是哪里人等一连串问题。美眉说她是耿将军的丫鬟,前面就是耿将军的墓,她随父兄在此守墓,没什么营生,就开了这家酒铺。今日她父兄都去集市进货了,单留她一个人看店。接着,二人攀谈起来,美眉明眸善睐能说会道,搞得卢涵心痒难耐。这时,美眉进了里间,捧着古铜酒樽而出,樽内盛满了香气四溢的美酒。二人开怀痛饮,美眉载歌载舞,吟道:“独持巾栉掩玄关,小帐无人烛影残。昔日罗衣今化尽,白杨风起陇头寒。”

卢涵听罢心头一震:“这诗里充满鬼气,小娘子又这么风骚主动,肯定不是人。”美眉没注意到卢涵脸色已变,见酒喝光,就进里屋续酒。卢涵赶紧跟着偷窥,只见里屋大梁上悬挂着一条大黑蛇,美眉用小刀刺破黑蛇,蛇血流进酒樽,瞬间化作美酒。卢涵吓得两股战栗,惊叫一声,夺门而出,跳上马背狂奔而去。美眉追出来,连声呼唤:“郎君别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卢涵苦笑,快马加鞭。美眉怒了,大声疾呼:“东边的方大,给我拦住他!”

柏树林中,一个彪形大汉应声而出。卢涵策马疾行而过,回身一看,见一段极高的枯树步履沉重地紧紧跟着。卢涵吓得喝马狂奔,穿过柏树林时,忽见林中白光闪动,一个庞然大物紧逼而来。卢涵惊出一身冷汗,拼命鞭打马背,疯也似的逃出柏树林,很快来到庄园门外。此刻已三更时分,庄门紧闭,只有几辆马车停在门外。

卢涵下马拍门,许久无人应答。忽听身后传来“咚咚咚咚”的脚步声,卢涵吓得赶紧爬到马车底下,偷偷向外窥视——只见一个庞然大物阔步而来,庄园的外墙仅到他腰间,怪物手持一柄方天画戟,黑煞神一般看不清真面目。怪物搜寻半天,不见卢涵,这才踏着极重的步伐离去。良久,估摸着怪物已经走远,卢涵才爬出来,继续敲门。这下庄客倒很快开了门,见主人半夜到来,很是惊讶。卢涵不及细说,赶紧令人紧闭门户严阵以待。

第二天一早,卢涵就召集所有庄客家丁,抄起家伙去柏树林找鬼怪算账。耿将军墓前几间房屋倒在,可空无一人,卢涵命人搜查柏树林,发现一个纸扎的随葬丫鬟,身高不过两尺,眉目和昨日美眉相似。旁边还有一条死蛇,蛇身伤痕累累,东边一棵高耸入云的枯木旁有一堆白骨,旁边放着一柄方天画戟。卢涵当即下令将这些东西和房屋一把火烧掉,然后又在耿将军墓前焚烧祭文,指责他家教不严,随后率众返回庄园。

卢涵原本患有风湿病,那夜过后竟无药而愈,他不禁想起当晚美眉给他喝的蛇血酒。蛇酒本能治风湿,莫非那位美眉真的没有恶意?让枯木拦住卢涵,或许只是想解释清楚,可酒令智昏的他,胆小如鼠,枉费了美眉一片好意,想到这里,卢涵忽觉惭愧。

民间故事王抄手打鬼故事第二篇-驴报恩

1945年6月的时候,持续了八年的抗日战争已经接近了尾声。我家乡这一片属于光复较早的地区,所以早在1944年底,大部分村镇都已经得到了光复。到1945年6月的时候只剩下了郭城和徐家店这两个镇子极其下辖的村庄,还没有得到光复。所以今天要讲的故事,就是发生在1945年6月末的某天。

6月份的时候,天气已经十分炎热了,虽然隔个三天两头就有一场雨降临。但丝毫改变不了闷热的天气。通常这个时候也是一年中比较忙碌的季节,闷热的天气加上不停的劳作,使得许多人感到身心非常疲惫,于是每天晚上便会有很多人搬着马扎,拿着扇子出来闲逛聊天,吹着凉爽的晚风,一天的劳累仿佛都会被吹走。

那时候我的家乡周围的镇子大都已经得到了光复,村子里的人也都十分希望国军或者八路军早点到来。但那时候我的家乡离着郭城镇鬼子大营很近,也只有两三里的路程,当时鬼子军在镇子的中心修建了一座三四十米高的高塔,在高塔上面驻扎着几十个伪军和几十个鬼子兵,还有几挺机枪和一架小钢炮。这方圆五六里的事物他们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若是发现有什么异常便会拿着机枪乱扫钢炮乱放。所以说此时的鬼子的防守还是很严密的。

话说这村子里有两个十*岁的小伙子,不但身体倍棒,人也长得很俊,按说那个时代到了这个年龄的人大都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所以这两个小伙子也不例外。

但是说的巧的是这两个小伙子都共同看上了本村的一个姑娘,这个姑娘的名字叫刘兰。这刘兰年纪十六七岁,可是这附近闻名的漂亮姑娘。几年前鬼子常来村子里扫荡的时候她还小也没有被鬼子们糟蹋,近些年来鬼子扫荡的次数少了,但每回鬼子一来,这刘兰就随着自己的父母躲进山里的地洞里,所以说到现在还是干净闺女一个。

这刘兰平常和刘平、刘立(两个小伙的名字)处的非常好,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刘兰也都管着俩人叫哥。

一天。

三人在村头的小河边嬉闹,便因为一件事情打起了赌。

先是刘兰说,平哥,立哥,你们说咱村什么时候能光复了啊?

刘立说,我觉得快了,镇子里面的鬼子蹦跶不了几天了。

刘平也说,刘立说的对。

刘兰说,要不咱打个赌怎样?

二人同说,什么赌?

刘兰说,谁能猜出镇子里面还有多少鬼子啊?

这.......

刘立说,我估计还有个三四十人吧。

不对应该还有五六十人。刘平说

刘立说,是三四十个人不是五六十个人那有那么多!

是五六十个人不是三四十个人那有那么少!

刘兰说,咱们打个赌,谁能够最先清楚的说出镇子里面的鬼子有多少人,那我就.......说到了这里低下了头红起了脸,不再往下说了。

二人同问,那就怎样啊?

刘兰闭起了眼,涨红着脸说,那我就嫁给他做媳妇!

二人刚开始听了先是吃了一惊,随后反应过来,两个人撒腿便跑了起来。

刘兰问,哎,你们去哪啊?

民间故事王抄手打鬼故事第三篇-田垄间

四月份正是春耕农忙的时节,燕子在田陇间低低掠过,空气中是青草和泥土的味道。小元赶着牛犁了一上午的田,满头大汗,坐在田垄间休息。他的邻居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他家的田就挨着小元家的,忙了一上午,也坐在小元旁边拿着草帽扇风。

小元拿出自家带的水和烤饼。两人身上沾满了泥点子,在沟里洗了洗手脚,就盘着腿窝在田垄上一块儿吃东西。

老人抹了抹嘴,似乎觉得平白吃了小元的烤饼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就边吃边讲些他以前遇到的一些奇怪的事情。

这老人是外地人,是在五年前才到这里定居的。这老人的家乡是越州的一个小县城。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春天,也是四月份,正好是春耕时节。当时的老人还是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和大伙儿一块儿在田里干活。那年的雨水很充沛,三月份的时候还发过大水淹了一大片田地。

所以趁着水退下去,天气放晴,大伙儿都是急匆匆地下田,犁田播种,干得热火朝天,希望今年有个好收成。

可是也有例外的。在老人隔壁的田里有个年轻人躺在田垄上,用帽子盖着脸,呼呼地睡得香。

大伙儿都忙自己的,也没人注意。临近中午的时候,在田里干活的人们突然听到一声大叫,那个睡着的年轻人在田里大喊大叫地胡乱扑腾。

都是乡里乡亲的,大伙儿立即放下手里的活赶了过来,生怕年轻人是不是被蛇咬了。

老人当时还很年轻,好奇心也很足,就跟着人们跑过去看。

那个在田里睡着的年轻人叫杨仁,附近的邻居都叫他仁子。这小伙子长得周周正正,脑袋也挺灵活,可就是有点不勤快。这大好的天,大伙儿都在田里忙活,就他一人在田里睡觉偷懒。

有几个年轻人上去把仁子从水田里拉上来,上上下下没发现什么伤口。仁子一脸惊恐,说他刚才做了个梦,梦见一条绿色的大蛇从他鼻子爬进去了,吓得他大喊大叫。

大伙儿都笑了他一番。见没什么事,就各自散开了。

第二天,仁子没精打采地来到田里,不停地打着哈欠。有人问他昨晚是不是去做贼了。仁子骂了一句,说他也不知道,虽然好困就是一个晚上睡不着。

别人干活的时候,仁子又趴在田垄上睡觉,可是看他翻来覆去的样子,似乎一直没睡着。

又一天过去了。早晨来田里干活的人发现了一脸倦容的仁子,这才知道他昨晚居然还是没睡着。

这会儿大家都觉得事情奇怪了,不对头。接下来的两天,眼看着仁子脸色蜡黄,哈欠连天,他已经连续四天没能合眼了。

这事情严重了。大伙儿都知道要是再这样下去,这小伙子说不准得没了。乡亲们都很热心的出主意,可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县里最出名的孙大夫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直到傍晚的时候,一个人找到了仁子。这人是县里的一个私塾先生,姓郭。郭先生说,这八成是被眠蛇寄生了。眠蛇这种东西,出没在四五月份的田垅里,碰到有人在睡觉,就会从梦中侵入到人体。

一旦被眠蛇寄生,就会一直吞噬宿主的睡眠。也就是说被眠蛇寄生的人,以后就无法再睡觉了。

民间故事王抄手打鬼故事第四篇-锦鲤湖传说

书生好像总是和鬼神有缘,尤其和貌美如花的女神女鬼牵牵绊绊。我们这个故事里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书生。

吴忘为了进京赶考提前涉水渡桥,远离乡里。从他的家乡到京城,中间需经过一个湖泊,这个湖泊名叫锦鲤湖。锦鲤湖碧波荡漾,远看如一大块翠玉镶嵌在大地上,阳光下云蒸雾缭,夜色中平静幽深。吴忘来到湖边时,湖上一艘渡船也没有,正一筹莫展之际,远处朦胧飘过一艘小船,船夫边摇橹边唱到:“锦鲤湖水深千尺,不比人心似海深,劝君不渡千尺水,劝君莫付无情心。”歌声在湖面上叮咚跳跃,听之让人心有戚戚。吴忘呼船靠前,让船家渡自己过湖。坐在船头,吴忘顿觉心旷神怡,心想一生寄情山水也未尝不是人生之幸。锦鲤湖虽然称作湖,但是要想跨过此湖,也需三天之久,夜晚吴忘就宿于船舱内,因为要备考,故秉烛至深夜,不知不觉伏案睡去。朦胧中有人挑亮烛花,睁眼瞧时,一位身着华闪红衣的貌美女子正扑闪着大大的眼睛无辜的望着自己。吴忘吓了一跳,揉揉惺忪睡眼,仔细再瞧,确实有一女子,顽皮的左右晃着脑袋,打量着自己,眉眼间一副不谙世事的小孩子模样,可实际上她已经身段玲珑,看年纪已有十五六岁。看着她这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加上烛光下朦胧虚幻,吴忘倒长了几分胆气,开口问道:“不知姑娘从何而来?”红衣女子咯咯笑了,答道:“我是船家的女儿。”吴忘松了口气,说道,“这么晚了,不知姑娘所为何事?”红衣女子答道:“夜深无事,看公子舱内烛光仍旧亮着,想着公子尚未休息,于是就过来了。”“公子,你知道吗?此湖名曰锦鲤湖,历经千年,湖中各路水族,不甚热闹……”红衣女子无所避讳,径直在吴忘的身边坐下,噼噼啪啪讲了起来,吴忘觉得她天真率直,与以往自己所见女子均不同,也非常欢喜,就由她说下去。

吴忘渡船期间与锦儿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因为锦儿一派天真烂漫,加之容貌俊秀,吴忘对锦儿渐渐产生了一种说不清楚的情愫,可惜自己要进京准备来年大考,儿女之事也只能暂时搁置。说也奇怪,明明三天的水路,却像总也无法到岸。一晃一个多月已经过去,吴忘在船上的吃穿用度全是锦儿照顾,他只需用功读书,这让吴忘对船上生活产生了一种眷恋,也不顾这一锦鲤湖究竟需要走多久,反正离大考时间还有一年多。一天,锦儿照样来到吴忘舱内闲坐,可是却不似往常叽叽喳喳的像个活泼的小黄莺,而是低头沉默不语,吴忘觉得奇怪,就问道:“锦儿今天有什么烦心事吗?”锦儿抬头扑闪着大眼睛欲言又止,让吴忘好生着急。“锦儿,你我已经算是无话不谈,有什么为难的事说出来,我也许能够帮到你。”“我说出来怕是要吓着你的。”吴忘无畏的笑了,“我虽一介书生,但也不是胆小之辈,锦儿尽管说来。”锦儿低头斟酌再三,说道:“吴哥哥,你我相处也有一月有余,不知哥哥如何看我?”吴忘心里顿生暖意,心想锦儿似和自己一般,也对自己有所心意。于是说道:“锦儿温柔可人,值得怜惜。”锦儿仍旧不肯抬头,说道:“不瞒哥哥,锦儿并非凡人,乃是这锦鲤湖中一条锦鲤,千年修行,成就人身,得遇哥哥,想要倾心托付,不知哥哥心意如何?”吴忘这一吓可不小,颓然坐在椅子上,半天未有声响,锦儿见此情状,伤心不已,转身掩面而去。第二天,吴忘一天也未见到锦儿身影,昨天情形让吴忘内心翻江倒海,有惊吓,有疑惑,有矛盾,甚至还有点欣喜。第三天,第四天,一连几天,吴忘都没有见到锦儿,问船家,船家只是摇头,吴忘着急起来。其实吴忘连自己都不知道,他早就习惯了锦儿的存在,习惯了锦儿围在身边叽叽喳喳,习惯了锦儿对自己的悉心照料。终于有一天,锦儿出现了,吴忘很高兴,对锦儿问东问西,问锦儿最近几天上哪去啦,问锦儿今天给自己做什么吃食,但就是绝口不提锦儿是锦鲤的事,也不提自己究竟打算怎么办。锦儿默默的听着吴忘说着,眼睛里的忧郁越来越浓,待吴忘停止了问题,锦儿说道:“吴忘哥哥,明早我就让船家渡你上岸,锦儿在这里祝你金榜题名。”锦儿说完转身离去,消失不见。留下吴忘呆坐在那儿,一时间无法回神。锦儿的话让吴忘陷入了深深的矛盾和痛苦之中,一方面自己无法割舍这份情感,一方面却又担心大考在即,锦儿又与自己并非同类。一宿无眠,第二天一早,吴忘出了船舱,便见锦儿坐在船头,阳光下锦儿一身华服闪闪,袅袅婷婷,吴忘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锦儿的身上总是有种仙气缥缈的感觉。船也离岸不远,吴忘来到锦儿身边叫了声锦儿,再也无话,待船靠岸时,吴忘看见了锦儿眼中的泪滴,忽然不舍,搂紧锦儿说道:“哥哥不走。哥哥不走。”

民间故事王抄手打鬼故事第五篇-回魂神医裘奶奶

北宋年间,泰山脚下的枣树杈子村,出过这样一桩奇事。

这日傍晚,村中的房奶奶,从自家厨房出来,下石头台阶时不慎跌了一跤,摔到了脑袋,当时就咽了气。她儿子房石头忙请郎中来瞧看,确定人已过世、回天乏术后,晚辈们恸哭了一场,布置了灵堂,将遗体停放在棺材中,准备次日发丧吊唁。

天麻麻亮时,棺材里的房奶奶突然长叹一声,一下子坐了起来。正在守灵的房石头吓了一跳。不过,毕竟是自己的亲娘,他瞬间已镇静下来,抢步来到未扣盖的棺材前,把母亲抱了出来,兴奋地叫唤着:“娘,你醒了?太好了,你活了!可吓死我了!”

但大伙儿很快便察觉了异样:房奶奶活是活了,不过举手投足、音容笑貌全变了,变成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人。有人悄悄嘀咕了声:“怎么老人家变得这么像裘奶奶了?”

裘奶奶是村中的另一个老太太,是三个月前去世的。这句嘀咕提醒了大家,他们观察比对,发觉果然不假,房奶奶就像是被裘奶奶附了体。

房奶奶也听到了这句嘀咕,她把眼一瞪,不愿意了:“啥叫像?我就是裘奶奶!因为我那身体早已下葬,腐烂变质没法用了,我才借房奶奶的身体来一用。”

“裘奶奶”说,三个月前,她在家中咽气后,魂魄被牛头马面带下地狱,跪在阎王殿前。阎王爷端坐在大堂的龙书案后,翻看裘奶奶的生死簿,大怒,对牛头马面训斥道:“每个人都有他的福禄寿,这老太太命中还有200两银子未曾受用,寿限也不到,怎么就将她拘来了?”牛头马面这才晓得拘错人了,磕头认错求饶。阎王爷命他们将功补过,帮老太太还阳。在他们帮助下,裘奶奶的魂魄才附上了房奶奶的遗体。

“裘奶奶”的叙述,房石头是将信将疑,尤其是她命中注定还有200两银子的细节,他决不相信。那时的200两银子,相当于现在的30多万元人民币,算是笔巨款了。“裘奶奶”一介老妇,穷了一辈子,文不能提笔,武不能挑担,她上哪淘换这么些银子去?

这时,已有腿快者,将裘奶奶的儿子裘铁蛋和媳妇缪氏喊来了。“裘奶奶”一见儿子和媳妇,顿时流下泪来,激动得紧走两步,要拥抱铁蛋。缪氏心眼子多,心说:谁知道你们玩的什么鬼花活!让老太太冒充是我婆婆借尸还魂,好甩包袱,让我们给她养老送终?哼!美得你们。她一步挡在了丈夫身前,拦住了“裘奶奶”,阴阳怪气地说:“房奶奶,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哟!你没凭没据的,就说是我婆婆还魂,不管别人信不信,我反正是不信。”

俗话说: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裘铁蛋两口子对老人不孝,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听媳妇这么讲,裘铁蛋当然跟她一个鼻孔出气。他说:“是啊是啊,你明明是房奶奶,怎么非说是我娘?我娘早埋到坟头子里面去了!”

一瞧这阵势,人人都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裘奶奶”见亲人不肯相认,气得直掉眼泪。还是房石头心善,他说:“不管老人家是谁,我都当她是我亲娘。娘,您就踏踏实实跟我过吧!”

数日后的一天清晨,一辆马拉的豪华轿子大车飞快地驶来,停在了房家门前。车夫掀开轿帘,一个阔公子先跳下车,然后转身从车上搀下一位老太爷来。来者是解姓父子,是县城有名的大户人家。在房家堂屋落座后,他们道明了来意。

几个月前,解老爷子忽觉吞咽困难,找名医诊治,确定是贲门癌(贲门是人食道和胃的接口部分)。虽经多方治疗,仍不见起色。就在昨天午夜,老爷子做了一个怪梦。他梦见他正在宅中闲坐,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是个风度翩翩的白衣书生。他问对方是什么人,白衣书生鞠躬施礼道:“我是你的贲门癌!要想我离开你,只有裘奶奶能救你!”之后告诉了他地址,又瞬间消失了。解老爷子把梦境跟儿子一讲,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他们天蒙蒙亮就出了门,赶奔而来。

这可真是太天方夜谭了,癌症居然能化身成一个白衣书生,潜入人的梦里。“裘奶奶”却没有大惊小怪,她详细询问了那个白衣书生的个头、模样、嗓音后,脱口而出:“难道是他?”

以上就是民间故事王抄手打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故事王抄手打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609 Second.